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峰魔恋》
秦守 著
第三十七章 制服姐妹脱衣舞

早上九点,f市刑警总局。

“什么?所有人的嫌疑都被排除了?”

赵局长愤怒的一拍办公桌,对惶然而立的老田和另外两个部下吼叫起来。

“你们调查了整整一周,就给我这种狗屁结论?如果没有作案的人,那为什么会出现偷拍的影片?难道是鬼拍摄下来的?”

三个部下面面相观,等他的怒火稍微平息了,老田才小心翼翼地提醒他道:“局长,我们刚才说的是,所有已经接受调查的警员,可以确定都没有嫌疑!”

“这有什么区别吗?”赵局长刚说到这里,突然醒悟了过来,愕然道:“你是说……”

老田点头道:“是的,现在全局唯一还没接受过调查的,就是昏迷不醒的王宇了。假如按照排除法,现在他就有了最大的嫌疑!”

“这不太可能吧!”赵局长难以置信地道。“王宇一向对石冰兰最忠心耿耿了,他怎么会干出这种勾当?”

“王宇是对石冰兰极其忠心……”老田欲言又止的说,“不过,这种忠心似乎已经过头了,超出了一般上下级间的、同事间的情谊……”

赵局长狐疑地瞪着他,厉声说:“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难道你认为,这里面有男女之情的成份?”

老田小声地说:“我是有这种感觉……其实不止是我,很多人也都隐约感觉到了!”

另外两个老警员连忙随声附和,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

“我们也早就察觉了,王宇对石队长那真是……怎么说呢,就算对小璇都没有那么好。平常只要队长不在,他就会无精打采的;而跟队长一起办案时,他就特别生龙活虎、喜笑颜开……当然这只是王宇单方面的一种好感吧,队长对他倒是非常正常,至少我们没看出有什么不对……”

“是啊,队长被色魔抓走后,王宇简直就跟丢了魂一样,整天痴痴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那天小璇的脚拆除石膏,说好了大家一起去看她的,可是王宇却突然变卦,说有什么重要事情便自己走了,结果遭到袭击受伤!我看,八成跟这偷拍事件也有关系!”

赵局长听得双眉紧皱,不悦地说:“不要胡乱猜测!最大可能还是王宇被色魔偷袭了!”

他嘴里这么说,其实心里也知道有点勉强。因为假如是遭到色魔袭击身受重伤,那王宇完全可以第一时间就用手机报警求援了,但他却没有这么做,宁可自己开车逃跑也不求救,这里面一定别有隐情。

“王宇现在还在昏迷吗?医生有没有说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我们今天早上又打电话问了一次,医生还是说目前的状况没有改善,很难讲他能否醒得过来……”

赵局长沉默了片刻,又问:“你们真的都觉得,王宇的嫌疑最大吗?”

老田谨慎地回答:“根据调查,队长更换警服那天,王宇是加班到最晚回去的人;另外,他也是最经常进出队长办公室的。就凭这两点,等他苏醒过来以后,就免不了要成为重点调查对象!”

赵局长承认他说得有理,苦恼地道:“但王宇一直昏迷,这可就难办了……嗯,你们看,小璇既然是他的恋人,有没有可能会知道一点内情呢?”

“这个……不清楚!老实说吧,局长,小璇现在已经够惨了,我见到她都要掉眼泪,要是再问这类问题,对她就实在太残忍了!就算您撤我的职,我也绝对干不出这种事。”

另外两个老警员也都连声称是,并且指出以王宇的性格,如果真是他偷拍的话,他也绝不可能对孟璇泄漏半点口风的,因此去向孟璇调查并无多大意义。

“好吧,那你们就去做点有意义的事吧!调查先暂时停止,一切等王宇醒过来再说。”

赵局长沮丧地说着,挥了挥手,示意部下们离开办公室,自己软绵绵的倒在座椅靠背上,只觉得头脑一阵昏沉。

或许,我真的到了该退休的时候了!

他这样想着,一张老脸完全垮了下来,整个人倍显衰老和软弱。

宽敞的大厅里,赤裸着上身的阿威舒舒服服的靠在沙发上,一边大口的往嘴里灌酒,一边悠然自得的欣赏着眼前的美景。

就在前面三米开外的地方,落入魔掌的姐妹俩分别站在两边。她们已不再是全身赤裸或者衣衫破碎了,而是都已穿上各自的亮丽制服。

姐姐穿的是一身洁白的连身护士服,美观大方的裙摆刚好遮到膝盖,两条浑圆玉腿上包裹着半透明的纯白丝袜,脚掌踩着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妹妹穿的是一身英姿飒爽的墨绿色警服,贴身的警裙裙摆也正好遮到膝盖,两条修长美腿上包裹的是半透明的黑色丝袜,脚底踩的是一双漆黑的高跟鞋。

姐妹俩的穿着一黑一白,看上去恰成鲜明的对比,虽然装束截然不同,但那高耸的胸脯都涨鼓鼓的突起,紧身制服清晰的勾勒出丰满乳房的轮廓,胸前的钮扣都被撑得几乎要四散迸开。

赤裸的身躯总算重新穿上了衣服,她们显得有精神了一些,被折磨后的憔悴和虚弱都被掩盖了起来,那种光着身子的羞辱感也减轻了不少,乍一看就像是两姐妹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穿着整齐的职业套装站在那里合影呢。

可是再仔细一看,姐妹俩的脚踝上,赫然都拴着一根长长的铁链,另一头分别固定在两边的墙壁上。冰冷粗长的铁链残酷的标明了一个事实,她们现在是失去自由的性奴!

