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六十五回:若有来生

白藕顾不得浑身酸软,一待男人缓下,便急忙起身穿衣,问凝露道:“皇上又是一个人过来?”

凝露立在妇人身侧,一边帮她束发一边与世荣偷偷做鬼脸,口中答道:“不是,今儿排场可大哩,一大帮宫人跟着,后边还有几辆大车子。”

“几辆大车子?”

白藕微微一怔。

“对呀,不知里边是些什么人,师祖爷吩咐大家焚香扫地,又命我快快来寻师父迎接銮舆。”

她娇躯轻扭了一下,原来是被躺在床上的男人伸手捏了下屁股。

两人动作飞快,不一会便已整理完毕,白藕回身对世荣道:“快穿衣服,我们先过去,你也跟着来,我待会就去求皇上,今儿定要把你讨过来,以后便可名正言顺的呆在这边。”

世荣一呆,嘴里含糊应了,心中却想:“她去求皇上,皇上多半会答应,到时执事太监开册点名,回奏‘织霞宫查无此人’,嘿嘿,我这冒牌小太监可就大大不妙啦……”

两个女人匆匆离去,世荣躺在床上苦思冥想了一阵,依旧毫无对策,心道:“没办法,看来只好就此溜出宫去,虽然功力不到七成,但只要别碰上四大圣卫,量也没谁能留得下我!”

主意一决,便赶忙起身穿衣,下床走出屋去,才一出门便听望仙殿那边隐隐传来鼓乐之声,眺目望去,见殿外无数彩幢飘扬,暗忖:“狗皇帝往日过来这采琼阁偷幸三位圣姑,身边随从至多只带三、五个,今天却弄这么大的排场,不知在捣什么鬼?”

禁不住好奇,当下悄移过去,打算偷偷瞧一眼再逃出宫去。

世荣身上穿着道袍,混在人群里,跟其他采琼阁的道僮没什么两样,他从一队禁卫前堂皇而过,也没引起谁怀疑。

走近一瞧,便见许多宫人正簇拥着一乘七宝香辇缓缓行至,而宇文长老率了三名娇徒及几十个道僮于殿前伏地跪迎。

宝辇停下,珠帘掀处,只见一个身穿万寿衮龙袍,头戴八宝金纱帽的白净胖子步下舆阶,正是令世荣妒愤不已的当今天子。

宇文长老与众徒子徒孙口呼万岁,将皇帝迎入望仙殿中,世荣正想混在人群里跟进去,心中突生警兆,眼睛锁定住了皇帝身边的一个银衫人。

那人长发及腰,身形苗条,似乎是一个女子,随随便便的几步,竟令世荣生出无懈可击之感,暗暗琢磨道:“传说四大圣卫中的银面具是个女的,莫非就是此人?”

正在思量,忽见那银衫人回过头来,赶忙低下脸去,但那一霎,眼睛已掠见她脸上戴着一张只露双目与鼻孔的银面具。

银衫人环目周围一圈,似乎若有所思,随即紧跟着皇帝入殿去了。

世荣背后微浃,心中怦怦直跳:“果然是银面具,此人的修为绝对比那个铁面具还要可怕…牛清那老东西到底从哪里找来这四个扎手货?”

旋而暗暗告戒自己:“在月华精要练成最后一层之前,绝对不能动这四大圣卫。”

他停了脚步,再也不想跟进殿去,当下跟在几个从殿中退出的道僮后边转身离开。

到了偏僻处,世荣方才悄悄舒了口气,正盘算从哪个方向逃出宫去,忽又思道:“妖道与三个徒儿皆在望仙殿接驾,万花结界那头的丹房必然无人看守的了,何不探一探再出宫去?”

想及宇文长老在皇宫中暗设了个奇阵守那丹房,必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心中愈觉诱惑,返身便往那万花结界的入口处走去。

************

皇帝进了望仙殿坐定,便向葫芦道人道:“国师,你有卜算神术,可知朕今日是为何而来?”

