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六十一回:销魂陷阱

沈瑶秀目一瞪,薄嗔道:“怎么了?”

宝玉额头冷汗冒出,好一会才道:“那……那地方去不得的。”

“怎去不得?刚才还口口声声答应,这么快就反悔了?”

沈瑶俏脸绷起,却愈显明艳逼人。

宝玉不由自主回想起当日情景,扮成自己的白玄被那群青色怪物活活围殴而亡的恐怖场面犹历历在目,面无人色道:“不是……只是……别的我都答应,去那里真的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沈瑶盯着他道:“因为那里是处禁地?”

宝玉反问:“你知道是哪里?”

“被朝庭抄封的前大内司库府对不对?”

宝玉心头一震,道:“原来你都知道,那还敢去?若被官中知晓,那可是杀头的死罪呀。”

沈瑶道:“你不是都去过了?我们悄悄地进去,只看一下就出来,谁又会知道。”

宝玉摇头道:“这只是其中之一的原因……呜……不要去……不要去……”

沈瑶急道:“哎呀,你这人说话怎么吞吞吐吐不清不楚的,倒底怎么不行你快说呀!”

宝玉使劲甩甩头,仿佛欲丢掉那无比骇人的一幕,哆嗦道:“老实跟你说了吧,那里有许多吓人的妖怪……”

当下把白玄如何将自己劫持到那里,所遇的恐怖之事与如何侥幸脱困的经历跟沈瑶草草说了一遍。

沈瑶听了个大概,虽然其中尚有许多不明之处,但心中已是又惊又喜,暗忖道:“丁翊故府的地底果然有秘库,圣莲令又是从那里得来,爹和娘的下落定能由此寻出些线索!”

宝玉心有余悸道:“如非老天爷怜见,令我没能靠近那堆奇珍异宝,否则也必定跟那白玄一样落得个粉身碎骨的下场哩。”

心想:“这沈小姐不知为什么急着要去,难道就是为了那些东西?不对不对,这么一个落凡仙子,岂会为那些俗物动心呢。”

沈瑶心知那些青色怪物八九是守库机关,也懒得跟宝玉说明,对他道:“不怕,你只管带我去,那几个与我同来的叔伯们也一块去,他们个个都是武功高强身怀绝技的好手,到时呀,什么妖魔鬼怪都奈何不了我们的。”

宝玉仍白着脸,“但那些怪物可不是什么江湖匪盗呢,只怕…只怕不是……

不是活人哩……“沈瑶跺跺脚,娇嗔道:”我说没事就没事,包管你好好的去好好的回,连根毛儿都少不了的,你,你不相信我的话是么?“

宝玉忙道:“不是不是,没有没有,只是那地方实在太……”

沈瑶截住道:“那就带我去!”

蓦觉自己口气有些生硬,便踏前挽住宝玉一臂,轻轻摇了摇,软声道:“求你啦。”

宝玉身子立马酥了半边,脑子也坏了大半,什么恐惧惊怯皆抛到九霄云外,一股豪气直冲胸臆,脱口应道:“好吧,我带你去。”

想想又加一句:“不过千万要小心。”

沈瑶笑逐颜开,顿如娇花盛放,周遭美景也为之逊色:“对啦,昨天你挨了那老妖物一掌,伤得怎么样了?”

宝玉见她面露关切之色,更是如沐春风醺然欲醉:“没有伤着,只是当时觉得身上有点冷,回来在被窝里暖一暖就好了,你们追上他没有?”

沈瑶心中暗暗诧异:“冰魄大法凝筋结脉,伤过多少江湖高手,岂是在被窝里暖一暖就能好的?这小子的内功的确不凡,嗯……否则他又怎能在魔音鬼母的《十面埋伏》和我的《小霓裳曲》中间活下来?”

应道:“没有,那老妖物轻功超凡,我们拦不下他。”

宝玉见她神色黯郁,惋惜道:“我不知那令牌是令尊的东西,否则一早还给你就好了。”

沈瑶白了他一眼道:“谁叫你不拿出来给人家看!”

宝玉哑口无言,心想:“你又没问,我怎会无端端拿给你看?”

