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四十一回:虚以委蛇

命根子被别人攥在手里,哪个男儿都难免气短,饶是神通广大的北静王世荣,一时也慌了,生怕眼前的辣手圣姑不由分说,就把他这未来天子断子绝孙了,赶忙软声道:“圣姑饶命。”

白藕手上稍稍着力揉握,吃吃笑道:“那你告诉人家,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虽然掌中之物虽只是软绵状态,却已令她合不拢指,心中不禁一荡,暗道:“好大的宝贝……”

世荣俊额发汗,呐呐道:“这……这是奴才的命根子。”

此时他已明白这妖女为什么死盯着自已的脸和脖子了,浓粗的眉毛与突起的喉节都泄露出他绝不是一个真正的太监。

道姑粉容往前,近近地瞧着他的眉目,道:“你一个小黄门,怎么还能留着这样东西?”

世荣心念电转,苦着脸道:“奴才入宫时,因为怕……怕痛,净身时送了内相些银子,因此混了过来。”

宫中历来有这种事,偶有漏网之鱼,也不算太离奇。

白藕笑道:“怕痛?我瞧是舍不得吧?”

忽将朱唇凑到他耳边轻轻道:“你用这东西在宫里勾引了多少女人?”

世荣双手乱摇,故作惊慌道:“圣姑莫吓我,奴才怎敢冒此大罪!”

白藕又问:“你是哪处宫馆的太监?叫什么?”

世荣道:“奴才叫小石子,是……是织霞宫里的。”

他只听过迎晖馆和织霞宫,生怕连累了元春,便谎报了后一个。

白藕道:“好土的名字,你又知我是谁么?”

世荣道:“奴才不敢乱猜,既然如此装束,又在这采琼阁中,莫不是皇上前阵子钦封的三位圣姑之一?”

白藕道:“还不算呆,我问你,刚才那丫头是你的小情人么?”

世荣忙道:“不是不是,奴才也是对那大炉子好奇,一时糊涂,便跟着她来偷看了,圣姑娘娘就饶了小的这一回吧,往后再也不敢乱走了。”

白藕妩媚笑道:“你莫哄我哟……”

玉手不放少年,反而握得更紧了,刺激得他那宝贝微微雄起。

世荣心中一惊,内里恶念横生,差点就想兵行险着,欲出其不意地运功将之格毙,却听她悠悠接道:“若不是小情人,你敢冒砍头的大罪陪她溜进禁地来么!哼,你瞧见了大炉子,还瞧见了什么?”

世荣明白她言中所指,忙道:“没……没有,没有瞧见什么。”

道姑媚目在他脸上又睨了一会儿,绵掌终放开了少年的命根子,却一把拿住了他的手腕,道:“你跟我走。”

世荣道:“去哪里?”

白藕一言不发,只拉着他沿廊而行。

世荣心中惊疑不定,心忖:“难道她要把我交给宫中的禁卫?”

但看样子又不太似,只好硬着头皮跟她前行。两人转了数转,来到假山脚跟幽僻处的一间净室前,妇人推门进去,但见里边纤尖不染,布置得素素淡淡,并无半件世俗玩器,只有一几一席,数只莆团,席边地上摆着一个阳羡砂盆儿,种着几苗碧润润的水仙,令人神清气爽。

世荣正揣测妖女之意,忽见她反手关上了门,神情妩媚地贴近前来,双眸水汪汪地瞧住自已,心头不禁一荡,体内玄功立生反应,暗暗自警道:“这妖女精通媚术,可莫着了她的道儿。”

妇人忽道:“你刚才真的没瞧见么?”

随手将身上的玄葛丝袍脱了,洒然丢落地上,露如两条凝乳似的玉臂来。

世荣道:“瞧见什么?”

心中省悟,忙接言道:“没……真的没瞧见。”

心想她一个道姑为皇帝宠幸,毕竟非名正言顺,定是顾虑被别人发觉。

白藕又凑近几分,粉面几贴至世荣鼻尖,颊染薄晕道:“方才在假山上你……你没瞧见皇上宠幸我么?”

世荣心知赖不过去,只好道:“圣姑饶命,奴才无意撞见,一时回避不及……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说着又要跪下。

白藕轻哼一声,笑道:“回避不及?你有想回避么!怎么还在那外边偷瞧了许久?”