“哈,怪不得多数男人都有‘制服情结’!”阿威双眼闪烁着炽热的光芒,咯咯笑道。“制服穿在你们这两个大奶淫娃身上,还真的是特别诱惑呢!”

姐妹俩的俏脸同时一红,心里又开始感到深深的悲哀。往昔象征着职业尊严的制服,此刻却成为满足恶魔变态嗜好的耻辱道具。

但不管怎样,有衣服穿总好过光屁股,对石冰兰来说尤其如此。这身警服仿佛能带来震慑邪恶的正气似的,给她平添了无穷的勇气和希望。

可是恶魔接下来的话,马上又让她的心一下子跌入了冰窖里。

“穿着这么漂亮的制服,跳起脱衣舞来一定很好看,你们就表演一下吧!哈哈哈……”

“你……”

石冰兰勃然变色。身为女警,被迫当罪犯的性奴已经是奇耻大辱了,现在对方居然还要她跳脱衣舞!而且那种轻蔑的语气,就像是把自己姐妹当成了职业脱衣舞娘似的,令她怒不可遏。

“怎么,冰奴你有意见?”

阿威哼了一声,伸手拎起旁边的皮鞭,放在掌中一甩一甩。

石冰兰顿时哑口无言,只能羞愤的瞪着他不吭声。色魔算是抓住了她们姐妹俩的致命弱点,为了不使对方皮肉受苦,她们不得不一次次地在他的淫威下屈服。

“主……主人,脱衣舞……我们……不会……”

石香兰羞红着粉脸,像是做错事的小孩子般低声说。

“不会不要紧,我可以教你们嘛!”

耳边传来风骚的浪笑声,蹲在屋角音响旁边的女歌星楚倩按下开关,房间里立刻响起了节奏强劲的音乐声。

“来,来,跟着我一起跳……很容易就学会了!”

她娇笑着踩起了娴熟的舞步,扭着光屁股走了过来,开始在姐妹俩面前展臂甩头的“领舞”。

“还呆在那里干什么?都给我跳啊!”

怒吼声中阿威唰唰两鞭挥了出去,鞭梢凌厉的抽在姐妹俩身边的墙壁上,扫下了大量纷飞的石灰屑。

石香兰吓得惊叫一声,赶紧手脚发颤的跟着楚倩跳了起来。石冰兰俏脸煞白的僵立了几秒,贝齿一咬下唇,终于也开始缓缓扭动她惹火诱人的娇躯。

“ok,我们先热身一下……一、二、三、四……屁股扭起来……前、后、左、右……没错,就是这样……”

楚倩像个训练有素的舞蹈教练,一边身体力行的示范着最标准的舞姿,一边吆喝着节拍兼纠正姿势动作。

姐妹俩身不由己地照做着,拴在足踝上的铁链叮当直响,两张脸颊都羞得发烧,内心感受到强烈的耻辱。尤其是石冰兰,在她看来脱衣舞是一种最不要脸的淫秽表演!这些年来每次扫黄时,她都亲自率手下扫荡市内的地下三级舞厅,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居然也跳起了脱衣舞,而且还是穿着威严的警服来跳。

“冰奴!你给我认真一点,别敷衍了事……香奴你也是……哪个要是跳得不好。就别怪我对另一个不客气!”

阿威看得兴高采烈,一会儿督促着姐姐一会儿喝骂着妹妹,还时不时的甩动两下鞭子恐吓她们。这一招果然百试不爽,刚开始时姐妹俩都放不开手脚,可是因为害怕自己不配合会使对方遭殃,因此两人不得不豁了出去,强忍着羞耻一丝不苟的学了起来。

“注意模仿我的动作,屁股摇晃得再夸张一点……”楚倩的舞姿越发挑逗了,不知廉耻的边跳边大声嚷嚷。“还有,两只手要不断抚摸自己的身体……”

在皮鞭的威胁下,姐妹俩只好含泪照做不误,双手分别在自己的身上来回移动,同时卖力地扭动着腰肢和臀部。

随着音乐的节奏渐渐激昂,她们的屁股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了。每当姐妹俩将踩着高跟鞋的足尖高高踢起时,浑圆的大腿绷得笔直,墨绿色的警裙和洁白的护士裙一起飘飞开来,裙下的性感吊袜带就全部曝光了,甚至连遮住私处的丁字内裤也都被一览无余。

阿威贪婪地咽着唾沫,突然眼露凶光,手中的鞭子呼啸着挥了出去。这次是真的狠狠抽中了石香兰的肩膀,痛得她发出了惨呼声。

“别打我姐姐!”石冰兰又是心痛又是愤怒,想要冲过去替姐姐挡住鞭子,但却被铁链束缚着无法靠近,忍不住跺脚叫道。“好好的你为什么又打她?”

