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皮皮的斗争》
流域风 著
第三十三章

见陈皮皮一脸的猥琐,笑得比西门庆还。程小月愈发怀疑:要说昨夜他没胆子对自己干那件事,倒还肯相信。可说得如此这般光明磊落,绝不是他往日的做派!把自己抱进他的房间,多半是心存念图不轨,那巴也决计不会自己从衩里面跑出来!只不过他是有贼心没贼胆儿,临阵退缩罢了。

好在感觉身上并无什么不妥,没被这混蛋小祖宗趁机得手,那也算得上是不幸中的大幸了。不过亏是一定吃过了——不说那巴,单单是他把个脑袋扎进自己腿间,那就是大逆不道欺君罔上,够毙的了。

假意沉思了片刻,才点头说:“嗯,这么说来,我是冤枉你了!不过你大可叫醒了我,让我回自己房间睡觉的。这回我暂且相信了你,不和你计较,下次却不许这么干了。”

陈皮皮没想到这次居然很容易过关,不由大喜,装出一副彬彬有礼,起身朝上深鞠一躬,说:“妈妈圣明,总算没让我含冤下,大恩大德无以为报,今天你就安心再睡一个回笼觉吧,早餐由我来准备好了!”

说完推门而出,唱着歌儿忙活去了。

程小月本想着趁他不备,去锁了房门来个关门打狗的,却没料到他先逃了。

更肯定了他这是做贼心虚,怕是已经在心里早堤防了自己,看来今天想教育他是不成了!抬腿看见单上一片漉漉的痕迹,也不知究竟了多少口水,腿上都腻腻粘粘的。一想到方才的情景,脸就一阵红一阵白,用手背在嘴上擦了又擦,却怎么都像还有某种气味,又羞又恼,唯有拼命闭紧了嘴巴,好像只要她一张开嘴,就会有一巴会进来一样。

吃过了早饭,母子一同出门。边下楼梯程小月边问儿子:“听说你们班的数学老师换了?新老师对你怎么样?”

陈皮皮嘿嘿一笑,没吭声,如果告诉妈妈新来的老师已经判了自己死刑,怕她要跳起来的。新老师长得倒是皮光滑,可惜部太平了点儿,和于老师相比自然不可同而语。对待同学也算得上和蔼可亲,唯独看自己的时候神情颇为不屑,想来心里早就有对自己动手的意思了,只不过她初来乍到顾及了形象,不肯失态罢了。以后自己在数学这门课上前途堪忧,早晚要因为成绩不好被妈妈修理!这么看来,早一拿下妈妈,自己就早一安心,不然等到那一天来临,那才真是死无可死活不可活呢。

齐齐正在楼下等他,看见两个人一同下来,有些尴尬,叫了声“阿姨好”拔腿就走,也不等皮皮了。

陈皮皮过去勾住了她的肩膀,说:“好巧啊齐齐,一起走。”

话音未落,耳突然一疼,已经被程小月揪住了耳朵,硬生生拉了过去,用力在儿子头上敲了一记,骂:“规矩点儿…勾肩搭背的,像什么样子!”

齐齐也是大窘,附和着程小月的话:“就是就是,我和你又不是很。”

陈皮皮被扯得直咧嘴,却顺势搂住了妈妈的,向着齐齐挤了挤眼儿:“是吗是吗,原来我们不啊,嘿嘿…这个我就比较了,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马子…你看这相貌这身材…啧啧,比你漂亮吧!”

齐齐张大了嘴巴,惊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她可没想到皮皮敢这么说话,照惯例,这无疑是在捅马蜂窝!不给小月阿姨揍个半死才叫奇怪了。

程小月还没反应过来,嘴里还在重复儿子的话:“马子?”

