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二十五回:大闹酒楼

宝玉与凌采容望眼瞧去,只见那立起怒喝之人,身形十分雄伟,脸上挂着不忿,一对巨掌按在桌面上,显然刚才便是他拍的桌子。

与他同桌的还有七、八个汉子,装束皆是江湖人打扮,且那胯间椅上几乎都架放着各式兵刃,显然是某个帮会中人。其中一个瘦高个酸着脸道:“‘强龙不压地头蛇’呀,那‘正心武馆’好歹也是这都中地面上的,东太师能不给人家点面子么?”

那大个子怒道:“这也罢了,但既然少林的人也请了,武当的人也请了,怎么单单漏了我们‘车马会’!”

凌采容这才听清楚了,心道:“原来这帮人是‘车马会’的,我从岭南出来时,便听说这帮会在华东一带很有势力,掌握着数省的陆路运输,会中也有一些好手,但若要跟少林、武当相提并论,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却听那大个子又激动地接道:“‘正心武馆’是地头蛇,但那些什么‘神打门’的鸟人怎么也在受请之列?论开宗立派他们只能算我们的孙子,论门派人数更是不及我们的一根寒毛,凭什么能轮到他们去太师府白吃?真是气死俺啦!”

凌采容也曾听说过那大个子口中的“神打门”似乎是近几年才崛起的一个小门派,本来不过数十人,源起于江苏西南的茅山,据说门中绝技十分怪异,与传统武功大不相同,最近因其第二代门主“通天神君”余东兴风头甚健,连败数名武林名宿,又广招门徒,门人才发展到了百几十人,但跟“车马会”这种上万会众的大帮会一比,的确是小巫见大巫了,也难怪那些人会不服。

忽听有人道:“还让不让人清静了!没本事去赴那‘诛邪宴’,在这里就乖乖的吃饭,喳呼个啥!”

周围的客人一齐扭首望去,车马会众人更是怒目寻视,个个心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来找渣。

宝玉也吃了一惊,心想他们几正在气头上,还敢这么说,不是找苦头吃么。

却见另一桌上,坐着三个人,形容皆有些古怪,身材瘦胖也相差极大,出言嘲讽的正是当中一个,身材十分瘦小,生得尖嘴猴腮,冷漠的神情中夹着一丝傲意。

大个子睁圆了眼睛,凶狠道:“老子爱怎么嚷就怎么嚷,你想清静就滚回你娘的肚子里去!敢接俺‘石磨金刚’,的话,嫌骨头痒了是不是!”

原来他正是“车马会”山东分舵的三当家“石磨金刚”张人豪,以一套刚猛的“磨盘门拳”称霸一方。

那瘦猴翻了翻眼皮,也不知有没有瞧人,冷冷道:“门派高低是以人数论的么?武当派的门人比起你们‘车马会’来,也是少得多了,但你们在‘武当派’的人面前嘛……只怕连个屁都不敢放!”

张人豪大怒,暴喝一声:“讨打!”

一脚踢开椅子,身形突展,便扑了过去,声势甚是吓人。

谁知那瘦猴却是好手,身子一缩,已滴溜溜地转出几步远。张人豪的巨拳砸了个空,也不收回,顺势便将他们那一桌酒菜全掀了,只听“哗啦啦”的盘碗砸地声响了一片,酒水菜汁也四下飞溅,唬得周围几桌客人都跳了起来。

与瘦子同桌的另外两人皆恼怒起来,其中一个大胖子遥指张人豪的鼻子骂道:“好一头黑瞎子,瞧我把你的筋抽了!”

另一个狰脸汉子也朝瘦子叫道:“三师兄且歇着,瞧我们俩怎么收拾他们!”

张人豪喉中低骂一声:“奶奶的!”

又抢了过去,那狰脸汉子凝掌相格,竟与他来个硬碰硬,只听数下闷响,居然毫不落下风。这时旁边的大胖子突地飞臂一抓,疾若烈风,霎已扫中张人豪的肋下……

张人豪吼了一声,高大的身子往后急退,连踏了好几个重步才站得住脚,那肋下衣衫早已碎裂,五条粗长的赤茎令人触目惊心。

“车马会”众人一齐跳起,各抄兵器在手,一片锵鸣之声响不绝耳。有人叫道:“奶奶的!他们以多欺少嘿,大伙儿上!”