宇文长老微微一笑,躬身道:“圣上红光满面桃花现顶,臣无须卜算,也知必是因那众美逢主百凤朝阳。”

皇帝哈哈大笑:“好一个百凤朝阳,道长果是真人矣。听了国师的炉鼎之说,朕上月命人去苏杭一带采选,得了数百幼女,然后尖上选尖,美中选美,再挑出来其中的九十九名,今日便请国师鉴定一下,瞧瞧哪些是好的,哪些不可用。”

一边的碧荷娇声问:“万岁爷,那几个人不阻拦你了么?”

皇帝笑容微敛,轻哼一声道:“这回我可不大张旗鼓了,只叫蔡嘉悄悄去办,又不是在都中,他们想拦也拦不了!”

原来前次他在宇文长老的鼓动下欲大肆采选幼女,结果被镇国公牛清等几个大臣联奏劝阻,这次终于学乖了,也不惊动都中,只派出宫中的都副太监蔡嘉悄赴苏杭一带采选。

红莲趁机道:“那几把老骨头也真是管得太多了,圣上快活了,心情舒畅了,便是国家之福,百姓之福哩,他们老管那么多做甚么!”

她知跟随皇帝同来的皆是可靠心腹,因此言中无惮。

白藕接道:“不在都中选才好呢,苏杭的水土最好,那一带的女孩儿大多养得水灵白净,可比都中的强多了。”

皇帝见身边的三位圣姑皆浓妆艳抹娇媚欲滴,言语又十分合己心意,笑道:“朕在朝上对着那帮老家伙都快闷出病来了,只有见到你们才能轻松自在。”

红莲娇声道:“那万岁爷以后就多多来,时时来,那几个老家伙不见也罢。”

皇帝闻言又大笑起来,朝旁边的蔡嘉道:“传她们进来,让国师品一品你挑选的人。”

蔡嘉应了,传言下去,过不一会,便见两队朱颜绿鬓明眸皓齿身穿薄罗轻纱的少女鱼贯而入,年纪约为十至十五模样,个个都是欺桃赛杏的容颜,笑燕羞莺的模样,排在大殿上真可谓花成阵,柳作行。

宇文长老眼中一亮,抚须连道:“好、好、好,多是上等之选。”

皇帝得色道:“当中可有什么滥竽充数之流?”

宇文长老仔细观察,忽指了其中一个紫裳女孩,微笑道:“这个便是。”

皇帝望了望那少女,疑惑道:“这小娥颜色鲜妍,冰姿玉骨,不正是国师所说的好炉鼎吗?”

宇文长老笑道:“质地是不错,可惜已非处子,入不得药了。”

皇帝神色一变,转目怒视旁边的都副太监。

蔡嘉惊得慌忙跪下,首伏于地道:“这些小娥都是未嫁之人,且在入宫之前又逐一检查过的,不知国师可有……可有看错?”

宇文长老神色自若,微笑道:“一问便知。”

命人把那小娥带近前来,轻声问:“你可是处子?”

那女孩闻言,立时脸色发白浑身发抖,半晌不答。

蔡嘉瞧她那神情,已知事情不好,跪在地上怒喝道:“国师问你话呢,怎么不答?”

紫裳少女双膝一软,跪地不住磕头,颤声道:“皇上饶命,奴家不是有意的。”

皇帝忍不住喝道:“什么叫做不是有意的?全都快快给我招来!”

紫裳少女发寒似的不住打摆子,惊得几欲晕厥:“奴……奴家在家……家中时,表……表哥曾用酒将奴奴……奴家灌醉,趁……趁机把奴……”

还未说完便已泣不成声。

蔡嘉白着脸怒道:“你是怎么装成处女的?所有人我都亲自检查过的!”

那少女哭道:“奴家不……不知。”

宇文长老朝皇帝躬身道:“这事也不能全怪蔡公公,井市间有些伎俩可将破身之人化装做处子,更有一些女子天生阴膜肥厚,即便破了,外观却仍若处子,肉眼甚难分辨的。”

蔡嘉听国师为自己开脱,心中感激欲死,命人将那紫裳少女拖将下去,朝皇帝不住磕头道:“奴才该死,回头定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保证下次定不再错。”

皇帝也不睬他,微笑问宇文长老:“国师怎能一眼就瞧出蹊跷来,难道是用卜算之术么?”

