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三
第六章
牛鬼蛇神
谈何威武

有时候,我真是很恨,自己身边有一堆那么爱舍己为人的同伴,他们重视别人的幸福多过自己,愿意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哪怕是要牺牲自己,这确实是很伟大的情操,然而,站在我的立场,再没有什么事比这更让我头疼了。

战斗到关键时刻,只要一碰上生命危机,我的同伴就全是不定时炸弹,完全无法预测他们中的哪一个,会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冲出去自我牺牲,这让我整个神经绷得紧紧,坦白说,这比让敌人一掌拍死我还要难受得多。

心禅大师率先走出去,打破对峙平衡,他的速度虽然不快,身上佛光的亮度,却是急速飙增,若换成旁人那也罢了,出现在僧侣的身上,这摆明就是要玩自爆、同归于尽的前兆。

于情于理,心禅大师对我有厚恩,我喜欢这个宅心仁厚的大和尚,希望世上能多几个这样的人,所以怎么都不会放手让他去玩牺牲,而从另一层面来说,大家站得那么近,他不分青红皂白玩起自爆,这是要了断上一代恩怨?还是要拖着我们一起上路?

类似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让我有非常深刻的体悟,战斗打响的时候,如果队友之间没有默契,争先恐后抢牺牲,那比全都怕死后退更麻烦,整支战斗队伍本来就没几个人,全都争着送死,没几下就都死光了,到时候,是要让我一个人去打吗?

心禅大师才一迈步走出去,我就想要冲上去拦,至不济,也要和他一起出手,至少合二人之力,情况会好些,只是没想到我还没动,有个人已经先动,凤凰天女抢着出手,身形一晃,却不是杀向黑龙王,而是来到李华梅身边。

凤凰天女一直看李华梅不顺眼,又因为万兽尊者的缘故,把李华梅当成大敌,我这位母亲做事从不在乎大局,虽然我不认为她会在这节骨眼上耍脑残,但看到她迫近李华梅,心头仍是不禁一紧。

「妳兵器碎了,选一件吧。」

凤凰天女举起手中的斩龙刃、圣者手杖,道:「有言在先,斩龙刃我用好久了,没出过事,但不保证妳用了也没事,爱选哪件,后果自负!」

当初,李华梅就是因为拿了我带去的斩龙刃,中了上头的毒素,这才惨败在心梦、鬼魅夕手上,此事记忆犹新,凤凰天女点出来,就是不想上头若仍有毒素残留,李华梅中毒后,大家以为她是有心加害,她素来就是极端无耻,却又无比高傲的性子……

李华梅看了一眼两大神兵,没有立刻伸手拿,欠身行了一礼,喊了一声「谢谢妈」,让凤凰天女的表情僵在脸上,当场被雷到。

厉害的女人确实就是厉害,之前李华梅失去思考能力,见谁捅谁,从不留情,但她一回复理智,马上便意识到自己的行为非常要命,立刻寻求补过,旁人倒也罢了,凤凰天女本事既大,心胸却狭窄毒辣,得罪她可没什么好下场。

刚才凤凰天女提供兵器,估计是打算等李华梅选完兵器后,扔来一句「今日之后我必找妳算帐,了断前债」之类的狠话,但李华梅先下手为强,既表现恭顺,又攀了亲戚,凤凰天女很难在这种气氛下还找她决斗,表情当然僵住。

……所以说,心机深的腹黑女,确实是惹不得啊!

