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三
第七章
血洒山河
万岁赤龙

希望号角,惊天一鸣,震动四方,作为我方反攻的第一声,这一着先声夺人,可以说是非常成功,但我接下来的第二步,却不是立刻攻击暗黑召唤兽,而是反过头冲向黑龙王那边的战场。

天河雪琼、鬼魅夕都有些吃惊,反应不过来,但心梦随即透过感应,将我的整个计画传入她们脑中,请她们依计行事,不过,似乎也不是那么顺利,因为天河雪琼、鬼魅夕分头跑开,各自执行本身任务,却被水火魔蛛、冰兰玉蝎给盯上,从天而降,蛛爪、蝎尾分别扫去,发动抢攻。

那边的战斗已经开打,我虽然担心,却也顾不上了,只能相信她们会完成我交付的准备工作。顾不上她们的理由,除了因为五大召唤兽中最危险的阎罗尸螳,正追在我背后,吼啸着杀来,更因为我要处理一个比阎罗尸螳更棘手的敌人。

黑龙王那边的战场,四大强人打得一塌糊涂,刀罡剑气掌风乱飞,没有任何生物能接近此地百米范围,整个灾难之地乱战成一团,就唯有此地显得空旷。约略一眼看过,虽然是三强联手,但他们并无法给黑龙王什么伤害,黑龙王闪避、拆招大见余力,身形飘逸潇洒,好像还渐渐回复冷静。

『哥,虽然难以置信,但请你当心,从这情况分析,黑龙王很可能已经突破了九级修为,达到超乎其上的境界。』

『哪有什么难以置信的?他敢把画眉推上第九级,自己就该拥有更强的力量,否则如何镇压?这情况我不意外,也不用觉得受打击,反正第九级我们也打不过,管他九级以上天翻地覆。』

和心梦简短议定,我转眼间已经冲入战围,看准了斩龙刃、圣者手杖合攻之间的一道缝隙,飞腿踢了出去。

「哈啰!大叔,天快亮了,你他妈的起床撒尿吧!」

我的出现,让黑龙王本已冷静下来的情绪,再一次沸腾了,他避开斩龙刃、圣者手杖,闪电出手,抓住我的脚踝,掌劲一发,要在震断我腿骨的同时,还将我整个人摔砸在地面上。

所幸,这结果早在意料之中,他发劲同时,我也发动异能,顶点虚神护体,我整个身体变得轻软如棉,重砸在地上也全不受力,腿上更变得无比滑溜,强如黑龙王也没法掌握,让我顺利抽腿溜了出去。

我一招间便已遇险,李华梅、心禅大师联手救援,却被我脱困之余分别瞪上一眼,心梦透过目光传讯,直接将我的计画传入他们脑中。

「这……」

「但是……」

心禅大师、李华梅都有些许犹豫,但他们终究都是干大事的人,拿得起更放得下,立刻做出决断,抛下黑龙王,头也不回地跑走。

变局突如其来,就连黑龙王都感到意外,少了李华梅这个主将,其他人更没有能力与他周旋,李华梅和心禅大师不是会贪生偷跑之人,这种行为到底是……

黑龙王智略惊神,运筹机深,小把戏能瞒他一时,可唬不了他太长时间,短短几秒后,他便点了点头,「原来如此,最弱拖最强,最强打最弱,果然好计,但若真要贯彻这种上驷下驷的战术,你们应该让我的宝贝女儿或是羽霓来拖我,其余人配合李华梅,去屠杀暗黑召唤兽才对,怎么会由你出来?」

上驷对下驷的战术想要成立,下驷起码要有拼死拖住人的基本实力,我如果真的让鬼魅夕、羽霓来拖住他,后果有九成是瞬间被秒,白白损失战力,毫无意义可言,所以只得由我亲自上阵。

