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皮皮的斗争》
流域风 著
第四十二章

程小月故作镇静,侧身避过他去,径直往卫生间走,心中却怦怦直跳:这层纸如今是揭开了的,再无遮掩!往后的尴尬还在其次,要是他继续歪,才是她最害怕的!譬如这时从身后跟过来,万一模自己两把,说出几句没分寸的话,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了。

逃也似的进了卫生间,锁死了门,才轻轻舒了一口气。开了水龙头,看着那哗哗的水柱发呆。也说不出是什么心情,羞怯是果然有的!许多年来第一次手足无措起来。腿还在软着,身子里的情未泯,仍旧一波一波的在血里回。自从钟凡入狱,这么猛烈的承受还是第一次!假设不是自己儿子,堪称做完美了。

忽然感觉腿上发,用手一摸,手的滑腻,才知道是,羞愧的无地自容,赶紧钻到水下去冲。

胡玫侧卧在上,一只手托了腮,身上无遮无盖,一具丰腴雪白,蜿蜒起伏的身子在灯光下妖无比。见陈皮皮在门口,就笑着看他,然后目光缓缓下移,到了间停留片刻,又移回来,和他对视。其中之意,不言自明。

陈皮皮自然也是明白的,打了个哆嗦,马上大摇其头,光着股对胡玫做了个万福:“咳咳…天也不早了,阿姨晚安,妈妈晚安,我这就回去睡了。”他故意提高了声音,好让妈妈也能听到,然后就真个乖乖去睡了。

他是想的,只是眼下刚闯大祸,还不知道妈妈怎么反应,这时候冒着危险去和胡玫厮混,实在没那个胆子!

第二早早起,谋算着先看妈妈脸色,万一不对早夺门而逃。却发现那间房里灯还亮着,隐约间还有人说话的声音,心中不免惴惴:难道她们居然密谋了整整一夜!这可大事不妙,她们两个要是合谋,一个谋女婿,一个谋儿子,我非死有葬身之地不可!

一面心里嘀咕,一面去厨房开了火洗米煮粥。直到他买了包子油条上来,粥也煮好了,才看见那边的卧室门打开。程小月和胡玫款款而出,面上都带了几分倦意。胡玫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眼神颇有幸灾乐祸之意,也不知她先知晓了什么内幕。程小月倒没多少尴尬狼狈,只绷了脸,玩笑也不肯开一个。

饭桌之上皮皮不免殷勤备至,马唯恐拍得不够谄媚,一面察言观旁敲侧击去猜测揣摩——这顿修理是免不了的,只不过不知道会有多惨罢了。

二女却是安之若泰,一顿早餐吃得四平八稳,连胡玫这么爱玩笑的主儿,都一本正经起来,宛若吃西餐一般!陈皮皮就没底儿了,肚子里面七上八下,眼睛眨巴眨巴眨了个不停,只可惜就算把眼睛眨瞎了,也猜不出这接下来的来大难究竟会是什么?

胡玫吃完去了,房间里就剩下了娘俩,小月脸上愈加阴沉,却还是坐在饭桌前一动不动。到皮皮收拾了碗筷,要出门上学去了,她才忽然开口:“你,给我过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皮皮被吓得全身一抖,先去把门打开了,才回去程小月面前,满脸堆了笑故作清纯:“妈妈有什么指示?我赴汤蹈火也去给你做!”

程小月依旧肃然:“我要结婚了。”

这五个字的霹雳差点把陈皮皮从门里劈出去!头发一下全炸起来了:“结结结结结结婚?你要跟人结婚!跟谁结婚?什么时候?”

“跟谁都成。至于什么时候,我想越快越好,最好这个月办了。”程小月说得轻描淡写,似乎这件事如同买个萝卜白菜一样简单。可神态却是凝重无比,显然这事情早经过了仔细考虑,已经下定决心,成竹在胸了。

“我反对!”陈皮皮连挨揍的危险也忘了,一下凑到妈妈跟前:“你以前可没说过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没经过我同意怎么行?”

