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九十二回:郎情妾意

“那你们什么时候会走?”

宝玉呆了半晌方道。

“明儿一早我们便动身。”

沈瑶抿了口酒,不敢望公子。

宝玉一阵失魂落魄,不甘道:“做那白莲教教主又有什么好的?白莲教的仇家敌人数不胜数,今日已有这么多人要为难你,倘若真当了教主,别人更要将晦气出到你头上来了。”

“只有成为白莲教的教主,我才能调动教中的资源寻找爹娘,至少能使阻力有所减弱,而且……”

沈瑶沉吟道,却没把话说完。

宝玉愁困眉头:“可是如此一来,你也就更加危险啦,那柯百愁岂能甘心让位于你,到时恐怕真的要害你了。”

“放心好了,我能应付得来,有很多人帮我的,嗳,我们不聊这个啦…嗯,我好象还能再喝一点儿,再陪你喝半杯要不要?”

沈瑶妩媚道,有了酒的容颜在红红灯火中越发俏丽迷人。

宝玉当然要,忙帮两个女孩儿斟酒,兜兜却捂了自个的杯子,道:“我不喝了,免得待会没人洗碗。”

宝玉道:“再喝一点哪能醉的,万一你们真醉了,我便去洗碗。”

斜过身去,坚持要帮她倒酒。

兜兜卟哧笑道:“你会吗?你倘真的会洗碗我就喝。”

宝玉拿开她捂杯的手,拇指在掌心里悄揉了一下,边斟酒边道:“一定一定,洗几个碗又有什么难的!”

兜兜俏脸飞红,忙把手抽了回去,嘲笑道:“也没啥难的,只是适才怎么有人光接几只盘子就打烂了?”

沈瑶也笑道:“还倒掉了大半瓶酱油。”

她瞧出宝玉有些闷闷不乐,便故加调笑,想令心上人开心起来。

宝玉面上一红,强辩道:“神仙打鼓也有错,我偶尔失手又有甚好笑的,来来来祝你们平平安安,越来越美貌。”

兜兜饧着眼儿娇嗔道:“我不够美貌,难道小姐还不够么?”

宝玉道:“你们一个羞花闭月一个沉鱼落雁,都是天上有地上无的小仙子,但好事总是越多越好嘛!唉,即将久别,不知何时才能再似今儿这般把盏言欢了,干啊。”

他心中烦恼满怀伤感,除了哄两个女孩子喝酒,自个更是一杯接一杯地干。

兜兜道:“你就是贪得无厌!”

不知不觉中,她已越来越喜欢宝玉,心里亦是十分舍不得离他而去,且又酒量极浅,不觉已醉,反而放得开了,竟陪公子又喝了三杯。

沈瑶凝目爱郎,忽柔声道:“还是多吃点菜吧,别喝那么多了,待会可下不了山哩。”

宝玉心头一震,望着她道:“你要赶我走了是么?”

沈瑶道:“谁赶你啦,你能不回去吗?不怕给家里人知晓了?”

宝玉酒劲上涌,仰颈又干了一杯,大声道:“拼着那些丫鬟婆子闹去,今晚我就是不回去了!”

沈瑶哄道:“好好好,那就不回去,反正这儿房间不少,有地方给你睡的。”

宝玉咀嚼她话中意思,心下纳闷,却又不知如何说好,只去招惹兜兜喝酒。

两人先前方偷偷闹过,彼此间又贴心了不少,兜兜见公子劝酒殷勤,一时忘了小姐在旁,不觉眉飞色舞娇态尽露,嗔嗔哝哝中又给宝玉哄下了两杯,终于不胜酒力,竟趴在桌上昏昏睡了。

宝玉没了伴儿,便又来闹沈瑶,微醺道:“再陪我喝一点儿。”

沈瑶秀眉微蹙道:“不喝了,你瞧,真把兜兜弄醉了。”

宝玉突然动情起来,牵住她的手儿道:“到我这边来。”

沈瑶玉靥晕红,摇了摇头。

宝玉面上露出央求之色,软声道:“阿瑶,快让我抱一抱,过了今宵,不知何时才能抱得到你了。”

沈瑶芳心轻颤,犹豫了一会,睨睨趴伏桌缘的兜兜,终慢吞吞地起身过去,给公子一把搂入怀中,抱坐腿上。

宝玉在她耳畔柔吟道:“瑶瑶,可知我这些日来如何想你么?”

沈瑶娇躯微微发软,低笑道:“不知道。你有想我么?”