“哼哼,我已经说过不许敷衍,你居然敢当耳边风!”阿威厉声喝道。“给我投入点,手不要总在腰上摸来摸去,多摸摸你的大奶子和骚屁股!”

“知道了,别再打我姐姐!”

石冰兰羞怒之极,但也只能忍气吞声地屈服了。她用了最大的努力来强迫自己,饱满耸翘的屁股开始激烈的扭动着,双手从小腹处缓缓地向上滑动,一直滑到高高鼓起的胸脯上,像是欲火焚身般隔着警服抚摸着自己丰满的双乳。

“对了,舞动得热烈些,再热烈些……跳脱衣舞就是要high起来才有味道……尽量的high起来……”

楚倩不厌其烦地教导着,在她的指令声中,石冰兰不由自主的上演着平生第一场脱衣舞。她胀红着俏脸,乌黑的秀发披散着在肩头飞跃着,已经扭动了一阵的腰身逐渐灵活了不少,动作不再显得那么僵硬,双手一一抚摸过乳房、大腿、屁股等性感地带。

——啊……我这是怎么了,居然能做出这么丢脸的事……

石冰兰无比的羞愧,心里乱成一团。她几乎有种要发疯的感觉,拼命控制着自己才没有掉下泪来,然而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都已被撕得粉碎。

在高亢轰鸣的节拍声中,姐妹俩跟着楚倩卖力的跳着舞。这真是一场难得一见的艳舞秀,表演者是一个冷艳的女警和一个端庄的女护士。她们穿着令人肃然起敬的职业制服,可是却被迫像最风骚的舞娘一样,做出一个又一个挑逗而淫荡的动作姿势。

“好,现在开始解开钮扣……”楚倩吃吃娇笑着做出示范,“慢一点,从上到下一颗一颗的解开……要让人感觉到欲拒还迎的挑逗……”

姐妹俩都羞得面红耳赤,一边继续扭动身子,一边伸手探到各自制服的衣领上。随着钮扣被一颗颗解开,警服和护士服的胸襟向两边散落,露出赤裸的腰身和贴体的胸罩。

她们的胸罩也是截然相反的色调,姐姐戴的是象牙白的,妹妹戴的是纯黑色的,款式都极其的暴露,连罩杯都“精省”掉了,只剩下两小片三角形的布刚好包住乳晕,再用很细的带子连在一起。

这样一来,姐妹俩丰满的乳房几乎等于是全部裸露在外面,稍微一举手一投足,都会带来“跌荡起伏”的震撼效果,那两对巨大浑圆的雪白肉团彷佛想要挣脱束缚似的,使人产生快要从细带中掉出来的错觉。

虽然连裸体都看过了,但这一幕香艳的场面还是令阿威热血上涌,连忙抓起酒瓶骨碌碌的就灌了几大口,这才按捺住马上将这对姐妹花就地正法的冲动。

“好,现在把上衣从背后褪到小臂,让它自己滑下去……脱的时候动作不能停啊!要继续扭屁股……对了!对……同时还要尽量抖动胸部,把大奶奶更夸张的摇晃起来……good,就是这样……好极了,现在开始脱套裙……”

在楚倩的逐步指挥下,姐妹俩先脱掉了上衣,接着是制服裙,然后是高跟鞋和丝袜……很快的,她们全身只剩下一套全黑和一套全白的“三点式”了,性感惹火到极点的身材曲线毕露的展现在阿威眼前。

欣赏这样两个巨乳美女半裸着惹火胴体,只穿着类似比基尼的精简布料大跳艳舞,阿威只看得赞不绝口,视线一秒钟也舍不得离开两姐妹的娇躯。

“哈……不错嘛,跳得越来越熟练了!”他故意吹着口哨起哄。“你们果然很有跳脱衣舞的天赋,一学就会、一会就精……哈哈哈……”

姐妹俩都羞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然而舞姿却片刻也不敢停下,模仿着楚倩的动作摘下了自己的胸罩,扬手掷了过来。

阿威呵呵大笑,接住三件胸罩左闻右嗅,最后还把石冰兰的那件挑出来戴在头上,极尽猥亵之能事。

失去胸罩的束缚后,姐妹俩的胸前更是乳波激荡,两对超级丰满的大奶子抖动得越发剧烈。伴随着眼花了乱的舞步,四颗雪白滚圆的巨硕肉团醒目的上下弹跳着,那种惊涛骇浪的视觉效果简直是令人鼻血狂喷。

不过阿威的贪婪目光却扫向了姐妹俩的下体,她们身上最后的遮羞布,是一黑一白两件紧身丁字裤。说是丁字裤其实都太勉强,那只不过是用几根细布条编在一起的装饰品而已。从前面看根本就遮不住神秘的花园,后面看过去就更夸张了,只有一根细细的绳子陷在白嫩的臀丘中间,姐妹俩的屁股可以说就是完全赤裸的。

“他妈的,奶子大的女人就是下贱!”阿威看得十分兴奋,嘴里却恶毒地骂道,“两个骚货一定很想被男人干吧,要不怎么会穿这么淫荡的内裤?”