「哈哈,女儿全都是赔钱货,何必计较是哪一个来?如果不嫌弃的话,在我体内也有一个,你勉勉强强将就一下吧,说来大家都是亲戚,你是心梦的干爹,又差点成了我的便宜老爸,打打杀杀太伤和气,我们还是坐下来谈,泡壶茶,慢慢聊,你有闲情的话,我们还可以先下盘棋,打打牌啊!」

「嘿,想拖时间,得要拿出诚意来,一盘棋就想把敌人打发了?少异想天开。」黑龙王道:「不过,我必须要夸奖你,你比之前进步很多,不光是力量长进了,还够本事面对大仇人嘻皮笑脸,看你笑得这么灿烂,你忍得不辛苦吗?心里刻骨的恨意,脸上一点都看不出来呢。」

「……是挺辛苦的,这倒让我想问问,你之前跟着我们一路跑的时候,脸上也笑个不停,那时……你也一样辛苦吗?」

「呵,理解万岁。」

不管黑龙王这句话,是否真心话,都已经不重要了,在当前的情势下,他不可能让我继续混时间,所以一句话扯完,他再次抢攻,而我所能倚仗的除了自身实力,就只有身旁亲戚的相助,而她完全一副没事人的样子,退在一边,挖着鼻孔,好像战斗全然与她无关。

「喂!妳在旁边纳什么凉啊?我这边都快断气啦!」

「作战什么之类的小事,不要叫我,你们刚刚都说了,这是下驷对上驷,我有一种如果出了手,就会降级当瘪三的感觉……」

「什么?妳居然为了这种理由而不出手?妳这头败犬!下流、下作、下痢、下到不能再下的超级下驷!」

「他妈的小畜牲!求我帮手还这态度?好,我就不管你,放着你去死,看你等一下怎么死!真想看看是哪条畜牲生你出来的!」

「……妳打自己的脸,可以再用力一点没关系。」

「你们……母子俩这样,对敌人也未免太失礼了吧?」

黑龙王推发两掌,劲道雄沉,朝我们后心印来,但这看似必中的两掌,却遭到我们母子的联手反击。

「要你多事!」

我和凤凰天女一起出腿,势若雷霆,第八级力量全面爆发,这不是约定好的出击,但母子两人同心一击,激发出的力量大得异常,劲力阴阳合流,就算前方是一座小山也要给踢崩。

这足以崩山的一击,却还没法奈何得了黑龙王,他身形一晃、一摇,从容避过,双掌侧面拍向我们腿骨,掌劲强绝,角度又巧妙,一招之间,就在武功上把我们两人双双压下,陷入不能翻身的死局。

可惜,这并不是纯武学的比拼……

出招失利,我和凤凰天女的反应一模一样,顶点虚神再次发动,又溜又滑的肢体,在卸劲化力的同时,更要从死地翻生。

「还想故技重施?」

黑龙王对于顶点虚神的异能,早已有备,够软够滑溜并不是就天下无敌了,他变招奇速,化掌为爪,这一下只要抓实,管他是什么再软、再滑的东西,都是一掌而摧。

「嘿,大叔,别太小看人啊!没有点新东西款客,怎么敢到你面前来当搞笑艺人?」

黑龙王攻守变化极快,那一爪看似随意,其实蕴含无数变化,将目标有可能的闪避退路全数封死,但如此高明的一爪,最后仍是失手,就在他即将抓到前,我的腿连踢带跃,以几个古怪姿势,硬是在他的爪势覆盖下逸出,他瞬息间多次变招,攻势凌厉,如疾雷骤雨,可是不管他攻得怎么猛,我总能在他即将命中之前的一瞬躲开,就连实招过后的余劲气流都避过,仿佛早已知道这些。

