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峰魔恋》
秦守 著
第六十八章 护胸天使

九个月后。

清晨八点,阳光明媚。

f市郊区监狱的门缓缓打开,余新提着个简单的行李包,大步走了出来。

终于刑满释放了!

他深呼吸了几口,闭上眼睛,尽情感受着恢复自由的可贵、还有外面这新鲜芳香的空气!

九个月的刑期,说长也不算长,一晃就过去了。由于有孟璇关照,监狱里基本还算舒服,吃的相当可口,住的地方通风透气,也不用像其他犯人一样要参加劳改,晚上还可以看电视。至于从外面偷带进来的烟酒更是随要随有,整体生活可谓轻松惬音芝极。

但是也有一个最大的不尽人意之处,就是不可能接触到女人!毕竟,任何关照都是有限度的,太过无法无天只会给孟璇带来麻烦。

所以余新只好强忍了这大半年,一直憋到今天,性欲旺盛得就快要爆炸了!

走出监狱抬头一看,一辆警用面包车已经停在了门口。

车门打开,孟璇轻快的迎了上来,伸手接过余新的行李包。

“不错嘛,小璇!你的胸部又变大了哦!”

余新双眼放光,嘴里低声说笑,右手手臂顺势抬起,用胳膊肘顶了顶这小女警包裹在警服里的丰满乳峰。

“哪有啊?还是原来的尺码!”

孟璇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将他送上了车。

面包车绝尘而去。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接我?”

余新环顾着空荡荡的车厢,微微有些失望。

“对啊,大家今天都很忙,没空来迎接主人,只能派我过来做个代表了!”

孟璇嘴里虽然这么说,但苹果脸上却闪现出一种久违的调皮表情,看上去很是可爱。

余新会意,哈哈一笑,也就不再多问了。

面包车并没有拉响警笛,不过行驶的速度仍是飞快,不一会儿就离开了郊区僻静的道路,重新回到了f市市区内。

余新起初闭目养神,然后又睁开眼来,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孟璇聊着天。

这时面包车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了下来,等待绿灯。

孟璇露出神秘的笑容,指着不远处的一楝大厦说:“主人,您看那里!”

余新循着手指方向望去,只见那是本市有名的环球商场,外层墙壁上镶嵌着巨型超大的数位电视萤幕,有至少数百人正围在萤幕前指指点点。

“他们在干吗?马上就要播球赛吗?”

余新随口调侃着,眯起眼睛仔细看去,原来萤幕上正在播一则内衣广告。女模特儿半侧着身子,脸庞被秀发遮住了大半,上身仅穿着一件黑色的半罩杯胸罩,旁边是一大堆介绍产品如何舒适、质量如何好的文字。接着萤幕还给了胸部一个正面特写,只见丰满雪白的双乳被罩杯推挤得格外高耸,深深的乳沟令人鼻血都要喷了出来。

“喔,这不就是楚倩拍的那个著名广告吗?”余新瞥了一眼,也并未觉得有什么稀奇,“她代言的那个内衣牌子叫什么来着……噢,对了,‘护胸天使’!哈哈哈,你说这牌子好笑不好笑?根本就是一个山寨版的烂牌子啦,完全就是靠楚倩胸部那两团肉卖广告,才变成内地最流行的大品牌的……”

他滔滔不绝的说着,心中不由又想起了女歌星楚倩,胯下兴奋得当场撑起了帐篷。

虽热在监易里不能上网,也没有报纸可看,但一些狱警跟余新的关系不错,通过与他们的闲聊,余新多少也知道外界的一些信息,比如楚倩这大半年来的新闻,他就基本上了如指掌。

这个曾经红透半边天的性感女歌星,已经彻底沦为三级片演员了!第一部三级片︽奶大有罪︾四个月前已经在香港上映,虽然她做出巨大牺牲,袒露了两点并且有不少激情戏,但票房反应相当平淡。究其原因,并非她的身材不吸引人,事实上网络上盗版、下载此片十分火爆。然而观众们已经从潜意识里将她视为“残花败柳”,觉得此片虽有观赏价值,但根本不值得花几十元到电影院看片。

这样的结果自然令楚倩大失所望,把心一横,索性又签约了两部三级片︽巨乳惹祸︾和︽大奶妈有大智慧︾,并声称要做出“更大胆的牺牲”,企图挽回人气。然而网民们均对此嗤之以鼻。毕竟第一部三级片还算有新鲜感,而且又是香港著名导演“肥佬王”亲自编导,票房都如此不尽人意了,第二、第三部片子还能好到哪里去呢?只会令观众越发觉得她“下贱”罢了!