手向外推着皮皮的身体,不让他过分贴近自己。却感觉到他搂的那只手在身后滑下来,到股上拍了一拍,顺便摸了一把,不等她回过神儿来,人已经从她身边窜走,哈哈大笑着逃到齐齐的前面。

想了一想,才恍然明白了那话里的意思,大怒,劈手将包丢了过去,盛怒之下,手法难免仓促,准头差了些,却甩到了齐齐的脚下。齐齐倒机灵,捡起地上的包塞回程小月手里,叫了声“阿姨再见”转身一溜烟儿跟着皮皮去了。只剩下程小月哭笑不得地站在那里,又羞又恼,又是觉得滑稽,过了半响,终于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一进校门,就看见班主任梅得高正站在院子当中和新来的老师说话,新老师腼腆,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梅得高和她说了什么。见两个人从身边过,梅得高才收敛起谄媚地笑,假意看了看表,对陈皮皮喊:“你你你,过来。”

陈皮皮嬉皮笑脸地挨过去:“班主任早!泡妞呐?”

梅得高脸皮虽厚,却也红了一下,马上板起脸来,教训:“严肃点儿给我,你刚才说的那叫什么话?啊!简直流氓之极!我和韩老师…咳咳…是在谈工作。”

说完了又觉得颇为牵强——自己刚才和韩老师说的,和工作可真的没多大关系!就补充:“你们韩老师初来乍到,生活工作上当然需要照顾,我那个关心关心…咳咳,也是应该的。韩杏儿老师,你说是不是?”

韩杏儿双颊通红,支吾着没搭腔。刚才梅得高对她语多挑逗,话里十分暧昧猥琐,她一个姑娘家正不知该怎么应付,好在陈皮皮给她解了围,趁他们说话,赶紧找借口摆脱,拉了齐齐去她办公室去了。

梅得高本来想教训一下学生,好在新老师面前威风一下,却反而被他搅了好事,心里老大不痛快。对皮皮沉了脸:“你嘴怎么这么贫?老实给你讲,我忍你不是一天了,你最好老实一点儿,不然哪天把我惹毛了,教你吃不了兜着走。”

陈皮皮也不惊慌,大大咧咧地搭了他肩膀,说:“咱们俩谁跟谁啊?狗皮帽子有什么反正?我又没拦着你泡妞…你吃了瘪可别对我撒气儿。梅老师,你喜欢泡新来的老师,这我心里明白,当初你爬在于老师床上的时候,我不是都看见过了?还不是没吭一声!唉,我们男人都不容易嘛,有这个爱好也属正常,我理解理解啊,不过你要真不念我们的交情,给我穿小鞋,我可就不理解了…”

梅得高气得脸由白变黑:“你你你你…这是威胁我吗?我可不怕你。”

只见那小流氓两手一摊:“不敢不敢,不过听说于敏老师怀孕了,嘿嘿,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和梅老师有没有干系…”

梅得高被噎得气急败坏:“胡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可别乱说话,这要是被别人听到了,我告你毁谤!”

陈皮皮连连点头:“那是那是,当然不能给别人听到,我一定替梅老师保守这秘密,你大可放心就是,我这个人,别的不行,义气却是很讲的。”

说完也不等他辩解,哈哈一笑,甩手去了。

晚上放学,借故甩脱了齐齐,独自一个人去了妈妈的剧团。在外面先找了家花店,买了一束红彤彤的玫瑰花,让送去里面给妈妈程小月。中间夹了个纸条,让店员妹妹按自己说的写上:“祝程小姐貌比花美,人比花娇。落款是:一个暗恋你十五年的倾慕者。”

上次勒索妈妈,收益颇丰,现下买束花哄哄她老人家,权当是个回礼了!

估摸时间差不多了,才不慌不忙地挨进去。一进排练厅,果然看见妈妈正被一群小姑娘围着,正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又是夸花漂亮,又是好奇送花者身份,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程小月倒是有些不好意思,把个副团长的威严也弄丢了,被这一句那一句的问题问得应接不暇,等看见陈皮皮进来,方才恍然。但爱花本是女人天性,如今在一群青春靓丽的小姑娘面前争足了脸面,自然心中欢喜,笑眯眯看着皮皮走过来,把花塞到他手里,说:“不知道是哪个蠢蛋儿,居然给我这个老太婆送花!真是既幼稚又可笑,你知不知道是谁啊?”