姐妹俩被骂得羞愤不已,连眼泪都快掉了下来。这身打扮明明是被对方强迫换上的,现在却又拿来打击她们的自尊心。

足足过了二十多分钟,这场热火朝天的脱衣舞才宣告结束。高亢的音乐声戛然而止,楚倩带着姐妹俩摆出了一个最后的姿势,身子向后仰倒单手撑地,并把双腿大大的朝男人的方向张开。

“好极了,十分精彩!”

阿威辟里啪啦的鼓掌喝起采来,眼睛却紧盯着姐妹俩同样剃光阴毛的私处。她们的这种姿势将丁字裤绷得更紧了,那窄得不能再窄的细布条已经陷进了肉缝里,象征性的遮羞布只能刚好遮住穴口,迷人的阴唇却被撑开暴露在眼前。

——不!这样子……真是太羞耻了!

石冰兰的整张俏脸都红透了,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羞辱,仅仅几秒钟后就站起身并拢了双腿,同时还本能的用手遮住了私处。

“谁叫你自作主张站起来的?老子还没看够呢!”阿威恼怒的一鞭子挥了过去。

“快给我重新叉开大腿摆好姿势!”

石冰兰气得全身发颤,但也只好照办了,星星般明亮的双眸满含怒火的逼视着他。

这森寒的目光竟然令阿威有些不敢正视。这个冷艳美女虽然被迫低下了高傲的头,表面上不敢反抗自己的淫威,但还是时时流露出这种强烈反抗的眼神。

那间他打定了主意,要继续不断的羞辱她,直到她在自己面前丧尽一切尊严,再也凝聚不起反抗的信念!

“你们这两个大奶贱货,现在把手放到骚穴上去,给我表演一下你们平常是怎么手淫的!”

“不!”

姐妹俩几乎是脱口而出的同时叫出声来。不过妹妹是羞怒交加得几乎昏倒,姐姐却是哭着哀求:“我来表演就好了……主人,求你别太为难小冰……”

“啪、啪、啪……”

回答她们的是毫不留情的鞭打声,第一下抽在姐姐身上,第二下抽在妹妹身上,然后又是姐姐,又是妹妹……

悲呼声跟着辔了起来,姐妹俩一个下意识的哭泣闪避着,一个咬紧牙关绝不示弱,但是白皙光洁的裸体上都同样增添着一道又一道的血痕。

“谁先开始手淫,就可以让另一个免受酷刑!”阿威狞笑着把楚倩叫了过来,吩咐她轮流鞭打着两姐妹。“自己考虑清楚吧,反正我不着急……”

姐姐的凄惨叫声令石冰兰心如刀割,她心里清楚,自己也许可以硬撑下去,但皮娇肉嫩的姐姐却不可能挺得住,再打下去说不定会被活活抽死。

“住手!我……我答应了!”

她再次含泪低下了头,而石香兰也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悲痛哭叫着投降了。

“小冰!”“姐姐!”

姐妹俩热泪盈眶地对视着,彼此都已明白对方的心意,什么话都用不着再说了。

“别再拖拖拉拉了,快点脱光了自慰给我看!”

阿威不耐烦的大喝了一声,催促着她们将仅余的丁字裤也都褪掉,然后分别侧卧在两边的地板上,抬高了一条雪白浑圆的大腿开始自渎。

这样的姿势比刚才更淫荡,像是妓女躺在床上活色生香的勾引客人。姐妹俩都羞不可抑,颤抖着慢慢伸手按到了双腿之间。

指尖碰到自己的两片娇嫩花唇,石冰兰的脸颊一阵发烫。她虽然在性爱上十分保守,但从前还在少女思春的年纪时,偶尔也忍不住用手指尝试过、体验过那种羞涩隐秘的快感。只是因为从小受到最保守的正统教育,她一直认为手淫是很肮脏的,强行克制着自己不去多做尝试,日子久了也就自然而然的断绝了。

想不到在结了婚以后的今天,居然要被迫做出这种“脏事”,而且身边还有一个如此变态的色魔旁观,这真是太丢脸了!

她胀红着俏脸,纤长的手指触摸着自己光溜溜的肉缝,目光却依然顽强的怒视着恶魔,用不屈的眼神宣示着内心深处的凛然自尊。

石香兰也同样羞耻得要命,含泪认命的开始自慰,但动作却相当机械。

“他妈的,不准打马虎眼!”阿威看得十分恼怒,喝道。“都要泄出来才算完事!谁要是没达到高潮,我就抽另一个一百鞭!说话算话,一鞭也不会少!”

