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五十回:白莲秘事

宝玉见了可卿的神情,心知蒙不过去,慌得六神无主,陪笑道:“我们交情甚好,偶尔……偶尔太过亲近了,一时糊涂,才……才……”

可卿道:“跟他胡闹时不慌,这会儿却慌什么!”

宝玉垂首道:“姐姐莫生气,以后我们再也不乱来了。”

可卿盯着他道:“真的?”

宝玉柔肠百转地想了一会,终于狠下了心,重新抬起头来,咬牙道:“真的。”

可卿神色渐渐温柔下来,忽张臂抱住宝玉,娇靥贴着他的胸口,道:“你们那样胡来,就那么快活么?”

宝玉触着她那粉滑娇嫩的娇躯,浑身欲火如焚,偏偏又不敢乱动,真是苦不堪言,忍不住呻吟道:“真的不再乱来了,我回去只是老老实实地睡觉。”

谁知可卿竟探手握住了他底下的东西,柔声道:“涨成这模样,你受得了么?”

宝玉痛苦地闷哼一声,道:“卿卿,再……这样,我……我……也要摸你了!”

可卿妩媚道:“那你怎么不?”

宝玉只觉可卿那只软滑娇嫩手儿在底下不住轻轻揉弄,神魂颠倒道:“若我摸了你,那……那算不算是‘其他的胡思乱想’?”

可卿一听,知他误会了自己刚才说的话,笑骂道:“呆子!”

旋又细若蚊声道:“那前边的一句又是什么呢?难道你就没听见。”

宝玉记得前面一句是“除了偶尔的见一见”细细一想,不禁心花怒放,一把抱住可卿,颤声道:“好姐姐,我还以为你以后不肯理睬我了。”

可卿嫩舌轻挑他乳头,柔声道:“所以说你呆呢,以后呀……只要你不胡来,人家什么都依你。”

宝玉满怀欢畅,嘴巴在她俏脸上乱亲乱吻,喘着粗气道:“姐姐,我们再耍一回可好?”

可卿不置可否,只道:“怎么又叫姐姐,这里有别人么?”

宝玉将可卿按在窗槛边,底下凑了凑,感觉龟头触着那滑腻腻的娇嫩处,便用力一耸,巨棒立时破蚌而没。

可卿“嗯呀”一哼,声音又娇又腻,双臂搭住他的脖,销魂受用地闭上了撩人的美目。

宝玉口中连声低唤:“卿卿。”

底下绵延抽送,此番不似前先那般迫不及待大弄大创,而是沉稳有力地搜刮顶刺,每一下皆蕴含着柔情蜜意。

可卿内里本就泥泞,不过数十抽,又有新汁鲜蜜腻出,和做一处纠缠,涂得宝玉肉棒黏浊不堪。

此时可卿斜靠于窗槛前,围在身上的绒毡早已滑落,外边光亮透入,照得她那娇躯白晃晃一团,纤毫可见,竟无半点瑕疵,惹得宝玉一边耸弄一边俯下头去,在她香肩梨乳上不住亲吻。

可卿时舒时绷,手儿轻轻抓住少年的头发,快美中脱口道:“和我这样好呢?还是跟我弟弟胡闹好?”

宝玉至此仍有点不能相信眼前之事,哼哼道:“跟你好……卿卿我快活极了,以后真的还陪我这样么?”

吻到妇人乳下,乜见她平坦的小腹下弧起一坟白肉,肥美如膏,心里爱煞了,那姿势嘴巴够不着,便探手掏去。

可卿本性风流,得色道:“只可偶尔为之。”

正感通体酥融,蓦觉玉阜被宝玉拿住,一根指头还扣到嫩蛤里去了,正好勾着尿眼儿,娇躯猛地一抖,螓首伏到男儿肩上,花底冒出一大股稀稀糊糊的浊沫来,间中竟夹缠着丝丝黏稠的白浆。

宝玉见可卿身上忽然起了鸡皮疙瘩,还以为是因为冷,便捡起掉在竹榻上的毡子将其上边围了,又用脱下来的衣裙包住她两条粉腿,只露出中间一截继续交欢奸淫,殊不知佳人已被他弄丢了一小股。

