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九十六回:仗义出手

原来这“黑风郎君”俞逸乃是江湖上十分可怕的一个人物,为人亦正亦邪,武功独特罕异,出手毒辣无比,据传与之交过手的人非死即残,从无一例得以全身而退,因此虽只出没辽东一带,但名头却是响彻黄河以北。

奉天帮一个武功高强的堂主曾经去过东北,在长白山脚下与之遇见,言语不合动起手来,据说仅仅一合就被踢碎了坐骨,变成了个废人,此后只要有谁在他跟前提起“俞逸”二字,便吓得干呕晕眩似那惊弓之鸟。

“铁腕”魏宣知晓自己的武功与那堂主不过在伯仲之间,心中焉能不怯,临阵脱逃本也无可厚非,只是他那说变即变的“变脸功夫”着实有些过人罢了。

黎文彦满脸嘲弄之色,向燕娘笑道:“原来还找来了‘铁腕’魏宣啊,可惜这老头从来就是脓包!比那‘虫影剑’都不及的,看来我们的燕大家真是病急乱投医啦,哈哈!哈哈!”

他猖狂笑了数声,旋又继道:“今晚还有谁要来啊?我们再等等如何?”

燕娘花容苍白,心中终于绝望,无力道:“算你们赢了,我加倍还你们银子,你说多少吧。”

“算我们赢了?”

黎文彦作怔怔状。

燕娘咬唇直视着他,娇躯微微颤抖。

黎文彦倏地倾前,暴声吼道:“你道是在摆家家酒么!”

众丽人无不唬得浑身发抖,燕娘首当其冲,娇躯一震,神情却是颇见坚毅,硬撑着道:“那你还待如何?”

黎文彦几把脸压到了她的粉靥上,恶狠狠道:“燕如意啊燕如意,你自立门户也就罢了,却还来拐我点花楼的人,如今恼了两位楼主,又岂是用几两银子就能了结的!”

原来这燕娘乃是点花楼两大花魁之一的燕如意,因与另一花魁花自在心生嫌隙,久峙之下终成水火,一怒便脱出点花楼另立门户,自己新开了个留仙楼。

因她平日待人极厚,与众姐妹感情又好,而那花自在却是气狭量窄心狠手辣,便有几个受不了的女孩子跟到了留仙楼这边来,更令得点花楼大生不满,便借着“被拐了几个孩子”为由打上门去,着人在留仙楼一连大砸了几日。

如此一来,留仙楼的生意自是做不下去,燕如意忍无可忍之下,遂答应与点花楼做个了断,并央请了几个平日看起来似有能耐的相好前来撑腰,因而有了今次的顺丰楼之会,不想却是一败涂地。

燕娘身后几个女孩子一齐哆嗦道:“不是拐的,是我们自个要跟燕姐姐的。”

黎文彦猛扭过头,骤又暴吼:“闭嘴!回去后瞧我怎收拾你们!”

燕娘道:“不行!她们不能回去,我决不会让她们跟你回去的!”

几个女孩子也都纷纷道:“我们不回去,便是打死我们都不回去!”

黎文彦大怒,咬牙道:“那好,明儿我便拆了留仙楼!再告官里来拿人!”

燕娘叫道:“不要,你不能这么做!为何要把人逼得山穷水尽?”

“为何?”

黎文彦冷笑道:“谁叫你忘恩负义,倘若楼中的人个个都学你,点花楼便得关门大吉了!反正两位楼主已发下话了,留仙楼再亦不能在都中开下去,你——燕如意,乖乖回点花楼便罢,否则给你拐出来的这几个小贱人……嘿嘿,回去后怕是都不太好受哩!”

燕娘怒道:“点花楼还讲不讲道理?如意可是赎了身的,凭什么还得回去,花自在又如何容得了我!这几个孩子我……我都帮她们赎身,要多少银子你们开呀!”

黎文彦奇道:“我为什么要你的银子?点花楼就是不卖这几个孩子,谁又能强买了去!”

