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皮皮的斗争》
流域风 著
第十三章

看着陈皮皮在那里跳,像是只上满了发条的兔子。于敏用手背擦了擦嘴角,想:怪不得男人喜欢让女人用嘴含那东西!原来真的是很刺激的!我才给含了几下,他已经兴奋成这样了!看来他终究是个孩子,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要是他再来让我给他含,我只舔几下就好了,不然又不知道他会蹦成什么样子!

怕给屋里的人听到,陈皮皮不敢叫出声音,只不断地吸气。心里大失所望,想:亏她还是老师,这本事还不如齐齐!齐齐为什么一下子就学会了!难道是她妈妈的遗传?我这苦命的小弟弟,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咬出来牙印儿!

不敢再冒险让于敏吸吮,伸手去把她拉了起来,在那水亮儿的嘴唇上亲了一口,抱了她的腰,就又看里面的那场战争。

于敏手里握了他的鸡巴,只觉得掌心里滚烫,轻轻抚摸,鸡巴竟能轻微地挑动。想起了这东西在自己体内的滋味儿,心神一阵荡漾,又有几个疑惑:那时候和石夜来恋爱,他也是让我用手给他套弄过的,却为什么没有这样想要的冲动?正想着,屋里突然传来「啪啪」的响声,忍不住探头去看,却又惊呆了。

屋里的王主任边操吴秀丽,嘴里骂着极为粗俗的话,还挥手在吴秀丽的身上一阵疯狂的抽打,巴掌打在乳房上,乳房就颤悠悠地晃动,上面立刻就显出充血的掌印。打在脸上,吴秀丽就痛苦地叫着:「操你妈的,你是个杂种!」王主任抬手又给了她两个耳光:「你个不要脸的臭货!再骂老子把你的嘴缝起来。」吴秀丽眼中满是兴奋,努力扭动着身体,使得捆绑后紧绷着的白皙肌肉更加凸出。王主任每操一下,那些肉就跟着一阵的颤动。

看到这里陈皮皮再也忍不住冲动,拉了于敏离开窗户,在她脸上吻了一口,喘着粗气说:「老师,我想操你!」就伸手去褪她的衣服。

于敏心里也有几分想要,却拉不下脸儿来。推着陈皮皮,说:「别,别在这里,要回我屋里才行的!」手却抱了他的头,任凭他把自己的裙子连同内裤一起褪下到了腿弯儿。陈皮皮的手在阴唇上摸了一把,已经是湿淋淋的一片。用手扶了鸡巴就往里面插。于敏「嗯」了一声,把他的头抱得更紧了,身体轻轻扭动,把胸脯死死地压在了陈皮皮的身上。

陈皮皮勇猛地插着,脑子里却想着王主任和吴秀丽的淫状,兴奋的不能自已。将于敏牢牢地顶在墙壁上,一下又一下地冲击着,下意识里,已经把她当成了捆绑着的吴秀丽了。于敏给他撞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快感却源源不绝地从下身传出,身后是坚硬的墙壁,陈皮皮每一下撞击都似乎是要把她顶到墙壁里面去一样,瞬间里她忽然有种被侵犯的错觉,似乎自己正被强奸一样。这种感觉让她莫名其妙地兴奋着,渴望接下来更加强烈的蹂躏!

陈皮皮的兴奋却到了顶点,终于支持不住,精液喷涌而出。又顶了几下,停住了。于敏还不知道,身体还在挺着,屄紧紧地收缩着夹紧了鸡巴,一直奔着高潮去的。等到发现陈皮皮已经不动,才明白了他已经射精,终于还是没达到高潮。心里微微有些失望,想:他上次可没这么快的!真是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了!