可卿脸晕眼湿,软烂如泥地由宝玉摆布,心里酥美难言,迷糊思道:“他才多大,竟这样懂得疼人。”

宝玉还在玩她阴阜,不住地捏来揉去,染得满手腻似膏涂滑如油浸,心中销魂道:“卿卿身子苗条,此处却这般肥美丰腴,丝毫不逊于我凤姐姐。”

底下的抽送,渐渐癫狂起来。

可卿自从与北静王欢好后,愈来愈是不耐,每每轻易就丢身子,刚刚小丢过一回,被宝玉一轮疾抽狠送,股心内竟又有些酥麻起来,也不知是不是还要掉精,咬住了唇儿,绷紧了娇躯,不敢乱动一下。

偏偏宝玉玩得兴起,想起凤姐儿最喜欢从后边弄,当下抱起可卿一条玉腿,也不拔出阴茎,便将她翻过身去……

这一折腾,险些没把可卿勾出魂来,她趴在窗槛上,死死地凝着身子,只怕就此又丢一回。

宝玉从后边抱住可卿,两手分别捂握她粉乳,下体一阵挺耸,果然爽畅非常,渐又大弄大创了起来。

可卿心头森森然的,丢意愈来愈清楚,苦忍了好一会,自知挨不过去,她先前两回丢得不生不死,只盼这次能来个痛快淋漓,顾不得矜持羞涩,颤哼道:“宝玉,我……我……你快一点儿。”

宝玉微微一怔,见可卿情状非常,忖道:“不过几十抽,难道她又要丢了?”

心头似那火里浇油,当下依言奋力抽耸,巨龟头下下皆送到她那尖硬起来的嫩心子上。

可卿美极,俯在窗槛上,螓首探出,星眼朦胧地瞧着水中鱼儿穿梭游窜,只觉宝玉在她体内的抽插冲刺,与之相映成趣,不由体融魄化。

宝玉把嘴凑到她耳心,轻声柔语道:“想丢了么?”

可卿娇慵无力的点了点头,断气似地娇吟道:“你叫我。”

宝玉便在玉人耳畔轻轻呼唤:“卿卿,卿卿,卿卿。”

同时使尽浑身气力,在她蛤内拼根顶刺,只想把这个女人美上天去。

可卿只觉花眼内奇痒难禁,丢泄已是迫在眉睫,回过螓首,正想与宝玉亲吻,忽听有人大叫道:“好哇,白昼宣淫,如今可被我捉住了!”

************

采琼阁的清晨处处都飘散着令人心旷神怡的花木芳香,世荣早就醒了,却仍懒懒地躺在床上不想起来,他瞧瞧怀里甜睡的娇美妇人,心头生出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懊恼感觉。

他在采琼阁中已经呆了三天,不但处心积虑的秘密毫无斩获,反得陪着这个白藕圣姑日夜荒淫,竟连运功疗伤的机会都很少,残存于肺内的那道剑罡,至今仍顽固不化地留在那里,后悔莫及地思道:“每在这里多呆一天,被人发现的可能便增加一分,若再这么下去,别说打探那些秘密,只怕想要逃出宫去,都是遥遥无期。”

念及此处,不觉轻轻地叹了口气。

“小心肝,为什么叹气儿?”

白藕不知何时醒了,娇慵妩媚地望着他。

世荣道:“闷杀我了。”

白藕两只滴粉搓酥的玉乳在他胸前磨了磨,呢声道:“在这里不快活么?”

世荣道:“日日皆是绵衣绣食,更得圣姑姐姐青睐,岂有不快活之理,但除此之外,你哪儿都不肯让我去。”

白藕道:“不是跟你说过么,这地方比不得别处,有些丹房经室设有极利害的机关,动辄伤人性命,而且万岁爷说来便来的,若不小心惊了圣驾,那可非说笑哩。”

世荣道:“便是笼里的鸟儿,也有放出去飞飞的时候吧,难道你日后都要把我关在这屋子里?那……那奴才还是回织霞宫去算了。”

白藕伸手拧了他脸颊一下,笑道:“好啦好啦,小冤家,今儿便让你出去飞一圈,待会我唤凝露带你到处瞧瞧去。”

