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秘》
迷男 著
第十四回:天机·玄机

一缕暖和的晨晖穿透了泛着柔润光泽的白玉珠帘,落入天香楼南边的华丽阁子,柔柔地撒在软毯上一对缱绻而眠的璧人身上,仿佛在悄悄寻找那昨夜颠鸾倒凤后遗留下来的丝丝销魂痕迹。

北静王世荣睁开眼睛,就见一头紫发妖艳绝伦的紫姬正悄悄地走进来,便轻轻拿开搭于胸前的雪臂,随手为身边的可人儿拉好被子,坐了起来。

紫姬跪于王爷身后,一边服侍其着衣,一边仔细端详那正甜甜静静地睡在被窝里的女人,难以觉查的幽幽叹了口气。

北静王起身,往阁外走去。

紫姬跟在后边,直到了另一边的阁子里,才开口说话:“宁国府的这个美人儿果真是那天仙下凡呢,连我们女人看了都怦然心动,难怪都中王侯个个垂涎,妾身恭喜王爷啦!”

北静王微微一笑,于镜前坐下,却道:“什么事?”

早有数名华服美婢端水扶巾一旁侍候,紫姬接过清茶请王爷漱口,又立在身后,要了梳子为其梳理,凝眉道:“昨夜有人偷偷摸进来,外围的岗哨居然丝毫未觉,直到了二门内才被阿寿和阿禄截住,但也留不住他,说那人的轻功高得惊人,我与六姝守在东太师的小千金旁边,没敢去追。”

北静王神色如常,道:“他们有没有交上手?看出那人的路数了么?”

紫姬道:“阿寿跟他对了一掌,没占什么便宜,也看不清是什么路数。”

北静王点点头,没有再问。紫姬却犹豫了一会,终忍不住道:“阿寿的‘摧心劲’刁钻强悍,自成一路,江湖上多少内家好手都不是他对手,却伤不了那人,不知会不会是……是那个侯小月?”

北静王摇摇头,微笑道:“你被你姐姐给说怕了,侯小月还在路上,我一直有人跟着。如果真的是侯小月,阿寿别说占便宜,就是想自保都成问题。”

紫姬舒了口气,帮北静王束好了头发,上了玉麟冠,对着镜子用手扶正,警惕道:“莫非东太师那边已有些察觉了?他府上近日邀来了不少江湖上的好手,另外还有些人是不请自来,冲着那几万两悬红进京来寻他的小千金,间中不乏能人异士。”

北静王面无表情道:“那些人来的越强越好,越多越好,我只怕都中乱不起来。东太师还怀疑不到我头上来,昨夜摸进来的只怕是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货色。”

紫姬放下梳子,又从旁边婢子手上拿了巾帕,在另一婢子端着的铜盆里浸润,拧了水来为王爷擦脸,又道:“对啦,有一个就不可小觑,听说武当的冷然也来了,此人名列十大少侠之中,最近刚在泰山脚下杀了白莲六妖之一的剑妖为龙应铭祝寿,哄动黑白两道,在江湖上正红得烫手哩。”

北静王望着镜中正为自己轻轻柔柔擦拭的紫姬,微笑道:“剑妖好象曾得罪过你么,此人可为你出气了。”

紫姬玉容轻晕,娇哼道:“用不着别人,如果我想,现在也能杀掉剑妖。”

北静王摇头道:“如果你的还骊大法现在能练到第四层,才可以说有把握杀了剑妖。”

紫姬不语,显然已是认同,她从来就没有丝毫怀疑过这个主人的判断力,也等于说,自己如果碰见了那个冷然,就得小心了。她忽然嗅了嗅,奇怪道:“好香的气味,从哪儿来的?”

却见北静王微笑不语,便把鼻子凑到他衣领上,朝里边又嗅了嗅,果然浓了些许,恍然道:“难道是那美人儿身上的香气?”

