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七卷 第十一章

我没想倒是苏瑾、孙妙给我的杭州之旅带来了意外的机遇。

原本在宫难齐萝的婚礼后就要离开杭州的,虽然魏柔就近在眼前,可她毕竟住在了大江盟的总舵江园里,而我并没有充足的理由天天往江园跑去接近她。

然而琴歌双绝果然有超凡技艺,就连大江盟的那些大老粗们都听得如痴如醉,齐小天便找我商量,问看能不能让孙苏二人多在大江盟停留两天,我一番做作之后,又假意与二女商量一番,自然就答应了,我也多了个去江园的理由。

「阿妙,此去江园少说多看,不过,切不可事事关心。」孙妙是头一回当线人,而大江盟又是龙潭虎穴,我自然要交待清楚,只是望着不远处正默默无语吃着茶的苏瑾,我心中却是别有一番滋味,这等私密的事情,原本是要交给自己的亲密之人去做的,只是现在我却把希望寄托在了一个月前还形同陌路的女子身上……

宝亭当晚便和师娘们一道上路了,消息是老马车行传来的,我并没有去送,却托老马车行给苏州六娘那里带去了我的手书一封,央求她把紫烟转给宝亭以保护她的安全。

之后,又去拜访了李之扬,从他那里得知皇上慰留方师兄和桂萼的上谕已经下发了,并且桂萼又擢升二级至正三品詹事府詹事。

怪不得文公达如此殷勤,我心中暗忖,仅两月工夫,桂萼已由一个远离政权中枢的六品主事一跃成为万众瞩目的政坛新星,恩宠之隆,嘉靖朝中,几不作二人想。

江浙两省都在流传着我和桂萼方献夫之间有着特殊关系,而且越传越离谱,已经有传言说我是桂萼夫人王氏的嫡亲侄子,李之扬告诉我这些也自有他的用意。

我问起了这几日杭州械斗的事情,李之扬向来看不起江湖人,此刻便鄙夷地道:「都是一群地痞无赖争风吃醋,最好都死了才好。」

说这几天杭州城聚集了上千江湖人,怎么能不生事,武人之间的械斗,倒真的十有八九是在妓院武馆吃飞醋斗闲气惹出来的。

这些江湖人也真够不争气的了,我心中暗忖,随口问道,那妓院赌馆多有保镖护院,怎么也不出面管管。

李之扬细想一下,脸上倒有些迷惑了,说叫你这么一说,我倒发现妓院赌馆闹事的虽多,却闹事的当口还真没打死个人,要不,我早趁机查封它几家气焰嚣张的了。

我一怔:「兆清兄,小弟怎么听说已经说死了七人,重伤二十多人呢?」

李之扬点头说别情你消息倒挺灵通的,重伤的多是斗殴的,而死的那七个却不知怎地就横尸街头了,他们有的连路引都没有,也没人认尸,竟成了无头公案;肯认尸的也不求缉凶沉冤,十分奇怪。

江湖恩怨江湖报,这是江湖上的规矩,想来李之扬并不清楚。只是这些人的死怎么看起来像是在示威似的,我心道:「难道是慕容世家看江南武林越来越向大江盟靠拢,暗杀他几个以收恐吓之功吗?」