“对了,这个广告怎么还在播放啊?”余新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些奇怪的转头问孟璇,“我听说因为楚倩人气暴跌,广告商早就不找她代言了啊!”

“谁说是楚倩代言啦?主人,看来你坐牢半年,眼睛老化得厉害!”

孟璇冲他做了个鬼脸,神色十分调皮。

余新一怔,随即想到自己确实看错了。楚倩既然已经拍了露点镜头,胸部对观众的吸引力早已大减,怎么可能还会有那么多人围观一个区区内衣广告呢?由此看来,刚才的女模特儿一定另有其人。

他怦然心动,脱口而出说:“那刚才的广告是谁代言的?靠,奶子真他妈的大啊,跟石大奶都有得一拚!”

“您自己看啦,这个广告每次都重播三遍!”

孟璇故意卖着关子。这时候绿灯已经亮了,她一踩油门,索性把警用面包车开到了人行道边停下,让余新在更接近的距离内、更方便的观看大萤幕。

广告果然开始重播了,刚才的女模特儿重新出现在萤幕上。

余新探头出车窗,刚看了一眼就突然双目圆睁,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视线!

由于这次距离萤幕很近,再加上他认真观察脸庞,所以看得一清二楚,只见这女模特一身警服、英姿飒爽,赫然就是石冰兰本人!

“这……这……不是吧?”

余新目瞪口呆,揉了揉眼睛再看。没错,就是石冰兰本人!那种自然流露的脱俗气质、女警特有的骄傲和威严,旁人是学也学不来的,绝对不是一个长得很像的女人假扮的。

“嘻嘻,很意外吧?”只听孟璇的笑声从旁传来,“石姐真是太有明星气质啦,比楚倩之前那个广告拍得好看多了!”

余新哪里还顾的上回答,双眼紧紧盯着萤幕眨也不眨。

这个广告讲述的是一个“女警追击色魔”的故事。一开始是个巨乳警花站在警局门口,正在庄严的敬礼。由于双乳太过丰满高耸,警服被绷得极其吃力,以至于她才刚一挺胸,警服前襟的一颗钮扣就“啪”的迸飞了,领口应声向两边散开,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蕾丝胸罩。

接着“嘿嘿嘿嘿”一阵淫笑声响起,然后画外音传来一个女音惊呼:“有色魔!救命啊,有色魔!”

巨乳警花闻声回头,拔出配枪,飞步朝前奔去。接下来是一段长达十多秒的追逐,前面有个戴着头罩的小丑男人抱头鼠窜,后面则是巨乳警花在穷追不舍。由于奔跑的速度极快,她的警服前襟更加敞开,一对丰满到极点的大奶子随着步伐上下乱颤,就如同两团硕大的果冻在胸前剧烈晃动,抖出了幅度、力度均震撼无比的抛物线。

“哇,”、“嘘!”

萤幕前围观的上百观众一起发出起哄声,每一个人的眼神都贪婪而猥亵,每一个人的表情都狰狞而饥渴,每一个人的笑容都下流而暧昧,就像现场突然多了上百个色魔!

“砰、砰、砰!”

枪声如炒豆般响起,萤幕上的警花和色魔终于爆发了枪战。

这时镜头的处理令人眼花缭乱,但占据萤幕最醒目位置的,始终是那对包裹在黑色胸罩中乱摇乱晃的丰满巨乳。蓦地里,巨乳的女主人用一连串娴熟、漂亮的动作连开数枪,将剩下的子弹尽数喷射在面罩小丑的身上!

小丑嚎叫着倒下,临死前绝望的悲呜:“我瞄准了你的心脏要害那么多次,为什么……始终都打不中?为什么?”

“因为我一直采取最好的方式保护自己!”

巨乳警花说完,冷静的将配枪插回腰间枪套,转身面对镜头,用极其潇洒、干净俐落的动作将警服脱下,抛在脚边。

于是,一个上身仅戴着黑色胸罩的半裸女郎,出现在了萤幕上!

