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十卷 第六章

随着武林茶话会的临近,秦楼再度热闹起来。虽然同盟会与慕容世家的大部人马包括两家在苏州的首脑齐功和慕容仲达已经离开,可纷沓而来的江南武林其他门派的弟子却是三五成群地涌进了秦楼,粗粗看了一下,参加同盟会的四十一家门派除了玉女门、快马堂等四个门派之外,其余都派出了自己的代表。

而从老马车行传来的情报,江北也有几乎同样数量的江湖人聚集在了扬州,想来谁也不愿放弃这一年一度的武林盛会。

「这些门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钱,竟然能住得起秦楼?」白秀站在我身旁小声嘀咕道。

「参加同盟会可是有很多优惠的哟!」萧潇在身后笑道:「不仅一年有三千两银子,每个战死的弟子另有五十两的抚恤金,就连服装兵器的花费都可以实报实销呢!」

只是让我有些惊讶的是,这些门派似乎并没有急于前往龙潭镇,反倒像是在秦楼集中一般,秦楼的房费就算一降再降,一间屋子也要三两银子一个晚上。

因为我的另一个化身王谡按照计划此刻还应该在家中省亲,其中的缘故我一时竟没有消息管道弄清楚,而这些同盟会弟子突然个个变得守身如玉,秦楼的姑娘竟也如同老鼠拉龟一般,无处下手。

「大江盟还真舍得出血,一个门派三千两,四十个就要十二万两,它的银子难道是抢来的?」

这还没算那些隐含的费用呢,我心中暗道,收买这些门派的掌门所花费的数目恐怕要远远大于这个数字,无论是从李岐山传来的片言只语中隐约透露出来的消息,还是慕容千秋的不屑指责都表明了大江盟收买各派掌门的事实。

「告诉姑娘们,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肉都送到嘴边了,再让它溜走,岂不弱了我秦楼的名头!」

离开白秀,我去玉角楼找到了六娘。

自从从慕容千秋那儿得到了关于镇江应天一役的诸多情报后,根据我和六娘的分析加上日常的观察,基本上已经把慕容世家安插在秦楼的线人摸清楚了,利用前些日子客人清淡进行培训的机会,六娘重新安排了她们的住处,让她们在我可以控制的范围之内发挥一定的线人作用,否则一旦失控,就连我扮演的王谡都有生命危险。

「干娘,我想要监听七星门樊津鹏、大刀门李定远、奇门赵清扬等几人的情况。」

六娘噗哧笑道:「动儿,你当那个秘道能通到每个人的屋子里吗?」

六娘一说,我顿时恍然大悟,嘿嘿笑了两声,道:「唉,怪只怪这帮家伙油盐不进的,眼看今天都初九了,这些人最多再在这里住一天,可我什么消息都没得到,怎能不心急!」

六娘有些奇怪,那迷雾似的目光在我身上停留了好一会儿,才道:「动儿,樊津鹏他们不过是江湖的二流角色而已,就算你要参加十大门派的争夺,七星门、奇门他们对你也没有任何威胁,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小心起来了呢?」

「毕竟同盟会和慕容世家还在交战中,同盟会如此大规模的集结,我怕它会剑出偏锋,不理会百晓生的官方身份,在武林茶话会上动手,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面对二三百个江湖人的围攻,就算我能杀出一条血路来,可萧潇、玲珑她们可就难说了。」

「哦?齐放怎么会连你也攻击呢?」六娘的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目光。

「或许是我和他都互相看不顺眼吧,表面上维持着一种和睦的关系,骨子里可能都希望对方死了才好吧!而且我总觉得那个我是魔门弟子的传言就是大江盟有意放出去的。何况,魏柔绝不会毫无缘由地前来劝我不要出席武林茶话会,只是,我怎么看都觉得来苏州这一趟似乎并非她的本意……」

