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二十二回:飞花入桃源(妆翠台)

殷琳见了白玄那副目瞪口呆的模样,心中愈羞,一时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正欲寻个借口大发娇嗔,忽听门口有人道:“琳儿,阿玄醒了没有?”

只见从外边进来一男一女,男的国字脸,浓眉长耳,双目炯炯有神,年约四十左右,正是“正心武馆”的馆主殷正龙;女的鹅蛋粉脸,成熟韵致,样子三十出头,细仔瞧去,但与殷琳几分神似,却是殷天正之妻、殷琳之母林慧嫱,她平时最是痛爱众徒,因此也深得众徒爱戴,问话的正是她。

白玄不想她也来了,惊喜叫道:“师父,师娘。”

在床上又要坐起来。

林慧嫱忙上前扶住他,关切道:“阿玄,听说你伤了胸口,觉得怎么样了?”

白玄含糊道:“好彩扎偏了,没什么大碍。”

殷正龙见他精神不错,点点头道:“远山说对方用的是江如娇的贴人宝刃‘美人眸’?”

白玄道:“那人的兵刃虽然十分短小,却是锋利无匹,徒儿的‘九节银链枪’一经接触便立时断碎成数截,只是我从来没见过那传说中的‘美人眸’,也不知是不是,不过大师兄问时,那人好象默认了。”

殷正龙沉吟道:“如果真的是‘美人眸’,那人便是一年前坏了江如娇的江南采花大盗‘午夜淫烟’满连了,想不到近来大闹都中的竟是这帮人。”

话音刚止,就听门口响起一声震人心魄的短笑:“非也非也,恐怕十个‘午夜淫烟’也不是那个大闹都中的采花盗的对手。在下汪笑山,拜见殷馆主。”

屋内四人皆往门口望去,但见外边又来了一帮人,出声之人身材矮圆,肥头大耳,神态有点滑稽,一双眼睛却蕴含慑人的威仪,叫人丝毫不敢轻慢。

殷正龙正待回礼,人群里有“正心武馆”大弟子邹远山,忙踏前将来人一一介绍。最先引见的却是一个文官模样的中年男子,原来正是“荣国府”从三品爵工部员外郎贾政,余者除了其侄同知贾琏作陪,多是东太师府中人,那个出声的胖子竟是东太师府大总管汪笑山。

殷正龙连忙一一拜见,贾政亦回幸苦安抚之言,他在众人之中爵位最高,却只小心翼翼地陪同着东太师府之人,话并不多,倒是那个汪笑山上来继为殷正龙介绍身边众人。

殷正龙原出自少林,原法号“无心”是“无”字辈中的佼佼者,在少林短短的十几年间,已习得少林正三十六房绝技中的六房,其中看似最平凡的一套“伏虎拳”更是给他修习得炉火纯青,另有境界,曾被罗汉堂圣僧了空赞誉:“近千年来伏虎拳第二人”而要练好这套“伏虎拳”先得有扎实的内功做为基础,殷正龙自是不差,如今却仅从汪笑山刚才那一笑之中,已隐隐觉其内力似在自已之上,心中微震忖道:“都中果然卧虎藏龙,不知这人出自哪个门派?”

汪笑山掌扬身边一个打扮似道非道的怪异之人道:“这位是茅山‘神打门’第三代门主‘通天神君’余东兴,因闻太师的千金遇劫,特帅众弟子入京相助。”

殷正龙早知道这几十年来武林中出了个武技怪异无比的“神打门”且闻近年来人丁兴旺,强手辈出,不敢轻慢,拱手作揖道:“余门主好。”

谁知那“通天神君”余东兴却立着负手不动,鼻眼仰梁,只有气无力地吐了一句道:“殷馆主好。”

显然不把这地方上武馆的人物放在眼里,也不晓得他是否知道殷正龙乃系出自武林第一大派的少林。

汪笑山眯眼飘过余东兴,落到身侧一个玉树临风书生模样的少年身上,笑吟吟道:“这位俊材便是当今十大少侠之一的武当派冷然,听说前些时候刚与令媛联手,在泰山脚下诛灭了白莲教剑妖,因闻都中近日有妖邪横行,今也入京来相助太师。”

殷正龙不禁动容,要知道这十大少侠正是当今江湖上风头最健的十个年青人,其中无一不是武功超凡,而且如非某武林世家的佼佼子弟,便是某门某派的接班人。这冷然更是“武当派”年青一代中最出色的弟子之一,江湖上已隐隐有其将成为武当下一代掌门的传闻。

那冷然不待殷正龙问好,已先踏上一步,躬身拱手道:“拜见殷馆主。”