北静王摇摇头,仍微笑不语,紫姬不信,道:“一定是哩!平时你身上可没有这种气味的。”

往下一路嗅去,香气竟然愈加浓郁,不禁叹道:“那美人儿可是宁国府里的少奶奶,自然不会什么媚功,身上却能有这么浓郁的香气,果然是天生的尤物哟。”

心底不禁有些泛醋,她自幼修练魔门的淫功媚术,也不能达到这种程度的效果。

北静王笑道:“不是啦,你再往下闻去,就明白了。”

紫姬便跪到他两腿中间,再往下嗅去,那异香果然更是浓烈,到了裆前,真是熏人欲醉,忍不住就松了他腰里的汗巾,也不命身旁众婢退下,就把裤头卷了下来,掏出那根巨硕的宝贝来,用那双纤纤玉手轻轻扶住,终有些明白了,道:“难道是因为她的……她的阴精。”

北静王点首笑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她与东太师的小千金所怀的阴精,乃‘月华精要’里记载的极品,万里无一,只是当时无觉,风干之后便会散发出这种异香来。”

紫姬把那巨硕宝贝贴在滑嫩的玉颊上,忍不住娇咛说:“竟然还有这样的销魂之处,想来王爷以后肯定更加疼爱她们啦。”

北静王听出她话里的醋劲,笑道:“又来了是不是?我何时不一样疼你呢。”

紫姬嘟了嘴儿,闷闷不乐道:“妾身可没人家身上那种极品的东西,也没有那种迷人的香气。”

北静王柔声道:“我疼你之处,并非于此,而在于当日你毫不犹豫地丢下南疆的权势与富贵,死心踏地的跟我回了中原。”

紫姬仰首望着北静王,甜丝丝道:“这些你都还记着么?”

北静王道:“怎么不记得,我还记得在南疆与你初遇时的情景哩,那时你老想杀我,从疆北跟到疆南,整整追了我七天七夜,哈哈!”

紫姬心中迷醉,玉颊晕起,嘤咛道:“谁叫你当时那么……那么坏!”

北静王拉起腿间的女人,搂入怀中,笑道:“当时不那么坏,怎能抱得美人归?”

紫姬娇娇痴痴地望着面前的男人,咬唇道:“如今抱回来了,却又……却又不希罕了。”

北静王佯怒道:“小东西,还来劲呢,看本王不好好收拾你。”

一手掏到她腿心,顿把她给弄酥了。

紫姬娇喘吁吁着,双臂抱住王爷的头,香唇在他脖子上乱吻,还腻声道:“人家就是吃醋哩,好不了啦,你……你又怎么样?”

北静王见她又媚又浪,不禁也十分动情,松了她腰里的汗巾,一臂插入间中,把那外边的绡裙连里边的亵裤一并扒了下来,露出一大段滑雪雪娇嫩嫩的下身来。

紫姬欢悦非常,心知今早闹闹又得了王爷一宠,不由眼饧脸热,对旁边众婢摆摆手,说:“你们先下去,等会叫了再进来。”

北静王心念一动,却道:“都给我留着。”

命众婢过来扶住紫姬,自己只坐着,叫她们围着戏耍。

众美婢笑嘻嘻的,你掀霓裳我扯绡裙她褪小衣,七手八脚一起剥光了紫姬,不睬她的抗拒,一人扶首,两人托着背,又有两人抱着她下体,献到王爷身前,侧后还有两个将她双足一边一个端在怀里,好叫她双腿大开迎着王爷。北静王便悠悠闲闲坐于中间,当着众婢的面前,用手指指点点,拨弄玩赏。

紫姬不禁筋麻骨软又羞又喜,她曾听王爷这么玩过另一个爱妾,没想今日却轮到了自己身上,只觉王爷指掌间的一碰一触都快令自己融化了,那花蕊中的蜜汁便如水珠般泌了出来,不一会儿已是狼籍不堪。

忽听北静王对众美婢笑道:“你们平日不是奇怪这奶奶的下边毛儿么,现在都过来仔细瞧瞧吧。”

紫姬不由大羞,急忙娇呼道:“不可以。”

众婢有王爷准许,而且平时跟王爷什么都耍过的,哪个睬她,纷纷凑过脑袋来围着看,这个道:“六奶奶这里的毛儿果然也跟她头发上的颜色一样哩。”

那个说:“哎呀,这里怎么有一颗亮晶晶的银珠子呀?”