宝玉恼怒地盯着她。

沈瑶似乎怕了,垂首蚊声道:“我也是的。”

宝玉登时如沐甘霖,这才有些舒心起来,道:“那你明儿别走了,跟我回都中去。”

沈瑶道:“来日方长呢,等我回圣山办完事情,便立刻来都中寻你。”

宝玉见她眸内含情,神色却是十分坚决,不由一阵灰心,忽尔竟想起了可卿,伤感顿如浪奔潮涌,充抑胸间无以排遣,遂又举杯干了,叹声道:“为何为何?好事总似那昙花朝露……”

沈瑶握住他的手,轻轻地摇了摇,柔声道:“别这样……知道吗?不管天涯海角万水千山,人家……人家……我心里边总是……总是有着你的。”

宝玉神酥魂醉,饧目痴望怀内的玉人,忍不住又朝她的樱唇缓缓吻落。

沈瑶热烈地环住檀郎脖子,妩媚地献上柔情万缕的蜜吻。

两人深深吻着,俱是如饥似渴,比先前在厨房里时更加缠绵炽烈。

宝玉吮咂着滑嫩的香舌,鼻中忽嗅着一缕似有似无似曾相识的异香,情欲骤然膨胀,一只手从女孩的腰畔悄悄移了上来,袭到她那软绵绵的酥胸前。

沈瑶娇吟一声,手儿无力地捉住了那只不安分的禄山之爪。

宝玉反而放肆地揉捏起来,从指掌间传回的娇弹酥腻感受令得他浑身灼燥起来。

沈瑶隐隐觉察下边有什么东西鼓涨坟起,隔着罗裙煨得股底烘热一片,不禁慌张起来,忙努力推开男儿的热吻,微喘道:“对了,还有一个甜品哩,我去厨房拿来给你尝。”

“不吃了。”

宝玉情欲浮动,只觉眼前的人儿越发诱人,手上的动作亦益渐恣纵。

“要吃要吃,人家好辛苦才弄出来的,你就不尝尝?”

女孩忽然一挣,鱼儿似地从爱郎的怀抱里溜了出去,笑嘻嘻道:“在这儿等我。”

宝玉道:“别走!”

伸手去捉,却是落了个空,眼睁睁地看着俏人儿飞出屋去了。

沈瑶逃似地溜到厨房,拍拍心口摸摸脸儿,娇吟着自语:“这人又要乱来了,呜……怎么办呦?”

忽闻背后有人道:“什么?什么怎么办?”

沈瑶吃了一惊,回头望去,不想却是宝玉后边跟来了,慌张道:“没有啊。”

忙去灶台上拿起一只砂锅,从里边倒了一碗芋头出来,笑道:“蜜汁红芋,我最喜欢吃的,你快尝尝。”

见男儿只是眼勾勾地望着自己,心儿更是“卟通通”地乱蹦,便用手拈起一块芋头,送到他唇边,娇声哄道:“吃啊,傻了么?”

宝玉只得接过吃了,那芋块虽然十分甜滑可口,但他此际已是心不在焉了。

沈瑶靠着灶沿,也拿了一块自个吃了起来,问道:“怎么样?好不好吃?”

宝玉点头,口中木然地嚼着,眼睛却仍痴痴迷迷地盯着玉人。

沈瑶道:“这东西看似简单,其实可考功夫呢,首先要寻着新采的芋头、上好的蜂蜜,然后将冰糖熬煮成浆,再把几样东西拌混做一处,放砂锅里用小火炖焖上个把时辰,由头至尾一定要保持微沸的样子,弄好后才最好吃哩。”

说着已将手上的芋头吃完,仿佛尚在留恋其间的甜蜜,竟不知不觉地把两根春葱般的玉指放入了口中,意犹未尽地吸吮了几下。

宝玉瞧见,不由望呆了,一阵口干舌燥。

沈瑶微一抬头,见了爱郎的异样神情,赶忙把手指拿出,羞涩道:“这样盯着干啥?人家就喜欢这样吃嘛!”

色人心头灵光一闪,遂道:“果然好吃得很,再给我一块好么?”

沈瑶笑道:“还算识货,那就再赏你一块吧。”

又从碗里拈了一块蜜芋给他。

谁知宝玉这回却不伸手来接,只俯下头去以嘴相就。

沈瑶薄嗔道:“大少爷啊,样样都要别人侍候么?”

