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七卷 第四章

「别情,听说你大喜,却来不及道贺了,来来来,今日可要不醉不归!」

沈希仪拉着我的手笑道,末了却加了一句:「老弟,你这个官当得是不是太悠闲了呢?」

一路无惊无险地来到了杭州。除了夜间投店,午间打尖之外,无瑕、玲珑、苏瑾、孙妙这五大美女几乎足不出马车,自然就少了许多惊艳的麻烦。

等到了杭州,我并没有直接去大江盟的总舵江园,也没有去拜会我未来的老丈人,更没有住进我已经住习惯了的悦来客栈,却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城南棋盘山下沈希仪的府邸,马车一路开进了中门才停下。

「哥你就少喝点嘛~」希珏一旁埋怨道:「人家大哥远道而来,可是鞍马未歇呢。」

拉过玲珑的手,笑道:「听说妹妹嫁了,我心里都替妹妹高兴……」

转眼看到无瑕,又道:「这就是无瑕姐姐吧,早听殷姑娘说起过您,真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呀,还真便宜了他。」说着白了我一眼。

无瑕笑了笑,叫了声「妹子」,这是我事先告诉她的。

说话功夫,苏瑾和孙妙也从马车上下来,一时间院子里六美并立,惹得那些仆妇丫鬟都驻足观看。

沈希仪兄妹也吃惊地睁大了眼睛,沈希仪一把把我拉到一旁,问道:「这、这也是你新娶的不成?」

「我倒是有这个打算……」我边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边回头望去,才发现苏瑾、孙妙不知什么时候都把表明自己是云英未嫁之身的双丫髻改盘成了凤头髻,怪不得让沈家兄妹误会。

这凤头髻让原本冷傲的琴歌双绝突然变得亲切起来,就连玉珑也上前拉着孙妙的手,笑道:「孙姐姐你换发式啦,这样好看多了,要不,人家都不敢和你亲近哩。」

片刻间我恢复了沉静:「来,让我介绍一下吧!」

沈家兄妹听这两个女子竟然是名满江东的琴歌双绝,顿时改容相待。

希珏是个玲珑的人,上上下下得把每个人都招呼的很周到,而我则放心地和沈希仪来到了他的书房。

我先问了问他太太的情况,他说解雨的方子果然有效,大夫都说妻子的胎很安稳,又恭喜我升官娶妾,末了才道:「听说明日大江盟的齐放嫁女,你是为这而来的吧!」

我点点头,沈希仪的脸上浮出一丝忧虑:「这几日来杭的江湖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人数竟比几个月前齐放做寿的时候还要多……」

我开玩笑道:「这没办法,谁让齐萝是江湖十大美女之一呢,美女的魅力无法挡呀!那些江湖汉子十有七八是冲着她来的,齐盟主也犯不着和自己女儿争风吃醋吧!」

「可杭州城里的械斗事件数量却已经陡然翻了十数倍!三天出了四件命案,死了七人,重伤二十几人之多。杭州巡检司已经忙不过了,杭州卫已经直接插手当地治安了。别情,你带着家眷,可要小心。」

「哦?」我心下一愣,来参加宫难齐萝婚礼的,该是与大江盟或武当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其中也不乏凑热闹的,可按照江湖规矩,大家总会给大江盟和武当一个面子,真要有什么揭不开的梁子,也该放到大喜日子之后再拚个你死我活,那边婚礼还没敲锣,这边已经闹出了人命案,显然和齐放的寿筵一样,有人前来捣乱了。

而大江盟和武当连手竟然控制不了局面,让我心中也是一凛。

「武大人和大江盟关系密切吗?」

「这我倒不太清楚,没听说他们之间有什么往来。此番动用卫所的士兵,是知府文公达提出来的。」

我不由得想起了慕容千秋送给武承恩的那份重礼,既然那死胖子肯下重注,想来武承恩在两强争霸中至少会是个不偏不倚的态度,那文公达的立场就值得玩味了。

「唐佐,你可知那些死去的江湖人都是什么来历吗?」

沈希仪摇摇头:「卫所的此番行动是由前卫百户乐茂盛负责,具体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到底是自己的亲传弟子呀!」我自言自语道。

看来尽管武舞在给父亲的信里说了不少乐茂盛的坏话,可他还是颇受武承恩的器重。既然沈希仪不清楚事件的全貌,我便转了话题:「最近宝大祥的案子可有什么风声没有?」

「说起来,前些日子还真听到些风声,说桂大人和方大人在朝中并不得志,要请辞返乡,当时就有人猜测宝大祥的案子恐怕要有反复,可文公达并没有什么动作,今天反倒不声不响地放出了几个宝大祥杭州店的伙计,听李之扬说文公达想这几日就准备结案,让宝大祥赔笔巨款之后,就允许它重新开业!」

