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皮皮的斗争》
流域风 著
第四章

第一节是数学课,于敏却迟到了。进教室的时候眼圈儿还是红的,似乎刚哭过一样。讲课也有点心不在焉,布置了些习题给同学做,自己则坐在椅子上发呆。陈皮皮拿铅笔捅前边小胖子的屁股,要他把漫画书给自己看。小胖子自然不干,陈皮皮就不停地捅,捅得他把屁股躲来躲去。

于敏终于注意到了,拿粉笔头儿掷过去,砸在小胖子脸上:「王乐,你乱动什么?」小胖子王乐不甘心被冤枉,指着身后的陈皮皮说:「是他老捅我!」于敏把目光转向陈皮皮,陈皮皮倒不慌张:「报告老师,我是看见他在抽屉里偷看漫画书,想要他把书收起来。」于敏就过来,果然翻到了,气得用书直拍王乐的脑袋。陈皮皮在一边落井下石:「活该活该!这就是不好好上课的下场。老师他经常这样!」

于敏瞪了陈皮皮一眼:「你也不是什么好人!」陈皮皮笑嘻嘻地朝于敏点头:「是!是!都是老师教得好。」同学都被他的话逗乐,有的笑出了声。于敏把脸一沉:「陈皮皮你给我正经点儿。」陈皮皮两手一摊:「我一向都很正经。」转头向着同学:「请问有谁见过我耍流氓了?」班长郑燕子插了一句:「陈皮皮经常看女生大腿。」陈皮皮大声反驳:「看腿是耍流氓吗?我又没去摸。」教室里顿时一阵哄笑。

于敏本来心情就不好在家里因为离婚的事情和婆婆闹得鸡飞狗跳,婆婆说得话很难听:「你嫁给我儿子就是为了操屄啊?他不行了你就离婚!人还在医院你就屄痒得憋不住啦!我家娶你花了十几万,要走卖屄也得把钱还给我。」于敏当时就被骂哭了。现在给陈皮皮这么一通胡搅蛮缠,心里的委屈再也憋不住,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丢下书跑出了教室。

课堂上一下子安静下来,郑燕子埋怨陈皮皮:「都怪你!把老师气哭了,你等着挨班主任训吧!」坐在前面的齐齐不干了:「你就没责任!不是你插话皮皮能那么说?再说了,谁让你露大腿了,你露还怕人看?」郑燕子急得脸通红:「我什么时候露大腿了?我是说他看别人的。」齐齐一甩头:「看别人关你什么事!你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郑燕子被齐齐噎得说不出话,趴在桌子上哭起来。

陈皮皮本来只是想贫几句嘴,平时他在于敏的课上也都经常这样,没想到于敏今天会这么大反应!看到郑燕子也哭,倒有些不安,把手一挥:「你们都别吵,我这就去给老师赔礼道歉磕头认错。」走到门口忽然又回头对齐齐说:「你准备一条绳子。」齐齐不解:「干什么?」陈皮皮嘿嘿一笑:「于老师要是不原谅我,我就回来上吊自杀。」

到于敏的办公室就看见她正拿纸巾擦眼,陈皮皮正经八百地鞠了个九十度的躬,说:「老师对不起,你原谅我吧,我以后保证不贫嘴了。再贫你就拿针给我缝上!」于敏看了他一眼,没说话。陈皮皮看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试探:「要不让我写检查?罚站?你打我也行!打我嫌手疼就用脚踢!」

看着陈皮皮低三下四的样子,于敏不知为什么忽然想起石夜来,以往她生气的时候丈夫也是经常这样哄自己。心里又是一酸,赶紧扭过头,不想让陈皮皮看见自己又涌出眼眶的泪水。陈皮皮也有些不知所措,只是下了决心,只要不让他叫家长,怎么罚他都心甘情愿。心里又想:老师这么大的人了,却像是个孩子,说哭就哭!

