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八十三回:拘魂大法

珠帘掀处,一对风姿万千的绝色艳姝步入阁中。左边一个紫云盘顶,正是“紫发妖姬”孔雀儿,而右边的艳姝脸上却有一双大大的美目,里边的眸子竟然流荡着碧如春水的芒彩,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妖异感觉。

世荣眼睛一亮,蓄势待发的身躯顿然舒缓下来,嘴角现出一个曾令无数女人迷醉的微笑,朗声道:“未克远迎,该死该死!姐姐是何时到的?”

心中悄悄松了口气:“我道谁能无声无息地直闯至此,原来却是她哩!”

原来与紫姬一同进来的女子正是她的亲姐姐——那个倾倒了整个南疆的“碧眼魔姬”凤凰儿,她近前几步,身子只是微微一躬,嫣然道:“属下叩见门主。”

圣门中人尊卑之分虽然极严,但世荣待她与别个不同,心中毫未在意,脸上仍笑得十分好看:“姐姐不是早就从南疆出来了,怎么这会才到?”

碧眼魔姬微笑道:“还不是为了给你准备一份见面礼,做姐姐的可不想空手白脚地来见妹夫。”

世荣笑道:“自己人还这么说可就见外了,姐姐肯来,世荣已经高兴死了。”

紫姬听男人这么说,心里甜甜的,拉着凤凰儿也笑道:“对哟,姐姐你来我们就很高兴了,何须费事。”

碧眼魔姬道:“也不费事,顺手牵羊罢了,反正不拿白不拿。”

世荣听其话中似有文章,又深知这女人能耐,笑问:“姐姐此话怎讲?”

不觉多瞧了她那碧眸几眼,心中暗诧:“似比从前更加怪异了……”

碧眼魔姬却不接着说了,乜了一眼他脸上那淡得快要消失的指印,丽眸一转,又转去瞧缩在墙边的东仪婷,见其怯生生的用手捂着裸露处,年纪虽稚,却出落得犹如晓露芙蓉,煞是惹人怜爱,轻笑道:“果然是个世间罕有的小美人,无怪惹得我妹夫兴动如斯。”

世荣不由有点狼狈,虽然凤凰儿也是圣门中人,又是紫姬的亲姐姐,但他不愿在任何人面前暴露出丝毫破绽,当下强摄心神,作出洒脱之态,笑道:“偶尔胡闹,让姐姐见笑了。”

碧姬道:“她就是东太师的小千金么?那只万中无一的绝佳炉鼎?”

显然紫姬已将其事告诉过她。

世荣点点头,紫姬已道:“正是,荣郎的‘月华精华’能突破第六重天,有一半是得其所益。”

婷婷睁大了眼睛,却始终没听懂他们的话,只是心中有点闷闷不乐:“这两个女人是谁?好象跟我大哥哥挺亲密哩。”

凤凰儿道:“但她好听不太听话哦。”

世荣道:“这丫头甚倔,不好调教。”

不知怎么,忽而又想起了可卿,心中微微一痛。

碧眼魔姬再望了他脸上的掌印一眼,笑道:“不好调教?是不舍得调教吧,要不要我帮你试试?”

世荣知她手段极多,喜道:“如此最好,以后我就让她跟着你了,只是……只是她脾气真的很倔犟,姐姐可要慢慢来。”

碧姬“哧”地一笑,道:“瞧你那宝贝样,怕我弄坏了这只鼎儿是不是?哼,先让你见识一下我的手段好了!”

言罢,走到女孩跟前,笑吟吟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婷婷见她模样十分狐媚,打心里就不喜欢,太师千金的架子一摆,冷冷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你又是谁?”

凤凰儿跪下身去,把脸移近她跟前,笑道:“你瞧姐姐的眼睛好不好玩?里边有什么东西呀?”