世荣心中一跳,隐隐觉得这是个机会,故作不解道:“圣姑姐姐怎么不带我呢?万一真不小心撞上了什么机关,你也好救我。”

白藕坐起身,风情万千地挽了挽长发,笑道:“放心好啦,凝露不会带你到那些危险的地方去的。”

她取过枕畔的素纱小衣穿上,赤着纤巧秀美的脚儿步下榻去,走到妆台前坐下,对着菱花镜梳妆打扮,举手投足无不令人心动神摇,续道:“今儿是我师父讲经授道之日,每月只有一次,因此姐姐一整天都不能陪你了。”

世荣心道:“难怪这淫妇肯放我一天假,也罢,没有她缠着,正好将这采琼阁仔细探一探。”

便问:“一整天?今晚也不回来么?”

妇人粉面上却掠过一抹令人难以觉察的红晕,淡淡应道:“嗯,今晚也不回来。”

世荣眼尖,心中不禁暗暗奇怪。

************

凝露原来就是那日来寻白藕的小道姑,生得娇俏清丽,又不乏伶俐乖觉,由她带着在采琼阁里四下游玩,倒也怡情恣意。

世荣盯着抱厦内那个数人高的巨型丹炉,装作好奇道:“姐姐,丹炉造得如此之巨,我还从来没见过呢,难到炼丹真用得着这么大么?”

凝露笑道:“你几岁就进宫了,能有多少见识?我们师祖爷原在的圣宫,有一对炉子比这还高大呢。”

世荣一听,忙顺藤摸瓜问道:“圣宫?什么圣宫?在哪里呢?”

谁知这小道姑表面看起来天真无邪,其实内里却甚是机警,只答道:“在一座云雾很多很多的大山上,嗳,说了你也不明白在哪里。”

世荣怕她生疑,不敢再追问下去,转道:“听人说仙丹极难得哩,这么大的炉子,一次能炼多少出来呀?”

凝露笑道:“仙丹岂能轻易就炼出来的,师祖爷用这只炉子炼制的其实是一种圣药,唤做‘莲华丹’,每炉需练三天,一次只能产出百十粒,长服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令人精力旺盛,皇上很是喜欢,如今朝中许多王公大臣也在抢着要哩,我们日夜烧炼,都还不够用呢。”

世荣听得冷汗暗流,心道:“若他们在这莲华丹里做了什么手脚,岂非糟糕之至。”

他倒不是替朝庭社稷担忧,而是害怕大好河山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凝露道:“这炉子不过高大了点,其实没什么好瞧的,我还是带你去另一处有趣的地方吧。”

世荣道:“什么有趣的地方呢?听说这采琼阁中有许多利害的机关,我们小心别撞到才好。”

凝露微微一怔,道:“许多机关?这皇宫里最安全不过的,要那么多机关做什么?”

世荣见了她的神色,也觉奇怪,道:“是你师父说的呀。”

凝露漆黑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旋即明了几分,笑道:“机关倒是有的,不过只在几处重要的禁地才有。”

世荣道:“那你师父为什么这样说呢?”

凝露微笑不答,隔了一会道:“走吧,带你到别处瞧瞧去。”

转身沿一条花木茂盛的小道行去。

世荣见她神情古怪,哪肯作罢,跟上去央道:“好姐姐,你知道为什么是吗?”

凝露似忍着笑道:“不知道。”

世荣见她好相处,便拉住她袖子晃了晃,道:“好姐姐,你就告诉我罢。”

凝露被晃得心驰神摇,瞧瞧他那绝世俊容,终答道:“她呀,还不是害怕你给我两位师伯撞见,所以哄你在屋里呆着。”

世荣道:“这又是为什么呢?两位师伯很凶么?”

凝露笑嘻嘻道:“还不明白么,是怕你被她们哄去屋里藏了。”

世荣装出尴尬之色,道:“姐姐莫取笑我,圣姑怎会因为这个来哄我。”

凝露望见四下无人,竟伸手在他脸上轻轻捏了一下,眼中水汪汪道:“谁叫你长得这么俊呢,人见人爱的,偏又是个假太监,在宫里还不是个宝。”

世荣心道:“竟来挑逗本王哩,正好引她上勾,说不定对我有什么帮助。”

故作动情,当下拉住她的手儿,微笑道:“那在姐姐眼里,我是不是个宝呢?”

