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如此多娇》
泥人 著
第一卷 第二章

「春水剑派王动、玉玲、玉珑到──」

大江盟总舵「江园」的花园里三百多双原本盯着玲珑姐妹的眼睛「唰」的一下全投到了我身上,春水剑派开派二百余年,从来没听说有男弟子,我可是开天辟地头一个,光这一点就够吸引这些武林豪客的眼球了。

迎接我们的是大江盟的总管柳元礼,他是个很富态的中年汉子,听玲珑姐妹说别看他胖,水上的功夫天下第三,一把分水刺还给他在江湖名人录上挣了个三十九的位子。

「两位玉小姐和王少侠大驾光临,敝盟上下深感荣幸。」玲珑姐妹是春水剑派掌门人玉夫人的爱女,又是武林新人榜中人,春水剑派让这么两个人前来拜寿,算是给足了大江盟面子。

王少侠?我一撇嘴,你怎么给我乱带帽子?王公子、王官人、王淫贼都比什么王少侠好听,少侠?我侠你个头呀!「哪里哪里,齐盟主五十大寿,理应拜贺。」我脸上堆着笑,手一挥,「上寿礼。」后面跟着的八个穿着杭州最大南货店「四海商行」制服的少年捧着精美的寿礼走了过去。

多谢,多谢。柳元礼的笑容更亲切了,玉夫人好吧,李长老也好吗?里面请,两位小姐天人似的,怎么能和外面那些粗人在一起!王少侠,……怎么,您有宝眷?那‥‥那也住内院吧,离两位玉小姐也近。王少侠是玉夫人的弟子吗?……不是?……什么!您是宋女侠的弟子?她、她前些天不是遇害了吗?!少侠可要节哀顺便,凶手查到了吗?啊?是杨威?……已经被玉小姐抓起来送官府啦?!

柳元礼的笑容里突然多了些东西,我知道那是因为杨威的缘故,柳元礼不得不重新评价玲珑姐妹。安顿好我们,他匆匆的离去了。

我想他应该去找齐放了,名列江湖十大门派第九的春水剑派突然多了个男弟子就已经够让人心生诧异的了,原本与杨威的实力在伯仲之间的玲珑双玉又突然武功大进,竟然一举生擒了他,这个春水剑派发生的事得尽快的让盟主知道。

当然,这都是我猜的。其实大江盟的实力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在柳元礼向齐放汇报后的半个时辰,大江盟的鸿雁堂堂主「秋霜剑」苏秋已经拿到了厚厚一迭材料。

「春水剑派原有十三名弟子,一个月前,玉掌门的三师妹宋思和她的弟子胡仙被两蒙面人奸杀,目前全派共十一人,其中并无男性弟子。王动,据悦来客栈提供的数据,他用的是南直隶统一发放的路引,出身年龄均不详,其言为宋思弟子,不足为信。此人七天前携眷抵杭,住进悦来,期间并无异常举动。四日前玉玲、玉珑同样住进悦来客栈,而且和王动住在一个上院,恰恰在这一天,玉玲珑将杨威擒获,并由王动将之送入官府。」

「如果玲珑姐妹没有被胁持的迹像,那么王动基本上可以断定是春水剑派二百年来第一个男弟子,我看过拜贴,他的名字写在玲珑姐妹之前,显然他在春水剑派的地位要高一些。不过,玲珑双玉的武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呢?」大江盟的副盟主公孙且轻摇羽扇,缓缓说道。

「会不会是他们师兄妹三个连手做的?」问话的是大江盟刑堂堂主武波。

公孙且笑了笑,有这种可能。不过,群殴不见得比单打独斗厉害,玲珑姐妹因为是孪生子,心意相同,两个人如同一个人似的,如果硬加上一个,反倒有可能束手束脚。

屋子里的人都是高手,公孙且一点,大家都明白了,无论如何,玲珑双玉的武功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公孙且又道:「其实问一问杨威,什么都知道了。」

苏秋苦笑道,杨威的脑袋已经挂在了府衙门外,听说李之扬连夜取了口供,怕有余党相救,请旨在昨天给斩了。李向来与本盟不睦,想从他嘴里知道点什么恐怕是不可能了。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齐放突然道:「春水剑派的礼可不轻呀。我记得春水派手里好像很拮据,几年前空闻大师接掌少林寺,玉夫人亲自前往,也不过带了四样平常的贺礼。现在倒像是一下子发达起来了,什么原因?」