陈皮皮假意愕然:“原来妈妈不喜欢花啊,这家伙可真是愚蠢,这次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不过,这人也算是勇气可嘉,应该表扬的。妈妈你青春无敌,倾国倾城,仰慕者自然如过江之卿,一点也不奇怪,料想其他人虽然心里倾慕妈妈的风采,可摄于妈妈太过美貌,所以自惭形秽不敢亵渎,只有默默在心里暗恋罢了。像这样敢来送花的,一定是个长得风流倜傥貌比潘安的人吧!”

一席话说得程小月眉头直蹙,差点吐出来,白了他一眼,终于还是虚荣心占据了上风,没有开口揭穿他。

一群美少女还不肯罢休,连陈皮皮也围在了中间,恭维程小月之余,自然也顺便给他戴上几顶高帽子,一起夸赞他相貌英俊体格伟硕,耳大有福眼小聚光之类。众夸之下,必有勇夫,陈皮皮得意之余,瞥见墙角处有只足球,卖弄之心大起,过去盘带了那球,径直趟进了人群之中。只见他左右闪转腾挪,身形飘忽,那皮球就似是黏在脚上一般,在一众美腿玉足之间穿插,竟然能不碰到一个人!

众女哪里见过如此精妙的脚法,俱眼花缭乱娇呼不断,几乎要把他当偶像看了。

还是程小月叫住了他,说:“别在这儿捣乱,我们还没排练完呢,你先一边等我,练完了走的时候叫你。”

看了一会儿排练,颇为无趣,就想找个地方睡觉去。拐出排练房,是一条走廊,陈皮皮边走边看,试着推门,果然找到一间没锁的。房间不大,空调开着,靠墙是一排分成无数格的柜子,却没有桌椅之类可以借来睡觉的东西。不由大为丧气:这几日在学校被看得紧,上课被老师盯着,下课被齐齐看死,想偷个懒也没机会,就连和女生说一句话,都要被审讯半天。都说有女人很幸福,可在我看来,还是没女人的日子逍遥快活!唉,再过些日子,又该考试了,妈妈那里又要过一道险关…一定要想个办法,在考试之前把妈妈拿下才保险…

正打算出去,忽然灵机一动,手脚并用去爬上了柜顶——果然是个睡觉的好地方!不单平整,空调也恰好在柜子上方。从脚上扒下一只鞋子来,枕在脑后,望着天花板想计谋,女人都喜欢阿谀奉承鲜花衣服,想来妈妈也是吃这套的,明日我该去给她老人家买几件衣服,妈妈一高兴,说不定就从了我…奶奶的,不成不成,妈妈高兴是一定会高兴,不过要她这么容易就被我哄上床,可就太小觑了她…

一阵胡思乱想,神游天外。一会想胡玫风骚有致,一会想齐齐娇憨多疑,一会是于敏美目顾盼,一会是妈妈拳脚无情…俗话说少年不知愁滋味,却不知我们的陈皮皮一个小小的脑瓜里,早已是愁肠百转英雄气短,乱成一锅粥了。

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似睡非睡之间,听到有人在说话。小流氓睡得正安逸,忽然被吵醒,大是不满,正要开口斥责,却先看到了下面的光景。顿时目瞪口呆魂飞魄散,张大了嘴巴呆在那里,再也出不得声儿了。

只见下面熙熙攘攘挤满了人,莺莺燕燕娇声无数。正是那帮排练回来的美少女,宽衣的宽衣,褪裙的褪裙,室内一时间春光灿烂风月无边,数十美女一同解带更衣,场面何其壮观!饶是小流氓阅女无算,也被这一派光景惊呆了,眼睛大睁,口水直流,唯恐漏掉一丁点儿情节!

只听一个圆脸的少女说:“小莹,你大腿上怎么青了一块?老实讲,昨晚到底去哪里鬼混了?是不是被哪一个帅哥勾到床上去了?”