「动儿,你是说这是她师门的意思?」

「若是隐湖的意思倒还好,怕就怕这根本就是大江盟的意思也说不定。只是,魏柔那么高傲的人,怎么会听从大江盟的安排!可偏偏这种感觉为什么又是这么强烈呢?」

我喃喃自语道,转眼看六娘也陷入了沉思,我又问道:「干娘,你对隐湖该是很熟悉吧,你了解鹿灵犀吗?」

「怎么想起了她?」六娘目光闪烁着道。

「只是有点奇怪而已,鹿灵犀自与师父一战后,就几乎绝迹江湖,若不是魏柔是她嫡传弟子,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死了。可既然她还好好地活着,为什么江湖看不到她的踪迹?只弄得隐湖现在给我的感觉,彷佛是辛垂杨当家似的,可辛太世俗化了,与隐湖的风格总有那么一点不协调。」

六娘低低自语了一声,那声音轻的饶是我六识敏锐都没听清楚,等我再问的时候,她却笑道:「辛垂杨是有些世俗化,不过,这不正好给你机会了吗?」

「敬谢不敏了!」我被六娘逗得笑了起来:「我是个淫贼,不过却是有品味的那种,辛垂杨虽美,可毕竟韶华已逝,我还没有那么博爱吧!」

「你师父不是让你征服隐湖吗?」六娘微笑道,只是这笑容中似乎有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征服,征服的方式也该有许多种吧……」六娘那特异的笑容虽是一闪而过,却没逃过我的眼睛,想来是我的那句「韶华已逝」让她心生感慨,心中倒有些后悔起来。

六娘虽然没有答应我去监听樊津鹏、李定远诸人,却邀我一起探索这秦楼秘道里的秘密。按照她的说法,这条秘道除了花园假山的这个出口之外,应该还有能让宅子里的人逃出园外的出口,只是她却找不到:「你师父颇善机关之学,动儿,你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沿着秘道前行,走到了那个分叉口,却没看出这秘道还有什么秘密来,向右就是位于秦楼西面的庄青烟居所牡丹馆,在我的记忆中那条路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异之处,向左行来,却是长长的一段才到了头,我估摸了一下位置,该是在秦楼主楼有凤来仪阁的底下,而那里的暗室空空如野,我很快就把室内检查了个遍,还是一无所获。

我沉思起来,有凤来仪阁正处在了秦楼的中心,面南背北站在这儿的话,它的正前方是一个巨大的花园,一条曲折小路直通到大门口,出了大门,与秦楼隔街相望的正是苏州城里曾经风光无限的快雪堂。

它背后是一片亭台水榭围绕的假山,环绕在有凤来仪阁四周的是秦楼姑娘们的住所,再外面一点的左前方也就是秦楼的东南角是金满堂,金满堂的东边则是护院们的住所和一片小练武场,再东边可就出了秦楼,正是苏州有名的弄堂太监巷。

金满堂的北面则是五个各具风格的小院子,每个院子都住着一两个已经小有名气的姑娘,再往北就是冀小仙的章华台和另一名妓陆小凤的凤栖阁,再后面就是孙妙的停云楼和眼下还空闲的寄啸阁。

有凤来仪阁的右前方也就是秦楼的西南角原本空着许多地方,现在则变成了客栈,同盟会与慕容世家租住的秋山和乐水别院就在那儿,因为投宿的客人越来越多,那儿已经用石墙把它与秦楼隔离开了。

同东侧大致相仿,客栈的后身是三个别院,原本是白秀、高七、温小满等几位秦楼高级主管和婉君思怡她们七人的住所,婉君她们离开之后,我就安排了铁平生、马鸣住了进去。

其后便是庄青烟的牡丹馆和名妓冷银屏的画屏小筑。西面则是苏州有名的乐山园,只是它的主人神秘的很,我在苏州已经快半年了,却从未见过他,平素只能看到采购生活用品的仆妇偶尔进出此园。

