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皮皮的斗争》
流域风 著
第三十五章

齐齐还在愣着,她的脑筋还没转过来。眼前的一幕,让她头一阵的晕,如坠深渊,除了本能的那个吃惊表情,全忘了做别的反应。皮皮却是曾经尴尬无数,阅尽丢人显眼的主儿。等一看到齐齐,已知大事不妙,齐齐之于他,是青梅竹马摸爬滚打的玩伴,脾自然滚瓜烂,小妮子温柔起来尚且带了几分暴戾,动辄扯鼻拧耳,眼下情败,自己上的还是人家妈妈,当然是完蛋的不能再完了!

一时间头大如斗,心里叫苦不迭:不好了不好了!暴了!老子时运不济,命格烂霉,生了一个被捉的八字,和姐姐干被妈妈抓,和妈妈干被女儿抓…

心里想着要停下来,奈何正冲的急迫,哪里收得住势!踩是踩了刹车,却还是眼睛看着齐齐,身不由己地在那白腻腻的股上撞了两撞,才堪堪停住。

胡玫正幸福着,忽然后面没了动静儿,心里奇怪,回头就看见了女儿,一张晕红媚的脸霎时青白!慌里慌张掩盖身体,却越急越,前面的裙摆是放下来了,后面却还卷在上,一个光滑丰硕的美赤地着。急着叫:“齐齐齐齐,不是的不是的,你别误会…”

她这一叫,倒把齐齐叫醒了,也不做声,人就窜去了厨房,转眼再出来,手里已经擎了把亮晃晃的菜刀,向着陈皮皮就过去了。陈皮皮还想着要和她说些软话,正筹措语句,想着蒙混过关的道道儿,没提防霸王刀就来到了!这可是真家伙!不比拳头腿脚火钳,吓得一声惊叫,缩脖子噌地窜向一边。胡玫虽然在他身前站着,见齐齐的架势,早吓呆了,连说了一半的话都卡在嘴里,更别说想到去拉她了。好在皮皮机警,齐齐又奔得急,在桌腿边绊了一跤,身子失去了平衡,那刀才将将斜了,贴着陈皮皮的后脑勺砍了过去“咔嚓”一声,剁在了椅子靠背上。

皮皮被她这一刀砍得魂飞魄散,差点出来!就算还留在外面,不至于在子里丢人,却也是一百个不情愿!这场面比妈妈教诲他更多凶险,要想抵抗自然是愚不可及,一转身,捂着就往里面跑。

齐齐那一下劈得重,刀就嵌在了木头里,拽了几下才拔出来,转头看时,皮皮已经逃向了卧室。当下拔腿就追,她甫经大变,心智俱丧,小小的脑袋里只剩万般恼怒,一心要剁了那惹祸的苗,全不管会不会闯下弥天大祸!追到门口时,皮皮正反手关门,想也不想抡臂就是一刀,正砍在门上,把皮皮吓得缩手就跑,门也不敢关了。

等到齐齐冲进来,皮皮已经逃到了阳台,这时节他真真是叫赶狗入死巷,又恰似瓮中之鳖笼中之鸟,再也没有了依仗,贼脸惊恐万状,白煞煞对着齐齐,往日那嬉笑运筹俱都不见,只剩下彷徨了!

正这个时候,胡玫才醒转了神儿,追过来,远远地尖叫了一声:“齐齐你别糊涂!妈妈求你…都是妈妈的错,你先放下刀…有话慢慢说…”

齐齐就回头望了一眼,见胡玫正狼狈着小跑过来,边整理身上的衣服——原本房全都在外面,正往里,只是巨丰,急切间却没办法装回去!气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登时一片模糊,哭着叫了一声:“你不是我妈妈,我没有这样的妈妈!”

一步步朝皮皮所在的阳台近。

她这么缓得一缓,却是给了陈皮皮还魂的时间,他仓皇而逃,实在是被齐齐的架势吓怕,没了计较,等母女两人对话之际,才终于元神归窍魂魄还体,往日练就的大无畏氓气质也总算显现。还没等齐齐走到跟前,忽然一,硬着头皮大叫了一声:“停!住手!”