又转身朝殷琳道:“殷姑娘好,月前龙盟主庄上一别,不期今日又遇。”

殷琳早就瞧见了他,芳心乱跳,只是人多不好上前招呼,想不到他竟当然这么多人的面倒先来见礼,忙盈盈地施了一福,回礼道:“冷公子好。”

白玄背靠枕上,从侧面瞧见殷琳俏脸上晕起淡淡的嫣红,眼睛里竟似有点喜孜孜的;再看看那个冷然,但觉他便象一把未出鞘的宝剑,隔着剑鞘已让人感受到里边寒冷锋利的剑身,心头不禁打了个寒战,又泛起一丝酸溜溜的讨厌来。

殷正龙望着冷然笑道:“少侠好。大家都知道那是江湖上的误传了,我听小女说,能诛杀那白莲妖孽完全是冷少侠的功劳。”

汪笑山道:“殷馆主客气吧,虎父亦自无犬女,哈哈,今回太师的千金有难,还望大家皆来援手。”

那冷然竟然不推不傲,见过礼后,便一步退回人群之中。

白玄缩在被窝里,忽觉将来定有跟这人较量之日,忍不住悄悄地盯着他,暗中寻找破绽,谁知打量了半响,竟无丁点收获,心中不由自主地想起“天衣无缝”这个成语来。

殷正龙目送冷然退下,眼中似有欣赏之色,回汪笑山道:“汪总管不必客气,都中岂容妖邪胡为,大家自当尽力。”

“通天神君”余东兴也道:“这个自然,那采花贼既然敢在天子脚下兴风作浪,自然定叫他不得好死!”

眼睛乜乜床上的白玄,对殷正龙道:“你这徒弟又吃了什么亏?”

殷正龙见这位“通天神君”面目无华气息如丝,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高明之处,但与其初见之时,却觉得这人好不傲慢,今又听他口气轻佻,心头不悦,他还俗后闯历江湖二十余年,间中罕逢对手,华北华东武林中谁敢不敬?正不知答或不答,倒是大弟子邹远山老练,接过话道:“我这白玄师弟受的是刀伤,怀疑对方用的是江如娇的贴身宝刃‘美人眸’。”

白玄见说到他身上来了,心中一阵紧张,头上微微沁汗,装作十分虚弱地蜷缩在被窝里,真怕有谁要过去查看他胸口的伤势。

也所受的许不是内伤,幸好没人有这打算。余东兴道:“这么说来,这人定是‘午夜淫烟’满连了,跟据刚才的查看,有人捱的是‘鳄王拳’和‘春水绝流袖’,可以断定其中的另外两人是‘花山鳄’纪豪和‘春水流’肖遥,想不到他们几个原本只在江南作孽的几个采花贼竟也进京寻死来了!”

殷正龙不接他言,朝汪笑天问道:“不知总管方才如何肯定那‘午夜淫烟’并非大闹都中之人?”

汪笑山手摸自已圆圆的下巴,条理分明道:“那大闹都中之人一直独来独往,而王府昨夜遇袭却有五个人,此其一也;另外那人每次作案时脸上总是戴着一只丑陋无比的鬼邪面具,与那五人的装扮大不相同,此其二也;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前几日那人劫袭太师府时,被逼出了真功夫,竟然一拳击毙了太师府中的一个侍卫,而那侍卫却是‘华山派’的好的手,所修习的‘紫霞气功’已臻炉火纯青之境,却连一招也接不住,‘午夜淫烟’那个几毛贼哪有这等功力?此其三也。所以我敢肯定昨夜偷袭‘荣国府’的,绝不是那个人。”

殷正龙听得心中骇然,吸了口气道:“那人用的是什么功夫?”

汪笑山脸上浮现出一种怪异的神色来,蹙眉道:“尸体至今还留着,这几日来请教了许多都中都外的各派高手,却无一人能认出是什么功夫。”

殷正龙更是讶异,又听汪笑山道:“对了,听说昨夜偷袭的那帮贼人是‘荣国府’里的人先发觉的?”

邹远山忙接道:“是的,好象是贾大人的二公子。”

贾政一听,先是心里吃了一惊,便连连摆手,道:“绝无可能!绝无可能!说起来羞煞人,我那不肖子不但胸无点墨,手上亦无缚鸡之力,况年未及冠,怎么能于各位高人之先发觉那帮会飞檐走壁的贼人?想来邹义士定是认错人了。”

邹远山心中纳闷:“便算我认错了人,难到白师弟他们也都一块认错了?”