燕娘一时语塞,她乃行中出身,当然知晓自己理亏,好一会后只得软声道:“黎师爷,求您开开恩好么?您也晓得花自在的肚量与手段,她从前就折腾这几个孩子,眼下又恼着我,倘若她们跟你回去,不啻于往死里送么!”

至此宝玉已听明了个大概,心下暗忖:“原来是青楼中的纷争,竟不输那江湖上的惨烈哩,适才给踢落楼去的那个人,不知还保不保得住性命?”

黎文彦冷冷道:“这可是你害了她们的,却又怪得了谁!燕如意你听好啦,其实这几个孩子根本算不了什么,但你另立门户,令我点花楼在四大楼中蒙羞,两位楼主就是要把你赶尽杀绝,要令所有跟你走的人因你而损,一个个悔之莫及!”

燕娘呆在那里,喃喃道:“两位楼主就如此绝情么,不给如意半点余地?”

楼上众客因见她生得如花似玉,心下无不暗暗同情,面上皆露不忍之色。

黎文彦忽然缓了口气,道:“他们这回当真是恼了,但你也知的,两位楼主多少还是听得进黎某几句话的……嘿嘿……”

燕娘眼中一亮,忙低声求道:“黎师爷,如意好歹曾是点花楼的人,从前又十分敬重您的,今次您就行行善,帮忙跟两位楼主求个情可好?此番大恩大德,如意定然铭记于心……”

黎文彦却不接话,只把两只鼠眼盯着她,他原本就生得猥琐,这时的模样更是令人生厌。

燕娘给瞧得浑不自在,娇容不觉晕了起来,怯生生道:“黎师爷?”

黎文彦目光一寒,神情骤又冷如冰霜,恶狠狠道:“燕如意啊燕如意,如今你可来求我了!嘿嘿,还记得当初怎么给我脸色瞧的么?”

燕娘忽似想起了什么,面上现出惊慌之色。

黎文彦咬牙切齿道:“你也不过是个婊子,居然就吊起来卖了!倘若那次你乖乖的从了,今日黎爷我说不定便会帮你的,可如今我非但不帮,反要来个火上浇油落井下石!哈哈,后悔了吧?后悔死了吧?臭婊子!是你自个害了你自己!是你害了那几个把你当做亲姐姐的可怜孩子!”

宝玉素来最惜美人,见状不禁恚怒:“这姓黎的定是曾想玷污人家,却因不能得逞而怀恨在心,此时趁机羞辱报复!可恶可恶!真真可恶!”

燕娘面无血色,转头望向几个女孩子,见她们怯生生地拥搂做一处,面上俱是惊恐之色,心中难过之极,突然朝黎文彦曲膝跪下,粉额直叩到地上,泣声央求道:“黎师爷,如意在此给您磕头了,从前都是如意的不是,求您大人大量,莫因如意为难这几个孩子……日后您要……要如何……我……我都……都……”

此句一出,周围众客立时交头接耳起来,有人面露惋惜之色,更有人露出垂涎猥亵之色。

宝玉心中大急,只怕这美人就此给那姓黎的家伙所趁,心中不住道:“莫再为难她了吧,这等美人儿都给你跪下磕头了,便是铁石心肠亦都融了哩!”

燕如意身后众女见状,也皆随之跪下,纷纷道:“黎师爷,求您开开恩!”

但听黎文彦“嘿”地一笑,阴恻恻道:“燕如意,既然你已知悔,今儿我便私下做个主,给你个赔罪道歉的机会,倘若你能办到,我便勉为其难,为你们去求两位楼主。”

燕娘心头生出一丝希望,但亦晓得必定事不好与,颤声道:“黎爷请说。”

黎文彦朝旁边的手下一摆手,道:“去取两坛‘玉井坊’来!”

