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卷 第九章

「恭喜干爹,贺喜干爹。」

鲁卫被玲珑姐妹缠的没办法,只好告饶的变出一对小玉猴儿送给姐妹俩,醉意朦胧地道:「你们相公可是属猴子的,上窜下跳的没个老实劲儿,若是看不稳当,那副诰命可就不知落在谁头上了!」

我飞起一脚,骂道:「好个死老鲁,竟敢挑拨离间!」

却听旁边武舞不屑道:「不就是个孺人的封号吗?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狠狠瞪了她一眼,她才发现自己大小姐的毛病又犯了,一吐舌头,连忙躲在了萧潇身后。

或许武舞永远也无法理解我的心情,在她这个二品大员的宝贝女儿眼中,一个七品推官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她哪里知道,出身贫苦农家的我曾经觉得一个七品县太爷是多么的遥不可及,就如同她老爹看着金銮殿上的那张龙椅一样的遥不可及,那时候的我爹看到一个不入流的里正都大气不敢多出一下,遑论知县大人了。

而我敢梦想考个举人,梦想去山水阁吃吃喝喝,却从不敢梦想自己有一天也成为一个七品大老爷,回忆起前尘往事,我心里又酸又苦,却是越发感激我的师父,没有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我现在只是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田舍郎,而「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也只能是我的幻想而已。

「丫头,说的好,你家相公该有更远大的理想才是!」

鲁卫并不知道武舞的来历,便跟着添乱:「换做俺老鲁,七品就知足了,想想俺鲁家祖宗八代最大的官儿也不过是个衙役的班头!可临退休了,俺老鲁竟然升官了,六品,嘿嘿,六品呀,你鲁大嫂恐怕连觉都睡不着了……」他说着,一扬脖,一杯老烧刀子又下了肚。

鲁卫正站在自己梦想的顶峰,再怎么恣意狂欢我也能理解。不过,他毕竟是少林高徒,在狂欢中依旧保留着一份清醒,特别是当武林茶话会的公告摆在他面前的时候。

「这……这是在搞什么呀?」

其实这个结果早在四人的预料之内了,只是发生的这么快,还是让我们感叹人性的贪婪。

短短几个时辰,武林茶话会的气氛已是突变,同盟会和慕容世家再也无力控制自己的盟友,那张原本有些空白的十大门派申请表上一下子就多出了十七个门派,不仅有恒山、漕帮,就连鹰爪门都赫然在目,当然,其中并没有春水剑派的名字,我还在等待更好的机会。

百晓生也公布了初选的十大门派名单,除了新入选的恒山派、漕帮外,唯一引人注目的是慕容世家的排名前进了一步,而相应的唐门则由第五变成了第六。

隐湖小筑、少林寺、武当派、大江盟、慕容世家、唐门、离别山庄、恒山派、漕帮、鹰爪门。

如果我一开始就宣布参加十大的话,或许就根本不会发生这场风波,正如慕容仲达说的那样,如果春水剑派参加十大排名的话,江南、江北会分占两个席位,这是大家都可以接受的结果。

然而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人内心中的欲望一旦被勾起,没有见到血之前是绝对无法平复的,唐门和慕容世家互换了位置似乎还不会引起太多的举动,可别的门派呢?

恒山、漕帮,特别是鹰爪门,它们对阵百花帮、谭家的时候都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易湄儿、谭玉碎他们能忍受这样的门派骑在自己的头上吗?而鹰爪门的司马长空心高气傲,恐怕也不能容忍自己万年老十的地位吧?

「或许今天十大门派的顺位战就有一场龙争虎斗哩!」

「什么是顺位战呀?」武舞好奇的问道。

失去了十大门派的位子,就失去了在武林茶话会中的特权,我也和众多门派的弟子一样,坐在了镇外树林旁临时搭建的巨大棚子里,那棚子四面透风,北风吹过,就是一阵呜呜的响声。

反观对面十大门派却是一家一个棚子,那棚子打造的十分紧凑,地上铺着厚厚的毡子,棚子里甚至还烧着火盆,待遇简直是天差地远。

后来我的大舅子唐三藏告诉我,其实西面棚子里曾经有人为我请命来着。见到四个活色生香的大美女混杂在一群野兽中间,十大门派中不少人动了怜香惜玉之心,于是借口春水剑派曾经是十大门派之一,联名提议让春水剑派坐进东面一侧为挑战者准备的温暖安静的棚子里,只是这个提议立刻就被主持人百晓生否决了,说十大有十大的特权,挑战者有挑战者的特权,这是身为武林中人应有的自觉,如果想享受这些特权的话,那就来争夺十大的席位吧,于是十大就立刻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十大果然没看错,让我难以忍受的确实是周围坐着的这些粗鲁汉子,他们贪婪而好色的目光不时落在我身边的四大美女身上。

