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三卷 第九章

十二连环坞并没有像李六娘预料的那样放弃牡丹阁,反而变本加厉的增派人手;又大肆收购栗子镇的酒楼茶馆,惹得秦楼也是大派银子,网罗了不少客栈当铺,竟出现了一条街街南俱归十二连环坞而街北全是秦楼产业的奇特景象。

结果很快就有传言说小小栗子镇一山不容二虎,牡丹阁这下子跟秦楼拚个你死我活了,弄得整个镇子风声鹤唳的,不过两家的生意却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奇怪,十二连环坞究竟卖的什么关子?」我望着月光下有如大鱼一般在浪里穿梭的萧潇和玲珑自言自语,它为什么放着大江盟不管,却和秦楼斗起富来,难道使得是疑兵之计?

乌篷船正荡漾在一望无际的湖面上。陈娘子果然豪爽,虽然已经知道我并不是采珠的商人,而要去的地方又是强盗出没的东山水道,可她二话没说便吩咐女儿起航,当天晚上便到了目的地。

这个围在十几个岛子中间的狭长水域盛产梅鲚、虾子和湖珠,太湖鱼米之乡的美誉一多半是由东山水道挣出来的。

正是鱼汛季节,湖上渔船密布,只是到了傍晚,大家都下锚休息,一时间篝火点点,炊烟缭绕,景象煞是壮观。

萧潇和玲珑见船旁并没有其他的船只,天气又是闷热,便换上水靠下水游泳去了,我便静静的坐在船舷看三条美人鱼尽情的嬉戏。

「爷,您不是也知道大江盟是在水道上发的家吗?」无暇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接着一对素手轻轻搭上了我的肩头,温柔的搡拿起我的臂膀来。

「长江不比太湖,大江盟的水师在太湖占不着什么便宜。」

我的手向后探去,触手是丰腴的肉体。

「因为在太湖,十二连环坞可以保持最大的机动性;可换了牡丹阁,敌暗我明,明摆着一个挨打的架势,这里肯定有阴谋。」

尹观虽然笨,但高光祖却是个聪明人,十二连环坞不合情理的举措只能用阴谋来解释了。

「爷,你下来和我们一起游呗!」玉珑在不远处向我招手。

无暇轻推了我一把,小声笑道:「爷,你去吧,玲珑都有好几天没得到爷的宠爱了。」

我倏然一惊,禁忌与偷情的魅力如此之大,我竟然不知不觉的冷落了我的姬妾。我感激的望了无暇一眼,又在她的小手上轻轻捻了一把,脱下衣衫,只留下一件小衣,便一声怪叫跳入了水中。

在瘦西湖里练就出来的浪里白条功夫此时在太湖显出了身手,一个长距离的潜游之后我便出现在了玉珑的身后。

虎鲨皮的水靠将她玲珑的身材完好无缺的表达出来,在前面像青蛙一样悠闲游着的她,双腿开阖间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出她私处的形状来。

我一阵心动,一个加速赶了上去,大手顺势在她挺翘的臀上掐了一把。

「哟」,玉珑的水性并不高明,被我这么一闹,顿时呛了口水,心中一慌,身子便往水中沉去。我伸手一带,把她搂进怀里,踩着水让她换了一口新鲜空气。

「吓死我了。」她惊魂初定,边咳边使劲白了我一眼。

玉珑使劲搂住我,坚挺的双峰紧紧顶在了我的胸前,薄薄的鲨鱼皮似乎挡不住它的那份娇腻。

「是吗?让爷摸摸看,是真害怕了吗?……嗯,玉珑,你的心跳的可真快呀……」

虎掌握住了一只蓓蕾,在肆意的揉搓中它变换着自己的形状,而它主人的身子转眼间便瘫软在我怀里,脑袋趴在我的肩头,呢喃道:「爷,陈娘子……能看见耶。」

一句话反倒激起了我的性子,瞥了乌篷船一眼,那里似乎有人影闪动,也不知是无暇还是陈氏母女,我兴致更高,连分身都涌起了一股异样的斗志。

「小浪蹄子,你咦呀的叫床声她难道听的还少吗?惹恼了少爷,我把她母女四人一齐做了。」我解开水靠的钮扣向下一拉,顿时露出了半截白皙的身子。

月色将清澈的湖水镀上了一层银色,也把玉珑的身子映得越发像是粉雕玉砌的一般。

晶莹的水珠从她浑圆的肩头落下,滴在了丰挺的双峰上,让那一对明显勃起的紫葡萄周围也布满了水珠,在月光中那水珠泛着柔和的光芒,彷佛是一粒粒的湖珠,把那两只紫葡萄衬的愈发娇艳欲滴。