一会儿班主任也来了,一看见陈皮皮火就不打一处来:「怎么又是你!你是来上学的还是来捣乱的?陈皮皮你真是让我烦透了,如果能把你调到别的班级我情愿自己贴五千块钱!你可真有能耐啊!老师都能给你气哭!」

于敏怕事情闹大,赶紧替陈皮皮说话:「不是他的原因,是我自己的问题。」班主任还是训了陈皮皮几句,有些暧昧的用手在于敏的背上拍着安慰她。他的动作让于敏非常反感。这个比她大二十几岁的老男人总会借各种机会对她动手动脚,尤其在丈夫出事以后更是往她办公室来得勤快。于敏就说我这就回去上课,借着站起来的机会躲开他的手,叫了陈皮皮回教室。

下课以后于敏没有回办公室,办公室是几个老师合用的,她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哭红的眼。靠在教学楼拐角的一棵树身上对着操场发呆。陈皮皮从远处跑过来,拿手指捅了捅她的胳膊问:「老师你还生我的气呢?」哭过以后于敏心情已经好了些,看着陈皮皮关切的眼光不由得心里一阵温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我没生你的气,是生自己的气。」陈皮皮说:「是生气没教育好我吗?要是这样你可没必要,我坏是天生的,我妈用棍子也没把我矫正过来。」

于敏被他的话逗得笑了一下,把双手抱在胸前看着陈皮皮:「你这小孩儿怎么不知道怕人的,你跟我说除了你妈妈你还怕过谁?为什么你都不怕老师的!」陈皮皮回答的振振有词:「老师不是用来怕的,是用来上课的。你教我们就是为了让我们怕吗?那你做老师可就太失败了。」于敏皱了下眉:「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不过怎么听起来怪怪的,好像老师成了什么东西似的。」陈皮皮鞠了个躬,一脸坏笑:「对不起,我说错了,老师不是东西。」

这次于敏反应很快:「你才不是东西呢!」陈皮皮又朝她鞠了个躬:「谢谢你的夸奖,不胜荣幸!不是东西的人给你出道题,考考你?」于敏说:「嗯!」陈皮皮说:「一只小鸟,在天上飞,突然被枪打中了翅膀,但是它却没掉下来,一直飞回了家。请问为什么?」于敏想了一下,摇摇头,说:「不知道。为什么呢?」陈皮皮一本正经地说:因为它坚强嘛。于敏撇了一下嘴:「这是什么?笑话吗?一点都不好笑。」陈皮皮说:「那就改一改,我在路上走,被枪打中了……」于敏「噗」的笑出来,说:「你就牺牲了。」

陈皮皮看着笑起来的于敏,突然发现她原来很好看。由衷地说:「于老师你真漂亮。」于敏大方地说:「谢谢你的夸奖,你也很帅嘛。」陈皮皮说:「我不帅,但是很有才。」看于敏满脸疑问。嘿嘿一笑,说:「郎才女貌!」

陈皮皮又和于敏聊了一会儿,看着于敏被逗得不断笑出来,陈皮皮不由得有几分得意:老师和那些女生也没什么两样嘛,都吃这一套。于老师的奶子好像比齐齐的要大多了,不知道奶头是什么样子的?像花生米还是像大米?于敏看陈皮皮眼珠滚来滚去,滑稽的样子十分可笑,哪里知道他心里的龌龊想法。

放了学齐齐要去看电影,陈皮皮不想去,说:「电影有什么好看?既没有光屁股又没有大咪咪,不如回家上网。」齐齐踢了他一脚,说:「我不想回家,你不陪我我就自己去迪吧。」陈皮皮揪了她的脸蛋一把:「不准去那里,不知道那儿有很多流氓吗?」齐齐说:「我连你都不怕还怕流氓吗?」陈皮皮嘿嘿一笑:「我是好流氓。」齐齐认同地点着头:「不错不错,你是好色的流氓。」

两人在肯德基吃完炸鸡腿,出来又带了一大包薯条,钻进了电影院。

进到里面以后两人的嘴就没有闲过。当然不是只吃薯条!亲嘴儿之前陈皮皮还特地问齐齐有没有涂口红。直亲得口酸舌干,齐齐把薯条咬了在嘴里喂皮皮,陈皮皮就连薯条带口条一起吃,咬得齐齐气喘吁吁。黑暗之中,两人头抵着头,眼对着眼,齐齐说:「皮皮你要一辈子对我好,我现在觉得自己就像个孤儿。」