短短数秒之间,我和黑龙王对拆十多招,他力量比我强得多,却打我不中,也捉我不着,最后甚至给我欺撞进怀中,打了他两掌,顾此失彼下,连旁边的凤凰天女也惊险脱身。

两掌打在黑龙王身上,与蚊子叮咬没什么分别,只是我怪异的表现,每每超出他的预计,令他皱起眉头,露出深思的表情,而同样的神情也出现在凤凰天女脸上,她也弄不清楚,我为何忽然变得厉害了。

其实,这还真不是我武功大进,完全是一体双魂加上十二兽魔的结果,心梦多年来深掘十二兽魔的潜能,想过许多可能性,只是碍于现实技术,无法将构想实现,其中就包括了专门用来占卜、预测的基拉大和。

如果一个兽魔可以占卜未来,那么,是不是也有可能用来预估敌人在战斗中的每个招式?理论上,是可能的,实际上……却是完全不可行的,理由很简单,高手对决,瞬息万变,看到敌人发招,自己发动占卜,等到结果出来,早已给敌人分尸,大卸八块了。

要让这个构想成真,必须满足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整个占卜过程,要在百分之一秒内完成,半秒内做出十几次至几十次的占卜,这样才有可能得到一个较为全面的估算,否则,基拉大和的测算答案只有是与非,我光知道敌人要打左边,意义根本不大。

心梦与我的魂魄结合,让这个不可能的战术变成可能,我与黑龙王正面对战,她则在我体内发动测算,将最后得到的结果,直接显现于我脑中,综合起来的效果,就是我能看到敌人两秒之后的动作,不管他现在怎样变招,最终总是要落在那里,我掌握了未来,就是掌握住世界!

在我所知道的人里头,白起也能做到同样的事,但那是因为他被人将一个微处理器装入脑中,一秒内的测算预估可达千次,效果比我和心梦这样还要好。李华梅此刻脑中的微处理器,据说是与白起同类型的简化版本,理论上而言,李华梅也能做同样测算,但因为她魂魄受到重创,处理器全部效能都用在协助脑部正常运作,当然就干不了别的功能,可是,假以时日……

细部的事情无暇去想,黑龙王非易与之辈,更早晚会察觉我在弄甚么玄虚,单凭这技术我也不可能打倒他,顶多拖拖时间,现在最该做的,就是让他没有时间去思考。

我瞥了一眼天空,李华梅犹如破笼猛虎,斩龙刃在手中威不可当,斩天劈地,发挥第九级力量,将阎罗尸螳、冰兰玉蝎压着来打,只是因为暗黑召唤兽非血肉之躯,斩龙刃的无双锋锐,杀伤力发挥不出来,这才支撑得住,换做是普通的高手,早给她碎尸万段了。

但除了李华梅这边占尽优势,其他方面就不那么理想,鬼魅夕帮着羽霓,合斗凰血牝蜂,两人身上早已有伤,羽霓伤得不轻,鬼魅夕元气也耗损过重,对着凰血牝蜂,她们打得异常辛苦,只能勉强维持个和局。

天河雪琼独斗金银蚕蛊,层出不穷的黑暗魔法,连伊斯塔的法师也要自叹不如,她既施法、又控灵,种种手段变幻莫测,金银蚕蛊根本拿她没办法,多次攻击都被天河雪琼化去,但天河雪琼也封不住金银蚕蛊的动作,在最初的交锋失利后,金银蚕蛊将目标改放在多国部队上。

那个上半身维持人形,有着一张与月樱相同面孔的召唤兽,六只手臂连环挥出,化为一个又一个的大小流星,飞坠落下,除了少数异界魔物不受影响,其余的生物只要沾着,立刻被封住,化为一尊尊金像、铜像、石像,转眼间,战场上就多了近千尊不同材质的塑像。

金银蚕蛊能腾出手来攻击,至于水火魔蛛,那就完全处于野兽无人管的失控状态,横冲直撞,逮谁灭谁,真个是所向无敌。也许第八级战力,在我而言已算不上致命威胁,但此刻我方的第八级战力,不是正在战斗,就是已经伤得乱七八糟,分不出手去挡,而方青书、白澜熊、伦斐尔这些六七级战力,更非水火魔蛛一合之将,更没可能阻挡,结果,失控的水火魔蛛到处窜走,开始了大屠杀。

