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四卷 第四章

无瑕此刻显示出了她善解人意的一面,不长时间便和宝亭打成了一片,让宝亭的愁眉渐渐舒展开了。正在这时,下人来报,说是姓隋的一家三口前来拜访。

「是隋礼吧?」无瑕笑道。我让二女在内室等候,自己迎了出去,一见面,果然是隋礼一家。

一家三口见到我之后便当头就拜,隋礼惭愧道:「隋某有眼不识泰山,在公子面前班门弄斧,公子以德报怨,真是愧杀我了!」他妻子也是一脸的诚惶诚恐,倒是女儿隋宝儿虽然跪在地上,一双乌黑的眼珠却是滴溜乱转,满脸的好奇。

我忙扶起隋礼,虽然我并不喜欢他,可既然做了好人,就干脆做到底:「隋先生不必多礼,谁行事没有出纰漏的时候,我若行事周密,怎么会被人安上杀人凶手的罪名!」

我哈哈一笑,「再说先生也不能强求一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心机也如同先生一般深厚吧。」

隋礼这才知道是自己的女儿露出了破绽,讪讪一笑。隋宝儿却是一怔,脸上阴晴不定,似乎不明白自己究竟哪儿露出了马脚。我也不说破,把一家三口让进了客厅。

「听到公子竟是一榜解元,真让隋某大吃一惊。公子文武双全,前途不可限量呀。」

虽然我和十二连环坞打了几仗,可十二连环坞并没有把春水剑派王动和应天府新科解元王动之间划上等号,江湖与国子学之间毕竟隔着万水千山,慕容世家与离别山庄也只是因为因缘巧合才知道这个事实,而鲁卫那里我已经嘱咐过了,想来少林寺这点江湖道义还会遵守。

「隋先生也是读书人吧。」我随口反问道。

隋礼脸上闪过一丝痛苦,「说来隋某也曾有过一件青衫,可惜连着参加几次乡试俱不得中,听不得家里人的闲言碎语,一气之下,便弃文弄武,可学文不成,学剑亦不成呀。」想来这是一段伤心往事,他话里便颇有些感慨。

这小子倒是唱作俱佳呀。我心里自然不信,看他对十二连环坞的熟悉程度,显然并不是被十二连环坞捉去的,可我并没有心情去考证他那些陈芝麻烂谷的旧事,敷衍道:「学以致用就好,隋先生现在总算有了用武之地。」

「真是多亏了公子。」隋礼真诚的道。

说实话,正是因为他表情太真挚了,以致让我心中升起一丝疑虑,他这样大张旗鼓的拜访我,显然是和慕容千秋打好了招呼,那么他来是自己的意思还是慕容的授意呢?

「慕容兄天纵其才,就是我不提,他也很快就会发现你的。」我笑道,隋礼却摇摇头,轻叹了一口气:「隋某有话讲在当面,不错,慕容家主的确是不世奇才,不过他只是一个练武的奇才,而江湖争霸,家主武功的高低并不那么重要,就像古时三国,孙权武功比父兄相差远矣,可打下三国鼎立局面的却正是孙权。家主他是当世豪杰,能得人死力,然轻而无备,虽百万人尤一人耳。」

隋礼借用郭嘉批评孙策的话来形容慕容千秋,显然在慕容世家与大江盟的争霸中,他并没有看好慕容。可慕容能将自己的武功隐藏的不露分毫,心机之深又岂是他人所能随意度测。

「慕容兄不是有隋先生您做参谋吗?先生摆出了武侯的风扬阵,不正是自比诸葛吗?一时间打败大江盟有些难度,不过来个慕容、唐门、大江盟三分天下还是很有希望的吧。」我调侃道。

「家主若是三分天下有其一就知足了的话,慕容世家的前景恐怕就会好很多……」隋礼犹豫道。

「志存高远并没有什么不好。」我随口道,心里却咯愣一跳,我清楚记得隋礼曾经说过况天并不是十二连环坞狙杀的,当时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此刻却突然想到,如果慕容垂涎江湖霸主之位不是一天两天的话,那况天会不会就是他杀的呢?

