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三十二回:吾心颦颦

宝玉在她樱唇上吻了一下,温温柔柔地唤道:“好娘子。”

袭人只觉耳膜发麻,心中再无他求,便将那矜持尽弃,说出淫话来让宝玉快活:“奴家嫩嫩的花心子,不正被你的大棒头压在下边么?嗳……就……就是那儿哩,快被你揉碎了呢,嗳……好……好酸……嗳呀……”

嘴里浪着,下边还轻拆玉股,把那幽深处的花心儿来就公子的龟头。

宝玉身心皆畅,哼道:“姐姐今晚最好。”

当下大开大合狂野耸弄,清腻的花蜜因被肉棒來回的肆虐,早成了粘黏的白浊。

袭人如痴如醉,早将寻汗巾儿的事丢到了九霄云外,阴中蚌汁如泉涌出,把床单被褥粘了东一块西一块,又捱了数十抽,花心子渐渐麻硬,突一下被宝玉揉得狠了,蕊口绽开,咬着被头娇哼一声,心甜意洽地搂住公子丢了。

宝玉只觉滑浆涂杵,茎首微麻,心知俏丫头已被自已搞丢了,却依旧勇猛如初,不一会又搅得她美意连连。

袭人也极眷恋,却见天色渐明,深恐有谁醒来撞见,打算再陪公子草草玩一回即罢,当下做出许多娇姿艳态,只想快快哄出他的精来,谁知直到泄意又生,仍不见宝玉有那要射的意思,不禁有点急了,娇声道:“我的好二爷,怎么还…

还不出来?天都快亮了,要是别人起床看见,我可就死了。“宝玉素来不能耐久,但因昨天才跟凤姐胡闹了一个下午,加之周身气脉已跟胸口的灵通宝玉交汇融通,此番竟格外持久。

袭人香汗淋漓,抓着锦被拚命死忍,只想等公子精来一起对丢,怎奈阴中快美如潮,苦苦捱了数十下,魂一荡霎又地丢了一回,而宝玉却依然坚固不泄,玉面潘安涨成了红脸关公,只一味狠插疾刺。

袭人阴内已如泥淖,却片刻缓不过来,挨了许久,花心又渐酥麻起来,心中骇然,只怕过不百十抽,便得再死一回,她极少见宝玉这么勇猛过,慌得底下娇呼道:“我的爷,还没有要来的意思么?”

宝玉点点头,粗着脖子道:“好姐姐,你再浪一点,定能将它哄出来。”

袭人娇白宝玉一眼,大嗔道:“人家都快成荡妇了,你却还嫌不够浪?”

生怕又要比公子先丢,无奈间只好抛开羞涩,将玉腿往两边大大劈开,自已用双手高高擎着,摆了个最令宝玉着迷的姿势,口中又流出些往日不肯的娇声涩语,低低媚诱道:“袭人又要丢了,这次爷也陪人家一块来好不好?”

宝玉也知时间紧迫,心急之下,那精更不能泄出,疾刺之下,但听袭人娇哼一声,已是丢得花容失色。

待袭人丢过第三回,宝玉又努力了许久,却越发不见动静,但听身下娇婢连连讨饶:“真不行了,若是再丢,袭人可就死啦。”

宝玉转首望向窗子,见外边已是微微发白,无奈之下,只好拔杵退出,望着自已那包满白浆的大肉棒,垂头丧气道:“真是奇怪,今回竟这般难出,暂且作罢,晚上再说吧。”

袭人连丢三次,百骸俱散,心满意足,却怕宝玉憋得难过,晕着脸想了好一会,终下了决心,樱唇凑到他耳心细如蚊声道:“要不人家用……用嘴帮……帮你弄出来?”