牡丹馆的后身就是苏瑾的爱晚楼和六娘的玉角楼,与东面的停云楼遥遥相望。整个秦楼的后面则又是一个大花园,眼下只有秦楼认定的贵客才有机会进入花园与自己喜爱的姑娘们携手同游。

秘道的一个出入口就在牡丹馆与章华台之间的那片假山中偏西,也就是靠近牡丹馆的一侧,照理说,偏东的一侧也该有一个相同的秘道,可六娘说她找了许久也没有线索。

就算是西侧的一条秘道,如果只是到假山那里的话,那避难的效果要差许多,怎么也要修到北面花园里才更有意义,而看当初修建此园的那个人的财力,多这么一点工程实在是不算什么。

和六娘重新折回到假山的那个入口处,在离台阶不远的地方,我终于发现了其中的奥秘。撬起一块石头,再一块石头,没多长时间,一个略带着霉气的洞口就出现在我们面前。

「……动儿,找到了……就好,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我身后传来六娘微微颤抖的声音,接着她便靠在我的背后,因为大家都穿着厚厚的袍子,我甚至感觉不出她的玲珑曲线,只是我内心的震撼却非同小可。

面对蛛网密布,隐约还能看到爬虫的通道,我心里也颇有寒意,我也知道,女儿家最是害怕这些满身都是爪子的东西,六娘的反应该是最正常不过了。

当然,这一切都要有一个前提,就是在夜明珠的珠光里,六娘可以清晰地发现这些虫子,而事实上饶是我六识敏锐,也只是隐约看出它们的影子而已。

六娘的武功究竟有多高?

能调教出紫烟这样的高手,能让武功基本已经定型的梅娘白秀武功大进,这样的人物,就算把老师阳明公和武承恩那样隐居的高手都算进去,整个江湖恐怕也不会超过二十个,然而我一直无法证明,此刻她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武功,甚至还在我的想象之上,她怎么会在江湖上没有半点名声呢?

「干娘,我可是准备得很充分呀!」我笑着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迎风一晃,火光顿时把身前的洞口照得通亮,身后的六娘这才轻巧地后撤了一步。

「此刻的六娘该是怎样一副表情呢?」我甚至想回头一探究竟,不过这念头只是在我脑海中一闪而过,我甚至自嘲的偷偷笑了一笑,若是让六娘知道的话,该生气我对师父不敬了。

手中的火折子快速燎出,一片蛛网立刻被烧得精光,而斩龙刃闪电般的一刺,也把一只粗大的蜈蚣钉在地上。

「方纔的秘道虽然也是多年没人使用,可看来原来飞燕阁的主人定是知道此道,因为秘道放着驱赶蛇虫的丹药,而这里显然尘封已久了。」

六娘的感慨打消了我心中的疑虑,两人缓缓向前行去。

因为密闭的好,秘道里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长满青苔,只是蜈蚣蝎子之类的爬虫倒是不少,这或许是秘道靠近那片水榭的缘故吧!

向西走了二十余步,秘道便折向北而去,正是北花园的方向,与我的判断恰好吻合起来。

六娘一面往地上撒着驱虫药,一面夸我心细如发。

我笑着说,有凤来仪阁原本是主人住的地方,而他的姬妾就该住在他的周围,如此说来,不仅应该有通往牡丹馆、章华台的通道,就连爱晚楼、停云楼也很有可能有秘道相连呢!

话刚出口,我就顿时怔了一下,六娘邀我来一探秘道究竟的时候,我连想都没想就痛快地答应了,除了出于对六娘的尊重之外,难道我内心深处竟是为了爱晚楼里的苏瑾吗?

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胆怯和卑下,竟连面对自己过去心爱之人的勇气都没有了,竟想到要卑鄙地去偷窥她呢!?

