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九卷 第十一章

「弟兄们,虽然我们遭遇了二十年不遇的严冬,而这该死的天气给苏州乃至整个江南的旅游娱乐业都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可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在同行业毛利平均下滑八成的情况下,我们秦楼本月毛利仅比上月下降了三成三,这是一项多么了不起的成就!作为少东主的我为你们辛苦劳动所换来的丰硕成果而感到无比的自豪!」

我俯视着的楼下正仰望着我的近三百男男女女们,他们把有凤来仪阁挤得满满登登的。今天是十月三十,照例是发薪水的日子。严寒不仅让江湖冬眠了,而且让秦楼变得空荡起来,连着十几天生意不太好,人心就有些慌乱,毕竟周围的快雪堂、丽春院等几家大妓院已经开始大批遣散姑娘、龟公和护院,以节省开支,等待来年春暖花开再作打算,秦楼是不是也要步它们的后尘呢?

如果秦楼只是个单纯的妓院赌坊,我和六娘恐怕也要采取快雪堂的方式了,毕竟我和六娘计算了一下,从现在到明年开春,真的紧缩人手的话,至少可以节省三四千两银子。可这些姑娘护院里,至少有一半还正在接受白秀与铁平生的训练,半途而废,着实可惜,还不若趁机收买人心,日后也好让他们替我出死力。好在扬州那边的田租已经基本上收了上来,一时间我也没有资金匮乏的危险。

「弟兄们!基于上述原因,我干娘说了,本月大家的薪水一个铜子也不会降,不仅不降,考虑到今冬天气异常,柴火木炭价格上扬,秦楼还要多给大家发一两银子过冬!」

惴惴不安的众人顿时换上了喜悦的表情,大家一起欢呼起来。我挥挥手示意大家停下来,接着道:「不过,『秦楼兴而我荣,秦楼衰而我耻』,这是身为秦楼人应有的自觉,从下月至来年二月,比照本月,秦楼多赚了则大家的薪水也水涨船高,秦楼赔了,大家也要有减薪的准备。」

楼下一人喊道:「到时就是大少给我们,我们也没脸拿呀!」

「这话说的好!」我赞道:「不过,到时候我更希望大家比现在拿的还多!弟兄们,发动你们的亲戚朋友,三叔四舅,七大姑八大姨的,都来秦楼吃喝玩乐吧!把每一个出来玩的客人都抢到秦楼,把客人的每一个铜板都留在秦楼,当然也要让客人的每一个铜板都物超所值!只要大家努力,我相信我们一定会战胜眼前的这点困难的!」

「一定!一定!」众人的信心空前高涨。

「那好,就让我来揭晓本月也是秦楼有史以来第一对最佳男女员工究竟花落谁家吧!」

众人又都欢呼起来。

说起来员工这个词的发明充分验证了古人那句至理名言:「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在我提出评选先进以激励士气的建议之后,在和六娘、诸妾以及秦楼的高层一起讨论的过程中,为究竟如何来命名先进争论不已,最佳妓女、最佳龟公当然是最早被否决的两个,可后来的秦楼之花、模范伙计、护院楷模等等等等都无法让大家满意。争论之余,大家又议论起究竟谁能在票选中获胜,当高七提起绰号「地主二少」的王根生之后,武舞便忍不住反驳道,说就那个圆鼓隆冬的龟公怎么能当选最佳呢,实在是有损秦楼的形象,而无瑕极少去秦楼,就问起这王根生的情况,武舞说着说着,就把「圆鼓隆冬的龟公」说成了「圆公」。

「员工?」真是说者无心而听者有意,我顿觉眼前一片开朗,对呀,就是员工!员,成员也;工,做工也,这些人不都是在秦楼做工的成员吗?于是,这先进便有了名号,最佳男员工与最佳女员工。只是我没有想到的是,员工这个名头一经推出就得到了秦楼上下的极大欢迎,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让那些龟公和妓女都挺起了自己的胸膛:我们是秦楼的员工!

