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九卷 第三章

「你要扮成李玉霞!?」和我的惊讶遥相呼应的是许诩一脸的匪夷所思。

解雨却陶醉在自己的异想天开中:「没错呀,……人家就是要看住你这个大坏蛋嘛!」可她的轻怒薄嗔里却含着浓浓的情意,从我心底不由自主地泛起一股柔情来,那否定的回答越发斩钉截铁。

「有你我就不怕了……」解雨读懂了我的心,眼角眉梢都洋溢着毫不掩饰的幸福,只是那声低低的呓语我还是费了番功夫才听个明白。

而许诩看在眼里,一面暗自奇怪一面自伤自怜。

看她如此的坚决,我暗自盘算起这奇思妙想的可行性来。我丝毫不怀疑解雨的易容术,这种已经可以归为艺术范畴的易容术就连我都看不出破绽来,而且她出色的武功和仅次于萧潇的敏锐六识会让她成为我的得力助手。

但是她对李玉霞一无所知,又不熟悉江南生活,而且和许诩不同的是,李玉霞刚死了情郎,她实在没有理由一直待在我的身边。

「这实在是一个天大的难题呀!」光是这两点已经让我头疼不已,何况我还没考虑到许诩,她会守口如瓶吗?

可望着解雨强忍着恶心要将李玉霞面孔拓下来的那份执着,我实在不想拂了她的心意。在几番权衡后,我把目光转向了许诩。

「许诩,虽然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和武功,可我并不是坏人,因为我是来抓坏蛋的!」我把身上带着的另一块捕快腰牌递给她,那腰牌上用的就是李佟的名字:「你不是问我那保甲是不是我的朋友吗?说实话,他并不认得我,可他认得我的腰牌。」

既然我不想杀她,我就要收服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头脑简单得很,又和我有了亲密关系,收服她并不是件难事。

「你是……官差?」果然,我的官府身份让许诩紧张的情绪明显地缓和起来,可她迟疑了半天还是问道:「官差为什么要加入同盟会呢?同盟会可都是行事光明磊落的白道正派中人呀!你……你卧底该去慕容世家才对呀!」

「惩治邪恶是衙门的责任,朝廷并没有把这种权利下放给任何人,就算同盟会也是一样,任何人都不能打着铲除邪恶的旗号去杀人,无论如何,杀人都是犯法的。」

这显然和许诩自幼受到的教育不同,不过,我的恐吓还是收到了效果,她脸上虽然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却没有急于反驳我。

「当然,朝廷日理万机,对这种江湖械斗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要没有危害到朝廷的安危,朝廷一般不会插手的。我的任务就是把两强之间的争斗控制在一个可以接受的范围里。」

「我需要你的帮助,许诩。想想,多少人会在你的帮助下免于遭受你李师姐那种悲惨的遭遇,当你已经耄耋之年,回想起这段往事,你该是多么的自豪与欣慰,是我拯救了这些人的生命!」

在一番大话恐吓后我换上了一副诚恳的表情,许诩顿时就被感动了:「我……我帮你,再说,我只能帮你了,我、我怎么能出卖我第一个……,可、可这位姐姐实在和李师姐相差太多了!」

「现在还差吗?」

若说解雨刻意模拟出来的声音与李玉霞只有五六分相似的话,那易容后的她几乎就是李玉霞一个活脱脱的翻版,我心里虽然有所准备,可也吃了一惊,许诩更是被吓得跳了起来,一下子钻进了我的怀里。

「鬼~」

「你才是鬼呢!」解雨见我亲昵地搂着许诩,不由噘起了小嘴嗔道。

「好、好像耶!」许诩还沉浸在一片震惊中,丝毫没注意到解雨的不满:「可、可李师姐的事情这位姐姐什么都不知道,别人一问可就露馅了呀!」

「她确实什么都不知道了,因为强烈的刺激让她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她甚至认为我就是她的情人罗毅!」

「啊?」解雨和许诩发出了意义绝然不同的惊呼。

敌人在刘伶醉的人马似乎就只有这六个人,当然用来对付燕子门的二个女孩外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我这已经是小题大做了,而我也清楚同盟会放出的另外两组探子恐怕都已遭遇不幸了,不过刘伶醉里虽然乱成了一锅粥,却不见慕容世家的后续进攻,或许听到那些食客「杀人啦」的呼喊,还以为自己人得手了呢!