「动儿,人只有经历了挫折和失败才能真正的成熟起来,最重要的是要有跨越失败的勇气和避免再次失败的智能。」六娘亲切而又沉静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知道六娘说的没错,胜不骄败不馁,这是已经被书上写得烂熟的真理。

可从小师父就教育我,一个人是绝对不可以失败的,当然,通往成功和失败的路上都布满了坎坷,可坎坷不是失败,一个人真要是失败了,再想踏上成功之路就要多花费十倍百倍的努力,有人甚至就这样永远地失去了成功的机会。

我当初并不晓得失败与坎坷到底该怎么界定,可自从得知师父的故事之后,我似乎一下子就恍悟了。

而眼下的苏瑾似乎就像是当年的鹿灵犀一样,正在给我酿造着失败的苦酒,也难怪我面对她的时候竟隐约有种无力感。

师父,您老人家就看我怎么迈过这道坎吧!

我明白眼下的苏瑾成了我的心魔,心魔不去,甚至我的武功都要打了折扣,可我身边有萧潇、无瑕这样倾心相爱的女子,有六娘这样睿智的长者,我该有能力把苏瑾扔到记忆的垃圾堆里吧!

一路前行,果然发现了通往爱晚楼方向的叉道,六娘见我毫不犹豫地拾阶而上,不由轻声笑道:「动儿,你想明白了吗?」

「干娘,我可是个淫贼喔,这种偷窥的机会,作为一个淫贼又怎么能放弃呢?」

等到了夹壁暗室,才发现这里其实与牡丹馆的大同小异,只是墙壁那一侧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动静。

这几天那些江南弟子虽然被禁锢住了色心,可对苏瑾、孙妙的敬仰之心却无法抑制,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已从杭州归来的苏瑾又犯了以往的毛病,觉得不厌其烦,就带着喜子与青衣人一道去太湖了。

我很容易就找到了暗门的位置,在暗门附近甚至还发现了一个窥视孔,拨开已经生锈的铁片,屋子的景象竟是一览无余。

对我来说,苏瑾的闺房并不陌生,我便立刻从视线的角度判断出了暗门与窥视孔的位置,暗门正在与牙床相对的一个大衣柜的里面,而窥视孔则该是衣柜旁边那幅嵌在墙壁里的木雕孔雀的一双眼睛。

因为当时秦楼急着开业,而飞燕阁原本家具布局也不差,多数房间只是重新粉刷了而已,像衣柜木雕这样的家具装饰几乎都保留了下来。

对于这只木雕孔雀,我有着十分深刻的印象,因为它的眼睛竟是用很名贵的黑玻璃做的,记得当时我还和六娘开玩笑,说若是每间屋子都给留下这么一对黑玻璃的话,就算秦楼赔钱也值了。

我也立刻想到了牡丹馆庄青烟的闺房里也有这么一副木雕,而孙妙的停云楼、冀小仙的章华台虽然没有木雕,却也有类似的东西,想来这几处都该与秘道相连。

只是,我眼睛落在了光秃秃的墙壁上,这儿只比牡丹馆那里少了一个镂空的杂物架子,看来那窥视孔就隐藏在杂物架子下面,让六娘错过去了。

「明儿我就让萧潇把这儿好好打扫一下。」回头的路上,我笑着对六娘道。

「动儿,不是我信不过萧潇,只是,这儿暂时就你我二人知道就可以了。再说,秦楼开业也没累着你,就罚你把这里打扫干净。」六娘末了笑道。

我拿不准六娘是不是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私密空间,不过她既然这么说,我也只能点头称是。

其实我心里明白,明天我就要离开苏州去龙潭镇了,依六娘的性子,不等我回来,这儿就该焕然一新了。

等我回到有凤来仪阁才知道,同盟会七长老中的两个,大江盟的齐小天和百花帮的易湄儿已经联袂到了,他们到达之后,甚至连饭都没吃一口,就在秋山别院召集江南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密谈。

我暗自遗憾,若是那条秘道通到秋山别院就好了,心中却在盘算齐小天此行的目的。

「其实,这个武林茶话会对于同盟会和慕容世家两家来说,都是那么的不合时宜。」六娘沉思了片刻道。

我点头表示理解,同盟会的冬训自然要受到冲击,而慕容世家也失去了利用大胜余威来统合江北武林的大好时机,名利当头,恐怕没有几人能抵挡住诱惑,特别是今年的武林茶话会又很特别,十大门派已去其三,多少门派看着十大的宝座而心动不已呀!

