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三
第八章
无涯无尽
黑洞吞噬

白三小姐说过,轰雷赤帝冲这套绝学,蕴藏「兽」、「皇」两个方向,我底蕴不足,又分心旁骛太多,只开发出电能贯体的超神速运用,未能大成,而凤凰天女的修练基础既足,又长年专心在这门绝学上,最后果然给她走通,将赤帝冲突破蜕变,提升成更高层的新绝学。

若说凤凰天女这一式的威力,那就是无与伦比,一击之中,包含着她的巅峰力量,还有她此生对武学的所有理解,可以说是她生命中的最强一击,双拳齐轰,气劲排山倒海,化作万兽形象,凶猛奔冲而去,最后更凝化为一条山岳般的巨大龙头,撼天动地,吼啸着袭向敌人。

虎、豹、狮、象、猩猩……无数有形气劲,化为万兽齐奔,那种声势,只有亲身体验才能明白,比什么雪崩、溃堤还要厉害许多,而且这还不只是单纯声势,凤凰天女出身南蛮兽族,兽王拳更是兽族限定武学,以万兽形式发招,对她有极大的激励作用,整体力量起码因此提升两成。

况且,这一式的运劲极为巧妙,万兽气劲看似分散,犯了力分则弱的缺点,但与敌人的防御力量相撞、溃灭后,却不会立即消失,而是回归流向后方,被后头的巨龙给吸收,增强力量,若我所料不错,兽皇击的第二段,不会只是轰出一个咆啸的巨大龙头,应该是汇聚万兽精元而成龙,形成一条完整的巨龙,噬杀敌人。

这一式的真实威力,我非常好奇,如若可以,我还真想看看凤凰天女重击轰下,能给黑龙王多大的伤害?不过,就在她出手瞬间,心梦忽然向我疯狂示警,本来能准确预测两秒后未来的她,计算不出凤凰天女这一击轰下,黑龙王将会如何应对,占卜所得的结果,是一片无穷无尽的黑暗,还有隐藏在黑暗中的杀机。

乍听之下有些不好理解,稍微想想就能明白,凤凰天女这一击威势无双,力量更从第八级朝第九级转变,如此强大的绝学,已经足够威胁到黑龙王,他如果不想付出惨重代价,就不能再这么打混应对,必须要把真正的实力拿出来了。

黑龙王的真正杀着是什么,我当然非常想知道,问题是根据经验,这种秘密的现世,都伴随着人命牺牲,而我绝不愿意拿自己母亲的性命,去换黑龙王的秘密,所以当即决定,闪电出手,袭向凤凰天女背心。

此刻的凤凰天女,处于似醒非醒的玄妙状态,正是在这种浑然忘我的状态下,她才能发出如此强悍的一招,她虽然脑中没有意识,反应却只会比平时更快,想偷袭她本是没有可能,但她正全力击向黑龙王,自身防御降至最低,我的出手又不带杀气,配合电能神速,一击便得手。

所谓偷袭,其实是一手拉着她的后心,飞也似的后退,能有多快就冲多快,要离开此地越远越好。一方面,另一边的战场变局将现,我再没有时间在这里拖延下去,另一方面,凤凰天女的一记兽皇击,固然是她此生力量的巅峰之作,但巅峰之后就是低谷,轰出那一击的她,力量降至低谷,加上之前频繁轰出赤帝冲的消耗,她的力量跌至低点,比我都还不如,要是还不拉着她逃命,那就真的要一起死了。

而虽然被我拉开,凤凰天女那一击仍是轰了出手,万兽与巨龙拳劲轰袭敌人,只不过少了她的最后操控,威力减半而已,但……已足够对黑龙王造成威胁,我一面拉着凤凰天女飞奔,一面则细心关注那边的情况,不错失任何一条有用线索。

我所看见的东西……很诡异!

