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二卷 第五章

穿起了和玲珑一样的白色湖丝团衫和百衲裙,梳起了和玲珑一样的流云髻,玉夫人彷佛换了一个人,原本就显得年轻的她,现在看起来更是和玲珑一般大小,活脱脱一个刚出嫁的小女儿。

「丫头,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便吧。」鲁卫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安慰着哭泣的玲珑和玉夫人,当然,在我嘴里,玉夫人已经变成了玲珑的表姐玉无暇。「有我老弟在,这仇总有一天会报的。」他多看了玉夫人几眼,似乎觉得她有些面善,不过最后还是没有看出什么来,毕竟玲珑亲口说母亲已经被害了。

「老弟有何打算?」

「老鲁,能不能帮我打探一下南浩街附近有没有空宅,不用太大,我要在苏州临时安个家。」

逃离春水剑派总舵的时候,我只是想尽快逃到苏州,因为那里有我在江湖上仅有的两个朋友鲁卫和南元子,两个人不仅武功了得,而且鲁卫还是个捕快头儿。也是从那一刻起我明白了江湖为什么会有帮派,而权势为什么一直会有人去追求。

在船上的几天,我才觉得苏州真是个好地方。扬州我暂时不能回去了,我不想让十二连环坞的那群王八犊子找到我的老家,让我五位师娘受到什么惊吓。苏州景物繁华,水陆交通极是便利,正是临时居住的上好处所,而且十二连环坞还是它的属地,更方便我复仇计划的实施,唯一有些麻烦的是我杭州府捕快的名头,不过我想有银子开道,李之扬和鲁卫想必会把这件事办得妥妥当当。

「哦?」鲁卫诧异的望了我一眼,不过他马上明白了我的用意,苦笑道:「老弟,老哥我好不容易把江湖上的那些牛鬼蛇神赶出了苏州府,你又来给我惹事!」

我笑了,十二连环坞此番行凶,已将其凶残本质暴露无疑,苏州府剿之有责,老哥,想不想多小弟这个帮手呀?

鲁卫笑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老哥我要向李之扬要人,他是我的晚辈,想来不会拒绝吧。」

鲁卫是地头蛇,不出半个时辰便搞定了住处。那宅子叫竹园,离鲁卫家很近,不过百步远,是个两进十间屋子的小院,原本是一个盐商外宠的住所,虽不大却很雅致,最近这盐商的两条运盐船被抄了,他着急用银子,便减价出兑,鲁卫仅用了六千六百两银子就购下了。

我又定了些家具器皿,挑了六个聪明伶俐、模样俊俏的使唤丫头和四个干粗活的老妈子,我就觉得身上的钱不多了,想到还要参加霁月斋苏州分号的开业典礼,迫不得已,我只好动用沈园在大通钱庄的特别提款权。

沈园已经有年头没用过这种特权了,大通钱庄苏州分号的掌柜刘定远曾经坐过扬州店的柜台,彼此很熟悉,饶是这样,我还是通过了极其繁琐的手续,花了个把时辰,才拿到了六十万两的银票,临走,他还千叮咛万嘱咐,说一定要等满了十五天才能再次动用这种权利。

等傍晚的时候,我已经在新家竹园的庭院里招待鲁卫和南元子了。七八样下酒的小菜是萧潇和玉夫人做的,因为用心,便显得十分精致,连南元子一尝之下都赞不绝口:「尊宠好手艺,老弟真是有福啊。」

几天下来,听玲珑一直叫玉夫人姐姐,我有时也会出现错觉,似乎玉无暇和玉夫人并不是同一个人,她只是玲珑的表姐而已,那个作为我丈母娘的玉夫人已经真的死了。连我都有这样的错觉,已经知道我是个花心大少的鲁卫和南元子更是把玉无暇和玲珑一样当成了我的宠妾。

「恐怕消受不起呀。」我本意是指劳动玉夫人让我消受不起,却被两个人取笑说是最难消受美人恩,我知道解释不清,便转了话题:「老鲁,怎么能想个办法,让朝廷出兵剿灭十二连环坞?」

想起宫难说过,武当、少林曾经两次连手进剿太湖,却落得损兵折将,空手而归,我就知道在目前的情况下,要用江湖的力量来解决十二连环坞几乎是不可能的,朝廷就成了最好的甚至是唯一的选择。

「没有证据,难!」鲁卫一脸苦笑,「大明可是个法制国家,一切都要讲证据。」

我就是证据。死了这么多人竟然也叫没有证据,真是天理何在?!

