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四十回:暗阁绮景

宝玉几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喃喃道:“你们这岂非…岂非是乱…乱伦?”

秦钟冷笑道:“你与凤婶子又何尝不是?”

宝玉哑口无言,心中隐觉两者不能相比,毕竟凤姐儿与他只是叔嫂关系,这样的乱伦,当然不如他们亲姐弟那么“乱”吧,殊不知秦钟跟可卿其实并非亲姐弟,当下道:“你们什么时候就……就那样了?”

秦钟道:“我也不大记得啦,从小我们便睡在一起,好象是到了我十一、二岁上才分的床,但那时姐姐的元红已被我采了。”

宝玉吞了一下口水,道:“难怪你们姐弟俩感情这般好,我瞧她跟你姐夫倒是客客气气的。”

可卿又听她弟弟道:“我们睡在一起,最初只不过搂搂抱抱,后来慢慢地才摸来摸去,便是我能硬起来的时候,也不知应该如何,直到有夜下了大雪,两人冷得在被窝里挤做一团,耍到快天亮,不知怎么弄的,我就插到姐姐里边去了,奇怪她也不怎么痛,只是第二天才瞧见被子床单上染了好多血,我们心里害怕,便赶忙一块儿收去洗了,哎,如今想起来,可真心痛死哩。”

宝玉也觉十分惋惜,道:“那时你们又不懂,怎能怪糟蹋了好东西。”

可卿美目朦胧地跪倚墙边,迷迷糊糊地想:“什么都叫这人知去了……”

宝玉忽道:“小钟儿你说,她跟你凤婶子两人的床头风情,谁好?”

可卿心里恼道:“混帐小子,凭地拿我去跟她比!”

秦钟想了想道:“凤婶子丰腴,我姐姐苗条,凤婶子娇娆,我姐姐妩媚,这些各有千秋,难分高下,但我姐姐却有两样最妙的,绝对要比凤婶子销魂……”

宝玉心痒难熬道:“快说,别急我啦。”

狠狠地挑了身底的娇男几下。

可卿也紧张地竖起耳朵,心道:“小钟儿要说我什么?”

便听秦钟道:“我姐姐的阴精最是麻人,只要粘上一点儿,任你是那铁浇铜铸的男儿,也得立即丢盔弃甲,更有一样妙处,就是她排出来的那些东西里含着奇香,一丢身子,满屋子便都是香的。”

宝玉听得是口干舌燥,压着秦钟猛挑狠刺,叹息道:“可惜我今生无福消受矣!”

可卿自然知道自已至美时情形如何,听她弟弟把这些最羞人之事都告诉给宝玉,不觉雪颈都染红了,忽然想起一个深深藏在心底的梦来……

秦钟拱起白屁,奋力迎接宝玉,轻哼道:“那也未必,我倒觉得姐姐很喜欢你哩,有回我们欢好,正到美处,她却忽然问起你……”

宝玉讶道:“真的?”

秦钟道:“千真万确,她问我是不是跟你好过了。”

宝玉“啊”了一声,又问:“她还说了什么?”

秦钟回头瞧宝玉耸弄,道:“她问我你怎么个好法。”

宝玉情动已极,口不择言地闷哼道:“若是能与你姐姐销魂一回,便是减寿十年,我也心甘情愿。”

巨杵只在男儿股内乱戳。

可卿细细回忆那梦,竟然清晰如画历历在目,动情之处,不知不觉间把手摸到了自已的腿心内……

秦钟爽得把脸埋入软枕里,闷哼道:“哥哥且等着,待我去求她,若是我们三人也能似上次跟凤婶子那般,不知何等的销魂哩。”

可卿用力咬住樱唇,生怕一个不小心便会哼出声音来。

宝玉却道:“这个万万不可。”

可卿微微一呆,手也停了。

秦钟仰起头呼吸,哼哼道:“你怕了?姐姐最是痛我,而且又似很喜欢你,此……此事绝非无望。”

只觉宝玉的抽添下下结实,顶得自已股内又酥又麻,舌根渐渐地发木了。

宝玉道:“她跟你凤婶子可不一样,万一惹恼了她,我以后再不敢到这边来了。”

尽把对可卿的欲念转施于她这娇弟弟身上。

秦钟美得两脚后边乱踢,娇哼道:“我不依,就许你引凤婶子来跟我玩,却不准我去惹姐姐……”

突然低呼道:“哥哥快帮我前边捋一捋,哎呀……要出来了!”