万兽、巨龙多股气劲,轰破了黑龙王护身气罩,成功打到他眼前,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惊人的声势、强大的破坏力,全部在瞬间消失无踪,化为乌有,仿佛那惊天动地的一击,完全不曾存在。

这种诡异的鸟事,看得让人大傻眼,但反过来一想,幸好我拉着凤凰天女快跑,否则,黑龙王能将霸皇一击消于无形,也很有可能将凤凰天女也一起化消,吞噬也好,消灭也罢,这种可能完全是存在的。

简单的一幕,蕴含着太多的可能,但因为资料太少,心梦与我都分析不出什么,实在非常可惜,这点凤凰天女同样心里有数,所以她人还被我拉着跑,途中已经开骂。

「臭小子,你为什么拉着我跑?要是你不跑的话,现在我们可能已经摸清楚那家伙到底有什么底牌了!」

「神经病!我要是不把妳拉跑,现在妳九成已经没命了,哪还有机会在我面前鬼扯?如果妳还有鼻屎一点大的良心,就该感谢救命恩人啊!」

「我谢你老母,你刚才取的那是什么鬼名字?轰雷赤帝疾电·闪,不伦不类,三流的招数,尽失原意,难怪什么屁效果也没有!」

「唷,挑剔我的命名啊?这点大家差不多吧?妳那个什么轰雷赤帝·万岁山河兽皇击,还不是很鸟?又不是字多笔画多,武功就强了,如果妳这名字叫创意,下次干脆叫龙玺乱击·霸魔霹雳魍魉轰!拳头不用动,光喊招式名就让敌人吓到尿裤子了!」

「小畜生还敢顶嘴!我干你娘!」

「……妳娘是挺欠干的!」

能在这种决战中有兴致互骂的,大概也就是我们两母子了,不过,我们的努力也不是一无所获,黑龙王接招的法门,似乎是种一发难收的技巧,将凤凰天女的重击化消后,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整个人也全然放松,像是失了神。

依照我个人的经验,这种现象,通常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人被雷打到,痴呆了,才会像这样完全放空;另一种,高阶术者、武者,有时为了某种理由,可能是隐藏身分,可能是特殊修练,自我封印力量在一定水平以下,想要解除封印,重新回复应有力量时,就会出现这样的完全放空。

在黑龙王的身上,我相信……应该不是第一种,那家伙正开始回复他的真实力量,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他周身再次冒出阵阵黑雾,将他整个包覆在内,刚刚很可能就是这些未显形确存在的黑雾,消去了凤凰天女的兽皇一击。

与黑龙王一族不是第一次交手,这种黑气我也不陌生,而根据我对这种黑雾的了解,消灭兽皇一击的方式应是吞噬,并非拆解,因为在华尔森林中,这要命的东西就曾大面积腐蚀、吞噬所有生物,具有高度危险性,在某些特殊时候,这种黑雾甚至还有强烈爆炸性。

这些黑雾,可以视为黑龙王身体的一部分,也就是他的血与肉,但有几个问题,我始终没有弄清楚。以气态生命体而言,雾当然是身体的一部分,可是单纯这样认定,未免舍本逐末,黑龙王一族与气态生命体之间,不能轻率地画上等号,当年马德列被儿子暗算,魂魄与肉体分离,在魂飞魄散的致命边缘挣扎,意外把失去肉身的元神转化为气体生命,黑龙王也因此才发现,自己体内存在着这样的潜能,朝这方向进行开发,这才拥有相同能力。

黑龙王一族与气态生命体之间的因果关系,就是如此,与其深究气态生命体有什么能力,我其实还更在意,是什么样的生物有如此神通,在肉体被封印的情况下,还能纯以神魂变化,构成另一种非灵体的生命模式?这个答案,与黑龙王的身分秘密有关,始终无解,再想到开战之初,战场上那只古怪的擎天魔臂,我不禁起了怀疑。

……如此变态的黑龙王一族,该不会是某种龙神,降临人间所繁衍的吧?

我化身电光,带着凤凰天女急奔,要尽快赶去另一边的战场帮手,同时我也心里清楚,与黑龙王的战斗时间虽不长,消耗却是太大,我和凤凰天女都是以透支的方式在拖时间战斗,刚才她被我一下打断,突破没有完成,也就是说,仍是第八级的力量,而此刻更几乎油尽灯枯,幸亏我开发的电光神速大派用场,拉远了与黑龙王的距离,确保了安全。

不过,似乎我的判断再一次出现问题,我仍在狂奔,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周遭空间的所有事物,莫名其妙全慢了下来,连同飞驰中的我在内,刹那间,所有事物的运作都极度缓慢,好像时间停顿了下来。

……并不是所有东西的时间都停顿了。

眼角余光,察觉到有个东西正追着我们,速度奇快,就要追上我们了,虽然不晓得是什么,却可以肯定,绝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我拼尽力量,拉着凤凰天女往旁边就是一滚,虽说摔跌在地上,非常狼狈,却成功避过了那诡异的东西。