却也不好意思说出来,把头靠在了陈皮皮的肩上,脸轻轻地擦着他的耳朵,小声儿说:「完了吗?你可真是急!连回去这一会儿都等不及!」

陈皮皮这时候才想到自己太快了,心里骂了一句,想:这个地方真是邪门儿!老子每次在这里都早泄,上次可就更糟了,连里面都没进去就缴枪了!摸着于敏的头发,问:「还去不去看他们?」于敏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说:「还看什么!我腿都软了,衣服怕也给你弄脏了,你想看自己去看去,我可要回去了。」

陈皮皮就跟了于敏回去,到了于敏的宿舍门口,于敏却突然有些别扭。想:我下边水儿流了这么多,夹杂着他的精液!连内裤都湿了。要当着他的面来洗,实在是羞死了人!

转过身对陈皮皮说:「你跟着我干嘛?还不回家去!」陈皮皮拉住了她的胳膊,说:「我还想要和你呆一会儿,你别赶我走!」于敏心里升起一股暖意,嘴里却说:「我可不能陪你呆着,我还得回去搬些东西过来的!」陈皮皮就自告奋勇说:「我帮你搬去。」于敏想起石夜来要她把电视也搬过来,就说:「好,我正愁没搬运工人呢!」叫陈皮皮在门外等了,自己闪身进屋。

过了好一会儿于敏才出来,头发重新梳过,又换了一身衣服。陈皮皮问:「你在里面干什么了?就换件衣服,也要这么长的时间?」于敏脸一红,说:「多管闲事儿?你还是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我老公打吧!」陈皮皮一缩脖子,问:「他真的会揍我吗?」于敏见他害怕,笑了起来:「你这就叫做贼心虚,他又不知道你和我……和我的事情!」

两人打了辆车,直奔于敏的婆家。

于敏的婆婆正在门口,见于敏过来,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说:「你回来啦!吃了饭没有?没吃我给你做去。」于敏说:「我来拿东西的。」于敏的婆婆怔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起来,问:「你不是搬回来吗?」

于敏也不和她多说,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看见石夜来正坐在桌前看书。屋里的摆设和自己走前没什么变化,粉红色的圆床上依然摆了两个人的被子,墙壁上挂着巨大的结婚照。心里酸溜溜的不是滋味儿。石夜来看书看得入神,连她进来也没发觉,于敏就问了一句:「你看什么呢?」

石夜来听到于敏的声音,身子一震,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转头望着于敏,说:「啊!没什么,是一些佛经。你回来拿东西吗?」于敏点了点头,看着石夜来有些痴痴呆呆的模样,心头一软,说:「你身体还没全好,要注意自己的身子。」

石夜来叹了口气,掩上经书,说:「我早些时候为什么没看到这些书!原来天地间真的有造化弄人!那时候我一味近色贪欲,照经书里说,已经坠入了魔道,不能明白人生的本相。钟凡这一脚,虽让我的身体残缺,却偏偏就除掉了我的业障!以前觉得佛家禁欲是在压抑人的本性,现在看来,欲壑难填是真正一点儿不错了!」

「经书上说人生而有三苦:求不得,怨憎会,爱别离。诸般烦恼,都是自此中而来。现在回过头来看,以前的种种,真是可笑荒唐!人这一生,终究是孤单着来,又孤单着去的,别说是求不得,就算是得到了,又能拥有多久?哎呀!我说了这么多,只怕你是不会感兴趣的!你吃饭了没有?」

于敏呆了半晌,不知该高兴还是悲哀,忽然觉得石夜来离自己已经很远,明明就在眼前,探手可触,却又虚幻得咫尺天涯遥不可及!垂下头,一滴眼泪就落下来,在地板上摔得粉碎。说:「你能这样想,那……那也很好!」

收拾了些日常用品,叫陈皮皮抱了电视出门。刚到门口,婆婆又追了出来,在她怀里塞了许多东西,说:「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可别生病了!」翻开来看,都是些腰果蜜饯红枣之类的补品。在心里叹了口气,连告别的话也不说了,叫了辆出租,和陈皮皮返回学校。