「行啦,那边都快要没命了,妳们两个三八别浪费时间,要单挑要相亲相爱都以后再说吧!」

我一声催促,李华梅立即动作,取过凤凰天女右手的斩龙刃,狂飙冲出,这选择在我意料之内,尽管同属创世圣器之一,斩龙刃的实战威力,仍在圣者手杖之上,李华梅要选武器,自然是选斩龙刃,至于残毒的风险……她已经顾不得了,之前受了那么多的折磨摧残,一旦苏醒,满心怨毒仇恨,再也压抑不下,哪怕身死,都要先手刃敌人……

李华梅夺了斩龙刃,闪电冲向黑龙王,没等他和心禅大师对掌比拼,一道寒芒就猛往黑龙王身上斩去。

斩龙刃的型态,随使用者而发生变化,在李华梅的手上,斩龙刃一直就是一把透明刃身的巨剑,而不管外形怎么变化,这柄神兵的「绝世锋锐」、「破龙」属性不变,对于黑龙王来说,这恐怕是他在世上极少的几件威胁之一,不得不避,再次往后退开。

「狗贼!走得了吗?」

李华梅怒叱一声,剑光如同旋风,将黑龙王整个身影给卷了进去,斩龙刃的剑风岂同小可,沾物立断,要不是我们闪避得快,黑龙王还没被砍到,我们就要先给分尸。

「他妈的,妳砍人的时候看准一点啊!」我仓皇闪避,喊了一句,想想不妥,对凤凰天女道:「娘,她一个人太危险,劳您为她掠阵。」

基于十二兽魔的神异,我们这一堆伤兵之中,凤凰天女的战力还是最高,我选择请她帮手,而她听我这么一说,眼珠一转,似是想到了什么,太过了解她思路的我抢先道:「此战若胜,画眉任由妳玩三天,只要不伤身体,什么变态花样都成。」

「成交!」

凤凰天女应了一声,挥着圣者手杖,飙风般冲了出去,与李华梅、心禅大师一起,合攻黑龙王,而我连喘口气都来不及,马上就要面对另一边的战局,这边第九级之间的战斗,我插不进去,但另一边的暗黑召唤兽,却是我的责任,更是我的主要目标。

「……摆平了画眉,现在到你们了。」

早知此战难免,我不可能没有想过怎么对付暗黑召唤兽,而战术策划中,也设想过如果我们当中的什么人阵亡,剩下的人该如何应敌,所以虽然少了斩龙刃、圣者手杖、凤凰天女,其他人依旧不慌不乱,照着先前的部署,分别担起各自的任务。

凰血牝蜂,这个不用说,就是羽霓的任务,没有人会和她抢,想抢也抢不过,之前在萨拉城中,因为羽霓的关系,凰血牝蜂曾一度失控发狂,我个人的解释是……哪怕化为召唤兽,深深的姊妹情谊,仍有残留,彼此间绝不是什么羁绊都没剩下,因此由羽霓去对付凰血牝蜂,说不定能成为撬动整体战局的一个支点。

当然,即使有着烽火乾坤圈在手,让羽霓独自去打暗黑召唤兽,这仍与送死没什么两样,但我们眼下人力吃紧,已顾不得太多。

冰兰玉蝎交给鬼魅夕去应付,双方都是强悍战力,一个打不垮,一个打不死,短时间内难分胜负,正好大打拖延战;金银蚕蛊是月樱魂魄所化,由于月樱有资质没力量,金银蚕蛊这个召唤兽,先天上就属于特殊型,力量较弱,强项全在异能上,交给天河雪琼来处理,远比其他人上阵要安全。

东海亡灵怨魂所聚的阎罗尸螳,应该是五大暗黑召唤兽中最强的一个,由我与心梦亲自上阵,至于水火魔蛛……绝对不能算弱,本想扔给凤凰天女负责,但现在……只好请各路援军自己担待了,怎么说也是人类世界的总战力,如果连个暗黑召唤兽也扛不住,那还有什么话好说,就通通死在这里吧。