「可公子在太湖已经见识到了大江盟的实力,加上排帮上千的弟兄,大江盟的实力明显高出慕容世家一筹,更可怕的是齐放用兵如神,慕容世家与之争锋还欠火候呀。」

「慕容他会闲着干等大江盟坐大吗?」我小声嘟哝了一句。

「那倒不是,不过慕容家主的行事方式与大江盟不太相同罢了。就在一个时辰前,慕容二爷从凤阳府回来,麒麟帮不肯加入慕容世家,已经被屠门了。」

我一皱眉道:「隋先生,我不想知道慕容世家的家事。」心中暗忖,怪不得昨日没见到慕容万代这个活宝。

隋礼却笑道:「隋某虽然不知道公子和慕容家主的交情如何,不过公子对大江盟并无好感却是铁一般的事实。我想公子断不至于给大江盟通风报信吧。」

「不要乱说话,」我不客气的道:「对齐盟主我是极其敬仰的,只怕是我这么一个无名小卒齐盟主看不上眼吧。」

却听隋宝儿噗哧一笑道:「那是齐盟主不知道公子爷与尹门主的那两番大战吧。」

虽然隋宝儿是个美人胚子,这一笑又灿若春花,娇嫩的嗓音也别有一番风情,可并没有改变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在太湖边上她的几句话让我知道人小鬼大的她并不像她纯真的外表那般天真无邪。

隋夫人瞪了她一眼,隋礼却接起了话头:「尹、高两位门主都极为推崇公子的武功,说公子有十大的实力,不过依隋某愚见,公子武功倒在其次,您的智能却是武林仅见,眼下江湖正是风起云涌,公子难道不想有番作为吗?」

隋礼话中隐隐有投奔我的味道让我不由得一怔,他不是刚刚得到慕容的信任吗?怎么突然就要把自己的主子甩开?

「我没心思争霸江湖。」我一口封死了隋礼的念头,「隋先生你还是用心思辅佐慕容兄吧。」

「那隋某厚颜恳请公子一事,隋某想把小女送与公子为婢,一来报答公子的活命之恩,二来隋某也少了后顾之忧。」

「不行!」我立刻回绝道,不管是隋礼真的想让自己的女儿有个安身之地,还是慕容想在我身边安插一个耳目,我都不想把隋宝儿留在身边,这个丫头片子似乎从小就没有受到良好的教育,一身的坏毛病,并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孩,「隋先生,我若是慕容的话,先治你个动摇军心之罪。」

就在一家三口顿时露出失望表情、隋宝儿更是满眼泪珠盈盈欲滴的时候,屏风后突然传来一道平和的声音,却是大师娘墨夫人。

「动儿,让隋姑娘留下吧,我身边正缺一个聪明伶俐的丫头。」

「师娘,隋宝儿年龄虽小,却是一肚子的鬼主意,为什么要把她留下?」和隋礼密谈了一阵之后,夫妇两人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而隋宝儿也被下女带去更换衣衫,我忍不住问大师娘道。

「傻孩子,隋宝儿天生媚骨,万中无一,师娘替你精雕细刻一番,正好服侍你。」

我顿时张大了嘴巴,就像师娘说的那样,媚骨天生之女世间罕有,我见识过那么多的女人,只在太湖发现了庄紫烟一个。再说经过师父十七年的锻炼,我早就练成了火眼金睛,一个女子是不是在室,生没生过孩子,是不是天生媚骨我一眼便知,可我怎么没看出隋宝儿天生媚骨呢?