「最佳男员工,王根生!」

随着一个矮胖的龟公叽里咕噜地滚上楼来,众人都发出了善意的笑声。王根生受宠若惊地接过了王老实米行赠送的相当于一石上等粳米的代用券,台下更是笑声一片。

「好好干,继续努力!」我鼓励着王根生,他眼中已闪着晶莹的泪花:「大少您放心,俺不仅自己要做个好员工,还要教育俺儿子、俺儿子的儿子都要做个好员工!」

「这朴实的话语里蕴含着多么崇高的理想呀!来,让我们大家一起为王根生加油!」带起了一阵热潮之后,我打开了另外一只锦囊:「接下来,本月的最佳女员工就是……」

「庄姑娘!」「庄姐姐!」台下顿时呼喊起来,那名字却只有一个,庄青烟!

果然是公道自在人心,庄青烟周旋于齐功和何庆两人之间,为秦楼带来了可观的效益,功劳实在是有目共睹,此项最佳真是实至名归。

庄青烟自与王根生不同,就在此刻也是落落大方,接过名医叶国贞亲手制作的养颜灵药「合和保春丸」,竟还半真半假地小声和我开起了玩笑:「青烟还要少东家的额外奖赏哟。」那狐媚的模样不愧是秦楼数一数二的名妓。

庄青烟的话让我想起六娘给我准备的那几个预备送给达官贵人的女孩儿,我在她们身上花费的时间似乎太少了些。好在青烟的额外奖励并不需要我实时兑现,所以会后我赶着去安慰的是秦楼另一个台柱、因为青烟获奖而有些郁郁寡欢的冀小仙。

「小仙,错不在你,我知道你的难处。同盟会因为你是从扬州过来的,就想当然地把你当成了慕容家的间谍,就算你再努力,在同盟会的死令下,江南这些武林人士没有人敢接近你,可偏偏这些人占了客人总数的近二成。不过,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如此困难的情况下如何闯出一条路来,却正是小仙你自我锤炼的最好时机。」

其实冀小仙的身前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同是扬州听月阁出身的苏瑾就成功地打消了同盟会对她的疑虑之心,她的爱晚楼每隔几日会举办一次酒会,不仅慕容仲达、何庆是她的座上客,就连齐功也经常出现在那里,爱晚楼和孙妙的停云楼成了仅有的两处可以让同盟会和慕容世家和平相处的地方。换做其他地方,就算是在秦楼,也少不得恶言相向。

秦楼的情报工作就这样如火如荼地展开了。在同盟会和李岐山的消息未到之前,我已经大致了解了同盟会重组之后的基本框架。同盟会保留了长老会,只是长老会的人数由五人增至了七人,代表着镇江一役后生还的江南道上四十一家门派的利益,原来的五长老悉数留任,另外增补了奇门的掌门赵清扬和无门无派的独立人士华青山二人,大大提高了中小门派在长老会中的发言权;而相应地原来的青龙白虎朱雀三大作战集团全部撤销,按照大江盟的组织机构方式重新组建了功能各异的七大堂,分别是负责陆上战斗的鹰击堂、虎杀堂,负责水战的鱼龙堂,负责狙击暗杀的潜龙堂,负责情报的尺素堂,负责后勤补给的流马堂以及负责同盟会纪律的刑堂,各门派的弟子不再受地域的限制,而是根据专长被分配到相应的堂口。