第二天是学校的周年庆典,停了一天的课,又请了学生家长来看学生的演出。胡玫和程小月也来参加了。程小月穿了件白色的绣花连衣长裙,胡玫是一身黑衣,她两人身材高挑,比一般的女人都高了些,脸蛋儿又生得靓丽,一黑一白相得益彰,站在人群当中如鹤立鸡群,引得众人皆侧目来看。

胡玫察觉了众人的目光,心里得意,高昂了头,对程小月说:「我家的齐齐是第一个节目上的!听她说是要跳舞的,不知道你家皮皮什么时候上?」程小月笑着说:「他?我倒盼着他不要上来丢人显眼呢!」

齐齐表演的是芭蕾舞《天鹅湖》里的片段,虽然是仓促排演,基本功差了一截儿,却胜在青春朝气,加上少女的身形初成,也尽显了婀娜摇曳!引得台下叫好不断,掌声四起。程小月边拍手边对胡玫说:「瞧你这女儿!出落成人精儿了!我要是有这么个女儿,真是要睡着都会笑出来的!」胡玫也是满心欢喜,说:「看她的样子,倒想起年轻时那会儿了。」

陈皮皮是最后上场的,是合唱的节目,穿得倒是人模狗样,只可惜脖子下的领结却戴得歪歪扭扭!陈皮皮的嗓门儿全校第一,据说他在操场踢球,学校一到五楼的教室全能听到他的吆喝呼叫之声。做领唱那是当仁不让的。

陈皮皮边唱边在人群里找程小月,却意外看到了蔷薇也站在台下,嘴里磕着瓜子,笑盈盈地看着自己。两人的目光一对上,蔷薇就眨了下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儿,表情俏皮又诱人。陈皮皮大喜过望,想:我可得表现好点儿,露一鼻子给她看看!憋足了劲儿,一下子把调门儿提到了最高峰。

声音是提了上去,调子却跑偏得如同小沈阳的七分裤!听到人耳朵里就比鬼叫强不到那里了!偏偏身后众人还在齐声合唱,更把这一嗓子衬托得余音袅袅绕梁不知几日了!

台下的程小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扭头对胡玫说:「我这儿子真是勇气可嘉!连丢人都要找人最多的地方!」胡玫也笑起来,说:「就凭这一嗓子,可以叫他破瓦罗蒂了!」

众人都在惊愕,只有蔷薇使劲儿地拍了手,大声叫:「好!」又鼓了几下掌,却发现别人都没附和,知道叫错了好儿,一缩脖子,吐了吐舌头,想:这么高的嗓门儿,为什么没人鼓掌的?我们太平镇可没叫得这么响的人!

程小月也给她的叫好声吸引了,探头去看了一眼。想:这个姑娘又是什么人?也是学生家长吗?说她是孩子妈妈也太小了点儿,要说她是学生可又太大了点儿!心里正想着,身后一阵骚动,有个清脆的声音传进耳朵:「妈妈,我跳得好不好?」回头一看,是齐齐从后台跑了出来。妆也没卸,还穿着演出的服装,正一脸的兴奋挽了胡玫的胳膊邀功。就拍着手说:「齐齐跳得真好!活脱脱的是一只天鹅了!」

等陈皮皮从后面出来,却已经不见了蔷薇的踪影。在人群中看到了妈妈,就挤了过来。程小月第一句话就说:「你唱得真烂!我在剧团也是有身份的人,费了这么大的劲儿生你出来,还不如检个破收音机好呢!」陈皮皮面无愧色若无其事:「你是第二十六个批评我的人了,人家前边还有十几个丢鸡蛋来奖励我呢!」程小月哈哈大笑:「是臭鸡蛋吧!」

齐齐就叫着回家,说:「下午放假半天,咱们一起回去吧!」陈皮皮却又挤进了人群,丢下一句话:「你们先走,我还有事。」齐齐就撅起了嘴:「他真是个大忙人!事情这么多的!是知道唱砸了,要去给音乐老师负荆请罪吗?」程小月就笑了起来,拍了拍她的头,说:「咱不理他,那家伙一定是去踢球了!走,回家阿姨给你包饺子庆功去!」