窗外的可卿双颊如火,裙内早已滑腻不堪,再不能听下去,两腿夹着湿处,摇摇欲坠地逃了。

************

世荣在藏锦坞连歇数日,天天用功疗伤,不敢丝毫懈怠,初时进展甚速,直至伤势好近七成,进度才慢了下来,那道剑罡仍有部份顽固地残存肺叶中。

元春与小蛮每天趁着夜深人稀之时,便偷偷摸摸地为他送饭,三人闲暇聊天说笑,日益熟悉。

小蛮自幼进宫,于外边人情世态多有不知,偶逢世荣惟妙惟肖地谈及,便如听故事一般,渐觉这人有趣,心中生出亲近之感,头两日还只是夜里跟着元春为他送食,后来白天也寻借口独自去看他。

这日午后,小蛮又来藏锦坞找世荣聊天,听他说起宫外的元霄节,那花街灯市如何的繁华热闹,那才子佳人怎么偷期幽会,不由羡慕万分,叹息道:“今生怕是无望出去瞧一瞧了。”

世荣见她勾起伤怀,忙把言来劝慰,但小蛮已钻入了牛角尖里,只是闷闷不乐,他心念电转,忽道:“听说宫里来了个神仙道人是么?”

小蛮道:“你说的是那个葫芦道长吧?他已入宫数月了,时下正红得发紫,每天跟随皇上左右,许多王公大臣都比不上他哩。”

世荣问道:“区区一个道士,怎么能这般得宠呢?”

小蛮来了点精神:“人家说他炼的丹药神奇无比,不但能祛百病延年益寿,服用多了,更可以化羽登仙,皇上如今天天都在吃呢,而且于两月之前,将他封为国师,连三个女徒弟都被封做圣姑,还特地在宫里为他建了一座采琼阁,赐与他做烧铅炼汞讲经解道之所,里头铸了个几人高的巨大丹炉,看上去就象太上老君把孙悟空炼了七七四九天的那个”世荣笑道:“世上哪有那么大的炼丹炉,你看见了么?”

小蛮道:“听别人传的,那采琼阁是宫中禁地,寻常人可不能进去的,似我这样的小宫娥,又怎瞧得着?”

世荣心中一动,暗地盘算:“采琼阁是那妖道的宫中巢穴,里面不定藏着什么秘密,白莲教既然对我魔门大业有所不利,我何不趁机查他一查。”

遂不动声色道:“小蛮,想不想亲眼瞧一瞧呢?”

小蛮一时没会过意来,诧道:“亲眼瞧一瞧?”

世荣微笑道:“既然那炉子那么有趣,我们何不去瞧它一回?”

小蛮吃了一惊,慌得两手乱摇,道:“不行不行,擅闯禁地,若叫人给逮住了,那可不是说笑的,我还好,你可就惨啦,再说你能走动了么?”

世荣道:“我已经能走到竹林那边啦,昨天还去濯娇池偷偷洗了个澡呢,我们只要小心一点,会被谁捉着呢?”

小蛮心中“砰砰”直跳,道:“这可太……太危险啦,而且姐姐知道了,定然会生气的。”

世荣道:“我们悄悄去,如果那地方守备森严,我们远远的瞧一眼就转回,到时候我不说你不说,她怎么会知道?”

小蛮年只十四,尚是孩儿心性,只觉此事十分刺激,不禁有些动摇。

世荣继续诱惑道:“那么有趣的大炉子都不想瞧啦,你刚才不是还嫌闷得无聊么?”

小蛮终道:“好吧,但你可一定要紧紧跟住我,要是走散了,宫里这么大的地方,你可找不回来的。”

世荣点头应充,两人便出了藏锦坞,穿过竹林,悄悄往那采琼阁而去。

此时世荣身上穿的,是元春不知从哪里弄来的一套小黄门衣帽,与小蛮走在一起,偶遇宫人,也没哪个怀疑。

世荣跟着小蛮转了又转,不知过了多少宫馆庭院,途中左盼右顾,暗暗将走过的路强记在心里。

走了大半时辰,小蛮忽在一棵梧桐下停住,指着前面由一色椒红泥墙围绕的数座高矮殿宇,对世荣道:“这就是采琼阁了,我们真的要过去么?”