宇文长老笑道:“非也,道家阴阳术中便有从女人外观判断是否处子之法,方才那小娥眉尾已开眼角已化,加之颈项不轩,皆吻破身之相,是以臣敢下断言。”

皇帝道:“国师真神目也,请再为朕续品。”

宇文长老道:“圣上过誉,微臣焉敢当此。”

又再细观那些小娥,片刻之后,指了一个白裳少女,唤人带上前来。

皇帝见她似只十一、二岁,却生得颜若桃花眉目如画,心中好不喜欢,诧异道:“这个也是破了身的?”

************

熊先锋魏劭身上的火焰虽然已被扑熄,却如瘫痪般伏地不动。

众人仔细一瞧,不由皆尽骇然,原来他须发俱焦,左臂至肩已被炸得血肉模糊,身上也被火焰烧得惨不忍睹。

此刻那七、八只从黑暗中悄现的红鸦已越飞越近,魏劭见众人皆围在身边不动,心知是为了保护自己,鼓起余力嘶声喝道:“快走快走,不要管我!”

虎先锋翁辛志大骂道:“你奶奶的,老子偏要管你,快给我起来!”

奋力要挟他起身,鹰先锋许昆、鼠先锋蒋隆也一人一边死命拖拽,无奈魏劭身形肥巨,在瘫痪之下寸步难行。

沈瑶见形势危急,偏又不能扔下魏劭不管,心中忽然一动,突将手中火把朝那几只红鸦奋力丢去,但听霹雳轰响,半空炸开起数团火球,震得四下皆颤。

病狐焦慕凤见状,忙捡起一支掉在地上的火把,甩手朝另外两只红鸦抛去,又在黑暗中爆出一团火球。

许昆正拼力拖拽魏劭,突见一只漏网的红鸦已飞至身侧,叫道:“坏了!”

顾不得许多,提起鹰爪钢手飞击扫去,立把那只红鸦击出老远,无声无息的坠入黑暗之中,奇怪的是居然没有爆炸。

犬先锋常彦昆眼角掠见,心中灵光一闪,大叫道:“是神火飞鸦!是神火飞鸦!大家快把火把熄了,它们是由火引爆的!”

余人一听,赶忙将其它几根火把用脚蹋熄,黑暗中听得那些红鸦飞至,便用兵器格挡,果然再无引起爆炸,过了一会,似乎再无飞鸦来袭。

黑暗中一片寂静,忽听蒋隆骂道:“好歹毒的机关,这里黑咕隆咚的,进来的人必定会带着火把,而这些鬼东西偏偏就是用火引爆的!”

四下再无半点光亮,真可谓伸手不见五指,宝玉颤声道:“这……这神火飞鸦是什么?怎么一碰着便天崩地裂的?”

常彦昆道:“我曾听先师说在岭南有个行事诡秘的百宝门,其门人在几十年前造出一种极可怕的火器,外表就是做成乌鸦模样,会飞行,会循声追人,里面装填了硝石、硫磺、狼毒诸物,遇火即爆,这些皆与刚才那鬼东西极相似,因此我相信它们就是神火飞鸦。”

宝玉一听“百宝门”三字,心忖:“不就是凌姐姐与白姐姐她们的师门吗?”

翁辛志骇然道:“这些鬼东西又不是活物,会飞行已算奇事,怎么还会循声追人?”

常彦昆道:“世上工于奇淫巧技之人不知有多少,其内里的设计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他停了一下接道:“如果刚才那些东西真的是百宝门所制的神火飞鸦,那么,百宝门中有人参与丁翊地下秘库建造的传言便是真的了。”

兜兜突然失声道:“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那这里边有五条神龙看守的传言只怕也是……也是真的哩。”

众人一阵沉默,这回再无人与她开玩笑。

病狐焦慕凤道:“不知这里还有多少神火飞鸦,眼下只有摸黑前行了。”

兜兜抽噎道:“可是魏叔叔走不了,怎生才好?”

魏劭喘息道:“别管我了,你们快走。”

鼠先锋蒋隆道:“拖也要把你拖走,臭肥猪你还欠我两坛烧酒呐!”