话还没说完,雪白的脖子便已染红了。

宝玉已享受过凤姐与秦钟的嘴,却还从来没有尝过袭人的,虽然曾经求过几回,却始终不得玉人点头,如今听她自已要送上门来,心中顿时大喜,吻了又吻她的玉颊,道:“果然是我的好娘子。”

袭人为己解羞道:“今回若不给,日后你定是还要闹的。”

寻来汗巾将宝玉那巍巍颤颤的大肉棒细细拭净,柔荑扶着,慢慢俯下玉首,樱唇轻启,软软地噙住了那红油油的大蘑菇。

宝玉终于如愿以偿,深深地吸了口气,想到自已最腌脏的东西触到了这美婢最矜持的地方,整条脊骨都麻了。

袭人的“口技”虽然远不如凤姐与秦钟,舌儿不够灵巧,吞得也不够深,牙齿还不时地刮人,但其脸上那娇娇怯怯又羞不可奈的神情,却叫宝玉美到天外去了。

不过盏茶光景,宝玉已觉有些要射的意思,扶着袭人的头低哼道:“姐姐且套快些,再往深处含一点,方才更妙哩。”

袭人娇白了公子一眼,含糊不清道:“规矩这么多,求别人弄去。”

却真的依他所教,玉首一浮一沉地快了些许,又将樱唇尽力往肉棒根部套去。

宝玉龟头前端顶到她深喉处的娇嫩之物,只觉奇软异滑,实在美不可言,马眼张翕起来,射意已是迫在眉睫。

正于要紧关头,忽听得屋外“哐啷”一声,不知是谁碰倒了脸盆,吓得袭人慌忙吐出宝玉的肉棒,手足无措地伏于他腿间,哪敢再动一下。

只听大丫鬟碧痕骂道:“死丫头,一大早就毛手毛脚的,吵醒了宝玉,瞧我不扎你!”

原来外边已有人起床了。

袭人慌了起来,对宝玉央道:“好二爷,且放袭人走吧,今晚你想怎么便怎样好么?她们不定就进来的,晴雯也差不多该醒了。”

宝玉虽然箭在弦上,憋得万分难过,但别人他可不在乎,对晴雯却是万万不能,只好点了点头。

屋外声音越来越杂,袭人再不敢呆在宝玉床上,草草整了衣裳,帮宝玉拢好被子,又在他额头甜甜地亲一下,才蹑手蹑足地溜回自已的床上去。

两人躺着各自迷乱,忽听晴雯在那边床冷笑道:“这般瞒神弄鬼的算什么!

做便做了却又怕人知,来来去去的岂不嫌累?“袭人一听,便知刚才的荒唐被睛雯发觉了,心中亦惊亦羞,却又隐隐夹着一丝喜悦。

宝玉却如五雷贯顶,吓得目瞪口呆,哪敢吭气半声,心中好生后悔起来,躲在被窝里自怨自艾了许久,终抵不过那极度的困倦,昏昏沉沉地睡去了。

************

白玄横躺在床上,两眼巴巴地望着屋梁,心中百无聊赖,虽外边阳光明媚,他却只能呆在房间里,因为他前夜才捱了一剑,身受“重伤”此刻总不能活蹦乱跳地到处去吧。

他摸摸胸口,一点不适的感觉也没有,心里得意起来,忖道:“凤凰涅磐大法果然非同凡响,我只不过略得皮毛,竟然就有这等奇效,待他日大功告成,那还不是天下无敌!”

想到此处,意气风发,怕外边有人听见,只咧着嘴无声笑笑,手臂忽搁着被中一物,便摸了出来,却是一柄蟒皮短匕,双手握住往两边一分,只听“铮”的一丝悦耳金鸣,刃部已脱鞘而出,昏暗的屋内刹那晃起一道冷入骨髓的幽光,犹如春水清冽,又似美人眸凝,不正是他从“午夜淫烟”满连手里夺来的那柄绝世名刃——美人眸。

白玄轻吟道:“如我美人星眸冷,任你铁汉肝肠断……肝肠断……”

摘了根头发,对着刃口一下下吹去,果真是吹发可断,转眼两指间的头发只剩下短短一截,心神也随之飘荡遥远,情不自禁忆起两年前遇见的那个天仙来……

他正把玩得如痴如醉,忽听有人敲门,接着听见殷琳那动听的声音:“阿玄,你醒了么?”