旋而再想:“人家怎知我身上有那东西呢,既然不知,怎么会问?”

对这色人而言,只要人家姑娘长得好看,说出来的话大多不会没道理。

沈瑶恨恨道:“哼,让他暂且高兴去,总有一天会叫他笑不出来的!”

接着对宝玉道:“你今晚去朝阳庄找我好不好?朝阳庄你知道在哪里吧?”

大名鼎鼎的朝阳庄都中谁人不知,宝玉应道:“知道……”

停了一下却问:“今晚就要去了?”

沈瑶点头道:“对,今晚就去。”

心忖事关重大,免得夜长梦多。

宝玉吞吞吐吐道:“那地方在地底极深,且又错综复杂,恐怕一时半会回不来的,要不……要不我们明天早上再去,若是今晚无法赶回来睡觉,屋里的那些丫鬟婆子多半又要闹了,弄不好被谁捅到老太太那儿可就糟了。”

他怕袭人闹的确不假,其实更是因为可卿今晚说不定会在荣府这边过夜,肚子里盘算再寻机去见她一次。

沈瑶秀眉微颦,心里老大不乐意,但想丁翊的地底秘库必定机关密布,下去查探绝非儿戏,能有多一点时间准备也好,便展颜一笑,“那好吧,你今晚好好睡觉,明早再来朝阳庄找我,可不许忘了哦。”

宝玉点点头道:“放心,一定记着的,嗯……敢问姑娘如何称呼,我明天去找你时,也好请人通报。”

这色人拐弯抹角,只想知道这沈小姐的芳名。

沈瑶道:“我姓沈,你明早过去只要说找沈小姐,自然就会有人带你去见我的。”

宝玉心中一阵失望:“还是不能知道这小仙子的芳名。”

沈瑶瞧瞧他道:“那我走了?”

宝玉恋恋不舍道:“我送你出去。”

沈瑶道:“不用啦,记着明天哟,对了,这件事你千万不要跟别人说,免得惹祸上身。”

宝玉点头,见沈瑶转身离开,心中更是惆怅,正对自己道:“怎么了?明早就能再见到她的,难受什么!”

忽见走出数步的小仙子转回身来,朝这边嫣然一笑:“我叫沈瑶,以后你叫我阿瑶吧。”

说完轻烟般飘上树梢,眨眼不见。

宝玉呆在那里,心中喃喃自语:“阿瑶…阿瑶……原来是瑶池仙子下凡来,果然果然……难怪难怪……”

************

因为时候晚了,宝玉便回屋里胡乱用了饭,饭罢又去寻可卿,但见东府的众婆媳姬妾大多都在,却独独不见佳人俏影,便悄悄拉了无甚心机的金钏儿到一边问:“蓉哥儿的媳妇呢?怎么不见她。”

“她呀,说是身子不舒服,晚饭也没吃就先回东府去了。”

宝玉一怔:“怎么会?下午不是还好好的么?”

“谁知呢,蓉奶奶脸上赤得跟火烧一般,眼神也发眩,二奶奶就叫人送她回去了,敢情是受了风寒哩。”

宝玉闷闷不乐地回屋,袭人正在灯下做针线,见状笑道:“怎么着,今儿中秋,又喝酒又看戏地玩了一整天,这还不高兴?”

宝玉含糊应:“有点累了。”

当夜早早便睡下,躺在床上不免胡思乱想,不知可卿是真的病了,还是因为怕自己又去闹她,这才寻借口匆匆回去。

不知过了多久,宝玉渐渐迷糊,恍惚中似又到了醉碧轩里,瞧见可卿静静地幽立在纱窗前,心中大喜,正欲上前叫唤,突从半空中落下一个流蓝淌绿的鬼面人,也想不起在哪遇过,就见他一把抱住可卿,挟起就奔。

宝玉大惊,急追上去,相距却愈来愈远,前边也越来越暗,彷徨间一瞧,四周竟放着一具具大小不一的石棺,阴森森的十分可怖,再一抬头,已不见了鬼面人与可卿的踪影,正自惊疑不定,猛地从黑暗中跃出一群无鼻无眼无口的青色怪物,水泄不通地团团围住,条条海碗粗的巨臂力道万均地一齐殴击过来……他惊恐万分,转身就逃,蓦见一条青色巨臂从胸口穿膛破出,暴起一大蓬触目惊心的殷红。

