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八十六回:舌战群雄

宝玉见四下群情汹涌,心中害怕,忙大声叫道:“大家请别误会,在下……在下不是白莲教的人。”

有人喝问:“不是白莲教的?那你为啥偷袭慕容公子!”

宝玉道:“我怕他伤了……伤了这位大叔。”

他见蒋隆摇摇欲坠,赶忙上前扶住。

蒋隆这时也瞧清楚了他,不由一怔,压低声道:“别管我。”

“什么大叔!这人可是白莲教的妖孽,杀了就杀了,有甚不可!”

有人斥道。

宝玉嗫嚅道:“人命关天,焉能随意夺之……”

话未说完,已给人截住:“江湖过的便是刀头舐血的日子,天天都有人头落地,这家伙既是白莲教的妖孽,就没什么好可怜的!”

宝玉鼓起勇气道:“便是剪径的强盗,给人拿到官司,也不定都是死罪。佛云:”

蠢动含灵,皆为物命‘,昆虫之属,尚不能害,何况人乎?“这句方罢,即闻周围”操“声一片:”操!哪里冒出来的酸小子!“

“操!

这小子是谁的门下?“”操!这小子在说啥?到底是不是白莲教的人?“”只要是白莲教的恶徒,个个就该死!“众人见他一合就击溃了”倚梅公子“慕容慕雪,方才耐着性子听到现在。

宝玉道:“白莲教中虽然有些人不好,却不等于个个都是坏人……”

忽尔异想天开,苦口婆心地继续道:“万事皆以和为贵,只要能耐下性子和和气气地谈,有甚纷争积怨不可化解呢?在下斗胆请各位大侠与白莲教收手罢斗,一起坐下来好好谈谈,江湖上定会减少许多腥风血雨无端杀戮……”

话没说完,人群中已爆发出铺天盖地的大笑,间中狂笑、嘲笑、冷笑、讥笑、怒笑、怪笑等各式各样的笑此起彼伏,有人大声嘲讽道:“你道你是什么人!以为自个是少林的灭嗔圣僧?武当的太玄真人?还是十省之盟的龙大盟主?”

也有人讥斥道:“这小子定是失心疯了!我们今儿到此,图的就是要围诛妖女痛创邪教,他却来跟我们说这些话!哈哈哈,倒矣倒矣!”

更有人前俯后仰:“我要笑死了,这小子着实太逗人啦,敢情是崔老板为大伙安排的下酒节目?”

要知园中的每一个人,来这里便是为了商讨如何诛剿妖女,而宝玉不但不随声附和,竟还要众人同白莲教和解,因而在他们眼中,此子真可谓是天底下最最自不量力、最最不识时务的人了。

宝玉满面涨红,额头冒汗,方明自个的话幼稚可笑,心下又羞又急,差点没立马落荒而逃,但想这些人俱要同他老婆为难,便毅然豁了出去,提高声音道:“白莲教始于南宋初年,教义乃是教人积德行善、三皈五戒,尊崇众生平等。他们最恨奸邪之徒,一直都与贪官污吏作对,因不时起事反抗,给历代朝廷视为魔教,并严令禁止,由此不得不转入暗处,以避官府缉拿……”

他已同胸前的“通灵宝玉”融为一体,兼之近来又修习了“凤凰涅槃大法”运气吐字,这几句话竟说得格外清朗,声音响彻全场,虽然夹在数百人的哄笑声当中,却是人人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心中均为一凛,登时将轻视之心收了几分,皆想:“这小子年纪轻轻,内功怎地如此了得!难怪适才一掌就击倒了慕容公子,不知是哪派弟子?”

宝玉见园中安静了些许,忙继续道:“因他们平素行事隐秘诡异,与江湖许多门派帮会甚不相类,久而久之,便渐渐被人视做旁门左道,加上他们这几年来有些急功近利,凡有才能者无论善恶皆接纳入教,间中难免夹杂了些为非作歹之辈,诸如那什么剑妖、冰魄老妖之流,仗着武功了得奸淫掳掠滥杀无辜……”

人群中好些人听得暗暗点头,心道:“这小子倒还知道点事。”

殊不知这几句话并非宝玉原创,而是那日在车中与沈瑶、焦慕凤交谈,从他们口里抄袭来的。

有人道:“对啊!正因如此,我们今日才要开这‘诛妖大会’。”

宝玉正色道:“但白莲教并非全部都是坏人,总不能因其良莠不齐,便来个一刀切之。这好比一个人生了病,我们不去医治那生病的地方,却将病人一刀杀了,岂不是荒唐之至?”