陈皮皮把手放在了齐齐的胸口,小声说:「我不但会对你好,还会对它们好。」齐齐就嘻嘻笑着说:「对哪个更好一些?大王还是小王?」大王小王是皮皮给两个乳头起的外号。陈皮皮听了心神荡漾,把手伸到衣服下面,捉住了乳房。大小王被他拨弄得怒发冲冠,小弟弟也遥相呼应,直挺挺地抬起头来。

陈皮皮对着齐齐的耳语了几句。齐齐脸一红,说:「不行。」陈皮皮笑嘻嘻地看着她。齐齐说:「我不干。」陈皮皮故作镇静,心里却因为刚才的想法怦怦乱跳,嘿嘿一笑,说:「我也只是想试试。」齐齐看着他不死心的样子,有一点动心,却说:「这里人很多,会有人看见。」陈皮皮伸着脖子看了半天,在齐齐耳边说:「最后面没人。」

两人溜到了最后一排,陈皮皮坐好就把拉链拉开。齐齐蹲在皮皮前面,说:「你看好人,要是被人看到我就杀了你。」陈皮皮紧张的点着头,把鸡巴从裤口掏出来。齐齐俯身到他腿间,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舔了一下龟头。陈皮皮眯着眼睛「唔」地叫出来,齐齐瞪了他一眼:「不许叫!」陈皮皮赶紧道歉:「对不起,不是故意的。」

齐齐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忽然间福至心灵,心想就当吃冰激凌好了。硬邦邦的鸡巴握在手里,舔冰激凌一样舔起来。这一下歪打正着,居然蒙中了口交的诀窍,舔得陈皮皮屁眼儿直缩,鸡巴在齐齐手里一跳一跳的。齐齐就觉得十分好玩,又舔了几下,忽然察觉龟头的口上有东西流出来。抬头怪陈皮皮:你怎么有尿出来?陈皮皮说:我没有!齐齐用手指在龟头上抹了一下,沾了些液体,往陈皮皮脸上一抹,说:「这是什么?」陈皮皮说:「那不是尿。」把头压低小声补充:「是阴水,跟你那里的水一样!你怎么不含在嘴里?吴老师可是含进去的!」

齐齐就张开嘴把鸡巴往里吞,牙齿擦得陈皮皮直咧嘴:「你轻点,疼死了。你在吃薯条吗?还用牙齿!」齐齐生气的瞪了他一眼,还是努力把嘴巴张大了一些。慢慢地吞吐中舌尖同时在龟头上抵磨,舒服得陈皮皮两腿直抖,屁股也忍不住往前挺。

过了一会儿齐齐吐出鸡巴,喘着气说我的嘴酸死了。陈皮皮死皮赖脸地说:「你怎么这么不专业?」齐齐说:「废话,再啰嗦我就给你咬下来。」说着张口用牙齿轻轻地咬住了他的鸡巴。陈皮皮被吓了一跳,怕齐齐真用力,严肃地说:「你要是敢咬我就报警了!」看齐齐还看着自己,没撒口的意思,赶紧哄她:「这个不好吃,咱不吃!一会儿我给你买好吃的。」齐齐才笑着松了牙齿,继续套动。

齐齐在舔龟头的时候陈皮皮就握着齐齐的手,让她握了鸡巴的根部套弄。这下快感很快就来了,而且一直奔着高潮升上来。强烈的酥痒令陈皮皮挺身把鸡巴往齐齐嘴里送,精液猛地喷出来。齐齐猝不及防,被喷了一脸,有一股精液糊到了眼睛上。齐齐闭着眼睛叫陈皮皮:「快点快点迷我眼了。」陈皮皮赶紧用手给她擦掉,顺手抹在椅子靠背上。齐齐恼怒地打了陈皮皮一下:「恶心死了,以后再也不给你弄了。」

从电影院出来,齐齐还要接着玩儿,陈皮皮不干:「明天不上学啊?都九点了,再不回去我死定了。」齐齐有些不满意:「你胆子真小!我可以给你请假,程阿姨最相信我了!」陈皮皮用指尖在她的鼻尖上点了一下:「那有什么用,问题是我妈不相信我。」