立有人应声去了,过不片刻,便抱回了两坛“玉井坊”黎文彦两手接过,双双砸在桌上,朝燕娘邪笑道:“有句老话,叫做好事成双。只要你把这两坛‘玉井坊’喝下去,黎爷我便立马去为你说情。”

旁观众客一听,即皆暗暗摇头。

众丽人面色大变,罗罗愤然道:“黎文彦!你……你这不是要逼死人么!这两坛子酒灌下去,还不把人醉死了!”

宝玉心里也恨道:“这怎可能!两坛子‘玉井坊’灌下去,就算不醉死,恐怕撑也得给撑死了!姓黎的恶人仍旧不肯放过这燕娘哩!”

黎文彦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悠然道:“不喝也成,黎某人可没说非要谁喝啊。”

燕娘迷迷地呆了片刻,突尔一咬银牙,望黎文彦道:“黎爷适才的话当真算数?”

黎文彦打了个哈哈,仰鼻朝天道:“黎爷我说的话,岂有不算数的!”

燕娘站立起身,朝四方各施一福,道:“请在此的各位为奴家作个证!”

说完就从桌上拎起一坛“玉井坊”喝了起来,灌没几口,便给呛了喉咙,只咳得目湿面赤花枝乱颠。

罗罗抢上抱住,又气又急道:“你还当真喝么!那厮怀恨在心,明摆着想要逼死你的,就是你真能喝下这两坛酒,他也未必会遵守诺言!”

黎文彦怒目相视,问旁边道:“这小贱人是谁?”

有手下回答:“这婊子叫罗罗,原‘锦香院’的,如今也过了留仙楼。”

燕娘冷笑道:“上有天下有地,头顶三尺还有神明,有人若是想说谎,便也由得他!”

用手一抹朱唇,抱起酒坛又灌了起来,罗袖滑褪,露出一双如雪如酥的粉臂来。

旁观众客无人不知那“玉井坊”的性子极烈,便是男子,也绝无可能一气喝下两坛,何况一个娇滴滴的女人乎,心皆大感不忍,片刻之后,果见燕娘又呛了起来,剧咳中酒汁泼出,淋洒了一胸,娇颜艳得象是要滴出血来。

几个女孩都哭了起来,纷纷拥上抱住,泣呼道:“姐姐莫喝了,让我们回去就是,花自在也未必整得死我们!”

“我来喝!我来喝!我替姐姐喝!”

“姐姐不能再喝了,再喝可就醉死了!”

却见燕娘摇了摇头,边咳边喘道:“你……你们莫阻我,我能……能喝下去!我一……一定会喝……喝下去的!喝完你……你们就……就没事了……我们都……都会好起来的……”

旁观众客无不为这美娇娘暗暗心疼,但见点花楼的人手持利刃棍棒,个个凶神恶煞一般,更有个令人不寒而栗的俞逸立在那里,哪个又敢站出来为她出头。

宝玉也是又惊又怒,这才记起罗罗先前所求之事,赶忙从人群里向楼梯口挤去,想去把冯紫英搬来做救兵。

黎文彦因为形貌不堪,自幼便极其自卑,当日遭燕如意冷拒,心中一直记恨,此刻见她苦不堪言,心中大感快活,口中犹道:“我说过可以代替了吗?谁也不许帮她喝!倘若再漏丁点出来,便得重喝两坛才算!”

罗罗心中早就愤怒难抑,闻言终于豁了出去,破口痛骂道:“黎文彦,你不是人!你个王八蛋!也不知是什么东西赶着了胎,却生得这副三寸丁的窝囊样,莫说燕姐姐瞧不入眼,纵是你爹都后悔生你!你娘都不愿奶你!”

她乃青楼姐儿,骂起人来自是无比的阴损难听。

不巧黎文彦正是孤儿,给她乱骂中砸着痛处,面色一变,大怒道:“小贱人,找死啊!”

两步就跨到了罗罗跟前,一巴掌狠狠地扇在她那张吹弹得破的俏脸上,将之抽了个趔趄。

众女齐声惊呼,甜儿赶忙去扶,朝黎文彦怒道:“大坏蛋!你从来就不是好人!”