白玄慌忙将刃还鞘,复塞回被中,又躺正身子,扯好被单盖了,才应道:“早醒了,快进来。”

殷琳推门进来,走至床边,身子微倾,去瞧他的气色,关切道:“怎样了?

阿竹说你也不肯让他帮你换药。“白玄一见到她就觉开心,笑道:”

我都说没扎到要害,已经快好了。“殷琳道:”但他们说你流了好多血哩,让我瞧瞧伤口,别发炎了还不知。“

见白玄僵着不动,以为他仍是害臊,自个的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立道:“好,我再不睬你了,让你自生自灭好啦。”

转身就走。

白玄忙拉住她的手腕,道:“不换药,就不能陪我聊聊天么?在这屋子躺了两天,都快闷死我啦。”

殷琳道:“不乖便不陪你。”

说了这话,脸已微微发晕,目光转落到白玄捉着她玉腕的那只手上。

白玄脸上一热,赶忙松手,心中急寻话题,瞧见她脸上略有倦色,便笑道:“昨晚太热了,睡不着觉是么?”

殷琳摇摇头道:“到天快亮时才睡了一会,不过不是因为天气热,而是…”

说到这,神情竟似有一丝悸色。

白玄一怔,问道:“而是什么?”

殷琳道:“昨晚我和爹娘从东太师府回来,碰上了那个采花大盗。”

白玄忘乎所以地猛坐起来,道:“有没有捉住他?”

他对自已的师父有十足的信心,何况还有个出自武林名门的师娘在一起,心料那采花大盗十有八九难以逃掉。

殷琳瞧瞧他,却道:“你坐起来干嘛?动作还这么快,小心伤口呀。”

白玄忙做状捂住胸口,道:“睡得背都麻了,你就让我坐一会吧。”

殷琳将枕头竖起,垫在床栏让他靠着,道:“不但没有捉住他,而且爹和娘两人联手,竟也不是他的对手。”

白玄大讶道:“区区一个采花盗,能有这么利害?”

要知他师父的伏虎拳,可是被少林罗汉堂圣僧了空赞誉为“近千年来伏虎拳第二人”的。

殷琳忧心忡忡接道:“娘好象还吃了点亏,回来后便有些神不守舍的,爹问她伤着哪儿了,她却总说没有。”

白玄“啊”地一声,道:“怎么没人来告诉我?我这就瞧瞧师娘去。”

立时就要下床,原来林慧嫱平日极痛爱他这个徒儿,待若半个儿子,因此他自是十分着急。

殷琳见白玄甚是担心她娘,眼中微露出一丝欢喜之色,却按住他道:“不急这一刻,你身上有伤哩,娘现在又没什么不好,你听我说后边的事。”

白玄这才作罢,听殷琳道:“虽然爹和娘没能擒下那采花盗,却总算阻了他一会,之后东太师府宴罢的各路群雄就赶到了,其中有几个是昨天来过这里的,对了,那个武当派的冷然你还记得吗?”

白玄一听冷然这名,便绷了脸道:“怎么不记得,当今江湖上最红的十大少侠之一呗。”

殷琳却神出望外,也没注意白玄的神情,接道:“幸好围剿的人当中有他,否则昨夜不知多少人要折在那采花盗的手上。”

白玄见殷琳此际神情,便如昨日看那冷然的神情一模一样,心里想她何曾对我如此过?顿如打翻了醋坛子,满怀皆酸,冷冷道:“难道那采花盗叫他捉住了?”

殷琳又摇摇头,道:“那些人皆是名镇一方的高手,十来个一齐围攻那采花盗,却还是拿不住他,到后来,他脱不了身,便使出一样十分邪门的功夫,身形快得惊人,竟一拳将东海龙宫的万寿相田冠打死了。”

白玄越听越惊,一时淡了醋意,骇道:“传说那万寿相田冠的龟甲神通刀枪不入,比少林铁布衫还要略强一些,竟然一拳就被打死了?”

顿了一下又问:“最后怎样?又被他逃掉了?”

