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卷 第十章

当众人还对恒山派出场的三大美女品头论足的时候,恒山派再度让人吃了一惊。

「挑战离别山庄?这丫挺的不是疯了吧!」不过,众人很快就发现离别山庄的庄主萧别离并没有现身顺位战,在它的专属棚子里只坐着两个人,总管韩元济和护法艾不同。

「难道是恒山想占便宜?」江北同盟一些心急的汉子已经开骂了,却听练青霓不紧不慢地道:「萧庄主的武功远在我之上,而韩总管的武功也胜齐萝一筹,这两台胜负分明,没有必要再比试了,还是让我门下弟子静闲来向艾护法讨教一番吧!」

我恍然大悟,原来恒山派竟是拿离别山庄来练兵的,联想到练青霓与齐放的特殊关系,这或许还是一举两得的妙计,既让门下弟子增长了经验,又帮老情人打探到了对手的虚实,换做我恐怕也会如此吧!

不过,当看到静闲充分发挥了恒山剑法的另一面,以顽强的防守将比武拖到了十招之后,我才对恒山刮目相看,如果加上那个杳无音信的练无双,就算是全盛时期的鹰爪门恐怕也不是恒山的对手,练青霓能让这个已经没落了一百多年的古老门派重新焕发青春,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啊!

清风真人,或许他更喜欢别人叫他练青峰,他和妹妹练青霓,加上或许是练青峰私生子的宫难和或许是练青霓私生女的练无双,加上或许是练青峰的宠妾易湄儿,再加上这些人背后的武当、恒山、百花帮,练家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想到这些,就连我心中都隐隐生出一丝忧虑。

恒山的完败不仅无损于它的形象,反倒让人看清了它坚实的实力。在人们的心目中,已经把胜利者的花环戴在了恒山派的头上。

当然,三场比试之后,还产生了另外一个胜利者,顺位战的结果再次印证了百晓生那洞隐烛微的眼力。虽然一些刚出道的年轻人还意犹未尽,不过那些参加过几次武林茶话会的老人立刻就教育他们,知足吧,光是顺位战就有三场争斗,这可是前十一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呀!

「乌拉——看候补战的报名去喽!」这些不知道疲倦的年轻人呼喊着冲回镇子。

漕帮和鹰爪门显露出来的实力让许多门派看到了希望,就像百花帮的帮主易湄儿说的那样,只要前三台能拖住保平,后两台就有一半的机率击败对手,在各派信心空前膨胀之后,鑫鑫客栈那间报名室的气氛也空前膨胀起来。

「格老子的,俺乐山派报上名喽,俺乐山派报上名喽!」上午在棚子里对我骂骂咧咧的那个粗鲁汉子边兴奋的叫嚷着边挥舞着一张小纸条从人群中挤出来,当然无巧不成书地正看到一脸嘲笑的我。

「为啥子你笑的瓜头瓜脑的?」他顿时收起笑容,上下打量着我。而他的同伴顿时紧张起来,就想把他拉走,却被他一甩胳膊抡出老远,嘴上还骂骂咧咧地道:「虾子,他不就是那个啥子王动吗!?」

他还真属于稀有品种呀!

我不相信他的同门朋友没有把我的英雄事迹告诉他,可他依然不畏强权、不畏生死的与我搭讪,像他这样的品种早该在江湖上死绝了,没想到竟然让我遇上了一个,心中涌起一股喜悦来,我立刻打消了日后从精神和肉体上消灭他的念头,倒有心与他结交了,只是眼前还需要他这个配角和我一起把这出戏唱下去。

「不过是报了个名而已……」我话只说了一半,不过脸上的表情已经把另一半都说出来了。

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顷刻间全落在了我俩身上,气氛立刻变得诡异起来。

其实我一走进鑫鑫客栈,就让正准备报名的那些门派心中打起鼓来,他们都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不过,看我并没有走向报名处,而是去找鲁卫,许多人都松了口气。