世荣凝目瞧了一会,样子轻松道:“半条人影都没有,我们进去瞧瞧,小心一点便是。”

小蛮还在犹豫,却见他已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遂跺了跺脚,也只好跟在后边。

两人走进仪门,只见里边盛栽松竹,又有许多不知名的奇草仙藤,皆是青翠欲滴,其间仙鹤闲行,青鹿交游,果如仙乡幻界,清气飘然。

小蛮东张西瞧,不由赞叹道:“真秀丽,这儿与宫中别处都大不一样哩。”

世荣也觉神清气爽,暗将此处景物与他府中比较。

小蛮轻轻走到一头大青鹿旁,近近地细瞧,那鹿竟不怕人,仍只悠闲自乐,喜得她眉花眼笑,半天不肯离开。

世荣见她舒畅起来,笑道:“若是不来,哪能瞧见这些好东西呢。”

小蛮白了他一眼,道:“讨功劳么?要是没我带路,你又怎能到这儿来?”

见不远处有只雪白仙鹤静立不动,又悄悄朝它近去,谁知那鹤却十分机警,乍地展翅翱翔,直冲上天,姿态美伦美奂。

两人心旷神怡地迤逦而游,走过一处转角,小蛮忽然惊喜叫道:“木头,快瞧那边!”

世荣谎称自已姓石名木,她索性便将他唤做木头。

世荣把眼望去,原来那边抱厦内立着个巨大丹炉,果然有数人之高,炉门紧闭,其上数道金黄封皮,旁有两名道僮模样的少年守着,炉前十几步还有个小小池子,里边布满了粉白芙蓉。

小蛮得意道:“真的有这么一个大丹炉哦,木头,这下你可相信了吧。”

世荣却微微皱眉,心中纳闷:“妖道弄什么玄虚?烧铅炬汞岂用得着这么大的炉子。”

两人远远地呆瞧了半响,小蛮道:“总算是瞧见了,我们回去吧,碰见这里边的人可就惨啦。”

世荣心有不甘,笑道:“别急么,好容易才来一趟,我们到殿里瞧瞧去。”

小蛮心中忐忑,却也拗他不过,只好跟着继续寻幽探秘,顺着条抄手游廊蜿蜒而行,不觉竟转到了一坐假山之上。

小蛮见前边花木繁密,便对世荣道:“只怕这条路不是通往殿里的,我们还是回头另寻一条吧?”

世荣正待答话,倏将她一把拥住,钻入旁边的藤萝丛中。

小蛮吃了一惊,满面晕红道:“你做什么!”

她何曾被男人搂抱过,身子顿时酥了半边。

世荣忙用手将她嘴巴捂住,在她耳心轻轻说道:“前面有人。”

小蛮仔细一听,果然似有人声,只不知是从哪儿传出来的。

世荣凝听了片刻,脸上露出一种古怪微笑,牵着小蛮慢慢往前摸去,绕过一大蓬木香,眼前现出副斑竹帘来,原来在这幽秘深处,竟藏着个小小暗阁,帘门上题着“碧源瑶厢”四字。

小蛮被世荣拉到竹帘前蹲下,这时已听清那声音乃女人所发,只是妖妖娆娆的含糊不清,不知怎么,脸上就热了,心道:“哪有人这么叫的。”

世荣指指里边,示意她去看,小蛮便凑过脸去透过稀疏的斑竹帘往内一瞧,刹那间羞得耳根通红,原来暗阁中堆满了厚厚的锦巾绣被,一个赤身裸体的肥胖男子正奋力耸动,肩上露出一对莹白如玉的粉足来,虽未绷缠过,却是无比的纤巧秀美。

小蛮缩回头来狠狠地瞪了世荣一眼,他却满不在乎,迳自贴着帘往里窥视,只听那女声喘息道:“再快一点点才好,有些意思啦。”

声音腻中带涩,勾人魂魄。

世荣听得心旌摇荡,小蛮却是羞得无处可藏,一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男子只是喘着粗气,越来越浓,忽然闷哼道:“不行啦,还是赏与你吧!”

只听女人娇嘤道:“哎呀!我的万岁爷,您可急死奴家啦……”

两人听得心头剧震,大惊想道:“难道里边的男子就是当今皇上?”

男人猛喘着,喉底嗯嗯哼哼,半晌终出声道:“不怪联不怪联,你那宝贝会咬人哩。”

屋外两人听见他自称为“联”心中再无怀疑,小蛮做梦都想遇见皇上,激动得心儿突突直跳,世荣却是另有所图,心念电转。

又听女人撒娇道:“不依哩,万岁爷老是把人家吊在半天上,叫人不生不死的。”

皇帝终于平复下来,嘿嘿干笑道:“联用你师父传授的法子,对多少嫔妃皆是战无不胜,但一到了你小白藕这里,就没丁点儿用处啦。”

世荣心道:“莫非这女人就是葫芦道人三个女徒弟之一?”

