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四卷 第二章

第二天我便拜别了父母,星夜赶往扬州。

离开扬州足足有大半年了,师父无后,五位师母早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朝思暮盼的不仅盼回了我,还带回了两房媳妇,自然是喜出望外,七嘴八舌的问这问那,一晃已是后半夜了。

「奶奶们好像有些见老耶。」萧潇裸露着娇躯香汗淋漓的趴在我身上,高潮的余韵还没有消散,白皙的身子满是潮红。她一面舔着我的胸口,一面若有所思的道。

「哀莫大于心死。」师父的死,像是带走了师母们的心,她们五人明显变老了,虽然几个人都练过有驻颜之功的天魔玉女大法,可现在看起来似乎全失去了作用。

「主子,答应婢子,让婢子死在主子之前。」萧潇呢喃道。

我一阵心痛,搂在她纤腰上的手臂不由得紧了一紧。此时房门被轻轻的推开,一道倩影飘然而入,正是无瑕。

自从应天府的那一夜,无瑕便不再躲着萧潇。看到萧潇的娇慵模样,她只是抿嘴一笑便坐在了榻上,顺手拿过一条毛巾将萧潇身上的汗抹净,才转头小声对我道:「爷,奶奶们似乎都有一身好功夫哩。」

「那是当然,要不我怎么敢放心地踏入江湖?」虽说无瑕的武功并没有恢复到以往的水平,可她依然有着一流的眼光。

「江湖有什么好?」无瑕幽幽的叹了口气,转眼看到挂在罗帐中的那串夜明珠正泛着雾蒙蒙的光芒,她好奇的伸手摸了摸,问道:「爷,这就是那串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吗?果然逗人喜爱。」

「姐姐若是喜欢,就让爷送给你好了。」萧潇浅笑间微微挪动了下身子,露出半只丰腻的椒乳,那只宝石乳环顿时放出道道毫光,刺得无瑕不由得一瞇眼睛。

「那是爷送给妹子你的,」无瑕自然知道它的来历,「只是这么多粒夜明珠串在一起,实在是奢侈了些。爷,要送,贱妾只要一粒足矣。」

「一粒怎么够用!」

就在无瑕满脸疑惑的当口,那串夜明珠开始一颗颗的消失在萧潇的体内,只留下最后一颗将萧潇的花瓣照得纤毫毕现。

「爷你坏死啦~」无瑕娇嗔了一句便缓缓偎进我怀里,贴在我赤裸胸膛的那张粉脸火一般的发烫,湖丝薄衫下的肚兜被挺拔的乳支起老高,那两粒浑圆凸起清晰可辨。

「喜欢吗?」我的手在无瑕丰腴的肉体上来回游动,她的肌肤不像是生产过的妇人那般松松垮垮的,却是异样的柔美滑腻,当我的魔手掠过,她甚至像萧潇、玲珑那样富有青春的紧绷起自己的肌肤,「喜欢的话,爷再给我的小亲亲买一串,不过用不着夜明珠了,因为爷要你时时刻刻把它放在身子里。」

「不嘛~」无瑕嘤咛一声,脸上却露出向往的神色。我看在眼里,心中一动,吩咐萧潇道:「把乳环给你姐姐戴上。」

我早知道无瑕对男欢女爱有种异样的喜好,她对乳环的喜爱甚至超过了萧潇,不过让我略微感到奇怪的是这种喜好似乎是十二连环坞的那帮恶人给她发掘出来的。

在太湖的那一夜,当我掐住她乳珠的时候,那个被尹观无情的用铁丝对穿成孔的乳珠里竟然还留有小半截的一只银簪。那时我就在想我该把李宽人送给我的那对双龙乳环替她戴上了,只可惜它被我留在了苏州。