却听北静王笑道:“下边还有一颗呢。”

竟用手分开紫姬那玉蛤里的块块如脂嫩物,来与众婢瞧,只见那蛤嘴的下角果然还镶着一颗银珠子,惹得个个称奇,有一婢道:“这对小珠子一上一下夹着,王爷弄进去,只怕不爽坏哩!”

紫姬雪腻的粉颈都红了,只觉这情形比给某个男人看了都还要羞上百倍,不禁大嗔道:“王爷,你坏死啦!合着一帮丫头来整人家,人家……人家不玩了!”

正待挣动,却被北静王闪电般疾点了身上的几处穴道,顿时浑身皆酥,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

又听王爷与众婢玩笑道:“可惜你们不是男子,要不也让你们尝尝。”

有婢子吃吃笑应道:“若我们真的是男子,王爷只怕连瞧都不让瞧了呢!”

众婢知王爷心意,都合着出言来耍紫姬,只把这妖娆奶奶羞得无地自容,无奈身子乏力,丝毫动弹不得。

北静王平日见惯了这爱妾的大胆月风,此际瞧了她那羞不可耐的娇态,顿觉十分新鲜,下边那玉茎就慢慢地昂起头来,笑道:“你们既然试不了,就好好看本王怎么弄她吧。”

当下唤众婢送上来。

众婢笑嘻嘻的,便一起拥扶着紫姬,大分其腿,把她那花底的玉蛤献到王爷的宝物前。一个机灵的小俏婢见王爷只坐在那不动,便贴在王爷的身畔,乖巧的扶握住那根悠悠晃晃的玉茎,对准了蛤心,对众人顽皮笑道:“好啦,你们快把奶奶送过来呀!”

众婢便合力将紫姬往前一送,只见王爷那巨硕无比的肉棒就破开了那蛤心的嫩物,油油润润的刺入了,顿迫得花唇四周肥起,不知从哪挤出许多白糊的浆汁来。

待到王爷的巨杵尚余寸几在外,已显有些难入,但听紫姬呀呀叫道:“不能啦,碰到……到底啦!”

众婢见对面的王爷眨了眨眼,哪里管她,便又合力前送,有人笑道:“奶奶莫要哄人,我们试试就知。”

紫姬只觉王爷那浑重的龟头已结结实实地墩到了嫩花心上,众婢还一个劲的往前送,顿被顶得嫩心酸坏花容变色,失声娇呼道:“嗳呀!要死了!”

众婢再瞧王爷,见他眯目吸气,似是无比享受,当下个个雀跃,只把怀中的奶奶大拆大送,但闻那娇啼声与嘻笑声不绝于耳,阁内早已是春色浓浓。

北静王悠悠闲闲地坐于镜前,背后靠着两个小婢,左右两旁还有一对扶着,不用丝毫动作,前面的众婢便一浪浪的将紫姬送上来,挨着自己的玉茎挑刺,心中十分惬意,享受了一阵,尚嫌那销魂处瞧得不够清楚,又命一婢去推开旁边的窗子,让光线落到那交接之处。

众婢也都把眼瞧来,只见王爷的玉茎巨如药槌,青茎蜿蜒,插在这紫发奶奶的花苞中,竟不见一丝缝儿。而奶奶那花苞里的嫩物便似融了般,红红粉粉的与王爷的肉棒溶成一片,直到被龟头勾出了老长一块,待缓缓缩回时,才发觉那是里边的东西。

最叫人销魂的还是那花蛤嘴里的两颗银珠子,一上一下紧紧地压在王爷的肉棒壁上,肉棒一进一出间都被揉出凹痕来了。众婢瞧得个个脸红心跳,娇喘吁吁,早已暗湿罗裙,皆想:“这奶奶原来令王爷如此快活,难怪这般得宠。”