而没多长时间,我就往外走了,似乎对报名参加候补战并没有兴趣,众人更是庆幸起来,可就在这时,那个上午已经得罪过我这个小煞星的粗鲁汉子又出现了。

脑筋快一点的人已经隐约察觉到事态的发展很可能涉及到自己门派的利益,具体来说,就是以王动为首的春水剑派在这个无名人士的漫骂挑拨下,为了证明自己,毅然决然地参加候补战,去争夺他们已经放弃了的十大资格,从而使自己门派多了一个实力强劲的竞争对手。

事态似乎正按着这些聪明人预料的方向发展,因为那个粗鲁的无名人士显然并不聪明,他下面的话已经充分说明了他根本就没有预见事态发展方向的能力。

「报名昨的啦!这说明我们乐山派有胆量,有信心!」他边费劲的用官话喊道边握紧了斗大的拳头:「不像你们瘟猪子春水剑派,被人又杀又奸的之后还做缩头乌龟!」

他伸出一根指头指着我,一字一句地道:「缩——头——乌——龟!」

他同伴估计现在已经后悔死了,为什么把他带来参加武林茶话会?为什么要他来报名参加候补战?甚至为什么要把王动的身份告诉他呢?不告诉他春水剑派的故事,或许他的言辞也不会这么激烈了吧!

周围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因为我蓦地停下了向客栈外走动的步伐,头上的那顶六合一统帽突然「啵」的一声四分五裂,碎片在北风中飞舞,打在茫然失措的众人脸上,而就算是凛冽的寒风似乎也压制不住我燃烧的怒火了。

「缩头乌龟?就让你见识一下缩头乌龟的厉害吧!」我迈步朝那汉子走去。

我刻意表现出来的强大战意让众人丝毫不怀疑我要杀了这无名汉子,当然事件如果就此解决的话,众人自然乐见其成,不过,一只讨厌的苍蝇此刻突然站了出来。

「别情,这里是武林茶话会,禁止一切私斗!你不想成为武林公敌兼官府通缉犯吧!?」

百晓生从报名处探出个脑袋嚷道,而他的脑袋上方,一条横幅虽然被风吹得歪七扭八的,可大致还能读出上面的内容来。

「……武林十大,尊崇……象征。哼,那好吧,就让我们在候补战相见吧!」

这件事的后果之一,就是很长一段时间里江湖人是这样来看待我的,对于王动,要么你别激怒他,因为他的兴趣并不在江湖上,而是在美女身上,通常就算你在他身边杀个把人他都不会理会;要么你就激怒他,等他失去了冷静,你才能战胜他。

心情愉快的我带着萧潇玲珑武舞四女,踏着青石铺就的小路漫步在龙潭镇街头,感受着小镇特有的喧嚣和温馨,真是别有一番风情;再坐在街边小铺,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羊杂汤,就着刚刚烤好的吊炉饼,觉得生活更是有滋有味。

「动少好兴致呀!」

我正和四女吃的开心,迎面走进了齐小天和宫难夫妇。玲珑见到齐萝,自然开心异常,在我恭维了齐萝一番之后,小姐妹亲亲热热地拉着手跑到别的桌子上去说悄悄话了,让三位男士有机会谈论正事。

齐小天要了同样的羊汤和吊炉饼,一边把饼撕开放进汤里,一面笑道:「动少,现在我可是越来越看不懂你喽!就拿武林茶话会来说,若是你安心江湖,那么当初十大排名怎会少了春水剑派;若意在江湖之外,庙堂之上,你又怎会出现在这龙潭镇呢?倒是现在弄得要打候补战,整个江湖都沸沸扬扬了。」

齐小天显然还在分析我这些举动中的不合理处,而这些究竟是不是针对大江盟和同盟会的阴谋。

那边宫难却笑道:「这就是形势迫人,换做是我,也要冲冠一怒了!」

「齐兄宫兄,你们是拿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当然不明白喽,事情怎么会这么简单?」我哈哈大笑:「我先问上一问,江湖上说我是什么来着?」我笑道。

「你是让我说实话呢?还是……」齐小天沉吟道,他听我说事情并不简单,眼睛陡然一亮。

「实话!」我一摆手,打断了他的话道。

「嗯……江湖传言不可信,不过让我说,动少是君子中的淫贼,淫贼中的君子。」

我一怔,齐小天竟说出这般有哲理的话来,这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了,既然他有这样的觉悟,那就听听我震古烁今的高论吧!