凝露娇躯一滞,微微喘息起来,刚要说话,恰逢一对黄衣道僮从对面过来,赶忙将他的手甩开了,两人默不作声地继续前行。

直至那对僮子走远了,凝露才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儿?终不成老‘你你你’的叫吧,若是叫公公呢,你又吃亏了。”

世荣道:“弟弟姓石名木,宫里的人都叫我小木子,姐姐以后也这么叫我吧。”

凝露道:“石木…石木,嗯,叫小木子不好听,听起来倒真似个公公了…”

妙目在他脸上转了一圈,道:“我就叫你木弟弟好不好?”

世荣点点头,笑道:“那你就真的是我姐姐了,姐姐,你说要带我去个有趣的地方瞧瞧,在哪儿呢?”

凝露道:“就在前面呢,你刚才问机关,其实那便是个大机关,不过挺好玩的。”

世荣听得心头一动,暗忖:“怎会无缘无故设置个大机关,莫不是守着什么要紧的东西?”

脸上故意露出害怕之色,欲擒故纵道:“既是机关,我们还到别处去玩吧,莫惹出什么麻烦事来。”

凝露道:“放心好啦,这虽是个极厉害的大机关,不过有我在,便一点危险也没有了,里面十分有趣的,可说是采琼阁中最美丽的地方,不去瞧瞧就太可惜啦。”

伸手牵了世荣,又走了一小段路,转过假山,来到一围繁密高耸的花墙前。

世荣抬首瞧去,见那花墙清一色的粉红,似为人工修剪,形状与颜色皆十分整齐,但除此之外,并无其它特别之处,只得胡乱赞道:“真好看呐。”

凝露道:“里面才叫好看呢,跟我来。”

牵着世荣从入口进去,转了数转,到了一处宽阔之地,竟如到了一个花洞之中,果然异常壮观,四壁皆为一色色花墙,地面满是矮密的小花,顶上也有花棚罩住,阳光隔着繁花透进来,映得两人脸上衣裳五颜六色,美丽非常。

世荣在南疆见过多少异象,这种奇景却还是头一回遇见,心中颇为震憾,瞠目结舌了好一会,才赞叹道:“好美的景致,真令人分不清天上人间了。”

凝露微笑道:“还有好玩的地方呢,来吧。”

迳自往前奔去,忽然消失在繁花之中。

世荣忙跟过去,原来前面另有一条花道,也是四周花墙,却没瞧见凝露,往前走了一节,突见左右各伸出一条花道,不知该往哪条,当下叫道:“姐姐,姐姐。”

只听凝露应道:“我在这儿呢。”

他便循声选了一条花道行去,走了一会,又见左右各现出一条花道,只好再叫:“姐姐,你在哪儿?”

凝露清脆娇甜的笑声响起:“我在这呢,你找不到么?”

声音竟变成在他后面了。

世荣笑道:“姐姐,你在跟我玩捉迷藏么?”

听见凝露笑道:“你来寻我,找着了有糖儿吃。”

世荣顽心顿起,便又循声去寻找,这回暗暗留心行过的花道,左一条右一条地走了片刻,竟然又糊涂了,隐隐觉得其中似有玄机,忖道:“既说这是个大机关,莫非是个迷魂阵之类的玩意?”

当下以学过的五行八卦九宫诸变化默默计算度量,谁知探究了许久,不但不能识别破解,反而愈感到其中的大变化大气象,心中暗暗惊异:“这到底是什么阵式,竟丝毫不按五行八卦九宫诸法布置的。”

正如痴如醉,忽听凝露叫道:“木弟弟,你在哪?”

世荣心中一动,故意不答,隔了一会,又听她叫道:“木弟弟,你听得到我说话吗?”