当中那瘦高个正是山东分舵的二当家“开山鞭”皇甫元,一看对方身手,已知不是寻常之辈,双臂一拦,阻住众人,沉声道:“三位是哪条道上的?报上名来,莫叫我们打错了人。”

对面那大胖子喝道:“你们打得了谁?掀了老子的酒菜,没得讲了!”

十指结成爪形,“呼”的地一声,肥躯已往前压来。他旁边那狰脸汉子也舞掌似铲,汹涌齐来。

皇甫元脸色一沉,从腰上抽出一条乌黑油亮的粗铁鞭来,“车马会”众人一见,也纷纷亮兵器相战,场面顿时大乱,又砸翻了数桌酒席。店主与数名小二奔上楼来,挥臂高声呼停,谁知一个“车马会”的帮众突地从战团中飞出来,重重地摔在他们身边的桌子上,但见那人满面皆血,眼睛都被浸得睁不开了,吓得那店主与众小二皆心颤腿软,哪个敢再呼叫阻拦?

宝玉见他们个个形容狠恶,在眼前打得不可开交,想到那拳脚刀剑皆不长眼睛,说不定待会就要弄出人命,起初还觉得好看,慢慢的心中便害怕起来,白着脸对凌采容道:“凌姑娘,要不……要不我们回去吧。”

凌采容嘴里正噙着片薰鱼肉,油腻着红红的樱唇道:“还有好多菜没吃呢,怎么就要走,何况还有这么精采的戏让我们欣赏哩。”

说着乜了乜宝玉,便已看出这草包公子的怯意,但她却不把那些人放在眼里,纤手拍拍身边的椅子,接着说:“你坐到这边来,瞧瞧有谁敢碰你一下。”

宝玉闻言大喜,忙起身移到凌采容旁边,与她并肩坐了,鼻中嗅到一缕似有似无的芬芳,周身的贱骨便开始发酥,那害怕之意,一下子便丢到爪哇国去了。

凌采容把一排吃得干干净净的鱼骨放到桌子上,又送下了一杯“梨花白”薄晕着俏脸,惬意的对宝玉低声道:“你只管放心地吃,这帮人虽然声色俱厉,却是江湖上不入流的货色,比起昨天去你家的那几个采花大盗来,可差得远哩,姑奶奶便只有三成的功力,也能收拾他们。”

宝玉惊讶的瞧瞧身边这位娇俏俏的小姐姐,心里怎么也不相信她能对付那帮人,又觉得她的话好玩,笑道:“你才多大,怎么自称起姑奶奶了?”

凌采容俏脸微微一红,又斟一杯“梨花白”自干了,道:“在江湖上行走,这么说话才有气势哩。”

宝玉再望望她,只觉别有一番滋味,眼前姑娘的谈吐言行,跟家里的姐妹们真是大大的不同,细嚼着她所说的“江湖”二字,不由一阵心驰神往。

忽听又一阵“哗啦啦”的碟碗砸碎声,忙转头看去,原来“开山鞭”皇甫元跟大胖子斗到了一张桌子上,打翻了满地酒菜。

那皇甫元能从千百人里脱颖而出,做到山东分舵的二当家,说是身经百战也不为过,他数十年来只攻一路“大连环鞭法”在山东界面上,已是罕逢敌手,但见他挥鞭舞开,一圈又衔一圈,力道绵延沉重,逼得那大胖子有些手忙脚乱起来。

凌采容只用眼角掠了一眼,便对宝玉说道:“不出三招,那胖子便得吃苦头了。”

宝玉自作聪明地应道:“一个空手,一个拿兵器,空手的当然要吃亏了。”

凌采容朝前面的无人处白白眼,没好气的继续吃喝,懒得再向这草包公子卖弄。

果然,立时就听那大胖子闷嗷一声,原来胯上已捱着一鞭,整个人从桌子上摔了下来,生怕对方追击,急忙滚离桌子。

宝玉见他肥胖的身躯在地上翻滚出老远,真似那懒猪滚泥一般,差点便要笑出声来。

忽见那大胖子翻趴在地上,也不起来了,竟然伏在那里双掌合握,一手食、中二指并敛朝天,口中念念有词起来,众人皆听不清楚,隐约似有:“太上老君急急如率令…速请天蓬大元帅…降妖除魔…”

之类的词句,显得怪异非常。

“车马会”那边有人笑了起来,骂道:“你这头蠢猪,这会子求神拜佛做什么?如果不滚过来求我们皇甫当家饶命,别说那什么猪元帅,便是玉皇大帝也救不了你!”

