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七卷 第七章

「听说尊宠是表姐妹?」文公达问道。

进了议事堂之后一直有些惴惴不安的我顿时放下心来,不由得望了木蝉一眼,他木讷的脸上依旧是那副木讷的笑容,只是对上我目光的时候,眼中才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宽容。

我知道定是他代为我解释的,屋子的人恐怕只有他最清楚无瑕的身份,无论是真的玉夫人还是假的玉无瑕。

只是他为什么打破自己心中的清规戒律而口出诳语,从他那张脸上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而我送给文公达的那一万两银子此刻显然也发挥出了作用,他这一问便大有学问,以他一府知府的身份定下了基调,其他人想唱反调不仅要想想文公达的反应,还要掂量是否会陷地主大江盟于不利,果然,见我点头称是,练青霓、司马长空等人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别情好福气哟,竟不让娥皇女英专美于前。」说话间,文公达把我拉到一旁,小声问道:「你来杭可去了宝大祥?」

虽然我从沈希仪那里已经得到了他善待宝大祥的消息,可他自己单刀直入地就把话题往宝大祥身上引,未免与他的老谋深算太不协调,我不由得狐疑地望了他一眼,倒让他误解起来。

「别情,是不是有人挑拨离间,说我要对宝大祥下手呢?」

就算是我未来的前程再远大,文公达一个四品知府也用不着这么着急和我这个八品小官表白自己,我知道这两天定是朝中出了利于我的事情,便不露声色地道:「大人说的哪里话!能将殷老爷子开罪释放,足见大人是本朝难得一见的清官能吏,大人当日所作所为都不为他人左右,今日又怎会出尔反尔呢?」

「还是别情知我呀」他这句感慨显然和我的奉承一样都是那么的言不由衷,或许这就是官场里说话的学问吧!

「做官难呀!有人举告,你就要处理;否则就是懈怠公事,这样的罪名谁都吃不起!好在已经查实宝大祥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下属分号所为,宝大祥总部只是监管不力罢了,主犯张金我已经报请刑部秋后问斩了,其他不相干的人就放他们回家。只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对宝大祥本府可要重重地罚他一笔以示警戒。」

说着,他笑道:「就便宜了别情你一个,解元公做讼师,真是为杭城留下了一段佳话!」

「大人真是有心了!如此爱民如子,必能上达于朝廷。」文公达真不愧在官场摸爬滚打了一辈子,一篇官样文章叫他做得滴水不漏,该告诉我的都冠冕堂皇地告诉我了,留白的地方全要我自己去领会,我便投桃报李:「只是,」我沉吟道:「近几日大人可曾见到令舅哥?」

文公达眼中流出一丝紧张,却似不解地道:「贱内并没有兄弟,我哪里来的什么舅哥呢?」

「那万里流竟是乱攀官亲喽?那回去可要让白知府重重治他的罪!」我忿忿道:「他竟敢来骗我!」

文公达内心挣扎了片刻,才无奈道:「原来是他!说起来他真是我小妾的远房弟弟,我一向严加管教,怎么,别情,他去苏州惹事了吗?不要管我,你重重责罚!」

「没什么大事。」我先安文公达的心:「他过两日就会回来,只是大人可要多关心关心他喽。」

就在我和文公达窃窃私语的时候,那边练青霓已经亲热地拉过了无瑕,而玲珑也被辛垂杨招呼了过去。

这恐怕是我最不愿看到的情况,整个武林与无瑕相交最厚的就是练青霓,无瑕最害怕面对的人也是她!

果然,无瑕一边不太自然地给练青霓施礼,一边把无奈与求助的目光投了过来。

「……无瑕?真是人如其名呀!只是以前怎么没听玉夫人提起过你,你也是春水剑派的弟子吗?」练青霓的话里暗藏杀机。

其实我并不明白为什么大家都对无瑕的身份这么感兴趣,特别是现在这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时刻。

有关心这些鸡毛蒜皮的时间,去把自己地盘上的势力整合一下,训练训练自己手下的弟兄岂不更好!

