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三
第四章
一笑泯仇
绝无可能

「你这狗畜生!到底要做恶到什么时候你才甘心!」

强力爆炸的烟尘未散,凤凰天女一声暴喝,挥着圣者之杖,冲了出来。之前她竭力镇定疗伤,可是到了这节骨眼,她却是第一个忍不住,挥着兵器冲向黑龙王。

纵然有漫天烟尘掩护,凤凰天女伤势未愈,以这种状况出击,当然不可能有什么战果,情况与之前鬼魅夕相同,黑龙王轻易闪过,只是没能趁势在她背上也炸出血花,这就是修为的差距。

「嘿嘿,老朋友,别那么激动啊,作恶这话从何说起?再怎么凶狠,我也没有你儿子那么凶残成性,一口一个深爱,结果该推人去死的时候,他一下也不迟疑,哈哈哈,妳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躲避凤凰天女的袭击,黑龙王如戏小儿,不当一回事,狂妄的大笑更不曾停过,也许,这一刻……他正等着源堂·法雷尔这宿敌的出现,因为只有这个宿敌,才能让他在这胜负早定的游戏中,感到一点难度、一点乐趣,但很可惜,源堂始终没有现身……

蓦地,黑龙王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狂笑声戛然而止,停顿了一两秒后,化为一声愤怒的暴喝。

「你们在做什么!」

喝声中有惊讶,更有显而易见的愤怒,对于这个内心几乎无喜无乐,都没什么情绪起伏的怪物来说,要让他这样暴怒,可真不是容易事,而一股力量随着这声怒吼发出,将周围的烟尘驱散,把烟尘中的一切展露出来。

黑龙王……被包围了,这当然是一个美化后的说法,事实上,所有人畏惧他的威能,全部都离他远远的,勉强算起来,可以说是把他包围在中央。

天河雪琼扶着受伤的鬼魅夕,护在我身前不远处,手里暗暗扣着法咒,尽管她也知道意义不大,但只要黑龙王攻来,三个高级魔法绝对会瞬间反攻。

凤凰天女那边也不是一个人,羽霓不晓得从哪边又冒出来,站到凤凰天女身前,为刚才吃了小亏的她护法。

心禅大师最倒楣,方青书赶不过来,没人保护他,但慈航静殿的疗伤技术确有独得之秘,他刚才没有跳出来乱动手,现在已经能凭自己力量重新站起来,只是脸色略显苍白而已。

三方人马分呈三角势态,将黑龙王包围在中央,表面上,这种说不上战力的包围,毫无威胁性可言,但黑龙王的脸色却相当凝重,目光不是看着站起来的三方人马,而是直直盯着天河雪琼身后的李华梅……与我。

「你在做什么?」

黑龙王的话直指向我,而在他问话的同时,天上光茧爆炸后,四散飘落的点点星光雨,正受着莫名力量的牵引,朝我们这边飘来。

淫神兽的构成,是以献祭女性的一魂两魄为核心,归并能量而成,能量遭到引爆后,炸碎的魂魄化为光点四散,而即使只是碎片,但当肉体仍在活动,碎裂的魂魄自然受到原肉体牵引,依附过来,因为若没有肉体依附,碎裂的灵魂一触地就会消失。

情况到这里本是正常,由于同出一体,所以那些灵魂碎片落到李华梅身上,自动为她所吸收,而她吸化了这些魂魄碎片之后,源自肉体的吸力陡然增强,将四散在空中,尚未坠落地面的点点光雨,全都疯狂吸扯过去,就是这一步引起了黑龙王的注意,因为肉体发生这种反应,代表生命迹象变强,而一具已死亡的肉体,是不可能有这反应的。

「哦……这算垂死挣扎吗?你以为你能做到什么?起死回生?」

黑龙王口气有一丝揶揄,但我晓得他已经起了疑心,只不过以他的魔力修为,在这距离,轻而易举就能检测出来,李华梅已粉碎的魂魄没有聚合迹象,脑部也没有活动,尽管将那些光雨吸附入体,却只是一个单纯的现象,没有引起其他的连结反应。

