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四十七回:意外收获

宝玉强忍住胸中的呕意,生怕弄出点什么声响,又会把那些怪物惹出来。他不敢再看那滩地狱图上的血肉,挨了好一会,方才缓过劲来,想起不久前还生龙活虎的一个人转眼已成烟云,心中感慨无限:“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果然半点不假,可怜世人多是这般痴痴迷迷,营营碌碌的自寻烦恼!”

他与秦钟平日就自以为见识过人,素来轻屑那些功名富贵,此刻更是深深地钻进了牛角尖。

胡思乱想了许久,宝玉又为眼前的困境发起愁来:“终不成就这么干等着,此处不知在地底下多深,怕是再过一百年也不会有人寻来哩……”

忽地想起了黛玉:“颦颦要是从此见不着我,不知会怎么样?”

生出满怀牵挂与好奇,当即回了些许精神,游目四顾,瞧了半天,也没见有什么出路,心忖道:“不如我还从河底游回去,那边肯定是有路出去的。”

他瞧瞧那四具玉棺周围的东西,纵是仙玩圣宝,也不敢再有半点留恋了,掂掂手里的圣莲令,想道:“还是带着这根东西吧,免得遇见危险时手无寸铁。”

便将之插在腰里,用汗巾紧紧扎住,整束妥当,这才慢慢步下水去……

宝玉仗着胸前的灵通宝玉相助,在河底摸了老久,感觉着那股逆流的方向,终于回到了前面的“玄龟”秘库。他爬上河岸,又呕了一肚子水,躺在岸边歇了约半盏茶时光,才爬起来寻找出路。

走到那只大石床旁,心中不由一动,便过去翻看,只见上面有十几只小小的瓶罐,每只外边皆贴了一张注明颜色名称的小标签,里面盛着五颜六色的泥状物,想起白玄先前的一举一动,忖道:“这些莫不是那厮装扮薛大哥和我时所用的颜料?”

又见那边放着一只小藤箱,打开来瞧,原来里面放着一枚碧玉戒子,一只墨色小瓶,一柄蟒皮短匕,还有两本册子,头一本书名赫然写着“无极谱”三字,宝玉心头一震:“难道就是那厮所说的无极谱?”

忙拿起来翻看,内容果然是教人如何改形换貌的,共分易容、变形、仿声、摹态四大篇。

宝玉越看越觉有趣,简直欲罢不能,心道:“天底下居然有这样奇妙的书,我何不带回去慢慢看?”

拿起第二本书,见封面绘着一片赤焰,当中一只翱翔凤凰,书目却非行非草,非隶非篆,迹异形奇,不似中原文字,不禁奇道:“这又是什么书呢?”

也翻开来看,立时耳根热了,原来里边面绘着许多图画,却是一个全身赤裸的异族美女摆出的各种奇姿异态,遗憾的是身上画了一个个小点,又有密密麻麻的两种小字做旁注。一种字体与封面的书目相近,半点也认不出是什么意思,但纵横尚算规规矩矩;另一种字体却是中土的行楷,繁繁琐琐地记着经穴脉络名称等字样,写得或歪或斜,有些还覆盖到那异族女子的图像上。

宝玉连叹:“可惜可惜,这些点和字把画面破坏掉了。”

明明是一本绝世武功秘藉,却被他当成了异国春宫来看。这淫人把玩了半响,实在爱不释手,盘算着把这“春宫”带回去给秦钟看,自寻借口道:“反正那厮已殆,这些有趣的东西留在此处也是毫无用处。”

当下把床上那十几只小瓶小罐一股脑装进藤箱里,背在身上,继续寻找出路。

转过一面青砖壁,突见那边有一扇小铁门,宝玉大喜,忙奔过去推拉,却是纹丝不动,再去细看周围,瞧见旁边凹处藏着一支黑黝黝的铁机括,试着用手一扳,只听扎扎声响,那扇门便缓缓往一边退开了。

宝玉探头出去,外面漆黑一片,不能见物,又转回取了壁上的火把,这才走出去,行了数十步,再以同样的方法打开另一扇铁门,路已开始斜斜往上,周围墙壁也越来越显干燥,不禁心喜:“此道定是出路无疑了。”

经过极长的一段甬道,面前又遇一扇铁门,只比下边的那两扇要宽阔许多,寻着机括打开,刚刚走出,便听背后扎扎声响,宝玉回头瞧去,见那门竟在缓缓关上,心中讶异:“这扇门怎会自个关闭?古怪古怪。”

待门完全关上,他才瞧清楚外面是一色的白壁,上前仔细瞧看,竟然不见丝毫缝隙,续在周围搜寻,也没能找到任何开展门的机括。

宝玉用手敲敲那壁,只听声音实在,更觉不可思议,若非刚刚才从里边出来,简直不能相信前面还藏着一扇秘门,仿佛为了证明自已曾经到此一游,便拔出腰间的圣莲令,在粉壁上划了个圆圈,这才转身继续前行。

转过十几间房子,但见四处皆是蛛网厚尘,空无一人,心中纳闷非常:“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呢?都中可谓寸地寸金,怎会让这么多房子虚置?”