然而,我放眼望去,大家似乎都把大江盟和慕容世家争霸的事情忘掉了,只有我一个人在杞人忧天。

「贱内是我从小看大的师妹,当然是春水剑派的弟子喽!」我向文公达告了罪,转身走到了无瑕身边朗声笑道。

虽然这话已经和无瑕练习过,可无瑕听了脸依旧红到了耳边。

练青霓微一皱眉:「这么说令夫人也是宋仙子的弟子喽,那么宋仙子可真是真人不露像呀,教出来的两个弟子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啊!」

劫后余生的无瑕虽然武功大减,可依旧是江湖高手,在清风、魏柔、辛垂杨这些武学大行家的眼中,她举手投足间依然有着高手的痕迹。

而在江湖上名声并不响亮的宋思却有着这么出色的两个弟子,也怪不得旁人的目光中总有些匪夷所思。

「要不是我岳母看我师父会教徒弟,怎么会把自己嫡亲的侄女交给她老人家呢。可惜师父她老人家走得早,要不玲珑也要送去跟我师父学习一段时间呢。」

我信口雌黄道,反正宋思已经死了,有本事你去黄泉地府和她对证吧!

「再说,自古青出于蓝,练仙子你自己的武功不也是把令师定意师太远远抛在了身后吗?日后没准儿齐萝也要超过您呢。」

说着又有意无意地瞟了魏柔一眼,那目光却大有挑拨之意,虽然大家都没见过魏柔的武功,可她在江湖名人录上的排名已在师叔辛垂杨之上,辛垂杨心中就一点芥蒂都没有吗?

练青霓一阵语结,只是拉着无瑕仔细地端详,一时间屋子里弥漫着一种尴尬的气氛,只有清风、魏柔和清风身边那个胖子的脸上似乎还保持着一种淡泊的微笑。

「那都是定意师太慧眼识英才呀!」率先出来打圆场的是八面玲珑的公孙且,他一摇纸扇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道:「练仙子,王少侠可是一榜解元,辩才江湖无双,前些日子还替宝大祥打了一场官司呢,论起口才来连不才都甘拜下风呢。」

言下之意,这王动不过是个口舌之徒,和他斗嘴作甚!

练青霓是齐萝的师尊,又是清风的妹妹,大江盟出来拉偏架我毫不奇怪,自然也不会因此生公孙且的气。

倒是公孙且为了替练青霓解围,似乎忘了一旁还站着那场官司的另外一个重要角色,果然,文公达的脑袋微微一侧,目光朝远处望去,只是手掌倏地一下握成了拳头。

「这么说来,高先生岂不是后继有人了?」司马长空冲清风身边的那个胖子笑道。

排帮的老帮主高君侯?我不由得诧异地望了那胖子一眼,他那张市侩的脸虽然掩饰去了许多英气,可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强大气势足以说明他的身份,在江湖顶尖高手中姓高的只此一家,而他年幼时也正是在长江水道上说书的,就在功成名就以后,他还时不时地找个场子说上一段过过嘴瘾,惹得江湖人当面赞他「入云龙」而背后却都称呼起他「穷酸」来。

只是无瑕提起他的时候却没说他是个胖子,借着从练青霓那里拉过无瑕的机会白了她一眼,她眼里也满是惊讶和无辜,似乎在说,贱妾也没想到他几个月不见就变得这么胖了!

「江湖传言信不得。」高君侯一开口就博得了我的好感,只是下一句却让我啼笑皆非:「滚滚长江东逝水,瘦老高变成胖老高……」

他这穷酸的名号还真不是白叫的,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都能让他扯到了一处,看他周围的几个武林大豪都是一味摇头,显然大家早已领略了他的风采;而那些坐在圆凳上的二代弟子中也有人噗哧笑出声来。

只是,就在我嘴角也扯出笑意的时候,我却突然想起了他耐人寻味的身份:「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是英雄」,当排帮并入大江盟,当所有的荣耀都落在了齐放头上的时候,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就是浪花后的英雄呢?

于是,我的目光中便多了些探询的味道,不过,他身边的清风、辛垂杨都是江湖绝顶高手,我那一探便浅尝辄止。

「司马老弟,你久在江湖不了解读书人。」高君侯摸着自己光滑的下巴道:「江湖岂是解元路!王少侠早晚是要离开江湖的,人家现在已经是八品经历了,若是来年能金榜题名,外放出去就是七品知县,王少侠人绝顶聪明,自己又是个家财万贯,不必去贪污,这样的年轻俊彦哪个长官不爱提拔?」