「呜-」凄凉的洞箫声响彻在这纷乱的夜空。

对面鑫鑫客栈同盟会所住的那个别院的窗纸上便开始闪动着凌乱的身影,过了一会儿烛光才被完全熄灭,那别院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静中。

借着街道上的灯火,数十道黑影从客栈的两旁涌了出来,动作极其迅捷,显然是训练有素,在抢占了客栈两侧的制高点之后,数十道火龙呼啸着奔向同盟会的住所。

火攻!

我没想到慕容世家竟是这么大胆妄为,这街道上的房屋大多是木制结构的,一旦着起火来,恐怕整个街道都无法幸免,为了杀死同盟会这百十号人,慕容他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难道他不怕江湖人群起而攻之,官府动用军队来剿灭它吗?

不过,很快我就明白了慕容的用意,那箭射到大门上之后,只燃烧了几息时间,就倏地灭了,而同盟会不明就里,慌乱间不少人还没穿好衣服就舞动着刀剑闯出屋子来,结果正成了弓箭手的靶子,等屋子里传来李岐山公鸡嗓子般的喊声:「这不是火,是磷!」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几个人倒在了血泊中。

「射呀,射死他们!」许诩紧张地握着短剑在我身后喃喃自语道,而我正拉弓搭箭瞄准了对面屋顶的一个黑衣人。听她这么说,我索性把弓放了下来。

「你当我是箭神呀!这儿离对面少说也有五十步,一箭射不死他,咱们三个就等着被射成糖葫芦吧!」我没好气地道。

射中五十步外的黑衣人对我来说就如同掐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可这些花了无数心血培养出来的弓箭手想来就是慕容与大江盟争雄的本钱,他们每个人都应该用在对付大江盟的战场上,我并不想轻易让慕容世家因为我而发生战斗减员,何况刚才我和解雨已经杀了六个人了。

「啊!这是、是秦老四他们吗?」走廊里传来惊叫声,显然是慕容家的人发现了那些黑衣人的尸体:「有埋伏,快撤!」另外一人高声喊道。

看到自己的六个同伴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被解决掉了,换做是我恐怕也要疑神疑鬼了,从门缝往外看去,几个黑衣人急速地朝楼梯口退去。

「快撤!」我发出了同样的命令,既然对方做了如此判断,那么下一波的攻击就绝不会是几个人那么轻松了,我可不想陷入到这种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的苦战中去。

我几刀便毁了李玉霞的尸体,许诩既悲愤又恐惧,却只是紧咬着嘴唇,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倒是我发现她起伏跳跃间行动甚是不便,想起她才被我破瓜,有心想去扶她一把,却见身旁的解雨立刻嗔了我一眼,微微放慢脚步,拉住了许诩的手。

刘伶醉的食客已经跑了个精光,楼下空荡荡的不见人影,就连慕容家的人似乎也不见了,可就在我下楼的短短一刻里,对面鑫鑫客栈的战况却发生了巨变。

客栈两旁的几棵大树突然倒了下来,正砸向墙头屋顶那些慕容家的弓箭手们,弓箭手顿时乱了起来,射向屋子里的箭雨一下子稀疏下来。

而与此同时,从大门窗户趁机冲出二十多个手执盾牌的汉子,纷纷把手里亮晶晶的东西扔了出去,立刻就有几个弓箭手惨叫着跌下墙头。

十几道系在大树上因为绷直而横在半空中的粗大缆绳让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同盟会精心安排的陷阱,同盟会定是趁夜将大树锯得差不多断了,然后专等慕容家来偷袭,只是没想到慕容竟使用了类似火箭的磷箭,打了个大江盟措手不及,白白损失了二十几人。