身子稍稍抬高,却仍瞧不见被堆里的女人。

白藕腻声道:“皇上偷懒呢,一快活就忘了运功,所以才这么快投降的。”

皇帝道:“非也非也,实在是忍不住矣,你里边那小东西咬得那么利害,神仙都守不住啊。”

小蛮听得一头露水,世荣却甚是明白:“这女人定是如我的孔雀儿一般,识得淫功媚术。”

白藕道:“皇上,我师父还有一样绝妙无比的功夫,叫做先天神鼎功,不但能日御百女,更能白日飞升,您去请他传授,终身可受用无穷哩。”

世荣心道:“真是胡说八道!先天神鼎不过是道家用来蒙人的东西,从古至今就没听有谁练成过。”

皇帝道:“联早已听国师说过了,但要学此神功,必须先建一座通天台,再铸造那先天神鼎,这可不容易啊。”

白藕道:“敢问皇上,有何不易呢?”

皇帝道:“建铸这两样东西,所费只怕不下数百万,联前些时候略在朝中提及,便遭数位大臣极力劝阻,因而不易。”

白藕道:“以您堂堂一国之君,竟被那几个不识体恤主子的恶臣束手缚足!

如今海内升平,国中富强,若不及时行乐,徒使江山笑人哩。“世荣心道:”

好利害的小妖精,狗皇帝若是听了你的话,这江山只怕立时土崩瓦解,徒令吾笑哩。“皇帝沉吟半响,方道:”圣姑也是言之有理,但此事干系重大,还得慢慢来哩。“

世荣暗道:“狗皇帝还没昏头到家,这天下终归是得由我来取的!”

白藕怕逼得急了反令皇帝生疑,遂转移话题道:“万岁爷,您说回心里话,我们师姐妹三人当中,您最喜欢哪一个?”

皇帝笑道:“都喜欢都喜欢,哪一个联都痛的。”

白藕撒娇道:“别跟奴家打哈哈,今天您一定得给奴家个明白!”

皇帝被她逼不过,只好道:“红莲最妖娆,碧荷最明艳,而小白藕你却是最妩媚,各有各的好,叫联怎么分得了上下呀?”

白藕大嗔道:“哎哟哟,她们两个不在这里,您尚且不肯哄哄我,可见奴家在万岁爷的心里边,定然是远远比不上她们的。”

说着竟呜呜地哭了起来,也不知是真是假,慌得皇帝连连哄劝,好声安慰,谁料她却反而愈哭愈凶。

皇帝手足无措道:“瞧,哭得都打抽了,好啦好啦,三人当中联最喜欢你,最最痛你。”

白藕犹泣不止,上下抽气道:“不要啦,这是奴家闹来的,不希罕!”

皇帝急道:“小心肝,那你到底想怎样?”

白藕断断续续道:“除非……除非……”

皇帝焦灼道:“除非怎样?快说快说,联都答应你!”

白藕梨花带雨道:“除非万岁爷让奴家骑一圈。”

皇帝道:“什么!”

白藕道:“万岁爷想反悔么?那就算了。”

说完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皇帝叫道:“罢罢罢,让你骑一圈。”

拱起身子,趴在被堆之上,他身形甚胖,便象只大肥猪般。

白藕笑逐言开,起身跨在皇帝的脖颈之上,欢声道:“吁……吁吁!马儿快走吧。”

那堂堂一国之君,便驮着妇人在被堆里爬了起来。

白玄这才看见了那白藕圣姑的容颜,果然生得花容月貌,最奇的却是那张脸上,笼一股似有似无的妩媚气象,令人瞧了,绮念丛生,心中警道:“此女媚功造诣绝对不俗,难怪能哄得狗皇帝这般宠她。”

小蛮听得心头直跳,暗地里佩服万分,思道:“这圣姑真真能耐,竟能把皇上哄得给她当马骑,要是日后我有她一半本事,今生就满足了。”

顾不得害羞,当下又偷偷去瞧,只见妇人一丝不挂两腿叉开骑在皇帝身上,那娇嫩润腻之处正贴在男人的脖颈上,不禁羞得全身都热了。

白藕忽道:“万岁爷,您身边不是常常跟着个戴着银面具的侍卫么?今天怎么没瞧见?”

皇帝道:“好容易才支开她,老跟在身边,好不耐烦哩!”

白藕道:“皇上若是不喜欢,怎么不赶她出宫去?”

皇帝道:“他们这四张面具与别个不同,我也没什么办法,一圈到了,你下来吧。”

白藕道:“唔,你再爬一圈嘛,他们怎与别个不同呢?”