园中杂声又减了些许,许多人都觉他言之不妥,却一时反驳不了。

宝玉尘土满面,额头颈侧挂着残血,却遮掩不住他的眉清目秀,加之身上的轻裘宝带美服华冠,从狼狈中仍透出一股与众不同的雍容华贵之气。

人群中的殷琳已远远地认出他来,万没想到此君竟会跑到这里,不但同江湖上的人混杂在一起,且还在各路豪杰面前夸夸其谈,原先只道他是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此时对其印象不由大为改观,眼角睨见旁边的冷然嘴角挂着微笑,忍不住悄声道:“这人挺好笑是吧?”

谁知冷然竟摇摇头,笑容依旧:“不,他说的倒有几分道理。”

宝玉见众人似乎在听自个说话,赶紧趁机道:“据我所知,大家今次要……

要为难的那……那位沈瑶小姐,绝非什么奸诈狠毒之人,想来大家对她有点误会了,这诛什么大会嘛,嘿嘿,着实有点不妥……“他拐弯抹角拐来拐去终于绕到了点子上,一番话吐出来,不由悄悄舒了口气。

吕坤恨得牙齿发痒,却因睨见慕容慕雪肩头焦糊一团,仿如给烈焰炙着,心中暗感惊讶,不敢冒险上前来拿他,闻言立挤对道:“依你意思,今日这‘诛妖大会’可是不用开啦?”

心忖此问稍答不妥,必将惹怒各路人马,到时自然会有人出来对付之。

孰知宝玉却道:“难得这许多大侠豪杰齐聚于此,焉能无所作为?我们这‘诛妖大会’依旧照开,只是须换个冤家对头,不如改做去围诛那白莲六妖之一的冰魄老妖,老天做证,他才是个真正的大坏蛋!”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忽叫道:“你识得那妖女么?怎知她不是奸诈狠毒之徒?”

宝玉怔住,心中道:“若照实回答,你们定然以为我是假公济私,为自家人护短,下边就再也听不进我的劝了……”

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吕坤阴恻恻道:“为何不答了呢?敢情你见过那妖女,给她美色所蛊惑,因而跑到这儿来捣乱,想令今日的‘诛妖大会’开不成,是不是!”

宝玉瞠目结舌,愈发说不出话来。

吕坤冷笑一声,朝众人大声道:“白莲教被人视为邪魔异端,其来已久,并非今日才定,大伙休再与他浪费唇舌,这小子…嘿嘿,这小子必是白莲教的眼线无疑了,他适才在路上跟踪我们,结果给沈少侠识破擒住,方才带到此处的!”

众人一齐望向沈问星。“猎魔将”应奇山道:“此话当真?”

沈问星并不答话,踏前一步,沉声朝宝玉道:“是谁帮你解开穴道的?”

此言一出,不啻证明了吕坤的话。

应奇山“嘿嘿”一笑,塔般的巨躯移前了几步,道:“小子,你倒有点胆色义气,不趁乱偷偷溜走,还敢来救同伴哩。”

蒋隆知这人武功非同小可,招招摧筋断脉凶狠异常,见他似要出手,心中大急,突然推开扶住他的宝玉,放声骂道:“臭小子,竟敢对我圣教说三道四,老子才不领你的情,快滚开!”

吕坤反应极快,立道:“妖孽故意这样说,是想令我们放过这小子!”