凭我们的实力,要和暗黑召唤兽硬拼,有其难度,但我的目标不在获胜,打从一开始,我就只是想要削弱暗黑召唤兽的力量,只要能把他们削弱到一定程度,我就有办法处理……

不过,事情进行起来,意外也总是很多,我们预备要去接下暗黑召唤兽的攻击,可是灾难之地内忽然发生时空震,大规模的时空转移魔法发动,一支军队离奇登场。

灾难之地内有时空缝隙,处于时空的高度不稳定区,在这里进行传送,稍微碰到一点意外,可能就不是直接传到这里,而是被传到异界,又或是在时空夹缝中永恒漂流,成为一件时空垃圾,风险超高,所以精灵、兽人、伊斯塔等多国部队,都是传送到灾难之地外,再直杀进来,省得出师未捷身先死。

够胆量直接传送进来,这不但需要很高的魔法技术,还要脑子疯得够彻底才行,环顾周遭,会这么干的当然只有黑龙会,他们的大老板被整得够呛,又给多国部队围殴,自然要杀进来帮忙了。

我估计,黑龙王也没怎么把这批自己人放心上,但该出手的时候还是得出,否则大老板给敌人整死事小,若是大老板没死,回过头来找人算帐,一一清算,那就事情很大,所以这票黑盔黑甲的黑龙军,就在关键时刻杀出来。

这票莫名其妙的闲人杀出来,场面登时乱上加乱,本来正忙于对付所有异界魔物的多国部队,不得不分出人手,应付这支从侧翼袭来的黑龙军,但一块灾难之地能有多大?你几千人,我也几万人,天上地上还有数以万计的异界魔物在乱跑,时空裂口仍不停涌入大量异界魔物,这么多生物挤在一起要战,什么阵形、战术都顾不上了,很快就演变成一场大混战。

「啧,我怎么觉得……情况好乱啊!」

原本我还希望,伊斯塔、索蓝西亚携带来的重型魔法兵器,能够牵制暗黑召唤兽,减轻我们一点压力,但混战之势已成,多国部队与黑龙军乱战在一起,暗黑召唤兽、异界魔物不分对象,无差别攻击,打得不亦乐乎,灾难之地内到处都是爆炸、杀伐之声,乱成一团,指望他们能分担压力,这想法显然不切实际。

我抬头看看天色,先李华梅、后黑龙王,这一战战得浑然忘我,不知不觉,大半天已经过去,这一夜也将到尽头,再不用多少时间,就要拂晓天明,那也是我和星玫约定好的时间,黑龙王下战书后第七天的破晓……

「时间剩下不多了,必须要抢在那之前,把暗黑召唤兽搞定,画眉那边的战局也不能拖太久,黑龙王狡狯多智,又是有备而来,别以为三个打一个就占优势,一个不小心,随时会被他反杀,所以我们这边必须速战速决……」

时间有限,我当然很急躁,特别是羽霓那个鸟女人,热血冲脑,看到凰血牝蜂现身,就像见到亲密爱人,对我的话充耳不闻,立刻就冲上去,我们如果在这里耽搁,她说不定第一个被暗黑召唤兽秒掉。

无奈,天不从人愿,明明都已经是最要命的时候,偏偏就是有人过来捣乱,我看见白澜熊、娜西莎丝都在朝这里冲,可是一支黑龙会部队却抢先一步杀出,如潮水般涌到我们跟前。

黑龙会的战士,被召募而来的少之又少,绝大多数都是实验室、妖魔工厂搞出来的产物,还有不少是战死者尸体回收加工再利用的,名符其实的环保奉行者,反正以节省成本为大前提,其他什么事都可以放一边。

在这种情况下,黑龙会的战士形貌丑恶,也就不难理解了,部队冲过来,百头钻动,虾头、鱼头、蟹头、章鱼头……什么都有,就是没看到几个人脑袋,虾兵蟹将,看了着实让人头痛。

「……要命,这些都什么跟什么啊?就算是敌人,起码挑个人出来打,这也过份吗?」

我喃喃自语,忽然一名身穿魔将盔甲的黑龙将军,挥着笨重的三叉戟,跳了出来,把我给吓了一跳,那些虾兵蟹将已经是代表作了,这位老兄更是极品,也不知道牠母亲造了什么孽,才生出这个盖世妖物来,非但全身都是腐臭的尸味,到处布满线缝伤痕,更令人赞叹的……牠居然生着一个大龟头。

虾头鱼头看了不少,但晃着一颗大龟头出来现世……这可真不愧极品之名,我不是没看过龟精龟怪,只是这家伙如此非主流,有龟头没龟背壳,还拿着三叉戟猛晃,丑恶如斯,我不由得开始担心,三叉戟打不打中无所谓,那颗大龟头要是乱喷点什么出来,别说沾着,就是以后回想都要发恶梦,当下我就已决定,要立即为社会除害!