却又见那大胖子大嗷一声,跳了起来,脸上形容狰狞,两眼反白,眶内两颗黑仁竟不知跑到那里去了,只余那空空洞洞的惨白,令人觉得十分恐怖。

周围有人多嗦道:“莫非中邪了?”

“车马会”有人仍强作笑颜讥讽:“什么中邪,我瞧准是被打傻了!”

话音未落,已见那大胖子凌空跃起,肥大的身躯如泰山压顶般地罩向皇甫元。

皇甫元见他气势不比刚才,不敢轻慢,横身一纵避出,手中铁鞭回扫,腾挪之间仍不忘反击。谁知那大胖子展臂如柱,竟以血肉之躯对抗兵器,硬生生的格住了钢鞭。

只听“卟”的一声闷响,那胖子并无多大的反应,另一臂从中路横扫,五指如钯直抓对手胸堂。

皇甫元大吃一惊,他一鞭之力可断木裂石,而今对方竟以手臂格住,真是匪夷所思,脑子里一时转不过弯来,待到敌爪劲风袭及胸堂,才本能地往后一退,但为时已晚,胸口被撕下了一片肉来,顿时鲜血淋漓。

周围众人惊呼起来,“石磨金刚”张人豪正率几名帮众与那狰脸汉子恶斗,眼角掠见皇甫元这边情形,心头大震,险些也着了对手的狠招,急忙跃出战圈,讶呼道:“‘神打’!你们是‘神打门’的人?”

一旁负手观战的那瘦猴“嘿嘿”一笑,道:“如今知道我‘神打门’神功的厉害了吧!这便是为什么我师父被邀进太师府,而你们‘车马会’的人却只能在这里吃自个的原因。”

原来这三人正是“神打门主”余东兴的弟子,瘦猴名叫霍荣,排位第三,外号“齐天大圣”那大胖子排位第四,人称“天蓬元帅”洪招财,而那狰脸汉子便是五弟子“卷帘神将”吴千奋,三人外号皆是因所学的“神打门”怪技而得。

“天蓬元帅”洪招财一言不发,神情如置梦魇之中,又飞身扑上追击对手,他那巨臂若棒,五指如钉,真似那猪八戒的九齿钉钯一般。

皇甫元吃了大亏,胸口疼痛如裂,鞭法再也施展不开,顿时险象环生,苦苦招架了数合,又被对手扫中肩膀,飞摔出去,再砸了一桌酒席。那洪招财仍旧不依不饶,纵跃追击,一爪便朝敌人的天灵盖抓落。

“磨石金刚”张人豪见二当家形势凶险,顾不得其余的帮众,丢下“卷帘神将”吴千奋,一拳直袭那“天蓬元帅”洪招财的脑后,拚力来救皇甫元。

大胖子觉察背后劲风,知有人袭来,身子在半空一扭,竟以肩膀硬捱了敌人一拳,他修习的是“神打门”中的“邀神诸法”不但抗击耐打,还有那自我催眠之奇效,并不觉得疼痛,反手一爪就扫张人豪的肚子。

张人豪只觉拳如击革,毫无所获,而那力道已是用尽,哪还能收回御敌,危急中只得曲膝格挡,顿觉膝盖巨痛,人也往后摔去,竟是正好飞向宝玉与凌采容的那张桌子。

洪招财狞笑一声,转身飞扑追击,喝道:“刚才砸了老子的酒菜,今天定把你们一个个都废了!”

张人豪人在半空,心却不住下沉,暗叹道:“想不到今天栽在这里!”

