《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一卷 第四章

从鑫鑫的别院出来,冷风一吹,我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隐湖介入江湖的方式远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我不禁头疼起来。虽然每一代隐湖弟子出现在江湖上的不过三几人,就像从尹雨浓开始,现身江湖的只有尹、鹿、辛、魏和那个五十年前战死在魔门一役中的李裳五人而已,可隐湖门人绝对不仅仅只有这五人之数,出现在江湖上的该是那些在武功上有所成就的弟子,而其他人或许并没有老死隐湖,嫁入豪门很可能就是其中的一条出路。

而既然能嫁入豪门,嫁给江湖上那些呼风唤雨的强力人士的可能性也就大增,就像魏柔和齐小天的交往,没准儿就是隐湖和大江盟有心运作下的产物。而这些隐藏在暗处的力量究竟又有多大?

街道上早没有了行人的踪影,道两旁的客栈酒楼的烛火也都熄灭了,只有挂在屋檐下的气死风灯在寒风中摇曳。

望了对面的刘伶醉一眼,自己的房间还闪着昏暗的烛光,把几个绰约的人影映在了窗纸上,天虽然很晚了,可萧潇她们显然还未就寝,都在等着我回来,心头顿时涌起一股暖意。

颇有些自豪地向四周逡巡了一圈,绝大多数的房间都沉浸在睡梦中了,目光漫不经心地收了回来,却猛地见到东面街角处闪过三道黑影。

如果他们没有施展出上乘轻功的话,我或许会以为是从哪个酒楼里尽兴而归的江湖人,可事实上这三人的身法之妙、速度之快,与华青山、谭玉碎之流不遑多让。

甚至,其中的一个胖大身影看起来竟是那么的眼熟。

「咦,这不是在丹阳和杭州两度相遇的那个酷似高光祖却比高光祖多了一只眼睛的蒙面汉子吗?」

自从凭空冒出这么一个高手之后,我就托鲁卫调查高光祖的身世,虽然天下之大,容貌相似的人甚多,可两人都是武林一流好手的机率实在是小之又小。然而鲁卫调查的结果却是语焉不详,高的兄弟在他进入少林寺没多久就失去了踪迹。

当时我甚至开始怀疑高光祖的死和那只瞎眼,可鲁卫信誓旦旦的说,高光祖的那只左眼确实是在与同门的对练中被误伤打瞎了,此事少林寺许多人亲眼目睹,绝不会有假,而以目前的医学水平,给他安上一只好眼又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我只好认为天下的事情就是那么巧,偏偏有人长得和高光祖那么相像,也同样是武学的奇才——当然,如果他是高光祖的兄弟,那么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不过,我当初并没有把他和铁剑门联系到一起,直到万里流说出了他是文公达的小舅子又有一帮黑衣人前来搭救他的时候,我才把他也归结到了万里流那伙人当中去。

这三人莫非就是铁剑门未曾露面的练达、宗亮那几人吗?心念电转间,我也借着夜幕施展轻功跟了过去,可跟到街角,那三人却是踪影皆无。

「莫非是去了江北同盟住的富贵客栈?」

这不光是因为富贵客栈离这儿只隔了一条街,而是那些黑衣人有袭击慕容世家的前科,只是富贵客栈眼下高手云集,究竟出了什么大事值得他们冒如此大的风险呢?

一面可惜没有带解雨来——只有她可以飞快地把我易容成别的模样,而夜色正可以把易容术发挥到极致,一面借着楼房的阴影向镇东的富贵客栈快速移去,果然,刚望见富贵客栈的屋檐,那三个蒙面黑衣人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客栈的围墙上。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可惜眼下刚过了腊月十五,月亮又大又圆,加上没有半点云彩,在皎洁的月光下,十几丈远的景物都很容易地分辨出来,而那三人竟然就坐在了围墙上四下张望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

「咦?这是在弄什么玄虚?」这三人的举动大出我的意料,我也只好停下了脚步:「难道他们还没搞清楚下手的目标究竟住在什么地方吗?」

就在我狐疑之际,那三人却飞快地跳进了客栈,我急忙冲了过去,离客栈还有几丈远,就听见客栈里传来一声惨叫,接着就有人高声呼喊:「不好!有刺客!抓刺客……哎呀!」然后就是叮当一阵乱响。

我倏地一下收住了脚步,心里蓦地一动,就算富贵客栈里住着不少高手,可凭那三人的武功,怎么会这么快就把自己给暴露出来了呢?难道江北同盟早知道他们要来不成?还是其中另有文章?