直到出了中门外,立在坍墀上回首一瞧,看见门楣上歪斜着一只大匾,书着“三朝元司”四个大字,这才恍然大悟,许多疑惑刹那间都解开了:“原来是被朝庭封掉的前大内司库府,难怪会有这么多空房子,都中私下皆传此处藏有秘密宝库,尚未被官中发现,不想我却亲自探历了一回。”

此时天际已朦朦发亮,一阵清爽的晨风迎面拂来,顿觉心旷神怡,想起昨夜的惊险奇遇,宛若大梦了一回。

宝玉施展轻功一路飞奔,到了荣国府外,寻人稀处跃墙而入,先悄悄溜去凤姐儿后院的小木屋里,把那圣莲令与藤箱塞入床底,出来复锁好门,这才匆匆赶回自已的院子。

袭人整整担心了一晚,负气躺在床上不肯起来,倒是晴雯听见动静,迷迷糊糊地起来帮他更衣,叹道:“我的小爷,再这么胡闹下去,只怕日后谁都不理睬你了。”

宝玉笑嘻嘻道:“别人都忍心,只怕你却不能。”

晴雯俏脸一红,啐道:“我怎不能?我比别人还狠心哩。”

碰到他身上,不由一怔,低声道:“掉水里啦,怎么衣裳都是潮的?”

宝玉笑道:“你真聪明呢,一猜就着。”

晴雯哪里信他真的掉进水里,只道宝玉胡言乱语,咕哝道:“你还顽皮,小心叫她知道了,又要给你脸色瞧。”

把湿衣都丢在一旁,又跪下去帮他除靴子。

宝玉忽想起贾蓉给他的春风酥,忙捡起衣服,从袖里取出那只绣着绿牡丹的荷包,递给晴雯道:“明儿替我放在太阳底下晒,小心莫被别人拿去玩了。”

睛雯接过瞧了瞧,道:“什么好东西,谁希罕呢。”

嘴上虽这么说,心里却有点佩服那荷包的上的针线。

袭人于侧床上偷偷听着,隔着纱帐瞧见晴雯手里的荷包,恼道:“他昨晚定然去胡闹无疑的了,那荷包不知又是哪个混账东西送的哩!”

心中又气又苦,几呕出血来。

此后便与宝玉冷战了数日,任之如何低声下气甜言蜜语,只是连手儿都不肯让他碰。

天气愈来愈冷,这日更是阴霾欲雪,宝玉想起近日薛宝钗在家养病,还未去探过她,便出了院子往北而去。

到了梨香院中,先入薛姨妈室中来,正见她分派针黹与丫鬟们,宝玉忙上前请安。

薛姨妈一把拉了他,抱入怀内,笑说:“我的儿,这冷天难为你还想来,快上炕暖着罢。”

命人去倒了滚滚的热茶来。

宝玉问:“哥哥不在家?”

薛姨妈叹道:“他是没笼头的马,天天忙不了,哪里肯在家里呆一日。”

宝玉又道:“姐姐可大安了?”

薛姨妈道:“好些了呢,她在里间不是,你进去吧,里间比这外边暖和,我收拾收拾就进去和你说话儿。”

宝玉便下了炕,来至里间门前,掀帘迈步进去,就瞧见宝钗正在炕上作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鬓儿,身着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底下葱黄绫棉裙,一色的半新不旧,毫无奢华之感。

宝玉道:“姐姐可大愈了?”

宝钗抬起头来,见是宝玉,连忙起身下炕,含笑答道:“已经大好了,倒多谢记挂着。”

说着让他在炕沿上坐了,即命莺儿去斟茶,一面又问老太太、姨娘及众姐姐妹妹们可都好,宝玉一一答了。

两人坐在炕上说话,聊了些许时候,宝钗瞧瞧宝玉,忽笑道:“成日家说你的玉,究竟未曾细细的赏鉴,我今儿倒要瞧瞧哩。”

说着挪近他身边来。

宝玉忙凑了过去,把那块灵通宝玉从项上摘了下来,递与宝钗。

宝钗托在掌上,只见那玉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又有五色花纹缠护,正面注云: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反面注云:一除邪祟,二疗冤疾,三知祸福。

宝钗翻来覆去的细瞧,口内喃喃道:“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念了两遍,乃回头向莺儿笑道:“你不去倒茶,尽在这里发呆作什么?”