他问文公达道:「您说是吧文大人?」

见文公达点头,他接着道:「如此一来,要做到像文大人那样管着一府一州的也用不了多长时间,说不定再过几年,王少侠就是你我的父母官呢。」

说着,高君侯竟一本正经地叫了我一声「大人」。

众人皆愣,辛垂杨却笑了起来:「看来少侠的一顶解元帽子还真让老高羡慕,老高,听说你一直想搏个青襟?」

「那是,从正德到嘉靖,次次科考我老高都参加了,只是,看别人博取功名似探囊取物,轮到自己,哎,一个字,难呀!不过……」

他脸色一正:「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不到花甲之年,我老高还要搏上一搏!」

这真是穷酸本色,我肚子里忍住笑,借题发挥道:「博取功名似探囊取物?高老此言差矣,那个学子不是十年寒窗苦读出来的呢!?别人不知,在下可是一直用功到了考场前的那一刻,为此,还接连放弃了两届武林茶话会呢。若不是我岳母心性淡泊,无意江湖虚名,在下这顶解元帽子还未必能戴在头上呢。」

说着,我竟给无瑕、玲珑深深鞠了一躬:「辛苦娘子了!多谢娘子了!」。

不管是不是我有意做作,这一稽都让无瑕、玲珑挣足了颜面,三女的眼圈顿时红了,进江园以后受得委屈此刻似乎都得到了回报。

清风、高君侯、辛垂杨等人脸上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而那些二代弟子们则多是艳羡的目光。

文公达是一榜进士,此时此刻自然于我心有戚戚焉,叹了口气道:「别情所言极是,这一谢也是应该。想当年,唉,不提也罢……」

宋廷之此时接过话头,笑道:「文大人的夫人以孝俭持家,在杭州都是有名的,老人常说的城南三孝中的文孝就是文夫人呢。」

在宝大祥遇到霁月斋这个对手以后,我就开始调查研究它和它的东主宋廷之。苏州扬州两地的商业大老中没有人知道宋廷之的来历,甚至苏杨杭三地的官府有关他的资料都语焉不详,只因为他的户籍落在了京师。

可听了宋廷之的这句话,我心头蓦地一动:「看眼下文公达的行事做派与他住所的豪奢,他夫人绝对当不得一个俭字,那孝俭的名声该是文公达尚未发达的时候博得的,这宋廷之是有心讨好文公达才了解到文夫人二十年前的好名声,还是他原本就是杭州人呢?」

文公达脸上泛起一丝得色,从昔日一介贫儒到今天知府一方,完全是他自己努力得来的。

转头对我笑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别情你在年轻的时候肯历练,将来前程不可限量。只是自己的行为可要检点些,否则对自己的官声不利。」

他竟是一副循循善诱教导后进的样子:「怎么江湖上都说你是淫贼呢?」他开玩笑似地道。

文公达的话竟让我一怔。或许是师父的目标就是把我训练成一个淫贼,而我内心也并不排斥淫贼这个称号,让我忽略了许多东西。

二十年来我就像养在深闺的少女一般,并不为江湖所知;而进入江湖的几个月以来,除了把玉家母女兼收并蓄了之外,自己的所作所为简直就像个正人君子一般,那些江湖人为何送我这么一个称号呢!?

这一切似乎就是从救下无瑕开始的吧,从那时起,流言彷佛就没离开过我。我正想借机解释一番,毕竟隐湖和淫贼之间的距离相差太远,玩笑可以开,一旦隐湖当真了,我接近她们的难度就凭空大了许多,可上天似乎并不想给我这么一个机会,我刚张开嘴,就听议事堂外传来如雷的欢呼声。

「恭喜齐盟主!」「贺喜齐盟主!」

随着欢呼声是齐放豪迈而又欢喜的笑声:「多谢各位江湖朋友捧场!」「谢谢诸公光临敝盟!」那声音自远而近,没有多久,他人已来到了议事堂前,屋子里的众人以清风、辛垂杨为首便迎了出去,我也跟了出去,却示意无瑕、玲珑坐在了写着春水剑派字样的长几后面。

「有劳真人了。」一身锦袍的齐放满脸都是喜色,他亲热地拉着清风的手谢了一句:「真人教的好徒儿!」

清风也笑着回道:「盟主生的好女儿!」众人都大笑起来。

齐放又转头对辛垂杨道:「仙子一路辛苦,未能远迎,万望恕罪!」他笑道:「萝儿的娘亲去得早,我又当爹又当妈的,倒叫这丫头缠住了。」

高君侯摇头笑道:「唯大丈夫英雄气短、儿女情长!」

我这才知道,清风和辛垂杨都是今天才到的。

偷眼望了一下练青霓,她的脸色倒是平静如昔,只是目光中却夹杂着几分说不出来的情感。

「十多年的清修也平复不了心中的爱恋与幽怨吧!」我心中暗道。

齐放热情地和众人打着招呼,问少林空闻大师最近坐没坐关,唐门唐老爷子的身子骨还健硕吧,恒山和北武林的那场纠纷处理得怎么样了,霁月斋的生意好不好等等等等,周周到到的让每一个心里都热乎乎的,不一会儿他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我身上。