我看得清楚,追上我们的是一道黑光,看起来和黑龙王所发的黑雾是类似东西,只是好像更厉害得多,那道黑光没打中我们,意外命中了一头异界魔物,打中的地方,像是被整个吞噬掉,瞬间化为乌有,那头魔兽的残躯垮了下来。

倘使只有如此,还不足以使我动容,有太多魔法、武技能造成相同效果,但在那头异界魔兽支离破碎的瞬间,我发现被吞噬掉的不只是魔兽肉体,更还包括那一块空间,更明确一点的说法,那道黑光在吞灭掉魔兽肉体的同时,更凶猛到连该处空间也吞掉了。

这种超乎想像的破坏力,我无从想像,若给那道黑光打中我身体,会是何种情况?那根本是无可防御的!

黑光,还不只是一道两道,在那一道之后,后头数十道黑光乱击而来,我和凤凰天女拼了死命,连滚带爬,尽可能让我们迟缓的身体,多一点移动力气,豁尽一切,这才险险避过,周围异界妖物遭到波及,自然又是一场大屠杀,幸好黑光吞噬空间的效果,是在命中瞬间发生,否则也不用做别的,光是黑光飞击过来的一路上,就不晓得要造成多大的死伤。

(天杀的!那家伙刚才就是用这种东西,吞噬掉霸皇一击的?)

我心念急转,想到这些黑光虽然厉害,但吞噬空间、物体之余,应该没有别的效果,我们此刻动作迟缓,周围一切事物运行速度减慢,应该是其他招数的影响,想到这里,我转头回望,发现黑龙王仍站在原地,双掌虚抱成圆,仿佛掌心环抱着一颗看不见的大球。

在他虚抱的掌心,黑气高速旋转,成了一个不住转动的光涡,追击我们的邪异黑光,就是从那之中飞射出来的,而在他的推升之下,黑色光涡转速骤增,还产生两种不同变化,不但从里头飞射出黑光,无坚不摧,还开始产生一股强大吸力,将周围事物疯狂吸扯过去。

类似的招数,我不是没见过,阿雪全力发动大日天镜,也能造成相同的效果,但黑龙王发出来的这东西,不只是把东西吸扯过去吞噬那么简单,从周遭物体移动速度变慢的情况看来,这鬼玩意儿已经从单纯的吸力,变成超重质量的引力,杀伤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种见鬼的东西,超越技巧、超越智略,就算我能预测两秒未来,以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没有抵御能力,堪称是压倒性的力量,若我和凤凰天女状态十足,还有机会与之一斗,现在却是绝无可能,我们侥幸避过黑光乱射,可是身体也开始被引力拉扯,被扯飞过去是早晚的事。

眼看就只差一步,功败垂成在此,实在很不甘心,但我此刻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如果两个人没法都逃出去,有没有办法让其中一个人逃走?或者该说,有没有办法在牺牲其中一个人的情况下,让另一个人逃出去?毕竟,身边的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是我和心梦的母亲……

心梦没有出声,但我知道她的想法,而在我做出决定以前,凤凰天女先有了动作,反过来一把将我抓住。

「呃!妳干什么?」我愣了一下,惊道:「有话慢慢讲,如果妳玩什么自我牺牲,让我逃出去,我一辈子不会原谅妳!绝对不会原谅妳的!」

「啪」的一声响,凤凰天女确实是剽悍,居然抢先出手,打了我一耳光,恶狠狠地道:「你鬼扯什么?我会做那种事情吗?我是要问你,有没有准备好牺牲自己,掩护我逃出去?我以羽族之长的名义立誓,一定善待你的后宫,并且替你报仇!」

「……干,妳还是死在这里,还天下一个清静吧!」

我没好气地说话,身体已经被那股巨大引力拉得半离地,哪怕我竭尽所能,发劲硬化地面,再以爪劲紧扣地面,也是没用,因为那引力大得过了头,我们附近的所有事物早已被扯飞,跟着连地面也被扯得裂开飞起,我们当然也不保。

被吸扯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很怪异的现象。

阿雪发动大日天镜的时候,也是大力吸扯周遭事物,所有被拉过去的东西,接触到大日天镜的黑镜,便消失无踪,照我的推断,应该是被抛弃到某种时空缝隙里头,当永恒漂流的时空垃圾,至于黑龙王的这招……那团黑气带有非常强的腐蚀性,什么东西碰触到便给消灭,所以那些被吸过去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下场没错。