婷婷早就觉得她眼睛奇怪,不觉把眼望去,谁知这一瞧,目光便如铁器遇着了磁石般给紧紧地吸引住了,但见里边异彩柔柔缓缓地流荡变幻,时而似碧水,时而若宝石,时又深邃得不见其底,神魂竟似从体内慢慢游出,不由自主地朝前飘去……

碧眼魔姬腻声道:“小妹妹,你放松哟……对……放松……放松……不要再想东西了……放松……对了……这样就会很舒服的……你说……姐姐的眼睛好不好看?”

女孩迷迷糊糊地点了下头,喃喃道:“很漂亮,很多颜色,我……我……”

世荣闻言,不由也从旁侧去瞧凤凰儿的眼睛,心道:“哪有很多颜色?分明只有一种碧绿颜色嘛……”

忽感一阵晕眩,体内的“月华真气”立时激荡起来,猛地吃了一惊,赶忙将视线硬生生拉开。

紫姬笑道:“你别看呀,姐姐正在施法哩。”

碧眼魔姬继道:“你不知在哪了是么?那就不要想了……不想了哦……你叫什么名字?”

婷婷懒洋洋道:“我叫东仪婷……爹和娘唤我婷婷……”

世荣朝紫姬问道:“这就是你姐姐最近才大功告成的‘拘魂大法’?”

孔雀儿道:“嗯,也不要去听她说什么,很厉害的。”

世荣心忖:“眼睛可以不看,声音哪能不听?我就不信这‘拘魂大法’有如斯魔力!”

当下反而凝神去听凤凰儿说话。

碧眼魔姬又问:“你爹是谁呀?”

婷婷答道:“我爹爹是当朝太师东煜之……”

碧姬诡异地微笑道:“不是,你爹爹不是他……你爹和你娘都不在了……不在这世上了……”

婷婷迷茫道:“不在了?他们不在了?”

碧眼魔姬道:“嗯,你爹娘都不在了……你想不起他们了……不要去想他们了……不要想……”

女孩痴痴迷迷道:“我不想了……”

碧眼魔姬却又问:“你爹娘呢?”

婷婷道:“不知道……不在了……我不想……不想……”

世荣听着听着,不觉一阵迷糊,所幸“月华精要”乃是罕世绝学,立时自生反应,在体内再次激荡起来,他蓦然惊省,身子微晃了一下。

孔雀儿睨见,悄声薄嗔道:“你又去听姐姐说话了?小心给她变成傻子哩。”

世荣心下骇然,暗忖:“这‘拘魂大法’果然不可小觑,高手争斗,胜负往往判于毫厘之间,若在紧要关头呆这么一瞬,只怕性命立刻就丢了。”

碧眼魔姬道:“我的声音很好听是吗?”

婷婷应道:“好听……很好听……”

碧姬道:“你一定要记住这个声音哦……以后可要听话哦……这声音说什么你就做什么……记住了没有?”

婷婷梦呓般道:“记住了……记住了……”

碧眼魔姬忽将一根玉指放在她眉心,轻轻地晃了几下,然后缓缓移往别处,却是指到了世荣的身上,声音中似有一股令人无法抗拒的魔力:“好,你起来,爬到那个男人的跟前去,把他腰里的汗巾子解下来。”

婷婷痴痴迷迷道:“解下……解下汗巾子?”

碧眼魔姬声音如梦似幻:“嗯,解下他腰里的汗巾子来,快去,爬过去…”

世荣便见女孩俯下身子双手着地,居然乖乖地爬到了自己的跟前,两只雪嫩柔荑摸上了自己的腰头,温顺得宛如一只小兔儿,与先前简直是判若两人,不由目瞪口呆。

凤凰儿微笑地瞧着女孩将男人腰间的汗巾子一围围松开,又道:“好,你脱下这人的裤子,瞧瞧里边有什么东西。”

婷婷似乎犹豫了一下,便依言层层褪下世荣的裤子,一条巨硕非常微已苏醒的白玉龙终于裸露了出来,颤颤巍巍地呈现在三个美人眼前。

碧眼魔姬美眸朦胧,眼角悄睨了微喘的男人一眼,腻声接道:“很好,你把这根东西扶起来,用嘴儿舔它。”

************

宝玉面青唇白,周身冷汗,呆了好一会,才朝柜台唤道:“小二,还不再拿杯子来!”