「春水剑派后继有人啊!」齐放似乎早把做寿时我对他的不恭抛在了脑后,和周围众人道。

他亲切地朝落在众人身后的我招了招手,示意我上前,突然问道:「少兄接掌春水剑派了吧?」

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齐聚在我身上,我点点头,笑道:「齐盟主料事如神,玉掌门确把掌门之位传给了晚辈,不过,本派遭受劫难之时,掌门信物已被十二连环坞的尹观夺去,晚辈这掌门……」

还未等我说完,齐放却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块古色古香的竹牌递给我,道:「可是它吗?」

我接过一看,那半个巴掌大的赭色竹牌上正面刻着极其繁复的花纹,花纹中间正是古篆「春水」两字,背面则雕着一个女子侧身立在江边,秀发飞扬,衣角飘荡,虽然看不清她的容貌,却是一股出尘之意扑面而来。

这倒和无瑕说过的掌门竹符一般无二,它落在大江盟的手里也理所应当,不过,从梁思成那里学到的关于古玩雕刻的皮毛让我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破绽,那竹牌的雕痕磨损的太过均匀,显然是有人用特殊的工艺伪造出来的。

我心中渐渐升起一丝狐疑,是尹观在抢到这只掌门竹符后又伪造了一只,还是这竹牌其实是大江盟有意来试探我是否真的是春水门下的赝品呢?

「多谢齐盟主!盟主先灭十二连环坞替我春水剑派报仇,又将掌门信物送回,敝派上下感激不尽。大恩不言谢,盟主若有差遣,敝派虽然力薄,也要戮力相报!只是……」

我把那只竹符上下抛来抛去,笑道:「敝派只剩下晚辈夫妻四人,这竹符要与不要,并没有什么意义,就转送给盟主做个纪念吧!」说着,把竹符还给了齐放。

「少兄好潇洒的性子!」齐放哈哈笑道,又把竹符推了回来,从他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的思绪波动:「不破不立,春水剑派有少兄领导,定能在江湖更上一层楼。只是历史不容割断,少兄还是自己留着吧!」

「恭敬不如从命。」

我不知道老师阳明公听到这样的对话会如何作想,他老人家提倡的知行合一乃圣人之道,可天下有几个圣人呢,芸芸众生恐怕多是想一套、说一套、做一套吧!

甫一进屋,各派的年轻弟子便齐刷刷地站起来,喊了声:「齐盟主好!」

齐放粗犷的脸上满是慈爱之色,拉过两个来问长问短,还试了其中一个小伙子的功夫,说武功比上次见面长进多了,让那小伙子激动不已。

无瑕和玲珑也站了起来,齐放的目光扫过三人,故意板起脸来对玲珑道:「是玲珑呀,有婆家了也不请你齐伯伯吃喜酒?」

又转头对无瑕道:「这位姑娘就是玉夫人的侄女无瑕姑娘吧,你和你姑姑长得真像啊!睹物尚且思人,何况……唉,不提也罢,我们总都会有那么一天,令堂令姑不过是比我们早些日子罢了。」

无瑕、玲珑诺诺,而我的心也放下来,虽然在江园听到了那么多的恶毒咒骂,可在议事堂里毕竟让我顺心了许多,齐放、文公达都有意避开那个令我难堪的话题,而无瑕、玲珑的脸色也由此轻松了许多。

齐放的目光从无瑕、玲珑那里移开,却转到了依旧蹲在椅子上正陶醉在酒乡里的孙二。

「二哥,你可想死我了!我还怕你不来呢!」齐放脸上一阵激动,忙抢上前一步来到孙二面前,一把抱住了孙二。

「早知道你有这三十年的老烧刀子,你不请我我都得天天蹲在你家酒窖子里。」孙二嘻笑道。

看屋子里的众人都露出了迷惑的表情,似乎不清楚孙二的来历,齐放便拉起了孙二道:「诸位好朋友,这位就是我齐放打小一起长大的同乡好友,又是我齐放救命恩人的孙二哥,人称太湖里的一条龙。」

