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七卷 第九章

悦来的那间独院几乎成了我的别墅,悦来的老板曾炳泉因为那场诉讼让悦来名利双收,对我极是恭敬,我只记得和他闲谈中提及过对园林的一些感悟,这次再住进来,那别院竟按照我的意见完全改造过了。

「这也是生意经呀!」

望着曾炳泉的背影,我轻轻叹了口气,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门道,就看你能不能抓住了。

「爷,孙二真得像南大哥一样,是个市井中的奇人吗?」见没有了外人,无瑕、玲珑紧张一天的神经立刻松懈了下来,玉珑更是舒服地倒在我怀里,瞇着眼睛问道。

「和齐放称兄道弟,让十二连环坞束手无策,把一个龙蛇混杂的车马行打理得井井有条,这样的人物不是奇才又是什么呢?」我轻抚着玉珑胸前结实的凸起笑道。

孙二无意之间表现出来的武功足以让他在江湖高手中占有一席之地。不过,他显然和南元子一样无意江湖,我和他谈论的范围便被局限在了老马车行和秦楼上。

或许是两个人都太精明了,当我提及老马车行那遍及江东的分号的时候,孙二立刻便开始猜测我扩大秦楼业务背后的野心;而之后孙二提议共同出资在老马车行所有分号所在的城市兴建客栈,我也觉得眼下我并没有动用如此庞大资金的实力,即便有,现在我也没有时间陷进这无休止的日常管理中去,对于老马车行,除了看中它的赚钱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想借重这个先天的情报来源。

然而孙二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对江湖产生巨大的影响,这恐怕是他极力所避免的,因此这次见面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唯一让我欣慰的是,孙二允诺,我可以得到老马车行更好的服务,一旦我需要的话,我甚至可以用比官府八百里加急快报更快的速度来传递消息,代价只是让老马车行拥有日后我名下产业所有客人的优先接送权。

「且不去说他了。」见无瑕偎在了榻上正出神地望着我,便问她在想什么。

「……爷,明天你就饶了铁平生吧!」

「不饶!谁让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

其实我今天已经心满意足了,虽然开始遇到了许多波折,可毕竟在众多因素的推动下,无瑕的新面目得到了大多数武林大门派的默许,不管他们究竟是怀着什么目的:「无瑕,你说我阉了他如何?」我开着玩笑道。

「爷,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无瑕的手有意无意地搭在了自己的小腹上,或许她是想让我为她肚子里的孩子积点阴德吧!

「好,饶了他!」我笑道,搂着玉珑一起倒在了榻上,一把掀开无瑕的衣襟,露出了里面水粉色的小衣,那湖丝小衣勾勒出来的小腹已然微微隆起。

无瑕飞快地瞥了女儿一眼,脸上就多了一丝绯红,虽然已经和玲珑一起服侍我好多次了,可每每她都在玲珑支撑不住了之后才彻底放开自己。

「会不会和玲珑一样又是双胞胎呀!」我把手伸进小衣摸索着,调笑道。

「……不会吧……」无瑕不由自主地起身望了一眼自己的肚子,有些紧张地道,我知道上次怀玲珑分娩时给她留下了太多痛苦的回忆。

「不一样了,有我在,无瑕你怕什么呢?」

我强大的自信感染着她,她轻轻「嗯」了一声,偷偷挪了挪身子,让自己靠我更近些。

正和三女腻在一处的时候,突听院外伙计喊道:「少爷,有客人来访!」

「是殷小姐来了吧!」无瑕忙拉下小衣,遮住了怒挺的酥胸。而玲珑也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

透过窗纱往外望去,一顶青呢小轿已经进了别院,等轿子落地,从里面走出一位带着面纱的女子,看身材正与宝亭相仿。

昨天晚上我曾和无瑕说过,这次来杭州不去殷府了,眼下杭州龙蛇混杂,我不想让那些江湖人都知道我和宝大祥有着某种特殊关系,再说反正老师和师娘已经去提亲了,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名正言顺地拥有她,宝亭脸皮薄,此时去殷家,没准儿让她尴尬。

无瑕当时只是笑笑,却没有说话,此刻我才明白,她竟料到了宝亭会来见我。女人对女人,或许真的有种说不清的直觉吧!

宝亭!

