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五卷 第三章

「爹自首了?」宝亭闻言差点又昏过去:「自投罗网,爹怎么这么胡涂呀!」

「老爷子并不胡涂,躲是躲不过去的。」我明白老人家一颗保全家人的心:「他是一家之主,他出面把事情先扛下来,官府便会暂时放松对其他人的追捕,从而给你我赢得时间。」

「贱妾现在心乱如麻,以后该怎么办,请大哥拿个主意吧。」宝亭泪眼婆娑地道。

望着梨花带雨的宝亭我心里一阵怜惜,看她的模样,似乎身子已经透支尽了,连肌肤都不复往日的光泽。

好说歹说才把她哄睡,告别沈家兄妹的时候,已是月到中天。我正想回悦来客栈,却迎头碰上了武舞。

「我猜你就在这儿。」

「找我什么事?」虽然马上的武舞依旧妖娆动人,她身边也不见了其他男人,而她那双风流杏眼流淌出的那种野性的光芒,在月夜里也有一种奇异的魅力,可我还是不想这个时候有人来打扰我,那句问话便显得极不耐烦。

「人家想你嘛。」武舞似乎并不在意我的态度,跳下马来,亲昵的挽住了我的胳膊,随口问了一句你那个同伴怎么不见了,又腻声道:「王郎,去我的风仪园好不好?」

「我没空。」这时节我哪里有心情倚红偎翠,便一口回绝。

「王郎,我是诚心相邀。」可能是以前从未有人这样拒绝她,她眼中闪过一丝愠意,但她极快地克制住了自己,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容:「人家真的很想你嘛。」

虽然这样的话我听得太多,而武舞如同妓女一般淫靡的生活也让我没什么胃口了,可我疲惫的心却得到了些许抚慰,我的语调便缓和下来:「武舞,不是我有意推托,实是要事在身,一俟事毕,我再找你。」

「什么要事呀?」听我语气放缓,她脸上的笑容便自然了许多,我却再度把脸一板:「和我在一起,就要学会别乱管男人的事情。」

她此刻却浑不在意,只是回了句:「关心你嘛」,便把丰腴的身子粘贴来,媚眼如丝道:「王郎,既然你有心事,我替你排解一下岂不更好?」

我说不成,我要回悦来等消息。武舞眼珠一转:「那我和你一起去悦来!」

「……也好。」此刻我突然想起了她的身份,杭州卫指挥使的女儿,那该是一个很好的挡箭牌吧。

二人打马上了通往杭州城南门的官道。武舞坐下的黄骠马该是军马中的极品,竟比我在苏州千挑万选的那匹踏雪乌骓还要迅捷,一眨眼的功夫便跑远了。

我奋力急追,却只能眼看着她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呔,让开!」快接近城门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清叱,接着便是一阵嘶遛遛的马鸣,在夜色里隐约可见几个骑士迅速地围住了武舞。

「大胆!」武舞挥舞的马鞭被人轻易的夺了过去,便破口骂了起来:「混蛋,知道姑奶奶是谁吗?!」

那边一个汉子怒道:「管你是谁!」

旁边一人也道:「你这姑娘也太刁蛮了,撞了人不说,还要打人,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此时我的马也到了,看路当中躺着一个中年农夫正在痛苦的呻吟,他身旁的挑担被撞得七零八落,满地都是从筐中跌落出来的桔子。

而围住武舞的几个骑士显然和那农夫并不是同路人,只是路见不平,挺身而出要向武舞讨个公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忙跳下马扶起那农夫,连声道歉道:「在下同伴有得罪之处,万望见谅,这位大哥的损失,在下加倍赔偿。」

「凭什么……」武舞脸上一副不解的模样,可看我面沉似水,她总算乖巧,立刻把话头打住。

「下马,给这位大哥赔个不是。」我没好气地道。

「还是这位公子明事理啊。」

这个充满了磁性的低低话音是从我身后传来的,那语调中隐约的靡丽让我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回头循声望去,我眼前蓦地一亮,在一个胖大汉子身后,一匹神俊白马上端坐着一位俊朗少年,如水的月光撒在他白色的衣衫上,把他包裹得如同潘安宋玉一般。

「天下还有这般风流倜傥的人吗?」

我一向对自己的容貌颇为自信,可眼前这个少年却是天下少有的俊美,就连武舞在转过头来之后,也顿时看呆了。

「咦?这不是王少侠吗?」那胖子盯着我看了一小会儿,突然道。

听到胖大汉子的话我才看清他衣衫胸口处绣着大江盟那个著名的明月大江旗:「诸位原来是大江盟的英雄,幸会!」

我拱手道,环视一周,并没有熟悉的面孔,可那些人脸上的鄙夷表情却是熟悉的很,心中不免有些无奈,江湖谣言真是害死人呀!