身子慢慢地挨了上来。

世荣哑口无言,但瞧眼前道姑似嗔似笑,一时真不知她欲意何为了,身子不由自主向后退却,谁知妖女却仍往前迫来……

两、三步间世荣背已靠墙壁,只听妇人一丝嘤咛,竟跌了过来,他避无所避,慌忙接住,顿受了个满怀软玉温香。

两人身子贴做一处,白藕腻声道:“你呀……你才不想回避呢,你偷瞧了人家多少?馋死了是不是?”

玉手探到底下一掏,又隔裤握住了少年的肉棒,削肩微微一缩,银衫领口滑开,半露出滴酥粉乳,轻喘道:“小冤家,这会儿用不着偷偷地瞧啦。”

挺起胸脯送到世荣眼前。

原来这妖女自幼便被葫芦道人收为徒儿,专修阴阳采补功夫,素来最喜俊秀少年,在宫外不知迷诱过多少公子哥儿,倒也十分自在快活,如今随她师父进了皇宫,入幕之宾便只余皇帝一个,偏偏这位万岁爷又远非敌手,每每要紧关头便把她吊在半空,方才于假山之上又是被弄了个不生不死,谁知意外瞧见了扮成小太监的世荣,不但脸蛋出奇俊美,体资更是雄健非常,不禁春心哄动,那满怀未退的欲火都发了出来,当即把他带到僻处施以妖娆引诱。

世荣何等机敏,此刻已完全明了眼前状况,暗忖:“这妖女好大胆子,皇帝还没走,她就敢在这里偷人。”

故做惊慌地闭上眼睛,哆嗦道:“圣姑娘娘是皇上的女人,奴才万万不敢放肆。”

白藕闻言,霎收了笑容,哼道:“不敢?只有偷瞧的胆子是么?那好,我这就去告诉万岁爷去,瞧你脖子上的脑袋和底下的这根宝贝哪样能留得住!”

一手拉了衣裳,作势欲行。

世荣赶忙拉住她手腕,脸上惧色尽露,装得惟妙惟肖,颤声道:“我……我敢,奴才敢啦,奴才都听圣姑的。”

道姑眉花眼笑,呢声道:“莫害怕,只要乖乖的,姐姐岂会害你?只会……会让你美上天哩。”

纤手拽开少年衣领,朱唇轻轻游吻其颈,随而又沿胸慢慢舔下……

世荣倚墙而立,享受着销魂滋味,眼见妖女边亲边脱,渐至腹间,感及她那张湿润烫热的嘴儿即将覆于自已的宝贝上,不禁勃如一柱擎天。

白藕舌挑少年脐心,双手解下他裤子,忽有一物怒弹而出,紧紧地顶在她下巴上,挪颔低首瞧去,只见一根勃得如金似铁的巨杵傲立眼前,正以十分诱人的姿态朝上优美弯起,那粗壮之度更是匪夷所思。

妇人身子顿然酥了半边,心中惊叹:“我的天,想不到竟在宫里遇着这样的绝世宝贝,幸好当初没被阉掉。”

两目直勾勾盯着那物,仿佛欲将之吞下去,好一会后才吐出丁香,从根底舔抹而上。

世荣只觉妖女嫩舌灵巧无比,有挑、揉、包、舐、刮、刺、鞭、卷种种奇趣,而那吸纳之功更是绝妙,不但咂吮力道刚好,深度也属罕有,竟可让棒首屡屡送到娇嫩至极的喉蒂之处,心道:“原以为孔雀儿的品箫功夫天下无双,哪知这皇宫里还有个不逊于她的。”

白藕舌儿感觉出少年愈来愈坚硬,亵裤内早已混湿了一块,眼睛又睨见那宝贝表皮绷得光润发亮,心里不禁痒坏,当下吐了肉棒,如蟒攀上世荣的躯体,香息滚烫地薰其面上,轻喘道:“小冤家,想不想……当一回皇上?”

世荣日思夜想都是得天下,只觉妖女这话最为受用,况且他本就风流好色,暗道:“如此尤物,既是自已送上门来,怎可暴殄天赐?”