「他倒也称得上是见识明白!」这倒颇出乎我的预料,看来文公达真没白在官场上混这么多年,方师兄和桂萼以退为进的把戏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他甚至连皇上的反应都猜测得完全正确。

「给宝大祥结案?这老小子怕已和丁聪生二心了,嘿嘿,难道这就是官场吗?」我心中暗忖道。

「无瑕,你说,在你做春水剑派掌门人的时候,你最优先考虑的是什么呢?」

躺在榻上,我抚着无瑕赤裸的娇躯问道,而我身子的另一边,玲珑姐妹早不堪我的挞伐,已然沉沉睡去。

无瑕的身子微微一颤,眼中闪过一丝悸动,我知道她想起了应天那个恐怖的夜晚,便把她紧紧搂在怀里,此刻的她就像个受惊的孩子一般,若不是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她看起来倒像是玲珑的妹妹。

半晌才听她幽幽道:「最优先么?当然是一门上下的生计问题了。」

「真是苦了你了。」我爱怜道,春水剑派十几张嘴几乎都靠无瑕的一双手来养活,对比我的钟鼎玉食,怎能不让我暗叹老天的不公;而江湖绝大多数门派都该和春水剑派一样,每天都为了生存而奔波吧!

「若是有人想帮你一把,让你每天衣食无忧,代价只是听从他的指挥,你愿意吗?」

「从前当然不愿意了,宁为鸡首,不为牛后嘛。只是现在,就是让贱妾做武林盟主贱妾也没有兴趣了。」无瑕的话里含着深深的依恋。

「若是你不妥协,在江湖就变得孤立,生存就没有保障,甚至连生命都要受到威胁,你会妥协吗?」

我不是江湖人,虽然在江湖上漂泊了大半年,我还是不习惯用江湖人的思维来看问题。这或许就是我想从无瑕那里寻求答案的原因。

「只要给对方保存几分颜面,贱妾想多数人都会妥协的,毕竟生命比什么都可贵啊!」

无瑕的话里满是感慨:「虽说江湖人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可那并不是为了义,而是为了利,能舍生取义的恐怕少之又少了。」

从阎王爷那里转了个圈回来的她,对江湖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喃喃自语道:「原来江湖人也是人啊!」

无瑕温柔的小手抚着我的胸口,小声道:「爷,怎么想起来问这些了?是不是为了大江盟和慕容世家的事儿?」

她迟疑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接着道:「师父他老人家恐怕也没料到他们两家竟然争起武林霸主来了吧,若是晓得眼下江湖如此混乱,定不会让爷轻易踏入江湖。」

「无瑕你错了,这才是我征服隐湖的大好时机。只是大江盟和慕容世家的表现都让我有些失望呀!」

我缓缓道:「大江盟挟庞大的资金,雄厚的实力、良好的口碑,加之速胜十二连环坞的威望,以及江南道上另一大门派排帮的加入,整合江南武林本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可眼下江南地头上并不安静,后方不稳,它如何向慕容世家用兵!」

我手停在她的雪股上,叹了口气:「大江盟连自己的老巢都没完全控制住,真不知道太湖那场鏖战它是怎么赢的,是十二连环坞都是些白痴呢,还是大江盟走了狗屎运,回去还真要好好问问干娘。」听了沈希仪的话,我不禁对大江盟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而慕容世家在大江盟如此重压之下,还只知施威而不知施恩,一旦运气不好连吃上两三场败仗,就有全面崩溃的可能,可笑那死胖子只知道任人唯亲,连邱鸿声那种家伙竟也当成了个宝,却让隋礼这种人才起了二心。」

「听爷的口气,倒恨不得他们快打起来似的,」无瑕噗哧一笑:「再说,爷原本不是不希望大江盟赢得这场江湖争霸战吗?」

「没错呀!我看到齐小天就讨厌……」说着,我突然想起六娘的话来,原来嫉妒并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也是一样,齐小天家世武功不输于我,又与魏柔关系亲近,我不由得心生妒忌之心,想到这点,我嘴角忍不住流出一丝自嘲的笑意。