我三步并作两步迎出了门外,不顾伙计和轿夫诧异的目光,一把拉住了宝亭的手,低低地唤了一声。

宝亭轻抽了一下手没抽动,便任由我握着,只是那两只温凉如玉的小手顿时变得火热。

我拉着她往屋里走去。一阵北风吹过,将她的面纱扬起一个角,露出了半只熟悉的下巴。

「宝亭她还是易了容。」我心中微微有些失望:「莫非真要等到洞房花烛夜,我才能见到她的绝世容颜吗?」

「哥哥,杭州这几天太乱了,而宝大祥经此一难,人心也有些散了,贱妾不得不未雨绸缪,哥哥你原谅则个吧!」

宝亭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小声赔罪道,那柔美的声音里倒比以往多了些撒娇的味道。

我摘下她的面纱,她依旧是我上次见到的那副模样,只是那对流瞳里满是娇羞的喜意,显然老师、师娘已然搞定了这桩婚事。

「好!」我哈哈笑了起来,一挥手招呼无瑕、玲珑道:「来来来,快来见过你们的未来主母!」

无瑕、玲珑乖巧地给宝亭道了个万福,恭恭敬敬地叫了声「姐姐」,宝亭大窘,满眼都是羞意,想去阻止却被我按住,结结实实地受了三女一礼。

无瑕又说去厨房看看晚上用点什么,便拉着玲珑躲了出去,屋子里只留下了我和宝亭。

「喔~」当房门刚被带上的那一刻,宝亭便融化在我的热吻里,她丰腻的身子彷佛失去了支撑,一下子瘫在了我怀里。

「你坏了我的好事,我要你赔我!」我把她横在膝上,在她耳边小声嘻笑道,左手飞快地解开她夹袄的中间一粒扣子,然后缓缓探了进去。

或许是终身已定让她少了些许顾忌,她一反身双手将我抱住,却将我的手压在了自己的胸前,星眸紧闭,呢喃道:「哥哥,想死奴家了。」

只为出来难,叫君恣意怜。听着宝亭赤裸地表白自己的心意,我心中一阵悸动,甚至忘记了我手下的那只椒乳竟是那么的挺拔娇嫩,虽然中间还隔着一层缎子小衣。

「那就快嫁过来吧,哥哥好好地疼你。」

宝亭低低呻吟了一声,似乎是受不了这异样的刺激,身子也微微扭动起来,好像是有个毛虫在她身上爬来爬去似的。

半晌才道:「爹爹已经答应了,说杭州店重开之后,就先把店里的事务交给姐夫,哥哥就可以来娶奴了。」

我想起文公达的话来,心头情火稍减,在她胸前肆虐的手便慢了下来:「文公达要罚宝大祥多少银子呢?」

「二十万两。」

或许对于往日的宝大祥来说,这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大数目,可经历了这次打击之后,现在让宝大祥拿出两万两银子恐怕都困难吧!

而且,它下属的四个分号中扬州杭州被查封,库存的珠宝古玩几乎损失了一半;而应天虽然没被查封,可几次搜查下来,库存也至少丢了近二成,只有苏州好些。

四个分号的损失加起来在二百万两银子之巨,就算能交得起这笔罚金,宝大祥还有能力来购买新的珠宝,聘请新的工匠吗?

「哥哥看来还要等很久呀!」我颇有些无奈地感慨道:「就算哥哥把师父留下的产业都卖了,恐怕也不够支撑宝大祥的,那秦楼倒是日进斗金,可惜开得晚了些,远水解不了近渴呀!」

「哥哥有这份心,就是……为奴为婢……奴也心甘情愿。」宝亭哽咽道,那脸上便是梨花带雨起来。

我有心逗她开心,便道:「要不,宝亭你看我的手艺如何,够不够给宝大祥当个大档手的呢?」

宝亭眼中还闪着泪花,却不禁噗哧一笑:「哥哥好心急哟。」

说完却觉得似乎不妥,忙把头埋在我怀里,小声道:「奴已和爹爹商量过了,将应天和扬州两个分号关闭,这两个分号的宅子加上应天老宅共可得银二十万两,正好把罚金交了。再将两地的库存调来杭州,加上剩下的库存,也够杭州店重新开业的了,而苏州那边因为哥哥的原因,损失极小,这样全力经营苏杭两个分号,或许宝大祥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

「这是你的主意?」

宝亭一怔,抬眼望了我一下,见我满是赞许的表情,才松了口气,嗔道:「还以为奴出错了主意,吓了奴一跳!」

我暗自感慨,怪不得殷老爷子把宝大祥交给了宝亭,虽然事出无奈,这中间又出了许多问题,可宝亭绝对是商业上的天才,或许是因为宝大祥这一连串的事故和霁月斋耀眼的光芒让我忽略了她的潜质。

这壮士断腕、积蓄力量的一招就算是久经商战的老手也未必能轻易下得了决心呀!