想想还能送与狗皇帝一顶龟帽子,心中愈觉痛快,当下应道:“想。”

白藕玉容生春,只道少年已被她迷坏,娇躯倚着世荣,双手自松绦带,将衣裳件件解下,最里头竟是一条半透明的墨色纱绸亵裤,也不完全脱下,只褪在腿弯,便急吁吁地来个凤凰登枝,嫩手捉住少年的擎天柱,移股挪穴,对着棒头接准慢慢坐下,尚有一截未没,已被龟头顶到花心,不由软嗳一声,低呼道:“果然美死人!”

嗯呀呀地折腾了好半天,身子才挂了上去,一溜娇音哼道:“好闹人的宝贝,这般难弄。”

世荣闷哼一声,肉茎被箍得美不可言,只觉妇人阴内窄紧有如处子,暗忖道:“明明一个妇人,照理不该这般窄紧,此妙却胜我的孔雀儿一筹,不知她修炼的什么淫功媚术?”

白藕见少年形容快活,面有得色地腻声道:“美不美?”

世荣点点头,底头瞧去,只见她那玉贝光光洁洁,纤毫不生,竟是白虎,数瓣花唇线条分明,外粉内赤,上角夹着一粒圆润蚌珠,虽然不大,却是清清楚楚,整颗已从溪底勃出,无遮无掩地透露着主人的情欲,他阅人无数,仍不禁暗赞:“好姣净的花溪,稀罕稀罕。”

白藕阴内滚烫麻涨,不自在起来,忍不住娇嗔道:“傻小子,怎么不动?”

世荣心想被你损了大半天,也该换我折磨你了,故做不解道:“怎么弄呢?”

妇人喘息道:“你真的没玩过女人么?莫骗姐姐呢。”

她可不大相信这样一个俊俏少年,在美女如云的宫中会没有胡闹过,就算他不懂勾引谁,也定会有久旷怨女自送上门。

世荣道:“没有。”

为显真实,又圆谎道:“她……她不肯让我碰。”

白藕道:“哪个?方才跟你一起溜进来的那个小宫娥么?哼!青青涩涩的有什么好,她便是想,也挨不了你这根大宝贝,嗯……还是待姐姐给你尝一回真正销魂的滋味吧。”

言罢,蜂腰自摇,雪股轻拆,整个人挂在世荣身上妖妖娆娆地婀娜起来。

世荣十分受用,身子靠在壁上不用出力,眼睛只顾欣赏那交接处的美景。

白藕只觉阴内涨满如裂,却有无数美感窜上心头,不过套了几个起落,蛤嘴里已涌出一缕浊腻来,睨见世荣目不转睛盯着自已的下边,只当他真是个没有过女人的小男孩,心里浪了起来,吃吃笑道:“想不想摸呢?”

春情暴发,迳拿了他的手放到阴户上,腻声道:“给你耍一下。”

世荣先时还故做生涩,只是这里点点,那里按按,后渐忍不住放肆,竟将她那花瓣层层翻开细赏,但见里边含滑蓄腻,如细露般薄薄地罩在晶莹碎肉上,已显十分娇嫩,再被自已的巨杵一犁,更是艳亵淫糜动人心魄。

白藕被他碰得阵阵发酥,抬眼乜着他,咬唇哼道:“小冤家,好会玩女人。”

世荣食拇两指提捉住妇人那粒花蒂,揉捏把玩,捉弄道:“圣姑娘娘,是什么呢?这般可爱。”

妇人星眼含饧,娇吟道:“这会又没别人,你叫我姐姐好了,那……那是女人的花蒂子,最不经粗鲁的,你可轻些儿,弄痛人家哩。”

世荣应了一声,手上却不见温柔,不时一下用力捏挤,戏耍得妇人白腰乱闪。

白藕痛楚钻心,又觉爽利煞人,若是由他,着实难挨,待欲唤停,却又十分不舍,芳心大乱间,那花底淫津更是如泉冒溢,腻腻地流了少年一腹,又顺雪滑的粉墙淌落,污了好一片白壁。

世荣每逢她套得深时,就觉龟头被什么吮咂一下,想起紫姬,心中荡漾道:“此妙又与孔雀儿一般,花心子也是会咬人的。”

只不知是修炼出来的还是天生名器。

白藕枝头乱颠,愈弄愈酣,她入宫这数月来皆是半饥半饱,此刻突逢敌手,幽深内竟有了一丝丢意,只觉独个儿折腾不能爽透,忽对少年娇喘道:“小心肝,抱我到那竹席上去,姐姐教你怎么玩。”

世荣便将之抱至竹席,妇人躺下,把少年拉到身上,笑道:“你怎么支着身子,怕压着我么?”

