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四十九回:再续前缘

宝玉又惊又喜,这回再按捺不住,嘴唇游吻可卿娇颜,两手也放纵起来,上下胡乱摸索了一番,便迫不及待地探入了她那领口之内。

可卿环臂抱住宝玉的腰,任由他肆意玩抚两乳,鼻口中发出了猫儿似地迷人娇吟,不知怎么,一下子便被这个少年惹得浑身战栗,一种似曾熟悉的莫明感觉,令她花底悄悄地湿润了起来。

宝玉粗喘着,那一对滑如绸缎软如酥膏的玉乳,也未能令他耐心多久,仿佛害怕又如那曾经的美梦般,会突然醒掉似的,开始去脱可卿的衣裳,手忙脚乱间竟解不开她腰上的罗带。

可卿轻声道:“别急,愈弄愈紧啦。”

哆哆嗦嗦地伸手到腰上帮着解,一时居然也没能松出来。

宝玉急了,竟将可卿的素罗百榴裙从底下掀起,扒住里边的果绿软纱亵裤,溜然褪至足踝,一眼瞧见她那娇嫩嫩、红粉粉妩媚洁净的春湾妙境,只觉撩魂荡魄,口干舌燥地迅速脱了自己的裤子,握住早已睁目晃脑的巨杵,抵到了那一裂娇嫩非常的殷红缝上……眼睛瞧往妇人,闷声哼吟道:“姐姐……”

可卿双颊染霞,心如鹿撞地轻轻点了下头。

宝玉便把两臂抱紧妇人,下体奋力一挺,已被打湿的龟头破开嫩如凝脂的宝蛤,缓缓往内刺入……

可卿媚入骨髓地娇啼一声,只觉宝玉昂巨非常,大小竟丝毫不逊北静王世荣,转眼花心已被擒去,鱼儿唼喋般贴着龟头娇颤颤地蠕动,一阵酸软由腹下蔓延到了全身。

宝玉却觉所触皆是嫩不可言,水浆般的似有似无,若非感到了窄紧,几不能肯定是否已进入了可卿体内。抽添了一阵,忍不住低头来瞧妇人花底,但见桃浪翻红,琼花乍吐,自己的大肉棒穿梭其间,真是人间至美至妙的绮景。

可卿发觉,羞不可耐,急叫道:“宝玉!”

一双玉腿收了起来,想挡住少年的视线。

宝玉听她把自己的名字叫得娇嗲非常,心都酥化了,销魂应道:“姐姐。”

忽见那腻如羊脂的玉阜一翕,一缕细细的清腻花汁从蛤缝里滚了出来,淋得自己的肉棒油润光亮。

可卿见他不解己意,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只好道:“抱我。”

宝玉忙伏下身去,紧紧拥往妇人,鼻口在她胸口乱拱乱揉,心里昏昏沉沉地想:“女人底下个个不同,可卿姐姐又比凤姐姐、袭人她们清丽许多哩。”

可卿也是迷迷糊糊,深埋在心底的那个梦渐渐脱柙而出,仿佛又回到了那个仙阙之内,身上的少年变成了那个魂萦梦绕的人儿,到了最后竟不能分清此刻是真是幻,手揉着宝玉的头发,语柔声颤道:“你究竟是谁?”

宝玉糊涂了起来,只道:“你莫非真的是仙子姐姐?”

两人如痴如醉,情浓意稠,霎已接过百十余度。

宝玉抽得唧唧有声,只在深处急如流星地抵刺,龟头下下皆采着花心,明知这般最容易泄精,却偏偏贪恋难舍,通体欲焰炽焚,还想瞧妇人的身子,含糊道:“姐姐,上边也脱了好么?”

可卿娇媚地撩了他一眼,应道:“想怎样便怎样……莫问我。”

宝玉便把手插到可卿腰里,却听她喘息道:“我来。”

见其一手摸到腰畔,努力了好一会,这回终解下了那条麻烦的罗带。

宝玉急忙掀开她上边的远山翠纱裳,见妇人里面围着只粉绿荷叶小肚兜,衬得周边肌肤腻白胜雪,上边露出半条深深酥沟,心里喜煞了,一手扯低肚兜,半只尖尖翘翘的玉乳顿时弹了出来,峰处一粒惹人无比的殷红椒头颤巍巍晃动,更迷人的是其周围的一圈轻晕,竟若去皮的樱桃外敷一层蚕膜,又嫩又柔,令人忍不住想去舔食一番。

可卿似乎怕他扯坏了肚兜,又反手到后边解了结子,摘将下来,胸前一对美得眩目的梨形玉乳终于完整地呈现在少年眼前……

宝玉爱不释手的抚玩了一阵,又俯下头去舔舐峰尖的椒头和乳晕,涂上一层又一层滑腻的唾液。

可卿钗鬓斜坠,痴痴迷迷,把那百样娇羞千般香艳都献了出来,忽问:“你刚才怎么唤我仙子姐姐?”