尽管如此,黑龙王仍没有大意,一手微扬,蕴含强大灵压的狂风直袭而来,天河雪琼连忙将肉体大致愈合的鬼魅夕往后一放,自己站前一步,挺身抵抗,凭着她的第八级修为,黑龙王这种试探性的攻击,最多让她感受到压力,没什么实质伤害的。

而我们这边的人,也没让天河雪琼独力支撑,尽管他们都有伤在身,尽管他们未必晓得我在干什么,但他们还是很有默契地支持,为我争取时间,刹时间,四方气机相互牵引,只要黑龙王将攻击升级,立刻就会引动另外三方联手夹攻。

「灵魂不是积木,就算把碎裂的东西,用胶水全部黏合在一起,甚至还黏回本来的形状,已经破碎的东西,不可能再活过来……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吧?」

我晓得这三方联手对黑龙王没多少威胁,为了替他们减轻负担,我不得不开口说话,分散黑龙王的注意力。

「说得很好,但你明知如此,又在做什么呢?堆砌无用的积木吗?」

「有用没用是谁说了算的?你认为所谓的灵魂又是什么东西呢?」我将李华梅早先输来的力量,竭力反输回去,脸上却不动声色,道:「我有一个朋友,那家伙的出生比较特别,是用试管做出来的,后来他想要找地方出卖灵魂,结果满天神魔没一个鸟他,说他的灵魂是山寨货,还是特别水的那种,他想卖都卖不出去……」

这段话,别人听得一头雾水,但我却愿意赌黑龙王不会动手,因为他有可能听过这件事,知道我说的是谁,只要他晓得,我想他就不会那么快动手。

果然,本来要动手的黑龙王,露出了深思的表情,而我更趁机把话说下去,「满天神魔都说他灵魂是假的,但他还是活得好好的,照样吃饭睡觉,照样练武,还差一点练到天下无敌,活着的时候,没有人是他对手,连死到临头都还能算计人……」

「这件事我也曾听过,但与你又有什么关系?」

「其实还真没什么关系,随便找话聊聊而已,谁让我们打不过你呢?勉强要说的话……」我笑了笑,道:「所有神魔都说是假货的灵魂,照样能活得灿烂精彩,那谁说碎掉的灵魂,不能活出普通色彩呢?」

一言既出,黑龙王的瞳孔蓦地瞪大,他未必知道我的真意是什么,但直觉反应让他感受到危机,顾不得再等下去,身形一闪,就朝我这边攻来。

之前四方气机相互牵引,虽然黑龙王多半不在乎这点威胁,可是他这一动,其余三方受气机牵动,攻击立刻递出,凤凰天女、心禅大师、天河雪琼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不管他怎么厉害,这下也要先挨上一记,或拼或挡,才有办法向我攻击。

「滚开!」

心急闯关,黑龙王赫然再现奇招,身形幻化,一分为二,一个站在原地,硬生生挨了三方联手一击,登时溃灭消散,一个却是如箭离弦,直直朝我飙来,原本守护在我身前的天河雪琼,已经出手抢攻,防卫空缺,鬼魅夕则还没有能力跳起来挡这一击,我如果不跃起身来挡架或逃跑,就只能挨上这一下,后果……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

关键时刻,一道熟悉的剑光飙起,虽然不长,却是高度凝练,所蕴含的力量更是斩天辟地,威不可挡,直冲黑龙王,黑龙王冷哼一声,身形幻动,由原本的高速急冲,倏忽转向,轻飘飘地朝后飞退出去,姿态轻灵飘逸,超越人类极限,可终究掩饰不了他被一剑迫退的事实。

要一剑迫退黑龙王,首先要能挥出对他有威胁性的一剑,这理所当然的一点,却是相当为难,黑龙王的真正实力成谜,照最近的情势推测,估计早就突破瓶颈,至少也是第九级的修为,想要对他造成威胁,一两股第八级力量是不够的,起码也要与他同级的力量,而能够挥出这一击的人,世上寥寥无几。