藕臂缠住他脖子,紧紧搂入怀里,腻声接道:“你尽管躺下来,这会儿压得愈重,姐姐便愈舒服哩。”

世荣依言重重压下,妇人又道:“你且把屁股抬高,然后呀……再朝这下边顶过来……”

双手把着少年两胯,边说边教他如何来淫自已,竟真把一个风月冠绝都中的北静郡王当成初生牛犊来指点。

世荣自幼便得异人指点,后又因奇缘习得阴阳采补中的第一神通“月华精要”府中藏了几十房娇姬美妾,至今不知采御过多少女子,可谓男欢女爱中的大行家,如今头一遭遇见这种新鲜事儿,只觉妙趣横生刺激异常,初时还装生涩,只是慢慢抽耸,数十抽后暗将手段使出,那出没之势有如流星疾虹,勇猛之形更若恶蛟蛮龙。

白藕立时筋麻骨软,美眸翻白,娇呼个不住:“对对,便是这样,哎呀呀,被你弄死啦!嘶……奇才奇才,一学即会呦,哎呀,这一下真好……小心肝小心肝姐姐爱死你哩!”

世荣听妇人声音既娇又涩,柔媚勾魂,又见她顶上的紫凤髻如墨散开,一蓬青丝坠落胸前,半遮了雪腻腴乳,愈觉诱惑袭心,当下尽根拚入,仿佛欲将花宫刺穿方才甘心。

妇人身心美透,双腿分挂世荣两边肩上,玉笋勾住少年脑勺,借力将蛮腰乱拱,雪股振起,玉户疾套巨杵,只把嫩花心来咬龟头,明明爽得无以复加,嘴里却娇呀呀地颤叫:“小冤家,快把人家顶掉了!”

世荣见她那两条玉腿如瓷光洁,腿肚线条更是柔美之极,心中销魂,肉茎也畅美,他巨杵上的冠沟又深又棱,尽情抽耸间,将妇人蛤嘴里那些粉滑如脂的嫩物都犁了出来,娇娇烂烂地乱缠乱绕,洗得棒身有如油浸,润腻光亮。

白藕只觉少年勇猛异常,花径内那根宝贝似乎又涨了一围,棒头有如炙铁烫石,顶煨得娇嫩花心麻痹难挡,生怕美妙突止,颤颤哼道:“你要射了么?”

世荣胡乱应道:“好象要尿啦。”

白藕芳心一缩,娇呼道:“好弟弟,千万挺一会儿,姐姐就来了。”

她入宫数月来从未有过这般酣畅,眼见就要攀至峰顶,怎甘就此功亏一匮。

世荣故做不懂:“姐姐说什么?什么就来了?”

妇人闷哼道:“要丢身子哩。”

上身迳自弓起,两团丰腴雪乳揉磨少年胸膛,两粒软中发硬的殷赤奶头四下乱刮。

世荣最识玩趣,还要诱这美妇愈加淫秽,再问道:“什么丢身子呢?”

饶妖女从来就淫乱放浪,一时也不知怎么答他,极美中迷糊哼道:“便是……便是……女人快活透了,就会……会流……流一种东部出来……嗳……你只再忍一下,过会儿便知啦!”

世荣故意急她,戏道:“可是好难挨过去哩。”

白藕识得七、八种让男人坚持的法子,只恨此刻心身皆酥,半点教不得他,急急叫道:“别……别……姐姐这就丢了,你……你等等……啊……啊……啊呀!”

当下拚力将玉股高抬,蛮腰拱紧,尽将至痒处送与少年顶刺,倏一下似被龟头揉到花眼里的娇嫩,蓦地全身酥坏,花眼怒绽,一口咬住龟头前端,玉浆乍迸,如乳浇淋。

世荣被她那花心刁住龟头,如婴嘴般不住地密密咂吮,只觉里面嫩不可言,深处更似有阵阵吸力传来,腰肌猛地绷紧,差点就要射精,所幸体内的月华玄功立时自生反应,紧紧地锁住精关。

白藕紧紧搂住少年,神情如痴如醉,口中娇啼连连:“丢……丢了,小心肝……你顶姐姐……姐姐呀!”