“我干么要争取你同意?也就是告诉你一声,你好有个心理准备。”

“我是这家的一家之…成员,当然要管。”他脸都白了。妈妈要结婚,这件事关系到他终身性福,当然不可不管,妈妈对他本是不可不防,忽然多出个后爹,变成了他不可不戒!那岂不是糟糕得很。

“一家之什么?之主吗?你自己算算,你吃喝拉撒,什么不是我供养的?有什么权力左右我?”程小月也不急,慢悠悠地缓缓道来:“要是没有你拖累,我怕早就找个人嫁了,也不用整天操心劳神,过这种孤苦日子。”

妈妈会说出这样的话,是陈皮皮从来没有想到过的。自打他懂事以来,母子两人就这么磕磕碰碰过日子,从来都是一个压迫一个反抗,一个煞费苦心来摆规矩,一个就绞尽脑汁捣乱行情,日积月累,行为自然成了习惯。程小月突然这么一本正经起来,洋洋洒洒地和他来论利害,小流氓顿时哑然,只剩下张大嘴巴,眼珠叽里咕噜乱转,偏偏没有一句反驳的话了。

程小月也不理睬他的表情,自顾自继续说:“可你现在,顽劣到我也没计较的地步了!再往后,你气力见长,我打也打不过你,追也追不上你,说也说不服你,这妈当得可也没多大意思了!说到底,这家里还是没个你怕了的人,喏,你不怕我,我就给你找个怕的人来…”

陈皮皮立时反驳:“你想嫁人,干么要把理由栽赃到我头上来?我可从来没有说过不怕你。”

程小月哼了一声,说:“哦!你怕我?那我问你,我的话你听了么?我交代过你的事情你记住过么?”

陈皮皮楞了半晌,才赌了气,说:“大不了我以后怕你就好了,你不结婚,以后我都听你的。”

程小月却看也不看他,昂了头,把语气吊得冰凉:“这可由不得你,我这是通知你一声,可没给你商量的意思!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这婚,我是结定了。昨夜里…”说到这里,脸上一红,语气也忸怩了一下:“我和你胡阿姨也说了,让她给着心寻个男人,相貌丑俊不论,贫富不嫌,只要身强力壮的,能打赢你的。要是万幸是练过摔跤武术跆拳道的,那最好不过,连面也不用见,先给我订下来就是了…”

从家里出来的陈皮皮,霜打了的茄子相仿,前夜的床上大捷也俱都雨打风吹去了。脑子里浆糊一团,只剩重复三个字——完蛋了完蛋了完蛋了…

走到楼下,忽然想起妈妈是要胡玫给做媒的,顿时心头大亮——我这就去给胡阿姨说,让她无论如何不能给妈妈介绍男人!以他的聪明,自然也明白就算胡玫不帮忙,妈妈也未必就找不到男人。可事到临头抱佛脚,哪里还顾得了其他!能堵住一条路也是好的。

风风火火跑到胡玫家敲门,开门的却是齐齐,本来满脸忧虑焦急的,看了是他马上冰冷下来,下巴翘得他鼻子一般高:“滚…我不认识你这个流氓!”

陈皮皮用手一拨她就往门里挤:“你别闹,出大事了。你妈妈呢?我要赶紧找她…”

齐齐还道他是来赔不是的,没想到竟然赤裸裸说出这话来!怒气攻心,顺手抄起门边雨伞就砸。噼里啪啦一阵乱敲,那雨伞就坏了,伞齿刮过陈皮皮额头,顿时血流如注。小流氓把手掌一抹,满脸花红,嘴里还在念:“齐齐齐齐乖,这回是正经的,非要你妈妈才能救我!”话音未落,腿上又挨了一脚。

他两人本来紧贴,齐齐用力又仓促,这一脚虽然踢中了,却反被弹得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陈皮皮却已经钻了进来,探头四下寻找,嘴里叫着:“阿姨!胡阿姨你在哪儿?”

房间里空空荡荡,哪里就有胡玫的影子?