敌方我方死了多少人,这个我不管,我唯一在意的只有整体战局,而我最关注的焦点,仍是李华梅那边,说得更正确一点,就是阎罗尸螳。若加藤鹰所言不错,阎罗尸螳目前已无法切换时空轴,从多个不同时空,召唤不同时空的自己来助阵,然而,与其他暗黑召唤兽联手的能耐,仍是有的。

别看李华梅好像占尽上风,一旦五大暗黑召唤兽,抛下眼前战局,联手在一起,放出天魔锁神塔,就算是已突破至第九级的李华梅,也未必有多少胜算,而天魔锁神塔影响范围,若笼罩整个灾难之地,届时就是敌我全灭的结果……

而那……也就是我一直在等待并设法促成的天时!

「别只是一旁看着,这里没有余裕让妳看戏,快过来帮手!」

虽说我战斗的目的是要拖延时间,但如果让黑龙王得到思考时间,那可就不妙得很了,所以我一看黑龙王不动,马上招呼凤凰天女齐上。

基本上,与黑龙王拆招,危险性虽然高,却还好过让他站在这里不动,因为如果是放手拆招,是由我掌握主动,攻守之际,预测的选项比较固定,但他站在那边不动,两秒之内可能产生的变化太多,心梦的是非预测很可能失准,对我更为致命。

既然要抢攻,自然得拿点像样的东西出来,免得惹人耻笑,因此我箭步前冲,一脚重重踏在地上,澎湃地气狂涌而出。

万象归元,土连经纬,轰雷赤帝冲!

当电离子随着地气一同灌入体内,融合我最近这些时日的研究与理解,这一式惊天绝学,赫然被我推升至一个新的境界,我与敌人之间,本来隔着十步以上的距离,但我的第二步一迈,直接就来到敌人的左后方,速度之快,相信就连黑龙王也不及把握。

那日白三小姐对我的提点,让我找到了这门绝学的正道,赤帝本是魔界雷兽,我就在雷电上寻找突破口,但不是追求轰发之后的威力,而是藉由电能贯体,让肉体的反应、活动速度,超越正常极限,近乎与电能传导速度同步,让快如闪电这句话,真正变成事实。

轰雷赤帝疾电·闪!

瞬间,我缩地而来,出现在黑龙王的后侧,踏地转向,吸纳大量地气发电,立刻便是一击轰雷赤帝冲,打向黑龙王胸口。这套绝世神技,将力量高度集中,哪怕敌人比我强上一级,也不敢轻视,黑龙王不愿硬接,飘身而退。

一记轰雷赤帝冲,不足以对强敌造成太大威胁,却又耗损极大,一击不中,破绽尽露,其实非常要命,而轰雷赤帝连轰,虽然能够弥补破绽,威力更远非单纯一击能比,乍看似乎非常理想,可惜只要想到发动连击的气血耗损,就能明白理想为何只是理想……那根本是自杀行为。

我无意寻死,不过……我们这里有两个人!两个都会使轰雷赤帝冲的人!

我一击挥空,凤凰天女早从另一侧补上,同样也是一击轰雷赤帝冲,迅猛强悍,她的速度没有我快,但拳势一发,犹如怒浪破天,威力比我大得多,黑龙王这次又选择闪避,却避得有些勉强,而当我的轰雷赤帝冲再阻截他退避之路,他终于退无可退,选择出手硬挡。

黑龙王的力量,远在我等之上,他一掌挡住我的雷拳,拳上雷劲奔轰而出,却碰上深不见底的第九级力量,未能奏功,但凤凰天女的又一记赤帝冲,这时也直奔黑龙王脑门打来,他不得不挡,我则趁这机会闪电撤拳,否则在强弱有别之下,给他以内力吸住拳头,第九级力量直震过来,就很要命了。