宝玉这才回了点神志,道:“我梦见过一个仙子姐姐,跟你生得一模一样。”

可卿娇喘吁吁地断续道:“你们……你们也这……这样了么?”

宝玉道:“嗯,也是这样了。”

可卿又问:“你们说过什么话儿?”

宝玉想了想,凑到她耳心,轻声道:“那时我什么都不懂,便问她……”

可卿道:“问她什么?”

宝玉顽性一起,猛发暗力,大龟头在她那嫩滑无骨的花心上重重地挑了一下,道:“我问她这是什么?”

可卿“哎哟”一声,酸得花容变色,虽然心中惊骇无比,却哪能再问下去。

宝玉见她那妖娆妩媚,比方才更甚许多,魂飞魄动间岂有多想其他,情不自禁将之两条美白如玉的粉腿担到肩上,一下下大开大合起来,滋味又比先前的深耸别样不同,直把妇人抽得美目如丝花蜜横流。

宝玉抽添技巧虽然远逊北静王世荣,但可卿此时心中充满了情意,哪怕被他随便摸一摸,碰一碰,也觉美妙难言,两只穿着绿缎子绣花鞋的脚儿在少年的肩头挺得笔直。

时下天气甚凉,可卿却已香汗透胸,宝玉更是大汗淋漓,粘粘腻腻地纠缠不休。

宝玉身子突然一僵,股沟内整条酥麻起来,竟有了一阵强烈的泄意,心中甚为讶异:“我近来皆是十分耐久,怎么今儿早早又挨不过了?”

俊脸涨得通红,嗫嚅唤了声:“姐姐……”

可卿启眸瞧去,见了宝玉那彷徨神色,不知怎么,心里竟爱极了他,慵懒娇腻地哼了一声:“嗯?”

宝玉闷呜道:“好象要……要出来了。”

身子已顿住不敢再动,龟头变得灵敏万分,竟能感觉出妇人的嫩花心贴着冠系处活泼泼地乱刮乱跳。

可卿仍痴痴地望着他,迷茫思道:“好眼熟的神情,我到底在哪见过?”

宝玉见她不吭声,又道:“姐姐,可……可以在里边么?”

可卿香魂无主,颤声道:“亲我。”

宝玉得到玉人应允,心神一松,忙俯下头去与可卿亲吻,用力咂往小香舌,双手扣往她两瓣绵股,狠命大弄大创了十余下,只觉各种奇美异妙纷至沓来,茎上青茎倏地暴绽,浑身一阵畅快,便泄了个汪洋大海。

可卿被他颠耸得似那浪里轻舟,蓦觉嫩花心上冲过一股滚烫的热流,真个美彻骨髓,蕊眼顿然绽开,蜜牝猛地痉挛起来,娇嫩的腔肉死死地绞住少年的巨茎,深处一阵急抖,竟也哆哆嗦嗦地丢了身子。

宝玉立觉龟头上被什么油油软软的东西淋了,先是棒首,接着整根茎身都麻木了起来,几乎同时,又有一股似酥似麝的异香扑鼻袭来,神魂霎已离窍,再也吮不住妇人的香舌,只余底下难休难止地淋漓喷射。

可卿只觉那一股烫热似乎沁进了蕊眼里边,深深地侵入了体内未知的地方,她何曾尝过这种滋味,娇躯寸寸皆酥,只有欲仙欲死地领受着,陪着男人丢出一股又一股浆液。

宝玉泄的是玄阳至精,可卿丢的是纯阴之精,皆是万中无一的珍品,其中交汇融会之妙,实非笔墨能述。

两人一上一下,交叠对注,眼睛时合时启,矇眬对望,痉挛抽搐了许久,终于渐渐松缓下来。

可卿四肢摊开,周身骨头似被抽尽,数卷秀发垂落额前,真个我见犹怜。

宝玉闻得满轩皆香,销魂思道:“小钟儿说他姐姐身上有两样妙处,果然毫无夸耀,如今真叫我尝到了。”

想起方才的种种疯狂绻恋,心中愈是充满了柔情蜜意,虽然周身酸软乏力,仍禁不住支起身来亲吻可卿,轻语道:“真是上天怜见,才让我今日能与姐姐恩爱一回哩。”

可卿依在他怀里,幽幽问道:“你快活么?”