「只是像哥哥方才说的那样,大档手不容易找啊!梁师父的手全废了,他最得意的两个弟子也残废了,除了霁月斋、积古斋等几个行业中的大家,江南再没有好的大档手了,而且宝大祥……现在也没有实力从人家那里吸引来人才了。」

我已经把她抱在了榻上,落日的余辉透过窗纱照在她的脸上,虽然平凡,却因为那对眸子而美丽起来。

她双颊绯红,不知是晚霞映照的,还是被我欺负的——她的夹袄扣子只留了最上面一个,衣襟早被我撩起,露出了月白小衣,小衣下一抹红束胸已被我解开,那对傲然挺立的玉峰便隐约可现,两粒肿胀的紫葡萄更是几乎破衣而出,只是下面的襦裙还算整齐。

「江南找不到江北找,中原找不到西域找,中国找不到南蛮子那边找,那些南蛮子不是最擅奇技淫巧吗?」

我一边轻揉着她的酥胸一边道,宝亭被我弄得身子火热,脸伏在我怀里呜咽了一声,也不知道她听没听清楚,我便追问了一句:「宝亭,你说是吗?」

「哥哥说是就是,南蛮子嘴上是巧……」

我不由得一乐,这丫头被我逗得恐怕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笑道:「你哥哥嘴上才巧呢。」说着轻轻扳过她的身子,隔着小衣,一下子叼住了一粒紫珠。

宝亭如遭雷击一般,身子一下子变得极其僵硬,呼吸霎时一窒,而那粒本已几乎肿胀到极致的乳珠却又陡然大了二分,那股处子特有的香气也从她周身猛的散发出来。直到小衣胸前已经透湿,她才呻吟出声来:「……哥,饶、饶了……奴吧!」

看她身子抖的厉害,知道再逗弄下去,宝亭该受不住了。而我心中欲火已被点燃,知道若没有旁人,或许我真的等不到洞房就要了她,这可与我的初衷大相径庭,便冲着门外叫了一声:「无瑕、玲珑,你们给爷进来!」

宝亭又急又羞,一面慌忙整理起衣服,一面用细若蚊蝇的声音嗔了我一句:「哥,你坏死啦~」刚把衣襟掩上,还没来得及扣上扣子,无瑕、玲珑已经袅袅娜娜走了进来,她一闭眼又伏在了我怀里,一只手使劲掐了我一把,一只手忙着偷偷地系着扣子。

三女见状都悄无声息地笑了起来,玉珑还刮着脸来羞我。

我动了动身子,让宝亭枕在我胳膊上,笑道:「宝亭说南蛮子嘴巧,可爷想南蛮子嘴再巧,也赶不上你们姐妹巧吧,那三张小嘴要了爷多少子孙呀!」

玲珑羞得扑上榻来一个劲儿地乱打,无瑕也嗔道:「爷你真是……嘴吐不出像牙来。」

又问什么南蛮子嘴巧不巧的,我把才纔的话重复了一遍,宝亭这才知道说的是奇技淫巧,羞得又偷偷掐了我一下。

「不仅南蛮子手巧,就连倭人刀剑上的工艺都十分出众,一把寻常倭刀都要七八十两银子呢!」

无瑕感叹道:「可叹中原武林兀自夜郎自大,以为天朝大国,什么都好,可真论起刀剑的锋利,除了真正的名家出品,少有能比得上一把普普通通的倭刀了。」

「竟有这事?」我随口应道,心中却想起了议论沈熠时六娘的一番话,倭国久与南洋通商同贸,江浙一代珠宝走私几乎被倭人垄断,可见倭人里必有人精通珠宝行当,沈家与倭人交好,会不会认得这样的人物呢?

「不知道若是倭人的话,老爷子会不会同意延请呢?」我问宝亭。

「爹他恐怕不会吧!」宝亭斟酌道:「不过贱妾可以试一试,哥哥可是有合适的人选吗?」

原来老爷子已经彻底放手了,宝大祥复兴的千斤重担竟完全压在了宝亭肩上,或许老爷子连我也一并算计在内了。

想到这儿,我胳膊一紧,爱怜地道:「宝亭,苦了你了。」

宝亭眼圈顿时就红了,小手偷偷抓住了我的一只手,不断地写着「相公」两个字。

我哈哈笑了起来:「相公虽然没有合适的人选,可别人可能会有,宝亭,这就要看宝大祥究竟气运如何了!」

宝亭晚上并没有回宝大祥去。

从感激到依恋,我能深深感受到她感情上的每一小步或一大步,沐浴在爱河里的她已经愈陷愈深,无法挣扎,最后只能沉沦在我的一片柔情里。

「爷~……你真的……坏死啦~」

我坏吗?男人的好坏真的有不同标准吧!当我把小弟弟推进那火热的后庭,身下的玉玲发出的是和宝亭一样的娇嗔,只是玉玲是心满意足的欢喜,而宝亭却是异常辛苦的幽怨。

其实放过已经有心献身与我的宝亭,我心中挨得更辛苦。虽然我并不在意在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候就把女儿家哄上床,可宝亭毕竟不一样,她是我心目中的正妻大妇,总要和旁人有些不同吧!

于是穿着亵衣睡在我床上的宝亭只能听隔壁的我翻云覆雨,到了二更时分,才偎在我怀里沉沉睡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