只好拿着芋块喂他。

宝玉美美地吃着,眨眼间整块蜜芋已没口中。

沈瑶方要收回手去,却给宝玉倏一把捉住玉腕,竟是以唇相覆,将自己的两根指儿含入口内吸吮,慌得她急欲抽手,无奈却给爱郎紧紧拿住动弹不得。

火烫的舌头舔扫过女孩指上的每一寸肌肤,游鱼般的舌尖更钻探遍指间的每一处缝隙,宝玉吃得比刚才的蜜芋还要津津有味。

沈瑶身子发软,整个人几乎坐倒在油腻不堪的灶台上,喘着气儿嘤咛道:“放手啊……快放……放开我……呜……”

宝玉大快朵颐了一顿,直至将指上的蜜汁吸吮得一干二净,方心满意足地放开了沈瑶的手儿,把脸贴凑近她的粉靥,得意地笑道:“学你的啊,这样果然更好吃。”

沈瑶轻捶了他胸口一下,狼狈道:“好会捉弄人,下回再不做给你吃了!”

宝玉情欲如焚,见了她那娇媚神态,更是按捺不住,猛将玉人一把抱住,掀衣解带上下其手。

沈瑶赶忙紧紧捉住衫子,惊慌叫道:“不要啊,不要……宝玉……”

宝玉喷着酒气,颤喘道:“阿瑶,我好想你,好想你……想极了!”

一只手已不由分说地插入了她的腰襟里。

沈瑶闭目摇头道:“不要,宝玉不要。”

宝玉微微滞住:“怎么啦?”

沈瑶柔声道:“成亲之前,我们不该这样的。”

宝玉道:“我们不是已经……已经……”

沈瑶晕脸道:“那次是情非得已的,我们再不可以了。”

她天生丽质,性格却矜持非常,绝不容忍别人对她有丝毫轻薄之举,是以点花楼的副楼主吕坤、“倚梅公子”慕容慕雪及“死人说活”周彦璋几个对其起了歹念之徒都在她手里吃了大亏。在地底时与宝玉的情迷欲乱,固是因为心存爱恋,但亦有那催情奇物“如意角”的推波助澜。返回地面之后,每每想起俱羞得面红耳赤,此刻怎么肯再随便荒唐。

宝玉闷哼道:“怕什么?我们情投意合,成亲……成亲不过是早晚的事。”

他情急间脱口而出说了这句,却不知为何,心中骤然一阵发虚。

沈瑶满脸坚决:“不行,我不想。”

宝玉顿时冷掉了近半,苦脸呻吟道:“可我……我……”

沈瑶瞧见爱郎神情,心中大感不忍,哄道:“乖了,我们回去吃东西,嗯,吃完饭我吹笛子给你听好不好?”

宝玉手臂略松,但犹不死心,盯着玉人道:“你…你就一点也不想我的?”

沈瑶蚊声道:“谁说不想的……只是……只是……”

忽展颜一笑,又哄道:“好啦,乖乖的起来,待会再让你亲一下,快喽,慢点我可反悔啦。”

她若不笑,山中之夜便就此索然寂寞,但这妩媚一笑,刹那间又把色人的心惹邪了,宝玉旋又将臂收紧,喘道:“好瑶瑶,既然你也想,又何须顾虑太多?那些世俗礼仪,不过是束天然缚人心的恶物奴物,不管也罢!”

沈瑶吃了一惊,急道:“你怎又迷糊啦?快放开我,要不我可真生气啦!”

宝玉不敢用强,只得叹息道:“人生本就苦短,情人更若萍聚。今次一别,不知又得多久才能见着,阿瑶,你就这样狠心么?”

沈瑶心头一震,细嚼着“萍聚”二字,不觉痴了,思忖自己此次圣山之行,实是凶险之至,真不定什么时候才能与这情深意重的人儿重聚,再忆及他数次冒死相救的情景,不觉眼圈红了,捉住衫子的手也慢慢松开,心道:“倘若能让这人快乐,那些世俗礼仪又算得了什么!”

宝玉见她目中晶莹闪动,顿唬得放开手脚,拍头道:“该死该死,我真昏了头啦!阿瑶你别生气。”

谁知沈瑶却反贴了上来,粉臂环住他的脖子,噙泪笑道:“我没生气,我…我……”

宝玉疑惑地望着她,问道:“嗯?”

沈瑶娇晕上脸,细声道:“宝玉,我想……我也想你了。”

宝玉几不敢信自个的耳朵,犹疑道:“阿瑶,你怕我难过是么?”