「莫非是王动?」

「就是他。苏秋,你派得力的人马盯住王动的一举一动,江南没听过这号人物,江北那边多下点功夫,虽说那里是慕容的地盘,你也要给我查清楚,这个王动到底是什么来历!」

江园是个大宅院,我王大官人在扬州的豪宅沈园已经够大了,可比起江园还小那么一点点。

「人家是贩私盐的。」

「是吗?」

「可不是嘛,要不哪儿来的这么多钱!江湖上凡是有势力的帮派哪个没有自己的生意!少林武当有皇帝亲封的地产,特别是武当,良田上万亩,少林也自己办武术学校;唐门贩药材,大江盟和慕容世家都是贩私盐,只是一个在江南一个在江北;就连离别山庄也养了一批人专盗古墓,倒卖古玩赚钱。」

原来如此。这江湖也和官场一样,不溜须拍马、不贪污腐败、不巧取豪夺、不买私贩私、不鸡鸣狗盗的,你就别想赚大钱。看来,我师父那庞大的资产来路也不会太正。

那咱春水剑派靠什么生活?

玲珑姐妹脸上浮现出感激、苦涩与无奈,「我娘不许我们干别的,十几个师姑师姐都靠我娘给那些小姐太太们看病的诊金维持生活,日子过得挺苦的。」

心痛心痛!像玲珑姐妹这样的尤物应该穿着宝悦坊的湖丝肚兜、带着宝大祥的名贵饰品躺在床上等着我把玩的,怎么能让那些低劣的衣服粗糙了她们细嫩的肌肤,让该死的泥路把小脚磨出了茧子呢!

师妹,这里有三千两「大通行」的银票,是我孝敬你娘的,你给带回去吧。

师兄,还是你自己给她老人家吧。齐盟主的寿筵一过,我就带你回去,你的身份还得我娘确认才行。

嗯?,春水剑派不过是我临时需要的一个招牌而已,这两个小妮子竟当真了,不会是相中了我,带回去给老娘看吧?

「好吧,那我就和你们走一趟。」玲珑这对孪生姐妹在床上是不是也心意相通,我倒很想试上一试。

江园内院里住的都是有头有脸的江湖名人,不过,因为明天才是齐放的五十大寿,一些重要门派的人马恐怕要等晚上才能到达,已经住进内院的人里并没有什么美女,也没有值得我结交的人物,转了几圈之后,我无聊的回到了住处。

萧潇正在作画,我们的住处窗前就是一个开满荷花的池塘,旁边假山耸立,垂柳如盖。微风徐来,柳条轻送,香气袭人,确是写意的住所。萧潇画的就是窗外的景色,池塘、假山、垂柳已跃然纸上,只剩下荷花还没有完成。

「『柳枝西出叶向东,此非画柳实画风』,萧潇,你的画又有长进了。」不是说美女都长着白痴脑袋吗?我看未必,萧潇就聪明的很,多少人一辈子也领悟不了的东西,我讲一遍她就明白了。

都是主子教的好。这话没错,师父从来不教萧潇,他说他只有一个徒弟就是我。萧潇的武功是我教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也是我教的,当然床上的功夫更是我亲手指点的。

「识高则文淡,意高则笔减。」我把萧潇抱在腿上,娇小玲珑的她并不妨碍我作画,我寥寥几笔,画上便有初夏荷花始绽之意,「意在笔先,不到处皆笔,此谓笔不周而意周。」我满意的看了看画,把笔一搁,伸手抓住了她的酥乳,笑道:「就像你的身子,有三两样装饰就够了,再多,美感就被破坏了。」

我手下的那朵蓓蕾上能摸到一个小小的环,不错,那是一个乳环,两年前萧潇十八岁的时候我亲手替她戴上的,师父本来要帮我,我说不行,萧潇的身子只能我一个人看,就是师父也不行。师父倒没生气,只是笑着说行呀小子,你以后肯定比我有出息,还替我找了个人让我练手。萧潇说她很喜欢它,因为上面刻着我的名字,「看到它,我就知道我永远是主人的女奴。」