想到这里,我忙一闪身躲在了客栈旁边一家酒楼的屋檐下。

却见那三人又飞快地从客栈里跳了出来,其中一人还呼喝着:「刺客,有刺客!」

边喊,边把手中双刀敲得震天响,过了一会儿,墙头上才现出慕容仲达那瘦小的身影,之后,韩元济那张马脸也映入了我的眼帘,两人都穿着单薄的内衣,显然是听到有刺客,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冲了出来。

我看得一头雾水:「这三人搞什么搞?」

看他们逸去的方向,似乎又不像是在调虎离山。再看墙头上的慕容仲达四下观瞧了一番,似乎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动静,沉声问道:「方纔是谁喊有刺客?」

就听十几个人纷纷说听到有人喊「有刺客」,就发现自己的窗户上出现了人影,自己也就跟着喊起来了,可究竟是谁先喊的,对方有多少人,问了半天竟没问出个头绪来。

慕容仲达一皱眉,薄薄的单衣抵挡不住料峭的北风,他似乎也急于回房去,便道:「大家先回去歇息吧,只是各派务必要留一个人守夜,以防万一。」

江北众人骂骂咧咧地各自回房去了,我想了一会儿,终究放弃了等在这里看看那三个黑衣人是否还会回来的念头,转身准备回刘伶醉,那里也正是铁剑门下榻的住所。

刚走了没几步,我就突然觉得身后传来一股强大的杀意,接着就能听得极轻的脚步声在呼啸北风的掩映下快速向我接近,那风声也几乎让我忽略了那一缕剑风。

迢迢……不断如-春-水!

我毫无征兆地猛的向前跃出一丈多远,在半空中我的身躯轻盈地做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等落地的时候,斩龙刃已经挥出了一片剑雨,正碰上了急速而来的一柄长剑,那剑招极是缠绵悱恻,在斩龙刃的强力攻击下,长剑的主人也只是仅仅后退了一步。

「慕容二哥?」在我看清楚身后跟上来的这个胖大汉子竟是传言说还在镇江的慕容万代之后,对方也惊讶地喊了一句:「别情!」

「喂,你什么时候来龙潭镇了?」

「喂,半夜三更的你跑到富贵客栈做什么?」

两人同时发问,却都立刻明白了对方行踪的目的。

比起同盟会的齐小天和几乎是公开支持同盟会的武当宫难,江北同盟的慕容仲达和韩元济显然缺少份量,若是没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压阵,江北同盟的底气就略显不足,而这个人选眼下却非慕容万代莫属。

「别情,你看见刺客了吗?」

我摇摇头,眼下那些黑衣人的用意不明,我也不想那么快就把他们的资料转给慕容世家。

「我从鑫鑫出来,就听这面乱糟糟地喊有刺客,等过来一看,就只见到慕容仲达他们。」说着我微微一笑,道:「二哥,回去你告诉你那位大总管,虽然来不及穿衣服,可也别让鸡鸡就那么露在外面呀!」

慕容万代不由得哈哈笑了起来,半晌才道:「妈的,定是同盟会那帮兔崽子搞的鬼,上次他们吃了大亏,此番来探听我们慕容世家的虚实来了。」

我说不排除这种可能,却提醒他道:「二哥,武林茶话会可有严格的规矩,会议期间,所有江湖恩怨都要放在一旁,违反者立刻成为武林公敌,百晓生甚至可以动用军队来镇压!」

「就算不是他们,也要让他们背上几天黑锅,难受难受!」慕容万代嘿嘿笑了两声,却又赞起我来:「听我大哥说,别情你的武功已经不在你师父任公之下,我原本还不相信,现在看来,还是我大哥有眼光呀!」

「呸,他妈的你大哥也是个事后诸葛亮,若是他那么有眼光,你那心肝宝贝妹妹怎么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呀?」

「看来江湖上说你是个淫贼一点都不冤枉你,你连玉夫人都敢明目张胆地收了做小妾,我妹妹还不得被你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啊!」

「喂,可别乱说话,谁是玉夫人?我娶的可是玉家三姐妹!」说虽这么说,可我语气却是轻松的很,而慕容万代显然也没有把我的警告当回事,热情地邀请我去富贵客栈坐坐。

「四头母老虎在等我回去呢!」我推脱道,只是脸上却故意露出些意味深长的笑容。

慕容万代按照自己的理解点了点头,可临道别前却还是问了一句:「别情,听说最近你和百晓生走的很近,可曾听他提起过官府对前些日子的那场争斗有什么处置方案吗?」

我摇摇头,心中却是一凛,这倒是我没有深究的一个问题。早先听鲁卫说过,像这种大规模的江湖械斗,只要双方当事人没有报官,当地官府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让它自生自灭就不了了之,因为从朝廷的角度来看,只要不涉及到平民百姓,这些江湖人之间相互残杀打个你死我活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我就有些忽略了这一点。

现在想想,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绝对的事情?!如果官府由于某种原因并没有置身事外,或者争斗的结果有可能诞生一个强者,那么官府就无法保持一种超然的态度。

何况,这种大规模的械斗又怎会一点都不波及无辜的平民呢,就像慕容世家攻击大江盟廪实行,那些账房先生和伙计难道都是大江盟的人吗?

