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四卷 第十章

有了魏柔的消息让我心情舒畅了许多,又问高光祖家里兄嫂弟妹的情况,鲁卫也不清楚,不过说想查也容易,只是费些时日,我便请他帮忙调查一番。

回到竹园,却有意外之喜,原本应该在半个月后才来苏州的李六娘带着庄紫烟和梅娘到了。

「六娘,看来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面对满脸亲切笑容的六娘我也是满心欢喜,这个神秘的女人让我不知不觉生出了一种亲切感。

庄紫烟袅袅娜娜的上前道了万福,叫了一声「主子」,那对乌黑的眸子便好奇的望着我身后的无瑕和玲珑,看无瑕一脸欢喜而玲珑似乎有些心事,那眸子又转到了我身上。

看到紫烟一身婢女打扮我就知道六娘是个极有心的人,见紫烟有些迷惑,便笑着对她道:「来,过来见过三位玉少奶奶。」

「啊?」没等紫烟动作,在我没回家之前一直陪着六娘一行人的解雨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叫,「你、你不是萧潇吗?」

她满是惊讶的望着无瑕,不过脸上很快变成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你、你就是春水剑派的玉……」

她下面的话被我突然放出的凌厉目光逼了回去,无瑕和玲珑的脸色都有些变化,显然她们和我一样,都想起了江湖流传的关于我与玉夫人的那个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的流言。

紫烟乖巧的上前叫了声「大玉奶奶、小玉奶奶」,六娘也好奇的望了一会儿无瑕,转头笑着对解雨道:「原来姑娘不是公子的家人呀。」

我这才明白我不在家的时候,解雨竟以主人的身份接待了六娘,这姑娘的大胆颇让我惊奇;而且不时用淫贼来称呼我的她似乎已经准备安安心心的在我身边呆三年,也让我对她的突然出现产生了怀疑。

不过,就算她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我想我也有足够的魅力来征服她,虽然她并不是绝色,不过那身不亚于萧潇的武功想来会是我一个好帮手。

无瑕和玲珑早知道了太湖秦楼和李六娘、庄紫烟,只是无缘一面,因为不清楚我今后如何安排紫烟,便只受了紫烟半礼。

我把大家互相介绍了一番,和六娘之间的交易并没有什么值得隐瞒的,如果秦楼能顺利开业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那些有心人就会弄清楚它的后台老板究竟是谁,于是我便直截了当的问六娘怎么来的这么快。

「快点好嘛,一路听说你是个大忙人,昨天应天府今天扬州府的,还不知道明天你在哪儿呢。赚钱的事儿拖不得,我只好早些来了。」六娘浅笑道,那缠绵的声音带着异样的诱惑,每每让我忘记她的年龄。

我心中一凛,「六娘对我的行踪很关心呀。」我笑道,在太湖的时候我就发现秦楼对外界新发生的事情极其敏感,或许它已经有一套线人班子吧。

解雨在眼中闪过一丝深思后冲我笑道:「想不到你这么受欢迎,你的那个侍婢萧潇呢?」

我哈哈笑道:「英雄喜荡妇,美女爱淫贼,我可比那些满嘴道德文章的人有趣多了。」我含笑望着她,却没有告诉她萧潇的行踪,解雨可能是察觉了我目光很有些色迷迷,便在无瑕玲珑含羞啐了我一口的同时,大大方方的骂了我一声「淫贼」。

六娘忍俊不止,笑了一阵,才把话题转了回来:「秦楼迎来送往的,消息极是灵通,再说这些日子江湖上除了对十二连环坞的覆灭议论纷纷之外,就是公子的消息了,我想不知道都困难。」

「传就传吧,我自昆仑山上一青松。」我伸手把无瑕拉进怀里,心中暗恨这流言的始作俑者,不过听六娘的话里并没有讥讽的味道,不免生出几分感动。

六娘望着脸上浮起几分窘意的无瑕,沉吟半晌才道:「『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无暇你真好福气呀。其实大丈夫立身世上,本就该快意行事、率性而为,何必听众言粥粥!」

无瑕感激的望了六娘一眼。我听她的话颇有长者之风,我不由得笑了起来,「六娘,怎么你和我娘说话一个调调?」

说罢心中忽然一动,六娘对我莫名的关爱还真像是我的长辈,想起把她拉拢住的诸般好处,便笑道:「六娘,干脆我拜你做干娘算了。」

就在满屋子的人俱是一怔的时候,六娘却噗哧一笑,她那张并不出众的脸上突然闪现出动人的神采:「我有那么老吗?」她娇媚一笑道。

在那一霎那我心里一阵迷惘,她明艳的笑容就比玲珑也不遑多让,瞬间展露出来的媚态甚至比她的弟子、天生媚骨的庄紫烟还要诱人,她真的是个已近中年的妇人吗?