但他何等老练世故,怎会去顶撞员外郎大人,忙改口道:“昨夜场面十分混乱,认错人也是有的。”

汪笑山乜乜两人,也不深究,对贾政躬身作揖道:“查看了这么多人的伤势,也算有些收获了,不敢再烦劳大人久陪了,下官这就回复太师去。”

贾政忙道:“总管不必客气,学生能为太师出点力便是莫大的荣幸。”

当下送众人出房,自廊下方与贾琏折回。路上想了想,边走边叮嘱贾琏道:“昨夜遇袭,幸好有这帮武馆和镖局的人给挡住,我们府中既然没什么损失,你就不必惊动内眷了,便是老太太那里你也莫去说,免得她老人家受了惊吓。”

贾琏连连点头应“是”这边一干人出了“荣国府”汪笑山忽对殷正龙道:“对了,太师今晚在府中设宴,招待入都相助的各派高人,请殷馆主也去聚一聚吧?到时帮忙出出主意,也算是为太师出一分力。”

殷正龙本想客气,却听汪笑山又道:“笑山早就听说尊夫人出自武林名门,不但风姿过人,更是见识多广,还有令媛,刚与冷少侠诛了白莲妖邪,哄动江湖,太师是渴才之人,这就都请一块去吧。”

殷正龙夫妇推辞不过,又想会一会入都的各派好手,只好应了。

殷琳本不好意思去,却因冷然也在被请之列,犹豫了一下便答允了。走到一边悄悄交代师弟阿竹道:“阿玄怕羞,不肯让我帮他换药,呆会还是你去给他换吧。”

阿竹道:“他的脸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嫩啦?”

笑嘻嘻地应了。

白玄见众人离去,这才把提到嗓眼的心放回胸腔,躺在床上长长地吁了口气。忽见阿竹进来,笑嘻嘻道:“殷师姐说你害臊,叫我来帮你换药。”

白玄一听,心中顿时怅然若失,殷琳帮他换药他哪里会害臊,心中千般肯万般愿,只恨自已暗中修习的“凤凰涅磐大法”令伤口好得太快,生怕她起疑心才不肯让她换药,如今却换了根竹竿来,没好气道:“她呢?回武馆了么?”

阿竹道:“殷师姐跟师父师娘一块赴太师府的晚宴去了,听说那宴上还请了许多入都来助太师的各派好手。”

白玄一怔,忽想起太师府定然也有邀请那个“十大少侠”之一的冷然,又想起殷琳刚才望着那家伙的眼神,心中顿时一阵泛酸,懊恼忖道:“她丢下我去参加太师府的晚宴,说不定多半就是因为那鸟人。”

一时愈想愈闷,愈念愈烦,赌着气对阿竹摆手说:“谁都不用帮我换药,就此伤重不治死了才好呢!”

阿竹瞠目望着他,愣在床前。

花木幽深处,一眼清泉轻轻柔柔地注入小溪,于乱石间随心所欲的蜿蜒而行,滋润得周遭绿草如茵。

四下散落的霓裳罗带间,凤姐双腿曲蜷,柔美无伦地跪于软绵绵的草地里,上半身软若无骨地趴在光滑的大碧石面,宫鬓零乱,珠钗斜坠,神态娇慵甜蜜,媚眼如丝地回味方才的销魂。

宝玉从后边温柔地抱住她,脸贴着脸,懒洋洋地眯着眼,却似在聆听那溪水流转时发出的清脆叮咚声。

凤姐把玉手探入石边流转的溪水之中,只觉清凉沁骨,好不舒服。她素来只重实在,今被宝玉带到这世外桃源来偷欢,忽觉那从前看是虚幻的风花雪月,原来也这般动人心魄,又想到贾琏哪有这等情趣,心里不禁暗暗叹息,她侧过玉首,水淋淋的美眸斜乜着宝玉,似笑非笑道:“是不是哪个不知羞的丫头带你到这儿来耍过?”