第二天学校发生了一件大事。于敏搬到了学校里住,她的婆婆带人追到了学校大闹了一场,连过来劝架的校长也一块儿挨了几脚。于敏更被扯得披头散发,脸上也给抓出几道血痕。学校里被搅得鸡飞狗跳,上着课的学生也一窝蜂地跑出来看热闹,陈皮皮自然是一马当先出来观战。看着于敏被人围着推推搡搡,突然觉得她很可怜,心里想:这老婆婆可真是厉害!头发花白还能一跳三尺高。

于敏娘家不在本市区,受了羞辱,心里又是伤心又是无奈,躲进自己房间暗自哭泣,突然觉得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独自飘零。宛若无根之萍,离干之枝。回想起和石夜来自相识到相恋再到结婚,竟然恍若隔世。想起来和丈夫离婚,隐隐也觉得自己有几分对不住他。说起来虽然错不在己,全是丈夫背叛在前,然而如今他没了男人能力,自己又离开,毕竟心里存了愧疚。

一放学齐齐就不知去向,陈皮皮在车站等了半天,也不见她来。就到了学校里去找。学校里自然冷冷清清,里里外外也看不见齐齐的踪影。却看见于敏一个人站在操场上,远远看去,她消瘦的身形显得格外单薄。看着孤单的于敏,陈皮皮突然想起了妈妈,心里想:她看起来真是可怜!妈妈那时候没有了爸爸,是不是也和她一样凄苦无助?禁不住走到了于敏身旁,叫了声:「于老师。」

于敏转头看到陈皮皮,说:「皮皮你怎么还没回家?」陈皮皮犹豫了一下,没好意思说在找齐齐,随口撒谎:「我回来拿东西。」看见于敏的脸上浮肿了一边,关心地问:「老师还疼吗?」于敏被他问得心里酸了一下,突然发现这个她一直认为顽劣惫懒的孩子竟是十分懂事,看他一脸关切,亲近之情油然而起。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老师今天是不是很丢人?」陈皮皮摇了摇头,说:「是婆婆不好,她不该欺负老师。」

于敏苦笑了一下:「她也没有错,老师也没错,错的是别人。」陈皮皮问:「那是谁不好?」于敏撩了下垂下来的头发,看着远处的高楼,轻轻地说:「你还小,不懂,以后你长大了就会明白。」陈皮皮又问:「以后你就住在学校吗?」于敏点点头,说:「这样才好呢,再也不会迟到了。对了,你的数学成绩好像一直不太好。你给我说说为什么?我讲课听不懂吗?」陈皮皮挠了挠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我笨吧!好像就是学不会。」于敏白了他一眼:「你笨?你笨的话全校也没有聪明学生了!」

怕陈皮皮回家太晚,就催他赶快回去,说:「你回家跟你妈妈说,从明天起每天放学到老师这里来,我给你补习一下。以后也不许在我课上捣乱了,行不行?」陈皮皮郑重地点了点头,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把数学学好,我成绩好了,于老师才会高兴。至于为什么要于老师高兴,却没有细想。只是在心里隐隐觉得:于敏很是尊重自己,不像其他老师那样对自己恨之入骨。既然人家看得起陈皮皮,陈皮皮自然应该讲义气,不能让她为难。

从车站到家大约五百米,陈皮皮在路上看到了个算命的,靠墙坐在那里,戴了一副没框的墨镜。等他从前面走过时突然招呼他:「小伙子,来算个命吧!」陈皮皮有些好奇:「你不是瞎子?那干嘛要戴墨镜?」

那人嘿嘿一笑,说:「这是糊弄人的,给我十块钱,我给你算命。」陈皮皮摇摇头,说:「我不算,妈妈说我命好得很。」那人把眼镜往下扒了扒,露出两只三角眼:「她知道什么?她又不会算命。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陈皮皮问:「你是谁?」那人把脸凑近了他一些,神秘地说:「我可不是平常人,对你来说我更是很重要。告诉你记住了,我叫流域风,是个奇人哩!」陈皮皮摇摇头:「没听说过。」转身就走,听见那人在身后一直叫:「哎!唉!十块钱,就十块钱就有机会改变你的命运呢!」