紫姬被众婢大开大献,初时酥酸难挨,到了后边,却愈来愈美,媚眼如丝一乜王爷,正见他凝目与己的交接之处,更是芳心荡坏,下边那玉蛤痉挛般阵阵绞结起来,不知不觉间把所学的魔门媚技吐了个淋漓尽致。

王爷爽极,暗运月华玄功锁住精关,仍旧不动,只把眼在美人身上的销魂之处游荡,享受着她那万千种撩人的风情。

众婢迎送到手臂酸软香汗淋漓,却都舍不得失掉这场令人心动神摇的美景,况且见王爷来了罕有的兴致,个个奋力,继续拥送,只听紫姬软软娇呼道:“嗳呀!这样挨不过呢,老……老碰到……碰到心子上了,嗳……嗳呀!爷……孔雀儿身上麻麻的了,只怕……只怕……”

众婢听了她那浪语,都觉得可比别的奶奶淫荡多了,个个心醉神迷,只瞧着他们那交接之处。

但见紫姬的淫汁如泉水般一阵阵发出来,粘得雪肤上东一片西一片的湿滑,北静王的那根大肉棒上更是包得乳白一层,待有一下抽出来,竟勾出了一大团浓浓的白浆来,滴得一地皆是,顿把旁边一个年幼的俏婢看得站立不住,突坐倒地上,一只手捂在腿心,无声无息地痉挛起来,那绛裙上也慢慢地湿出了一朵美丽的桃花。

北静王瞧得心头一荡,心想什么时候也好好玩玩这小丫头,回首见紫姬不知不觉把自己的一根纤指放进嘴里吸吮,杏目朦胧,其状淫媚之极,心底顿然如炽,忽一摆手,叫众婢撒手,自己把紫姬抱起,放于镜台前,俯身深深插住她那娇弹弹的花心子,用暗力一下下狠揉,在她耳边道:“宝贝,你也有你的美妙之处呢。”

紫姬早就魂不守舍,颤声道:“是什么?”

北静王道:“你这动人心魄的淫荡和妖娆,可都是那两个人没有的。”

紫姬听得又羞又喜,仰首凝望着男人,一对杏眸简直都要滴出水来,嘤咛道:“你要喜欢,人家天天都淫荡和妖娆给你看!”

长长的美腿迳自高举,挂于王爷双肩之上,尖尖的玉笋弯弯勾起,竟用那根粘满唾液的手指来涂北静王的乳头。

一时惹得男人淫兴大盛,发力狠插她的花心子,才没十来下,就听她娇啼道:“这几下狠得不行,小孔雀忍……忍不了啦……”

北静王置若罔闻,继续凶猛。

众婢在周围紧张地瞧着,都望着他们那交合之处,忽见一股白浆不知从哪迸了出来,转瞬模糊一片,个个立时筋麻骨软,心里均想:“奶奶被王爷弄丢身子啦。”

她们极少能得王爷宠幸,哪个心里不是痒坏。

北静王近日收了可卿与东太师的小千金,惹得紫姬醋意涟涟,心中痛惜,当下使出功夫,又把她弄丢了两回,喂了个心满意足,方在她花房内泄了阳精。

云收雨散,紫姬重新侍候王爷洗漱,身上只着了条桃红绣花夹纱裤,娇挺的双乳贴在王爷的颈上,手持犀角梳为其梳理头发,神情甜蜜慵懒,通体却是无比舒泰,心中醋劲已去了许多,对王爷更是尽心尽力,担心地问道:“王爷派出跟着侯小月的人能靠得住么?可莫叫他给偷偷潜回都中坏了王爷的事。”

北静王道:“我派去的那人武功不高,但是机灵多谋,也有一套哄人的本领,不会让我失望的,不用担心。”

紫姬道:“对于侯小月这个人,真是不得不小心提防,多少称霸一方的强人都栽在他那手里,我姐姐倾倒整个南疆,天不怕地不怕,却就怕这成日傻笑的小白脸,这可非我多心。”

北静王淡淡道:“这人不是我的对手,他可能的所有变化我都算好了。”

紫姬妩媚道:“我知道,你今生的对手只有一个,就是那个倒霉的昏庸皇帝。”

北静王却默默地摇了摇头。紫姬本以为十分有把握的答案被否定,不禁大感讶异,脱口问道:“那又是谁?”