姐妹俩的心都悬了起来,手上的动作果然不敢再敷衍了事,开始认真地揉弄起双腿闻最隐秘的私处。

昏暗的光线下,这对漂亮的巨乳姐妹花抚摸着自己赤裸的阴部,一丝不挂的雪白裸体蜷曲在地上性感的扭动着,就像是两条光着身子的美人鱼般诱人。

她们的俏脸都红透了,眼里满是羞耻的表情,由于各有一条玉腿高高抬起,剃光了耻毛的阴唇都裂了开来,可以清楚的看到春葱般的手指在肉缝里拨弄。

“还有一只手也别闲着,去摸自己的大咪咪呀!”阿威却还是不满意,破口大骂道。“这都要我教你们,是不是真的想讨打啊!”

“就是,你们太没有自觉了!”

站在旁边的楚倩也狐假虎威地吆喝着,作势甩动鞭子恐吓她们。被逼迫无奈的姐妹俩彻底屈服了,就像提线木偶般完全不打折扣的照办。

“嗯……嗯嗯……”

由于身体被药物调教得分外诚实,石香兰很快就发出了哭泣般的呻吟声,肥大的屁股不安份的撅来撅去,阴道里已经流出了不少湿滑的爱液。

这副情景虽然香艳,但阿威已经见过多次了,此刻他更注意的无疑是石冰兰,灼热的目光眨也不眨的锁定了她。

感受到色魔的视线充满煞气,石冰兰知道他是在用眼神警告自己,心一横豁了出去,强迫自己更加细致的爱抚着敏感部位。

——呀……这种感觉……好……好羞人……

石冰兰羞愧地垂着头,一只手被迫揉捏着自己丰满无比的大奶子,指尖轻捻那红豆般细嫩的乳头;另一只手的纤指轻划着自己的阴唇,颤抖了几下后,终于迟疑着按到了肉缝顶端的阴蒂上。

“啊!”

她的娇躯颤抖了一下,竟不由自主的发出喘息声,一股电流般的酥麻霎时涌遍全身。同时涌起的是一阵强烈的罪恶感,手指条件反射般的缩了回去。

——不,不……为了姐姐,再丢脸我也必须坚持下去……

贝齿一咬下唇,满脸羞红的石冰兰只是稍微停顿了两秒,就又用手指刺激起了敏感的阴蒂。

“哈哈,这就对了!”看到姐妹俩都逐渐投入,阿威咯咯怪笑道,“你们可以比赛一下,看看是谁先泄出来,有赏!”

“主人好偏心啊,倩奴也要参加比赛嘛!”楚倩讨好地撒着娇。“不知道奖品是什么呢?”

“当然是这根大家伙啦!”阿威指着自己的青筋毕露的肉棒淫笑。“女人的骚穴馋得流口水,无非就是想尝到男人的大鸡巴吧……哈哈,哈……”

就在淫邪的笑声中,石香兰很快被快感的洪潮冲垮了。她迸发出控制不住的哭叫呻吟声,身体疯狂地颤抖着,肉洞里汨汨的涌出了大量汁水。

“真是个不要脸的贱货,母猪发情都没你这么快!”

恶毒的嘲讽声再次无情撕毁了石香兰的自尊,她泣不成声地痛哭着,悲哀的热泪和羞耻的淫水一起淌下,将屁股下的地面全都打湿了。

“好啦,现在轮到你了,冰奴!”阿威阴阳怪气地道。“你姐姐会不会吃鞭子,就看你的表现了!”

石冰兰又羞又急,尽管在指尖的努力“发掘”下,身体确实感受到了丝丝快意,阴道里也似乎略有潮湿的迹象,但潜意识里始终存在强大的排斥抗拒感,怎么也无法让快意继续增加,更不用说凝聚成高潮了。

也难怪,这些年来她一直都过着清教徒般的生活,结婚后即使是跟丈夫做爱也从不体验过性高潮,仓卒间自然不可能突破生理和心理的双重障碍。

“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又努力了十多分钟后,石冰兰绝望了,忍不住喘息着恳求道。“除了这件事,你……你叫我做什么都行……”

“no,我就是想看你高潮泄出来!”阿威早已看得心痒难耐,霍地站起身来怪笑道。“你自己做不到是吗?ok,我来帮你一把!”

他从屋角的柜子里取出一大一小两个瓶子,打开封盖后快步走过来蹲下身,将较大的那个瓶子凑到了石冰兰的唇边,扑鼻而来的是一股药味。

“喝下去!”

石冰兰颤声道:“这……这是什么?”

“放心,不是毒药!”阿威用瓶嘴强行撬开了她的香唇贝齿,并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不想你姐姐挨鞭子,就给我喝!”

只听“咕噜咕噜”声响起,石冰兰在犹豫中微弱挣扎了几下,最后还是身不由己的将大半瓶药液吞咽了下去。

“好,这就对了!”