当萧潇把乳环戴在了无瑕勃起的乳头上,那粒胀得发紫的乳头在钻石的星光笼罩下是那么的娇艳欲滴。

「喔~」无瑕发出的腻人呻吟让萧潇脸上都多了一层红晕,白生生的身子只因为多了那只乳环便显得异常妖艳,「姐姐你真美耶。」萧潇由衷的赞道。

「真的吗?」无瑕双手捧着那只丰挺的乳媚眼如丝的问我,那如波的眼神让我心头蓦地一动,当无瑕开始放开自己的时候,她的妖媚竟真的如此美丽。

「当然喽,你看,窗外的月亮都躲起来了。」

第二天一清早我便去了听月阁,玲珑嚷着想见见让我魂牵梦萦的苏瑾,便换了男装跟着我一起来到了这个扬州最繁华的风月场。

「这就是听月阁?」玉珑有些失望,「怎么也没个人呀?这么冷清。」

「这可是早晨啊,我的小姑奶奶。」闻讯迎出来的老鸨樊三娘一眼便认出玲珑是女儿身,伏在我耳边小声笑谑道:「大少爷的风流帐不怕传到瑾姑娘耳朵里吗?」

我一愣,「苏瑾不在?」

「瑾姑娘盼星星盼月亮的,等了大少爷半年多,也不见大少爷的踪影,前些日子往苏杭散心去了。」

我一问日子,正是我去太湖的那几天,心下怅然,便要转身离去,忽听身后有人唤道:「是别情老弟吗?」

「慕容兄吗?正是小弟。」听声音我就知道说话之人正是听月阁的老板、慕容世家的家主慕容千秋,回头一看,从大门口气喘吁吁的走进一个滚圆的胖子,你第一眼一定是看到了他那鼓起如皮球的肚子,之后才会看到一个小脑袋直接顶在了身子上,那脖子好像和身子已经融合成了一体。

他边走边向我招手,满是赘肉的胖脸上堆出了一副亲昵的笑容,笑容里还真有几分真诚,果然是慕容千秋,他后面还跟着七八个人,里面没有熟悉的慕容万代和慕容仲达,也没有那个从葫芦岔子逃出来的隋礼,全是些陌生的面孔。

就算是现在我也看不出他竟是江湖名人录里排名第八的一流高手,不过想到排名只比他低五位的无瑕心甘情愿地做着我的情妇,我知道这些江湖里的高手在换了一种面目之后和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在我眼里,慕容不过是个和我臭味相投的听月阁老板而已。

「臭小子,瞒得你老哥好苦!」慕容来到近前,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拍向我的肩头。

那又短又胖的手指竟拧成了一朵奇异的兰花,离我肩头尺远就能感到一阵劲风,而他那只手的来势看起来并不迅捷,似乎我一闪身就可以躲过。

好强的内力!我心中一动,身子却没动,倒是旁边的玲珑不明白慕容的用意,双剑突的齐出,慕容十指飞舞,只听得「当当」两声,玉玲的剑便被慕容巧妙的引向了玉珑,双剑相交擦出一溜火星,慕容只一招便破了玲珑的那式「小楼一夜听春雨」,不过他也被迫退了一步,眼中流出一丝讶色。

「胡闹!」我喝住一脸惊讶的玲珑的同时慕容也让他身后的人收起了刀剑,「快过来见过慕容大哥!」

「玲珑双玉?」慕容眼中的讶色一闪而过,哈哈笑道:「谑,不得了呀老弟,看来江湖传言不虚呀!」

「狗屁江湖的狗屁传言。」我一哂,慕容接过话头:「是呀,能把堂堂一榜解元活生生的变成了一个杀人越货的凶手,也只有在这狗屁江湖了。」

又道:「我刚从沈园回来,他们说你出门了,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到我这里来了。」

「我对江湖没兴趣,我只对苏瑾有兴趣。」我心里暗忖,慕容家的消息好快呀!我明白,若大江盟灭十二连环坞只是为了替况天报仇还好,倘是有雄心争霸江湖,那么江北的慕容世家恐怕就是它的头号敌人了。慕容这么急于见我,想来也是要拉拢我。我不想卷进这场江湖争斗,便摆明了自己的立场。