北静王凝目望着镜中的自己,半晌方道:“不知道,或许没有,或许是另外的一个我。”

紫姬怔怔的,也望着镜中的那个北静王,心里生出一种无法说出的奇怪感觉。

************

可卿迷迷糊糊的,飘飘荡荡来到一处地方,只见四周珠帘丽幕,绣帐鸳衾,轻烟氲氤,仿佛回到了自己的闺房,又似还在那天香楼中的阁子里,再一仔细,竟觉是那曾于梦中到过的仙阙之内。

正当迷惑,那边忽转出一人,笑吟吟过来,却是北静王世荣。

可卿不解道:“荣郎,此处到底是哪?”

北静王抱住她道:“管他何处,我们再来销魂。”

可卿娇嗔道:“昨夜闹了个通宵,还不够么?”

两个便又缠绵绻恋起来,渐至难解难分,突闻一人叱道:“大胆妖孽,竟敢潜来我太虚幻境魅惑我妹子耶!”

北静王大吃一惊,转瞬不见。

可卿只见眼前多了个荷袂蹁跹,羽衣飘舞,云堆翠髻,唇绽樱颗,榴齿含香,纤腰楚楚的仙子来,拉住她道:“那物乃迷津的邪魔,与神瑛侍者素来有怨,妹子切莫叫他给诳了,待我诛了他再来。”

迳自追出去了。

可卿只觉那仙子和蔼亲切,容貌熟极,正努力思量是谁,又见面前走来一人,脸似那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鼻似悬胆,睛若秋波,说不出何处,竟与北静王有几分相似,不禁大惊,颤声道:“你……你又是谁?”

那人也上前抱住可卿,柔声道:“姐姐怎不记得我了,那日警幻姐姐带我到此与你相会,种种柔情缱绻,柔语温存你都忘了么?”

可卿这才猛然想起当日之事,讶道:“难道你是宝玉么?怎么又来欺负人家。”

宝玉道:“那日跟你出去游玩,不小心跌入迷津,好不容易才被警幻姐姐救起,所以今日才来。”

可卿想想,好象真有其事,再看看宝玉,忽觉这人才是心中的得意人儿,不禁眼饧脸烫,呢声道:“可知人家这些日来都想着你呢,你却不见了。”

两人情意绵绵竟也颠鸾倒凤起来,果然美妙至极。

可卿只觉魂魄欲销,通体酥麻,似到了那欲丢不丢的光景,正娇啼道:“宝玉!”

但听前面有人轻声问道:“宝玉是谁?”

可卿睁眼一瞧,面前的人儿又换成了北静王世荣,正望着自己温柔的微笑,只觉亦真亦幻,惊疑不定,忽然清醒过来,顿然唬了个魂飞魄散,原来刚才不过发了一梦,此际还在北静王的怀中哩。

明媚的阳光已从帘子透进阁子里来,也不知北静王何时着整了衣裳,想来早就过了巳时,可卿浑身冷汗满面晕红,拽过被子遮住胸前,半晌方支吾道:“只是妾身梦中的胡乱之语罢了。”

北静王仍笑吟吟的望着她,道:“我这府第,在都中虽不算最好的,不过值得玩赏之处却有不少,如娘子愿意,今日便让我陪你好好游玩一番吧。”