「玉珑,你这里好像变大了。」我一面戏谑,一面把水靠从她身上完全剥了下来,把它扔给了游到近前的萧潇和玉玲。

玲珑都是长身体的时候,在我雨露的滋润下,越来越有女人的味道。

「爷你好坏呀!」玉玲虽然口里嗔怪,眼中却闪动着艳羡的情火。

我微微一笑,抱着玉珑往船那边游去,待到了船尾锚链处,我让玉玲一手拉住锚链,一手抱住妹妹,而我则扶住玉珑的小蛮腰,双腿一摆,神兵已经破肉而入。

微波荡漾的湖水就像千百只情人的手细心抚慰着我和玉珑的躯体,我的神兵进进出出的便是两种不同的温柔,或许是如此开放的空间让玉珑的感觉更加敏锐,她很快便尖叫一声瘫在了姐姐的怀里。

我正待抚慰看得眼热的玉玲,却听守卫在不远处的萧潇发出了警告,然后便听船的另一侧有人叫道:「咦?这不是陈娘子的船吗?」接着就是五六个人一齐发出的怪叫声。

我可不想让自己女人的春光落在了别人眼里,忙抱着玉珑躲在了船的阴影处,就听陈娘子泼辣的笑骂道:「叫什么叫,难道老娘来不得这东山水道呀!陆猴子,上次是不是让你站着出去了你就觉得自己很光荣啊?」

对面传来嘻笑声,接着有人学起了女子的叫床声,「我顶。」「哟~死猴子你顶死我了~看我夹。」

那声音倒和陈娘子颇有几分相像,我心中好笑,手指顶在了玉珑的私处,那高潮的余韵并没有消散,花瓣依旧绽放着,我的手指一下子便钻了进去。

我顶。

玉珑娇慵的嗔了我一眼,头便搭在了我的肩上,腻声道:「爷就饶了珑儿吧,珑儿已经没力气了……让姐姐来伺候爷吧。」

「怪不得你张百胜两下子就清洁溜溜了,原来是个阴人。」陈娘子毫不输口,看来她和这条船上的人很是熟悉。

对面船上传来一阵哄笑,「陈娘子,老张不行,那就换我来服侍你吧。」

「换俺,俺的家伙又粗又长,保准让你舒服死。小武你那手指头似的东西戳戳屁眼还差不多,前面就留给俺吧。」

「什么呀!」玉珑嗔了一句,月色中我看到她脸上似乎多了一抹桃红。

我嘻嘻一笑,手指从花瓣里拔出向后滑去。她一声轻叫,身子一摆躲了过去。

我知道玉珑的脸皮薄,说起来她天性活泼,可到了床上反不如姐姐玉玲能放得开自己,转眼看玉玲虽然也是满脸的红晕,眼中却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便冲她一招手。

「吵什么!」那边船上突然传来一道喝声,那些嘻笑怪叫便渐渐没了,听这人道:「陈娘子,这几天东山水道可不太安静,你还是赶快回去吧。」话里颇有些关切的味道。

「哟,是二哥呀。」

陈娘子换上的另外一种声音真是又娇又媚,「这些日子你这没良心的跑到哪儿去了,害的我们娘俩茶不思饭不想的。你看,珠娘可都瘦多了。」

那人干笑了两声,恰巧玉玲划水的声音有些大,那人突然道:「咦,水里有人!」

「这人好灵的耳朵!」我心中念头一闪,知道不能再在水里呆着,示意玲珑姐妹别出声,整理了一下小衣,身子一窜便上了船舷。

「好水性!」对面船上顿时传来了一片叫好声,我循声望去,不远处一艘大船的船舷上已经站了十二三个结实精壮的汉子,在这些汉子中间有意无意留出的一块空当里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

「这位小哥是谁呀?」老者瞇着眼睛好奇的望着我,正如我好奇的望着他。

陈娘子的船上挑着一盏灯笼,正照在我的身上;而那个老者虽然坐在桅杆的阴影里,不过借着月色,我还是把他看得七八分清楚。

他该是陈娘子口中的那个「二哥」吧,这老者也和那些小伙子们一样精赤着上身,岁月似乎只是在他的脸上和肌肤留下了痕迹,而那身子却是健壮如昔。

「他呀……」陈娘子看女儿爱娘正把毛巾递给我,灵机一动道:「他是爱娘的恩客,我女婿。」

她一指那老者,笑道:「佟哥儿,这可是咱太湖上赫赫有名的一条龙孙二哥,你叫二叔吧。」

「叫姐夫也成呀。」那边船上有个小伙子的一句话引来大家一阵笑声,珠娘随手把锅铲子掷了过去,然后幽怨的望了那孙二一眼。

「二叔,」我一拱手,既然陈娘子这么说,我只好把戏唱下去。

「佟哥儿好像不是咱水上人家呀。」

「二叔目光如炬,」我赞了一句,「小侄乃是采珠客,这太湖是初来乍到,还请二叔多多指点。」

「有陈娘子指点你就行了,她面子比我孙二大。」

他似乎并不吃我拍的马屁,「你说你是采湖珠的商客?我怎么看着不像呀?」

「二叔的船也不一般呀。」我展颜笑道。这孙二会不会是十二连环坞的人呢?