应奇山又踏前几步,笑道:“小子,你的武功挺不错呐,我们且来玩一玩。”

宝玉瞧见他那身型,心中便已悚了八九分,强笑道:“玩……玩什么?我…

我从来不喜欢打架的……“应奇山笑道:”小滑头,适才你一掌就击倒了慕容公子,可厉害得很呐,眼下却扮做软柿子,莫不是想令老子轻敌?“

他离宝玉已不到五步之距,一股无形的迫人气劲隐隐锁住了目标。

宝玉心中大慌,忽听一个甜美清脆的声音道:“应大侠,这位公子的确不是白莲教的人,小女子可以为他做证。”

众人转目望去,见西侧人群中走出一名容颜娟秀的少女,玉颊透着淡淡晕红,一双大大的美目格外动人。

宝玉不禁又惊又喜,原来站出来为他说话的正是殷琳,心中不禁万分感激:“她平日待我冷冰冰的视若不见,想不到如此情形之下,却会站出来帮我。”

大多数人却不知她是何人,应奇山道:“小娃娃是谁?”

人群中的冷然忽然朗声道:“应大侠,她是都中‘正心武馆’殷馆主的千金,曾与这位贾公子见过几次,因此知道他的家世身份。”

殷琳裣衽作礼,盈盈道:“应大侠,他乃都中荣国府的贾二公子,大家怕是误会了。”

江湖中人最忌官府,众人听了“荣国府”三字,眉头俱是微微一蹙。

应奇山见冷然发话,遂笑道:“原来是与冷少侠联手诛灭白莲剑妖的殷姑娘,嗯,很好,既然不是白莲教的人,那应某还是喝酒去好啦。”

言罢,即转身回坐,抱起一坛“玉井坊”的美酒放怀豪饮。

众人均不想沾惹上官府的麻烦,何况更有十大少侠之一的武当冷然发话,一个个便闭了口。

宝玉见众人不再与自己为难,心中大喜,正待过去向冷然和殷琳道谢,突听有人冷冷道:“事情尚未弄清楚,你想到哪里去?”

众人忙循声望去,但见一个身着玄色绉纱长夹衫的少年缓步走向场中,却是当今华山派掌门沈观雨之子沈问星,听他继道:“白莲邪教无孔不入,官家子弟未必就能一尘不染。”

宝玉一见是他,脸霎又白了,道:“你还待如何?”

沈问星道:“我且问你,适才在酒肆之中,你听见我们要围诛妖女,为何惊惶失措?又为何一路鬼鬼祟祟地跟踪我们?你既然不是白莲教的,却为何要干这些勾当!”

宝玉哑口无言,心道:“你们几百个人要一块为难我老婆,我能不惊惶失措么!”

众人听了沈问星的这几句话,显是丝毫没将冷然放在眼里,纷纷想道:“他们两人同列十大少侠,又分别是武当、华山两派的掌门接班人,如此场合,焉肯让对方抢去风头,嘿嘿,怕是在暗中较劲儿哩。”

有的甚至幸灾乐祸起来:“这下可有好戏瞧啦!”

原来沈问星与冷然同列十大少侠,早就有那一争高下之心,先前见两个美貌可人的小师姐一直围着冷然殷勤地转,胸头就不知从哪里来了一丛无名之火,待见他一为宝玉说话,便镇得众人伏伏贴贴,大有木秀于林的风采,心中越发妒恼,当即决意借用宝玉来挫压对方。

吕坤见有沈问星出头,忙在一旁煽风点火,忽高声问道:“慕容公子,你…

你怎样了?“慕容慕雪抚着右肩,夸张的咳了数声,惨然道:”没啥,怕是要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了。“

吕坤怒目盯着宝玉,喝道:“你竟下这么重的手!”

宝玉惶然道:“我……我不是故意的,适才一时情急,就……就……”

吕坤又朝众人大声道:“这小子为了白莲教的妖孽,对慕容公子如此痛下毒手,诸位只要仔细想想,答案亦就呼之欲出了!”

众人瞧瞧冷然,又望望沈问星,一时无人开口。

冷然睿智非凡,细观几人的言谈神色,隐觉其中另有文章,微笑道:“吕先生,先不忙下结论,也听听贾公子怎么说。事实如何,终究会水落石出的。”

他转向宝玉,和声道:“贾公子,你无需害怕,在场的均是江湖上的侠义之士,决计不会随便冤枉好人的,请你把事情经过说一遍,适才在路上……”

尚未说完,沈问星竟将其言打断,朝宝玉厉声道:“是谁帮你解开穴道的?