就在无数人灼热的视线中,巨乳女警骄傲的昂起头,神色冷峻而严肃,一手拍了拍配枪,大声说道:“维护治安,靠它!”

然后又伸手托住胸罩下端,令两个丰硕的巨乳更加向前集中,挤出一道无与伦比、深不见底的诱人乳沟,再用同样大的声音铿锵有力的说道:“保护胸部,靠它!”

画外音再次响起,这次是一个浑厚的男子声音,煞有介事的彷佛在朗诵。

“再大的容量,它也可以装载!再激烈的运动,它也可以承受!它,就是女性最亲密的朋友——‘护胸天使’牌胸罩!”

然后巨乳警花的形象被定格,置于萤幕的左半边。右半边开始出现一大堆介绍产品如何舒适、质量如何好的文字。

这正是余新刚才第一眼看见的镜头。他目不转睛的看完了整个广告,然后又看了第三编的重播,直到萤幕上开始播放其他广告了,他才吁了一口气,彷佛刚从梦中睡醒。

“感觉如何呀?主人!”孟璇扑哧一笑,“是不是给了您一个惊喜呢?”

余新耸耸肩,苦笑说:“的确是出乎我的意料!老实说,要不是亲眼看见,打死我我都不会相信,石大奶肯接拍广告!而且还是这种卖弄性感、尺度超额的广告!”

“是呀,别说是主人您啦,连我都不能相信呢!”

孟璇说着也不等余新追问,就叽叽咕咕的说出了事情的始末。原来余新入狱之后,石冰兰很快就瓜熟蒂落、临盆产下了一个女婴。满月都还没到,“护胸天使”厂商就找上门来,开出高价请她拍摄内衣广告。

“那一天我去看望香兰姐,正好也在场,石姐问厂商为什么要找我啊,我又不是明星。厂商说是不是明星不重要,这款胸罩是内地极少数有加大码的品牌,目前想专门开拓胸部丰满女性的顾客源。之前他们找楚倩代言,但最近双方已经解约,不得不再找一个形象、气质俱佳,胸部又自然高耸的女性做代言。可是挑来挑去,‘大奶妈’固然不少,但能上镜的却一个也没有。后来他们来到本市,正好看到报纸上连篇累牍报导石姐,眼睛一亮,就决定找她试试。”

余新干笑一声:“她当场就答应了?”

“嗯。她考虑了十来分钟,就一口答应了。当时我和香兰姐都吃惊得要命!天哪,她不会是受刺激过度了吧?你也知道,从前她的衣着是多么保守呀!就算多露一点肌肤她都不干。拍内衣广告起码也要半裸,而且还要反覆播放给千千万万的观众看,她怎么反而能接受了呢?真是想不通……”

余新淡淡说:“这没什么想不通的。她这么做,其实是在用另一种方式惩罚她自己啊!从前她觉得自己是圣洁的、清白的,既不肯、也不屑任何人看到她的隐私。可是她被迫向我屈服后,她觉得自己已经成为罪人,再也没有资格以‘清白’自傲了,所以她自暴自弃、心灰意冷,对什么也都不在乎了!”

孟璇恍然说:“噢,我明白了。她认为她的身体反正已经脏了,既然都可以被你任意蹂躏,那被其他人看一看也没什么大不了。”

“嗯,这只是其一。其二嘛,她也是藉此报复我!嘿嘿,她现在的身分是我余新的妻子,公开拍这种暴露的广告,丢的是谁的脸呢?哈,当然是我的!她这是在用这种方式,宣泄她心中压抑的愤怒和反抗情绪,向我示威呢!哈哈……”

孟璇吐吐舌头:“早知道这样,我当时应该和香兰姐说一下,禁止她接拍这个广告。唉,我原本以为主人你会高兴的,所以才没阻止她!”

余新不置可否的一笑,继续道:“第三个原因嘛,我猜她这更是在向全体市民报复!因为她认为,市民们相信报纸上的胡言乱语,先把她抛弃了,才造成她最终沉沦!她要让他们看看她堕落的样子,以便激起他们良心的不安和歉疚。”

他说到这里,笑得更加讽刺了。

“这简直是他妈的一厢情愿,我敢打赌,若干年后谁也不会记得曾经有一位除暴安良、维护正义的‘第一警花’,只会记得有一位大胆脱衣、卖弄色相的风骚女警!哈哈哈……这就是残酷的人性现实啊,哈哈哈……”

笑声似乎说不出的畅快,可是就连孟璇都能听出来,这笑声里也隐藏着一丝无奈和尴尬。

“不过有一件事我也想不通!”余新突然止住笑声,望着孟璇问,“她接拍这种广告,你们警局难道就没意见?李天明那个老王八蛋就没有处罚她?”