可卿不敢拒绝,亦不想拒绝,眼角偷看着这个昨夜与自己交颈相欢的俊美男子,心中一片情迷意乱,竟分不清芳心所属了。

************

宝玉从李纨处出来,心中闷闷不乐,对家里的姐姐妹妹们一个个仔细思量起来,果然这两年来大多对他隐约疏远了些许,想来想去皆是因为自己又长了两岁,多少有了那避嫌之心,不由愈加烦闷,黛玉处便不去了,宝钗那儿更觉没意思,对找那白婆婆学两手飞檐走壁的本事也再提不起兴致,只想寻个没人的静处自个呆着,依稀记得李纨院子西边有一小片竹林,罕有人至,便懒懒走去。

步入竹林,只觉幽静荫凉,偶闻几声清脆的鸟鸣,心情不由好了些许,转过几簇竹丛,忽见前边有两个女人正怪异的缠在一块,皆扎着马步,两掌相对,仿佛粘在一起似的。

其中一个少女年约十七、八岁模样,长发及腰,一身水蓝裳子,容颜艳丽,脸上却含着一股煞气;另一个女人大约四十出头,体态丰腴,不正是那南安郡王府荐过来帮看内府的白婆婆么。

宝玉看她们两个满面赤红,头上白气蒸腾,一声不响,心中十分奇怪,上前作了个揖,问道:“白婆婆,你们在做什么?这位姐姐又是谁呢?好象不是我们府中之人哩。”

谁知她们仍粘在那里一声不吭,宝玉更觉奇怪,上前轻轻一碰,只听空气中“啵”的一声闷响,胸口顿时如遭重锤,一口气接不上,往后一仰便倒了下去。

两个女人也于刹那间分开,各震飞退数步,心中皆叫“好险”如非这呆公子于此刻撞上来,怕是只得来个同归于尽。

那美艳少女狠狠一拭嘴角涌出的一丝鲜血,咬牙道:“白湘芳,只不过半年多,你的功力竟精进如斯,那如意索就暂且寄在你那了,待师父亲自来跟你讨吧!”

白婆婆背倚一簇细竹丛上,无力地笑道:“凌师妹,如你能将师父从坟墓里请出来,那我便将如意索双手奉上,再饶上这条贱命。”

那美艳少女冷笑一声,纵身欲起,却打了个趔趄,忙奋力直起身,摇摇欲坠地走了。

白婆婆不敢丝毫松懈,凝神守望了许久,方坐下打坐,运功疗伤。

过了半个时辰,白婆婆缓缓立起,看看倒于地上的宝玉,心忖道:“这公子哥儿挨了我与凌采容的内劲,定然活不成哩,看来这荣国府里也是呆不下去了。”

正欲离去,忽想起一事,不由暗觉奇怪,原来宝玉身上居然不见丝毫血迹,便上前察看,一摸鼻息,竟还微有呼吸,心中大为纳闷,忖道:“这小子不识武功,挨了我与凌采容的气劲,却还没死,而且连半口血都没呕,这是怎么回事?”

百思不得其解,便扶起宝玉,双掌抵于他背后,发功为之疗伤,权当尽尽人事,却不禁又大吃一惊,原来所发内力竟如泥牛入海,不知所终,可真是从未遇见过的奇事呢。

才没一会,宝玉低哼一声,便悠悠转醒过来,口中呻吟道:“胸口好痛哩。”

在怀里摸了摸,自己迷迷糊糊地解开衣裳,低头一看,不由“啊”了一声。

白婆婆收掌转到前面一瞧,也吃了一惊,原来他胸口上陷了一块大如雀卵,灿若明霞,莹润如酥,周遭还有五色花纹缠护的玉石,忙帮他从凹陷的胸口取出,只见那玉石正面写着:通灵宝玉。旁篆文注云:莫失莫忘,仙寿恒昌。翻过背面又见注云:一除邪祟,二疗冤疾,三知祸福。心中恍然大悟:“原来是他挂在胸前的这块宝玉受了我与凌采容的气劲,方才救了他一命。”

却不知这块通灵宝玉可是大有来历的。

原来这便是宝玉与生俱来衔于口内的那块宝玉,本乃大荒山青埂峰下那块顽石的幻相,内里不知暗藏了多少玄机。后人曾有诗嘲云: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失去幽灵真境界,幻来亲就臭皮囊。好知运败金无彩,堪叹时乖玉不光。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宝玉揉着胸口道:“白婆婆,刚才是怎么回事?那个姐姐呢?”