明媚的阳光照进来,萧潇的身子更显白皙,粉嫩的乳头并没有因为七年的抚弄而稍有变化,左面那一个上戴着一只镶满了名贵宝石的乳环,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七彩光芒,把乳头衬托的愈发娇艳欲滴。萧潇的小手托起右边的一只塞进我嘴里,「好主子,什么时候这一只也戴上呀?」

不行,那是给我儿子留的,我含糊道,任由滑腻的乳头在我口里膨大。少爷我出师了,也该有我自己的后宫了,萧潇,你就可以替我生个儿子了,这个就留给我们的儿子吃奶吧。

萧潇的身子抖动起来,好主子,萧潇现在就要,她呢喃着,一撩裙幅,里面竟没穿小衣,身子一提一挫,我的分身便进入了一个泥泞的花径。

师父曾经告诉过我世间女子有七大名器,曰:春水玉壶、比目鱼吻、重峦迭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玉涡凤吸和水漩菊花。此七种名器,万中不可求一,师父穷一生之力,仅见其二;相比之下,我就算有福的了,师父把萧潇送给我的时候恐怕万万没有想到,她不仅是个绝代佳人,而且身怀七大名器之一的「朝露花雨」。

萧潇的爱液如同早春的露珠晶莹剔透,窄小的花径下着丝丝细雨,像千万只手在轻轻抚摸着我的分身,如果我没练过洞玄子秘注十三经,我恐怕早丢盔卸甲了;如果我的分身不是天下三大名枪中的「独角龙王」,萧潇也不能这么快就冲到了顶峰。

好主子,潇潇不、不行了,死了……

一阵喘息之后,萧潇慵懒的靠在我怀里,轻啜着我的乳头,她知道我还没满足,正攒些力气应付我下一轮的攻击。

「主子,有人来了,两个人,脚步好轻,是玲珑姐妹哩。」这是萧潇唯一强过我的地方,她的六识异常敏锐,就是在欢好的时候,我也只能和她打个平手。

别动,我按住萧潇,她正想抬身起来。

好主子,你不是故意想让她们姐妹看到吧?萧潇媚眼如丝的道。

萧潇,你真不枉我的宠爱,「不错,我就是想让她们看到,像玲珑姐妹这样的珍品,我怎么舍得让她们落到别人手里。萧潇,你想不想多两个妹妹呀?」

「想。」

结果,当窗外现出两个披着长发的脑袋的时候,我正一边抚弄着萧潇的玉乳,一边望着她们。

「师……师兄,你……你……,我……我……」玲珑姐妹显然不能理解看到的一切,这一切是那么的震撼,两个人都呆住了,傻傻的望着我和萧潇,以致都忘了其实她们应该是快速离开这里才对的。

「什么你你你,我我我的!」我掐着萧潇的乳头,那乳头涨的如同一粒紫葡萄,她不由得发出了腻人的呻吟,让玲珑姐妹听得一哆嗦。「还不快给我滚进来,我可不想让别人看到堂堂的玲珑双玉偷窥她师兄的好事。」

玲珑姐妹似乎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顺从的进了屋子。等把门关上,玉玲好像才清醒些,满面通红的道:「师、师兄,我们不是有意的,你……你也不关窗。再说,还是白天……」

白天怎么啦?白天不行吗?你们看,萧潇的身子多美,晚上我能看清楚吗?

「师兄你欺负人!」玉玲扭头就要走。

「玉珑,还不拉住你姐姐!」玉珑下意识的一把拉住了玉玲,嘴上却道:「师兄,姐姐说得没错呀,你不该这样嘛!」

「你们先背过身去!」我知道不能太过分了,太超出她们的想象力可是会适得其反的。玉玲早就转过身了,玉珑嘟囔了一句,才把身子背过去。

两个绝色佳人在旁边听戏,我心里兴奋异常,萧潇也是如此,短短半柱香的时间,萧潇就四次高潮,我也发射了。

「好了,师妹找我有什么事?」我略略整理一下衣服,萧潇却还是半裸着上身蜷在我怀里。

玉玲刻意不去看萧潇,板着脸道:「师兄,出大事了,鹰爪门的门主『铁鹰』况天和门下三个弟子在离江园不到十里的竹子坝被人杀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