“怎么可能没有啊?这个广告一出炉,我们整个警局都炸锅了!”

孟璇夸张的做了个手势,形容影响之巨大、震撼程度之严重。

“李天明气得高血压都犯了,给她记了大过,并向全体通报批评,而且还把她开除出了刑警总局,下放到下面的……”

说到这里,孟璇突然伸手掩住了嘴巴。

余新愕然问:“下放到哪里?怎么不说了?”

“这个嘛,还是我带你亲自去看看好了。总之,她现在已经不是女刑警了,更不是什么‘f市第一警花’!”

孟璇说完踩动油门,驾驶警车继续向前行驶。

余新好奇心起,暗想一个刑警若被解职下放,最有可能的就是转去办公室做文职。但看孟璇调皮卖关子的模样,石冰兰显然不是这种结局。

虽然猜不透是怎么回事,但余新很沉得住气,也不开口询问,就这么静静坐在车中休息。

二十多分钟后,警车开到了又一个十字路口,悄然停在了路边。

余新摇下车窗,东张西望道:“大萤幕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

“不是大萤幕啦,这次是看真人!”孟璇手指十字路口正中央,努嘴示意,“喏,您自己看看那里!”

余新依言望去,只见车来车往的十字路口上,一个衣着亮丽的女交警正站在道路正中央,有条不紊的指挥着交通。

“哇!”

余新轻呼了一声,目光闪烁,流露出一种复杂深刻的感情。

整整半年了!这半年来他几乎每周都会作梦梦见这个熟悉的身影,梦见她赤身裸体的模样,然后早上醒来发现内裤湿乎乎的泄了一大滩。

“嘻嘻,很意外吧?没想到石姐会成为交警吧?”

孟璇瞟着余新咯咯笑,就像是小孩子出题考倒了大人一样,表情十分得意。

余新吐出一口气:“这是你的杰作?”

“是的!本来本市是没有女交警的,是我动用了刑警队长的权力,硬把她给塞进去的……嘻嘻,我想主人您会喜欢她当交警的英姿的!”

余新“嗯”了一声:“原来你已经升官了,由副转正啦!恭喜、恭喜,”

孟璇却没好气的说:“你才知道啊!哼,出狱这么半天,石姐的事你每一样都很关心,我的情况你连问都没多问一句!”

余新心中一乐,伸手到她警裙中揉捏着结实嫩滑的大腿,笑着说:“啊呦,小璇吃醋了!”

“你少自我陶醉!”

孟璇娇瞋着瞪了他一眼,但却没有推开他的手,反而张开大腿,令他更方便的深入要害。

“对了,她那身交警制服也是专门为她一个人制作的。大家都说,比我们刑警总局的制服更好看呢!”

“是吗?那我真要好好欣赏一下了!”

余新说着接过孟璇递来的一个望远镜,仔细的观察起来。

透过镜头望出去,石冰兰的面容和身影好像近在咫尺,彷佛一伸手就能摸到那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

和九个月前最后见面时相比,她最大的变化是原本隆起的小腹恢复了平坦,腰肢纤细得不堪一握,丝毫也没有身为人母者常见的产后褔态。假如不是知道内情,任何人看到她都绝不会相信她已经生过孩子了。

余新情不自禁的回忆起了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时光彷佛在这一瞬间倒流了,当时那个肢体健美、巨乳细腰的女刑警队长,重新出现在眼前。

入狱之前的几个月,他已经看惯了她挺着大肚子、吃力狼狈的孕妇模样。而现在,那个身手矫健、干练精明的“f市第一警花”,又从时空之门中缓缓走来了,正在向他甜蜜的微笑。

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不过揉揉眼睛再仔细一看,一切又都是那么陌生、那么新鲜。

就连制服都不同了!现在的石冰兰,身上穿的是一套天蓝色的交警服,双肩多了深蓝色的肩章,双臂多了洁白的手套,胸前还多了一条鲜艳的红领带。不过那对硕大无比的乳房照样将制服撑的高高耸起,几乎就要爆裂了开来,丰满的程度和过去裹在警服里时相比犹有过之。

显然,怀孕生产令她的胸部尺码又一次升级了!以目测估计,绝对已经超出了h罩杯!