莫非这儿还有同党?快快给我老实招来!“倏地并指刺出,又要点他穴道。

谁知宝玉怕极又给他制住羞辱,这回却有提防,慌忙往旁一闪,竟然躲了过去。

沈问星微微一愕,手腕翻转,两指疾如飞电地紧跟过去。

宝玉手忙脚乱地左蹦右跳东奔西窜,模样虽是十分难看,但他心念至处,便有一股气劲流到,身子随即变得异样的轻盈灵巧,接二连三令对方的追击落空。

沈问星大感意外,细观之下,发觉对方似乎完全不识腾挪之术,避开攻击居然纯粹依靠那惊人的速度,心中越发诧异。

人群当中的一些高手也看出了些许名堂,心中俱是暗暗称奇:“这少年到底是哪个门派的弟子?身法竟然这等怪异!”

唯独冷然有如中魇,原来他见识极为广博,对中原武林的各种身法颇有了解,此际瞧了宝玉那慌张狼狈的躲闪,竟感毫无头绪,对其接下的路数更是无从判断,心中怔怔思道:“这贾公子究竟是身法独特还是根本不识身法?……若是完全不懂身法,却怎有如此奇效?啊……若无半点桎梏,不受任何束缚,岂非…

岂非愈能衍生万千变化,以至无穷无尽……“沈问星数击落空,心中不禁有些焦躁,要知他乃当今江湖上风头最健的十大少侠之一,今次竟无法轻易拿下一个无名之辈,暗忖:”给这小子再拖上片刻,就是拿住了他,脸面也无光了!“

当下舒臂一展,但见指飞如梭,飘忽若幻,竟是以指代剑,使出了他那天才老子独创的“神仙剑”中的一式“缕风过林”人群中能认出这一招的,立想:“这小子完啦!不过他能迫得沈问星使出‘神仙剑’,已算十分不简单了。”

孰知直至千百道指影将逝,宝玉虽然更加狼狈,却仍似鱼儿般鲜活乱蹦。

沈问星心头剧震,念如电转:“这小子速度奇快,打哪里皆能随即避开,须得另思对策……”

灵光倏地一闪,速度忽尔放慢了许多,并指堂堂正正刺向宝玉胸口。

宝玉顿感不适,身形不觉随之慢了下来,注意力也给吸引在对方那慢吞吞的一刺之上,心奇道:“躲开这下,不是容易得很?”

随即往右一跨,眼角虽已掠见沈问星的袍角扬起,却根本没在意,不想腿弯突给什么绊了一下,整个人立即仰天跌倒。

沈问星剑指倏疾,指尖刹那间已压抵在宝玉颈侧的大动脉上,冷冷道:“站起来。”

原来沈问星另一手收在股后,轻轻地按住腰间悬剑的剑柄,以衣袍下摆作遮掩,将剑的另一端横在宝玉闪避的去路之上,巧妙地绊了他一跤。

这一下看似容易,其实捏拿得妙到毫巅,力道、角度、速度无不配合得天衣无缝,且是信手拈来,行云流水般潇洒之极,宝玉摔得莫明其妙,旁人却瞧得一清二楚,登时齐声轰然叫好。

有人的确是发乎内心的赞叹,有人却是因为想起了他那老子,不失时机地大拍马屁,高声叫道:“真真潇洒矣!果然是‘逍遥小半仙’。”

“不愧名列十大少侠,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华山绝学,果然神妙非凡,今儿总算大开眼界啦!”

宝玉给他指头压得呼吸困难,眼前金星乱冒,只好乖乖依言爬起。

沈问星要令之狼狈,把他压成半蹲半立的姿态,俯视道:“记得适才问你的话么?”

宝玉见他满脸轻屑之色,蓦记起先前在路上的踏面之辱,周身热血俱往上涌,便紧紧闭着口不答。

沈问星道:“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承认自己是白莲教的人么?”