竟赖在皇帝脖子上不肯下来。

世荣心中雪亮,知她是在为葫芦道人打探四大圣卫的底细。

皇帝叹道:“联也不清楚,只是这四人乃镇国公牛清所荐,嘱咐联一定要留在宫里重用,那老头儿如今虽已不事朝政,但他毕竟是三朝元老,又有先皇所赐的劝贤鞭,因此他说的话,联不得不听一点呐,其实宫中守卫何等森严,哪须用得着这四个大麻烦!”

他边说边爬,转眼又是一圈。

世荣心道:“狗皇帝果然昏庸无明,竟不知晓这四大圣卫是何等份量!”

白藕娇声道:“就是嘛,逢此太平盛世,明君圣主,怎会有人想加害万岁爷您呢?”

皇帝哈哈大笑道:“圣姑所言甚是,联登基这二十几年来,还从没遇见过要来行刺联的,啊呀,联的脖子好酸了,快下来。”

世荣心中冷哼:“只怕你时日无多了。”

白藕笑嘻嘻地从皇帝颈上滑下来,跪在锦绣堆里,忽道:“万岁爷还不回去么?您悄悄地过这边来,他们大半天找不着您,岂非急死了?”

皇帝啐道:“管他呢,这宫里边能到哪儿去!联现在好困,就在你这儿先睡一会再说,小白藕,快来哄联。”

那妇人便将皇帝龙首抱在胸前,竟如哄小儿入睡般地轻轻晃动,鼻中也柔柔轻哼,令人闻之欲醉。

她背对竹帘这边,世荣见其周身细白如雪,于昏暗中泛着一层淡淡的轻晕,裆中微微烘热,心道:“白藕白藕,果然是白。”

过不片刻,就闻皇帝酣声响起,白藕将龙首慢慢放下,为之笼好被子,迳从一边取了衣裳来穿。

世荣怕她出来撞见,忙朝小蛮打了个手势,两人悄悄起身,蹑手蹑足往来路返回,直至溜到假山脚跟,小蛮方松了口气,手扶粉额懒声道:“真奇怪,刚才那圣姑一哼曲儿,竟连我都想睡了。”

世荣心道:“这白藕圣姑竟识摄魂之术,不知跟当年在南疆遇见的碧眼魔姬相比,谁更厉害呢?”

正在出神,忽听后边有人厉声喝道:“站住!”

两人一齐回头望去,只见一个丹唇凤目,长眉入鬓的妩媚道姑俏立于后,其首束着紫凤髻,两边耳垂各悬着一枚水滴明蓝玉,项挂一串珊瑚数珠,身穿素银绫织锦衫,外面披着一条玄葛道袍,足着雪袜脚踏云鞋,手执一柄锦丝拂尘,酥胸微露,粉脸犹春,眼中水汪汪的,正是把当今天子哄做马儿来骑的白藕圣姑。

原来这白藕圣姑内功甚强,刚才早已听见阁外小蛮的呼息声,却不动声色地哄皇帝睡着,这才追赶出来,不想竟还有个小黄门。

道姑目光从两人脸上缓缓扫过,最终停留在世荣脸上,冷声道:“哪来的奴才,竟敢私闯禁地!”

小蛮吓得面如白纸,战战兢兢道:“奴……奴婢是迎晖馆的,因……因听人家说,这里有只好大的炉子,心里边好奇,就……就……”

白藕寒着脸接道:“就偷偷溜进来瞧了是不是?”

小蛮“卟通”跪下,连磕数头道:“圣姑恕罪,奴婢以后再也不敢了。”

心里却暗骂身边的呆木头怎不跟她一起跪下求情。

白藕只盯着世荣脸上瞧,冷冷道:“你去吧,下回再溜进来试试。”

世荣垂目顿首,悄把全身功力收敛丹田之内,心念电转:“难道被她瞧出什么的破绽了?”

小蛮站起来,瞧了瞧世荣,嗫嚅道:“那……那他呢?”

白藕微侧螓首,面无表情道:“你想留下来陪他是么?”

小蛮哪敢再多说半句,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白藕慢慢走近世荣,绕着他悠悠转了一圈,妙目上下打量,瞧瞧眉毛,又乜乜脖子。

世荣猛地想起一事,额头汗珠悄然迸出,正想运功将她当场格毙,谁知白藕已先发制人,玉臂倏展一爪疾袭他裆部,电光石火间捉住了男人的命根子,妩媚绝伦地笑道:“小太监,这是什么东西呢?”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