拚命压按住内心的波澜起伏,重新坐下。

店伴赶忙答应,只道是客人失手摔了杯子。

肆中那几桌人盯了他片刻,见其衣裳华贵,细皮嫩肉,目光虽然清澈,却没什么内力迹象,显然并非江湖中人,于是不再理睬,复又喝酒吃菜继续说话。

殊不知宝玉蕴蓄内力的地方着实匪夷所思,却是在胸口的那块通灵宝玉之上,连他自个都稀里糊涂,别人又如何晓得。

“逍遥小半仙”沈问星道:“对了,那柔水庄在何处?是哪个门派的宝地?”

中年人道:“离这十几里有个紫檀堡,柔水庄就在它边上,乃都中‘朝阳赌坊’崔朝阳崔大老板的物业,他听闻群雄要围诛妖女,便主动提供了这个庄子,说那里还算舒适,而且地处偏僻,不易惊动朝廷,可免去许多麻烦。”

沈问星点点头,道:“我听说过此人,据传挺贪财的,不想倒有些侠义之心,此次竟肯为围诛妖女出力。”

中年人嘿嘿一笑:“还不是想趁此讨好龙盟主呗,何况今次的买卖有赚无赔,他生意人一个,算盘可打得响哩。”

沈问星道:“生意人嘛,这也无可厚非。”

话虽如此,脸上却已有点不屑之色。

宝玉听得一头雾水,心中大为奇怪:“崔朝阳不是阿瑶的部下吗?怎还为这些人提供方便,敢情昏了头哩?哎呀!不好,他准是见人家人多势众,心里边一害怕,就做了那墙头草反骨贼,不好不好!我老婆若仍蒙在鼓里,那可就大大不妙啦!”

当下如坐针毡,恨不得立时去寻沈瑶,只是担心这样突然离开,又要引惹那些人怀疑。

他再无心思去瞧那几个美人,心中波涛翻涌:“阿瑶去寻那冰冻老怪物的晦气,本已无甚把握,如今又突然多出了这些冤家对头,怎能应付得了?特别是这个什么‘逍遥小半仙’,听他们那样吹嘘奉承,定非好与之辈!我须快快找到阿瑶,叫她逃得远远的,无论如何,这都中是不能回来的了……”

想着思着,忽又大感头痛:“阿瑶若不回都中,那我岂非再也见不着她了……天呐!怎突然冒出这许多人来跟我老婆为难呢?老天爷呀,你教我如何是好!”

熬了许久,方见那几桌人起身离坐,先后出了酒肆,听中年人在外边大声道:“大伙儿请跟周老板的车子慢行,到了柔水庄,还有好酒款待。”

接下便闻人吆马嘶此起彼伏,店伴迭声道:“各位客官走好,下趟路过此地,请再光临小店。”

等了好一会,宝玉听得外边喧嘈渐稀,方结了帐匆匆行出,只想快快去寻沈瑶,心中骤然一呆:“我又不知阿瑶此刻在何处,眼下到哪去找她?”

正在傻眼,忽见前面两人行来,却是那师爷模样的中年人和瞎了眼的锦衣公子,待要闪避已是不及,赶忙弯下身子扶住墙壁,装出醉酒呕吐之状。

原来两人才从茅厕里解手出来,并未留意宝玉,中年人边行边说道:“慕容老弟,你家‘追债房’的人几时能赶到?”