看我一头雾水的样子,师娘忍不住笑道:「动儿,就算你师父传下的洞玄子秘注十三经也没有把男女情事都收全了,隋宝儿天生异廪,就不在十三经之内,你师父都不晓得,你怎么会知道呢?」

「师娘竟然跟师父藏了私,我要告诉师父。」我笑道,心下却恍然,想当年五位师娘也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大师娘更是墨门本代传人,想来胸中一些奇技淫巧连师父都不知晓。「师娘,等我空下来,可要好好教我。」

「爷,婢子……有没有媚骨?」无瑕在我身下婉转承欢,高潮之余,她一边娇喘一边腻声问我。萧潇和玲珑不在近前,让她没有了任何顾虑,放开的身心竟有惊人的蛊惑力。

「怎么没有!」我让她把双腿举的高高,我那只独角龙王已经把她的花道蹂躏的满是泥泞,让我的神兵上像是裹上了一层亮铠般晶莹。无瑕的那粒相思红豆也肿胀成半截小指大小,我掐住它,笑道,这不就是媚骨吗?

虽然无瑕生产过,可她那时年龄尚小,生产后的十几年也一直没有男人,而春水心法显然有助于容颜的保持,无瑕的身体就像是一朵盛开的鲜花一般令人垂涎欲滴。

「爷,喜欢吗?」无瑕媚眼如丝望着我,「喜不喜欢……在婢子这里……也打上爷的烙印?」

「哦?」我心头一阵大动,当听萧潇说无瑕的相思豆上也被十二连环坞的那帮恶人穿了一个孔,我就想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一只相思环戴在她的相思豆上,只是这些日子忙忙碌碌的,就把这件事忘在脑后,没想到无瑕忍不住自己提了出来。

她真的有被虐体质呀,我暗忖道,关于这一点我早有所料,现在又多了一样凭证。

「怪不得你在宝大祥选了一对耳环,原来是想用在这里。」无瑕被我看破心事,脸上涌起一股羞涩,不过眼中却闪过一道异彩,她把一只雪白颢腕横在我的眼前,那只乌黑的双龙戏珠镯彷佛是一道乌黑的锁链在夕阳下散发着妖异的光彩。

「婢子想要爷锁住婢子身上的每一处,手、脚、脖子……」她话没说完,我的另一只大手已经把她的一只雪腻的丰乳握在手中,「还有这儿和这儿,无瑕,我要把你打扮成一只小狗狗,一只少爷我专用的美女狗。」

无瑕低低呻吟的一声,那呻吟里充满了无限的向往;身子也开始不由自主的轻轻抖动起来,她紧紧抱着我,喃喃道:「是,我就是爷的小母狗,母狗……」

等晚上再见到隋宝儿的时候,几个时辰的功夫她彷佛换了一个人,原来身上带的那点匪气都不见了,一身明快的短衫短裙和俏皮的三丫髻装扮出一个娇小俏丽的丫鬟来,看到我和无瑕,她忙跑上前轻盈的一拜:「见过少爷、少奶奶。」

虽然这几天下人们私下早就在偷偷的喊无瑕少奶奶了,可真的让她听到了,却让她红透双颊。我有意替她解围,便笑着对旁边一脸慈祥笑容的墨夫人道:「师娘,您这是使了什么手段,我也要学。」

墨夫人却左顾而言他,看无瑕把隋宝儿拉在一旁细细打量,才小声对我道:「动儿,无瑕和玲珑心思单纯,是相夫教子的贤内助,并不适合行走江湖。你身边女人虽多,却只有一个萧潇能派上用场,宝儿是个极伶俐的丫头,我有心多教她一点,日后也好帮你。」

一时间我也说不清这是否妥当,不过想到师父已然过世,而我又无法陪伴在师娘们身边,教一个徒弟让她们有事情可做,并不是件坏事,「那一切就听师娘做主。」

墨夫人显然明白了我的心思,「动儿,你不用替我们担心。」她望了一眼无瑕,又道:「我很喜欢无瑕,动儿你是不是该给人家一个名分了?」

「等等看吧。」无瑕的事情我并没有瞒着五位师娘,师娘们只是骂了我几句荒唐也都欣然接受了她,我担心是玲珑姐妹,一旦自己的母亲和自己一样变成了自己丈夫的女人,她们真的能够互相面对吗?真的能够承受那种心理压力吗?