宝玉大叫一声,猛坐起身来,周围的那群青色怪物霎然齐逝,纱帐掀开,一条俏影现于眼前,上来将他抱住,连声轻唤:“不怕不怕,我们在这里。”

宝玉定了定神,才知抱住自己的是袭人,只觉背上被冷汗冰湿一片,半晌说不出话来。

又有一人掀帐探身进来,却是睡眼惺忪的晴雯,怔怔地看着他问:“怎了?

做噩梦呢?“宝玉喘息道:”天亮了?“

“早着哩,梦见什么了?出这么多汗。”

袭人边问边用软巾帮他抹拭。

宝玉不答,心中惶惑明天还要不要去朝阳庄。

************

朝阳赌坊位于都中酒色财气最旺的逍遥街,朝阳庄却远离繁华,座落在毫无尘嚣的玉柳巷中。

宝玉在巷口下了车,漫步而行,但见巷中数十步才有一户,皆为朱门脂墙,显然尽是富贵人家,两边又有绿柳成行,浓荫连绵,清爽怡人,心中惬意:“久闻这里是都中的世外桃源,果然不假,繁华中能存此幽雅,难得难得!”

正迤逦前行,忽想起罗罗来,心头一跳,思道:“好象她说就住在这巷子里呢……”

旋忆起紫檩堡那夜的销魂,浑身一阵发热,续想道:“答应要去看她,怎么却忘了呢,嗯,等过几日闲了,定要来这寻她。”

胡思乱想间,旁边大门前忽有一人走过来,作揖恭声道:“小的如没记错,公子就是荣国府的宝二爷吧?”

宝玉收回魂来,见那人一身下人打扮,衣服质地却甚好,显然是大户人家的仆役,点头道:“你是谁?怎认得我?”

那人笑道:“小人胡庆,是朝阳庄的奴才,因前日见过您,所以老爷特吩咐我在此迎候宝爷。”

宝玉微微一怔,问:“你家老爷是哪位?”

胡庆道:“敝上便是朝阳庄崔庄主,宝爷这边请。”

言罢躬腰扬手,斜侧身子做了个请势。

宝玉扭头朝旁边那大门望去,见门楣上横着一只巨匾,写着“朝阳庄”三个大字,不由哑然失笑,心道:“原来已经到了,我却还往前走哩。”

当下跟着胡庆进去。

************

胡庆引着宝玉入庄,又有小轿来抬,过了几道门,转了几转,在一间雕梁画栋的大屋前停下。

宝玉想及又能见到小仙子,心中怦怦跳动,随胡庆进屋,却听他对丫鬟道:“去请夫人,荣国府贾公子到了。”

不由一怔,暗自纳闷:“怎么是夫人?难道那沈姑娘年纪轻轻便嫁人了?”

又有丫鬟献茶,宝玉已没了心思,魂不守舍呆坐椅上,忽听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原来都中还有个这么了得的小英雄,今儿倒要瞧瞧是个什么模样。”

只见一群丫鬟婆子拥着个华裳美妇从侧门进来,年约三十左右,但见眼若秋水,面似芙蓉,肌肤若雪,鸦鬓油亮,真可用天上仙妃来形容。

宝玉忙立起身,心道:“这美人的容貌可跟我凤姐姐比一比哩。”

又觉有点眼熟,只稍一想,便记起上次在摘星园见过,当时那个冷少侠好象称她为“赌林大家千手仙娘崔夫人”什么的,顿时省悟:“原来是崔朝阳的老婆,无怪那胡庆说‘请夫人’。”

心中释然,浑身一阵轻松,不觉眉花眼笑。

崔夫人走近,丽目从头到脚仔细打量了宝玉一阵,朗笑道:“哎呀,不单英雄了得,还好生俊俏呢。”

遂朝公子盈盈一裣,娇声道:“贱妾乃是崔朝阳的内人,这厢有礼了。”