寻不到人,转过头来,才看见齐齐委顿于地,赶紧过去拉她。

齐齐本来就因为妈妈一夜未归,心底忐忑焦虑,她一个小女孩家家,甫经大乱,难免六神无主,见了皮皮才心神略定些,却不想他进门就喊着找自己的妈!又气又苦,一掌打开陈皮皮伸过来的手臂,骂:“你个无耻流氓!谁要你来假惺惺可怜!我妈…她骚情能救你你去找她,拉我做什么?我没胸没屁股,也救不了你…”陈皮皮听她误会,蹲下身来向她,叹了口气,说:“齐齐,你误解我了,我对你一直都是忠心不二情比金坚…啊吆…”被齐齐啐了一脸口水,他也不以为意,用手臂擦了,继续说:“此情天地可鉴!我要是骗你,叫我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找你妈妈,是另有要事的,咳咳…这件事,说来话长,一下子也说不清楚,以后我自然会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告诉你…”齐齐头脸扭在一边:“鬼才信你!有什么事情…会紧要到非得她来才能帮你的?”

陈皮皮犹豫了半晌,终于说:“我妈妈…她要嫁人了!”

齐齐说:“啊!这是好事嘛。”

皮皮苦了脸:“好个屁。”

齐齐大为不解:“有什么不好的?程阿姨一个人这么久,辛苦得很,现在有个伴儿了,当然是好事情。难道你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陈皮皮被她问得怔了一怔,用手搓了搓鼻子:“这个…咳咳…这个就是你笨了!呐,你想想看,我妈妈是知道咱们俩好的,她心里喜欢你得很,将来我要娶你自然不会阻止…”

齐齐啐了一口:“谁要嫁给你了?我没人要了吗?干么要嫁你个臭流氓!”话虽这样说着,面上却生动了几分——要她嫁自然是肯的,况且小月又说了要再结婚,解除了她心中忧虑已久的一道隐患,心情顿时轻松不少,把原先的怨恨也冲淡了。

“你将来不嫁我,我还能活吗?不要打岔,听我慢慢跟你分析…”小无赖去她脸上亲了一口,继续说:“要是我妈结了婚,我就多了个后爹,将来我的婚姻大事,自然也轮不到妈妈一人做主了!万一她找的这个后爹,是个卑鄙无耻好色下流之徒…”

齐齐又忍不住插嘴:“不会的,程阿姨眼光很好,不会找那样的男人的。你以为每个人都…都像你这么卑鄙无耻好色下流么?”

陈皮皮大摇其头:“不然不然,你和我妈妈一样冰雪聪明眼光很好,还不是一样找了我这卑鄙无…呸,我怎么卑鄙无耻了?我好色吗?好色吗?好,你说我好色,我就好色给你看…”说话间伸出手去,在齐齐胸口一阵乱摸。

齐齐身上穿的还是睡衣,衣领宽松,那只手就顺顺当当从领口处钻进去,五指翻飞,左拨右按,上抹下托,俨然一副音乐行家的姿势!齐齐初时还把两手去阻挡,被他弹了一段儿“变形金刚”以后,气促颊红起来,身体发软,靠在他怀里没声息了。陈皮皮再接再厉,连弹了梅花三弄胡笳十八拍,还没等弹到“西门庆九戏潘金莲”呢,齐齐依依呀呀的伴唱就响起来了。

陈皮皮听他呻吟,肚里大喜:今天我好好干上她一炮,就能摆平了!唉,老子天生劳碌命,昨晚才加完班儿,今天还要继续辛苦…哎呀,我是来找胡阿姨的,怎么又跑题儿了…

齐齐身子不时挺起,把头后仰着贴了他脖颈,蓬松的头发在他口鼻间不住晃动,忍不住一个发痒,阿嚏一声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一条长长的鼻涕就喷出来。齐齐转头去看,忍不住“嗤”的一声笑出来,说:“你…你鼻子射精了。”

陈皮皮打完这个喷嚏,顿时灵台清明:“刚才我说到哪儿了?哦哦,说到后爹好色下流了——你看,他要是好色,要挑儿媳妇自然要求不同了!多半要给我挑个胸大屁股翘的女人,看你这胸和屁股的发展趋势,也实在不怎么乐观,到时候我们被迫劳燕分飞,岂不是很糟糕!”齐齐已是意乱情迷,扭着身体向他怀里腻,含含糊糊地说:“那个我不管,你去想办法…你要是敢甩了我,我就切了你的…”说着伸手去他胯间,捉住了那款多普达!