长老会下设的总管一职仍由公孙且出任,而李岐山果然深受同盟会的信任,成为三名总管协理中负责银钱的那个。

「李思这家伙肯做副总管?这倒是异数哩。」我看着从各种渠道汇总上来最后由六娘亲自审定的同盟会重要干部一览表,在长老会的后面,立刻发现了李思的名字。

李思就像是从石头里蹦出来似的,江湖上就根本没有他出身来历的资料,偏偏大江盟又是如此信任他,若不是因为他的相貌与齐放实在大不相同,我都会猜他会不会是齐放的私生子。

「李思并不为江南武林所熟悉,长老会能批准这个任命,显然是大江盟极力推动的结果。」六娘的看法果然和我相当一致:「这个人秦楼可要下点功夫去调查了。」

由于长老会的成员原则上不再兼任各堂的职务,高君侯和司马长空交出了一线战斗部队的指挥权。同盟会实力最强的两个堂鹰击堂和虎杀堂分别由齐放的亲弟弟齐功和原排帮的副帮主司马不群统领并不奇怪,与排帮合并之后的大江盟本就是同盟会的中坚,这两堂堂主的职位可以说确保了大江盟在同盟会里说话的份量,因为这两堂的战斗实力几乎占了同盟会的一半,加上由水战专家、大江盟的柳元礼统辖的鱼龙堂和由江南道上著名的情报专家、大江盟鸿雁堂堂主苏秋统辖的尺素堂,几乎八成的同盟会战力落在了大江盟的手上。

「齐盟主真是好手段呀,江湖本来就是以实力说话的,如此一来,一个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长老会恐怕就如同虚设一般。」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当初打着春水剑派的旗号去参加同盟会呢!无瑕总比百花帮的那个易湄儿更有资格坐上长老的位子吧,少爷我也可以捞个什么劳子堂主来玩玩。」

我身边的无瑕使劲掐了一把,道:「无瑕可不愿意去做什么长老不长老的!倒是相公你即便想加入同盟会,恐怕齐盟主也不会让你手握一堂堂主的大权,大不了给你个长老虚名,然后就把你吊起来晾在一边了。」

「那我就把长老会闹个天翻地覆!」我转头对无瑕笑道。

外面虽然天寒地冻的,可玉角楼六娘的书房里炉火烧得正旺,地上还铺着极其名贵的波斯地毯,只弄得一室温暖如春,众女就都把各自的貂裘披风、白狐裘的坎肩脱下,或着苏造妆花的绸子比甲,或着蜀锦的对襟夹袄,满屋子纤罗丹绮,加之众女巧笑倩而美目盼,直彷佛进了仙宫一般。

无瑕也只披着一件月白绣花的苏绸比甲,已经有了四个月身孕的她脸开始变得圆润起来,隆起的小腹也越来越明显,就连坐着都要努力地挺起腰,让胸前越来越涨大的凸起愈发惊心动魄,她正捧着一碗桂花莲子粥慢慢地呷着,见我的目光转了过来,就莞尔一笑,小声道:「相公,你要不要喝点?」

我顺手接过来喝了一口,清雅淡爽中还含着桂花的香气,手艺果然不凡,随口赞了一句,又道:「其实无瑕方纔所言甚是,这也是齐放肯把长老会人数增加到七个的原因,只是华青山那厮虽然满口道德文章,为人却甚是卑下,而且在杭州他能聚拢那么多人,此人甚是可疑!」

「华青山在江南的口碑尚佳,」六娘开玩笑道:「总比你这个花花公子的名声好了许多。」

这我也知道,江湖上甚至有人开始叫我花太岁了:「那……这个王谡的评价总该高一点了吧,」我目光飞快扫了一下名单,很快就找到了这个名字:「尺素堂执事,霍,这同盟会还真是看得起我呀!」

同盟会这七堂除了堂主、付堂主各一名之外,每堂还设有两名执事,权力甚大。我假扮的那个王谡能以籍籍无名之辈跻身执事之位,除了在镇江一役表现出众之外,恐怕更重要的是得力于司马长空甚至高君侯的大力推荐。

「尺素堂的堂主秋霜剑苏秋在大江盟的时候就是负责收集情报的,她是大江盟中高层干部中唯一的女性,至今孤身一人。此女心细如发,动儿,在她手下你可要小心应付了。」

「哼,这种老处女最是变态……」我自言自语地道,有心看看自己的同事都是谁,却发现付堂主一栏上是一片空白,而堂里的另一个执事也只写着「李x」二字。

「动儿,其实你的名字当时也只有『王x』两个字,是干娘与无瑕她们分析之后,确认这就是你所假扮的王谡罢了,而付堂主的职位并不是空缺,而是此人定是需要隐姓埋名,或许已经打入了慕容世家也未为可知,而另一个执事李某,我们怀疑就是李农,只是还不能确定而已。」