被三流角色给拦住,又长得这么淫邪丑恶,我没打就已经想吐了,这家伙是新任海将军之一,粗略估计有第六级战力,十招之内我压不倒牠,若牠还有一些棘手异能,加上我体力未复,百招内搞不好都摆不平,因此,最妥善的方法,就是精神攻击!

「我乃黑龙王麾下七将军,人称小怪兽,今日……」

「有人不当当小怪兽,无耻!今日你娘喂你吃狗屎啦!」

我大喝一声,目放奇光,在心梦、我、霸者之证的全力施为下,瞬间攻破这龟头妖物的意识防线,牠两眼一下翻白,三叉戟也落地,完全失去抵抗能力。

连李华梅的意识禁区我都照入不误,这等小妖又算得了什么?我心念一转,牠发起狂来,大呼大叫,冲入后头的黑龙妖兵当中,狂叫着要属下干牠;那些妖兵给吓着,纷纷走避,但我精神波放射出去,方圆二十米内都是控制范围,没跑开的妖兵陷入疯癫,狂呼大叫,脱下裤子,像扑倒橄榄球员那样,将这龟头小怪兽扑倒在底下,抢着去干。

摆平了一个碍眼的丑类,半空中传来一声沉喝,劲道不弱,似是高手,我斜眼瞥见一抹黑影,居然是个黑龙忍者,说不定还是接替鬼魅夕职位的人物,无怪力量不俗,但一名忍者,不潜伏偷袭,却学人大喝,这本身就是失败到极点的行为。

「恶贼!如此下作,犬养桂马势替吾友小怪兽雪恨!」

「狗养的龟马?超级畜生,和你那猪狗朋友一起回家玩龟头吧!」

那头畜生大喝的声波中,蕴含某种功法,似能令人神智迷乱,难怪这猥琐家伙拔刀砍人前要先喝一声,只是这招对别人或许有用,碰着我和心梦,那就只是小孩子的玩意儿,照样是一发精神波,那个看来还颇厉害的黑衣忍者,瞬间中招,劈下来的刀中途转向,砍落在堆叠成群的妖兵之中,大叫着赶散妖兵们,连脱裤子的耐心都没有,直接运劲震爆,然后狞笑着覆盖上那头小怪兽的身体……

四面八方的妖兵也不客气,重新扑了上去,比照之前的模式,立刻将这两头龟字辈的搞基东西掩没,也不晓得他们究竟是怎么干的,转眼之间,当那一群人球崩散垮掉时,最底下只剩两具相叠的骨架,畸形的白骨阴阴惨惨,血肉早已被啃尽,但也幸亏如此,我们才得以不用细看那两个丑类的恶心姿态。

摆平黑龙二将,精神力的耗损还好,就是面对这些丑恶东西的烦恶感,实在扰人,我本以为可以喘一口气,却看到一支黑龙军的小队伍,朝这边狂冲过来,为首者……一颗大猪头摇来晃去,看得我忍不住仰天悲啸。