在杭州有宝大祥这桩事就够我忙的了,我不想再得罪大江盟这个地头蛇。刚想抱拳告辞,却见那俊美少年低低在那胖大汉子耳边私语了一句,那胖子忙出言拦住我:「王少侠且慢!」

「哦?」饶是我六识通灵,却没听清那少年的话语,显然是他有意收束了自己的声音:「这少年好高明的内力呀!」我不着痕迹地望了他一眼,便问那胖子有何事情。

「在下大江盟刑堂副堂主公岐山谢过少侠太湖援手之恩。敢问少侠何时抵杭,能否前往敝盟一叙?」

「太湖?援手之恩?公大侠的话我怎么听不懂呀?」我故意装胡涂道。

看来在牡丹阁齐小天还是听清楚了康洵的那声呼喊,不过既然十二连环坞的匪人都死了,我又不想让齐小天领我这个情,便不想承认那天在牡丹阁发生的一切。

倒是公岐山在江湖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又是大江盟的重臣,可看起来却似乎受眼前这个俊美少年的节制,我不由得对这少年产生了兴趣。

好像没料到我竟把事情推得一乾二净,公岐山一下子愣住了,眼睛不由得转向了那少年。

看我的目光也投在了他的身上,那少年知道自己的身份引起了我的怀疑,眉头轻轻一皱,抱拳笑道:「在下李思,见过王兄。」

「李思?」

自从大江盟剿灭了十二连环坞,我就开始留心收集它的资料,大江盟各堂执事以上的干部我早已了然于心,可李思这个名字显然陌生的很。

抬眼望去,李思头顶正巧有一颗流星划过夜空,我心中蓦地一动:「李兄不是大江盟的人吧?」我淡淡地道:「就像流星……」我望着远远的天边。

「流星?」

那少年和公岐山的脸上都露出了迷惑的表情,顺着我的目光看去,在夜空中那流星只留下了淡淡的尾巴。

「是啊,流星。江湖每到动荡的时代就会出现流星,隐湖尹雨浓、魔门李道真、快活萧雨寒,真是流星般的门派,流星般的英雄。」

我凝望着李思:「李兄就是这样的人吧。」

李思眼中那一闪即过的惊异并没有逃过我的眼睛:「王兄才是江湖的明星吧。」

他似乎有意回避我的话题,只是语气里并没有调侃的意味:「王兄力敌高光祖,已是名动江湖了。」

「我不认识谁是高光祖,李兄切莫听信江湖传言。」我冷冷道:「再说名动江湖有什么好,只是死得更快而已。」

武舞见众人冷落了她,有些不快道:「你走不走啊?」

我顺势道:「诸公,如此良宵,在下要倚红偎翠去了,告辞!」

公岐山素有方正之名,此时闻言忍不住正色道:「王少侠!大丈夫行事当求上进,岂能沉迷于女色,坏了春水剑派的名声!」

「春水剑派素来洁身自好,可还不是一样灭亡了吗?!」

我哂笑,公岐山显然想到了当时十二连环坞就在大江盟卧榻之边,脸上不由得有些尴尬,倒是他旁边一个骑士小声讥笑道:「名声?春水剑派还有名声吗?」

「哦?」我投向那汉子的目光彷佛夜晚的流星,霎那间的光华让在场所有人的呼吸都是一窒。

公岐山面色一变,骂了声:「混蛋」便一巴掌把那骑士打落马下,转头对我道歉:「大江盟御下不严,少侠勿怪!」

我脸上已经换上了轻薄的笑容,翻身上马和武舞并在了一处:「大浪淘沙,大江盟恐怕也不是靠着好名声一统江南武林的。」

我冲李思、公岐山微微一笑:「下月十八是齐大小姐大喜的日子,在下会带小妾前往为大小姐贺喜。」

「你生气了?」看我阴沉着脸,武舞陪着小心问了好几声,却不见我理她,她先是唬着脸,可过了一会儿仍不见我脸色好转,便有些惶恐不安起来,连马都不敢放开跑,反倒落在了我身后几步远。

其实我的心思并没有放在武舞身上,我只是心中暗自奇怪:「大江盟这几天是不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齐萝、公岐山都是大江盟的重要角色,宫难、李思也是江湖一时之选,三日来他们深更半夜地来来往往显然不合常理。

「我的大少爷,谢天谢地,您总算回来了!」

刚到悦来客栈的门前,总管曾富贵就迎了出来,他那招牌笑容很奇怪的不见了,倒换上了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

「怎么啦?」我随口问道,却见大门里又闪出一人,高挑身材,面目俊朗,身披轻甲,正是在丹阳有过一面之缘的杭州前卫百户乐茂盛。

「五小姐!」他虽然叫着武舞,两眼却直勾勾地瞪着我,眼里流露出来的怨怒彷佛我与他有夺妻杀子之恨似的。

我顿时明白过来,这乐茂盛不甘心失去武舞,竟神通广大地找到悦来来了,看他的模样,想来是没给曾富贵什么好脸色看。

「乐茂盛,你来干什么,跟踪我呀?!」

武舞把憋了一路的怨气全撒在了乐茂盛的身上,一马鞭子抽在了他的身上:「不是早让你滚蛋了吗?!」

虽然我已经见识过了武舞的泼辣,不过有了亲密关系之后,看她的角度很自然地发生了变化,此时她刁蛮的样子让我的胃口一下子变得很坏:「武舞!乐兄不过是爱慕你罢了,犯得着这般作践人吗?」