莺儿嘻嘻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象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

宝玉听说宝钗有一只金锁,只是从未瞧过,忙笑道:“原来姐姐那项圈上也有字,快让我赏鉴赏鉴。”

宝钗面上掠过一抹薄晕,道:“你别听她的话,没有什么字。”

宝玉见宝钗面似芙蓉,眼如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已翠,鲜媚非常,心底生出亲近之感,拉住她的手,笑央道:“好姐姐,你的不让看,却怎么瞧了我的呢?”

宝钗被缠不过,只好道:“还不是因人给了两句吉利话儿,所以錾上了,叫天天都带着,不然,沉甸甸的有什么趣儿。”

一面说,一面解了胸口排扣,从里面大红袄上将一只金芒灿烂的璎珞掏了出来。

宝玉接住那锁观看,果见其上有两句吉谶,正面刻着四个篆字,注云:不离不弃,后边也有四字,注云:芳龄永继。他念了两遍,又念自己的两遍,笑道:“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

莺儿一旁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

宝钗不待她说完,便嗔还不去倒茶,岔开话题又问宝玉从哪里来。

两人此刻处得极近,宝玉闻到阵阵凉森森甜丝丝的幽香,不知系何香气,遂问:“姐姐熏的是什么香?我竟从未闻见过这味儿。”

宝钗笑道:“我最怕熏香,好好的衣服,熏的烟燎火气的做什么。”

宝玉道:“既然如此,这又是什么香呢?”

宝钗想了一想,笑道:“是了,是我早上吃了丸药的香气。”

宝玉笑道:“什么丸药这么好闻?好姐姐,给我一丸尝尝。”

宝钗笑道:“又混闹了,连药也能乱吃的?”

宝玉还要纠缠,忽听外面小丫鬟说:“林姑娘来了。”

话犹未了,已见林黛玉婷婷袅袅地掀帘进来,一见炕上的宝玉,便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

钗、玉二人忙起身让坐。

宝钗笑道:“这话怎么说?”

黛玉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宝钗柳眉悄扬,道:“我更不解这什么意思了。”

黛玉笑道:“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既不至于太冷落,又不至于太热闹了,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

宝玉嗅出了点火药味,却哪敢插嘴分说,瞧见黛玉外面罩着大红羽缎对衿褂子,急中生智,岔开话问道:“外边下雪了么?”

黛玉却闭了口不答。

旁边的婆子们道:“都下了大半日了。”

宝玉对跟来的丫鬟道:“取了我的斗篷来不曾?”

黛玉便道:“是不是,我一来了他就该去了。”

宝玉陪笑道:“我多早晚儿说要去了?不过叫她们拿来预备着。”

这时薛姨妈已摆了几样点心果品,唤他们出去吃茶。因听宝玉夸东府那边珍大嫂子的鹅掌鸭信好吃,忙也把自己糟的取了些来给他尝。

宝玉吃得津津有味,想起那日可卿的话,笑道:“吃这些东西,须得有酒来佐才好。”

薛姨妈便令人去灌酒。李嬷嬷忙上来道:“姨太太,酒倒罢了。”

宝玉央道:“妈妈,我只喝一钟。”

李嬷嬷道:“不中用!当着老太太,太太,哪怕你吃一坛呢,想那日我才走开一会,不知哪一个没调教的,只图讨你的好儿,不管别人死活,给了你一口酒吃,却葬送我挨了两日骂。”

又转头对薛姨妈道:“姨太太不知他那性子,吃了酒便耍脾性哩,何苦我白赔在里面。”

薛姨妈笑道:“老货,你只放心吃你的去,我也不许他吃多了,便是老太太问起,还有我呢。”

一面令小丫鬟:“来,带你奶奶们去,也吃杯搪搪雪气。”

那李嬷嬷听如此说,只得作罢,和众人去吃酒水。

宝玉见酒送来,急急便要喝,道:“不必去暖了,我只爱吃冷的。”

薛姨妈忙道:“这可使不得,吃了冷酒,写字手打颤儿。”

宝钗也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酒性最热,若热的吃下去,发散就快,若冷的吃下去,便会凝结于内,以五脏去暖它,岂不受害?以后再不要吃那冷的了。”

宝玉听这话说得有理,便放下冷酒,命人去暖来方饮。

黛玉一旁磕着瓜子儿,只抿着嘴笑。可巧小丫鬟雪雁送来手炉,黛玉问:“是谁叫你送来的?”