「大叔!你他妈的不能弄点美形手下出来吗?就算你没良心没羞耻心,身为艺术家,你有点起码的审美道德不行吗?」

「淫贼,我魔兽猪小花要替……」

「猪你老母!又是一个有人不当当畜生的,今天我就替你母亲教训你!」

有鉴于玩龟的、搞基的已经太多,这个我不想比照办理,本想操控牠,让牠冲回去砍死带队的黑龙将军就算完,哪知精神指令还没发下,这猪头畜生忽然大叫一声,回头就跑。

「杀杀杀!我要杀光老七全家!魔兽猪誓奸老七满门!」

「呃……喂!谁答我一下,这老七他妈的是谁啊?」事出突然,我惊愕得连喊了两声,反应不过来,直到那猪头畜生直直冲出战场,转眼间跑得不见踪影,这才有些恍然,「那……那畜生,该不会就这么跑回东海,趁机开溜了吧?这招妙!黑龙会中真有豪杰!」

「老七是指第七军团的海将。」鬼魅夕向我解释,黑龙会去芜存菁后,七大军团人数大减,进行缩编,而新编的第七军团,仍驻留东海,由于成员几乎都是兽类,素质不佳,黑龙王常常杀人换将,最后弄到懒得记名字,一律通称老七。

「这……杀就杀了,为啥要杀人全家?」我皱眉道:「又为何要奸呢?」

「禽兽的想法,你怎么可能会理解?」鬼魅夕耸耸肩,道:「那些兽类自有其世界,什么猪啊龟的,平常就总是全家老小混在一起干,乱交互奸对牠们来说很平常,所以混血杂种特别多,你知道……我们……不可能理解得来的。」

「说得也是……」

不想再去搭理禽兽的事,但我心中着实有个问题,从目前的状况,还有鬼魅夕的话听来,我的判断显然有误,杀进来的黑龙军称不上精锐,倒有些像是残渣,那么黑龙会的精锐部队呢?

黑龙王没理由不调他们来,哪怕黑龙王现在被我们搞到精神崩溃,自暴自弃了,但作战计画是之前便订下,他就算信心膨胀到爆,笃定必胜,也没理由把精锐部队放着纳凉,叫出来当花瓶也好啊。

还是说……他们基于什么理由来不了?因为无法成行,又或者在什么地方被阻截了,这才导致精锐部队没出现,纯粹跑出些牛鬼蛇神来串场?毕竟刚才连续摆平三个敌人,得手之容易,连我自己也暗吃一惊。

天河雪琼道:「不能再拖了,羽霓那边的情况很不妙,肯定撑不久,由我去支持她吧,其他人依照先前的调配,快点行动起来!」

光暗相对,暗黑召唤兽在攻击目标的选择上,慈航僧兵肯定首当其冲,天河雪琼眼见同门遭难,岂会不急,催着我们行动,本来这也没什么问题,但她的一个「拖」字,让我蓦地惊醒。

如果照之前的计画,众人分别对付暗黑召唤兽,虽然那已经是针对敌我强弱、优势,所作的最佳安排,能把伤亡减至最低,但也不过就是能支撑得比较久,以拖待变,要讲胜算……其实是没有的,只要黑龙王出手袭击、只要暗黑召唤兽得空联手,或使战阵,或祭天魔锁神塔,我们瞬间就兵败如山倒。

那是没有其他路可走之下的最佳策略,以拖待变,希望能找到机会,但此刻的情况已有所不同,我还有必要用这种看似稳当,其实只是稳当去死的方法吗?

『心梦,帮我重新计算一次,新的战术如何?』

仓促之间想的新战术,只有一个模糊概念,不够仔细,心梦本身是最佳的参谋人才,与我心意相通,两人瞬息间意识交流,心念如电,比什么言语沟通都快千倍,一下就将我的计画优化完毕。

『哥,你的策略,风险比之前高得多,但胜算也提升不少,计画中关键的那一步,单是阿雪一个只怕不够,建议把心禅大师替换下来,再加上娜西莎丝的协助,成功机会更大。』

『说得好!就这么办,先来试试看构想中的第一步。』

『……这是险着,之前因为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这么冒险,如今李元帅回归,又有各路援军,建议不用勉强走这一步。』