上楼的时候陈皮皮莫名其妙地摔了一跤,刚到家门口,正赶上程小月开门,头又被撞了一下,十分郁闷,程小月笑着给他揉了揉,说:「对不起,撞疼你了。」陈皮皮拍了拍妈妈的脸蛋儿,摆出一副流氓相:「小美人儿,给你撞是我的荣幸!」程小月笑着骂:「你到底像谁啊?怎么越长越不像我家的人?」陈皮皮接过妈妈手里的垃圾袋,靠在门边摆了个很酷的造型:「我像陈冠希。」

从楼道探出头,看下面没人,将手里的垃圾袋快速扔了出去。却听见下面传来了「哎呀」一声叫,接着有人在下面大骂:「哪个没长屁眼儿的?让老子逮住我杀了你。」陈皮皮摆了摆自己的屁股,心想:老子不但长屁眼儿了,还经常放屁呢!

进门见程小月在厨房里包饺子,就屁颠屁颠地过去要帮忙,被程小月拦住了:「你别添乱了,手也没洗,谁知道都摸什么了。」陈皮皮刚要回答,程小月拿饺子皮堵在了他嘴上:「不许说,知道你没好话。」陈皮皮绕到了妈妈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程小月的腰,把脸贴在了她的背上,用力吸了口气,说:「妈妈,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我好爱你。」

程小月把屁股向后使劲顶了一下:「滚出去,别在这里缠我!」陈皮皮在妈妈后脖颈使劲亲了一口,在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口水。没等程小月反应过来就撒腿跑出厨房,回过头来对着程小月挤眉弄眼:「美女!来追我啊!」程小月举起手中的擀面杖,作势要追,却被陈皮皮挑眉挤眼儿的怪相逗乐了,把擀面杖在灶台上敲了敲:「你以为我追不上你吗?我是懒得追罢了。」陈皮皮怪声怪调地叫:「你追啊!你追啊!如果我给你追上了我就改随你姓程。」程小月把嘴撇了撇:「你还是姓陈吧,我们程家可不要你这样的小流氓。」

两人正吃饭,胡玫却来了,一进门眼里的泪就掉下来。程小月连忙询问。胡玫说:「还不是因为齐齐,这一段日子她都不拿正眼儿瞧我,跟她说话也爱搭不理的。好像我多脏似的,我总归也是她妈呀!辛辛苦苦地把她养大倒养出个仇人来。放了学宁可在外面瞎逛也不肯回家,一回来就躲进自己屋里。这不刚刚才回来,我做了饭等她一起吃,谁知道她端了碗就回屋,都不肯和我一个桌子吃饭!我欠也只欠她爸,我欠她什么了?」

程小月连忙安慰她,胡玫就又问起了钟凡在里面的情况。程小月怕皮皮听到,就把她拉进了自己屋里。陈皮皮手里捏着一个饺子,看着胡玫从身边过去,忍不住斜着眼瞄了一眼她的屁股。心想:腿又长屁股又翘,她可比齐齐好看多了。

两人在屋里说了半天,胡玫才告辞回去。陈皮皮已经吃饱喝足,正要回房却被程小月叫住了。程小月把筷子翻着碗里的饺子,想了一下,问陈皮皮:「你和齐齐是不是很要好?」陈皮皮眨巴着眼睛,没敢立刻回答。肚子里却打定了主意:无论妈妈如何花言巧语,那件事万万是不能说的。

程小月迟疑了一下,问:「你们是不是……」

陈皮皮立刻警觉地说:「没有。」

程小月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拿筷子敲了下碗:「我还没问完你就没有!你知道我问什么啊?」陈皮皮一副死赖到底的架势:「你问什么我也是没有。」程小月说:「我不管你有没有,总之今天我说的话你得给我记住了。你们俩在一块玩儿没关系,但是绝对不能干坏事!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你要是给齐齐使坏心眼儿,我会把你打死。」陈皮皮把头点得如同捣蒜,心里却想:这个我自然知道,将来多半我会被你打死,那也是无可奈何。只是现在能多撑一天就断断不可以投降,万一露出什么马脚,那也要死赖到底,即使英勇就义,也万万不能做了汉奸。