殷琳道:“听说他被冷然和东太师府的大总管汪笑山紧追不舍,情急之下,竟逃入皇宫里去了,如今是死是活,到此刻仍无消息。”

白玄喃喃道:“他竟往皇宫里逃?”

仔细一想,只觉那个采花大盗的胆魄非同寻常,心底竟有些暗暗佩服。

突见大水牛跑进来,对殷琳叫道:“殷师姐,可找着你哩,武当派的冷少侠来了,师父叫你过去见一见。”

殷琳听了,脸上似乎微微一红,对白玄道:“好好歇着,我下午再过来瞧你。”

没等他答应,便出门去了。

白玄瞧着殷琳远去的背影,心头顿时怅然若失,瞪着眼睛对大水牛问道:“那家伙来做什么?”

大水牛道:“他听说师娘似乎受了伤,所以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什么忙。”

白玄恨得牙齿发痒,忿忿道:“‘少林武当是仇家’,我师娘受没受伤,用得着他来关心么!”

大水牛呆道:“好象只听过‘少林武当本一家’嘛,师兄怎么说……”

忽瞧见白玄脸上的神色,登时吓得把余话硬生生地吞回肚里去。

到了中午,小师妹翁敏送饭进来,白玄忙问:“那个冷然走了没有?”

翁敏将篮中碗筷取出,一样样摆在桌子上,答道:“早走了,他见师娘没什么大碍,就告辞了,说是在都中还有些事要办。”

白玄又道:“那你殷师姐呢?回武馆了?”

翁敏道:“没有,殷师姐陪着冷少侠一块出去了。”

说着又帮师兄盛了饭。

白玄一呆,立道:“是那家伙叫殷师姐陪他去的么?”

翁敏摇摇头,笑嘻嘻地瞧着他道:“是师娘唤的,说人家冷少侠第一次到都中来,人生地不熟的,帮着带带路,办起事来也方便些,还叫殷师姐带他到处去看看,顺便游玩一下都中的景色。”

白玄满怀皆苦,饭也吃得索然无味,思寻道:“那冷然毕竟是大派弟子,身为十大少侠之一,更有成为下一代武当掌门之望,师娘自然对他另眼相待了。”

待翁敏走后,便起身穿了外衣,将那柄美人眸藏在怀里,悄悄地溜出屋子,避开众人,漫无目的地沿梨香院外围的小道踱步,一路不知叹了多少个气。

************

宝玉直睡到近午,方被袭人唤醒,说老太太那边已着人请了几回。于是赶忙起身洗漱,更了衣过去。

用了饭回来,眼睛虽仍倦涩,却再无睡意,和衣倒在床上,回味着这几日所遇奇事,想起凌采容来,不知再见何时,心中一阵惆怅,不禁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麝月刚好进来,笑道:“又着魔了,好端端的叹什么气?”

袭人一早得了公子滋润,容颜焕彩,满心饴惬,正于一旁做针线,微笑道:“他叹气呀,十有八九是无缘无故,剩下的那一、两成,定又是纠缠不清的,你若问得出个究竟来,那才奇怪哩。”

麝月道:“偏偏世上就有这种人呦,要是我有闲功夫呀,怎不去想些赏心乐事呢?”

走过去瞧袭人的针线功夫。

宝玉听了她的话,思绪不觉转到昨日溪边的旖旎风光,忆起光天化日之下凤姐儿那半裸的美态,心中不由一阵销魂蚀骨,继又想到那块因故而名的点翠台,一时来了兴致,对晴雯道:“快帮我研墨,我要写字。”

谁知晴雯却冷冷道:“我才不呢,上回一大早便叫人研墨,结果才写了三个字,丢下笔便不见了人影,哄我们白等了一日,今儿我可再不上当了!”

宝玉观颜察色,立已明白她其实在生早上的气,心中一阵惶恐,待欲出言相哄,却见她摔帘去了。

麝月笑道:“真奇怪,她今天怎这么大的火气?莫非昨晚又输了钱?”