陈皮皮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始终没找到蔷薇。心里一阵失望,想:她来这里是专程看我的吗?却为什么又不等我下来就走了?抬头看见于敏正在台边帮忙收拾东西,就朝她走过去。于敏见他过来,给他使了个颜色,摇了摇头不让他过去。陈皮皮就停下了脚步,想:于老师不让我过去,是怕人看出我和她亲密,虽然表面上和我疏远,心里却是和我亲的!看样子她下午也要忙的,这会儿学校里人多眼杂,只怕是没机会跟她说话的。啊!不如去蔷薇家找她好了,她那里人也不多,眼也不杂,实在是个好去处。

拿定了主意,一人溜出学校,直奔蔷薇的住处。

蔷薇给他开门的时候只穿了一件睡袍一样长的上衣,下面什么都没穿,乳房挺起来把薄薄的衣服顶起两座山峰。给他开了门,转身往里走,说:「我正要睡觉呢,你又来烦我!」陈皮皮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手掌抓住了两只乳房,说:「是吗?正好我也想睡觉,咱们一起睡吧!」

蔷薇扭了下身子,用手肘顶了一下他的胸膛,笑着说:「你是土匪吗?一进来就霸占我的山头儿!」陈皮皮就怪声怪气地回答:「你这山头儿上可真荒凉,两座大山也只不过长了两粒花生出来!还穷得连壳也没有。」蔷薇哈哈一笑:「我这么穷的山头儿,你也来霸占,不是没出息到了不要脸的地步?」

陈皮皮死皮赖脸地粘在她背上,说:「我是要支援你这山沟儿的!先摸清地形,再来浇水施肥。」蔷薇就在他的大腿上拧了一把,说:「浇什么水?你有水浇给我吗?」陈皮皮伸出舌头在她耳根舔了一口,说:「我有口水。」

两人到卧室坐了,陈皮皮双手在蔷薇身上上揉下摸忙得不亦乐乎。蔷薇给他摸得烦起来,用力把他推倒在床上,说:「你一定是章鱼投胎来的,生了两只手,却偏偏要做八只脚的事情!哎呀……」一只手臂被陈皮皮拉住,用力一扯,就被拉得倒在陈皮皮身上。手忙脚乱地要起来,却给陈皮皮抱得牢牢的,一条长腿被夹在他的腿间,几下子挣扎,就把那根长长的凶器唤醒了。

两人脸贴得近近的,呼息可闻。蔷薇用腿把他硬起来的鸡巴压住了,似笑非笑地看着陈皮皮的眼睛,伸出一只白嫩的小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说:「小不要脸的!请问带钱了没?没有的话趁早把你那玩意儿收起来。」

陈皮皮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无赖地说:「反正你是亏了,亏多亏少也不差这一点儿!给我记上账,将来连本带利一起还你。」蔷薇垂下头,将额头抵住了他的额头,眼露笑意,昵声说:「是吗?你要我记多久?一辈子吗!只怕你越记越多,一辈子都还不了的。」

陈皮皮已经顾不得回答,猛地一个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手忙脚乱地往下褪她的内裤。蔷薇合拢了双腿给他脱了,手在他的鸡巴上摸了一把,笑着说:「小东西,进来过一回就记住我家的地了,见了洞就高兴成这样!跟你主人一个德行,活该累死你!」

陈皮皮一插进去,蔷薇就伸直了身子绷直了腿,屄里的肉也绷紧了,夹得陈皮皮差点儿走了火。捏住了她的两个乳头,说:「原来你早就河水泛滥了,还要和我讨价还价!我是来救灾的,应该是我收钱才对!不准夹我!不然我使劲儿捏了。」

刚操了几下,门一响,有人进了屋。陈皮皮给吓了一跳,转头去看,是个年轻女孩儿,提了个大包正往卧室走。一下子慌了,趴在蔷薇身上不敢再动。蔷薇也伸头去看,就叫:「贝贝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和男朋友去上海了?」