齐齐不防他突然这么大声音,怔了一下,脚步就停了。用手背抹了把眼泪,向他怒目而视。

只见陈皮皮一脸严肃,将双手叉在了间,理直气壮质问:“你为什么要砍我?”

他语气倒也没显出外强中干,颇有我自横刀向天笑狗熊不怕蜜蜂蛰的架势,只不过裆间的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垂头丧气吊儿郎当,不免损失了几分豪气,略显窘迫了一些。不然的话,真就有地痞氓的风骨了!

齐齐牙齿咬了又咬,狠狠叫:“你不要脸!无下…”

“不错不错。”

陈皮皮打了个哈哈,说:“不过,天底下也没有说无下就该死这个道理!你又不是法官,不是警察,没有资格干掉我!”

齐齐被他的话得狂怒:“你…你跟我妈妈七八糟,禽兽不如,还有脸在这狡辩?我要千刀万剐了你…”陈皮皮眼珠转了又转,顺着她的话说:“不错,但是俗话说,捉贼拿赃捉拿双…咳咳…”忽然想到自己和胡玫被人当场撞破,想抵赖那是绝无可能,借着干咳把话头遮掩了过去,接着说:“那个…那个我和你妈妈虽然是有错在先,可是,却是有原因的,我都是为了你好!”齐齐被气得把手里的刀在墙上一阵敲:“放放!”

想到自己对他一往情深,时时委屈着自己讨好他,实指望将来托付了他,成就心中所想,却没料到竟然是今局面!哀肠百转,心灰意冷,头脑里空白一片,哭着喊:“你…你对不起我…你们…都该去死…”

她心绪混乱,说着话,手臂却还在挥舞,一个没留意,手中的菜刀竟然掷了出去,奔着皮皮飞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小氓不慌不忙,下盘一个扎马,运气于,犹如骇客帝国里的基努里维斯躲子弹一般,用了个“乌缩头”的招式,轻轻松松闪了过去。眼看那把刀越过他头顶,直飞楼下去了。

皮皮潇洒地甩了下头,过去拉齐齐,说:“哎,你不知道这里面的利害,更不知道我的苦衷,这件事…咳咳…实在不是我的本意!你先不要哭,也不要生气,待我慢慢给你道来。”

齐齐一摔手,挥拳打去,正中鼻梁,顿时鲜血四溅鼻涕飞,脸桃花灿烂了。他也顾不得擦拭,去一把牢牢抱住了齐齐的,大叫:“冷静冷静,你要听我解释…”

齐齐兀自哭得凄厉,两眼朦胧,什么也看不清楚,挥手噼里啪啦只管打,大骂:“去…去你妈的…谁要听你胡说八道!”

胡玫站在门口,尴尬万分,初时他勾引皮皮,也是空虚无聊,对男女之事,她向来豁达,虽然因此惹出诸多事端,却也从来没有过检讨的意思。那实在是因为生使然,轻佻惯了的。原以为被女儿看见,最多也就是丢个脸,在孩子面前没了大人的风度,况且齐齐对她也从来没有多少尊敬,越发不在意了。可齐齐的举动如此过,才让她恍然——这孩子竟是在心里喜欢那小子的!

在她眼里,两个小孩自幼就打打闹闹,争强斗胜,也就是小人儿心,最多算是个玩伴,全没往心里去仔细思量的。这时候再看他们举动,就明白八九是有过事情了!才有些惶然:我,我这竟是在和女儿抢男人了…

看着两人扭作一团,却没脸过去劝,怔怔地站在那儿,生平头一次有了几分悔意!又看齐齐虽然对陈皮皮拳打脚踢,却没了之前的气势,手里的刀又没了,料想不至于出什么大事,就悄悄带上了门,靠在墙边发愣。她脸上倒还是红晕颊,却不是情而是羞惭了!之前的望,俱都雨打风吹散尽!

好不容易把齐齐抱上了,代价自然巨大!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红一片,股大腿更是挨了若干掐拧踢踹,好在不比刀凶残,倒也无大碍。灰头土脸地往齐齐身边蹭,逆来顺受拳到脸,只盼小丫头子使过了,能想办法绕住她。齐齐偏没歇的意思,哭个不停,身子也不让他碰,上的枕头棉被都被扔了下去,那阵势,要是有力气,把他扔下楼的心思都有!