声音里已有些焦急。

世荣仍忍住不吭声,只听凝露连声唤他,声音充满了惊慌之意,而且每次皆是从不同的方向传来,显然已在四下奔寻,心中微微一凛:“位置变换得好快,这小道姑的轻功倒真不错。”

等了一会,眼前纤影一闪,瞧见凝露从转角处奔过,忙一把扑出去,把她紧紧抱住。

两人一齐滚倒花地上,世荣压住她笑道:“可被我捉着了,快赏我糖儿吃。”

凝露满面晕红,小手拼命捶他,大发娇嗔道:“哎呀,原来你是这么奸诈的!害人急死了。”

世荣见她面上犹有惊慌之色,心中微微不忍,笑道:“有什么好着急的呢?最多不过饿死在这里边。”

凝露道:“饿死在这里边还好,就怕你侥幸走出去了。”

世荣道:“走出去便走出去了,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凝露道:“若是走回入口去自然没事,怕的是你走到另外一端去了。”

世荣不容她多想,接口问道:“走到另一边又会怎样?敢情是阿鼻地狱么?”

凝露道:“另一边是我师祖爷的丹房,平日便不许人去的,今儿又是每月一次的讲经授道日,万万不能打扰的,若你不小心撞进去,我师祖爷恼起来,连师父都保不住你哩!”

想想兀自害怕,拍着胸口道:“真不该带你到这儿玩的。”

世荣心念电转,道:“这地方真是好玩,我走来走去,却怎么都找不着你呢,所以只好等你来寻我啦。”

凝露道:“你坏你狡猾!告诉你罢,这其实是一个迷魂阵儿,唤做‘万花结界’,乃我师祖爷亲手所设,内有阴阳开阖、乾坤倒置之妙,若你不识其中道理,即便走到饿死也走不出去哩。”

世荣试探道:“这么神奇,若有人不小心闯进来,当真走不出去,便干脆把这些花墙毁了,难道还阻得了谁去你师祖爷的丹房?”

凝露道:“这层自然有想过,那墙里边藏着许多报警的传声铃铛,若有人破坏,宫中的禁卫自会立即赶来拿人。”

世荣暗思:“那老妖道的丹房里究竟有什么要紧的事物,竟然这般小心设防?”

继而道:“从没有侥幸走出去的吗?”

凝露毫不犹豫答道:“绝对没有。”

世荣盯着她笑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还那样着急?”

凝露一怔,霎连耳根都红了,咬牙道:“你还笑人家!唔…快放我起来。”

世荣见她妩媚非常,只仍压住不动,笑道:“糖呢?我已捉住了你,你赏给我糖儿没有?”

凝露胸口起伏不住,凝望着身上的少年,眼波渐渐迷醉起来,忽然微微仰起娇嫩鲜艳的小檀口,含羞道:“在这儿,要不要?”

世荣缓缓吻落,才触着香唇,小道姑双臂便缠上了他的脖子,回吻得竟然热烈无比。

世荣别有用心,探手凝露身上,衣里衣外地温柔抚慰,把她迷得一塌胡涂,轻声道:“姐姐,你好迷人。”

凝露媚眼如丝道:“你喜欢么?”

世荣点点头,一掌插到她腰里去了,隔着小衣拿住一团滑腻腻的湿润处。

凝露颤声道:“小冤家,你知道么?姐姐那日一见到你,便将你藏在心里边了。”

世荣装作情动似火,道:“我们回去屋里吧。”

使出销魂手段,在她花底一轮勾点揉捏。

凝露娇躯阵阵痉挛,底下早已黏腻一片,迷糊道:“这儿不会有别人来,你先要了姐姐罢,晚上我再去你屋里睡。”

世荣便把她剥得精光,见其肌肤白皙如兰,被周围的鲜花衬得惹人无比,不禁十分动兴,当即就在这绚丽无比的万花洞内纵情奸淫。

凝露虽也学过些许淫功媚术,但如何是世荣的对手,不过半柱香光景,已被弄丢了三遭,欲仙欲死道:“好弟弟,你怎么这般强悍?姐姐都流好几回了,你却还……还不出来?”

