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六十六回:天下第一

水已淹至胸口,两人虽已全身皆湿,但心中暖烘烘的如沐春风,仍旧静静地依偎着,浑似忘了眼前凶险。

宝玉胸前的通灵宝玉已完全浸泡在水里,发出的光晕又亮了些许,他垂首去吻沈瑶的秀发,乜见挂在她那美丽脸庞上的泪水,心头不禁一抽,酸酸思道:“若能让她活下去该有多好,老天爷呐老天爷,你也着实狠心了,唉,真是天妒红颜矣!”

伤感中突然想起一件物事,不由发出“啊”的一声。

沈瑶抬起头来,问道:“怎么了?”

宝玉伸手探入怀中,从内里摸出一把蟒皮短匕来,兴奋道:“这个宝贝,或许能帮上点忙!”

此时水又升高近尺,两人皆悬浮起来。

沈瑶不解,又问:“什么?”

见他拔出手中短匕,朝旁边的石壁刺去,只道是急疯了,不觉苦笑道:“没用的……”

宝玉道:“事已至此,死马且当活马医。”

手上划了个圈,已剜下一大块石片来。

沈瑶一呆,只见宝玉持匕朝前面的石壁乱挥乱划,一块块石片有如豆腐般被切割下来,滑坠入水里,不禁惊喜道:“你怎有这么锋利的宝刃?”

宝玉手上的“美人眸”挥舞不停,边剜边答:“这匕首也是上次从这里边带出来的。”

沈瑶见他已将石壁挖去尺许,仍然没有什么变化,便道:“这边可能不行,换另一处试试。”

宝玉闻言,忙往左边横移半丈,再次奋力疾挖,此时水又升高了些许,他生于北地,丝毫不识水性,身子便不能控制地飘浮晃荡起来。

沈瑶见状,忙游近前去,从后边抱住少年的身体,努力稳定住他的重心。

宝玉心中一荡,这时犹回首去望。

沈瑶滚烫的粉靥在他脸侧厮磨贴慰,含羞朝前呶嘴道:“快挖呀!”

这色人一得美人鼓励,顿然不知从哪生出许多力气来,手持宝匕拼命往前疾挖,过不片刻,前面突然陷空,水流猛地往外奔涌冲出。

沈瑶心中一喜,大声叫道:“大家快往这边来,好象能逃出去了!”

话音未尽,两人已被水流的巨力一带而出,天旋地转中只觉重心飞速下坠,似往更深的地方沉去,刚刚稍放的心旋又提了起来,只是彼此紧紧捉住对方的手毫不放松。

两人不知被水流冲出多远,肺中贮气渐已耗尽,皆感胸中窒闷非常,所幸水流终于渐缓下来,沈瑶长在江南,水性极好,便扯往宝玉奋力朝上方游去。

“哗”地一声,两人鼻口终于露出水面,宝玉大口大口喘气,尚未缓过劲,便问:“你可好么?”

谁知沈瑶也不约而同地问了这句,彼此相视一笑,虽仍身处险境,心中却皆如沐春风,既暖又醉。

沈瑶忽觉腰肢给宝玉揽着,身子一阵酸软,粉靥微晕道:“你一点都不会游水么?”

她从未与男子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这时稍缓过神,羞意便悄袭上来。

宝玉点点头,不好意思道:“你累了是么?”

心里反觉她奇怪:“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家,水性怎能这般好?”