便去取来了砚,卷起袖口帮宝玉研墨。

宝玉提笔醮饱了墨,凝神聚思几许,便一气写下了“点翠台”三字,心中甚感满意,歪着头左看右看,对袭人和麝月道:“你们都来瞧瞧,这字写得好不好?”

但听背后有人道:“比上回又写得好呢,但不知这点翠台是出自什么典故?”

声音清甜柔美,却是黛玉来了。

宝玉回过头来,脸上发热,哪能解释这点翠台的来历,作笑道:“没什么典故,一时之兴,胡乱写的。”

麝月笑道:“姑娘来了最好,我们不识几个字,又哪瞧得懂好坏?”

便去为黛玉倒茶。

黛玉上前再看那字,对宝玉道:“你上次答应帮我写的匾呢?不如现在就还人家吧。”

宝玉瞧着她道:“若我写了,你当真会挂到门斗上?”

黛玉也望望他,道:“你若真的帮我好好写,人家怎不敢挂呢?”

宝玉道:“好,今天就写与你,嗯……写什么字好呢?”

黛玉抿嘴浅笑,道:“我不知道,你想写什么字给我好呢?”

宝玉搔搔头,岂敢胡乱应付,便背着两手于屋内来回踱步。

黛玉也不催他,坐到袭人旁边看她做针线,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只不时抬头瞧宝玉一眼。

宝玉苦思冥想了好一会,心道:“我曾送她‘颦颦’两字,平时这么叫了,也不见怎么答应,不知她心里喜或不喜?何不趁此试探一下。”

便叫道:“有了,妹妹请过来。”

黛玉走到他身边,含笑道:“人家坐着你就不能说么,也罢,瞧在写匾的份上,且听你的,嗯,要送我什么字呢?”

宝玉把嘴凑她耳畔道:“就写‘吾心颦颦’这四字如何?”

黛玉一听,脸就红了,心中“怦怦”乱跳,乜了他一眼道:“你且说说,这几个字却是什么意思?”

宝玉本意实为:“我心里的颦颦。”

也可作“颦颦在我心里。”

但这些话他又如何敢说出口,因而早已想好说法,堂而皇之道:“当日初见妹妹,即送‘颦颦’二字,乃源自《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妹妹眉尖若蹙,是以眉既颦颦,心中自亦颦颦,正谓貌由心生也,因此书匾‘吾心颦颦’这四字于门斗之上,别人一见,即知主人心境矣。”

宝玉说得天花乱坠,但黛玉又是何等的兰心慧质,隐隐觉出其中轻薄之意,心中如痴似醉,面上却有些挂不住,忽沉了脸,含嗔带怒道:“常听别人说你喜欢杜撰,果然没错,人家求你写个门匾,你也要趁机编派一番,我且问你,你见我眉尖若蹙,就知我心中也然了?殊不知我成天乐不可支哩,哼!欺负人的东西,不要也罢。”

说完转身就走。

宝玉慌了,忙道:“皇天在上,宝玉绝无丝毫编派之意,妹妹既不喜欢,我再想别的字。”

欲去拉她,却被她摔手而去。

麝月正棒茶进来,道:“林姑娘只来一会了,怎么就走了?”

宝玉脸上阵红阵青,哪能答她。

袭人抬头,两眼却不仍离手中针线,笑道:“他说了一通难懂的话,却叫林姑娘听出又是在损人了,因而给气跑了。”

麝月摇摇头道:“不在一起便想,到了一块却又要闹,真真没你们的法子。”

宝玉颓然坐入椅内,百般揣测黛玉方才所嗔,痴痴地更是难以自解,寻思道:“莫非她觉察出了我的真意,心里却不喜欢,所以……”

渐渐地没意思起来。

屋里两婢见他痴魔起来,正没主意,忽见小丫鬟春燕跑进来道:“秦相公来了,说要为二爷请安呢。”

宝玉一听是秦钟来了,顷刻还了点精神,道:“快请他到书房,我这就过去。”

两婢你眼望我眼,皆不说话,待宝玉出去,袭人生气道:“这人来做什么!

宝玉不去上学,他便跟着不去上学了,好容易才在家里呆一天,却还要缠上门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