世荣道:“你再浪些儿,我便射给你。”

凝露闻言,妖娆百呈,直至又丢一遭,却仍不见男儿的动静,哆嗦道:“真要死了,你且饶了姐姐好么?人家晚上再去陪你。”

世荣笑道:“那你求求我。”

凝露实在挨不过,口里求饶声如水流出,世荣方放过了她,见其软烂如泥,几欲昏迷,心思一动,忽有了主意,凑过嘴去对着她耳心道:“姐姐,我抱你回去歇息吧。”

凝露点点头,旋又摇摇头,有气无力道:“你不识路,走不出去的。”

世荣帮她穿衣结带,柔声哄道:“你告诉我怎么走不就成了,难道还在这里干等么?万一有人来了,碰上了怎么办。”

凝露只觉身子被抱起,心中甜蜜如饴,神魂颠倒间不加细想,应道:“好罢,我告诉你怎么走,千万别走错了…”

当下把这“万花结界”的走法说与世荣听,什么遇双直行,见三左拐,逢四右拐……十分之繁锁复杂,所幸世荣天资聪禀,又学过诸般玄机变化,不过多时便已了然于胸,心里更是讶异此阵的奥妙。

世荣依着凝露所授之法,走了好一会,转过无数面花墙,终于见到出口,笑道:“姐姐,你瞧这不是出来了。”

却不见回答,低头一瞧,原来怀中的小道姑已甜甜睡去。

走出花阵,世荣忽觉有些不对,眼前诸物竟与先前大不一样,那座阵前的假山无影无踪,换做的却是一间间琳宫华室,他只稍稍一怔,旋即明白:“定是来到‘万花结界’的另一端了。”

心中怦怦直跳,思量道:“既已到此,我何不趁机探它一探?”

主意一定,便重新走回“万花结界”之内,寻了一处隐秘的地方把凝露放下,怕其醒来坏事,便又点了她身上几处令之昏迷的穴道,这才走出阵去。

世荣已知那葫芦道长其实是白莲教的长老级人物,修为必定十分惊人,丝毫不敢大意,当下将功力运至自身极限,小心翼翼地缓缓搜寻,连过了几间屋子,皆没发现什么异样,忽闻前面大屋内隐隐传来人声,忙屏息静气轻蹑过去,贴墙凝听。

只闻一声娇啼,有女人颤呼道:“哎呀,还是不行哩!”

声音既娇又媚,似欲断肠。世荣忍不住运功于指,无声无息地在纱窗上划了道口子,探目朝内望去,但见屋内锦堆秀帷,华美非常,其间或坐或卧着数人,唯一的男子正是在藏锦坞见过的那个宇文长老,周身皮肤洁白如玉,肌肉块块隆起,竟不见丝毫多余的赘肉,令人难以相信这会是一个四十余岁男人的身体。

他盘膝端坐在一只绣墩之上,腿间挂着个寸缕不挂的美妇人,浑身白腻如雪,正伏在男人的身上不住抽搐痉挛,只从那纤浓合度的背面,世荣也能认出她便是今早方别的白藕圣姑,心道:“原来老妖道是这样讲经授道哩。”

旁边还有两女,一个云发散落,堕及股处,身上只余一只小巧的肚兜儿,上边绘着绿水波纹,浮着几片红色的芙蓉花瓣,露着底下细软柔润的森森乌草,四肢修长,斜倚着男人,一条雪臂扶着白藕,丽目紧张的望着某处。

另一个结着通心髻,斜插一支碧玉簪,桃腮杏靥,身上穿件月白密罗衫,底下一条透纱花涧红,跪在旁边,手上拿着一条大汗巾,捂着两人交接处,笑嘻嘻道:“小白藕这回惨哩,掉了这么多精儿出来。”

那长发丽人也道:“师父饶了这小蹄子吧,她都抽筋啦。”

宇文长老身子一舒,白藕登时从他腿上滑了下去,在被堆上酥成一团。

世荣瞧见他腿心那物,巨硕非常,似乎不逊自己,上面粘满了厚厚一层乳白色的浆液,心道:“这家伙好功夫,竟把白藕弄得如此大泄。”

宇文长老哈哈一笑,捋须道:“白藕最不肯上进,吃亏自然多些,你俩切莫学她。”

拿着汗巾的美人跪到他两腿中间,为其仔细擦拭秽物,娇声道:“师父的大神鼎功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哩。”

世荣心中一跳:“神鼎功不过是道家传说中的东西,难道世上真有其法?不知威力如何?”