沈瑶摇头,只好仍挟着他的身子,眼望别处轻声道:“那我拉着你就好了,你不会游水,扶……扶着我反而费力的。”

宝玉一听,手臂赶忙从她腰间放开,脸上发烧道:“我们快寻处可落脚的地方,这水好冰,泡久了身子可损哩。”

他曾听人说过女人腰下若是给冻着,将来产后便会时常腰酸背痛的。

沈瑶“嗯”了一声,一臂挟着宝玉,一手划水朝前游去。

宝玉胸前的通灵宝玉所发光芒十分微弱,两人瞧不见远处情景,只好摸索着朝前漂游,此段居然十分广阔,过了许久,仍未触到边缘。

沈瑶诧异道:“想不到在这地底下竟有个这么大的湖泊哩。”

宝玉却是满怀遐思绮念,正饱受着她那软绵娇躯贴偎的煎熬,面红耳赤道:“上回我在这地底下,却是掉进一条河里,不知与这湖泊是否相通?若是通的,或许就有望逃出去了。”

沈瑶黯然道:“不知焦伯伯他们怎么样了?还有兜兜,她胆子最小,唉,这次本不该让她跟来的。”

此次入都,她屡逢凶险,至今尚无所获,便已损兵折将,心里自然十分难过。

宝玉忽指前边道:“奇怪了,那儿怎么会有光亮?”

沈瑶忙眺目望去,见远处一片蒙蒙晕亮,不觉精神一振:“莫不是焦伯伯他们?他们身上的火种都有油布包裹,尚可打着火的。”

当下奋力往前游去。

过不一会,两人终于接近那片光亮,凝目瞧去,原来前面有一个湖心小岛,光亮正是从岛上发出。

宝玉只觉心旷神怡,叹道:“真是奇境,如此深的地底居然会有个这么大的湖泊,湖中又有岛屿,可惜光亮不够,不能一窥全豹矣。”

沈瑶眼角乜了他一下,心道:“此人真是奇怪,在这情形下竟然还有这种心情。”

想着想着,嘴角不觉悄悄弯了起来。

爬上小岛,不知是怕在黑暗中走散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两人仍牵着手,一齐朝发光处寻去,但见沿途尽是从未见过的奇石异草,各具梦幻妙姿。

宝玉瞧得目瞪口呆,又发感慨道:“真美真美,世间哪有这等景象,莫非我们已到仙境啦?”

忽然想起从前做过的一个奇梦,自己好似到过一个叫做“太虚幻境”的地方,忆及在那里的种种奇遇,不觉有些痴了。

沈瑶抿嘴一笑,揶揄道:“既然你这么喜欢这地方,那便无须费神逃出去了。”

宝玉已完全沉醉在天地间鬼斧神工的杰作中,着魔道:“如此清幽胜境,若是当真回不去了,我们便留在这里做神仙,定也快活得很哩。”

沈瑶脸上一红,低声啐道:“谁跟你留在这,要做神仙你自个做。”

宝玉转头望去,见她娇羞满眼,妩媚不可方物,心头忽生出一种欲吻的冲动,只是这仙子并非家里的小丫鬟,哪敢随便唐突。

此时离那发光处已近,沈瑶忽然拉住宝玉,凝目望着前方,小声道:“那光亮十分均匀,而且毫无晃动,不象是火光。”

宝玉心中好奇,道:“那会是什么?”

旋而想起上次与白玄到过的地方,忙接道:“对了,我捡到圣莲令的那个地方便有点似这般,不过光亮却是从上面照下来的。”

沈瑶怔道:“从上边照下来的?”

宝玉道:“是啊,不知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光,但绝对不是灯火。”

沈瑶沉吟了一下,对他道:“我们过去瞧瞧,轻点儿。”

宝玉点点头,当下两人蹑手蹑足悄悄摸过去,爬上一块巨石,探头瞧去,顿然瞠目结舌,原来前边不远处有一座阁楼,通体皆为淡碧色,在黑暗中流荡着晕晕柔柔的光华。

宝玉讶道:“天底下竟有这样的阁楼,难道整座都是用玉砌的么?”

沈瑶也被眼前奇境魇住,喃喃道:“能发出这种晕芒,只怕还不是一般的玉,传说丁翊富可敌国,看来并非虚言哩。”

两人着魔般从石上爬起,牵着手迷迷糊糊往前走去,到了阁楼前,见门楣上横着一只大匾,其质也似碧玉,刻着“天下第一”四字。

宝玉叹道:“的确的确,这座阁楼称做天下第一也没什么不配哩。”

沈瑶道:“莫非真到了丁翊的宝库了,不知这是传说中四个宝库的哪一个?