阿威随手抛掉空了的大瓶子,抱住石冰兰一条雪白的大腿扛到肩上,令她的粉红色秘境完全暴露出来,再用指头蘸起小瓶子里的黏稠溶剂。

“咳咳……你究竟想干什么?”

由于被灌得太急,石冰兰剧烈地咳嗽着,清丽的瓜子脸上泛起了一抹艳丽晕红;同时感到胃里有一股热流迅速的漾开,霎时间就传遍了四肢百骸。

“嘿嘿,这两种都是烈性春药!虽然药效比不上我发明的‘原罪’,但也算是第一流的药物了!一种口服,一种外敷,给你来个双管齐下,就算你真是冰美人也非发情不可了!”

阿威眼露兴奋之色,蘸满药液的手指拨开了两片紧闭的阴唇,胡乱抹到了阴道内壁的嫩肉上。

“不……不要!”

石冰兰的心沉了下去,惊怒交加的就想反抗,但是她一开始激烈挣扎,楚倩就挥舞鞭子重重地抽向石香兰,打得她失声哀嚎。

“有春药的帮助你才能达到高潮啊,不然怎样,难道你想看着姐姐活活被打死?”

冷酷的威胁声和鞭梢着肉声在石冰兰耳边轰鸣,就犹如神奇的咒语般,令她再次含泪放弃了反抗。

阿威咯咯怪笑,手指不断蘸着药液抹向她的私处,把里里外外都涂遍了;涂完后再一把抓过她的右手,将小瓶子的药液也抹到了纤掌玉指上。

“我来教你怎么手淫!”

他淫笑着握住石冰兰的手,强行挟住她的指尖按上那微微有些湿润的阴部,操纵着她来回抚摸了起来。

“好好感觉一下吧,欲望之火已经开始在你心里燃烧……别再压抑原始的本能了……你应该彻底放纵自己,尽情的享受肉欲的快乐……”

充满煽动性的声音低沉而嘶哑,再加上那双妖魅般的目光灼灼直视,石冰兰忽然感到一阵眩晕,整个人就如同悬浮在云端里一样,轻飘飘的头重脚轻。

这种感觉似乎像是喝醉了酒,摸不清东南西北了……

她勉力想振作精神,但脑袋和眼皮都渐渐的越来越沉重,就彷佛被催眠了似的,自制力大大削弱,手上的动作也不知不觉由轻微抗拒转变为完全服从。

由于是自己的手指触摸着私密部位,并没有被男人侵犯的排斥感,这使她肉体就像刚才一样完全接受了自己的爱抚。涂满了药液的私处似乎敏感了数倍,令她感受到比刚才更强烈的刺激。

而对方显然极为熟悉女性的生理秘密,操纵着她的拇指和食指捏往了柔嫩的阴蒂,中指和无名指则插入了潮湿的肉缝里反覆摩擦,一点点的撩动她的性欲。

“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呢?那就继续摸吧……摸吧……”

阿威咬着她的耳珠吹了几口热气,另一只手又拉起了她的左手,牵引着她按到高耸的胸脯上,抓着自己其中一个丰硕的乳房用力搓揉挤捏,同时低下头热吻着她另一颗饱满硕大的肉球,唇舌挑逗舔吸着那早已发硬突起的细嫩奶头。

“嗯……嗯嗯……”

所有敏感之处都受到强烈的刺激,石冰兰忍不住颤抖着嗓音轻轻呻吟起来,小腹里的热流越烧越旺,抹到阴道里的药液似乎也开始生效,不断传来如同蚁虫爬行般的骚痒。她的指尖已经能摸到一丝丝的爱液,渐渐又从被动的服从转变为主动的爱抚。

阿威暗暗点头,眼里露出狡计成功的得意神色。看来自己的判断丝毫不差,这个表面上高傲冷艳的“冰山美女”,警服里面包裹的果然是一具情欲极其旺盛的肉体,也很容易接受心理暗示,只是平常被强行压抑住罢了。

——其实这世上本没有春药……最厉害的春药,根本就是你与生俱来的淫荡基因,和潜藏在久旷之躯里的饥渴欲望……

——嘿嘿,冰奴呀冰奴,这一点你很快会明白过来的……不过那时候已经太迟啦……

石冰兰自然对此毫不知情,清澈的双眸已蒙上了一层迷茫之色。她完全没发现对方已经悄悄松开了手,现在是她自己的双手在分别爱抚着乳房和私处,原本紧咬的牙关也松动了,柔软的双唇发出越发动人心魄的呻吟。

“小冰!”