制服的下摆仍旧是及膝短裙,但透明丝袜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黑色长筒警靴!整个修长小腿的曲线都被警靴勾勒了出来,比从前的尖头皮鞋更增添了几分英武、也更增添了“制服诱惑”的动人感觉。

“妙啊!这比警服神气多了!”

余新啧啧赞叹,心中的渴望霎时倍增,已经急不可耐的想尝一尝与这位“女交警”做爱的滋味了。

他转动着望远镜,继续全方位的欣赏眼前的美景。

这位巨乳细腰的女交警,正冒着日头专心致志的指挥着交通,双臂优美的挥动着,就像舒缓的健身操一样,令人看得赏心悦目。每当她转身举臂、示意车辆通行时,胸前都会激起一阵汹涌波涛,彷佛在欢送司机离去。

余新又“哇”了一声,叫道:“她这样能指挥好交通?我看一百个男司机经过这里,恐怕九十个都要分心!”

孟璇纠正道:“是九十九个都分心,剩下一个还是基佬!”

“是啊是啊,我敢肯定,这里迟早都会出交通事故!”

“事故倒暂时还没出,但麻烦事也不少……喏,你再瞧那边!”

余新顺着孟璇所指方向望去,就见到两个嬉皮士打扮的小青年正站在马路对面,挨个向十多个民工发百元大钞。

“他们这是在干嘛?”

“您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孟璇又神秘的卖起了关子,“这是每天都在上演的例牌戏!”

余新点头下车,穿过马路,缓步踱到了两个小青年身边。

那十多个民工已经散开,不一会儿,其中一个民工骑着辆自行车回来,无视眼前已经亮起红灯,直接向对面闯了过去。

只听一声哨子响,站在马路中央的石冰兰敏锐的注意到了,快步走过来截住了这名民工。

民工停下车,单脚撑地,做出一副茫然的表情。

石冰兰走到他面前,“啪”的立正敬了一个礼,说道:“先生,请不要闯红灯!”

民工唯唯诺诺的下了车,牵着自行车退到了人行道上。

一切看起来似乎很正常,但一直留心观察那两个小青年的阿威却发现,当石冰兰快步过来时,这两个家伙偷偷掏出了一部家庭用摄影机,将整个过程都摄入了镜头。

等石冰兰离开后,两人马上兴致勃勃的拍掌互击,接着在小萤幕上播放起刚拍的片断。

余新无声的凑近,从侧后方冷眼旁观。

只见萤幕播放到石冰兰敬礼的刹那时,两个小青年都眉开眼笑,先将镜头定格,然后肆无忌惮的品头论足起来。

“嘿嘿,果然是标准的敬礼姿势啊,跟广告里一模一样!”

“可是胸前的扣子没有迸飞啊!我还以为也会像广告里那样,让我在现场饱饱眼福呢!”

“别傻了!广告那是夸张,现实中根本不可能发生啦!”

“未必未必!你看看她,敬礼的时候这么一挺胸,胸部轮廓完全舒展开来,这两个大咪咪起码弹出来了十公分呢!只要多尝试几次,那颗扣子迟早会受力过大松脱的!”

“说的也是。好,那我们就继续吧……哈哈哈!”

两个小青年连声淫笑,对着远处挥了挥手。于是,又一个民工骑着自行车闯了红灯。

石冰兰也又一次吹哨子、快步过来、敬礼、劝阻、然后离去。

整个过程自然也又一次被拍摄了下来。

余新看得又好气又好笑,板着脸叫来了孟璇,将两个小青年的摄影机没收、删除了拍摄内容,然后孟璇又口头警告了一番,这两个倒霉鬼才哭丧着脸悻悻跑掉了。

“没用啦!他们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孟璇状甚无奈,苦笑说:“其实这两个还算好的了,只躲在这里偷拍,还有比这更明目张胆、更嚣张十倍的呢……”

“哦,怎么个嚣张法?”