程小月看他眼珠儿乱转,拿筷子敲了敲他的头,说:「你别想和我耍心眼儿,今天的话是死命令,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将来你大了,爱干什么干什么,我就再也不管你了。」陈皮皮两眼放光:「是吗?那还要等多久?」程小月扳着手指头数:「十六,十七,十八,十九……到你二十六七岁,也就十几年吧!」陈皮皮咧了咧嘴:「不知道我能不能活到那天?」

程小月莞尔一笑,十分同意:「是啊是啊!耐心点儿慢慢熬吧!到你娶了媳妇儿,就算守得云开见月明了。那时候我可不敢打你了,你和你媳妇儿俩人一心,我可打不过!」说到最后一句,语气一低,竟带了几分落寞。饺子嚼在口中似乎也没了味道。陈皮皮看她神情黯然,就做出一副天真模样:「我以后不娶媳妇儿,跟妈妈过一辈子。」程小月一笑:「现在这么说,到时候看见如花似玉的美女,恐怕早就把妈妈丢去九霄云外了!」陈皮皮嬉皮笑脸地看着程小月,把嘴撅起来冲着妈妈「啵」地一个远程香吻:「美女!下凡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我如花似玉的妈妈呀?」程小月「噗嗤」一笑,饺子喷了陈皮皮一脸。

第二天上学路上陈皮皮问齐齐:「你有没有写日记?」齐齐被问得莫名其妙:「有,怎么了?」陈皮皮又问:「里面有没有写我?」齐齐脸一红:「问这个干什么?我写日记关你屁事!」陈皮皮说:「如果里面没写我的名字当然就不关我的事,要是有,你赶紧把我的名字都抠下来,以后写到我,就用X 或者Y 代替。」齐齐问为什么。陈皮皮说:「你妈妈昨天晚上到我家了,和我妈嘀咕了半天,恐怕会有什么阴谋!」

齐齐说:「这和我写日记有什么关系?」陈皮皮瞪了她一眼:「万一你妈妈偷看你的日记,那我们不是就暴露了!我们一暴露,我不是就死定了。」齐齐白了他一眼:「去!我妈才不会偷看我的日记呢!」陈皮皮拍了拍她的肩膀:「小鬼!这你可有所不知,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大人们诡计多端,不可不防!不可不防!」

齐齐把眉毛一扬:「我才不怕呢!大不了我们私奔。」陈皮皮说:「我舍不得我妈妈。」齐齐拍了拍他的脸:「放心,我会像你妈妈那样对你好的。」陈皮皮嘻嘻一笑,到她耳边小声说:「妈妈,我要吃奶!」齐齐抬脚就踢:「你来?我喂你杀虫剂,毒死你。」

一放学齐齐就拉了陈皮皮要去逛街。陈皮皮说我答应了于老师要补习的。齐齐满脸不高兴,说皮皮没义气,陈皮皮低声下气的哄了半天,齐齐才拉着脸走了。

齐齐一个人在大街上逛得自己心烦,就去了迪吧。以前她也跟几个同学去过,觉得里面热闹好玩儿。这是市里最大的一家,里面人头攒动乐声震天。齐齐随着音乐的节奏摆动着身体,像周围的人一样用力甩着头发,心底的抑郁随着疯狂的律动渐渐散开。

这时有个二十来岁长头发的男人边扭着身体边朝她靠过来,不时地用屁股碰一下她的臀部,齐齐厌恶地瞪了他一眼,躲开了。那男的又一次贴过来,还伸出手揽她的腰,齐齐挥手打开了他的胳膊,怒目而视。那人毫不在意,继续扭动着屁股在她眼前晃动。一双小眼直勾勾地看着她,脸上带着挑逗的淫笑。

忽然一个人插进了她和那男人之间,朝齐齐摆手示意她走。齐齐看了他一眼,是个十八九岁的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很是帅气。对他感激地点点头笑了一下,正要离开,却见长头发的男人骂骂咧咧地推了年轻人一把,两人互相推搡了几下,长头发就一拳打在年轻人的胸口。他身边同时围拢来好几个人,一起朝年轻人动手,片刻之间,年轻人已经挨了好几下。