宝玉道:“都快成仙了。”

可卿又想起先前宝玉的奇言怪语,问道:“你梦见那个仙子姐姐是在什么时候?”

宝玉脸红了起来,呐呐道:“就是……就是那头一回在你屋里睡中觉的时候。”

可卿心中一跳,又问:“那仙子跟你说的头一句话是什么?”

宝玉连耳根也赤了,道:“仙子姐姐说‘弟弟是谁?怎在此轻薄人家?’”可卿呼吸几停,再问:“那你是怎么答她的?”

宝玉道:“我说‘警幻仙姑把姐姐许配给我,却没告诉你么?’”心中奇怪可卿为什么忽然问起这些。

可卿闷哼一声,那绮梦中的每一个情景,她都清清楚楚记在心里,而宝玉所述,竟然与她所梦过的丝毫不差。

宝玉见她神情奇怪,忙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可卿有气无力道:“最后你是不是掉入一条黑色的大溪中,接着就醒了?”

宝玉大惊道:“姐姐是怎么知道的?”

那梦最后的情形,他并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可卿道:“因为我也做过这样一个梦,梦里的男子也说了那些话,最后他也是掉入一条黑色的大溪中,接着我也醒了。”

一时间两人皆无言语,曾经做过同一个梦已是再无疑问,皆叹造物玄妙,非凡人能度。

半响,宝玉才道:“哪有这般凑巧的!定然是我们天缘早拟,只是各自不知而已。”

可卿在他怀里钻了钻,仿佛想藏进他心里去,幽幽道:“若是如此,怎教我们今日才得重逢?”

宝玉吻着她的秀发道:“虽然重逢甚晚,却也远胜于无,殊不知今次之会,又是上天安排的呢?日后我们定要好好补偿回来。”

却听可卿幽幽道:“宝玉,我念你对我一片深情,无以为报,才有今日之缘,此回已属荒唐,日后万万不可再有,你把姐姐忘了吧。”

宝玉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坚决道:“绝无可能,与姐姐的恩情我已烙印于心……”

他拍拍胸口,续道:“若要我忘了姐姐,除非有谁将它毀了。”

可卿猛然想起了北静王世荣,心中不由悄悄一惊,忖道:“若他知道今日之事,不知会怎样呢?”

宝玉见她心神不宁,问道:“姐姐,怎么了?”

可卿望望他,又想想世荣,忽觉两人有几分相象,当初见到北静王时,便已有这种感觉,当下仔细瞧了瞧宝玉,那眉目鼻口根本无一相同,心中更是奇怪,竟想道:“若他们俩人此刻都在跟前,我会更爱谁呢?”

宝玉担心起来,亲亲可卿的粉额,急道:“姐姐,你在想什么?”

可卿昏昏沉沉思道:“那时跟荣郎在一起,我便醉心于他,此际对着这个人,却又欲罢不能了,人家背后骂我水性杨花,莫非我真是那种下流淫贱的女人?”

想起自己的确人尽可夫,心中难过,眼内一酸,生怕给宝玉瞧见,忙从竹榻上爬起身,趴在窗槛上,朝着对岸的斜柳默默垂泪。

宝玉见可卿身上寸缕无挂,怕她冻着,忙扯过榻上的细绒毡子,围住她的身子,抱在怀里,立觉玉人削肩在轻轻耸动,慌道:“姐姐,你怎么哭了?”

他也是无故寻愁觅恨的主儿,想了想,不禁疑心起来,叹了一声道:“姐姐,若是因为我缠着,令你心里不好过,那我日后便不再闹你了。”

可卿只觉身上一团温暖,心头猛地一颤,迷茫的情感刹那间清晰明朗:“世荣对我虽好,但却始于贪恋我的美色,想要了便来寻我,若是不想,十天半月也没半点消息,而此际暖着我的这个人,只有他才真正对我呵护备至,无时不刻在乎我的感受,我糊糊涂涂了多少年,不就是等着这样一个人儿么?”

想到此处,不由回首来瞧宝玉。

宝玉见她玉容残泪,心中痛极,凑唇吻去,道:“姐姐,教我如何做,你心里才能好受些?”