屋子里的众人脸上都有些迷茫,那句「久仰」十成十地是给齐放的面子。

而我则恍然大悟,怪不得那日在太湖柳元礼竟用江湖最尊贵的礼节「刀礼」来向他致敬,原来他和大江盟竟有如此深厚的关系。

可孙二却笑道:「什么救命不救命的,不过是三岁的淘气蛋子一不小心掉进了小河沟里被个七岁娃子看见罢了,其实那河沟的水还没没脚面子呢。」

众人一时都大笑起来。孙二除了大江盟的人之外,似乎并不认得满屋子里这些在江湖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却把目光投在了我身上,一举酒杯,招呼我到近前,笑道:「小朋友,你湖珠采的怎么样呀?」

齐放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似乎没想到我与孙二相识,我笑道:「有二叔和陈二娘的指点,自然是收获颇丰了。」

「你这话可有毛病,二叔二娘的,小齐还不得以为我偷娶媳妇啦!」孙二全然不像那日在太湖船上一般威严,诙谐地笑道。

「可二娘一家子真的都很惦记着您哪。」

「那娘们倒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孙二感慨了一句,又小声对我道:「她们娘几个也他妈的够骚!」

话音虽然低,可屋子里的人不少都是江湖一等一的人物,自然一字不拉地听在耳中,清风、高君侯他们还好,辛垂杨、练青霓几个女人眼中便多了几分鄙夷,只是碍于齐放的面子不好发作。

齐放哭笑不得地道:「二哥,你老毛病总也不改……」

孙二没和齐放争辩,只是挠了挠头,推了齐放一把,道:「好了好了,每次见到你都要讨伐我一番,也不想想我还能见你几回呀!别说了,我求求你,吉时快到了,你还是等着你姑爷给你磕头吧!」

正说话间,只听「咚」的一声炮响,接着一阵鼓乐如地动山摇般传了而来,而那声「吉时到」似乎是千百人同时喝出的一般,在震耳欲聋的鼓声中依然听得十分真切。

众人忙各自落坐,辛垂杨和文公达坐了东西两侧的首席,清风因为是自己的徒儿大喜,倒占了半个主人身份,屈尊坐在了辛垂杨的下首相陪,而高君侯则坐在了文公达的下首。

西侧辛垂杨、清风之下,依次是木蝉、练青霓,孙二、公孙且,一个陌生的武将打扮的中年汉子和齐放的弟弟齐功;而东侧文公达、高君侯之下则是唐三藏、司空不群,我和宋廷之,而最后一张长几上司马长空的上首还空着一个位子。

齐放自然是端坐在主位上,而齐小天此刻也换了一套锦服站在了大门口,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意气风发,吸引了不少堂里堂外女孩子的目光。

无瑕、玲珑自然坐在了我身后,也惹得不少别派年轻弟子偷眼观看。

我的目光转来转去停留在了魏柔身上,她静静地坐在了辛垂杨的身后,目不斜视,只是脸上挂着淡泊而从容的微笑,相比之下,她旁边二道一俗的三个武当二代弟子却显得颇有些紧张,特别是那个俗家弟子,虽然面貌气质都是一时之选,可在魏柔面前,却似乎患得患失起来,想接近魏柔却心怀自卑,目光始终不敢落在她的身上。

「隐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我心念电转,难道派一个人来参加齐萝的婚礼还不足以表达隐湖对大江盟和武当的敬意吗?

这次行动究竟是谁的主意呢?是鹿灵犀还是辛垂杨?她们要向江湖传达什么信息呢?

当然,我心中明白,这里面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魏柔虽然没有完全接受齐小天的追求,可毕竟与其关系密切,齐萝大喜,魏柔没有理由不到场;而听无瑕说,练青霓与辛垂杨交厚,练以齐萝师父的名义邀请辛垂杨,辛也无法拒绝,隐湖两大高手联袂到场,说起来不过是个巧合,并没有其他的含义,可江湖人会明白其中的关节吗?他们只能看到隐湖与大江盟把酒言欢,或许这就是大江盟想要得到的结果吧!

一时真猜不透隐湖的真实意图,而魏柔在我的注视下依旧只是凝望着自己的师叔和清风二人窃窃私语。

「她早该感受到我的目光了吧!」在满屋子的江湖高手里,真正能让我心有所畏的不过三五人而已,魏柔绝对是其中的一个,只是她似乎还并没有练成传说中的隐湖最高心法心剑如一,否则,她的目光早该毫不犹豫地刺向我了吧!

只是我的思绪却被一声欢呼打断了。

「新人到!」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