「嘿!我眼花了吗?」

黑龙王笑了一声,眼神却出奇严峻,什么笑意也没了,凝视着刚才挥出一剑,将他迫退,此刻拦挡在他与我之间的金黄身影,明艳英媚,有若灿开夏花,动人之至,正是黄金提督李华梅。

已经断气的尸体,忽然诈尸,这种事情不只诡异,而且恐怖,周围所有人都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黑龙王的脸色也异常难看,直直盯着呆立不动的李华梅,还有她身后缓缓站起,脸色白得可以吓死人的我,盯看了好半晌,这才笑道:「一段时间不见,什么不好学,居然学起了玩尸体的本事,贤侄,你的嗜好太低档了哦。」

「会吗?这种乱七八糟的时代,让尸体躺着安眠,实在太浪费了,把美女尸体当肉傀儡来用,平常没事可以叫来踹、叫来干、叫来舔,危险的时候还可以跳出来挡敌人,有什么好事比这还便宜的?」

「说得好,恭喜你又往真男人迈出了一大步,不愧是我看中的男人。」黑龙王看着李华梅没有表情的面孔,道:「维持肉体生机,气血持续运行,功力一时不散,操控这样的尸偶,确实够资格来和我玩两手,但你以为这具傀儡能撑多久?还是你认为只要这尸偶站在你身旁,她就像还活着,还能与你并肩作战一样,带给你心理慰藉?你不是这样自欺欺人吧?哈哈哈……」

在魔法史上,黑龙王所说的这种事并不罕见,许多炼制尸偶的黑暗术者,所拥有的最强尸偶,就是自己的亲人或爱侣,由于相互间的羁绊极深,纵使尸偶再强,也不会反噬,避免了最大隐忧,说到底,暗黑召唤兽也就是这一类的产物。

本来还搞不清楚发生什么事的众人,看看我身前如扯线傀儡般的李华梅,再听完黑龙王的话,登时恍然,羽霓用一种想要作呕的表情看过来,天河雪琼眼中的悲伤藏也藏不住,她和鬼魅夕都想回到我身旁来,给我支持,怕我精神失控,但因为我往前一步,与李华梅并肩站立,散发出的气势太过诡异,令她们裹足不前。

我深吸一口气,尽量从被掏干的身体内找寻气力,否则随时有可能一跤倒下,此刻我心如明镜,周围众人的眼神、眼神中蕴含的质疑讯息,一一反映在心头,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搞不好觉得我已经半疯了,这才作着自欺欺人的行为,关于这点……我只是虚弱地开口,说了一个字。

……只靠这个字,我就要把一切逆乱因果给拨正过来。

「RESTART!」

对这里的绝大多数人而言,这个字眼毫无意义,原本在等我喊「大家一起上」的凤凰天女、心禅大师,听我终于开口,差点要一起冲出来,紧急发现我说的那话不对,连忙站定,这点小插曲没有引起黑龙王的注意,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们两个,而我所期待的回应,却以一个有点意外的形式,在我身旁出现。

「ERROR!ERROR!蓝底白字,好多的蓝底白字……」

平板无起伏的机械语音,出自李华梅的口中,以一个尸偶而言,用这种声调说话,没什么好奇怪的,只是说出的话莫名其妙,令人费解而已,也幸亏如此,万分尴尬的我才不用当众脸红,当下仅是轻咳一声,低声道:「他们家出产的东西总是这样,没事,再重开机一次!」

听了我的话,李华梅无神的眼眸缓缓闭上,整个人仿佛陷入深深的沉睡,身体完全放松,过了数秒之后,那个平板无起伏的机械语音再次出现。

「再启动完成,还原初始设定,请输入核心命令!」

旁人未必懂这句话,但我相信黑龙王一定知道,甚至,可能亲自做过这个设定,所以他脸色大变,立刻就想朝我这边冲来,只是好像想到了什么,这才紧急停步,面色阴沉地瞪视过来,那两道目光,仿佛就是最邪恶的诅咒。