沈瑶摇摇头,仰起俏靥,嫩如凝脂艳如花瓣的樱唇轻轻颤动,微喘道:“亲我,好好疼我,让我把今夜带走。”

宝玉狂喜,重新紧紧抱住玉人,热唇雨点般落在她的眉梢脸畔。

沈瑶也报以滚烫的蜜吻,娇躯用力地贴向檀郎。

宝玉的手再次不老实起来,悄悄游移于女孩胴体各处,贪恋地搓来揉去。

沈瑶陶醉而羞涩地眯起美目,仿佛在用心感受着男儿的炽烈情意,轻轻地吟叹道:“宝玉,让我记住你让我记住你……阿瑶要……要把你藏在心里边……阿瑶要把你带走啊……”

刹那间,宝玉激动起来,哼吟道:“阿瑶,我爱你!”

身心俱如火焚,欲不可遏地剥解玉人的罗衫裙带,渴盼着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与之融为一体。

沈瑶白如细雪的肌肤大片大片地迅速露出,经旁边熊熊的炉火映耀,渲染成一种无比绮丽的迷人嫣红,更惹得檀郎爱欲如潮,动作越发狂荡起来。

宝玉先到底下褪了女孩的亵裤,才返上边掀开衫子,见里边果然与家里边的女人不同,又是一条惹人心跳的抹胸,只由上回的果绿换做了绣蝶的水蓝,衬得粉胸酥腻如雪,心中销魂,迫不及待探手去解,在美人背后忙了半天,却也没能弄松出来。

沈瑶心儿悄嗔,终低语道:“我来。”

正待反手去解,谁知檀郎骤已动了粗,竟一把将抹胸硬生生地扒到了乳下,奶尖儿还给他的手指猛刮了一下,娇躯登时寸寸酥掉,软绵绵地就往下边溜去。

宝玉赶忙一把勾住,放手在女孩的鸽乳上大肆揉捏,孰料愈耍愈是把持不住,未及多想,突将俏人儿按倒在油污遍布的灶台上,飞快地松了自个的腰带,抖落裤子,挺着已如嗔似怒的巨棒压了上去……

沈瑶嗔怨地睨了爱郎一下,轻叹着闭上了美目,心知身上的衫子算是完蛋了,但此际已无暇多顾,因有一条滚烫如炙的大怪物已在腿心里乱碰乱撞,探头探脑地似在寻找什么猎物,令得她心儿直蹦,几喘不过气来。

宝玉粗喘着,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小仙子那对被抹胸紧紧勒住的玉峰,双手捞起从半褪的罗裙内裸露出来的两条雪腿,分开夹于胯侧,怒挺的巨棒颤抵住娇嫩处,柔哼道:“阿瑶,我们又要在一起了。”

沈瑶美目迷朦,不知自个是否应了,蓦感底下一痛,忍不住“啊”地啼出声来。

宝玉吓了一跳,忙问玉人:“怎么了?”

沈瑶玉颊胀红,好一会方蚊声道:“痛。”

色人已如箭在弦,只柔声哄道:“那我轻轻的。”

将棒头压在蛤嘴里,柔柔缓缓地研磨,片刻之后,感得前端一团滑腻,便再次往里突刺,谁知立听女孩又叫了起来,唬得赶忙刹住,握其手问:“还是痛么?”

女孩点点头,秀眉紧锁,楚楚动人。

宝玉只好强压欲火,耐下心来轻怜蜜爱,谁知温存了许久,一旦想要入谷,便听女孩嘤嘤呼痛,他满头大汗,心中纳闷无比:“怎么回事?上次在地底之时,阿瑶尚为处子,却也没这今儿般难弄啊……”

殊不知那次的颠鸾倒凤,沈瑶之所以经得起他那暴风急雨般的癫狂,却是因为有那“天下第一春”之称的“如意角”在暗中帮忙;而今回的沈瑶虽亦动情,但神志却是清醒,紧张之度远在前次之上,加之宝玉又十分色急,一上来便提枪跨马,自是难免碰壁。

沈瑶痛得香汗淋漓,又见檀郎似无什么办法,便可怜巴巴地扯扯他的袖角,嗫嚅道:“要不……要不不要了吧……我们下次再……再试好不好?”

美味就挂在唇边,色人焉肯善罢甘休,他怔怔地盯着女孩的美蛤,咕哝道:“上回明明行的,这次怎么就不成了呢?”