魏劭的肥脸在黑暗中一窝,竟哭了出声来,喊叫道:“再不干脆点,就全都把命搭在这里啦!你们还要保护大小姐呀。”

沈瑶淡淡道:“魏叔叔,你就别多说了,绝不会有谁肯丢下你的。”

她顿了一下接道:“既然不能用火照明,大家便用绳索连结而行,以防有人走散。”

众人应了,许昆撕下一截袖子帮魏劭的伤臂做了个简单的包扎,虎先锋翁辛志将其负于背上,道:“走吧,大肥猪由我负责照看,其他人保护好大小姐。”

沈瑶却道:“不用管我,贾公子江湖经验甚少,你们留神帮他吧。”

宝玉心头一暖:“如此情形,她竟然还惦记我,真不枉我带她来这里呢。”

鼠先锋蒋隆道:“这个自然,贾公子就跟在我后边吧,一有什么动静,你便出声。”

常彦昆从背囊中取出一条绳子,让每人握住一段,安排妥当,众人这才摸着黑继续往前探去。

宝玉鼻间闻着一缕淡淡的女人香甜,黑暗中分不清是沈瑶还是兜兜的,正胡思乱想,忽听沈瑶在后边低声道:“宝玉,你怕不怕?”

进入这地底还不到两个时辰,便已经历了数度诡异的凶险,宝玉心中岂能不怕,只是一听小仙子的动人声音,所有惧意顿然烟消云散,摇头道:“不怕……

沈姑娘,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呢?“沈瑶半晌不语。

宝玉讪讪道:“若是不方便说,只当我方才没问。”

却听沈瑶幽幽道:“我要来寻我爹和娘的下落。”

宝玉讶然道:“你爹和娘不见了么?怎么找到这里边来了?”

沈瑶道:“他们在五年前失踪了,我从中原寻至南疆,又从南疆找回中原,却始终毫无所获……”

宝玉声音微颤:“这么说你已经找了五年啦?”

听她声音虽然平淡,但想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儿天南地北地寻找爹娘,五年之中定然饱尝了无数凄风苦雨,心中登时怜意大发。

沈瑶续道:“你前日拿的那支圣莲令,正是我爹爹从前的随身之物,此物既然是从这里面找到的,说不定也能从这里找到一点线索,所以我才求你带我进来看一看。”

宝玉旋又想起那四具玉棺,当时圣莲令便是供奉在其中一具之上,心中登时慌乱起来:“千万莫是已遭…已遭不幸才好。”

勉强安慰道:“姑娘放心好啦,吉人自有天相。”

沈瑶黯然道:“可是我爹爹的仇人极多,只怕……只怕……”

她虽时常安慰自己,但这五年来毫无音讯,心里难免滋生出一丝不祥之感。

宝玉听她话语中透出幽幽凄楚,心中怜意更盛,真恨不得能立刻帮她把爹娘找回来,又道:“你这么天涯海角千辛万苦地寻找,老天爷岂能忍心不把他们还给你?我……我来帮你一起求求老天爷好了,嗯……老天爷呀,若是你将沈姑娘的爹娘还与她,我愿意……嗯……我愿意减寿十年。”

他对生死从来淡薄,能不能长寿更是毫不在乎,心中痛惜美人,这愿便许得十分慷慨。

沈瑶“啊”地轻呼一声,半晌后才颤声道:“你……你为什么要……要为我许这样的愿?”

宝玉以为唐突了佳人,心中自省道:“我又不是她的什么人,许这样的愿的确有些不合适吧?”