慕容淡淡的说了句「一入江湖,身不由己」,便拉着我的手往院子里走,「难道苏瑾不在,这里就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谁让你听月阁这七八年就出了这么一个苏瑾!」我笑道,突然想起玲珑提过的那个江湖绝色谱里慕容千秋的妹妹慕容芷高居第三,比玲珑姐妹尤高一名,便停下脚步仔细端详了慕容千秋一番,疑惑道:「老哥,你真的有妹妹吗?看你的模样,我怎么也想象不出你妹妹能羞花闭月、沉鱼落雁。」

「都是百晓生这老小子惹的祸,奶奶的有时候我真想一刀杀了他。」

慕容半真半假的骂道,可能是因为太了解我的风流习性,他冲我笑道:「你就别打鬼主意了,我妹妹已经有了婆家。」

听慕容的口气他应该真的有一位国色天香的妹妹,我心中便有些好奇,不过一路上看到院子里突然多了不少护院模样的人,让我把心思转了回来,一皱眉:「老哥,听月阁的气氛有些不对呀!」

慕容奇怪的望了我一眼,「怎么,你不知道吗?大江盟与排帮合并了,江南地头上六家颇有些实力的门派也并入大江盟了。嘿嘿,它大江盟磨刀霍霍的,我岂能不小心?」

在十二连环坞一役中我就知道大江盟与排帮的关系非同一般,不过听到两家竟然合并了,我仍吃了一惊,这十大门派的两强连手,会给江湖带来怎么的变化,就算是傻子也能猜出个七八分来。

想想大江盟砍瓜切菜般的剿灭了十二连环坞,我倒有些替慕容千秋担心了,虽然他的名声不佳,可毕竟是乡里乡亲的,又认识了七八年,总不希望慕容世家也和十二连环坞一样灰飞烟灭了。

「老哥,争霸江湖其实打的是银子,赚了十几年的钱,现在可不是吝啬的时候。道上苦哈哈的兄弟多得是,老哥要早下手。」又笑道:「我可是往听月阁扔了好几万两的银子呀!」

慕容小圆眼睛陡然一亮,表情也开朗了许多,「我知道春水剑派是名门正派,可疏不间亲嘛,多年的老朋友你总要帮我一把。」

「顶多我送了十几二十万两银子。」我笑道,没见到隋礼,我不想贸然提起那些珠宝的事情,反正慕容是拉皮条、贩私盐的,对珠宝并不在行,就算隋礼已经把那些珠宝献上,恐怕一时间也不会被卖掉。

在听月阁里有专门为慕容千秋准备的一座别院听雨别院,印象中的这座别院只是比别处僻静风雅了许多,满院子的芭蕉梧桐看起来颇有些雅意。可现在只是多了些翠竹,就立刻变得气象森严。

师父不仅教我琴棋书画,就连兵书战阵也多有涉猎。我自然看得出,如果把院子里那些翠竹都换成人的话,正是诸葛武侯八阵中的一个阵法风扬阵。虽然缺了几处,可近乎完整的阵法已经是我这几年所仅见的了。

「老哥,看来你网罗了不少能人啊。」

「老弟,莫非这些竹子真的有用不成?」慕容千秋毕竟是一方霸主,看我脚步一迟,就知道是为了听雨别院环境的改变,脸上便有些惊讶,「这些天三山五岳的朋友来了不少,却没有一人看出这里面有什么门道?难道这真是什么风扬阵?」

「竹子不能杀人,不过,把竹子换成人的话,老哥,想要攻下你这座听雨别院可就要花些代价了。」我笑道,心里却暗忖,看来布阵之人并没有得到慕容的信任,会不会是那个隋礼呢?而慕容虽然心机深沉,可他自身武功高强,恐怕从骨子里还是看不起这些机关阵法。

慕容肥胖的脸上轻易看不出神色的变化,可我仍觉得他眉头轻轻一皱,「快,去请隋先生。」手下人一愣,问是哪个隋先生,慕容道:「就是前天来的那个管笔墨的隋礼隋先生。」

果真是他。我不动声色,玲珑姐妹自从嫁给我之后,阴阳相济,内力颇有提高,此时竟也能沉得住气。

不一会儿,从院门外急匆匆走进一个四十开外一身青衫的书生,相貌平淡无奇,正是隋礼,他看见站在慕容旁边的我,眼中闪过一丝讶色,却很快就镇定下来,走到慕容近前躬身下拜:「见过东主。」