「其实,我就是个淫贼,当然不是花想容、杨威那种,严格说起来,他们根本不能算做淫贼,充其量不过是个下三滥的蟊贼而已。一个合格的淫贼,要有潘安般的容貌、子建般的文采、高强的武功、机灵的头脑,试问那些蟊贼哪一点符合淫贼的特点!?只有我,才是江湖真正的也是唯一的一个淫贼!当你从淫贼的角度去看待我的行为,你才会发现事实的真相,因为英雄要有英雄的人生,狗熊要有狗熊的人生,淫贼当然要有淫贼的人生了!」

「淫贼的人生?那是什么东西?」齐小天和宫难顿时陷入了思维混乱当中,就连旁边的齐萝听到我这篇奇谈怪论都惊讶地叫出声来,只有玲珑想起了杭州楼外楼与我的初遇,脸上露出甜蜜和会心的微笑。

「所谓淫贼的人生,自然是和美女、特别是绝世美女密不可分的联系在一起。究其一生,就是要让更多的美女获得快乐!齐兄,你可要小心了,我眼下的目标可是魏柔魏仙子哟,如果不想让我这个淫贼得手的话,齐兄可要多多加油了!就像齐萝小妹妹,既然嫁给了宫兄,那对我来说就只好忍痛放弃了,毕竟勾引有夫之妇可是淫贼的大忌啊!」

那边齐萝忍不住发出了抗议声,不过这种变相的恭维想来更容易勾起她心底的涟漪吧!

宫难也是哭笑不得,齐小天斟酌着词句道:「这么说,动少此番来龙潭镇竟是为了接近魏仙子不成?」

我赞许地点点头:「齐兄宫兄,其实你们都知道,我对江湖并没有多少兴趣,美女和金钱才是我追求的目标,十大门派这顶帽子对我来说原本还不如一锭元宝可爱。所以并不是我王动视名利如粪土,实在是兴趣不同呀!因此当初我就像掸掉我身上的尘土一般就把十大的名号扔到一边去了。」

齐放和宫难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可当我坐进东面那个乌烟瘴气的大棚子里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我与魏仙子的距离彷佛有十万八千里,做十大还有可以接近魏仙子的好处,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呢?就凭这一点,我也不能放弃十大呀!」

齐小天此时怕是把百晓生骂了个狗血喷头吧,而他在享受十大特权的时候恐怕也没想到这特权竟然给我带来了这么大的刺激。

「难道动少当时就后悔了?」

「不错!我当时就在想,看来我是聪明一世,胡涂一时呀!怎么就把十大拱手相让了呢?不过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我只能肚子里生生闷气而已。」

「于是乐山派胡大海的公然挑衅就正合你的心意了!」

「非也!」我摇摇头,正色道:「淫贼也有淫贼的尊严,就算没有魏仙子这个因素,我也会为了春水剑派的荣誉而战!」

齐小天只能感叹天意如斯了。宫难却笑道:「淫贼的尊严,还有淫贼的人生,不知道淫贼还有什么呢?」

「当然就是淫贼的人格了!虽然不够高尚,可像下春药那种下三滥的勾当,绝对是与淫贼无缘的!得不到美女的心,光得到了一副身板子,就算她比西子昭君美上一万倍,又有什么意义呢?」

「动少还真是淫贼中的君子啊!」齐小天感叹了一句,随即豪气十足地道:「好!那小天就接受动少的挑战,看最后谁能赢得魏仙子的芳心!」

「好,这才是少盟主应有的气概,不过,齐兄可要提防,从现在开始,魏仙子的身边或许随时都会出现一个淫贼的身影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