陈皮皮娇喘一声:“这这…这不是在想了吗。你这样摸来摸去,我可只能想着操屄了…你妈妈…”话还没说完,脸上已挨了一巴掌,齐齐的脸就阴沉下来:“无耻…不许提我妈!”

“我不是在想这个。”

“那你在想什么?这里又为什么硬了?”

“你摸的…我是要她去…噢…阻止我妈妈的…噢…”齐齐脸色稍霁:“我妈妈昨晚也没回来,我现在还担心着呢。这会儿屋里就只有…咱俩,你…你抱我去里面…”

扯脱了她衣服,赤身裸体放在床上,让两条腿垂在床边。先去那小巧鲜红的乳房上亲了几口,才蹲下来分开她双腿。干干净净的阴阜肥腻光滑,饱满洁白的馒头上,一条细缝儿贴合的紧凑,中间明显渗出些透明的液体,一股淡淡骚情的味道扑面而来。齐齐撑起上身看他,见他蹲在自己腿间研究,忽然羞涩,两腿一夹,把正打算凑上去闻的陈皮皮夹在胯间,滑滑腻腻的蹭了一脸。好在他脸上本来已经红红白白惨不忍睹,也不差多这几滴水儿。就势用舌头猫喝水一样去舔,唧唧有声,那一处竟然被舔得缓缓分开,露出里面嫩红!

齐齐“啊”了一声,双手抱住他头,直往下按,身体扭动如蛇。她正值青春年纪,体态渐丰,兼之肤白如脂,一具雪白鲜活的躯体扭动起来,着实说不出的可爱诱惑!皮皮初始还舔得认真,舔到后来,齐齐夹得愈紧,渐渐透不过气来,拼命挥手示意让她放开自己。可惜齐齐正舒爽,闭了眼睛不去看他,高潮汹涌的时节,哪里注意到这些!皮皮就被夹得脸色发紫。情急之下,张口含住屄口,用力死命一嘬!齐齐猛地全身战栗,双腿忽地蹬直,再也夹不住他。只可惜功亏一篑,还没等他逃出来,一股水儿就已经喷涌而出,口鼻上就湿淋淋一片了。

钻出来透了口长气,直接把口脸在齐齐胸口去擦,抹得乳上尽是水渍,亮晶晶一片。又去上面和她亲了,笑嘻嘻说:“你敢尿我一脸!我要报仇!”扶着鸡巴对正部位,却不进去,用龟头在那一点上直杵。他杵一下,齐齐就呻吟一声,杵得急,呻吟也急,逐渐连成一片,到后来,连声儿也出不来了。齐齐的腿就圈住了他腰,用力回收,陈皮皮把持不住,龟头就一下子戳了进去。

长枪短炮,一阵狂轰滥炸,顿时间满屋皆春。

他们小情人儿干得欢,只道没别人在,门也忘了关。偏偏胡玫就回来了,初时还没意识到,只奇怪这声响,待走到齐齐睡房门口,远远就望见了女儿背对门口跨坐在皮皮身上动着,臀起臀落,交接处那物件儿隐约可见。虽然早有猜测,还是在心里咯噔了一下。闪身躲在了旁边。

想:这事情终究是坐实了!也算是报应!我平日没检点了行为,孩子有样学样儿,这就吃亏了。悄悄退出门去,在门口又等了片刻,才敲门假装刚回来,嘴里喊:“齐齐齐齐,你还没去上学么?”

再进去时,两人已经衣衫整齐坐在客厅。女儿的脸还晕红未褪,头发也散乱着。胡玫假意粗心不去点破,向陈皮皮说:“啊!你也在呢?脸上是怎么弄的?你妈妈又打你了吗?”齐齐脸上一红,插嘴说:“他…他刚来,要寻你呢。”转身逃进了自己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陈皮皮干笑了两声,心虚地回答胡玫:“阿姨,我来找你真的有事。”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