问题是,在被吸过去的途中,这些东西都被莫名其妙地拉长,由正常的形体,变成了不可思议的长条形,无论活物死物、金铁木石,全都出现这种状况,被拉长的形体顺着光涡轨迹旋转,连那一声声濒死的惨呼,都仿佛被无限延长,听在耳里,毛骨悚然。

这种力量,不单单只是杀伤、破坏,已经强大到足以扭曲物理法则的程度,如果这就是黑龙王的真正实力,栽在他手上,怎么也不算冤枉了,只可惜……功败垂成……

身在局中,分外清楚感受到,这套技巧的威力是何等惊神、逆天,就连我脑中的思想都大受影响,变得越来越慢,什么也没办法想,渐渐一片空白,更听不见心梦的声音,也许……正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同样也发生在她身上……

蓦地,一声震天巨响,把我昏聩的意识整个震醒。事出突然,我不及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到……一股好强的震波,在正后方发生,威力强绝,破坏了黑色光涡的吸扯引力,更将我们往外抛甩出去。

我和凤凰天女身不由己,如断线风筝般摔出去,尽管摔得七荤八素,心里却着实欢喜,知道幸运保住性命了。脑子稍微清楚一点,马上就开始思考,刚才那一下爆炸之强,肯定是由第九级力量引发,凤凰天女未能成功突破,全场拥有第九级力量的,就只有两个人,黑龙王不可能发疯打自己,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李华梅出手救援了。

李华梅出手救命,还不会太令我意外,本来我也就认为,我和凤凰天女要脱险,非李华梅相救不可,除了她,谁也没资格和黑龙王硬拼,但李华梅那边的战局正在紧要关头,她占尽上风,将两大暗黑召唤兽完全压倒,阎罗尸螳更在斩龙刃下伤痕累累,差点就要支离破碎了,计画到了关键时刻,要是李华梅抛下眼前战局不理,跑来救援,一切就前功尽弃了。

正因为如此,哪怕刚才命在顷刻,我也没有出声求援,哪怕现在幸运保命脱险,我心头也没有半丝快慰,因为李华梅抛下战局来救我们,我们虽然保住性命,两大暗黑召唤兽却得到喘息之机,而黑龙王已经拿出真正实力,踏入战场,接下来我们未必还有机会,将暗黑召唤兽逼入绝境。

哪怕能够做到,也没有用,天已微亮,第一道晨曦很快就会洒下来,仍在第三新东京都市的星玫若依约打开宝盒,在我们未能配合的情形下,将那仅有一次的异能用掉,后面即使我们能消灭暗黑召唤兽,也没可能创造奇迹,救回已被石化的她们了。

功败垂成,我心中充满沮丧,这时一股强大而熟悉的压力,自天空降至我身上,令我无比惊愕,抬起头来,半空中七彩光华流转,一道琉璃宝塔般的半透明光影,散发着强绝灵压,迫得底下所有生物无法站直身体,甚至不能呼吸。

如此强大的魔法,我再熟悉不过,正是暗黑召唤兽的联手大绝招,天魔锁神塔!

暗黑召唤兽联手发动的究极魔法,威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末日战龙、取得最终突破的心剑神尼,全都败死在这一招下,其威能可想而知,此刻锁神塔的灵压,笼罩住大半个灾难之地,里头的所有生物,无分人魔、不管异界同界,全都被这股灵压镇住。

虽说这与慈航静殿的基本战术相同,都是先封锁住敌人的力量与行动,再发猛招一举击杀,但锁神塔强横霸道,威能强至令人难以置信,只要这股灵压维持下去,纵然不发什么杀着,也可以把下头的九成生命,活生生压毙。之所以现在压力没有那么大,除了因为锁神塔尚未完全发动,最主要的理由,是锁神塔的主要威力,都集中在半空中的那个人身上。

……李华梅!

这情形可以说是李华梅一手造成,面对这个太过强大的敌人,暗黑召唤兽不足以单独为抗,终于联手起来,而锁神塔一发动,第一个拿来锁的就是李华梅,哪怕是第九级力量,也挣脱不得,照样被压制,只不过,锁了李华梅之后,锁神塔余力有限,灾难之地内的其他生物,这才保住性命……

……李华梅被锁在空中,正运全力抗衡锁神塔的灵压,自顾不暇,断无可能从黑龙王手中救下我们,那么,刚才是怎么一回事?