他先前听了崔朝阳和殷琳的话,心中已知八九冤枉了这个小子,但眼下“醉翁之意不在酒”便始终不依不饶。

宝玉道:“我明明就不是白莲教的,你硬要往我头上安,那亦无法。”

沈问星道:“那好,我知道白莲邪教有个仪式,就是教徒在入教之时,皆须发誓绝不可污辱本教,否则天诛地灭万劫不复,你既然不是白莲教的人,那就骂上两句来证明,嗯……就骂‘白莲教的人都是泥猪土狗,都是无耻之徒。’”众人心道:“这小子要是骂了,无论是不是白莲教的,那都必然万劫不复了。”

宝玉轻轻道:“听好了,你才是泥猪土狗,你便是无耻之徒。”

“鼠先锋”蒋隆哈哈大笑,叫道:“小兄弟,有胆色!比这些所谓的英雄侠义之士强多了!”

沈问星勃然大怒,反手便是一记重重的耳光,咬牙道:“信不信我立时宰了你!”

程振先眉头微皱,一旁叫道:“沈少侠,切莫冲动。”

宝玉半边脸登时红肿起来,嘴角一缕鲜血滚涌而出,却昂然与沈问星对视,目不稍瞬。

蒋隆怕沈问星一怒之下,当真杀了宝玉,忽大笑数声,叫道:“果然无耻之极!不但趁人不备突加偷袭,又以兵器对人家空手,还好意思自称什么‘逍遥小半仙’,我呸!真不害臊!”

众人一想,沈问星适才的确是先动手,而且是用剑绊了宝玉一跤,至于先发制人是否就等于偷袭,剑没出鞘算不算用兵器,这些便难以说清了。

沈问星脸上阵青阵白,待要与其辩驳,又怕自失身份,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蒋隆继骂道:“华山派的龟孙子,你若有胆,就把人家放了,说好一二三再动手,对了,还请沈大侠先将身上的剑取下来,免得到时打不过人家,忍不住又要用了。”

他心中暗盼能激怒沈问星,为宝玉制造出一个逃生的机会。

沈问星强忍着不让自己当众失态,脚尖倏地一挑,却是踢起地上的一粒小石,击中了蒋隆的哑穴,再次喝问宝玉:“到底骂不骂?”

宝玉给他指尖压得一阵晕眩,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话来。

沈问星还道他已屈服,指劲略松了松,道:“快骂快骂!对了,你就骂那妖女!只要你骂了她,证明与白莲教毫无瓜葛,我便立即饶了你。”

原来他知沈瑶乃是白莲教中的“净莲圣使”地位极为尊贵,污辱了她,不啻于给白莲教判定了死刑,从今以后将遭到无穷无尽的追杀。

宝玉喘道:“你做梦!”

沈问星陡将腰中悬剑拔出,斜斜架于他颈上,寒声道:“真的不骂?”

宝玉此刻已豁了出去,浑忘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一字一句道:“便是天底下的人都骂她,天底下的人都要我骂她,我贾宝玉亦决绝不骂!”

竟是生平从未有过的豪气干云。

许多人暗暗点头,心忖:“这少年模样怯懦,实却颇有胆色。”

冷然见沈问星脸色不善,忙叫道:“沈师弟,千万待事情弄清楚再说!”

程振先高声道:“事情尚未水落石出,沈少侠切莫伤人!”

黄语伶也在人群里嗫嚅唤道:“不要啊,小心回去挨师父骂哩!”

沈问星狠狠地盯着宝玉,不知为何,竟觉讨厌之极,狞笑一声,道:“我不杀他,只把一条手臂卸下来,瞧这小子的嘴巴是不是还这般硬!”

陡听一个甜美绝伦的声音荡空传来:“是谁这般跟小女子过不去?自个儿恨我那就自个骂呗,怎么非要强迫别人呢!”

园中虽然喧杂非常,但这声音却清清晰晰地传入每个人耳内,众人心中一凛,纷纷循声望去,只见两个女子倏现对岸,衣袂飘飘地飞落溪中,宛如凌波仙子般踏水掠来。

人群中有人惊呼了起来:“是……是那妖女!”

“是白莲妖女!”

“是那小贱人!”

宝玉使劲眨了眨眼睛,见来人的确是沈瑶和兜兜,差点没当场昏倒,心中叫苦不迭:“天呐,这里有几百个人要害你,怎么还跑来自投罗网!”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