这时宝玉已挤到了楼梯口,闻声急忙回头,见罗罗跌坐地上,嘴角溢血,半边粉靥已高高地肿了起来,周身热血顿往上涌,刹那间浑忘了一切,怒喝道:“住手!”

胸口真气倏注,人已腾空而起,竟从众人顶上掠过,眨眼就到了黎文彦的跟前。

黎文彦吓了一跳,定睛瞧去,见是个模样俊雅的华服公子,并不识得,他正于火头之上,喝道:“滚开!”

未及细想抬手就要把对方叉开。

宝玉怒不可遏,右臂全力挥出,竟如奔雷闪电,一拳正中黎文彦的鼻梁。

黎文彦登往后跌去,摔了个四脚朝天,面上已如开花般鲜血迸涌。

他那几名手下齐吃一惊,纷纷怒喝着挥舞兵刃猛扑过来。

宝玉怒火满怀,脚下东奔西突,两拳发狠乱打,居然连连击中敌人。

原来他已打通了任督二脉,又与胸前的通灵宝玉融为一体,真气随念灌注,出手自是疾迅非常。而黎文彦同一众手下皆非高手,当然抵挡不住。

过不片刻,便再无人靠近,宝玉立定一望,但见黎文彦和几名手下全都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心中不禁愕然,再瞧瞧自己身上,却是毫发无损。

众客尚未瞧清,便见点花楼的人尽数扑地,无不惊奇万分。燕娘、罗罗及甜儿等一众美人更是惊喜交集,双双妙目皆聚在他身上。

黎文彦捂鼻爬坐起来,只道又是燕如意请来的帮手,闷哼道:“阁下是谁?报上名号。”

谁知宝玉却怒道:“你这厮,竟打女人!难道就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么?可恨可恨!委实可恨!”

越想越生气,过去又是一拳。

旁观众人均想:“此人定是那些姐儿的相好,为她们出头来了。”

黎文彦大惊,见他拳头袭来,急忙举臂格挡,面门蓦地剧痛,却是再吃了一拳,力道胜似万钧,震得脑瓜都晕了,霎又仰面倒下。

“黑风郎君”俞逸一直冷眼旁观,这时方道:“好快的拳,我们亦来玩玩吧。”

宝玉听见俞逸说话,蓦地想起适才所见情形,此刻怒意已缓,心中顿时怯了,眼睛再接着他那冰冷如刀的目光,差点就想转身逃走。

俞逸缓步逼近,嘴角挂着一丝残忍的微笑,慢声道:“你也许是我入都以来遇见的第一个真正对手,千万莫令我失望啊。”

宝玉退了两步,身子微微发抖,气势跟对方一比,简直判若云泥。

众女见宝玉一上来就放倒黎文彦七、八人,皆暗暗生出一丝希望,但此刻见他也明显怕那“黑风郎君”心里又慢慢沉了下去。

俞逸道:“来了。”

两肩未动,一脚已无声无息地从袍底踢出,疾如鬼魅。

宝玉赶忙躲闪,堪堪避过,模样十分狼狈。

俞逸心中却是一凛:“这小子诈的,想令我轻敌!”

又一脚电般劈出,仍然落空,听得一声裂响,横倒地上的一张桌子从中破开,便如纸糊一般。

旁观众人无不瞧得心惊脉跳,个个思道:“倘若给他踢着一下,那还了得!”

宝玉面青面绿,虽没见对方继续追击,却仍慌慌张张地往后连退数步,忽听后边有人悄声道:“小心啊。”

回头一瞧,原来已退到了罗罗与甜儿的跟前,差点就踩到她们脚上,出声的正是那个甜儿,脸上不禁一热,心里不住叫苦:“今晚真是要命,她们都在瞧着哩,我可怎好意思撒下就逃?”