齐齐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吓得呆在那里。人群也开始骚动,年轻人奋力推开了离他最近的一个人,拉着齐齐就跑。两人趁着混乱跑出迪吧,拐进旁边的一条小巷,看后面没人追出来,才停住脚步。齐齐看见他嘴唇破了一块儿,连忙拿出纸巾给他擦。年轻人一边擦着嘴角一边问她:「你才多大?就来这里玩儿!」

陈皮皮根本没心思听于敏给他做的例题分析。

于敏坐在他对面,俯身跟他讲话的时候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胸脯儿,双乳中间深深的乳沟向陈皮皮炫耀着成熟女人巨大的魅力。陈皮皮张着嘴,口水几乎要流出来了,心里不断地惊呼:天啊!天啊!我的妈妈!为什么她的乳房这么大?

于敏发现陈皮皮有些心不在焉,不满意地用手里的铅笔敲了敲陈皮皮的额头:喂!你在梦游吗?陈皮皮才如梦方醒,赶紧吸回已经流出来的口水:「啊!真大啊!」于敏不明白他指的是什么,问:「什么大?」陈皮皮连忙掩饰:「我是说,那个,于老师你的眼睛真大。又圆又漂亮!」于敏给他夸得很是欢喜:「是吗?我也不觉得,哎!陈皮皮,我在给你讲课,你怎么不专心!」

陈皮皮嬉皮笑脸地说:「于老师这么一个大美女坐在我前面,我分心有什么奇怪!」于敏忍不住一笑:「这么说还是我的不对了!你这是什么逻辑啊?」陈皮皮看到于敏没有生气,贼心顿起,说:「老师我给你准备了件礼物,你能不能先闭上眼睛?」于敏倒是没想到,有些好奇:「啊?给我的礼物!什么呀?」陈皮皮强调:「先闭上眼。」

于敏就笑着闭了眼睛,说:「很期待喔!」看着于敏长长的眼睫毛和殷红的嘴唇,陈皮皮使劲吸了一口气,心里想:死就死!撅起嘴巴对着于敏诱人的嘴唇狠狠地亲了一口,不等她反应过来,马上缩回了头。

于敏只觉得嘴上一热,睁开眼睛看见嘴巴还撅着的陈皮皮,愣了一下。陈皮皮的行为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以至于她被吓了一跳,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指着陈皮皮:「你、你……」你了半天,也没找出个合适的词儿来。倒是陈皮皮恬不知耻的先说:「惊喜吧!」然后双手抱头,接着说:「先说好,要打可以,但是不准打脸。」

于敏被他弄得哭笑不得,使劲儿擦着陈皮皮留在嘴唇上的口水,恨不得搓下一层皮来:「陈皮皮!你知不知道刚才干什么了?」陈皮皮说:「知道知道,刚才我情不自禁,亲了老师一口。」于敏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不要脸的,瞪圆了眼:「情不自禁?情不自禁你还知道先骗我闭上眼睛!」陈皮皮狡辩:「叫你闭眼的时候我还没想到那样干,后来才临时决定的。」

于敏哪里知道,在家里和妈妈胡搅蛮缠是陈皮皮的拿手本事,只要接了他一句,注意力自然会给他牵了走,再想要生气那是千难万难。她还在试图要证明陈皮皮刚才的偷袭是蓄谋已久的:「那你让我闭上眼睛是打算给我什么礼物?」陈皮皮嘿嘿一笑:「我本来是打算亲你的脸一下,结果情不自禁……」看到于敏两眼一瞪,赶紧改口:「不是,是鬼迷心窍地亲了你的嘴,我马上就后悔了,后悔的无地自容。」于敏纠正:「应该是羞愧的无地自容。」

陈皮皮笑嘻嘻地问:「老师是不打算揍我了吧?那我可放下手了!这个姿势很累。」于敏扳着脸说:「陈皮皮,你这叫耍流氓!」陈皮皮老老实实地答应:「是,我是耍流氓。」于敏说:「你这样是不对的。」陈皮皮说:「是,我是不对的。但是老师也有责任。」于敏怒道:「我有什么责任?」陈皮皮嘿嘿一笑「:都怪老师太漂亮了。」

到了这时候于敏才发现自己自己错了。她应该当时就脱下鞋子砸陈皮皮才对,话说到现在,想再收拾他竟然已经找不到理由。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