雪雁答:“紫鹃姐姐怕姑娘冷,唤我送过来的。”

黛玉道:“难为她费心,那里就冷得死我。”

接了抱在怀中,眼角乜了一眼宝玉,接笑道:“也亏你倒听她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她说了你就依,比圣旨还快些哩!”

宝玉听这话,知是黛玉借此奚落自已,却哪敢多言,只是嘻嘻地陪笑。宝钗素知黛玉是如此惯了的,也不去计较。

倒是薛姨妈道:“你素日身子弱,禁不得冷的,她们记挂着你倒不好?”

黛玉笑道:“姨妈不知道,幸亏是姨妈这里,倘或是在别人家,人家岂能不恼?好象说人家连个手炉也没有似的,巴巴的从家里送个来,不说丫鬟们太小心过余,还当我素来是这等轻狂惯的呢。”

薛姨妈道:“你这个多心的,倒有这样想,我就没这样心哩。”

说话时,宝玉已喝了三杯,李嬷嬷又上来阻拦。

宝玉和宝黛姊妹说说笑笑的,正喝得心甜意洽,哪肯就此不吃,但李嬷嬷是他奶妈,总不能放肆,只得央道:“好妈妈,我再吃两钟就不吃了。”

李嬷嬷威胁道:“你可仔细哩,老爷今儿可在家,提防着问你的书!”

宝玉一听说到他老子,心中立时不自在起来,慢慢地放下了酒。

黛玉瞧他本来兴致盈然,转眼竟被弄得垂头丧气,心底甚是不忍,便道:“别扫大家的兴!舅舅若叫你,只说姨妈留着呢。”

瞥了李嬷嬷一眼,接道:“这个妈妈,自个吃了酒,却又拿我们来醒脾了!”

底下轻推宝玉,悄悄说:“别理那老货,咱们只管乐咱们的。”

那李嬷嬷还不知趣,道:“林姐儿,你不要助着他了,倒是帮着劝劝他,只怕他还听些哩。”

林黛玉冷笑道:“我为什么助他?我也不犯着劝他,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也有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一口,怎么就不行了?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吃的是不是?”

李嬷嬷听了,又是急,又是笑,说道:“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倒比刀子还尖,你这算什么呢。”

宝钗也忍不住笑起来,伸手把黛玉腮上一拧,说道:“真真这颦丫头的一张嘴,叫人恨又不是,喜欢又不是。”

薛姨妈这才对宝玉说:“别怕,别怕,我的儿!来这里没好的与你吃,别把这点东西唬的存在心里,倒叫我不安,只管放心吃,都有我呢,姨妈也陪你吃两杯,待会吃了晚饭再回去,便是醉了,就跟着我睡罢。”

又命丫鬟:“再去烫些酒来!”

宝玉大喜,方又鼓起兴来,心中暗暗感激黛玉,底下悄悄在她手心里捏了一下。

黛玉俏脸一红,把手缩了回去。

又喝了一阵,薛姨妈怕他真的喝多了,千哄万哄地劝他罢了,命丫鬟婆子上饭,再唤人做了酸笋鸡皮汤,宝玉痛喝了两碗,吃了半碗碧粳粥。

众人吃完了饭,又沏了酽酽的茶来,薛姨妈方放了心。

雪雁等三、四个丫头也吃了饭,进来伺候,黛玉见天色不早,便悄声问宝玉道:“你走不走?”

宝玉乜斜倦眼道:“你若走,我和你一同走。”

黛玉听了,遂起身道:“咱们来了这一日,也该回去了,还不知那边怎么找咱们呢。”

说着,二人便向薛姨妈告辞。

小丫头忙捧过斗笠来,宝玉把头略低一低,唤她戴上,那丫头将那大红猩毡斗笠一抖,没头没脑地罩到他顶上。

宝玉喝多了酒,就来了少爷脾气,骂道:“罢!罢!好蠢的东西,你也轻些儿,难道没见过别人戴么?让我自己来吧!”