墨夫人小声笑道:「看你这般夜夜春宵的,你还能拖多久?」又问我什么时候启程去余姚,我说就在这一两日内,她便有些依依不舍。

「我知道你不喜欢江湖,踏入江湖都是为了你师父,不过,动儿若是你觉得无法如愿以偿的话,不要强撑着,师娘日夜盼你回来。」

「没那么严重吧,我可是很有信心耶。」我笑道,听师娘提起萧潇,突然勾起件心事来,便问道:「师娘,师父究竟和萧潇的娘家离别山庄有什么关系?为什么离别山庄会知道我要进入江湖呢?师父是不是江湖名人录中排名第六的任独行呢?」

「都怨你师父,」三师娘笑道:「什么事都瞒着让动儿自己去闯,动儿不要累死了?!」

墨夫人也笑道:「不错,任独行正是你师父化身中最有名的一个。」我一吐舌头,「他老人家究竟有多少化身呀!」

墨夫人没理我,接着道:「你师父和离别山庄的萧庄主渊源极深,只是你师父不肯讲明,师娘也不好告诉你,你只要记得没有极特殊的情况,离别山庄是绝对可以信赖的朋友。」

干嘛弄得这么神神秘密的,我不满的嘟哝了一句,「这么说师父也早知道慕容千秋那个死胖子就是慕容世家的家主喽?」

墨夫人噗哧一笑,「动儿,这就连我都清楚,你说你师父知不知道呢?」

原来上上下下只瞒我一个人,也搞不懂师父究竟是怎么想的,说让我身上看不出江湖气息,这倒是个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不过那些高手还不是一眼就认出了我武功的来历?

「那师娘您知道一个叫李六娘的女人吗?」我突然转了话题。

「李六娘?」几位师娘的脸上都是一脸的迷茫,二师娘说没听师父提起这么一个人,而三师娘则说相公和不少姓李的女子有瓜葛,也不知道是其中的哪一个。

我便道:「她是魔门上代日宗宗主的未亡人。」

「笑话,墨门最后一代传人是大姐,哪儿来的什么日宗不日宗的?」五师娘笑道,墨夫人也说我墨门两百年来代代都是单传女子,怎么出来了个未亡人呢?眼中却一道异色飞快掠过。

我心中顿生疑虑,虽然在家乡话里分辨魔门与墨门的确不容易,不过若是知道魔门三宗的话,很容易就知道我所说的是哪一个,大师娘嘴上说墨门,心里恐怕已经知道我说的其实是魔门,她知道魔门并不奇怪,奇怪的是她怎么知道魔门三宗的秘辛呢?

「那李六娘究竟是什么人呀?」墨夫人似乎不经意的问道。

回来之后,师娘对我如何行走江湖并不十分感兴趣,倒是我娶了玲珑让她们兴奋了很长时间,多半时间倒是花在那两个小妮子身上嘘寒问暖。我只是把半年来的经历简单说了一遍,并没有提起六娘,此刻听师娘问起,便详详细细的把六娘的来历、容貌说了一遍。

这反倒让墨夫人迷惑了,显然我说的和她心里所想的并不一致。

「原来是魔门,」她斟酌道:「你师父和魔门没有关系,而我追随他最久,他女人虽多,里面却没有李六娘这号人物。她为什么对你青眼有加,师娘也说不清楚,或许像你说的那样,她是想给自己的徒弟找个可靠的归宿吧。」

「是动儿有女人缘吧。」三师娘笑道,她的笑声有些大,让远处的无瑕都羞红了脸。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