宝玉,上次你捡到圣莲令的地方不是这儿吧?“宝玉摇头道:”不是,上次那地方跟这里完全不一样,那边有四具玉……

玉……“原来他猛记起沈瑶是为了寻找她父母的下落而来,那个”棺“字便说不出口了。

所幸沈瑶并没注意,她推开门朝里边望了望,眼神更是迷醉,轻叹道:“如非知是丁翊的宝库,骤然见此,恐怕还真会以为到了仙境呢。”

宝玉也探头望进去,只见里边摆放着许多从未见过的奇珍异宝,金碧辉煌有之,古朴典雅有之,奇形怪状有之,令人目不暇接,正在痴迷,突想起上次遇见那群青色怪物的情形,忙道:“小心呀,这种地方说不定会有什么妖怪的。”

沈瑶一省,忙收摄心神,应道:“对,此处多半有机关守护,我们可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两人小心翼翼步入阁中,见左首耸着一只丈多高的巨型圆鼎,三足分立,通体暗青,鼎面有许多奇异铸纹,旁边悬下一只红索系着的玉牌,宝玉拿住一瞧,只见正面写着:“天下第一鼎。”

后边还有许多小字注释:“煮海鼎。重九千八百斤,高一丈一,传为鹿台遗物。”

宝玉瞧了,不禁咂舌道:“哇,九千八百斤,好重的鼎,但世上奇鼎甚多,这天下第一只怕未必。”

不闻沈瑶声音,转过头去,见她立在案前,正目不转睛地看其上一块径达逾尺的奇形怪石,忙凑过去,见旁边也有只玉牌,又拿起观看,见正面写着:“天下第一石。”

不由笑道:“又是一个天下第一,敢情丁翊嗜好收藏天下第一之物,但世上有多少东西真正可称为天下第一的?”

沈瑶怔怔道:“上边有没有说它的名字?”

宝玉翻过玉牌背面,念道:“灵璧研山……啊!这石我听人说过……纹具三十六峰,各有其名,又有下洞三折而通上洞,中有龙池,天雨则津,滴水稍许于池内,经旬不燥,击之响彻于皇宫内外,形、质、色、纹、声俱绝,曾为南唐后主李煜之物。”

沈瑶喃喃道:“灵璧一石天下奇,声如青铜色碧玉。如果真的是灵璧研山,那这石的确可称之天下第一石了。”

两人一路看去,见阁中摆放之物又有天下第一壶、天下第一爵、天下第一觚、天下第一觯、天下第一卣、天下第一盂、天下第一鬲、天下第一尊、天下第一敦、天下第一鉴、天下第一灯……每一样皆是价值连城世间罕有之物,令人叹为观止。

宝玉道:“丁翊私藏了这么多天下第一之物,难怪今上要砍他的头。唉,空有这么多宝贝做何用,如今不过物是人非矣……”

沈瑶道:“这些东西皆冠以天下第一之号,虽说未必尽然,但只怕也离得不远了。”

心想丁翊不得善终,死后还有许多人觊觎他苦心经营的地下秘库,的确都是这些宝物惹的祸。

两人转过另一间大屋,见这边陈列却是许多刀枪剑戟之物,沈瑶面露兴奋之色,欢声道:“难道这些都是天下第一的兵器么?”

宝玉见一只斧形兵器通体金碧辉煌,形状十分威猛,上前抄住所系玉牌观看,正面果然刻着:“天下第一钺。”

翻过背面读道:“破邪钺。长六尺一,重二百一十斤,无坚不摧,乃隋文帝托梦击杀杨素之神兵……二百一十斤?关云长的青龙偃月刀不过八十二斤,这二百一十斤的兵器天底下又有谁能使得了?当年那隋文帝有这么大的力气么?”