宝玉听她称赞,心中好不舒服,连忙还礼,道:“夫人好,岂敢当此谬赞。

不知沈小姐是否在府上?“崔夫人道:”在哩,不过还没起来呢,公子请先用茶,稍坐一会妾身再着人去请。“

话语虽平常,声调却是十分的柔媚动听。

宝玉重新坐下,心中不免有点奇怪:“就是沈小姐还没起来,招呼我的也该是崔朝阳呀,怎么来的却是他老婆呢?嗯……这些江湖上的人物,行事自然跟世俗人家不太一样的。”

崔夫人在旁边坐下,笑吟吟地瞧着宝玉,又道:“昨日听外子说公子助沈大小姐击败武林中人人头痛的魔音鬼母,贱妾好生仰慕,心想我们都中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个小英雄,怎么就从来没遇见过呢?再叫人仔细去打听,不料却是荣国府的二公子。”

宝玉心道:“我们遇见过的,只不过你对我没印象罢了。”

恭声应道:“不过是胡乱撞上,凑巧帮了点忙而已,哪能算什么英雄。都中这么大,小子凡夫俗子一个,夫人没见过也不奇怪。”

崔夫人道:“公子真是过谦了,您不知这件事是如何了得哩,要是传到江湖上去呀,怕是谁听了都会咂舌不已的,妾身今儿早早就起来恭候,便是为一睹少侠的风采呢。”

边说边将美目往他脸上撩。

宝玉一阵飘飘然,心中暗自得意:“那日去摘星园看戏,这美妇人只跟那个冷少侠他们说话,连瞧都不瞧我一眼,今日却对我这般客气了,呵呵,居然还称我为少侠……我也成侠了。”

他正要客气,却听崔夫人命人换茶:“都冷了,快去换热的来。”

又朝身边的一群丫鬟婆子道:“你们都去做事吧。”

众下人应了,一齐退将出去,屋里一时只剩他们两个,崔夫人瞧瞧宝玉,忽问:“听说公子今天过来,是要来带大小姐去一个地方?”

宝玉点头应:“是。”

崔夫人道:“大小姐昨儿告诉外子,说准备今早去前大内司库府,那……那地方就在里面?”

宝玉又点了下头,心中隐觉奇怪。

崔夫人出神道:“难道那地下宝库的传说是真的?”

宝玉迟疑了一下,他虽时常迷糊,心智却是不笨,忖道:“她这么问,可见沈姑娘没把全部的事情告诉崔朝阳哩,那我要不要如实回答她?”

崔夫人续道:“公子进去过那个地方是吗?”

宝玉见她丽目盯着自己,亮亮的眸子里似能看到自己的影子,不由一呆,脱口答道:“可能吧。”

崔夫人娇嗔道:“什么可能呀,去过就是去过,没去过就是没去过,公子说话怎么不干不脆的?叫人摸不着头哩。”

宝玉只觉她神态可人之极,心中一荡,忙解释道:“那次却是胡里胡涂进去的,因此不敢肯定那地方究竟是不是夫人所说的地下宝库……”

崔夫人目光闪动,娇声道:“这么说,公子一定是进去过的啦,里边都有些什么东西呢?是不是很有趣?跟人家说说嘛。”

宝玉又是一呆,心想她怎么把“贱妾”改成了“人家”呢?

崔夫人见他不语,继而呢声催道:“嗳哟,你怎么不说了呢?真真是急死人啦,都中好多人都在说这个地下宝库的故事哩,公子快跟人家讲讲嘛,一定很新鲜哩。”

语调神态,竟若那闺闱内的撒娇弄痴。

宝玉不由一阵神魂颠倒,对此色人而言,女子这模样最是亲切可爱,当下将在丁翊故府地底秘库里所看到的奇景大略说了一遍。

崔夫人听得目不稍瞬,忽道:“真有那么多宝贝?要是人家也能亲自看一眼多好……对了,那入口是在什么地方呢?一定很难才找着的是吧?你是怎么找到的?”

她连发数问,脸上不觉露出一丝迫不及待的神色。

宝玉兀地一省,心道:“哎呀,我怎么说了这么多?沈姑娘不知乐不乐意?