我脑中一片混乱,但眼前情势迫在眉睫,合力施放锁神塔的五大召唤兽,一面维持锁神塔的强力封印,一面预备发招,若是被这联合一击打中,已经受了不少伤的李华梅也要支撑不住……

情况恶劣,我知道必须立刻做点什么,偏偏被黑龙王那一式影响,加上之前的过度耗损,此刻全身酸软,一根手指都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

「快!快帮我一下!」

我叫了出口,声音却小到连自己都快听不见,本来我是想向身旁的凤凰天女求援,但她的状况显然没比我好到哪去,像条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半点力量也挤不出来,眼看情况就要糟糕,一个声音犹如救命曙光,在我们耳中出现。

「兄弟!你没事吧?」

在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熊头,一名身穿战甲,剽悍豪勇的比蒙熊人,正是我南蛮的至交好友,「南蛮雄霸」白澜熊,他满身的鲜血,说明了他到此之前所经历的激战,而在他开口说话前,一股雄浑内劲,自他双掌分别送入我与凤凰天女体内。

「你们还好吧?我一直留意你们这边的状况,看到你们飞出来,倒地不起,就猜到你们需要帮助,如何?我能替你们做什么?」

白澜熊精明干练,是当今兽族中一等一的人才,在这种兵凶战危的时刻,更绝不浪费时间,开口就问重点,我连忙将最重要的委托交付给他。

「老白,快!」白澜熊的内力传入我体内,犹如干枯的大地,得到了滋润,我回复了一些力气,连珠炮似的把话说出口,「取我的一滴血,立刻射上去!」

原本这该是我亲自负责的工作,无奈此刻气空力尽,想动也动不了,唯有委托白澜熊代劳。

取血不是什么难事,但要把一滴血准确射上天去,就只有高手才能做到,在白澜熊取血的时候,我看了一眼黑龙王的方向,只见那边黑雾弥漫,什么也看不清楚,在我们脱险之后,黑龙王并没有追杀出来,这也是很奇怪的一件事,难道刚才我们能够脱险,是因为黑龙王运功出了问题,因此自爆吗?

不是没有可能,但在这种节骨眼上,这想法未免太过一厢情愿,而此时白澜熊已经取血完毕,以气为弓,对天发劲,「要射哪里?」

「阎罗尸螳……眉心!」

我的话才一说完,白澜熊对天发箭,这一滴鲜血犹如长箭,破空直射向阎罗尸螳。

暗黑召唤兽正全神发动天魔锁神塔,戒备程度不及平时,却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偷袭得手的,然而,我身为暗黑召唤兽的制造人,与它们气血相连,凭着这一点优势,怎么都是有一点特权的。

如其他的术者施法一样,暗黑召唤兽的身边,自然形成一道结界法阵,让人无法趁隙偷袭,但这层结界阵,不会排斥与暗黑召唤兽气血相连的我,正常情形下,这其实没什么用,因为这看似漏洞的破绽,其实有着很大限制,不被排斥的只有我本身,其他东西则不行,所以如果我拿着兵器冲过去,甚至穿着衣服冲过去,都会被挡下。

然而,有规则就可以利用,源自于我的一滴血,里头什么别的东西也没有,就这么射过去,暗黑召唤兽的护法结界形同虚设,瞬间就给射穿进去。

之前在东海,大当家加藤鹰告诉我,暗黑召唤兽的悲剧虽然无可避免,但邪莲始终是在海神宫殿内,凭着海神宫殿的无上威能,他们保住了邪莲的元灵,让邪莲处于半石像、半晶体之间,得以保留原本意识,虽不是一直苏醒着,却至少可以被唤醒,与完全石化的其他诸女不同。

唤醒的方法很简单,就是把阎罗尸螳的力量,削减至一定水平以下,方便邪莲争夺意识操控权,接着,只要我的一滴血,就可以成为导火线,将一切扭转过来。

大当家的话,说就说得无比轻松,好像我只要割破手指,阎罗尸螳就会乖乖站在那里让我抹血,一点都没想到要削弱阎罗尸螳至相当水平以下,又要把血抹上去,是一件多困难的任务?但我也没什么理由怪他们,他们已经很努力为我留下一线希望了,要让这一切成功,终究还是得要靠我自己。

这场战争打到现在,我们凭着自己的奋斗,已经创造了太多奇迹,现在正是最关键的一刻,我的鲜血越过长空,突破结界,直直印向阎罗尸螳的额头!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