「你只是苦主,却没有物证,也没有人证,其实你原本是个人证,只是你娶了玲珑,这证人便做不成了。不过老哥我倒是可以立案,甚至为了找证据老子都可以去太湖抓人,当然能不能抓到是另一回事,可朝廷却没有理由派兵,除非……」

除非他们造反,或者老子当个二品布政使司朝廷才能发兵?我接过了话头。

「老弟你真是个聪明人,」鲁卫嘿嘿笑道:「不过让这帮兔崽子造反恐怕再借给他们一个胆他们也不敢,倒是老弟过个十年二十年的,没准儿能混上个二品大员。」他叹了口气,「可惜令师王公弃南京兵部尚书如鄙履,要不发兵征讨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南元子脸上倒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想来鲁卫早把我是阳明公学生的消息告诉了他,「老鲁,王公是天下有名的理学大家,岂会因私废公?」他眼睛盯着桌子上的一碟小笼汤包,「去太湖去抓人更是可笑,恐怕人没抓到,自己先被做成肉包子了。别说尹观,就是你那个不成器的师弟高光祖你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依老南看,眼下第一要务是要弄清楚十二连环坞此次行凶有什么目的?为什么把目标锁定在了春水剑派?」

我一直认为南元子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他憨厚脸上的憨厚表情和他从事的职业很容易让人忽视他,或许只有在朋友面前他才把自己的锋芒暴露出来。

鲁卫白了他一眼,「废话,我也想知道。十二连环坞总不能因为王老弟的一句追杀花想容,就把春水剑派灭了门吧。江湖上有多少人盼着他死,也没见有人为此遭殃。再说,王老弟刚在杭州说句话,应天那边就出了灭门惨案,难道十二连环坞的人都是神仙,预先知道他要说什么吗?这事儿摆明了早有预谋。还有,现在看来,况天的死也很可能是这帮歹徒干的,我想还是看看这两个案子有什么相同之处吧。」

他顿了一下,又笑道:「春水剑派、鹰爪门,江湖十大门派里一个第九,一个第十,难道十二连环坞想参加武林茶话会,混个十大门派装点门面不成?」

「那该提醒高君侯一声,」南元子苦笑道:「他排帮在十大门派里可是排名第八呀!」

听鲁卫提起况天,我念头一转,道:「大江盟正在替况天缉凶,若十二连环坞真是凶手,以大江盟的实力再加上武林其他门派,即便灭不了十二连环坞,也可以把事情闹大,让朝廷有借口剿灭它。」我现在真有些后悔当初行事太意气,不过,只要齐放肯与十二连环坞对撼,就算是低三下四的去求他,想来我也愿意。

三个人议论了半天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最后鲁卫说反正他因为另外一桩案子要走一趟杭州,这样一来和李之扬商量一下,如何把我调入苏州府,二来顺便探探大江盟缉凶的情况,如果可能的话,就直接邀请大江盟来对付十二连环坞。而我也发现贫乏的江湖知识已经开始影响我的判断力,便央求鲁卫开放苏州府衙关于十二连环坞的机密档案供我查看。

送走鲁、南二人已是夜半时分,只有一弯残月冷冷清清的挂在空中,萧潇看我还呆坐在院子里,便过来劝我:「主子,夜深了,早点歇息吧。」

我搂着她进了内院,问玉夫人和玲珑睡了没有,萧潇抿嘴笑道:「主子不睡,她们哪能睡呀,毕竟是主子的人了。」又道:「主子别再喊错了称呼,眼前这些丫鬟不比沈园,初来乍到的也不知心性如何,还是叫她无暇吧。」

「还是你细心。」我赞了一句,脸上却浮起一丝异样的笑容,玲珑母女并没有使唤丫头的习惯,早早就把丫头们打发到厢房睡觉去了,萧潇这番话恐怕不光是说给我听的吧。

第二天,鲁卫便去了杭州,而我则埋首在一大堆有些发黄的案卷中。

关于十二连环坞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三十年前,不过大多记录语焉不详,「据传」、「疑」、「据某某说」这样的字眼比比皆是,真正有价值的数据全是鲁卫上任后才开始有的。毕竟鲁卫的师门少林寺自己就有庞大的情报网,而且还参加过剿灭十二连环坞的行动,对它了解的远比旁人深刻。

十二连环坞的仲裁人一主一付,原本只是来仲裁逃到太湖的那些恶人之间的争端的,最多在有人威胁到这些恶人安全的时候,出面组织抵抗。当代仲裁人由上代指定,到尹观、高光祖已是第四代了。

尹观出身名门,他的师父是曾经威震武林的闽南连家家主连辟,连辟发现他心术不正,将其逐出师门,他便纠合一伙黑道人物将连家上下二十余口屠杀殆尽,博得了一个「屠夫」的绰号,而连家也从此在武林销声匿迹了。

案卷对那次屠杀的记录很详细,尹观的杀人方式和我在春水剑派看到的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可作案的方式却天差地远,相比春水剑派一案的严密,连家那一案做的真可谓漏洞百出,参加行动的十七人最后有十六人落了网,负案在逃的唯有尹观一人。

是尹观有了长进,还是他的搭档高光祖是个优秀的组织人才?案卷上并没有答案。不过,看他一路逃亡一路杀人,怎么也不像是个有智谋的人,而且因为他的滥杀终于惹怒了据说是天下第一高手的孙不二,被孙逼得无处可逃,最后躲进了十二连环坞。

孙不二这个名字我已经耳熟能详了,这个神龙一般的人物虽然在江湖出现的次数寥寥无几,却一直占据着江湖名人录榜首的位置,尹观惹上他还能活着也算是异数。

不知道孙不二进没进十二连环坞?我心中升起疑问,如果连他都不能将尹观绳之以法,那十二连环坞中是不是隐藏着其他的秘密实力?