「隋先生,那天虽是匆匆一晤,可先生的那曲『水调歌头』却让王某铭记在心,先生真的不认得我了?」

我知道隋礼眼中的那丝讶色逃不过慕容的眼睛,而我也希望慕容身边有个头脑灵活的参谋,在与大江盟争锋的路上不致于太被动,所以我根本不想揭穿隋礼的身份。

不过我不清楚隋礼是用怎样的一番说辞打动了慕容让他收留了自己,便故意抢先发话,又故意把话说的模模糊糊。

慕容狐疑道:「老弟,怎么你和隋先生认识?」

「是啊,我和隋先生在太湖有过一面之缘,先生博学多才,尤善机关布阵,难得的是视金银珠宝如粪土,我好生敬佩。」

隋礼听我话语诚恳,慕容的那声「隋先生」也显然比以往恭敬了许多,虽然不明就里,可也能猜出我并没有拆穿西洋镜的意思,转头冲我拱手道:「隋某岂能不记得王公子!公子才情胜我十倍,先生二字万万不敢当。」表情话语极是真诚。

隋礼果然是个人才,我话里点明了我已经知道他取出大江盟藏宝一事,他竟然没有慌乱,镇定的功夫连我都暗自佩服,十二连环坞白白浪费了这等人才真是灭亡有道。

慕容笑骂道:「我他妈的就是受不了文人的这股酸气。」话虽这么说,却示意隋礼一同进了屋子。

「隋先生,这几日失礼之处还请先生多多包涵。」慕容毕竟是一家之主,他虽然还不太清楚风扬阵的厉害,不过他很快就弄明白了隋礼的价值,对于那些花钱就能给你卖命的江湖汉子,隋礼这个参谋型的人才显得珍贵了许多。

隋礼的响应显得不卑不亢,于是慕容态度更加和蔼,吩咐手下人给隋礼设座,问道:「大江盟咄咄逼人,先生可有妙计教我?」

未等隋礼回话,我起身皱眉道:「老哥,江湖上的事情,我没心思听,苏瑾既然不在,我要回去了。」

隋礼眼中露出一丝惊讶,想必是看我在名满天下的慕容世家家主面前挥洒自如出乎他的意外,倒是慕容知道我的脾气,见怪不怪道:「臭小子,不过让你听听而已,又不是拉你去和大江盟作对。」

又笑道:「等苏瑾回来,仔细我让她不理你!」

「女大不中留,」我哈哈笑道:「等苏瑾回来,我可要给她脱籍,娶她回家了。」

玲珑白了我一眼,慕容却是一愣,深思半晌才道:「苏瑾能嫁给老弟是她的福分,不过一切都等她回来再说吧。」

苏瑾是听月阁的摇钱树,慕容能够吐口放她脱籍,显然是因为大敌当前,他要卖个人情拉拢我。

我投桃报李,笑道:「小弟先谢过了。慕容兄,当今武林虽然尊隐湖、少林、武当为大,其实是大江盟、唐门和老哥您三足鼎立,大江盟与排帮合并,控制了长江水道,固然让老哥的私盐买卖收到限制,不过受打击最大的恐怕是唐门,唐门最大的财源是药材,而药材的七成是销往江南的,它的运输完全靠长江水道,虽然唐门和大江盟关系深厚,可让别人掐住自己的脖子滋味总不太好受吧……」

慕容眼中顿时射出一道锐利的光芒,那一瞬间的光芒让我心中陡然一寒,就连屋子里的暑气彷佛也消散了许多,听月阁那个胖头胖脑的花花老板突然变成了睥视天下的枭雄,江湖上真是好戏不断呀。

「怪不得唐三藏突然来到了江北!」慕容嘟哝了一句,「老弟,我明白了,眼下这形势就像是魏蜀吴三国,我慕容千秋也要唱一出连手抗曹。」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