宝玉嗅着妇人身上特有的诱人香气,脸庞磨梭她那凝脂般的肌肤,道:“不要我发誓,却老是疑心人。这儿是我前阵子无聊时,忽然想看看这条溪水的源头,便寻到了这儿,还没带谁来过呢。”

凤姐笑道:“如今知道了这儿的美妙,往后可以带小丫头们来玩了。”

宝玉听不得她的一语双关,便探手到她腰畔呵挠,顿戏得妇人花枝乱颤,雪肤荡漾。

凤姐儿连连软语告饶,宝玉忽一眼瞥见她那雪白的玉股上染了一块碧绿的青苔,想是方才从石面上滑溜下来时给擦上的,但见白绿两色分明,仿佛雪池生碧荷,只觉美不可言,心中砰然而动,那垂软的宝贝又如冬蛇苏醒,便趁机将之塞于妇人花底。

凤姐儿一挣一扭间,已被宝玉的玉茎悄袭,只觉半软不硬的,又滑溜溜的,便如那泥鳅穿梭,浅浅斜斜地钻入那肥美柔润的花瓣内,闹得心里边慌慌麻麻。她知道宝玉精力甚好,几乎每次相欢都能梅开二度以上,但间中总得休息上一会,极少这么快就重振旗鼓的,有点讶异道:“我的小爷,今天怎么这般利害?”

宝玉双手环到前边揉握凤姐儿两只软绵娇弹的酥乳,在她耳后轻喘道:“你这么扭来扭去的浪,叫我怎能不利害。”

凤姐儿心中得意,在他怀里又故意妖娆了一下,笑道:“浪也不是你折腾的?你精神了可人家还得歇一会儿哩。”

宝玉只细细感受她花唇的美妙,那玉茎便如鱼游莲底,但觉又软又滑,钻过一层又有一层娇嫩软软地包上来,便将玉茎反复穿梭,哼哼应道:“你只管歇你的,我只管玩我的。”

凤姐儿“卟哧”笑道:“这可就奇怪了,你玩你的,谁想睬你,怎么又溜到人家屋子里来,难道你是那山大王么?”

宝玉觉得爽滑畅美,又稍微挑入,龟首顶到妇人内壁上端的痒筋,只抵揉了几下,立觉她又湿润起来,道:“我若是山大王,怎会上门送你宝贝呢?”

凤姐儿喘息起来,娇哼道:“你道是宝贝,我却觉得那是勾魂的无常棒哩~嗳~嗳~小冤家,不……不敢只弄那儿。”

她上身趴于石面上,浑身忽一阵不能自已的娇颤,只觉宝玉愈刺愈疾,愈揉愈重,几乎皆送于那一小片痒筋之上,差点就欲尿出来,这可是贾琏极少耍的,心里不知怎么忽然想到:“平儿最喜欢这滋味,若是知道了宝玉要这么玩,那还不馋死了。”

宝玉已膨胀至最硬,听凤姐儿不住软语相求,却偏偏只弄她花房浅处的那片痒筋儿,兴许是看惯了这妇人平时的威风辛辣,这会子便愈想瞧瞧她娇怯软弱的模样,作狠道:“山大王可是不识怜香惜玉的。”

凤姐儿哪里还能跟他调侃,反手来推男人,连连娇呼道:“不敢弄那儿啦~要尿哩,真的要尿啦!啊……啊……嗳呀!”

上半身几欲溜下石面来,却被宝玉的擎天巨柱向上紧紧支住。

宝玉磨抵着那片软中带硬的痒筋儿,忽觉一大泡热乎乎的汁液淋了下来,又多又猛,既不似淫水亦不象阴精,心跳忖道:“难道真把她给弄尿了?”

凤姐儿汗如浆出,浑身皆木,玉颈沟现,哭腔道:“快弄里边,好象也要丢了~”宝玉见她神情欲仙欲死,不敢再捉弄,当下立将阴茎深送,大合大纵地抽添起来。

凤姐儿这才回过一口气,瘫坐于宝玉怀内妖娆不住。

宝玉要令凤姐儿更加快活,又把手探到前面,用两指去捉她那蛤嘴里的肥美娇蒂,一阵轻轻地揉捏抚按。

凤姐儿果然美上天去,不住侧首来吻宝玉,下边腻汁如泉涌出,打碧了许多嫩草。

不想草丛中一株初蕾的紫鸢正摇曳于两人的交接之处,那蕾苞竟被宝玉突刺间一起带入凤姐儿的玉户内,初时两人皆未觉察,依然狂勇迷乱,那粒紫鸢花蕾经宝玉一阵暴风疾雨地猛顶狠揉,立时碎裂开来,间中无数细细硬硬的花仔游散出来,刹那遍布玉户之内,再经宝玉的巨茎一搅,分分钻入花壁上的纹褶之内,顿把妇人爽得个魂飞魄散。

凤姐儿颤啼道:“坏啦坏啦……不……不知把什么东西弄到里边去了,快停!快停!”