眼看收拾不了残局,索也不再劝,故意长长地叹了口气,其状甚惨,一副难言之隐的样子。他这一招叫做“声东击西”是给齐齐量身定做的诡计,旨在引她说话,只要她肯说话,自然有办法周旋。

齐齐果然上当。看他装模作样往上盘膝而坐,一脚踢了过去,边哭着边骂他:“滚,别在我眼前假惺惺!”

这一脚踢得结结实实,陈皮皮仰面从上跌了下去,摔了个仰八叉。他也不以为意,麻利地爬起来又上了,说:“你不知道我的苦衷!唉,大凡忠臣孝子贤良义士,都有被人误会的时候,我也不求你理解,再苦再难,我就一个人承受好了,免得你也跟着难过!”

齐齐“呸”的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信你我就是猪!你有什么苦衷?不要脸的事情做了一件又一件,先前跟那个坏女人七八糟,如今又下到我家里来了,你快走,我一眼也不想看你。”

陈皮皮又叹了一声,才说:“我本来不想告诉你,可要是不对你说明白,将来你想通了这其中的关窍,难免会后悔今天这样对我,到时候我可能已经因为被你误解,有冤难诉,郁郁而终。那个时节你一定会心怀愧疚,责怪自己,要是因为我生了什么郁郁的病,倒是我害你了。”

齐齐怒骂:“你去死,死得快些才好。我冤枉你?我怎么冤枉你了?”

对这个氓她当然了然于,素来诡计百出花样繁多,说他会郁郁而终,打死也决计不能相信!

陈皮皮忽然正襟危坐,沉声说:“我问你,你妈妈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用回答我也知道答案,不错,胡阿姨为人很好,性格朗,是个大大的好人!可是她这个好人却有个致命的缺陷,你自然也知道,那就是喜欢和男人混在一起,对不对?你看,以前她和石夜来在一起,结果出事了,害得你爸爸进了监狱。唉,胡阿姨什么都好,就是这点太不让人放心了些…”

齐齐也不知道他想要说什么,见说到了自己家的丑事,心里自然生出一些不舒服来,哼了一声,说:“关你事,要你来多嘴指指点点。”

皮皮立时大摇其头:“错了错了,这当然关我的事,我对你,那是爱之深情之切,海枯石烂地老天荒我也不变心的…”

话音未落,面飞来一口唾沫,正中眉心,却是齐齐忍不住愤怒,唾了他一口。他也不生气,伸手抹了,冲横眉冷目的齐齐一笑,接着说:“我既然爱你,那么,你家的安定就关系到我了。你想想,要是你妈妈忍不住寂寞,突然又找了个男人,你该怎么办?不要再吐!你这么张口闭口吐来吐去,我可没法说下去了…”

胡玫站在门外,听他们说到自己,脸上不由一热,她自来于别人的评价浑不在意。可这会儿听皮皮这么说自己,也有几分愕然,想到:他干什么要这样说,没想到我在孩子的眼里,竟然是这么不堪…

“啪啪”两声脆响,然后就听到皮皮的痛呼:“又动手!那你还是接着吐我罢。你边唾弃我边说…咳咳…也不碍事。胡阿姨找男人,那可不是你不愿意就能阻止的,是不是?况且,她和男人好上了,一来二去,当然难免走漏风声,那时候我们不就撞见过吗?我们能撞见,别人当然也能撞见,到时候流言蜚语就来了!你走在街上,也难免被人戳戳点点,是不是?你听了这些话,自然心里不痛快,你一不痛快了,遭殃的自然就是我了!再说了,钟叔叔脾气火爆,将来回家听到了这些话,一怒之下,就又去找那男人算账…唉,要是再出什么事情来,你又该伤心了!”

“所以,我是为了你,才铤而走险去勾引胡阿姨的。虽然在心里一千一万个不情愿,可是为了你的幸福,我还是忍辱负重,决心舍身取义了。”

齐齐大怒:“狗不通!你…你七八糟,跟我有什么关系!”