不过,我很快被高光祖的资料所吸引,他幼失双亲,八岁便被兄嫂卖给大户人家为奴,之后被转卖了七次之多;在被少林寺上代方丈宝慧大师录为关门弟子后,又在与同门对练中误伤了左眼。

这苦头陀的名号还真不是白叫的,想想我自己的际遇,不由的心生感慨,真是各人命不同呀。

然而在高光祖艺成之后,数据上却仅有短短的一段:「正德十年七月被逐,遂入太湖。十二年三月,为十二连环坞第四代仲裁人,之后绝迹江湖。」

高光祖为什么被逐?他在少林寺仅十八年就练成了少林七十二宗绝艺中的两种,而听玲珑说方丈空闻大师也仅仅练成了三种而已,如此说来,他当时分明是少林寺一颗耀眼的新星,究竟是犯了什么大错,让少林如此讳莫如深?

「无暇,高光祖已经有八年未曾在江湖上露面了,百晓生怎么来衡量他的武功?」带着诸多的疑问回到家中,屏退了丫鬟,我问玉夫人。

女人有种与生俱来的适应环境的本领,看玉夫人如同贵妇一般优雅的倚坐在黄花梨玫瑰椅中,正端着一只名贵的宋瓷茶碗品着上好的雨前龙井,我便觉得昨天那个看到丫鬟都有些拘谨的女人其实是我的幻觉。

「高光祖十年前曾和慕容世家家主慕容千秋有过一战,虽然输的很惨,但慕容千秋依然说他的武功应在慕容府总管慕容仲达之上。以后,虽然再没有他的消息,可百晓生每次修订名人录都是据此来排定他的位次。」

玉夫人提起高光祖时的泰然让我有些怀疑她的精神是不是发生了分裂,把扮演的玉无暇真的当成了自己。不过,为了弄清十二连环坞的真正实力,我还是不得不提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虽然我一直在尽力的回避。

「那天晚上是不是尹观和高光祖连手才擒下了玉夫人?」我特意用起了「玉夫人」的称呼,似乎是在谈论另外一个人。

「不是,就凭这两人还拿不下玉夫人,」她也像是在说别人,「是他们用春水剑派的弟子威胁她,她才束手就擒的。」

这么听话?真是白痴呀!我不由想起了隐湖的鹿灵犀,她恐怕就不会因为弟子的安危而放弃了自己的安危,如果她也像玉夫人那样的话,以师父的性格,早就去抓几个隐湖弟子试上一试了。心这么软,干嘛出来行走江湖,在家相夫教子岂不是更好?

不过,像高光祖这样一个不到三十岁就练成了达摩十八杖和金刚伏魔神通的天才,十年里竟然没有一丝进步,不禁让我有些怀疑,难道他这些年都在吃喝玩乐,把功夫撂下了不成?

「他竟练成了金刚伏魔神通?」玉夫人有些惊异,「这可是少林寺排在前五名的绝学呀!」她脸上露出一丝羞涩,「听说金刚伏魔神通不可破色戒,他的武功停滞不前也就不奇怪了。」

是吗?我一皱眉,舅舅告诉我,阴阳相济,对练功更有脾益。我在扬州的时候几乎夜夜春宵,武功也没说停滞不前呀?

「任前辈的武功心法可能与众不同吧。」玉夫人的脸上染上一抹红晕,下意识的躲开了我的目光,窗外,玲珑姐妹双剑合璧,正和萧潇斗得难解难分。

「萧潇的武功着实了得,那天她一人就抵住了陈万来,她也是令舅的徒弟吗?」

我摇摇头,「萧潇是我的徒弟。」虽然她父亲是江湖十大高手之一的萧别离,可他并没有教过她一招武功。

「这么说玲珑也是你的徒弟啦?」玉夫人抿嘴笑道。

看来玲珑已经招供了,不过春水剑派既然已经烟消云散,我是不是宋思的弟子就不那么重要了,倒是她不经意露出的小女儿模样,让我一阵心动。

我知道这种感觉很危险,虽然我是个淫贼,但我也不想把和玲珑母女的关系弄得太复杂。于是我换了话题:「萧潇经验不足,『巨灵神』陈万来一身蛮力,萧潇不该和他硬拚一招,否则不会那么吃力。那个使短枪的矮子该是「勾魂枪」康洵了吧?」

这两天我特意叫玲珑给我仔仔细细的讲解了一遍江湖名人录,对这些江湖名人们就不那么陌生。

玉夫人点头,道:「其实那天还有四人负责外围,不过后来他们撤了,也就不清楚究竟是什么人。」

我默然,撤走的不是两大仲裁人,看来十二连环坞对我和玲珑还真是异乎寻常的重视啊。从它表现出来的强横实力看,就算是离开八百里太湖,放眼江湖上也找不出几个门派能与之对撼。兵法有云,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看来要剿灭它,还真得用些心机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