宝玉这时也发觉有异,却倍感新鲜刺激,探首瞧瞧怀内妇人,只见她美目翻白,丁香半吐,那神态少有的销魂妩媚,哪肯睬她叫停,反抱紧住她那凝脂玉体往下揉按,下边的巨茎却朝上连连高耸,搅拌着花房里那些细细硬硬的花仔,愈觉万般美妙。

凤姐儿瞠目结舌,娇躯时绷时酥,一对粉膝不知揉倒多少嫩草,忽有一粒花仔被宝玉揉入花心的嫩眼之内,霎时浑身都酥了,也没出声,便尿似地丢了身子。

宝玉只觉一大股烫乎乎的浆液淋下来,霎间已包住整根阴茎,顿麻得筋饧骨软,便把凤姐一把按倒草地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妇人雪股上染的那块碧绿青苔,龟头抵在她那粒肥美非常的花心上,翘了几翘也熬不过泄了,滴滴疾精打入花眼,竟把那粒花仔深深地射入玉宫之内。

凤姐儿趴俯草地上,双手各抓了一把嫩草,娇躯痉挛成曲,霎间又大丢数股阴精,白粥似地流了宝玉一腹狼籍。

许久,宝玉方侧抱住妇人道:“姐姐可还活着?”

凤姐仍旧作不得声,只软绵绵的瘫于宝玉怀内,盼望就此融化在这勾魂公子的身上。

宝玉心知这回把可凤姐玩惨了,顾不得手脚发软,铺开两人散落一地的衣裳,将妇人放倒其上,又为其上下按摩,乜见从她玉蛤嘴流出来的浆液中浃淌着一粒粒紫鸢花仔,这才恍然大悟。

又歇了甚久,凤姐方能言语,无力道:“玩死了姐姐,看你怎么跟人交代。”

宝玉垂首吻她依然椒挺的乳尖,笑道:“若是玩死了姐姐,弟弟只怕也活不成哩,何须向人交代,一起葬于这世外桃源,倒也死而无憾。”

凤姐凝目他道:“只怕呀,你还舍不得什么宝姐姐林妹妹呢。”

她何等眼利,平时观察众人相处,早看出宝玉若有所近。

宝玉心事似被说中,脸上一热,忙转移话题道:“姐姐可知刚才是把什么东西送进去了?”

凤姐一愣,好一会才明白宝玉所问,便晕着脸道:“是什么?”

宝玉便在她耳边悄悄地说了,凤姐愈听愈羞,回首乜他道:“可是你故意这么玩的?”

宝玉笑道:“皆缘巧得,所以妙不可言矣。”

两人不约而同,心头一阵旖旎,一阵销魂。

凤姐儿枕着宝玉的胸膛,慵懒四顾,已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幽秘的小天地,忽想了想道:“既然这儿只有你我两个知道,定然是没名字了,今天为何不帮它起一个?日后我们相约,也有个名儿好叫呀。”

宝玉笑道:“姐姐说得有道理,你思量甚么名字才好呢?”

凤姐摇摇手儿道:“莫问我,姐姐不识几个字,还是你来吧。”

宝玉想了想,道:“古有‘桃花源’,可叫到如今都叫俗了……这里幽深僻静,有一条小溪,嗯……还有一块巧夺天工的大碧石,嗯……”

忽想起刚才的销魂情景,笑道:“有了,就叫‘妆翠台’吧。”

凤姐儿似懂非懂,问道:“为什么叫做‘妆翠台’呢,可有什么典故吗?”

宝玉笑嘻嘻道:“当然有,姐姐可知我方才何以那么动情?”

凤姐娇啐道:“还不是因为能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调戏你哥哥的老婆呗。”

宝玉笑道:“此其一也,却不是重点。”

凤姐望着他道:“你说。”

宝玉脸贴她香肩,悠悠道:“只因为你那股上染了一块青苔,与肌肤相互映衬,实在美不可言,所以有了今日的至乐。从来就有‘梅花妆’,而姐姐股上染的这块青苔当可类叫做‘点翠妆’了,加上我们方才欢好时所倚之石,也可比做梳妆台,所以这儿就叫‘妆翠台’了,正是记念今日之欢,姐姐以为如何?”

凤姐儿花容娇晕,又自饱承雨露之后,模样美得荡人心神,拧着宝玉的脸道:“好个风流的小爷儿,玩了人家还占便宜。”

心里却是喜孜孜的,并不反对。

两人嘻嘻闹闹卿卿我我于溪畔许久,渐至黄昏,方惊觉清醒,慌忙整理了衣裳,牵手出了幽深,又缠绵了一会,这才各自离去。

宝玉荒唐了一下午,肚中饿得咕咕直叫,正打算去贾母处用饭,忽想起那小木屋里从昨晚一直关到现在的淩采容,不禁吃了一惊,慌忙折道寻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