我不知道是这帮混账忘性太大,忘记了本少爷的霹雳手段,还是色欲熏心,冲昏了他们的头脑,总之这些人的目光越来越肆无忌惮。

刚听到武舞说话,就有一个油头粉面的家伙搭腔道:「所谓顺位战,就是十大门派排定位次的比武了,若是哪个门派对自己的排名不满,就可以逐级向上挑战,直至失败为止。顺位战之后,就是榜外门派的候补战,候补战的头名才可以向十大门派的最后一名挑战,那就是夺位战了。」

其实这家伙解说的还真得头头是道,只是武舞已经看出我脸上的不豫,便冷冷地道了一句:「谁用你多嘴了!」

武舞本就刁蛮,此刻更有着颐指气使的味道,不过此刻看在我眼里却颇有些可爱,倒是那汉子脸上挂不住了,刚想出口反驳,却正碰上我如雷似电的目光,这才想起自己的武功与眼前这个传说中的魔门弟子相差太多,讪讪坐下。

东面前七个棚子每个棚子里只零星坐了一两人,只是后三个棚子里的每一个都达到了茶话会所规定的最大人数——七人,显然这三家门派都做好了比武的准备。

「练无双,我怎么找不到练无双呢?」

在恒山派的棚子里寻找慕名已久的她,恐怕是我目前两件感兴趣的事情之一了,只是我把棚子里的七人来来回回看了两遍,也没有发现这个江湖绝色榜上排名第六的美女。

当然,并不是说棚子里没有美女,风华绝代、嫁为人妇之后尤胜女儿身的齐萝正坐在师尊练青霓的身后,而她旁边也是一位千娇百媚的姑娘,只是当我身旁那些粗线条的家伙们还在争论这女子究竟是不是练无双、江湖绝色榜的第五名究竟比第六名美艳多少的时候,我已经认出她就是与李思偷情的静闲,虽然她比我在西湖遇到的时候还要亮丽几分。

连齐萝都赶来为师门尽力,练无双,这个恒山掌门的亲侄女,名人录里排名六十七的门中第二高手,却怎么不见了踪迹!?究竟什么事情比得上师门进入十大重要呢?还是练无双……其实和齐萝是同一个人?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过细想一下,凡是齐萝出现的场合,我都没有见过练无双,可传说中,这对师姐妹的感情可是好的很呀!

难道齐萝是齐放与练青霓的女儿,练无双只是个子虚乌有的人物,可天真烂漫的齐萝怎么会有这么深的心机来扮演两个角色,百晓生又岂是容易哄骗之人!

想到这儿,我便把这个猜测否决了,只是这猜测却开启了我的思路,莫非就像我装扮王谡一样,练无双也有另外一重身份,而那个身份让她无法现身武林茶话会不成?

内心颇有些失望的我把目光投向了鹰爪门的棚子里,那里除了不知什么时候赶到这里的司马长空和那个饶舌的宋维长之外,还有一张十分熟悉的面孔,正是已经成为同盟会总管协理的李岐山。

在报名表里看到鹰爪门的名字,我就知道大江盟将派出得力干将暗助它一臂之力,否则以它目前将不过两员、兵不足十人的实力,想在十大中站稳脚跟,就有如痴人说梦一般,只是原本预料来人应该是那个来历不明的李思,没想到却是李岐山。

难道他在同盟会总舵又显露了什么特别的武功吗?我心中暗自揣测。

我一时还无法得到答案。因为鹰爪门挑战漕帮竟是雷声大雨点小,司马长空与李展的武功就在伯仲之间,甚至李展还要强一点,没有二三十招,两人绝难分出胜负来,而按照顺位战的比武规则,凡是超过十五招未分出胜负的一律以平局论处。

至于漕帮副帮主「混龙」何庆与宋维长的武功差距就更小了,两人在名人录上的位置仅仅相差一位,恐怕打上一天一夜才能分出高下,两场平局之后,司马长空竟意外地弃权余下的三场,李岐山连出场亮相的机会都没有!