她昨天可是叮嘱我莫告诉别人的。“旋又安慰自己,这崔夫人是崔朝阳的老婆,崔朝阳又是沈姑娘的属下,多半没什么大碍。

“怎么又不说话了?哎,你这人真是的!说到有趣的地方偏偏就急人家。”

崔夫人星眸含嗔,娇声催促道。

宝玉意欲不答,无奈脸皮太嫩,不大好意思回绝这热情招待与称赞自己的美妇人,支吾道:“嗯……挺难找的,让我想想是在哪里啊……”

崔夫人呼吸微促,引导道:“入口那儿有没有什么记号或特别的东西?”

宝玉心念一转,便道:“夫人等会一同去吗?待我去到那里,或许才能记得怎么走哩。”

崔夫人微微一愕,旋而嫣然道:“妾身老听人传说那地下宝库里藏着许多奇珍异宝,不过有些好奇罢了,哪里会真的去瞧,那种地方呀,说不定会有什么妖魔鬼怪呢,嗳,不聊这个啦。”

宝玉听见“妖魔鬼怪”四字,脸色微微一变,顿想起那群无鼻无眼的青色怪物来,不觉有些口渴,便把几上的茶拿起来喝。

崔夫人眼珠子一转,竟斜过身来,伸出柔荑按住他的手,娇笑说:“都冷了你还喝,等一等,下人就换热的来哩。”

宝玉一阵慌张,忙把茶碗放下,谁知妇人那软绵温腻的柔荑仍覆于他的手背上,听她又道:“对了,听都中的人皆说荣国府的二公子出世时乃是衔玉而生,那玉上面还有许多字迹,因此就取名叫作宝玉,不知是不是真的?”

宝玉不敢硬把手抽回来,涨红着脸点点头,心中微感奇怪:“我衔玉而生之事竟传得如此之广么?连她也知道哩。”

崔夫人道:“居然是真的,世上竟有这等新奇异事,人家还道是胡编乱撰的呢,嗯,那块玉你有没有戴在身上呢?”

宝玉道:“不值什么,但家里人都说那玉是命根子,因此不敢离身的,从小就一直戴在身上。”

崔夫人露出一副小儿女之态,娇憨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宝贝呢?让人家瞧一眼可好?”

宝玉便趁机抽手回来,摸到衣领里去欲把颈上的通灵宝玉摘下来给妇人看。

崔夫人竟离座挨到他身前来,微笑道:“不用拿出来了,天这么冷,小心冻着哩,我就这么瞧瞧好了…是这块么?”

说着凑首过来,把眼往公子领口里望,一只柔荑已探入其内拿住了通灵宝玉。

宝玉只闻一股细腻的甜香袭来,更是心慌意乱,眼睛掠见妇人垂头露出的一截雪腻鹅颈,赶忙把眼闭上,又觉妇人的那只手儿在衣领内摩弄,撩得脖颈丝丝发痒,心脏不由卟通乱跳。

“通灵宝玉,莫失莫忘仙寿恒昌,一除邪祟二疗……”

崔夫人轻声念着,似欲瞧得更清楚些,香躯又往前凑,竟轻轻挨上了男儿的身子。

宝玉闷哼一声,哆嗦道:“夫人……”

裆内烘热起来。

“好漂亮的玉呀,咦,公子怎么了?”

妇人抬起螓首,诧异地望着他。

宝玉喘息道:“还是待我取下来吧,才好让夫人瞧得仔细些。”

崔夫人眼波流转,忽然“卟哧”娇笑,腻声道:“你下边可还藏着什么宝贝呢?这么硬梆梆地硌人。”

宝玉蓦感底下已不知何时勃起,隔着衣裤抵在妇人软绵的身上,慌得疾往后退,不想崔夫人仍握着通灵宝玉,似猝不及防,竟被扯得跟着跌过来,“嗳哟”一声扑入他怀中。

宝玉忙将妇人双肩扶住,颤声道:“夫人小心。”

崔夫人却便软软倚在他身上,也不站直,轻喘道:“小坏蛋,你想调戏人家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