我心中暗忖,他的船明显比其他的渔船大一号,吃水也深了许多,桅杆上设有了望斗,船首埋在水下的部分隐约可以看到一根巨大的木刺,若是打起水战,这绝对是件致命的武器。

孙二眼珠一缩,却没再言语。旁边陈娘子似乎看出气氛有些不和谐,忙打岔笑道:「二哥,这东山水道的水贼又开始活动了吗?」

我正在猜测那些水贼的来历,孙二旁边一人道:「二叔怎么会怕那些毛贼?」

孙二也摇摇头,「说了你一个妇道人家也不明白,还是快离开东山吧。」

他话音刚落,瞭望斗里突然传来呜咽的号声,那些汉子们闻声极快的散开,转眼间五座巨帆已迎风而起,船舷处整齐划一的伸出八只大桨,却停在那里并没有划动,似乎在等待立在船首的孙二的命令。

空气里顿时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气息,倒是孙二依旧很镇定,还转过头来叮嘱陈娘子让她赶快离开。

陈娘子似乎很是敬畏他,冲我满是歉意的一笑,便吩咐女儿起锚,向孙二那只船的侧后方驶去。

「速度慢一些。」我吩咐陈娘子,又问这个孙二是什么来历。

「说起孙二哥来,故事可就多了。」

陈娘子的话里颇有些自豪,望着远处渊停岳峙的孙二眼中泛起一股柔情,「他可是咱湖上最有名的一条龙,在我十几岁的时候他就闯出了名号,听说他水里的功夫全湖第一,就连东山水道那帮水贼都让他几分呢。」

说话间,远处夜幕里几点亮光快速的接近,不一会儿便现出了船的轮廓。湖上的几天,我已经学会了如何来分辨一艘船的大小,看到相继出现的三条船,我不禁有些吃惊了。

好大的船!已经可以断定这几条船决不是渔船,我脑海里顿时便想到了十二连环坞,后面已经上船换好了衣服的萧潇有些担忧道:「主子,是十二连环坞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让四女全回到舱里。

而这时从夜幕里又跃出两艘稍小一点的船来,和前面的三艘船汇合到了一起,船队越驶越近,立在最前头一艘船船头的两个汉子的脸也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大江盟总管柳元礼?再看旁边一人,个子不高却很结实,虽然没有五柳长髯,可也是卧蚕眉丹凤眼,与齐放八分相似,应该就是在牡丹阁见过的齐功了。

「大江盟的动作好快呀,竟然连水师都已经调来了。」

看旗舰上的旗号正是大江盟的明月大江旗,我虽然满心惊讶,可心情却是一松,转眼看其他四艘船上的船首同样各站着一人,都是些陌生的面孔,并没有齐放和魏柔的影子。

「二哥一向可好?」

大江盟的船队在孙二十丈前戛然而止。柳元礼随即拱手问候孙二,他圆脸上的神情看起来比对我的时候真诚了许多,显然两人早就认识。

而随着他的问候,他身后十几个大江盟的弟子整齐划一的拔出了长刀,斜指星空。

「好什么好?还不是混口饭吃。」

二哥并不在意大江盟给他的隆重礼节,没好气的道:「你小子发达了,也不来看看你二哥。」

孙二虽然满口埋怨,语气里却透着欣喜,显然老友重逢,心中也很开心。

「这不是来了吗?」柳元礼嬉笑道。

「哼,带着这么多艘战船来看我,怎么,想和你二哥打上一架呀?」孙二笑骂道,「荷,连排帮的人马都到了,你小子来是为了东山那帮水贼吧?」

我心中一动,排帮在杭州江园的时候就很支持大江盟,副帮主司空不群还与宫难等一道去了宁波,或许两派已经结盟了;再仔细看看后面两艘船上的旗号,果然不是大江盟的明月照大江。

柳元礼摇摇头:「是十二连环坞。」

孙二不再言语,因为他背着我,所以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过他手上烟袋锅子火星一闪一闪的却陡然快了几分。

我不懂水战,不过光凭柳元礼、齐功和五艘战舰就想去碰十二连环坞,显然是算准了尹观、高光祖一干高手并不在船上;倒是看孙二的模样,似乎他并不了解目前的局势。

「二哥,东山的水贼为何这么猖狂?湖区渔、珠两大商帮花费了那么多银子武装自己也没能剿灭它,是何道理?二哥您恐怕比我齐三更清楚吧!」

齐功虽然陪着笑脸,可话咄咄逼人,显然是在激将。孙二却笑道:「三爷,我孙二年岁大了,只希望平平安安的过生活,十二连环坞没惹到我头上,我也没必要跟他喊打喊杀的。不过元礼是我的老朋友,我就提个醒儿,前面葫芦岔子的浪头着实不小,行船可要当心。」

柳元礼感激的点点头,「二哥我会小心的。」一挥手,「儿郎们,去葫芦岔子!」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