当司马长空摆出弃权的牌子后,漕帮与江北同盟的弟子们顿时欢声雷动,有鹰爪门垫底,漕帮跻身十大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接着人群中就有人喊出了「挑战恒山!」、「把恒山打回老家去!」、「女人只能在下面!」之类的口号,这喊声原本只是涓涓细流,只是口号的内容大得江北众人之心,便顿时汇整合海,不一会儿,就听数百名江北弟子一起振臂高呼:「挑战恒山,漕帮必胜!」就连围在四周看热闹的龙潭镇的居民和来往行商也跟着呼喊起来。

李展似乎被眼前的景象感染得热血沸腾起来,他朗声道:「白先生,我漕帮要顺应民意,挑战恒山!」

此刻,就连同盟会的人也鼓噪起来。因为漕帮刚刚经过一场剧斗,按例要休息一个时辰,于是台上歇战,台下两帮势力却不甘寂寞地打起嘴仗来。

而不管是黑道白道,骂起人来却是相差无几,不堪入耳的漫骂声此起彼伏,几乎每个人的老母都被对方问候了十几次。

当双方已经开始涉及彼此的老二和小妹妹,萧潇、玲珑四女那满脸窘意渐渐变成怒意的时候,我也忍不下去了,喝道:「够了!都他妈的给我闭嘴!」

刻意用佛门狮子吼发出的喝声不啻是一声惊雷,让周围一下子都静了下来,众人都用一种不甘心的奇怪眼神望着我,半天才听有人带着浓重蜀音的官话骂骂咧咧地道:「格老子,嫌吵?有本事坐到对面哈子去呀,在这儿冲啥壳子打啥屁!」

我目光腾地射了过去,越过了几个人的脑袋,落在了一个粗鲁汉子身上。只是我目光经过的那几人甫一看到那双彷佛太阳一般明亮的眼睛,就忙不迭地躲开我的眼神,全然没有注意到我目光中其实还隐含着一分感激。

老兄,我等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这样的话当然只能在我心里说说而已,我嘴上说的那句「你说什么!?」在别人听来简直就像是从地狱发出的声音,竟比这刺骨的北风还要阴森。

可那老兄还真是配合哩,直让这出戏唱得如同排练了千百次一般:「格老子说的就是你,怎么着!瓜娃子你要真是根鸡巴倒给老子雄起一竿子,抢个十大门派的位子回来看看哪,惊风活扯的吼啥子吼!」

那汉子显然不认得我,又是个粗心的人,全然没有见到别人拚命给他使的眼色,扯着嗓子嚷道,末了还像狗熊一般的嚎了一嗓子。

周围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特别是那些参加了齐萝婚礼的人士,他们当初或者看到或者听说了我那冲冠一怒的威力,只是他们谁也没有想到,作为当事人的我却意外地陷入了沉默,之后竟然索然地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那汉子越发得意:「瓜娃子」、「虾子」、「丢人现眼的瘟猪」之类的骂声不绝于耳,骂到了兴奋处更是吐沫星子乱飞;而相应的,我的脸色自然也就越来越坏,直到那汉子的同伴死命把他拖到棚外,里面才安静下来,众人都在恐惧中等待着一座火山的爆发。

「这位仁兄……说的都是实话呀!」

我突然展颜一笑,这当然是我发自内心的笑容,遇到了这么一个配合默契的群众演员,我心里怎能不高兴呢?至于这小子,恐怕有十几个门派等着掐死他吧,鹰爪门、百花帮、谭家……

在别人眼中,我的笑容简直如同恶魔的笑容一般,在他们心中涌上来的第一个念头一定是,有人要倒大霉了。

因为距离上的原因,西面棚子里的人并不知道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既然在我一声怒喝之后,那些嘈杂的声音都渐渐平息了,那么东面棚子也不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吧!

或许是百晓生太相信自己的判断与分析,他从没想到在顺位战中一个门派需要连续作战,于是这室外寒冬里的等候就成了众人诅咒的对象。

一个时辰终于过去了,李展的体力似乎恢复的差不多了,抱着一口三尺三的秋水雁翎刀,施施然走上擂台,擂台上,他的对手练青霓肃然而立正等候着他。

年少时代的练定然是个不逊于无瑕、萧潇的美女,就算是岁月无情,现在的她看起来依然风韵犹存,猎猎寒风吹动她的夹袄,隐约显露出来的曲线甚至依旧玲珑。

其实这场比武换一个场地进行的话,胜负已经分明。不过眼前因为比武的规则倒生出一丝悬念,李展究竟能不能支持十五招,把败局拖成平局呢?