白婆婆沉吟半晌,方道:“刚才那小贱人叫做凌采容,是我当年在江湖上结下的仇家,今天追寻到这里,跟老身正在比拼内力,不想误伤了公子,真是该死,不过那小贱人也受了重伤,已逃出府外去了。”

宝玉听得似懂非懂,心里却关心那美丽少女的伤势,不由脱口道:“她伤得怎样了?会……会死么?”

白婆婆道:“那小贱人在江湖上作恶多端,杀人如麻,死不足惜,可惜她功力极强,老身还毙不了她,但至少也得教她回去躺上个一年半载。”

宝玉听得将信将疑,心中发寒,正替那美丽少女暗暗惋惜,却见白婆婆躬了身子,道:“老身有一事相求,不知公子答不答应?”

宝玉忙去扶她,说:“婆婆有什么事尽管说。”

白婆婆道:“老身在江湖上还有一两个大仇家,如果今日之事传出去,只怕在这府里也呆不下去了,还请公子莫将今日之事给传出去。”

宝玉连忙点头,笑道:“这个不难,我就把桩奇事给忍了,不说出去,但……”

白婆婆瞧着宝玉道:“但是什么?”

宝玉笑道:“但是前几日在老祖宗宴上看见婆婆那一手飞身捉蝶的本领,心里好生羡慕,不知婆婆能不能教我一点呢?”

白婆婆松了口气,笑道:“这个不难,只是学起来可得长久哩。”

宝玉皱眉道:“要学得象你那天飞那般高,得学多少日呢?”

白婆婆本就懒得教他,想令这心血来潮的公子知难而退,便故意夸大其词,笑吟吟道:“如果是练那外家的纵跳功夫,一两年也就成了,但要是想如老身飞得那般高,便非得修习内功,待修到能驽气轻身时,只怕要……要三五年吧,如果资质不行,七八年也是要的。”

宝玉听了,一下子就没了兴致,学这本领,只不过是为了晚点回家,不用老去惊动二门上的人,哪里值得花上三五年的功夫呢,当下就决定作罢,又怕这婆婆笑他没毅力,便道:“那你教我那内功的学法吧,等我有空就自个修习。”

白婆婆本想叫他改日再开始学,但转念一想又不是真的要教他,何必认真呢,当下便教他如何打坐、养气、行气、运气、驽气……流水帐般说过,间中还遗漏了些许重要之处。

宝玉听得一头雾水,白婆婆只好耐下心来告诉他这里是气海,这里是神京,这里是丹田……“气”得由某处而生,再经某处某处,聚于某处……

宝玉倒似有些懂了,说这些穴位在医书上看过,只是怎么没有“气”生出来呢?

白婆婆敷衍地又教了一会,说要生出这“气”没修习一两年不行,叫他回去有空再慢慢学。宝玉只得答应,白婆婆便躬身告退。

宝玉仍愣愣地傻呆立原处,心中只思念着那“气”突然心念一动,只觉从胸口那悬挂宝玉之处忽传来一股气流,转过许多经络脉穴,涤荡于腹中某处,身子一轻,竟腾空而起,早就离地数尺,四周空无一物,心中惊慌,双手乱抓,已掉回地上,跌得狼狈非常,心中却雀跃无比,跳起来哈哈笑道:“原来这飞檐走壁的本领也不是太难学,等我好好练习练习,以后晚些回来,再也不用去惊动那些二门上的人啦!”

白婆婆傻在不远处,望着那个兴高采烈的公子哥儿,不禁目瞪口呆,一个原本丝毫不懂武功的人竟然在片刻之中就学会了内家轻功,这可是武林中闻所未闻的事情呐,如非亲眼所见,就是打死她也不相信呐。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