李之扬却没深究,转头提及华青山一伙上告一事,说把几个为首的打了二十棍子轰走了事,这本就在我意料之中,他甚至对地头蛇大江盟都不稍加辞色,何况是华青山这伙乌合之众。

只是如此一来,想要了解里面的内幕,究竟华青山纠合这么多人的目的是什么,只能靠我自己去了解了。

从李之扬家里出来已是初更时分,沿着湖边的绿荫小路一路往悦来走去,湖波荡漾,冷月无声,秋风带来湖上桂子香气迎面吹来,沁人心脾。

「这是三潭映月吧!」玉珑拉着我的手跑向一座拱桥边,指着倒映在水面的圆月笑道。她到底是少年心性,白天的不快似乎已不见了踪影。

「看,湖上还有不少船呢。」玉玲也指着湖上忽明忽暗的灯影道:「爷,咱们也租条船吧!」

我回头望了无瑕一眼,她孕中的反应这几日明显开始加重了。无瑕却不忍拂了姐妹俩的兴头,笑道:「贱妾也想夜游西湖一回呢。」

招呼了半天好容易才找到一艘船,那船娘竟认得我:「哟~这不是打官司的解元公吗?快上来吧,大姐免费拉你游湖。」无瑕好说歹说,那船娘才收了二两银子。

船娘是个话匣子,从苏堤春晓平湖月一直讲到曲院风荷断续桥,直把杭州说成了人间天堂。玲珑听得有滋有味,还不时问这问那。

无瑕却只是静静偎在我怀里,过了一会儿又偷偷把我的手放在了她的小腹上。

「咦?那船上怎么像是恒山派的静闲师姐?」我们租的那艘乌篷船正钻过一道拱桥,玉玲突然指着远处一艘画舫诧异道,我放眼望去,在画舫船头,正立着一个二十多岁容貌秀美的姑娘,样子颇有些眼熟,昨日确实在大江盟议事堂里见过一面,好像就坐在练青霓的身后,只是那身道袍此刻却换成了背子和襦裙,却让她的形像完全发生了变化,玉玲不说,乍一看我还真认不出来呢。

「嘘——」我示意大家别说话,又做了一个靠近画舫的手势,那船娘倒也聪明,轻轻荡起桨来,小船悄无声息地朝画舫慢慢滑去。

里面似乎有人唤静闲,两下的距离实在太远,饶是我六识通神,也只能隐约听出呼唤之人似乎是个男人。

我顿时来了兴趣,以我淫贼的眼光看静闲的模样,十有七八是在此偷会情郎。

想起练青霓那一脸的道学,我不禁幸灾乐祸起来,让你道学,看你自己的徒弟都背叛你!

静闲回头应了一声,便摇摆着腰肢回舱里去了,船头和船舷处已空无一人。乌篷船渐驶渐近,那画舫上的声音在我耳中也渐渐清晰起来。

「……就是女儿家也没有弟弟这般粉嫩呀~」静闲的声音中颇有些荡意。

玉家三女又惊又羞,脸上都是一红,玉珑轻啐了一口,转头贴在我耳边小声道:「爷,那静闲师姐平素可端庄了,可……」

「你也端庄呀!」我顺口调笑了一句,可静闲真一如我所料的在此偷情,我心中也暗自惊讶,恒山乃是道家一脉,清规戒律森严,即便是齐萝、练无双这样的俗家弟子,等闲男子都不易接近,像静闲这样的出家弟子更是几乎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这男子究竟是何方神圣,如何能把静闲弄上了手的?

「……姐姐……吃……白……」里面的男人嘴里似乎含着东西,说话便听不真切,只是中间间杂着的静闲的呻吟却越来越腻人了。

就连船娘听得都有些心旌摇曳,手一重,带出了诶乃的浆声,便和画舫的浆声合不上拍了,那男人的声音陡然一停,我心中一动,这人在欢好的时候耳目还如此聪慧,显然身负不俗武功,一个健步来到船头,抢过船娘的橹飞快地摇了几摇,小船便箭似地冲起来,很快离那艘画舫远了,等我蹿回到舱里的时候,画舫的船头已经现出了船家的身影。

「相公,没人,就是老七家的船刚过去。」碰巧正有艘乌篷船驶过画舫,那船家便冲舱里喊道。

里面没了响应,而我却哑然失笑,遇到这样愚笨的船家,舱里人还能说什么呢!