女孩儿把包拖到了墙边,踢了一脚,插了腰站在卧室门口喘气。说:「那个挨千刀的骗了我的钱跑了,把我扔在了上海,害的我找了四个老头儿上床才挣够回来的路费!咦!这是谁?」

蔷薇抱住陈皮皮的头亲了一口,说:「我老公。」女孩儿探着头看了一眼,说:「嗯!屁股真白!帅哥儿你接着干,就当我是屁好了,反正我比屁也强不到哪里去!给人当有害气体挤回来了。」

蔷薇就招手要她进来,说:「妹妹别难过,叫我老公给你甜一下!他可是变形金刚,金枪不倒,比你那个中看不中用的东西强几百倍了!」女孩儿叹了口气,使劲儿跺了一下脚,说:「没心情!你们接着恩爱。我这就去黑市买把枪,到他老家找他去,拿不回来钱,老娘就崩了他!」转身出门,「砰」地一声带上了房门。

陈皮皮目瞪口呆地看着蔷薇,还没回过神儿来。蔷薇就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说:「愣什么?接着上班啊!」陈皮皮才如梦方醒,说:「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老公了?你刚才说要我给她甜一个是什么意思?」蔷薇嘻嘻一笑,说:「你又不给钱,不是我老公你为什么趴在我身上操我?她是我好姐妹,我的就是她的,给她用一下又不会坏掉!你还不愿意吗?你看她长得多漂亮!」

陈皮皮说:「我没注意,刚才我光顾着害羞了。」蔷薇就笑着说:「你还会害羞?来,老公给我看看,你脸是不是红了?」陈皮皮就把脸埋在她的乳房中间,一通乱拱,说:「我的屁股给人看了,我没脸见人了!请你行行好,用奶子捂死我算了。」蔷薇嘿嘿一笑:「想死?麻烦你先干完了再死,要我有了高潮,我就大发慈悲,用奶水淹死你。」

陈皮皮就接着奋力冲击,蔷薇两条长腿高高抬起,夹住了他的屁股,说:「你又忘了我给你说的话了?操屄不能这么蛮干,上来就是一通乱捅,射了精就倒下去睡觉,那是笨男人干的事。早晚把自己的女人干跑了!」陈皮皮就听了她的指挥,慢下速度来,说:「这么操,一点儿都不痛快。」

蔷薇说:「射精是男人的目标,过程却是女人的享受!只有给女人享受了,才能越操越让她喜欢你的。」陈皮皮「啊」了一声,心想:照她的说法,我以前都是在蛮干于老师了,可她却是越干越喜欢我的!还有胡玫阿姨偷男人,难道是因为齐齐的爸爸干她的时候也是蛮干的吗?

有了蔷薇的悉心指点,做爱似乎倒成了一种玩耍,不紧不慢地动着,中间还会停下来说一会儿话。或者抽出鸡巴,给蔷薇含着吸吮几口,然后再塞回到屄里搅动。陈皮皮也尝到了不同以往的乐趣,感叹着说:「原来操屄有这么多的学问,没遇到你之前,我真是个井底之蛙了!」蔷薇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说:「你要学的还多着呢!慢慢我都教给你,让你变成个超级无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杀女无数的变形金刚!」

陈皮皮在她乳房上咬了一口,说:「那我第一个杀的人就是你。」蔷薇摆出一副藐视他的样子,说:「猫教会了老虎,老虎还能吃了猫?你来杀我,我就摆个空城计,吓得你落荒而逃,这一回就叫做「姐姐智摆空城计,皮皮兵败水帘洞」,从此你就贻笑大方遗臭万年了。」

正调笑着,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蔷薇问:「谁?」门外却没人应声,门还是敲得咚咚响。蔷薇就冲陈皮皮撅了下嘴,说:「今天不是黄道吉日,做个爱也这么多人打扰!」下了床,披了件睡袍,去外面开门。

陈皮皮躺在床上,想:又是哪个不识相的家伙,专挑挨骂的时候来。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