嗫嚅道:“我……我只是希望你能快些儿找到爹娘,心里边能快乐起来,绝……绝没有别的意思。”

沈瑶心中震颤,黑暗中几乎掉下泪来,只道此君对自己情深意重,因而甘愿折寿许下重愿,殊不知对这色人来说,天底下所有的美人儿都似他的亲姐妹一般,即使换了另一个,如此情形下他多半也是舍得那十年寿命的。

宝玉见沈瑶再不出声,更认定是自己把她惹恼了,心中惶然不安,正思该说什么话补救,突听犬先锋常彦昆在前边叫道:“大家且停,这边好象没路了。”

余人听见,心中皆尽一凛,他们此段过来,虽是摸黑而行,但似乎并无遇见支道,如果前面真的没路,弄不好便得调头回去,需重新穿过藏着神火飞鸦的危险地段不说,那道把来路封住的坚硬石墙是否能砸得开更是大大的问题。

鼠先锋蒋隆心有不甘,拿着小铁镐上前四下敲打,但听声音实在,皆似击在山壁上,终于灰心道:“怕是真的没路了。”

兜兜在黑暗中走久了,心里越来越害怕,小声道:“要不我们快点转回去吧?再想些法子对付那道石墙。”

余人一阵沉默,个个心想:“那道石墙坚硬非常,连魏劭的百斤巨椎都奈何不得,此时回头去弄,只怕仍是希望渺茫。”

病狐焦慕凤沉吟道:“还是将此处探查清楚再说,点个火折子起来,小心就是。”

众人虽觉危险,但在此情形下也顾不得了,许昆取出背囊中的油布包,用里边的火刀、火石打燃火绒,然后小心翼翼地点着火折子。

众人趁着微弱的火光游目四望,但见周围与走过的几处地方不甚相同,上下左右尽是由大块光滑石面组成的墙壁,空间由阔变窄,果然象是道路的尽头。

常彦昆淡淡道:“看来我们的运气差了点,选择的这一条路是诱人走错的绝道,大家回头吧,如今只有对那道把我们归路切断的石墙动脑筋了。”

众人一阵黯然,正欲转身往回走,忽见兜兜指着一处叫道:“你们快瞧,那是什么东西?”

余人忙顺她的手指望去,见前面一块石面似乎有个凸起的东西,赶忙近前细看,原来那物竟是一条形状规则的长条石块,一半露在外边,一头却嵌在石面里,只是不知嵌得有多深。

蒋隆喜道:“象是个按钮!还是兜兜眼睛尖,这么细小的玩意都瞧见了。”

说着便要试按下去。

焦慕凤赶忙一掌拦住,道:“这地方杀机四伏,还是小心些为妙。”

转头又对常彦昆道:“常将军,你怎么看?”

常彦昆沉吟道:“这东西有些蹊跷,它的颜色与石面一模一样,虽然不易被人发觉,但装设在这个位置,却未免有过正之嫌,因此是凶是吉,碰或不碰,真叫人拿不定主意哩。”

蒋隆拍头急道:“那到底是按还是不按?”

兜兜的俏脸在微弱的火光中明暗不定:“如果不……行,回去又得经过那…

那个鬼地方,不如……不如就试一试?“宝玉见他们个个神色凝重,心道:”这么个小东西试按一下又有何妨?难道会有什么妖魔鬼怪蹦出来不成?“

猛地想起上次击毙白玄的那群青色怪物,刹那脸都白了。

众人难以断决,一齐望向沈瑶,目中皆含询问之色。

沈瑶凝思一会,轻叹道:“此时调头,只怕也是于事无补,按吧,且看看天意如何。”

常彦昆应道:“是,大家都小心了。”

吸了一口气,拇指压住石条顶端用力按了下去,顿听后边轰轰沉响,众人急忙回头望去,只见一道巨大的石墙从上端迅速闸落,眨眼间已合至地面,不余一丝缝隙。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来路再次被断,一阵鸦雀无声。

翁辛志将背上的魏劭放落地上,大笑道:“天意天意,又是一道石门!看来这次真的要被困死了。”

焦慕凤沉声道:“大家不要灰心,天无绝人之路,我们再仔细找找看。”

忽然一道水柱从空悄然飞落,重重砸在地面的石块上,溅起千百点水珠。

众人吃了一惊,不约而同抬头朝上望去,但见上方数十条水流从许多小孔里注出,如瀑布般劈头盖脸直压下来,尚未瞧个清楚,许昆手上的火折子已被水浇灭,一切又重新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听得蒋隆笑骂道:“他奶奶的!丁翊这家伙真够绝的,设计的机关一道比一道歹毒,刀铡火燎后,现在又想把我们淹死,唉……看来我这飞鼠大先锋就要变成只溺死大老鼠了!”