沈瑶却拿着一把剑观看,神情如痴似醉,仿佛中邪一般。

宝玉眼角乜见,忙出声叫唤,谁知毫无反应,心中吃惊,急走过去捉住她两臂轻轻摇晃,惶然道:“沈姑娘,你怎么了?”

沈瑶仿佛从梦中惊醒,喘息道:“这把剑竟是……竟是……”

宝玉看她手中那剑,只见通体如墨,果然十分稀罕,问道:“是什么?有什么不妥?”

沈瑶深深吸了口气,声如梦呓:“湛泸,这是湛泸呀!”

宝玉虽不是江湖人物,却也知道这绝世神兵的传说,心中有些不信,拈起鞘上所系玉牌来看,见上边注着:“湛泸。五金之英,太阳之精,出之有神,服之有威,欧冶子穷毕生精力铸就。轩辕不得,甚憾,且以这天下第二剑玩之。”

沈瑶道:“这把剑千百年来绝迹人间,不知丁翊是怎么寻着的?我越来越觉得这个人不寻常。”

宝玉犹有点不信,道:“真的是那传说中的湛泸宝剑么?怎么看起来毫无锋利之感。”

沈瑶道:“传说它与别的神兵迥然相异之处就是浑然无迹毫无杀气,至于锋利不锋利,试一试便知。”

说着持剑朝兵器铁架轻轻挥去,手上不觉丝毫阻碍之感,便见剑刃已掠架而过。

宝玉一时没反应过来,怔道:“怎么回事?”

见沈瑶伸手一推,兵器架一边竟错体而开往后倒去,只听“哐”的一声大响,接着一片“叮叮铛铛”的金属碰撞之声,那边架上的兵器掉满了一地。

两人对视一眼,宝玉挢舌不下:“这把剑只怕比我的匕首还锋利。”

沈瑶睨着他道:“要不要碰一下试试?”

宝玉忙摆手道:“不用不用,万一弄断了就可惜了。”

沈瑶嫣然道:“说着玩的,瞧你那宝贝样。”

宝玉见她笑靥如花,不觉又是一呆,仍始终不能习惯这小仙子的绝世容颜。

沈瑶见他又傻了,俏脸微微一红,秀目转望别处,把剑收还鞘中,道:“有了这把湛泸,脱困之望便多了几分哩。”

宝玉仍痴痴地望着她,喃喃道:“刚才要是有这把剑就好了,那两道石墙也关不住我们。”

沈瑶羞了,发嗔道:“不到这儿,能找着这把剑么!”

宝玉一惊,忙低下头去,应道:“对,对,姑娘说得是。”

沈瑶见状,心中一软,想要温婉几句,却又不知该说什么,忽见那边有条楼梯,便道:“我们上楼瞧瞧去。”

宝玉应了,与她走上二楼,见阁中收藏之物又与楼下不同,多是些细小之物,亦皆为罕世珍宝。

两人眼花缭乱地瞧了一阵,渐觉有些疲惫,沈瑶忽听见宝玉腹中咕咕有声,回头道:“你饿了吗?哎,干粮都在蒋叔身上。”

旋又想起焦慕凤等人,心中一阵黯然。

宝玉望望四周,苦笑道:“这儿的每一样宝贝都是价值连城,可惜却没有半点能吃的东西。”

沈瑶见他似悄叹了一下,心忖道:“这人是王孙公子,平日里锦衣玉食的,只怕从来没吃过什么苦,可今儿却因陪我冒险,弄至命悬一线……”

续而想起他已三次救了自己,心中愈发难过,偏偏又无什么法子可脱离眼下困境。

宝玉见她怔怔望着自己,不觉有点心慌,摸摸脸道:“怎么了?”

沈瑶垂下螓首,道:“没什么。”

但那一霎,宝玉已瞧见玉人凄楚的神色,只道她又想爹娘了,忽道:“沈姑娘,你平日喜欢做什么?”