世荣双手捧妇人两股,拚力揉刺花心,暗将其精悄悄汲纳,一点点由龟头收至丹田消化,只是怕被觉查,不敢使出“月华精要”中霸道无匹的“吸”字诀。

过了好一会,白藕泄得心满意足,这才妖娆呼道:“差点儿死掉哩,小心肝,你不用忍了,就射姐姐里边吧。”

世荣怕她生疑,忙将玄功散去,蓦地龟眼奇痒,浑身绷紧,烫浆已一滴滴劲射而出。

白藕如滕爬树般紧紧缠住他迎受,玉颊晕得深酡,方才丢完,但被世荣热精一灌,花心里又有丝丝酥浆滑出,不禁眼波似醉地软嗳道:“好烫。”

她修习数种汲纳之术,不知怎么,对这美少年却不舍得使出来。

其时天已转凉,竹席上铺着一条薄单,被妇人的浊腻一淋再淋,早已狼籍不堪,一团团地黏粘两人身上,更添淫秽。

白藕软蜷少年怀侧,纤指在他身上慢慢乱画,忽道:“小冤家,你别回织霞宫了,往后就跟着我吧,包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哩。”

世荣忙道:“这怎可以呢,若给大太监寻着奴才,怕不被他们打个半死,不定还要赶出宫去哩。”

白藕脸贴住他胸膛道:“尽管放心好啦,只要呆在这采琼阁里,谁能动你一根寒毛!日后我再去求万岁爷,别说讨一个小太监,就是讨十个,他也会答应。”

世荣哑口无言,心知她毫无言过其实,方才在假山上的碧源瑶厢里,他就亲眼看见那堂堂天子被她当做马儿骑。

白藕只道他答应了,心神转回眼前,笑咪咪道:“小心肝,你还真能耐哩,竟能坚持得这样久。”

世荣道:“差点就挨不过去哩,只是不敢惹圣姑娘娘生气,因此死命忍着。”

白藕笑道:“怎么又这样叫?以后没有旁人时,你唤我姐姐便是……已算你能耐啦,若是换了别人,怕不早丢盔弃甲哩。”

顿了一下又道:“待我日后传些奇妙功夫与你,更能酣畅持久呢。”

到想美处,欢颜于表。

世荣暗暗叫苦,心道:“若是叫这妖女缠住,别说脱身,只怕凶险倍增矣。”

妇人歇了一会,心中意犹未尽,贪恋方才销魂,还想再美一回,缠着世荣,妖娆又露,欲诱他梅开二度,谁知房门突被推开,跑进来个小道姑,年纪极小,模样却已清丽,妙目瞄了世荣一眼,慌张道:“师父,皇上醒了,正在唤您哩。”

妇人慌忙起身穿衣,那小道姑也上来帮手,两人乱成一团,还未完全整好衣发,人已往外走去。白藕忽然回头,对世荣含情脉脉道:“小冤家,你乖乖地留在这里等我,哪儿都不许去呦。”

到了门口还不放心,又叮咛一句:“千万要等我回来哦。”

待妖女与那小道姑一走,世荣便呆不住了,心底盘算道:“趁此时还未露馅,赶紧走人吧,在这里呆得越久,被拆穿的可能便越大,若是这妇人当真去跟狗皇帝要人,到时执事太监接旨一办,回奏说查无此人,那可非说笑的,三十六计,走为上矣!”