听我说得如此直白,无瑕愣了一下,却抬起粉腿死死把我缠住,半晌才呢喃道:「原来爷也会嫉妒人呀……」

话说了一半,却发现我的分身又壮大起来,正顶在她的私处,她便停住不说,媚眼如丝望了我一眼,身子向下滑动,那流涎的小口已经将怒目昂首的巨龙吞噬了进去。

「利益驱动下的结合要结出丰硕的果实在是……太难了。」

我耸动着分身感慨道:「无瑕,就像你肚子里的孩儿,那可是你我灵与肉交融的果实呀!」

「有爷这句话,奴就是死了也甘心……」无瑕白皙的脸上湿漉漉的,也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而她喉间的呜咽让她的下半句话几不可闻,只是从中似乎分辨出了一个「怕」字。

「靠利益结合的双方,关系并不一定就不牢固。」我一边大口喝着香气四逸的桂花粥,一边对沈希仪道,而不远处的花园藤架下,希珏正陪着无瑕、玲珑她们在用早膳,还不时投过来关切的一瞥。

「关系的牢固与否,要看双方从这种结合当中获得了多大的利益。官场如此,江湖亦如此。毕竟伯牙、子期那种高山流水的知音朋友越来越难得了。」

我知道沈希仪并不是个善于结党营私的人,甚至他自己还是党争的牺牲品,可闲谈当中我已经发觉他实在是个军事上的奇才,在永安滑石滩以步卒五百大破贼兵八千的战绩绝非侥幸得来,眼下只不过是虎落平阳罢了,一旦给他一展长才的机会,日后定是本朝一流的名将,也将成为我得力的奥援,只是他倔强的脾气实在妨碍了他在官场上的发展,我便有心点醒他。

「就拿小弟来说,经历司虽然是个清水衙门,平日事情也不多,可也不能像小弟这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吧!白同甫肯放纵我,是因为我和他有着太多的共同利益,像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他自然不放在心上了。」

看沈希仪的脸色有些发黑,我忙补了一句:「当然,我来杭州也是公务在身,几封公函需要转交武大人。不过,这区区几封公函难道重要的非要我这个经历亲自送到他府上吗?」

「别情,你的话未免让人心冷……」沈希仪神色有些黯然,深思半晌却说出了令我惊讶的话来。

不过,片刻我就捕捉到了他内心的变化,危襟正坐,肃然道:「唐佐兄,你错了!」

或许他从未看过我如此严肃的表情,顿时愣住了。

看他这副表情,我更是胸有成竹,身子微微前探,那刻意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饶是他久在军中也不由得微微一皱眉。

「唐佐兄,人与人之间的所谓朋友关系有很多种,有志同道合的道义之交,有心有灵犀的知音之交,有生死与共的生死之交,有孩童时代的纯真之交,当然更多的是利益为上的酒肉之交。」

我侃侃而谈道:「我是真心仰慕你的军事才华才倾心相交,与白同甫那种利益之交截然不同,我是要把你当作我的真正朋友!」

接下来我开始纯洁我接近他的动机:「唐佐兄,若论财富学识,我自认不输于任何人。若是贪图唐佐兄在军中的势力,说句老实话,我还不如去我座师阳明公那里耍两天赖,他老人家乃军中巨擎,说起话来一言九鼎,想必比唐佐兄管用。」

我话虽然说得难听,却打消了沈希仪内心深处的疑虑,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见状我也换了轻松的语调接着道:「说起来咱俩不是自幼相识相交,算不得纯真;你志在成为名垂青史的一代名将,而我恐怕也只能做个遗臭万年的无耻淫贼,又算不得志同道合;你武我文,也谈不上什么心有灵犀,对牛弹琴还差不多……」

沈希仪哈哈笑了起来:「是呀,这么算来算去的,可不只剩下个酒肉朋友最适合咱俩了。」

「莫非唐佐兄忘了还有生死之交吗?」

沈希仪的笑声戛然而止,他目光炯炯望了我半晌,眼中蓦地爆出一道精光:「好!别情,我沈唐佐就交你这个朋友!只是别情你莫忘了今日之言!」

我心中虽是一凛,手却伸了出去,紧紧握住了沈希仪伸出的那只大手,两人相视而笑。

「笑什么呢?」众女的目光都被笑声吸引过来,看到我俩的模样便俱是一头雾水,希珏忍不住发问道。

「没什么。」沈希仪冲妹妹一摆手,我也给她使了个眼色,她才不再追问下去,转头招呼众女品尝她的手艺。

「别情,我知道你的心意了。」沈希仪目光深邃而又远大:「其实经此一谪,我亦有所感悟,那好,就让我做个入世的名将吧!」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