「那你拜我做干哥哥也成。」一句话惹得众女嘻笑不已,六娘骂我一声荒唐,沉思片刻自言自语道:「有个干儿子孝敬也不错,」

她望了我一眼,笑道:「只是你能有几分孝心,为娘还真说不好呢。」

「十足孝心!」我回道。择日不如撞日,我当下吩咐喜子和明珠摆上香案,拉上解雨做证人,领着无瑕玲珑给六娘磕了一个响头,便认下了这门干亲。

六娘说也没个准备,就顺手摘下头上的一只金簪子给了无瑕,一对碧玉手镯拆开送给了玲珑。我也凑趣讨赏,六娘阖了我一眼,笑道:「已经送给你紫烟了,你还这么贪心!」倒把旁边的紫烟羞得红了脸。

「我也要拜六娘做干娘!」解雨在一旁看得眼热,突然一本正经的道。

「有你叫干娘的时候。」六娘笑着婉拒道,目光在我和解雨间逡巡了两个来回,似乎是大有深意。她不愧是欢场中的老手,轻轻一个四两拨千斤便避过了这个话头,反倒暗将了解雨一军。

「他?」解雨显然明白了六娘话里的意思,脸上便浮起一丝不屑,「六娘你错了!」她望着我的目光颇有些挑衅的味道:「我讨厌淫贼,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世上的淫贼都杀光。」她恨恨的扔下这句话,便扬长而去。

众女面面相觑,六娘笑道:「这女孩好烈的性子呀!」

便问我解雨的来历,我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我不知道六娘是不是和江湖上的某个势力有关,只是轻描淡写的提起慕容仲达和邱鸿声,六娘也似乎并没有在意慕容世家拉拢当朝权贵的那些小动作,只是在我提起那个颇似高光祖的蒙面人使出「天魔杀神」的时候,她的眼中才闪过一丝惊疑之色,却没有追问,末了六娘一皱眉:「动儿,不是干娘说你,此女你恐怕打错主意了。」

「干娘,我是个怜花惜玉的人。」我救解雨只不过因为她还算的上是个美人。师父说过对女人心软恐怕是我最大的弱点了,其实我的心已经狠了许多,我可以面不改色的用银针刺过萧潇娇嫩的乳头,在苏瑾几乎吹弹的破的白皙肌肤上留下道道鞭痕,可我还是怜香惜玉,师父只不过把我怜香惜玉的对象由女人变成了美人而已。

「江湖不会平白无故的出现一个高手,尤其还是个女孩,她应该有很深的背景,接触你的动机也不单纯。」六娘的心思灵动,从我的描述里听出了我的困惑,见我把无瑕玲珑都遣去睡觉,她脸上露出了严肃的表情,看惯了她春风一样笑容的我顿时觉得她身上还真有点干娘的气度,「对这样的女孩子,要么你变成了一个正人君子;要么你尽快破了她的身子,让她对你爱恨交织,再慢慢收拢她的心。否则……」

没想到六娘真的这么替我着想,连紫烟在一旁都偷偷撅起了小嘴,好像是不满自己的师父对我太过溺爱,竟然教导自己的主子如何去征服一个女孩。

「干娘,我还有三年时间。」我笑道。

六娘摇摇头,「动儿你错了,或许用不了一年,江湖就会统一了,那时解雨对你还有多大的意义呢?」

六娘有双能看穿人心肺和洞彻全局的神眼,在她面前我觉得自己的心思无处遁形,「好在你是我干娘。」我笑道。

她和我的判断惊人的一致,按照我的估计,大江盟与慕容世家的一战绝对不可避免,而少林、武当不问俗事,唐门偏安于一隅,魔门名声太差容易激起公愤,这等形势下胜者很可能挟余威而统一江湖,我只是利用江湖风云激荡的时机来迫使隐湖更多的介入江湖,从而为我征服它赢得更多的机会。

一旦江湖风平浪静,无论胜者是大江盟还是慕容世家,没有被我征服的隐湖依照她以往运作的规律恐怕都要销声匿迹了,而我也不得不选择另外一种途径来征服它,到那时解雨的武功对我来说究竟还有多大的意义?毕竟武功要在动荡时分才能有它的价值。

从六娘师徒住的西厢院里出来的时候已是二更天了,节气过了白露,夜里便凉爽了许多,一弯新月高挂空中,如水的月光照着院子的芭蕉,把肥大的叶子染上了一层银色。

「……反正相公也要退出江湖了,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就全当没听见。」东厢里传来玉玲低低的声音。