锦衣公子道:“他们动身迟了,这两日怕是赶不到的,不过此次参加‘诛妖大会’的高手极多,他们赶不赶得上问题不大。”

中年人道:“擒住妖女之后,你估那些人会怎样发落她?”

锦衣公子道:“铁定是将她押解去洛阳,献与龙盟主为儿子报仇雪恨。白莲教这几年来日益强盛,如今少林、武当与丐帮俱做缩头乌龟,俱不敢撄其锋芒,江湖上怕是只有指望龙盟主站出来与之抗衡了。”

中年人忽压低声音道:“慕容老弟,你甘心妖女就这样让他们带走么?”

锦衣公子伫足道:“当然不甘心,我做梦都想叫那小妖女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吕兄有什么好计策吗?”

中年人微笑道:“计策确有一条,能不能成,就看老弟你了。”

锦衣公子动容道:“吕兄快说,只要能令那妖女落在我手里,小弟什么都愿干!”

中年人阴森道:“也不太难,擒下妖女之后,肯定会有人提出由谁押送去洛阳的问题,到时你就力争让你慕容家‘追债房’的人来办,从实力而言,只要沈问星和冷然不争,老弟你八九就能如愿以偿,那时候呀,嘿嘿……去洛阳几百里的路上,走的是快是慢,在路上想怎样,还不都是由老弟你决定?”

锦衣公子大喜道:“妙极!妙极!吕兄真真智赛隋何,机强陆贾,到时我就走它个三五月,待到洛阳之时,那妖女的每分每寸里里外外怕是俱给玩残啦!哈哈哈!”

中年人笑道:“到时只求老弟莫忘了做哥哥的,也分上一杯羹哦。”

锦衣公子面肌抖颤,咬牙切齿道:“一定一定!到时我们哥俩的深仇大恨一块儿还,千百倍地还,定要将那妖女玩腻玩透玩残!老哥知道么,那小妖女的模样我至今依旧记得清清楚楚,这两年来,每想起她一次便要干一个女人,每干一个女人就玩个新花样,到时候呀……每样都要叫她尝尝,哈哈哈!”

中年人只是阴恻恻地笑:“恐怕那妖女至今仍守身如玉,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嫩瓜儿哩。”

两人放声秽笑,互拥着走到马槽,跨上各自的坐骑,朝马股上狂鞭了数下,风驰电掣般绝尘而去。

原来中年人正乃当今四大青楼之一“点花楼”的副楼主吕坤,锦衣公子却是“慕容世家”的“倚梅公子”慕容慕雪,而先前那姓周的大胖子就是苏州巨富“死人说活”周彦璋,三人当年皆对沈瑶起过歹念,因而吃了大亏,一直怀恨于心日夜思报,近来不知从哪里得到沈瑶入都的消息,便四处煽风点火兴风作浪,联手筹划了今次的“诛妖大会”宝玉早已面无人色,浑身打摆子似地战栗不停,心中阵阵发悸:“万一阿瑶落入他们手里,那还了得!不行不行,一定不能让他们得逞!”

这色人虽然十分害怕,但想起心爱的老婆,蓦地勇气百倍:“就是丢了性命,我也得去救阿瑶!”

忽尔想道:“反正眼下不知该到哪寻阿瑶,我何不先去那柔水庄上瞧瞧,看那些人打算如何为难阿瑶,也好有个计较。”

当下离开酒肆,施展轻功往紫檀堡方向疾奔而去。

过不一会,宝玉便已追赶上那十几骑人,他生怕给人发觉,于是脚下放轻放慢,只在道旁的树梢叶面上点踏纵跃,平行地紧紧跟着。

沈问星与吕怡璇、黄语伶二女并骑而行,一路言语并不多,这时忽笑道:“你俩常说武当派的轻功极妙,有一招叫什么梯的是不是?”

“叫‘梯云纵’呀,你老是故意忘记,是不是瞧不起人家武当派呢?”