撤拳、回气,这些本来应该花上十几秒的动作,被我在两秒内强行完成,为的是立刻轰出第二击赤帝冲,支持凤凰天女,而她那边所做的事情也是一样,我们母子两人合力,形成了轰雷赤帝连轰的完美战术。

赤帝为龙,我和凤凰天女两面包夹,动静攻守之际,仿佛化为两条吞天的巨龙,不住翻掀摆动,要把眼前敌人一口噬下,而黑龙王被我们夹在中间围殴,四面八方尽是无穷风雷之声,每一记强悍雷拳,都能让他一阵难受,更不得不出手阻挡。

轰雷赤帝冲的独有雷劲,纵使黑龙王再强,挡下后肉体无伤,却也是一阵奇痛灼麻,连着多记挡下来,他的防御越来越紧,不见之前的从容,虽然我们这边承受的压力也更大,可我心中确实是高兴。

一来,我们的战术证明有用,二来,黑龙王之所以难对付,主要还不是因为他力量强绝、魔法无敌,而是他与源堂·法雷尔一样,到目前为止,实力都未见底,我们对战多次,到现在都还搞不清楚他有什么厉害杀着、拿手招式,像这种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战斗,打起来实在可怕,如今我们要这样打赢他,那是没有可能,但如果能在拖时间之余,逼他显露实力,那就是意外收获了。

这是我的想法,但……凤凰天女似乎不是这样想,她本就流着兽族的狂战之血,哪怕负伤在身,这一轮战斗打下来,血中狂性被激发,情绪无比昂扬,最开始还只是单纯追着黑龙王猛打,到了后来,招法浑成,不经思索,渐渐进入无心无招的无我之境。

轰雷赤帝冲,是一种难以驾驭的狂暴之力,所以施展的时候风雷阵阵,声威慑人,但此刻在凤凰天女的手里,随着她轰出的每一拳,赤帝冲的狂雷之力,仿佛被一遍又一遍洗涤、精炼,由先前的怒涛化为平静海潮,虽无赫赫之威,潮起潮落,却蕴含天地至力。

这是个人修为经过千锤百炼之后,自然而然提升,才能进入的境界,像鬼魅夕、羽霓那种靠着奇遇、灌功提升上来的,搞不好一辈子都没这机会,赤帝冲在凤凰天女的手里,逐渐升华到另一层次,即将要到蜕变的突破口,最能清楚感受到这点的,除了首当其冲的黑龙王,就是我了。

与此同时,我没有忘记留意另一边的战场,那边又有了新的变化,羽霓对凰血牝蜂果然有特殊影响,在鬼魅戏的掩护下,羽霓争取到足够时间,发动半兽变,身外化身亦凝形出现,并蒂霓虹联手夹攻凰血牝蜂,这一幕画面,对凰血牝蜂造成了极大的刺激,它像个人类一样,捧着脑袋,高声悲鸣。

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根据我事后回忆反思,当日在萨拉城,凰血牝蜂很可能就是因为羽霓,这才叛离黑龙会的控制,与黑龙王倒戈相向,暗黑召唤兽本是感情极度凝聚下的产物,以她们姊妹的羁绊之深,这种情况不是不可能出现的,所以,我们赌上这个可能性,策画了针对性的一步。

当羽霓冒着身体被打成筛子的风险,一下高速冲近,被凰血牝蜂的一击,打穿小腹,鲜血四溅,而她积蓄多时的一口鲜血,则在近距离之下,怒喷在凰血牝蜂脸上,明明没造成什么伤害,凰血牝蜂却像被高度腐蚀液体淋头一样,发出无比凄厉的惨叫,更开始像萨拉城一战时那样,召唤同伴援助。