宇文长老微笑道:“传与你们三人的小玉炉功,与为师的神鼎功可谓阴阳相成,若你们肯下苦功,也修炼到为师这等境界,到时我们阴阳双修,更有胜此十倍的大快活呢。”

那长发丽人双臂搂住男人的脖子,吐吐舌儿道:“此时都险些儿受不了呢,更胜十倍,那又是怎样的光景,岂非把小命都快活丢了?”

宇文长老道:“红莲,待你修炼到那境界时,自然能明白其中的奥妙。”

世荣心道:“这美人既是红莲,那另一个定然就是碧荷了,这老怪物艳福不浅呐,竟收了三个这般惹人的尤物做徒儿。”

碧荷双手捧着男人那物,怜爱无限地贴在粉面上,道:“师父,大神鼎功已经奇妙如斯,那先天神鼎岂非更是出神入化?为什么还要我们去哄那狗皇帝修炼呢?可不是白白的便宜了他吗?”

宇文长老笑道:“岂能白白便宜他呢!”

见三个徒儿不解,又道:“你们都知我教当今圣主武功盖世,又是元老会诸尊合力推举的,为何教中还有一些人口服心不服?”

红莲道:“这是因为教主并非前教主的亲传,又没历代教主皆拥有的掌教之宝圣莲令,所以教中偏远诸系及极乐谷神兵诸将不甚心服,但这跟我们哄那狗皇帝修炼先天神鼎又有什么关系呢?”

世荣听见“极乐谷”三个字,心中一跳,只盼他们接下去会谈及所在地点。

宇文长老微微一笑道:“修炼先天神鼎是不是得先筑一座通天台?”

三个女徒越听越糊涂,碧荷道:“恕徒儿愚钝,这里面又有什么关系呢?”

宇文长老捋了捋美须,道:“待我仔细说与你们听吧。五年前,教中得到一条消息,说是前朝后人带着国玺从南边入境,意欲收编前朝残余的各路势力,当时教中诸尊皆认为应去谋求联合的可能,前教主便带了教中数十名高手一同赴往南疆,不想这一去,便从此没了消息,此后教中诸尊不知派了多少高手入疆寻探,但都没有找到丝毫线索。而我教规模何等庞大,怎可一日无主,因此元老会就推立了新的教主。”

白藕娇慵无力地趴在被堆里,奇道:“前教主和那数十名高手的实力何等超凡,怎么会一齐失陷?且连半点消息都留不下来?”

五年前,也正是世荣奉皇帝密令出使南疆的时候,想起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大风云,竟犹历历在目。

宇文长老道:“这便是最令人不解之处,难怪教中会有人怀疑问题出在我们自己的内部。”

他顿了一下,续道:“元老会虽然推立了新教主,但对于寻找前教主及那数十名高手的努力,这数年来却从未停止过,直至三年前,朝庭抄斩了三朝大内司库丁翊,我们才获得一条重要的线索。”

三徒异口同声问道:“什么线索?”

世荣也凝耳倾听,生怕漏掉了任何东西。

宇文长老道:“我们在朝庭的眼线密报教中诸尊,从丁翊府内搜出一本记载着他所收藏宝物的册子里,竟然就有圣莲令这一项。”

三个女徒皆轻呼一声,世荣也悄然耸容,心道:“江湖盛传丁翊收藏了许多非同小可的宝物,不想其中竟有圣莲令。”

红莲道:“丁翊好象从未去过南疆,圣莲令怎么会落入他的手里呢?”

宇文长老道:“这就不得而知了,这丁翊甚是古怪,几件湖江上的异事好象都和他有点干系。”

碧荷道:“既然有了线索,那我教怎么不想法子把圣莲令请回来?”

宇文长老道:“当今教主得到消息,立即派人潜入朝中继续寻探,才得知朝庭并没有找到那本册子上所记载的东西,狗皇帝本欲下令掘地三尺,但因东太师同几个朝中元老合力劝奏,只是封存了丁翊的府第,时至今日,都未再有任何举措。”

碧荷问道:“这又是何故?”

宇文长老目遥远方,缓缓道:“或许是因为一个鲜为人知的传说……”

他顿了顿,才接着说下去:“在丁翊府第的地底,其实还埋藏着皇朝的龙脉。”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