『嘿,融合七圣器入体,本就是一早的基本战略,哪有中途变卦的道理?正因为风险高,才要由我自己亲自来,如果我不先豁出去,又怎么有资格要别人为我拼命?』

『……哥,我以你为荣。』

『恶心的话省省吧,除了来世再见,说什么别的都好,换点别的话说吧!』

和心梦一秒钟在脑内讨论完毕,我立即出手,重重一指戳在自己的左臂上,指劲运得十足,如刀如剑,重重一下戳入,何止皮开肉绽,骨头整个戳碎,连神经都被震烂,一条手臂硬生生给废了。

「啊!」

天河雪琼、鬼魅夕不自禁地惊呼出声,她们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却还是忍不住叫出声来。一条手臂骨肉糜烂、筋络碎断,那感觉当然是痛彻心肺,而我也不是闲着没事耍自残的白痴,会这么干当然有理由,就是为了融合创世圣器。

创世圣器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可以与生物体结合,作为创世神对世间生物的慈悲,碰上合格的人、生死关头,当这两个条件都被满足,创世圣器便会与该生物融合,供给巨大能量,修补破损肉体,之前阿雪、冷翎兰的情况就是如此。

如果我要比照办理,这一指不该戳在手臂,而该直插心脏,但我要融合的圣器不是一件两件,要是连续来个几次,别说偶有失手,就算次次成功,我的身体也禁受不住那么频繁的碎心、愈合,只得降低标准,从生死险关变成严重伤害。

「鬼妹!」

鬼魅夕知道圣器的融合方法,也晓得我自残的理由,听我一叫,马上掷出希望号角。由于不是致命危机,希望号角出现了抗拒反应,似乎不是很愿意进行融合,但我与鬼魅夕联合发劲,强行归并,再加上霸者之证、心梦的引导,终于成功,希望号角化为点点金芒,迅速由伤口融入我体内。

强大能量促使血肉加速愈合,在严重伤害痊愈的同时,我脑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那是暗黑召唤兽的源流之秘,过往我没有细思,现在却好像想到了什么,只是这灵感一闪而逝,转眼无踪,我来不及把握住,倒是创世圣器入体后,澎湃的能量涌入体内,填补消耗的力量,更让我不吐不快。

「唵!」

一字乘风而出,一字成啸,刹时间,灾难之地内所有凡尘喧嚣,尽被压下,天地之间,仿佛就只剩下一字至音,在所有生物耳边嗡嗡作响。

「嘛呢叭咪……」

希望号角本身的异能,就能提振神魂,激励斗志,当日伦斐尔引动列祖英灵共振,使了一招超厉害的武神霸斩,而今由我第八级力量来发动,涵盖范围与效果都不是他能比拟。

号角的异能,无属性之分,我融入体内后,以号角威能发出光明梵字真言,全场慈航僧众犹如醍醐灌顶,勇气百倍,疲惫尽消,力气源源不绝自体内涌出,兽人、精灵虽没有这么强效的影响,却也是精神一振,但黑暗属性的生物,就是脑袋昏昏,像在大太阳底下连站了两三天。

「吽!」

整句法咒的最后一字,加重力量吼出,犹如九天炸雷,惊破苍穹,效果极其惊人,一堆黑暗魔物踉跄倒地,还有的甚至直接给体内阳火逆袭,自焚成灰,多国部队趁机攻杀,一下就从混乱的战局占了上风。

伊斯塔的黑魔法师,可以说是比较倒楣的一群,在我的真言雷颂下,难免误伤,只是我已经尽量避免,攻击范围主力放在空中,针对暗黑召唤兽与黑龙军的方向,伊斯塔那边最多就是一下头晕,气血翻涌,不会太碍事。

反倒是暗黑召唤兽,被这一震,都显得痛楚难当,纷纷嚎叫起来,凰血牝蜂甚至因此挨了羽霓一下乾坤圈重击,让我暗叫得计。

「好!现在才是真正的反攻开始!」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