就算我并不是同盟会的人,可我心里还是忍不住涌起一股悲哀,看来大江盟并没有完全信任这些加入到同盟会为同盟会出生入死的江南武林的弟子们,至少这三拨斥候就根本不清楚同盟会设下的这个陷阱。

「去死吧!」

在东墙的黑衣人身后传来司马长空的怒吼,月色里厚背鹰刀带起冷艳的光芒,只闪动了几下,就有两个弓箭手连弓带人被他劈成了两段。而他身后的十几个大江盟弟子也趁势杀入了弓箭手中。

一旦变成了肉搏战,弓箭手的远程攻击优势顿时化为了乌有,可这些弓箭手却是马上步下双修,纷纷拔出背后的大砍刀与大江盟的弟子们战在了一处,单打独斗竟然丝毫不落下风,只是越来越多的同盟会弟子从屋子里涌出,就连李岐山也举着把钢刀冲了出来,人数顿时占据了上风。

司马长空更是如虎入群羊,挡着皆靡。当他又一刀砍翻了一个敌人之后,就听背后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断喝:「休伤我弟子!」

他刚转过身来,见从屋顶猛的跃来一人,手中倭刀极快地上下翻飞,只听一阵「叮当」暴响,那人被震得后退了四五步,却也让他的攻势骤然缓了下来。

「邱老贼!」身边传来解雨愤怒的轻咤,转头看她已是满眼的怒火,就连李玉霞留下的那口长剑都被她抽出了一半,我忙把她搂进怀里小声安抚道:「好雨儿,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

心中却倏地一动,邱鸿声他什么时候与慕容家的这支队伍会合的呢?而双方的两大主角慕容万代和公孙且又跑到哪里去了?

解雨的样子落在许诩的眼中,她一直惊疑的目光总算稍稍安定了一些。

「快刀邱鸿声,哼,你这个正主儿终于出来了。」司马长空嘲笑道,眼中却闪过一丝异色,似乎是惊讶邱鸿声的武功怎么突然高了许多,若是按照名人录的排名,三十七位的司马长空该用不上两招就可以把七十五位的邱鸿声给解决掉吧,可现在虽然邱的发髻被他削去一块,袍子划破了四五处,左臂也被血染红了,却毕竟依然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嘿嘿,好说。我还没谢谢司马兄送给我的那份厚礼哪!」邱鸿声讥讽道。

「卑鄙小人!」司马长空冷哼了一句,厚背刀已如一只厉鹰急扑对手而去。

邱鸿声奋力抵挡,司马方才毕竟连杀数人,内力有些透支,竟无法再攻进邱鸿声的防守圈,而他身后此时却响起了大江盟弟子的惨叫声。

悄悄接近鑫鑫客栈的我却看得一清二楚,在大江盟弟子的背后又窜出五个福临镖局镖师打扮的汉子,为首的那个矮子脸上涂着黑炭,一口短剑诡异异常,顷刻间就刺翻了两个大江盟弟子!

而另外四人手上功夫也扎实的很,五个人的加入一下子把几近崩溃的局势扳了回来。

慕容万代竟然留了实力强劲的预备队,我不得不暗自佩服他的狡诈,这个原本在我印象中只知道喝酒泡马子的大胖子越来越锋芒毕露,对他的哥哥慕容千秋的实力我更要重新评判了。

墙头屋顶、院内院外同盟会和慕容世家同时陷入了一场苦战,每时每刻都有手脚之类的东西在哀嚎中随着缤纷的血花飞上了天,而一呼一吸之间就会有一个人被阎王爷钩去了魂魄,一百五六十人的大规模械斗没多久就变成了五六十人的小打小闹。

而司马长空空有一身武功,却被邱鸿声和那个黑面矮子连手阻住,丝毫没有发挥的余地,气得他脸色发青,不住地咒骂,而他的口形竟似乎在道:「公孙且,我操你妈!我操你奶奶!我操你祖宗十八代!」

被他诅咒的同盟会主将公孙且终于出现了,不过他那副摇着羽扇的诸葛模样已经被抛到了爪哇国,他的铁扇只剩下了半截,衣袖也只剩下了半截,甚至连他的脸差点也只剩下了半截,一道剑痕从他的左额一直划到右颌,让他原本俊朗的面孔变得异常恐怖!