孟璇还未回答,只听“吱”的一声响,一辆皇冠车歪歪扭扭的冲到了十字路口,就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来往的车辆均避之惟恐不及。

哨声顿时大作,石冰兰张臂将皇冠车拦了下来,例行敬礼之后,命令司机将车停到路边接受调查。

那司机倒也没有反抗,乖乖将车子开到了人行道旁,然后慢吞吞的下了车。

石冰兰也走了过来。这时她已经看到了余新和孟璇,但却视如不见,自顾自的同那司机伸出白手套:“先生,请出示您的驾照!”

那司机满身都是酒气,彷佛醉的厉害,舌头打结的说:“什么……照?”

“驾照!”

“哦,你要看……我的……照。好,好,那你也……议我……看看……你的照!”

石冰兰掏出警证,递了过去。

但醉汉却摇摇手,指着她高耸入云的胸部怪笑道:“不是……那个照,是这个……罩罩啦!哈哈哈……”

石冰兰脸一沉:“先生,你放尊重一点!”

“怎……怎么啦?你……在电视广告里……不都推销你……你的罩罩吗?”

石冰兰一字一句的说:“但我现在在执勤,先生!再说一遍,请你出示驾驶执照!”

醉汉这才不甘不愿的伸手东摸西摸,最后终于摸到了驾照递给她。

石冰兰一边拿笔抄下资料,一边严肃的说:“先生,您刚才闯红灯了!”

“什么?这……这里有红灯?”

醉汉彷佛十分吃惊,像个猴子一样东看西看,样子很是滑稽。

“怎么没有?那不就是红灯吗?”

石冰兰明知对方借醉装傻,但仍耐着性子指了指身后的信号灯。

“哪有啊?我……怎么……没看见?”

“那么大的信号灯,你居然看不见?”

“我只看到……两个好大、好大的车头灯,嘻嘻……”

石冰兰一怔,见对方色迷迷的眼光直盯着自己丰满的胸部,顿时醒悟到“车头灯”

是什么意思了。

她竟然并不动怒,冷冷说:“先生,你喝得太多了!酒后驾驶的罪名,比闯红灯更加严重,除了罚款还要行政拘留的!”

“行政拘留吗?哈,哈,好啊,太好了……我很愿意……被你拘留……”

醉汉兴奋得手舞足蹈,直接把双腕送到了石冰兰面前。

余新在旁实在看不下去了,冷哼一声,大步走过来拨开了醉汉的手臂。

“适可而止吧,老兄!你要玩什么把戏,我完全清楚!”

醉汉愣愣的道:“什么……把戏?胡说八道!”

石冰兰则跺了一下脚:“我正在工作,请你不要妨碍我!”

余新充耳不闻,哈哈大笑:“老兄,你就别装醉了!其实你一滴酒都没喝,只不过把酒倒在了衣服上而已。用这种方式来跟她搭讪,你也太没诚意了!”

醉汉的脸马上红了,比真正醉酒时还红。

“拿酒精吹气测试仪来!我保证,一吹他就原形毕露了!”

醉汉恼羞成怒,脖子青筋爆起,怒吼道:“你是谁?他妈的竟敢多管闲事,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余新冷冷说:“我是这位女交警的老公!你又是谁?嘿,竟敢调戏我老婆,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醉汉一惊,见这男人虽然貌不惊人,但体格健壮,绝非好惹之辈,尤其是那双死灰色的眼睛,彷佛没有任何感情似的,焕发出一种令人不寒而栗的煞气。

醉汉不由自主退了一步:“别别别!我也就是想开个玩笑……没其他意思,嘿嘿,开个玩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

他边陪笑边点头哈腰、打躬作揖,跟刚才的样子判若两人。

余新厉声说:“不管你有没有其他意思,都必须向我老婆道歉!马上!”

醉汉哭丧着脸,只得弯腰鞠躬道歉。石冰兰倒也没有为难他,只开了一张罚单,口头警告几句后就放行了。

醉汉开车走后,石冰兰仍是回避开余新的视线,昂首挺胸的走回了十字路口正中央,继续指挥交通。

余新不以为意,反而哑然失笑。他想了想,对孟璇低声说了几句话。

孟璇点头答应。两人回到了警用面包车里,由孟璇驾车,缓缓驶向了远方。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