沈瑶微微一呆,她这几年来苦苦寻找父母的下落,何尝有闲情眷顾其它,迟疑道:“没事的时候,我喜欢吹吹笛子……”

宝玉为了分散她的思念之情,忙道:“对了,我曾听你吹过呢,那天那支曲子叫什么名字呢?好听极了。”

沈瑶知他说的是枫林中与魔音鬼母激斗的那次,答道:“叫《小霓裳》”

宝玉道:“连名字都这么好听,反正眼下没事,你再吹一次与我听好不好?”

沈瑶心想:“这《小霓裳》可是用来杀人的,如何能吹与你听?”

反问道:“你喜欢听笛曲么?”

宝玉道:“喜欢得很,可我从没遇过有谁能象你吹得那么好听的。”

沈瑶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晕,道:“喜欢听,那我吹一曲《姑苏行》与你听吧。”

宝玉连声道好,沈瑶于是盘膝坐下,将手上的湛泸剑放在跟前,从腰里取出碧玉笛,横在朱唇边试过几下音调,便开始吹了起来。

宝玉听那笛声柔婉悠扬盈亮圆润,似水般直流到心上,整个人渐渐清爽舒畅起来,眼睛不觉闭起,忽地仿佛到了江南,置身于亭台楼阁小桥流水间,周围时而晨雾依稀时而烟雨如酥……

待到曲罢,宝玉已是如痴如醉,抚掌道:“我从来没到过江南,心里边向往得很,只恨始终不能如愿,方才却借着你的笛声亲身去游历了一趟呢,啧啧啧,古人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想来便是如此。”

沈瑶嫣然道:“哪有这么好,乱拍马屁呢!你这么喜欢江南调子,我再吹一曲《春到湘江》给你听要不要?”

宝玉喜道:“要要,好极了。”

沈瑶见他高兴,心中也觉快活,当下举笛横在唇边又吹了起来,这次曲调却显轻盈活泼,时而柔吟低回,时而飞扬欲舞,仿佛将人带到了碧波荡漾的江边,置身于烟雾缭绕的秀美景色之中。

宝玉心神俱酥,迷醉中醒过来时,也不知曲终了多久,瞧见沈瑶眼圈发红,吃了一惊,又问:“你怎么了?”

沈瑶泫然欲泣,好一会才哽咽道:“知道吗?这几支曲子都是我娘教与我的。”

宝玉道:“啊?”

沈瑶目遥远处续道:“我爹很喜欢这几支曲子,记得小时候他常常抱着我听娘吹笛子,我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宝玉心忖:“哎,怎么又说到她爹娘身上去了……”

强笑道:“那你娘的笛子也一定吹得很好听了,日后找到他们,我也要请伯母演奏一曲,咦,沈姑娘,你……你……”

原来沈瑶按捺不住,泪水已顺着俏丽的脸庞滑落下来。

宝玉慌了,忙挪近前去握住她的手安慰道:“不哭不哭,一定会找到你爹娘的,我帮你一起找。”

沈瑶忽把脸埋入他怀内,抽噎道:“我怕…我怕他们……他们已…已……”

说到后面已是泣不成声。

宝玉心中生出无限怜意,轻拍她背心柔声道:“不怕,不怕,眼下不过是还未找着而已,不要胡思乱想。”

沈瑶恸哭道:“可是已经五年了,却连一点点消息都没有,我爹的仇人又很多……”

宝玉道:“那我们就再找,继续找,一直到找着他们为止。”

不知怎么,这平日里性格懦弱的二少爷此际竟硬朗了起来,就连他自己也感到有点讶异。

而沈瑶做事素来干脆利落,在江湖上伤人无数,被许多人称之为妖女、魔女,此际却如小女儿般柔弱不堪,在男人的怀中幽幽低语道:“你会……一直陪着我是么?”