自从嫁给我之后,玲珑便和无瑕分开住了,听到玉玲的声音,我马上就明白姐妹俩是在讨论如何来面对我与无瑕之间的关系。我停下脚步,下意识的望了旁边屋子一眼,那时无瑕的住处,里面已是漆黑一片。

「还不知道要等多久呢!」玉珑的声音有些焦急,「隐湖虚无飘渺的,爷若是花上十年八载的才能把那些该死的女人都征服了,我怕……怕娘……」

她突然停住不说,半晌才听玉玲迟疑道:「是不是怕……怕娘生下一儿半女的?」

玉珑嗯了一声,屋子里便没了动静。玲珑的担心让我都有些头痛,不,我已经开始头疼了,无瑕至少有八成的可能怀了孩子,孩子该叫玲珑什么,是姐姐还是阿姨呢?

车到山前必有路,我甩甩头,把困惑留给以后吧。听玲珑的对话,她俩并不是没有和母亲共侍一人的思想准备,只是有些事情太棘手就连我一时也拿不出一个好的说法,让她俩更加心安理得。

门是虚掩的,我一推便开了。屋子里一灯如豆,灯下是一对解语花,俱穿着湖丝肚兜,慵懒的半卧在床上,只是灯光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肚兜的颜色。见我进来,姐妹俩一左一右的扑进我怀里,像是受尽了委屈,「咦呀」哭了起来。

「爷,咱们退出江湖吧。」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可玉玲依然哀求道:「要不,爷就来做武林盟主,谁也不敢说闲话了。」

我心中蓦地一动,不过想到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连皇帝都给别人说三道四的,区区一个武林盟主又岂能封住所有人的嘴,「让他们说罢,总有他们说累的一天;再说日子一长,大家习惯也就好了。」

我轻轻抚摸着她圆润娇嫩的臀,着手处有如丝一般的光滑,手指沿着尾骨渐渐下移,在臀缝间找到了菊花蕾,「就像你这儿,现在不也习惯了吗?」

「疼~」玉玲身子一缩,轻轻皱了下眉,媚眼如丝的捶了我一拳,我知道昨晚的一场盘肠大战我狂了些,让她有些吃不消,不过看到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心中涌起一股快感,「小别胜新婚嘛。」我把她抱在膝上,恣意把玩起来。

玉珑看的眼热,便将身子靠了过来,一只玉臂搂住我的腰,倚在我的肩头蹭了几下,肚兜便蹭的歪七扭八,连一只玉兔都弹出来露在了外面,那坚挺的凸起就像玉珑撅起的小嘴向人示威着。

「这么急,那好,给你吃这个。」我笑谑道,左手轻轻一推玉玲的腰,她的身子便挺得笔直,肚兜早被我撸到了小腹,那对新剥鸡头便直直横在妹妹的眼前;我右手带过玉珑,把她的脑袋按在了姐姐的胸前,让她的小嘴噙住一只已经肿胀发紫的蓓蕾。

玉玲的一声轻呼转眼湮没在一片娇腻喘息中。虽然姐妹俩从破瓜那一夜起就一直在一起侍奉我,彼此早就熟悉了对方的躯体,可像今晚这样虚凰假凤般的亲昵却是从未有过,玉玲羞得浑身发烫,在朦胧的光线下依然能看清她身上泛起的红晕,一股温热的湿流从她隐秘之处落在了我的大腿上。

「好湿哟。」

我的手指满是粘粘的汁液,那汁液在月光下被我拉成一根根闪亮的银线。玉玲早闭上了眸子,我便把那汁液涂在她的乳头上,让玉珑使劲啜着。

细若箫管的呻吟从玉玲的喉间发出,宛如天籁一般悦耳动人;我腿上越来越湿,玉玲原本搂着我脖颈的手臂也分出来一只,插进我的小衣,温柔的握住了我怒目圆张的分身。

玉玲的小手并没有因为舞刀弄剑而变得粗糙,反是温柔细嫩的很,它一张一弛间带动着我的欲望,让我的分身愈加壮大。

「好香哟。」

我的唇印在了玉玲的肩头,她的身子依旧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幽香,虽然不如做姑娘时那么清纯,可融进了些许少妇馥郁芬芳的身体却更加诱人。

玲珑的体香正悄然发生着变化,我知道那是我雨露之功。其实女人都有自己的体香,闻香识美人本就是师父的拿手好戏,深得真传的我自然也是个中好手,我甚至能靠着体香分辨出是玉玲还是玉珑。

「淫靡之花还需要雨露浇灌呀。」

沉迷在情欲中的姐妹并没有听清楚我的自言自语,玉玲已经在妹妹的帮助下顺利把我的分身吃进了肚子里,起伏间那擎天玉柱上已满是粘粘的汁液,在月色里泛着银色的亮光。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