“哎呦…你不要挠行不?听我给你分析:第一,我们两家关系亲密,来回走动也不会教别人怀疑。第二,我足了你妈妈,她自然不会出去偷男人,况且我本领很好,伺候得你妈妈心满意足,将来我要娶你的时候,当然不会反对。第三,我不比别的男人贪心,等钟叔叔回来了,我马上把你妈妈原封不动奉还,顺利交接。平平稳稳地度过这一段非常时期,你说,我对你一片真心,会舍得因为你妈妈不要你吗?那我也太蠢了些!”

齐齐此时心烦意,头脑也浑浑噩噩的,听了他这一篇鬼话,也有些晕,但听他说爱自己,心里倒受用,半信半疑问:“你,你真的是因为这个,才…才和我妈妈…那个的吗?”

陈皮皮立即在上站起,将被打得惨不忍睹的一张脸高昂起来,手指屋顶发誓:“我要是骗了你一句,就天打雷劈,再让你用机关扫,把我打成筛子为止。”

齐齐眨巴着眼睛看了他半晌,心里想着他的话,似乎有几分道理,却又似是而非,但看他这么郑重,还是信了三成。补充说:“那也不行,从今以后你还是不许给我妈妈…情…”

陈皮皮长叹了一声,说:“我又何尝不想这样呢?你不知道,我当时是多么痛苦!虽然胡阿姨美丽漂亮,可哪里能比得上你?我决心干她老人家的时候,竟然硬不起来…唉,曾经沧海难为水,我抱过了你这样的绝美人,对其他女人怎么可能还有感觉?我也是拼命在心里想了你的身体,才勉强硬起来一点的!实在是有些勉为其难呐…既然你不能接受我这样的牺牲,我也不用再受那个折磨了,回头我就和胡阿姨说,让她另请高明,以后再也不献身了。”

胡玫在外面听得目瞪口呆,心想此子脸皮之厚,可做千古第一人!花言巧语之舌,能抵百万雄兵!我活了这半辈子,今天总算才知道了什么叫恬不知!

不过听齐齐竟不再闹,心中也放下了心,暗叫庆幸。

皮皮又口吐莲花,大赞齐齐如何美貌智慧并重,如何温柔贤惠兼备,曲意奉承刻意温存,又混了半晌,才从房间出来。看见胡玫,对他虚空嘬了个嘴儿,打了个OK的手势,笑嘻嘻逃了。

他一边下楼,肚子里思量:乖乖我的妈妈,我险些再也看不到你了!齐齐这小妮子现在糊涂,被我绕住了,不知道等会儿还会不会跟她妈妈闹?胡阿姨老巨猾,料想是拿得住她的,要是两个人能达成一致,嘿嘿,老子就有福了——我刚才给齐齐发誓,将来一定是遵守不了的,唉,胡阿姨这么风有趣,怎么肯放过她?好在我发誓留了个心眼儿,在屋里发誓,就算不遵守,雷也劈不到我!至于后面,嘿嘿,料想齐齐也找不来机关…她找不到,自然没法扫了,这也不算我耍赖,不知道她肯不肯借我的机关,我这厉害得很,专扫女人,恐怕她不敢借罢…

出了楼道,却见楼下围了许多人,正议论纷纷,就挤进去看,原来是个光头的男人,形状猥琐,正抱着脚坐在地上,一两摩托车倒在旁边。那人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不停咒骂。

正看着,忽然被人劈头打了一掌,扭头去看,正是妈妈。原来程小月也下来看热闹,无巧不巧正碰上他。皮皮就苦了脸,做悲凄状,说:“妈妈妈妈,你看我好倒霉,刚刚被人打得好惨!”

程小月也被他的形状吓了一跳,待看他行动自如手脚齐全,知道是皮伤,抱了双臂研究了半晌,说:“活该,这是报应。”

又问妈妈发生了什么事。小月说:“那人是咱们社区球队的外援,号称金左脚,他倒霉,骑车从这儿经过,天上掉下一把菜刀来,把他砸倒了,腿也被断了,唉,这年头,真是什么怪事都有…”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