翁辛志也咬牙发笑:“我们几个一同出生入死,如今又一同死在这里,老天也算待我们不薄了,只恨有负大将军所托,没能保护好大小姐呀!”

笑到后边,声音中已带着一丝哭腔。

黑暗中听见沈瑶哽咽道:“翁叔叔千万不要这么说,是……是我非要入京,这才……才害了你们,对……对不住。”

许昆道:“寻找老教主也是我们份内之事,唉……可惜终不能成功。”

焦慕凤咳嗽道:“万事不由人计较,一生都是命安排。生死早就天定矣,大家都不要自责了。”

几十道水流一齐注入,积水很快便淹到了众人的大腿,照这样的速度,不消一柱香的时间,水流便能填满整个空间,众人此时已知再无生望,一时都安静下来,各想心头未了之事。

宝玉呆呆立在水里,胡思乱想道:“莫非我五行缺水?上回已差点儿给淹死,好不容易才逃过一劫,想不到今次又要葬身于水了,啊!是了,准是因为我往日常说‘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想来这话定是给老天爷听去了,非要我断送在水里不可,呵呵,不冤不冤……不冤呐……只恨我这一腔心事都尚未诉与她知哩……”

思念至此,那削瘦的身影更是如梦似幻地萦绕心头。

忽听沈瑶低声唤道:“宝玉,你在哪里?”

宝玉忙应道:“沈姑娘,我在这。”

奋力提足,朝沈瑶发声处迈去,无奈在水中踏得不实,整个往前歪去,双手乱扑,竟抱住了一个人的身子,只觉所触软绵,体形娇小,似是女人的身体,慌忙把手松开,却给人扶住胁下,这才稳了身子,黑暗中听那人问:“宝玉,是你么?”

正是沈瑶的声音。

宝玉道:“是我,姑娘还好吗?”

沈瑶笑道:“这会儿有谁能好吗?”

两人一时无言,皆在哗哗的流水声中细听对方的呼吸声。

沈瑶望着宝玉的胸口道:“你这里怎么会发光?”

宝玉低头一瞧,见胸前一团晕亮,似从衣服里边透出,原来此时水已及腰,浑身皆尽湿透,便答道:“是我身上的一只玉在发光,不知为什么?它每次一沾着水,就会发出光来……”

沈瑶不过是在找话说,并没留心宝玉的回答,忽打断道:“宝玉,你曾两次救过我……”

宝玉有点不好意思道:“嗯?那……那不过是碰巧罢了,现在我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沈瑶接道:“不管是有意还是碰巧的,我都应知恩图报,可是……”

宝玉苦笑道:“不用了。”

他望着眼前的玉人,见她那张俏脸儿在微弱的晕芒映耀下更显娇艳绝伦,心中不由一阵大痛:“可惜可惜,这张绝丽容颜就要从世上消失了!”

沈瑶抬起眼朝他看来,泫然欲泣道:“可是我为了寻找爹和娘,却硬闹你带我到这来,还…还口口声声跟你保证没事,如今……如今已无生还之望,宝玉,你……后不后悔?”

宝玉简直是后悔欲死,想到从此再也见不着家中那魂牵梦萦的至爱人儿,差点就要掉下泪来,但见面前的小仙子眼圈都红了,心中一软:“唉,既然都要死了,何不让她好受点?”

便装作满不在乎地微笑道:“不后悔,一点也不后悔…”

自感有些不象实话,又画蛇添足道:“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死又何妨。”

沈瑶娇躯轻轻一震,秀目定定地凝视着他,胸口起伏道:“真的?”

宝玉蓦觉失言,脸上发烧,忙转而言他:“此去投胎转世,说不定下辈子比今生还有趣哩。”

沈瑶眼中忽地模糊起来,慢慢贴近宝玉,竟将螓首伏在他肩上,哽咽着蚊声道:“若真有来生,我便去寻你。”

刹那间,宝玉神魂俱化,呆了一呆,双手不知不觉抱住了玉人。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