黛玉在炕沿上站了起来,道:“过来,我瞧瞧吧。”

宝玉忙就近前来,黛玉用手帮他轻轻笼束发冠,把那一颗核桃大的绛绒簪缨扶起,颤巍巍露于笠外,这才将笠沿掖在抹额上,整理已毕,端详了端详,说道:“好了,披上斗篷罢。”

宝玉闻着黛玉身上发出的丝丝幽香,受用着她的轻抚细笼,不觉心魂皆醉,只盼此刻能直至永恒。

一场初雪之后,接连几日皆是天高云淡的好天气。这日午后放学,秦钟又邀宝玉一起去宁国府。

宝玉笑道:“有鹅掌鸭信么?”

秦钟道:“这次是庄户献的几只野鸡,据说深山里打的,剥了毛掏掉内脏,扔进滚热的锅里烫,除了盐,其它佐料一概不放,只六、七成熟就捞起来,上月我尝过一回,味道真真鲜美哩。”

宝玉吞了吞口水,道:“听起来倒不错,只是我们一去,又要占你姐姐的屋子歇息,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呢。”

秦钟道:“那边屋子有多少,还用得着你劳心么!何况今日请你过去,也是我姐姐吩咐的。”

宝玉听得心中一跳,脱口道:“真的?莫骗我呢。”

秦钟瞧瞧他,笑嘻嘻道:“只是请你过去吃东西,有什么好哄的,这般大惊小怪!”

宝玉面上一热,不敢再往下说。

两人到了宁国府,尤氏早有准备,只陪他们吃了一会茶,便着人烫锅下鸡,道:“吃完早些去睡,下午还要上课哩。”

只候了片刻,地上的婆子们从锅里捞起鸡,可卿跪在炕上,一手擎绳,一手执箸,扒下一碟鸡肉,先送至尤氏跟前,又扒了两碟子分与宝玉和秦钟,续而张罗厨房另做鸡汤佐食,倒比那些下人还忙。

宝玉一尝那鸡肉,果然鲜美无比,且又嫩滑非常,吃得几连舌头都欲吞下,转眼便已扫了一碟,可卿瞧见,伸手过来取碟子,又接着帮他扒鸡肉。

宝玉心中惶然,对她道:“你自也坐下来吃些吧,这么我可受用不起呢。”

可卿笑道:“只要你们两个好好读书,便算是谢了我啦。”

论辈份她只是宝玉的侄儿媳,但岁数却比宝年长了几岁,跟他说话,口气一直有如姐弟。

宝玉从来最听不得别人劝他用功,要是换了别个,只怕立时便要反唇相讥,不知为何,今儿听了,却是满怀舒服,又道:“这些野鸡果然味道极美,但若能有几口酒来佐,恐怕还会更好吃哩。”

尤氏笑道:“就知你想吃酒,早叫人烫去了,只是须得再吃些肉才喝,免得等会儿醉呢。”

又吃一会,果然见丫鬟送了壶烧酒上来,宝玉大喜,与秦钟相视而笑,两人你一杯我一盏,吃得不亦乐乎。

尤氏也吃了两杯,道:“我眼皮子好沉,先去睡中觉了,你们慢慢吃吧,记着别喝多了。”

宝玉笑道:“大嫂子尽管歇息去,我们再喝几口就罢了。”

话虽这般,却哪有照做,待尤氏一去,与秦钟更是喝得兴高采烈,过不多时,已把那壶烧酒喝得一干二净。

秦钟挨着他姐姐道:“不尽兴不尽兴,再叫她们烫一壶来。”

可卿瞪了他一眼,道:“本不该一壶都喝光的,你却还想要!”

宝玉喝得口滑,也帮着说:“还有这么多肉,没酒可难吃下去了。”

可卿道:“我瞧你们也该饱了,别哄我寻酒吃呢。”

秦钟有了三分醉意,竟用双手抱了可卿的腰,脸贴到她胸脯上去,道:“好姐姐,只再要一壶,反正我们吃完就可以去睡觉,不碍事的。”

可卿唬了一跳,虽说他们姐弟早已荒唐有时,但此刻屋里满是丫鬟婆子,对面还坐着个贾宝玉,怎可露出这般惹眼绮态,右手正在桌上舀汤,所幸左手还在桌子底下,把秦钟腿上使劲拧了一下,狠狠地瞪着他道:“你再不听话,待我回去告诉爹爹,瞧他怎么跟你理论!”

秦钟这才发觉失态,忙放了手,把身子坐正。

宝玉虽然也有些醉意,但那方才一幕却是清清楚楚地落在眼里,猛想起秦钟曾经告诉过的秘密,蓦地口干舌燥,情不自禁伸手去握可卿的柔荑,道:“姐姐莫生气,不过一壶酒哩,我们不喝便是。”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