蜷缩在旁边地上的石香兰不禁惊叫了一声,内心十分焦急,生怕妹妹也和自己一样沦为欲望的俘虏。

可是她还来不及提醒,就被阿威用凶狠的眼神逼了回去,接着后者又向楚倩做了个手势,示意强行捂住她的嘴。楚倩心领神会的照办了。

石冰兰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她正望着自己的胸脯,愕然发现双乳就像是中了魔咒般一点一点的膨胀着,彷佛里面有股热流在拼命扩张,使本就丰满到极点的乳球又明显胀大了不少,而且愈发坚挺的在胸前高高耸起。两粒红豆般的乳蒂也完全充血兴奋,从不断扩散的乳晕中凸了出来,显得格外淫靡。

——为什么会……会这样?为什么?

她没想到自己胸口这两团饱满发达的嫩肉竟如此敏感、如此忠实的反映出身体感受到的快意,只能羞愧的闭上双眼,内心陷入了激烈的天人交战。

——啊,快感越来越强烈了……我要崩溃了……不,不!不是我输了,我只是抗拒不了药物……而且为了姐姐,我也只有认输……

人一旦给自己找到了借口,心灵的防线就会彻底弃守,再坚毅的性格都将无济于事,更何况石冰兰自己也想赶快达到高潮,本来就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所有这些都汇成了一股强劲的洪流,将她残余的理智和清醒完全淹没!

“呀……呀……”

高傲的石冰兰终于完全迷失了,她嘴里发出跟姐姐一样的哭泣声,拼命摇着头,指尖控制不住般越动越快,胸前一对酿大的美乳醒目地晃动着,就像是充满气的皮球般挺立在胸前剧烈弹跳。

“对,就是这样……可以泄出来了,泄出来!”

阿威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激动,伸手一把抓住石冰兰丰满的乳房用力揉捏。

这个平常如此冷艳威严的美女,跌入情欲的陷阱后竟比一般人更为狂乱,原始的欲望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很快就达到了结婚以来从未体验过的绝顶高潮。

“啊——”

伴随着失魂落魄的尖叫,石冰兰的身躯一阵哆嗦,白皙修长的双腿猛然僵直了,肉缝里霎时喷出了一股透明的水柱,灼热地喷洒在男人的身上。

“哇,潮吹啊!”

阿威惊喜地吹了声口哨,想不到她竟是那种会喷射出淫水的女人,高潮竟能猛烈到这个程度。

“不……不……”

这一瞬间石冰兰全身都被强烈的羞耻感贯穿,屈辱的热泪抑制不住的涌出眼眶,这是生平头一次在清醒状态下体验到高潮,可是她感受到的只是痛苦、羞愤和失落。高潮不但令她丧尽了尊严,还令她在潜意识里失去了自我,产生了一种至少在肉体上已被对方完全征服的软弱感。

视线透过模糊的泪眼望去,只见对方的瞳仁闪闪发亮,充满了轻蔑和嘲弄。

“冰奴你好不要脸喔!表面上扮得那么清高,原来骨子里风骚戒这择耙乞啧啧,瞧你……自己手淫都能爽到潮吹出来,简直比发倩的母狗还淫乱……”

“你胡说!胡说……”石冰兰无地自容,泪流满面地嘶声喊道,“是你给我下了春药!是你给我下了药……”

“下药?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威忽然纵声狂笑,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事般。

“你以为刚才那些真是春药吗?”他笑得前仰后合,喘着粗气道,“实话告诉你,那只不过是加了刺鼻苏打味的烈酒,和最普通的润滑油罢了!顶多只能让你的自制力稍微下降、性器官更敏感一些而已……”

晴天霹雳,石冰兰顿时惊呆了!

“我不信!你撒谎……我不信!”她使劲、反覆地摇着头,颤声叫道,“那一定是春药!一定是……你在骗人!骗人……我绝对不会相信的……”

“不信就问问你姐姐吧,那两瓶液体都是我叫她准备的!从调制、混合到放进柜子,全都是她亲手完成的……你问她,我有没有骗你吧……哈哈……”

石冰兰猛然回过头,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眼睁睁地望着姐姐,心里千万遍的祈祷着,渴盼能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然而她还是失望了!

姐姐的眼徊是那样的悲伤,那样的痛苦,除了泣不成声的呜咽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石冰兰的心一下子沉到了绝望的深渊!姐姐从小就是个不会说谎的人,现在她的眼睛也清清楚楚的告诉自己,色魔所说的确是事实——

——我上当了!原来春药是假的!假的……

——而我刚才的种种快感却是真的,高潮也是真的……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真是……

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狂喊,石冰兰面如死灰,失魂落魄地瞪大眼,整个身躯都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该轮到我爽了!”

阿威兴致勃勃地冲上前来,一个翻身就压上了石冰兰的裸体,早已勃起的阳具对准湿淋淋的肉缝用力顶了进去,尽管阴道还是那么的紧窄,但毕竟已经潮湿得一塌糊涂了,比较顺利的就捅到了嫩穴的最深处!

“怎么样?淫妇,没话可说了吧……是不是被我干得很爽呢?嗯?”