东面棚子里已经开始下注了,平局的赔率是一赔十,而练青霓胜则是一百赔一,换句话来说,就是你下注一百两买练青霓赢的话,到头来赢得的银子不过区区一两,而庄家还要抽二成的佣金,所以大多数人都抱着赌一把的念头纷纷在平局上押上了一、二两银子。

「小富,你怎么会把赔率定的这么准确?」调整好心态的我见到庄家竟是龙潭镇的保甲富来坷,不禁有些好奇。

「嘿嘿,昨天白大人来小店喝酒,喝得有点高了,结账的时候,说给的是银票,可却是这么一张纸。」

接过那张纸,看两眼我就顿时来了兴趣,那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页,从第一行的排帮司空不群到后面一行的少林空离,正好是名人录第二十一到第三十名这十个人的资料,每个人的名字后面都记载了一大串的事迹,行与行之间的留白处都写满了批注,而况天和高光祖的名字竟被朱笔圈了起来,像是说明这两个人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该是江湖名人录的源文件了吧,只是白澜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如此不小心把这么重要的数据当作银票了呢?我心中顿时狐疑起来,仔细看上面记载的内容,果然发现了一丝蛛丝马迹。

这十个人的名字旁边都标着一个数字,比如页首的司空不群是七十,而页尾的空离则是六十四,这显然不是他们在江湖名人录里的排名数字,半天我才反应过来,原来竟是百晓生把众人的武功给量化了!

我一时还无法弄清这些数字会给武林带来什么影响,不过按照富来坷的说法,这些数字实在是太有用处了,比如如果司空不群与空离比武的话,司马不群的武功数值比空离高六分,那每个回合空离的武功分值就要降低六分,用六十四除以六,也就是说十一二个回合空离就一定要认输了,他就是根据这个道理来推断李展与练青霓的比试结果的。

就这么简单吗?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不过朴素的思想往往能印证深刻的哲理,而对于这一点我已经深有体会了。

不过这数字只是我的发现中的一部分,那批注里洋洋大观的,既有像练青霓和慕容仲达名字旁边批注的「疑武功有精进」这样的推论,也有像第二十七名鱼少言名下的「又一年了,此人数据还是寥寥」这样的感慨。

更有甚者,那高光祖的名字虽然和况天一样圈了一个朱圈,可他名字旁边却有一个看起来既像是句号又像是问号的小红点,似乎在隐约暗示着主人对他死亡的怀疑。

这样的一份资料若是落入江湖人之手,该会引起怎样的波澜,白澜该一清二楚吧!我跟小富要下了这张纸,暗忖,如果这是白澜故意为之,他该有后续的动作吧!

台上的比武不仅印证了白澜的推断,也间接证实了富来坷那朴素的思想果然有闪光之处。

紫冥剑在手,练青霓不仅把恒山剑法的飘逸灵动发挥的淋漓尽致,就连内力似乎也远在李展之上,仅仅六个回合,李展就已告不支,只见练青霓的紫冥剑光将李展团团围绕,似乎就要伤了他的时候,漕帮突然有人喊道:「这一阵,漕帮认输了!」

这结局其实并不出乎大家的预料,不过还是有人发起了牢骚:「这帮白道才奸诈呢,鹰爪门明知道打不过漕帮,也要帮恒山消耗消耗漕帮的体力,要不,李帮主怎么能败得这么快!?」

可同盟会弟子的一阵欢呼打断了牢骚声,在欢呼声中,齐萝上场了。

虽然齐萝并未正式出徒行走江湖,之前也从未与他人有过一战,不过那些消息灵通人士还是早早就把她的资料传遍了整个武林茶话会。

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都是出身显赫的她早成了本届的亮点,而她与玲珑姐妹的双双出嫁更是被那些江湖侠少们定为本年度最令人伤心的事件之一。

面对这样纯真无邪的美女,就连素有混世魔王之称的漕帮副帮主「混龙」何庆都有些缩手缩脚的,而齐萝显然并不想让自己的师父专美于前,恒山剑法在她手里竟有另外一种空灵气象,虽然内力尚有不足,可还是让何庆没走上十招就败下阵来。

「咦,齐姐姐她比以前强了好多耶!」玉珑吃惊地道。

「傻丫头,这就是嫁人的好处嘛!阴阳调和,内力自然而然就提高了,一些平素做不到位的招式也能做出来了,武功岂能不提高!」

我笑着在玉珑耳边道:「关于这一点,珑儿你该有很深刻的体会才对呀!」

心中暗自把齐萝和玲珑比较了一下,她们的武功该在伯仲之间吧,就算玲珑强一点,也极其有限。

玉珑顿时绯红了脸,娇嗔了一眼,却微微点了点头。

见恒山派第三场出战的是练青霓的大弟子静闲,东西两棚议论声四起,当然这些议论都是关于练无双的。静闲却不为所动,干净利落地拿下了第三场。

恒山派完胜漕帮,这多多少少出乎众人的预料,众人议论纷纷之后得出了一个结论,既然我们对很多事情都一无所知,那就还是去相信百晓生吧,看看百晓生排列的十大门派,是多么的正确与完美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