「他爱慕我?」武舞讥笑中竟含着几分落寞,让我心中不由得泛起一丝悸动:「他爱慕我老爹的权势才是真的吧,他们都是这样,没一个好东西,没一个……」

武舞似乎越说越气,马鞭劈头盖脸地打向乐茂盛。

乐茂盛眼中蓦地闪过一道阴厉怨毒的目光,右手向腰间的配刀方向挪了一下,却又停了下来,在腹间握成了拳头,在月色里似乎也能看到他手上暴起的青筋。

我心中一怔,赶忙驱马横在武舞的近前,劈手夺过她手中那条牛油浸泡出来的牛皮鞭,喝道:「武舞,你闹什么!」

「用不着在这儿装好人!」乐茂盛把声音压得极低,冷冷道:「你,也不过是武舞的玩物而已,早晚有一天她也会玩厌你的!」

「哦?」我诧异地望了他一眼,原本对他的那点同情变成了鄙夷:「武舞真没看错你,滚!」

我喝道。

乐茂盛的话成了武舞言语的脚注,让我反过来同情起这个放浪不羁的女孩,正像她说得那样,围在她身边的那些男人究竟有几个是真心喜欢她呢?

乐茂盛悻悻地打马而去了,而我的心情也坏到了极点,所以当我看到我在悦来订下的那间客房里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个人的时候,我忍不住叫道:「喂,大叔,这可是我的房间呀,我约过你吗?」

「爹……」身后传来武舞怯怯的声音,我才知道眼前这位衣着简朴、貌不惊人的花甲老者竟然就是武舞的父亲——杭州卫指挥使武承恩。

「末学后进王欢见过武大人。」我颇有些不情愿地施了一礼,心中却暗自惊讶,武承恩、乐茂盛俱与我素昧平生,怎么会知道我的住处,难道军队真的这般神通广大不成?

「王欢?」武承恩的嘴角扯出一道笑容:「尊驾该是应天府新科解元、苏州府巡检司总巡检王动吧。」

武舞惊讶地轻咦了一声,在我背后使劲掐了一下;而我心中却是一震:「大人明察秋毫,佩服佩服!」

我陪笑道,看武承恩笑咪咪的似乎并没有恶意,我接着道:「大人微服而行,该不是为了下官有诱拐令千金五小姐的嫌疑吧。」

「听说你是阳明公的学生?」武承恩转了话题。

一句话让我知道武承恩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看来武舞虽然浪荡,可做父亲的还是时时刻刻地关注她。

不过我心中并没有怪罪沈希仪,上司垂询,做下属的实在不好隐瞒。

「下官蒙恩师收录,忝为门下弟子。」

我恍然,本朝文官武官之间本多嫌隙,武承恩并不是因为我是个解元就对我客气,还是老师在军中影响绝大,虽然退职在家,依然让武承恩对我礼让三分。

武承恩沉吟了半晌,向我身后的武舞招了招手:「五儿,你过来。」

武舞此时早没有了平素的神气,紧张地望了我一眼,慢慢挪向父亲那边。

「我们回家吧。」武承恩的声音彷佛仙班纶音,极是柔和亲切,连我心中都泛起了波澜,虽然瞬间之后我便猛地清醒过来,可武舞已然如同一只温顺的羔羊俯首帖耳地依偎在了她父亲的怀里。

我心下凛然,一位当朝的二品大员竟然身怀类似魔门「天魔吟」、妓家「惑心术」这样的旁门功夫,真是咄咄怪事!

武承恩看了我一眼,见我若有所思地望着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讶:「阳明公对你这个弟子倒是宠爱有加呀。」

他淡然一笑后,脸色突然一正:「小子,不要打我女儿的主意,否则,就算你是王公的弟子,我也会让你在人间蒸发的。」

武舞眼中流露出挣扎的目光,似乎在她的心中有道看不见的枷锁,身子也有些不安分地动了起来,武承恩一怔,在她耳边低低地唤了几声「五儿」,她才安静下来。

武承恩挽着女儿,上了门外一辆不起眼的马车离开了悦来,留下了满腹疑问的我。

武承恩应该很清楚自己女儿是如何招蜂引蝶的吧,可他管教的方式让我不由自主地怀疑起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来,而他的旁门功夫也让我想起鲁卫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天下寥寥几个神箭手都是在军中服役,职位最低的也是一个千户。」

可这些高手真的会像鲁卫说的那样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把一切都献给了国家、军队吗?

「大明军队,你还真是藏龙卧虎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