男人无情地讥嘲着,一边继续践踏这冷艳美女的自尊心,肉棒一边用力捣弄她迷人的小肉洞,最彻底的侵入那不可侵犯的销魂顶点。

“不!我不是淫妇……不是……”

石冰兰凄厉地嘶喊,原本明亮的眸子里充满了悲痛与空虚,再也看不到平常那种坚强勇敢的神色,剩下的只是一个正被蹂躏的弱女子特有的悲哀。

“还要嘴硬?他妈的,你就是淫妇……所有胸大的女人都是淫妇!”

阿威咬牙切齿地咆哮着,伸手抓住她胸前那对比一般“波霸”还大的乳房肆意挤捏,把两个雪白柔嫩的巨硕肉团搓成各种淫靡不堪的形状。

“你胡说……你这个无耻的恶魔!”

石冰兰痛哭失声,娇躯被侵入体内的长矛撞击得一下下颤动。这时候的她已经感觉不到任何快感,有的只是无尽的屈辱和悲痛。

“没错,我是恶魔,你是象征正义的女警!”阿威不怀好意地淫笑。“但你还不是只能乖乖的张开大腿让我插?而且,说不定还会怀上我的种哦……”

石冰兰浑身剧震,猛然想起今天刚好到了自己的危险期。这个念头令她恐惧得整个人发抖起来,彷佛一下子堕进最寒冷的冰窖。

“不要!我不要怀上你的种……”

她激烈地挣扎起来,声嘶力竭地大叫。

“别再作无谓的反抗了,你命中注定要替我产子……”极度的愉悦令阿威很快就濒临爆发了,粗重喘息着将她紧紧搂住。“我会把精子全部射到你的子宫里的……你就准备好接受我赐予你的生命吧!”

“不!不能射在里面……把你的脏东西拔出去!不能射……不能……”

话音未落男人已经达到了快乐的颠峰,吼叫着将灼热的浓精全部射了出去!

“啊啊……”

悲哀羞愧的热泪又一次夺眶而出,石冰兰清晰的感受到一股热流撞击着她的子宫,在她身体深处轰然爆炸。

眼前霎时一片黑暗,她发疯般的大声哭叫,挥拳乱捶乱打对方压在身上的躯体。有种强烈的不祥预感告诉她,自己真的会在这次强暴中悲惨的怀孕!

阿威盘算的显然也是同样的念头,两三下就制伏了石冰兰,然后强行把她的双腿倒折了起来,再用绳子将膝盖和肩部牢牢的绑住,让她的屁股仰天高高翘起,使精液不至于从肉洞里倒流出来。

“人渣!疯子……”石冰兰羞愤地挣扎着,喊出的每个字都充满恨意,“我绝对不会替你生孩子!就算怀孕了我也一定会打掉,不会让这个孽种出生的!”

“贱奴,你竟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阿威听得心头火起,怒喝道,“你是不是又忘记我教你的规矩了?”

不等他吩咐,楚倩又狠抽了堵住嘴巴的石香兰几鞭,可怜的女人连哭都哭不出来,只能痛得躺在地上打滚,啪啪的响声令人心惊肉跳。

石冰兰的脸颊一下子惨白了,不得不紧紧抿住了嘴唇。

“看来你很健忘,老是记不住性奴应该遵守的规矩!”阿威眼珠一转,冷笑道:“好吧,我就给你点深刻的教训,让你用切肤之痛来时刻提醒自己!”

他从屋角端来一盏酒精灯,放到地上点燃了,又拿起一根铁铸的长条,把尖端架在火焰上加热,几分钟后就烧得通红。

“你……你又想干什么?”石冰兰恐惧地颤声道。

“帮你烙印啊!性奴就跟宠物一样,身上都应该有主人留下的不可磨灭的标记,浥样才能让你永远记住自己的身份!”

阿威说着拿起铁条的把柄,狞笑着向石冰兰凑了过去,一股逼人的热浪立刻灼痛了肌肤。

“别给我烙印!”石冰兰全身发抖,绝望而无助的拼命挣扎着,用尽所有力气嘶叫。“我不要这样的标记……不要……不……啊——”

凄厉的惨叫声祷次响起,那烧红了的烙铁毫不留情的落了下来,狠狠的贴上高高獗起的美丽玉臀。

“嗤嗤——”

烙铁和皮肤的结合处冒起了青烟,剧痛令石冰兰几乎要昏了过去,丰满结实的光屁股疯狂扭动着想要挣脱,鼻中同时嗅到一股焦臭的气息。

“哈哈……”阿威狂笑着抱紧了她的臀部,足足过了五秒钟才将烙铁移开,退后一步满足的欣赏着。“女警花的屁股上烙着犯人的名字,这真是太妙了!”

大颗的泪水滚落脸庞,石冰兰在悲痛欲绝中望向自己赤裸的屁股,只见在左边的雪白臀肉上,赫然多出了一个乒乓球大小的正楷“威”字!

乌黑的字迹是那么的显眼,那么的丑陋,不单只印在了她的肌肤上,也毁灭性的印在了她的灵魂深处,成为一辈子的耻辱象征!

她眼前一黑,急怒攻心的晕了过去……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