吕怡璇瞪了他一眼道。

沈问星道:“岂敢啊,只是听你们说得太神奇,有点儿不信罢了。”

黄语伶天真道:“不是哄你的,我们曾亲眼见冷然师兄施展过,真真棒极了,在没任何东西借力的情形下,居然能在半空中拐弯哩。”

沈问星露出个夸张的表情,咋舌道:“真的么?如此说来,那个武当冷然的轻功定是比我好啦。”

黄语伶心直口快道:“真的真的,没有哄你,师弟你的剑法绝对能与冷师兄相媲美,轻功可就不一定了。”

沈问星微微一笑,道:“两位师姐,你们瞧仔细了。”

树梢上飞奔的宝玉突见底下的人群中多了一匹没人骑的奔马,心中甚是纳闷:“怎会如此?适才好象都是有人骑的呀……”

眼前倏地一花,身子骤然麻软。

众人听见枝叶声响,一齐抬头朝上望去,已见沈问星提着个人从树丛中飞出,先在半空不可思议地拐了个大折,然后才飘飘落下,身姿优雅且美妙。

二女瞠目结舌,她们与这师弟同门多年,却不知他竟有这么俊的轻功。

沈问星神定气闲的把手中之人掼摔于地,轻轻弹去衣襟上的一片枫叶,朝“惊虹双剑”微笑道:“我派的轻功也不算差吧?两位师姐切莫妄自菲薄哦。”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纷纷大声喝采,吕坤更是竖起大拇指赞道:“不愧为十大少侠之首,不愧叫做‘逍遥小半仙’,这等轻功,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沈问星面色一沉,朝地上的宝玉喝道:“你是谁?为何跟踪我们?”

宝玉给摔得七荤八素,额角还给树枝刮破了一道,鲜血沿着脸庞淋漓而下,心中犹稀里糊涂的弄不明白是咋回事,才要爬起,却给沈问星一脚踏住胸口,又听他喝道:“没听见么?小爷问你话呐!”

宝玉何曾受过如此羞辱,又急又恼道:“快放我起来!”

沈问星冷声道:“回答我的问题。”

宝玉少爷脾气一硬,梗着脖子道:“你先放我起来!”

沈问星道:“还嘴硬是么!”

踏在宝玉胸口上的脚微微加力,顿把他压得眼冒金星几乎闭过气去。

吕坤道:“这小子适才也在那酒肆里,当时听见我们要围诛妖女,神情便慌慌张张的,此刻又来跟踪我们,莫非……他是白莲教的眼线?”

吕怡璇与黄语伶一听,“唰”的齐从腰中拔出剑来,交叉架在宝玉的脖子上。

宝玉恐惧道:“官府拿住犯人,尚需仔细审问才定罪,你们随便就要杀人么?”

吕怡璇咬牙道:“白莲教的妖孽无恶不作,叫姑奶奶碰上,从来就是一剑杀了,又有什么好问的!”

宝玉立时蔫了,面如白纸道:“我不是白莲教的,你们若胡乱杀人,就不是英雄好汉。”

沈问星懒得与他多费唇舌,一脚改踏到他脸上,喝道:“快说!你为什么一路跟踪我们?”

宝玉大怒,在底下闷哼道:“这条路又不是你家的!你能走我就不能走么?”

他原本对这位小侠感觉甚好,此际印象立时大为改观,只觉他那张俊脸无比可憎起来。

吕坤想起适才与慕容慕雪从茅厕出来,这小子依稀就在旁边,料想当时的谈话多半已给他听去,心中恶念顿生,阴恻恻地对沈问星道:“这小子犹在狡辩,定是白莲教的人无疑了,我们还要赶路,不如一剑解决了爽快。”

吕怡璇素来嫉恶如仇,应道:“好!”

手腕一抖,剑刃已无声无息地割入宝玉脖子……

鲜艳的血珠子刹那从肌肤里迸涌而出,在明媚的阳光下欢快地跳跃着。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