「这人会是谁呢?」我把慕容家上上下下过了一遍,也没个结论,索性就不去想他。转过来看潜龙堂堂主一栏里,写着乐绍翁三个字。

「铁胆乐绍翁?」我略一思索便想起了这位名人录上的高龄者:「这位老先生今年该快六十了吧!真是咄咄怪事了,潜龙堂可是干苦差事的呀!大家就忍心让这老先生爬地沟钻墙角吗?说起来七星门的樊津鹏、九龙帮的严子路比起这老先生来那可是武功既高人也机智的年轻俊彦!同盟会搞平衡也没这么个搞法呀!」

六娘微微一笑:「动儿,你虽然机智绝伦,可毕竟对江湖上的事情了解得少些。不错,乐绍翁是同盟会搞平衡的产物,要就潜龙堂的性质来说,付堂主『剑煞』平亦逸远比他胜任,平不仅武功比乐绍翁高出一大截,为人坚忍沉毅,而且他的功夫是杀人的功夫,一剑即判生死,最适合狙击暗杀的任务。可正因为潜龙堂的性质颇有阴暗之处,同盟会才派了德高望重的乐绍翁来主持该堂,乐是有名的强项令,而且他的弟子多在军中服役,就连齐放也不敢轻易惹他,如此潜龙堂才不会被滥用。」六娘叹了口气:「看来长老会中还有头脑清醒之人,只是这七人中是谁提出此项动议的呢?」

「嗯……依我看,虽然齐放恨不得把所有的权力都抓在手里,可他毕竟是个极有城府的人,这个乐绍翁很可能就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我沉思了一会儿道:「反正真要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他肯定是动用自己亲弟弟所领的鹰击堂,也绝不会去找潜龙堂的。」

「动儿你说得颇有道理,不过,未经长老会的许可,私自动用同盟会的战力是违反同盟条例的,而负责同盟会纪律的刑堂堂主可是素以铁面公正闻名江东的『生死判』郭东林……」

「还真是他!」我这才看到刑堂堂主的一栏里写着郭东林的名字,而我原以为会出任这一职务的大江盟刑堂堂主武波此刻却屈居了付堂主一职,而大江盟的刑堂付堂主公岐山更仅仅是个执事而已:「看来齐放对刑堂也有几分忌惮之心!」我道:「虽然无法拿到堂主一职,却也用自己的两个强势人物取得了堂内的主要职位,比起乐绍翁来,郭东林这个堂主可难当多了。」

「其实最难受的还不是他,而是大刀门的门主李定远。听说流马堂的堂主原本应是快马堂的赫伯权担任,可他至今音信皆无,极有可能落在了慕容世家的手里,所以就让他暂代堂主之职,而大江盟的鱼龙堂堂主柳斯做副手辅佐他,因为这个李定远虽然为人方正,却是个死脑筋,可后勤补给这东西头脑要活泛,手面要广,这些都非李定远所长。而且,万一赫伯权回来了,这堂主之位还是赫的,届时李定远该如何安排呢?这流马堂里可是连个执事的位子都没闲着呀!」

「所以说嘛!同盟会还真是看中你哩,你看七大堂执事以上的干部,有几个在江湖上如王谡一般籍籍无名呢!」六娘笑道。

「这倒也是!」我晃着名单道:「慕容千秋看到这份名单恐怕也要倒吸一口冷气了。如果真的按照齐放的设想把同盟会的七大堂训练的如臂使指一般,慕容的好日子恐怕就到头了。」

「江北的实力又会差到哪儿去!而慕容一旦想按大江盟的思路来整合江北武林,恐怕比大江盟做的还彻底呢!」末了六娘提醒我道。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