罗罗压低声音道:“那人很厉害,你别跟他打,快想法子逃走,去请冯公子来,这是今晚最后的希望了。”

俞逸腿已归位,仿佛不曾动过,嘴角依然挂笑,神情却见凝重,点头道:“身法也不错,都中果然藏龙卧虎。很好,再来!”

来字一出,人已拔地而起,两腿凌空交替踢出,竟隐隐夹带着风雷之声,威势十分惊人。

宝玉正听罗罗说话,闪避已是不及,慌忙举臂格挡,乱舞一气竟没触着对方丝毫,蓦地胸口剧震,刹那间整个人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同时喉中一热,大口鲜血猛喷了出来,在空中带出一抹触目惊心的殷赤轨迹。

************

深夜,织霞宫。

寝殿内青烟细细甜香缕缕,静谧得有些出奇。

世荣幽灵般忽尔悄现,步至绣了鸾凤的床榻前,扬手掀起珠帘帐,轻声道:“附近的宫女太监都已给我点了穴道,你可开始施法了。”

牙床上有一坐一卧两个女人。躺着之人迷糊昏睡,容颜冶艳体态丰腴,正是当今最得皇帝宠爱的淑惠妃吴媛媛;而坐着的赫然是碧眼魔姬凤凰儿,她手捂贵妃的天灵,凝神道:“今晚这段甚为紧要,头尾约需两个时辰。”

世荣道:“没问题,我会一直守在旁边的。”

碧眼魔姬微一颔首,忽用双手扣住贵妃两边的太阳穴,然后缓缓俯下头去,用前额抵住了贵妃的额顶,姿态煞为怪异。

吴媛媛的花容顿有些扭曲起来,瞑目咬牙,如中魔魇。

世荣放下珠帘帐,缓步行开,又于织霞宫内仔细巡查了一遍,出到外殿,在中门旁侧的花丛里静静坐下。

这几日,南疆不断有新的消息传来,一切似乎进展得十分顺利,陈见羽派出的探子接连证实了冯左庭的布署与奏报朝庭的军报相吻合,各部兵营、行营、粮仓及补给路线一处处清晰地浮现出来,最令人振奋的是终于找到了“后羿营”的藏匿位置——一条名为“潜龙渊”的大峡谷之内。

“原来冯夫子把它藏在‘潜龙渊’!那地方我知道,果然隐秘之极,难怪我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找着,嘿嘿,不过在这种地形屯兵也有其致命的弱点,就是……”

当凤凰儿知悉后,便立即做出了评判,“一旦给突袭,便会象地穴里的老鼠遇上爬进来的蛇,无路可逃,很容易落得个全军覆灭的下场,当然,这得先决于我们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方得成功。”

想到此处,世荣不禁一阵兴奋:“冯左庭呀冯左庭,你一世不败的威名怕是就折在这里了!”

当日他即飞鸽传书去南疆,命陈见羽尽快做出可行计划,示意允许使用“霹雳圣骑”去突袭“潜龙渊”此役如果成功,南疆的局面就会立刻被打开,进而逐鹿中原,圣门终可揭去遮掩了数百年的面纱,第一次于世人面前大展鸿图了。

而都中这边也大有收获,贾珍父子俱已屈服,随时可以抱得美人归,有了秦可卿与东仪婷这对万中无一的纯阴炉鼎,修成月华精要的第七重天便指日可待。

“待得月华精要大功告成,天下再无谁人能阻我矣!”

世荣愈想愈是快活,继思道:“也许不久便会开战,到时可有得忙了,趁着这段时间空暇,何不把卿卿接来身边,免得日久又生变数,那姓贾的小子终究是个麻烦!”

接下更是想入非非:“他朝登极之时,卿卿必是东宫,孔雀儿我可不能亏待了,除了她们两个,朕的三宫六院还得有谁呢?”