可卿凝望着宝玉,忽又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一个采花大盗动情了,心道:“原来世荣只是他的一个影子,原来我心底一直都在渴望着这个人……只是我已残花败柳,万万配不上这个人儿的,唉…若我能带给他些许欢乐,便算天地造化了。”

当下道:“宝玉,若想我以后还见你,若想要我欢喜,便依我一件事。”

宝玉喜道:“能让姐姐欢喜起来,别说一件,便是十件、百件,我也答应,姐姐快说。”

可卿道:“我已嫁作人妇,自有伦礼约束,你也在攻读诗书,日后要出人头地的,因此除了……除了偶尔的见一见,再不许再有半点其他的胡思乱想,你可答应?”

宝玉哪料到可卿要他答应的竟是这个,心中泛起一片酸涩,忖道:“在她心里,或许我只不过是一个贪花恋色的浪荡爷儿,刚才之事,只不过是她不忍心拒绝我罢了。”

旋又思道:“能偶尔陪陪她,与她说说话,我也该心满意足了,难道还想贪得无厌么!”

暗自叹息一声,应道:“若是能让姐姐欢喜,我便答应。”

可卿心绪理清,不觉一阵轻松,把头靠在宝玉胸前,游目窗外的美景,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油然升起。

宝玉从后面抱着可卿,瞧见她那莹白如玉的耳廓,心中生出一股想去亲吻的冲动,无奈想起刚才答应过的话,只好强行忍往。

可卿忽然轻轻唤了声:“宝玉。”

宝玉忙应道:“姐姐,什么事?”

想起下午还要上学,心底真怕可卿就此叫他回屋去睡。

可卿道:“虽然我比你年长几岁,但论辈份你却是我的叔叔,老唤我姐姐,你倒吃亏了呢。”

宝玉心头一松,道:“那怎么唤你才好呢?”

可卿俏容晕起,低声道:“没别人的时候,你就叫我卿卿吧。”

宝玉心中一荡,暗忖道:“怎么说‘没别人的时候’?难道她还肯单独见我?”

可卿不闻他答,脸上更羞,似嗔似怨道:“不想这么叫是么?那好,以后你还是叫我姐姐好了!”

宝玉忙道:“要叫要叫,这么叫最好听了,卿卿,卿卿,卿卿。”

可卿笑道:“那也不用一下子唤这么多声。”

宝玉从侧后瞧去,见她玉颊如桃,笑时俏脸上弧起的线条迷人万分,想起刚才的销魂,不竟如痴如醉,心中连叹:“唉……缘悭!缘悭!真是缘悭!老天不爽,却偏偏教我知了她的滋味。”

可卿慵懒靠在宝玉怀内,问道:“你的酒醒了么?”

心中暗自奇怪,与世荣在一起的时候,无时不刻都充满了可以把人融化的情欲,而与宝玉在一起,却感觉到了一种罕有的温柔恬静。

宝玉怕她叫自己回屋去睡,撒谎道:“头还有一点晕哩。”

心中恋恋不舍,脑袋微微朝前一探,眼睛情不自禁地往下边溜去,从毡子的缝隙里偷瞧可卿的胸脯,那一道深深的酥沟,把他的口水都快惹出来了。

可卿道:“你回屋里好好睡一会儿吧,下午还要去学里呢。”

又不见答,转过身去,股上竟触到一根硬梆梆热乎乎的巨物,不由俏颜飞红,惊讶地望着宝玉,手儿捂住了嘴上的笑。

宝玉面上发烫,有些无赖地呐呐道:“是它不听话,不关我事。”

可卿低笑道:“怎会这样的?刚才还……还没吃饱么?”

宝玉精力健旺非常,每与凤姐儿欢好,至少都梅开二度,只是象今次这么快就重振雄风,却属少见,自个也不太明白,尴尬道:“我回屋去睡了,一会它便老实哩。”

万分不舍地瞧了可卿一眼,探手去取刚才脱下的裤子。

可卿笑吟吟道:“你这么回去,不难过么?”

宝玉又想想答应过的话,咬牙道:“绝不让它再闹你了。”

可卿瞧着他笑道:“你不闹我,回去闹我弟弟是么?”

宝玉大吃一惊,张着嘴巴,却连半个字都挤不出来。

可卿收了笑容,轻声哼道:“你和我弟弟鬼混,以为我不知道么!”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