这恐怕就是慕容世家所担心的吧!只是奇怪的是,南京总捕苏耀并没有给各州县下发协助调查应天一案的命令,是因为年关将近,还是因为大礼一案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抑或是有人压下了这桩惨案呢?

因为我很大程度上要借重官府的力量,一旦想到这一点,我胸中顿时燃起一股焦虑之火。

拜别了慕容万代,在回刘伶醉的路上,我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在武林茶话会当中挤出一点时间去应天府拜会一下苏耀。

等第二天来到镇外比武场的时候,我惊奇地发现,不仅江北同盟的不少弟子乌黑着眼圈无精打采的,同盟会也是如此,而柳元礼和慕容仲达正在白澜面前相互指责,说对方派人刺杀己方人员,幸亏自己防范得当,才没让对方得逞云云。

我这才明白,同盟会竟然遭到了同样的骚扰待遇。白澜见两人争得面红耳赤可谁也拿不出证据来,只好各打五十大板,却借机下令五百神机营将士进驻龙潭镇,分别驻守富贵、如意两客栈,而驻军的费用则由双方均摊。

虽然被白澜敲了一竹杠,可同盟会和江北同盟看起来似乎都很满意,或许昨夜的那通折腾让双方都有些害怕吧!

不过,两家弟子的怀疑目光却不由自主地投向了昨晚平安无事的春水剑派、铁剑门和西南诸门派,特别是唐门的身上。

想不到是这样的结局,我不禁替唐三藏感到一丝担忧。

今天的头场就是胜者组的最后对决,因为胜者肯定会占据候补战三强中的一个席位,故而大家对这场比赛都十分期待,等到比赛监督悟性宣布百花帮弃权之后,台下顿时发出了一片不满的嘘声。

「这有什么好嘘的!」我教育着我身边的四女:「对自己的实力有着清醒的认识,避重就轻,本是智者之道,那些不自量力的人在战场上肯定是最先被人杀死的。所以……」

我正色道:「万一你们需要面对那些武功比你们高的人,记得一个字,逃;逃不了,记得两个字,投降。就算你们因此受到了侮辱,那也是我的责任,千万记得,对我来说,你们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

男人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女人,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又怎能苛求女人来保护自己的贞洁呢!不过听到四女发出宁死也要替我保持清白之躯的誓言,我心里还是觉得莫大的慰籍。

在轻松战胜了一字正教之后,春水剑派和随后获胜的七星门,轮空的言家以及从胜者组跌落下来的百花帮一道抽签决定出对战的双方,结果是春水剑派对言家七星门对百花帮。

「谢谢你,王叔叔,又赢喽!」抽签一结束,何霏何雯姐妹俩就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在不远的棚子里,何素素正笑着冲我点点头。

因为玲珑喜欢何氏姐妹,而何素素也是个大方爽快的女人,颇得我的好感,我就替她支着下注,结果每注必中,虽然赔率都不是很高,可几天下来,她也赚了百多两银子。

苗人心性爽直,敢爱敢恨,何素素很中意我,言辞神情上就毫无顾忌的表现出来,弄得武林茶话会上已经有风言风语说何素素很快就要变成玉夫人第二了,可我却只把她当作一个谈得来的大姐姐,让她的满腔热情无从宣泄。

「格老子,这粉子咋笑得这巴适开心嗦。」身后的胡大海小声嘀咕道,而他师兄则慌忙偷看了我一眼。

其实这个问题让我颇有些困惑,西南武林不乏出类拔萃的人物,就像我的大舅哥唐三藏,即便放眼中原也是顶尖的人物,何素素和他接触的机会更多,怎么没擦出火花来呢?是这家伙眼高于顶,还是另有原因?若是眼睛长到了头皮上,那么连魏柔都无法让他动心,天下还有谁能让他放在心上?

「好了,别在大庭广众之下眉目传情了,看得我直起鸡皮疙瘩,大少爷,该你上场了。」

耳边响起了唐三藏的声音,那声音却又忽地压低:「现在,瞎子都能看出来何教主对你的情意,你若是真喜欢她的话,晚上我替你约个时间,只是千万别告诉阿棠是我给你拉的皮条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