同时,实力最强的阎罗尸螳、防御力最高的冰兰玉蝎,亦在斩龙刃加第九级力量横扫之下,伤得不轻,一起发出了求援信号,三角呼应,看来五大暗黑召唤兽共鸣联手的时刻,很快就要到了。

注意暗黑召唤兽那边的战场,多少让我有些恍神,而在激战中分神,这也就代表着露出破绽,幸好黑龙王没时间注意到我这边,因为一件正发生的事,吸引他大部分的精神,更险些吓掉我的魂。

我一拳轰雷赤帝冲出去,被黑龙王挡住,照理凤凰天女应该要从旁掩护,替我解围,但她没有立刻出拳,却踩在我肩头上,一下跃高。

「妳没事跳起来耍白痴啊……」

我叫了一声,但没有能够把话说完,因为飞跃起来的凤凰天女,身上气势忽然变得好强,精、气、神高度汇聚,突破上了一个新的高度,仿佛初升旭日,光曜众生,跟着,轰雷赤帝冲在半空中发动,无视踏地取电的规则,人在半空中,却大量吸纳空中的正电离子,爆出灿烂火花,然后,像一尾九天神龙,自云顶飞窜直下。

人未至,这一式的压力,已让我有窒息感觉,我不知道凤凰天女是否已经突破第八级界限,像李华梅一样冲上第九级,却能够肯定,连黑龙王也被这一式的气势影响,心神略分,而我……如果站在这里不动,被这一招威力波及,保证会死得很惨。

电能灌体,我发动高速,瞬间从黑龙王身边飙退,他不是不想拦截,只是凤凰天女如狂龙飙来,这一式的前奏气势,已到了让他不能忽视的程度,就见到凤凰天女左手出拳,是赤帝冲的轰雷之势,但拳影纷纷,如同骤雨,却融合着其他的绝学。

「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没用~~~~」

久未见到的绝学,是兽王拳的绝招「世界之拳」,巨大的拳头如雨点般漫空乱散,刹那间,眼前看到的仿佛全都是拳影臂相,高度密集的流星拳雨,犹如千百天雷乱轰大地,地面炸裂翻掀,爆出无数土坑,黑龙王也没法全身而退,他虽从拳雨中穿梭飘出,身上却多处冒起了白烟。

这乱轰而来的拳雨,仅是凤凰天女的左拳,她更强更凶的右拳,早已蓄势待发,一见黑龙王连挡带退,她的右拳就再化流星雷雨,狂袭而出。

「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喔啦~~~~」

相较于阴柔的世界之拳,豪迈阳刚的白金霸拳,更合凤凰天女的拳路,她肆无忌惮地狂轰出来,又一轮雷霆拳雨,带着强大雷劲的豪拳,将五十米方圆之内疯狂轰炸,不管在这空间内的东西是什么,全部都只有粉碎的下场,黑龙王亦被打中多拳,护身真气被破,开始见血。

白金之拳、世界之拳,这是兽王拳由「兽形」升华至「兽神」之后,自然参悟的绝招,我也只是一知半解,但这一招最厉害的部分,不是阴之世界,也不是阳之白金,而是彻底掌握白金世界后,融会两者而发的万马千军尽一击。

自万兽尊者身亡后,能够彻底掌握这一式精髓的,就只有凤凰天女了,此刻的她,散发着足可倾城的英媚明艳,拳影挥洒间,既有不可一世的女皇尊威,又有绝色美人的凤姿,如火红发飘扬,那种无可比拟的美感,深深烧烙进我的视网膜。

就在这力与美的巅峰,凤凰天女娇叱一声,筋肉突起,背后骤然生出一对雪白的羽翼,身为羽族之长的她,发动了半兽变,将力量往上推升一阶,更打出了她的拳,打出了她对武学的所有理解。

轰雷赤帝·万岁山河兽皇击!

瞬间,我听见脑里的警示声,心梦正对我疯狂发出警告。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