那被叫做小莹的女孩脸上一红,赶忙用手遮住了大腿,辩解说:“别胡说,我哪里就去鬼混了?这是今天练功不小心撞到的…”

旁边一个长发少女多事,听了连忙凑过去看小莹的腿,将个只穿了内裤的玉臀翘了起来,正对着陈皮皮!还不时轻轻晃动几下,诱惑可谓惊天动地!皮皮下面的武器顿时勃发,跃跃欲试。只可惜他自己也知道,下面是群狼,自己这只猛虎倘若真下去,多半是凶多吉少…这么多人,每人踩他一脚,也要被迫去当东方不败了…

只听那少女格格笑着说:“练功?你骗谁呢?你倒说说看,怎么个练法儿才能磕到这里?照我看,多半是被什么凶器捅的吧…哈哈…”旁边一个手里拿着衣服正要穿的少女听了,也来凑热闹,把衣服也丢到了一边,将自己的一条腿向上板起,轻轻松松的一个立劈,说:“我知道,我知道,一定是这个样子的——喏…这样这样,那个人就过来捅她,没对准,唉吆唉吆吆…就捅伤了…”

那叫小莹的少女听了大羞,跑过去拧她,旁边的众人也嘻嘻哈哈帮忙,一时间好似到了盘丝洞,粉腿玉乳齐飞,丰臀细腰共扭,满室皆春乱作一团。

她们闹得热火,全不知上面正有人在抽税,那抽税之人早已经神魂颠倒血脉贲张,连鼻涕流到嘴里也不知道了。

正闹着,忽然一声轻响,程小月推门进来,众人这才安静,各自整理。程小月边去开了柜橱取自己的衣服,边在嘴里嘟囔:“奇怪,这么一会儿功夫,人就不见了!也不知道死去哪里了…”

一个已经换好衣服的少女接口:“程阿姨,你儿子踢球踢得好帅哦!我哥哥也踢球,却没他那么灵巧…”

程小月心里得意,嘴上却说:“踢球好有个屁用?我头疼的倒是他的学习,成绩糟糕得一塌糊涂,唉,要是他肯把踢球的心思用在学习上,才算我上辈子烧了高香呢!”

一边说,一边解开了衣扣,缓缓脱下了上衣。

众女虽然胜在青春,却略显青涩,那身子的丰腴和成熟女人的气质却差了一截儿。程小月褪下裙子,一个妖娆丰满的身体站在众女之间,愈发显得风韵无限娇媚无二。在柜顶上的皮皮虽然常能见到妈妈春光乍泄,对那身子颇为熟悉,但如此这般悠然自得地偷窥,却也是从来没有过。边看边是大赞不已:我认识的女人之中,胡玫阿姨的身体算得上顶尖儿了,可现在看来,妈妈却还胜了她一筹!

啧啧啧啧…这腿…啧啧啧啧…这屁股…

他看得入神忘我,不由自主将头探了出来,口水也顺着下巴滴落,却正巧滴在一个女孩额头。那女孩用手抹了一把,大为奇怪,抬头往上面看,立刻就发现了一个面目僵硬疑似僵尸的不明物体。顿时大惊,指着上面“啊”的叫了一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唯满脸惊恐,跺脚不已。

众人都被她的动作吸引,也一起抬头,不约而同惊呼尖叫,房间里顿时一片大乱。捂胸者有之,护臀者有之,惊慌躲避者有之,不知所措者有之…众生百态不一而足!更有一个女孩,正躲在墙角用剪刀修理下面的毛毛,被这么一吓,手上一抖,将内裤也剪开了一道口子!唉,总之当时的情况,那是说有多混乱就有多混乱,说有多惊险就有多惊险…

程小月正穿衣服,还没扣好扣子,突然发现身边一阵骚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忙着问:“怎么了怎么了?你们叫什么?”

哪里还有人回答她,俱是无头苍蝇一般流窜了,更有找不到遮掩的,干脆一把抱住了程小月,将个险要的部分贴在她身上,唯恐被什么人偷去了…

陈皮皮情知不妙,倒也临危不乱,将衣服往脸上一遮,从柜顶上跳了下来,准备趁乱突围,从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

他身形矫健,一如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只可惜一落地,就踩到了一位MM的玉腿,登时摔了个趔趄,待要爬起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纤纤玉手,不慌不忙地探过来,一把揪住了他的耳朵…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