转头问船娘这画舫的来历,船娘说这船湖里有十多艘呢,都在大江盟名下,船家只是租用的,每年要交多少多少银子哩。

大江盟还真是生财有道呀!我心中赞了一句,这船家和大江盟关系太密切,我倒不好直接去打探船上那男子究竟是谁了,毕竟宝大祥一案让我在杭州妇孺皆知,包不准那船家也和这船娘一般认得我呢。

「等吧!」守株待兔此刻倒成了最佳方案,我便吩咐船娘让乌篷船远远吊在画舫的后面,不见它要靠岸,不必接近,自己在舱里和玲珑打起了双陆,无瑕身子有些倦了,看了一会儿,便偎在榻上睡着了。

玉珑见己方形势大坏,便跑过来抢我的骰子,我嘘了一声,朝无瑕一努嘴,玉珑才静下来。

玉玲瞥了一眼舱外,那艘画舫已经在湖心抛了锚,船娘便把乌篷船靠在了附近的岸边,在船头点起围炉,作起宵夜来了,一边扇着炉火,一边还轻声哼着俚曲儿,显然并没有注意舱里的动静。

玉玲便小声嗔道:「都怨爷,谁让爷大白天的都不放过娘的……」

「死丫头,你竟敢偷听!」我笑道,玉玲立刻撅着小嘴委屈道:「那么大声音,贱妾就是不想听也不成呀!」

「你这丫头是不是也听了?」看玉珑在我身边偷笑,我一把把她横在膝上,一撩她的襦裙,撸下水湖蓝的束裤,便露出了裹着她浑圆挺翘小屁股的亵衣。

我顺手抄起桌子上的竹子镇纸,在她玉臀雪股上打了两下,道:「爷早教你们做妾的规矩了!非礼勿听、非礼勿视,你们还敢偷听,看爷怎么罚你们!」

玉玲看得眼热,跑过来跪在我面前,媚眼如丝地道:「奴也要领主子的责罚~」

我刚说了句:「少不了你」,就听湖边传来一阵嘻笑声,不一会儿,从草丛中走出两对青年男女,小伙子背上斜插着刀,而姑娘腰间也悬着剑,竟都是武林中人,只是衣着都不甚光鲜,还微微有些散乱。

四人看到我的乌篷船,便冲船家招手道:「大姐,有客人吗?」

「有哩。」船娘脆生生地回道。

「今天真邪门了,诺大的西湖竟然没有一艘空船!」稍矮一点的小伙子感慨道,高个子便道:「师兄,昨天闹洞房大家都喝多了回去睡大觉了,今天没了事情,大家岂不都出来游湖了?」

「那你还磨蹭磨蹭的,也不知道磨蹭个什么!」

高个子旁边的姑娘闻言不由垂下了头,高个子却嘻笑道:「师兄不也是才……」

看师兄脸上有些愠意,他忙打住话头,叹了口气:「唉,咱们不比人家大江盟,又有钱又有势的,像齐盟主的弟子,一年总要在外面游历个一半月的,哪儿像咱们,一年到头只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师兄你就体谅体谅吧!」话语间颇有股怨气。

「李师伯还没有拿定主意吗?我师父已经决定加入大江盟的联盟了。」师弟旁边的女子道。

「张师叔心思活络呗!」师弟感叹道:「我师父,那心眼,死得很!其实,加入大江盟有什么不好,又不是像排帮那样两帮合一帮的,人家还让咱用原来门派的名号,又给咱找生意做,还给年轻弟子办培训班,不过是听人家调度而已。真要换成慕容世家来江南说得算了,还有咱们的好日子?我师父他就是拎不清!」

这和我事先估计的一样,大江盟果然借齐萝的婚礼来统合江南武林了。

这些来贺喜的门派至今还没离开杭州,或许就是在这儿和大江盟谈判的,再不就是在彼此观望吧!把玉珑扶起坐在我腿上,靠近窗前小声问道:「珑儿,你认得这些人吗?」

玉珑仔细看了看,摇摇头说不认得,我知道这四人定是出身江湖不出名的小门派。

那师兄看起来也和师弟一样有些怨气:「是呀,师弟,师父最喜欢你了,回去再和他老人家说说,干脆加入联盟算了,反正那么多门派都加入了,咱大刀门也没必要标新立异嘛。再说加入了大江盟,咱们师兄弟也多些历练的机会,没准儿和玉霞她们还能多见上几回。」

看来大江盟的联盟计划普遍得到了大家的欢迎,特别是对那些中小门派的年轻弟子更有吸引力,谁不想自己的将来更有前途呢?