沈瑶似怕宝玉怀疑自己不够配合,面红耳赤道:“人家也不知啊……真的很痛,没哄你的。”

只觉爱郎的眼睛着实恶劣,不觉伸出手去遮捂羞处。

宝玉瞧见,心中忽尔一动,遂抽身退开。

沈瑶只道他已作罢,心中悄松了口气,方欲支起身来,谁知一双腿儿突给宝玉捉住担起,分别扛在两边肩上,随后有一团火热的软物煨上了娇嫩,心头大悸,弓身朝下望去,竟见爱郎埋首花底,正用嘴唇亲吻自己的羞处,登时如遭电殛,惊慌道:“不要啊,那儿……脏……好脏的……”

宝玉紧紧固住两条美腿,凝目花底,所见之处无不是粉粉嫩嫩滑如凝脂,哪有丝毫脏秽,心中爱得欲死,闷哼道:“谁说的!你这儿真真美极了,纵是那娇蕾美玉也难及万一的。”

吻吮了片刻,又用舌去挑拨舔舐,细细翻探每一片花瓣间的神秘缝隙,逗弄得玉人肢颤体摇蜜液如泉。

沈瑶生性最是害羞,更何曾遇过这等情形,不禁心醉神迷如溺梦中,心里反复叫道:“他在亲我那儿!他在用嘴亲我那儿!他竟这般疼我!”

宝玉忽抬头道:“咦,这是什么味儿?”

沈瑶迷迷糊糊道:“什么?有……味道?”

忽想起下午力战群雄,可是出了一身汗的,回来后又忙着烧菜弄饭,尚未沐浴,刹那羞得耳根烧透。

宝玉用力嗅了嗅,继道:“真香啊……好象在哪闻过哩…啊!我想起来了,是那‘瑶池娇’的香气!奇了奇了,上次帮你抹的时候距今已近半月,怎么还能残存这么浓的味儿?”

沈瑶这才回过神来,大嗔道:“还不是你乱来!我怎样都洗不掉这味儿哩,呜……可给你害死了!”

宝玉心中更奇,大为诧异那“瑶池娇”的魔力:“沾着肌体,便能长附不去,真乃神物矣!”

笑道:“这等香儿,可谓天上有地上无的,洗不掉岂非才好!啧啧啧,真妙真妙,不愧为天下第一香!”

当下又埋脸于花谷中吸嗅吻吮。

沈瑶奇羞异美如痴如醉,心中爱意如潮翻涌,忽探手下去抓住男儿的头发,忘情地颤嘤道:“宝玉……玉……你上来……”

她底下汁如泉出,那“瑶池娇”的香气更是浓郁非常,惹得宝玉“爱不释口”舔舐之余,竟连连将那腥里含香的蜜液吸吮入口,吞咽落肚。

这下可苦了沈瑶,娇躯不住地拧来扭去,见他竟把自己发出的招唤当成了耳边风,不由又急又恼,发嗔道:“来啊……快来!”

岂料淫人竟仍无动于衷,只应了声:“等下。”

他上次也因误食了那“如意角”神迷欲浓,一开始便掀起暴风疾雨,未曾留意花溪胜地,如今乍见桃源,心中惊艳之极,再不甘心囫囵吞枣,当下凝目细赏恣意饱览,又用舌这里勾勾那边翻翻,不放过丝毫缝隙,忽睨见一粒娇滴滴的可爱嫩蒂从红脂里探头浮出,遂挺舌尖挑了一下,顿见那小东西惹人万分地娇颤起来,大感有趣,更去吮吸咂噬百般逗弄。

沈瑶痒得心肝俱颤,银丝玉液吐满花溪,更渴盼与爱郎融合为一,见来硬的不行,只得改变策略,娇腻唤道:“宝玉,我……我想亲你。”

宝玉这才恋恋不舍地从底下爬上来,与美人深吮蜜吻,如此一来,那胯下的巨根正好抵在女孩的腿心之内。

沈瑶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急忙悄挪花缝上前迎凑,努力了片刻,嫩蛤终于噙着龟首,娇躯登时一阵酸软。

色人此刻竟仍斯文,柔声问:“再试一下好不好?倘若还痛,我立时就停。”

沈瑶心里正巴不得,赶紧点点头,暗把蛮腰凝住,双臂环住了檀郎的腰杆。

宝玉推开美人两腿,把棒头在花溪里浸了又浸,涂得滑腻如油,便开始缓缓发力,朝前突去。

沈瑶秀眉紧蹙,咬着唇儿呻吟了一声。

宝玉赶忙顿住,丧气道:“还是不行么?”

乜目底下,但见半粒龟头已压入了嫩蛤之内,陷没在一块块晶莹如玉的红脂间。

沈瑶失魂似地摇摇头,娇媚入骨地低唤道:“用力呀!”

一滴晶亮的蜜珠子给怒筋盘绕的巨茎从花缝里挤了出来,顺着玉人的股沟悄悄滑落到菊心,绮糜地悬挂了片刻,最终滴垂在油渍斑斑的灶台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