宝玉见张人豪飞摔过来,唬了一跳,本能的便要躲避,但见旁边的凌采容秀眉微微一颦,只柔柔地一抬臂就神奇的将来人转向御出,稳稳地送于一张椅子上坐下。

洪招财一爪筑下,忽然不见了目标,手也收不住,便往桌上的酒菜击去,凌采容好整似暇,另一掌往上一迎,轻轻松松就抬住了洪招财的手腕。

洪招财一爪击不下去,气劲阻滞,顿觉满怀不舒服,也没多想,猛地举高巨爪,又一下虎虎筑落。

凌采容心中生气,岂肯容他砸了这一桌美食,娇啐道:“去!”

施展她师门绝技“碧波掌”中的一招“顺水推舟”便把那大胖子远远地推摔出去。

大胖子“腾腾腾”的连跌出数步才能立定站住,顿感脸上无光,心中大怒,正要发作,谁知定睛一瞧,摔他的原来是个小姑娘。

但见其容颜娇俏,霓裳艳丽,真个如花似玉才能形容。他从来最是好色,周身骨头霎间酥了大半,立时换了一副嘴脸,笑嘻嘻道:“小美人,你怎么摸哥哥的手呀?莫非见哥哥刚才力挫群敌,春心儿动了?”

他哪有什么与女人谈情说爱的经验,一开口便是那逛青楼妓寨的浮腔秽调。

凌采容差点没喷出火来,她在岭南可是个人见人畏的小魔女,谁敢对她这般说话,双颊霎已涨红,不怒反笑道:“对呀,你的武功可真帅哩,能不能教教人家呀?”

大胖子更是销魂蚀骨,心想过后定要寻个法子把这女孩弄上手,迷迷糊糊地走过去,涎着脸说:“小美人,你也学过武功么?师父是谁?家住在哪里呀?”

凌采容笑得愈是妩媚,斟了杯“梨花白”双手盈盈捧起,道:“我家可不在都中哩,你先坐下来喝杯酒,我们慢慢聊好不好?”

宝玉瞠目结舌地望着她,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天蓬元帅”洪招财十分受用,脑子已不太好使,青楼妓寨里不是有很多女人想巴结他么,当下笑道:“你喜欢学武,我就收你做徒儿吧,我们‘神打门’的绝技可是武林中数…”

边说着就要接酒坐下,手也趁机去摸人家姑娘的柔荑,谁知情形突变,他手臂上似被轻轻地触了一下,整个人顿时又失去了平衡,这回竟连站都站立不住,跌出数步撞倒数张椅子,最后还是重重地摔了个四脚朝天。

旁边的“卷帘神将”吴千奋叫道:“小心!”

奔去扶他,却已是不及。

凌采容倏然立起,妩媚笑颜霎已消逝,俏脸转煞,对那大胖子冷笑道:“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来调戏姑奶奶!”

周围众人见大胖子先前那一爪没击下去,起初还以为是他怜香惜玉,如今见了这情景,才知这少女原来身怀绝技,不由哄然喝起彩来,那几个“车马会”的帮众更是大声叫好。

坐在椅子里才回过神来的“磨石金刚”张人豪,放声大声笑道:“连马步都扎不稳,还想当人家姑娘的师父,真他奶奶的不害躁!”

说来也怪,旁人里也有不少是江湖中人,皆没看清楚那大胖子是怎么摔出去的,而宝玉却能瞧得明明白白,他居然看清了凌采容搭到大胖子臂上的那只玉手在电光石火间变幻了三个动作:由“接”转“拿”到最后的“摔”一分一厘皆是恰到好处,正是“碧波掌”里最精妙一式“随波逐流”宝玉瞧得心旷神怡,只觉凌采容的那姿态与动作美妙撩人,手掌也情不自禁的在一边试着比划。

洪招财鱼跃翻立,发梢脸侧已粘满了许多油腻腻的酒水菜汁,那脸皮涨成了紫酱色,心中惊怒交集,这回终于明白对面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并非寻常之辈,方才的一切,皆不过是在戏弄自已罢了,他莫明其妙地连摔两次,这回再不敢大意,双手结印,两指并敛朝天,口中又念念有词起来,重新使出他师门中的绝技“邀神诸法”面上煞气旋又笼罩,长嗷一声飞扑而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