玉玲也挤了过来,贴着我的耳朵道:「爷,奴知道大刀门,是松江的一个小门派,不过它的掌门人李定远在江湖上倒有些名气,听说有一次和虞秋水碰上了,两人打了二十多个回合,他浑身受了四十多处伤都不肯放手,倒把虞秋水给累了个半死,没办法只好逃了呢。」

玉玲呵气如兰,最后更是亲昵地把舌尖顶在了我的耳朵里,一挑一挑地让我胯下蠢蠢欲动。

我右手向后探去,正抓着了她一条结实匀称的大腿,眼前现出太湖牡丹阁里的那一幕,想起「虞美人」虞秋水那勾魂的呻吟,便小声调笑道:「那个虞秋水也忒笨了点吧,她不是江湖著名的淫娃吗?怎么不用用自己的本钱呢?」

我手向上滑去,捂住了玉玲的私处,透过一层纱裤,依旧能感觉到那里的温湿滑腻:「打打杀杀的还砍了人家四十多刀,多煞风景呀!」我笑道。

玉玲身子微微一激灵,两腿一并,把我的手夹在了两腿之间,往我身上贴了贴,呼吸也微微有些重了。

玉珑的注意力却还在岸上的那四个人身上,那四人因为找了不少船只都未能如意,此时也有些灰心了,师弟道:「早知道这样,还不如……」

话未说完,旁边的女子便偷偷掐了他一把,他师兄和另外一个女子因为角度的关系看不到,却被我和玲珑看在眼里,玉珑便噗哧一笑。

「谁?」

却见从草丛中又钻出几人来,具是二十出头的精壮小伙子,都打扮得利利索索的。

领头一人冲那师兄笑道:「我说怎么到处找不到罗大哥,原来在这儿和我嫂子谈心呢。罗大哥,什么时候吃你喜酒呀?」看来后到的几人都和大刀门的罗师兄甚是相熟。

「去去去,一边儿凉快去。」罗师兄显然心绪不佳,半真半假地道。

旁边他的师弟便问:「王兄,看你们兴高采烈的样子,可是你们快马堂准备加入大江盟了吗?」

「那是!我师父说了,大江盟此番结盟也是为了咱整个江南武林好,再说,人家大江盟一次就买了我们快马堂四十匹上等快马呢!」

快马堂的名声可比大刀门响亮多了,就连我都知道它的堂主「马王」赫伯权,倒不是因为他在江湖名人录上占了一席之地,而是它贩的马在江南一带颇有声誉,就连秦楼都有一两匹它快马堂的马。

听说赫伯权与军方颇有联系,不少马其实就是供应军队的军马,质量绝对过关,生意一向兴隆,是江湖中小门派发家致富的典范。

不过赫伯权一向与江湖各大门派包括慕容世家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此番怎么突然倒向了大江盟呢?

而且它的马都是从北方运过来的,它难道不怕慕容世家为难吗?

看门下的弟子为了卖出四十匹马而高兴的样子,我隐约感觉到这里面定是有什么蹊跷。而大江盟向快马堂定购马匹,恐怕也不光是一种买卖关系,或许已经开始着手北进事宜了。

「那恐怕要上千两银子吧!」师弟艳羡道。快马堂的弟子说要两千两,于是就连罗师兄也惊叹了一回。

玉珑回转过身来,轻抚着脖颈上的那串檀珠项链,眼中流露出温柔的光芒,她该是想起了往昔春水剑派的那些困顿时光吧!

岸上的年轻人商量了一下,都说找不到船了,干脆回客栈吃酒去。就在一转头的功夫,突然就听湖心传来「咚」的一声。

这一声彷佛大炮轰鸣一般的巨响让那帮人一下子都转过身来,然后都抬头仰望起天空来,映在他们脸上的竟是五彩斑斓的色彩。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