「……齐小天或许就是来安抚江南诸派的,毕竟真正有能力争夺十大位子的江南帮会也只有百花帮、七星门等寥寥几家了,若是闹出兄弟阎墙的闹剧来,可就让人笑掉大牙了。只是,这项工作应该早在泉州的时候就该完成了,怎么会等到临秋末晚了才动手呢?」

联想到魏柔对我的劝阻,这么多的谜团让我的心情实在无法好起来。拿起六娘与无瑕共同整理好的资料,又把百花帮等几个重要门派的资料重新细看了一遍,却发现在易湄儿的名字旁边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一行批注,那钟王小楷极是秀丽,正是六娘的笔迹。

「疑为练家中人。」

区区六字却让我心头猛的一震,练家,自然是出了清风和练青霓这两大高手的那个神秘练家了,如果连易湄儿也是练家子弟的话,一家三掌门,那可真是武林一段佳话了,只是此刻看到的这「练家」二字,却颇有张牙舞爪之势。

六娘心中所疑,向不虚发,易湄儿与练家有关,几乎是可以盖棺定论的事情了。

「魏柔无意中流露出来的情报让我对易湄儿的身份产生了怀疑,就派梅娘前去练家和百花帮的所在地湖州暗中调查,若没有出错的话,易湄儿该是练家替清风秘娶的妾室之一。」六娘解释道。

「这兄妹不是因为庶出遭家人白眼才相继出家的吗?那么两人该与练家断绝往来了才对,练家怎么会替已经反出家门的清风娶妾呢?清风又怎么肯冒着身败名裂的危险接受呢?」

「动儿,其实江湖之大,奇人隐士颇多,许多人身怀高强武功却籍籍无名于江湖。」六娘却答非所问地道。

想起眼下还在南浩街上卖馄饨的南元子,我不禁颇有感触的点点头。

「练家就是这样一个家族,他们家族生意中见不得光的那一部分远比台面上大家看到的大得多,而且应该与江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平素不显山不显水的,别人都忽略了它,不过到了上一代的练家家主也就是清风真人的父亲的时候,练家似乎有意进军江湖,但也只是浅尝辄止,之后,便传来了练家兄妹先后出家的消息。」

我一怔:「难道练家兄妹出家竟是计划好的事情?」

「我可没这么说呀!」六娘的笑容里闪过一丝狡黠:「或许是过了十几年之后,练家发现离家出走的这对兄妹其实都是武学上的奇才,之后为了家族的利益用心结纳也说不定。不过,眼下练家的家主可是俗家姓名叫做练青峰的清风真人哟!」

我顿时明白了六娘话里的意思,既然清风肯接任练家家主之位,就等于他认同了世俗社会的一切,那么娶妻纳妾生子,这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了。

只是武当掌门的头衔对于练家来说实在是重要无比,清风在练家的一切都该是极端秘密的了,梅娘能得到这个情报,不知要付出多大代价。

「怪不得易湄儿一开始就坐上了同盟会长老的宝座,这定是练家兄妹一力推举的结果。齐放也该后悔当初放弃了练青霓吧,没看出练家庞大的实力,实在是他一生少有的失误!不过,收清风的儿子做女婿,倒是一步好棋呀!」

原本我就怀疑宫难与清风有着特殊的关系,此刻就更有把握断定,宫难就是清风的私生子,六娘不置可否,显然她内心已经赞同我的说法了。

「或许是大江盟这几日才做通了易湄儿的工作,让她顾全同盟会大局,又拿百花帮的例子来教育江南其他帮派吧!」我猜测道:「只是清风作主练家之后,恐怕不会就这么甘心雌伏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