「公孙且败了!」这念头刚从我脑海里升起,慕容万代这个自始至终像是失踪了一般的慕容家主将就出现在了公孙且的身后,那提剑而立的胖大身躯此刻看来全然没有了扬州城里那个慕容二爷的滑稽味道,竟凛然如天神下凡一般!

「隔帘……弄……花影!」

原本应是缠绵悱恻的话语听起来却是激越异常,而想象中那胖大汉子应该使出的激越剑法却是异常缠绵悱恻,如织如雨的剑影偏偏有着绝强的劲势,公孙且的半截铁扇左支右绌还是又被削掉一段,胸前更是多了两道深深的剑痕!

慕容家的战士蓦地爆发出一声震耳的欢呼,士气陡然高涨,转眼又有两个同盟会弟子被砍成了数段,就连那个似乎已经没了力气的黑面矮子也抖擞起精神,连攻了三剑,竟把司马长空的左臂扎了个对穿,当然自己也被对手一脚踹中了心窝子,狂喷了一口鲜血跌落下墙头,幸亏邱鸿声奋力反击,才没被司马长空在半空中斩成两截!

我知道用不了多久同盟会就要全线崩溃了,心中只犹豫了一下便趁乱摸向马房,解雨许诩虽然不明就里,却也紧紧跟在了我身后。

老天保佑,虽然马房里十几匹马倒在了血泊中,可还是有三十几匹依然完好无损,想来是我的警报让慕容家来不及全部杀死这些马匹就投入了战斗,解开马的丝缰,我找了一匹好马让解雨骑上,之后翻身上马,抽出了斩马刀。

「大胆刁民,还不快快住手,民团在此!」

三十多匹马被我赶进了鑫鑫客栈,一下子将已经精疲力竭的双方阵形冲了个稀巴烂,而我一箭射中了慕容家一个战士之后又一箭射中了同盟会的一个刀斧手,越发让因为听到民团到来而惊疑不定的双方相信我那谎言的真实性。

李岐山果然机警,似乎听出是我的声音,趁隙给了对手一刀之后突然大叫起来:「不好了,民团来了,不想留案底的快撤呀!喂,老兄你叫什么名字?……啊!白烂熊?哇,好有气概的名字呀!」

他陡然抬高了声调:「民团大老爷,这里有个慕容家的门客白烂熊……」

想来大家都是怕官的,在李岐山的煽风点火之下,厮杀在一起的双方互相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撒鸭子四下乱跑起来,好在同盟会的弟兄对我虽然没什么印象,可看起来对李玉霞许诩倒是印象蛮深刻的,脑袋灵光点的已然明白其中的奥秘,哪里有什么民团,却是自己人来相救了,于是纷纷飞身上马,向外冲去,当然其中动作最快的自然是李岐山。

慕容万代怒吼了一声,想制止部下的溃逃,却发现已经无济于事了,他把怒火全撒在了公孙且身上,手中名剑「不留痕」上虽然没留下什么血迹,可公孙且已经变成了个血人了,眼看就要一剑把他的脑袋斩下,却见三枝长箭连珠般地急速飞到。

等他磕飞了弓箭,公孙且已经被李岐山抢了回来。慕容万代只追了两步便停下了脚步,虽然他几乎将公孙且杀死,可盛名之下无虚士,公孙且还是耗费了他绝大部分的力气,他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对手绝尘而去。

他长叹一口气,几声厉啸后,部曲渐渐收拢回来,然后,就像落潮的潮水般倏地散去了。

回头望见了这一幕的我心里暗叹了一句:「虽然没达到目的,可在这种情况下,慕容万代依然能够约束部下,看来慕容家治军相当严厉,大江盟真是遇到对手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