宝玉脱口道:“嗯,你放心,我会陪着你的。”

沈瑶情怀激荡,仰起头来,秀眸噙着泪水凝视着他,绝丽的脸庞上犹如雨后娇花般挂满泪水。

宝玉触着她的目光,心中不由一阵悸动,掏出身上的汗巾欲帮她擦去眼泪,却发觉整条已被湖水浸透,望着她那挂着晶莹泪滴的秀美下颔,犹豫了许久,迟疑地俯下头去,用唇将泪珠子一颗颗吻去。

沈瑶初尝情爱滋味,浑身轻轻娇颤,心如鹿撞般“卟通卟通”乱跳,闭起眼任由心上人怜惜,粉滑的雪臂慢慢绕上少年的脖子,也不知是谁先要的,两个嘴唇不知不觉触着,终于吻在了一起。

宝玉心中生出一种奇异难辨的滋味来,以前吻过的女人从没有哪个能令他有这种感觉,迷醉中,心头忽又浮现出另一个削瘦的俏影来,令他陷入更深的一层迷醉之内。

而沈瑶却是第一次,只觉天旋地转美妙难言。

正如梦似醉间,突闻一声长嗷破空荡来,既似奔雷又似海啸,震人心魄。

两人分开,脸色齐变,那是一种从未听过的声音,令人无端联想起什么上古怪兽来。

宝玉战声道:“是什么?”

再仔细听去,似又隐隐有女子的呼声传来。

沈瑶凝神聆听,突然跳了起来,叫道:“是兜兜!”

将碧玉笛塞入腰间,捉起放在跟前的湛泸剑疾步奔向阁廊,姿如飞仙般一跃而下。

************

宇文长老微笑道:“恭喜皇上,这可是一只上佳的炉鼎,而且其身八九还藏有异宝。”

皇帝喜道:“此话怎讲?”

宇文长老道:“此姝发泽乌润,肤蕴晕华,目清似水,皆为好炉鼎之相,质地必然极益男子。请皇上再瞧她那鼻儿,是不是与别个有些不同?”

皇帝点点头道:“比别人高了些,翘了点……”

宇文长老道:“此相花心必浮,另外她颈项甚短,即表花房浅近,配合起来,这小娥身上八九藏着名曰‘骊龙吐珠’的宝器。”

皇帝早就听说过“骊龙吐珠”只恨从未遇上,惊喜道:“国师可没品错?

仅凭一个女子相貌,就能断到她内里去?“宇文长老微笑道:”此乃道家阴阳秘术之妙矣,虽无十足之准,也有九成把握,臣绝不敢胡乱杜撰。“

白藕一边笑嘻嘻地怂恿:“皇上不信,何不就此一试?若是我师父胡说八道,回头便重重冶他的罪。”

皇帝早已心痒难搔,听了这话,哈哈笑道:“好!好!那便试一试,若是国师品得没错,朕必重重有赏。”

左右内相听了,立将那白裳少女送到殿后的小阁去了。

白藕有事欲求皇帝,趁机腻上前去道:“这新乘春马,说不定拗手拗脚的,奴家来侍候万岁爷好么?”

皇帝一把揽了她的蜂腰,笑道:“好,要是朕今日果真得了名器,连你也赏。”

白藕忙拿住话道:“君无戏言,奴家可将此话记在心里啦。”

红莲与碧荷一听,皆闹道:“奴家也要侍候皇上。”

皇帝开怀道:“都来都来。”

手臂张开,搂住身边两个美人。

宇文长老忽朝红莲悄悄打了个眼色。

红莲乜见,便作羞色对皇帝道:“奴家先去那个一下,待会儿便过去。”

皇帝也没在意,满心念着品尝那唤做“骊龙吐珠”的宝器,在碧荷、白藕双美的左拥右簇下往殿后去了。

红莲跟宇文长老走入侧殿的一间小室,撒娇道:“师父偏心哩,怎么放她们两个去陪皇上,却单单把徒儿留下来了?”

宇文长老神色凝重,道:“为师此刻走不开,有两样至关重要的物事需你去交给一个人……”

在她耳边低语了起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