蓦地忆起了在这宫中遇见的元春,心道:“是了,她自然亦得算一个,当日若非她救我,今日诸般皆成泡影哩……且以她的容貌言行,也配为一宫。”

世荣在花丛里坐了许久,心中渐痒了起来,思道:“凤凰儿距完功尚需个把时辰,此时已是深更,定无人会来这织霞宫了,我何不趁空去瞧瞧那对大小美人?”

当下站立起身,施展轻功,悄悄掠出了织霞宫,纵身跃上某殿之顶,却又踟蹰起来,原来当日他乃躲在藏锦坞,并不知元春所在的迎晖馆位于何处。

“宫里馆院无数,倘我四处瞎摸,怕是三天三夜都找不到那迎晖馆,若捉个宫人来问,手尾又不好了结……”

他正犹豫,忽见对面墙上影子一掠,立转头望去,只见那边殿脊上无声无息地落下一人,只于脊瓦上稍触,整个霎又腾空而起,宛如踏风而行般飘往另一处殿顶。

世荣心中诧异:“好轻功,宫里怎会有个这样的夜行人?寻常侍卫绝无这等功力,难道是那四张面具之一?不对,他们亦算是宫里的侍卫,何须这般高来高去!”

不禁大感奇怪,未及多想,即提步追去,悄悄跟随其后。

谁知过了数十座宫馆,竟愈跟愈觉吃力,他已将轻功施展至极限,却只是勉强跟上,加之身上有伤未愈,气息渐渐粗重了起来,心里暗暗骇讶:“此人的轻功竟似远于我上,难不成是灭嗔圣僧或太玄真人来了?”

凝目望去,但见那人身材纤瘦窈窕,赫然似个女子,不禁愈感惊奇。

那人突尔落到地上,伫足立定,朗声道:“银面具么?我要与哥哥说话,你给我离远点!”

其言娇脆动听,果是女子的声音,淡然中竟散发出一种非凡的慑人威势。

世荣大惊,他对自己的轻功从来自信,自认能列当世十名之内,且距那人达十余丈之遥,万料不到会给发觉,更想不破谁才有这样的口吻,竟敢对银面具呼呼喝喝。

那人并未回头,足下一点,继又往前掠去,奇疾异诡有如魃魅。

世荣冷汗甫出,心中惊疑不定:“真是见鬼了!幸好她把我当做那银面具了。”

凝目看那人的衣着,却又是个男子打扮,更是好奇得无以复加,遂又继续跟去,决意定要弄清楚此人是何方神圣。

那人不再理睬他,迳自拔足飞奔,又转过数座宫馆,到了一个大花园中,黑暗中忽窜出四名黑衣侍卫,手上各执兵器,凛声低喝道:“站住!来者何人?”

那人抬手示出某物,只应了一字:“我。”

四名黑衣卫看见那物,又瞧清了来人的模样,立时躬躯俯首,收起兵器,连身也不敢转,便恭恭敬敬地闪退入花木丛里去了。

世荣后边望见,丹田提气,整个人立时斜斜掠起,在半空拐了个大弯,从旁侧的树梢上绕了过去,依旧远远地跟着那人。

那人奔至一座亭子前,忽然唤道:“哥哥,我来了。”

亭子里搭着顶勾银芙蓉大纱帐,一个女孩慌慌张张地从里边钻了出来,玉肩双削柳腰堪搦,云发蓬松楚楚可人,身上只披着一条薄如蝉翅的碧烟罗纱子,朝那人急急跪下,俯首道:“水奴叩见宫主。”

那人哼了一声,负手冷冷道:“我命你来保护皇上,你却勾引他是么!”

女孩拢紧胸口的纱子,声音微颤道:“水奴不敢,是……是……”

丽目朝帐中乜了一眼,便垂下首去。

只听帐里有人大笑:“是我用强的,费了好大力气呢,哈哈,不关她事不关她事!”

纱帐掀处,一人出来,圆面无须,生得肥胖白净,年已过了四十,身上套着一件玄色绉纱软衫,正是当今天子。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