当下起身匆匆穿好衣衫,方要寻机溜出去,心头突然一动,思道:“前几日在藏锦坞中,听那葫芦妖道说在宫里收服了一个得宠的嫔妃,不知是何人?而那屯蓄了八万神兵的极乐谷又在何处?若是能将这两桩大秘密查出些眉目,对我圣门大业既有莫大的好处。”

人虽走到了门口,却不禁犹豫起来,继而忖道:“那妖道打算捉我,我却偏偏藏到他的窝里来,虽然十分凶险,倒也出其不意,再挨个三、五日,想来我已几乎复元了,那时就算真的被他发觉,我也未必走不脱。”

不觉怦然心动,天人交战许久,终究抵挡不住诱惑,遂返身躺回席上,双臂枕首,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妖女回来。

这日课罢,宝玉与秦钟一同从学里出来,见天色尚早,正思量往哪儿逍遥去,不想一人从后掩来,将宝玉拦腰抱住,茗烟、锄药、双瑞、双寿四个小厮也不阻挡,只是笑嘻嘻旁边观望。

宝玉转首一瞧,原来是古董行的程日兴,欢喜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程日兴道:“专程来等你的,都在这里站半天了。”

宝玉问:“什么事呢?”

程日兴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是薜大爷的好事哩,叫我来请你去一个地方,你先打发小厮们回去,路上再仔细告诉你。”

宝玉一听是薜蟠来请,便给了些散钱,命茗烟几个小厮先回,正待欲行,秦钟却来告辞,原来他知薜蟠对自已有些意思,但心中偏偏不喜那呆霸王,因而避开。

宝玉也略知秦钟心意,不好勉强,只好放他去了。

程日兴雇了辆大车,两人一起坐上,与车夫报了个地名,宝玉没听清楚,道:“瞒神弄鬼的,到底要往哪儿去?”

此时车已行走,程日兴才道:“听过紫檀堡么?”

宝玉点点头,道:“怎么没听过,居说是个世外桃源,也是处藏娇纳玉之地哩,只是那儿离城要有几十里路,我们大老远跑去做什么?”

原来紫檀堡位于都中东郊,离城约二十里地,山清水秀,景致如画,本只是一个人口稀少的小村庄,但不知从何时起,都中的王公贵胄、富户商家开始在其处安置私妾宠妓,久而久之,那里便渐渐成了一处专门藏娇纳玉的名地。

程日兴笑答道:“因为薜大爷在锦香院新收了匹瘦马,叫做弄云,说是今年品花榜中有名的,心里得意,也在紫檀堡买了几亩地,置办了几间房舍金屋藏娇哩,今日摆了酒席,请我们几个过去品一品哩。”

宝玉顿来了精神,也笑道:“啊呀!品花榜上有名的,那可绝非庸脂俗粉了,原来是这等美事,当去当去。”

他老早就想见识一下那艳名远扬的紫檀堡,趁此正好去瞧一瞧。不知怎么,忽想起那个可人的香菱,心中轻轻一缩:“薜大哥真迷糊了,屋里放着个这么标致的人儿不怜惜,却跑到外边寻个青楼姐儿来宠。”

程日兴又道:“你猜猜薜大爷为此事花掉了多少银子?”

宝玉想了想,道:“五百两内怕是弄不成吧?”

程日兴笑了笑,扳着指头道:“跟你估的可差远啦,有几件都是我帮他办的,这笔帐且算与你听听,头一件,那绵香院里的花儿可不容易摘,而这弄云姐儿又是品花榜题名的,价更不菲,从递牌到梳拢,咱薜大爷半月内就花掉了六百多两银子。”

宝玉早知四大青楼是销金窟,却没想糜费至此,若在外边,六百两银子已可买到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做妾了,不禁道:“还是薜大哥的银子多,这么狠的价也下得了手,不过为了品花榜上的人儿,怕也是值得呢。”

品花榜乃百锦营第一品花师爷柳不乱所作,择天下娼妓中优者而录,每年更新一次,因撰者乃风月名师,那品花榜深得风月中人推崇,几被拥为风月圣典,青楼花寨之人一经品题,便能声价十倍,而不得列于其榜者,皆自引以为憾。

程日兴点点头,道:“有这价便有人要,只是得象薜大爷这种主儿才奢侈得起哩。第二件,在这紫檀堡买了四亩二分地又花了五百六十两。”

宝玉道:“这也贵,都中许多地还没这个价。”

程日兴道:“如今这紫檀堡已是炙手可热的宝地哩,只怕日后还要再涨价呢。”

顿了一下续道:“余下建房子办家私约使了三、四百两,前前后后统共超出一千五百两。”

宝玉咂咂舌,叹道:“不得了不得了。”

心底恨不得立刻赶到紫檀堡,瞧一瞧那个让薜蟠大撒银子的弄云姐儿是个什么模样。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