黑龙王的计略我猜不到,但他的诅咒,我大概能猜中九成九,当下我什么也不顾,紧握李华梅的手,急忙喊出一句,「唯一的指令,作妳自己!作妳真心想作的那种人!从今之后,妳再也无须接受包括我在内的任何人命令!」

诘屈聱牙的一串话,在瞬间喊出,不管谁觉得有什么不妥,都已来不及阻止,事实上,大部分的人都被这一连串变化弄得头晕脑胀,跟不上事态演变,搞不太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唯一一个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的黑龙王,却在我这话出口的瞬间,如遭雷击,整个人愣在当场。

「……什、什么?」黑龙王一脸迷惘,身体微微摇晃,「你刚刚说了什么?你是怎么设定的?」

怪异的表现,引来其余人的错愕目光,没有人能够理解,为何黑龙王对我那句话的反应这么大,只有我最清楚,那一句话、那一个选择,对黑龙王而言,不只是一个冲击,完全就是一个晴天霹雳打在头上。

「嘿!大叔,你不是很喜欢嘲笑我吗?不是很喜欢嘲弄命运、把一切都玩弄在股掌上吗?为何一点小事就这么大反应?不像你啊!哈哈哈哈……」

学着之前黑龙王的大笑,我昂然道:「你本来怎么想的?以为我会像你一样,命令她绝对服从?命令她尽可能保有真实的情感反应?然后不管我怎么设定,最后都会为此痛苦到崩溃,因为一个越像真人的傀儡,就只会越让人意识到她的虚假,并且痛苦不已……你是想看我以后痛苦到崩溃的样子,所以刚刚才没冲过来的吧?」

黑龙王冷笑道:「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如今你所努力作的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李华梅已经死啦,无论你弄得怎么像真的,已死的人终究不会回来,你对着一个拼命装真人的傀儡,有意义吗?」

「呵呵,姑且这么说吧,大叔,你是被我老爸老妈搞疯的,而我……是被你们三个狗娘养的神经病,一手弄出来的,既然我可以长到这么大,还没被你们玩疯掉,总该有点青出于蓝的地方吧?」

我笑道:「过去未来全抛掉,把握现在最重要,人生得过且好过,小事不要太计较。你说我得过且过也行,我从你们这边学到的最重要经验,就是别死钻牛角尖,小事不要太计较,如果少想一点,能让我过得好一点,我为什么一定要穷追猛打,搞到自己像你一样神经病,日子过不下去呢?在意老婆是真是假、是死是活,人生如果要追根究底,就永远追究不完,难道我在意完生死真假,还要在意她是不是处女吗?塑胶花也是花,娶个老婆,肯乖乖跪下来舔屌最重要,其他的事……随便啦,谁爱在意谁在意去吧!」

正常人大概很难接受我的这些话,心禅大师就尴尬地转过头,当作没听见,幸好我身边人不正常的占大多数,凤凰天女听得眼放异彩,几乎就要用力鼓掌:天河雪琼则双颊飞红,似在犹豫该不该奔过来跪下,帮我舔屌,增加她男人说话的分量;至于鬼魅夕……大概连吮脚趾都愿意吧。

不过,对于我的这些话,最有反应的人还是黑龙王,他好像吸进了大口毒气一样,身体摇摇晃晃,喃喃道:「不可能!你这是自我欺骗……是自己骗自己,早晚你必会后悔……」

「呃,我痛不痛苦,对你有那么重要吗?真是太荣幸啦,为了报答大叔你,我今后一定活得精彩灿烂,每天乐到爽歪歪……」

话说得豪迈,但从周围众人的眼神,我看得出来,他们仍是认同黑龙王的话,觉得我不过是在充洒脱、自欺欺人而已,其实,他们怎么想,对我一点意义也没有,但既然此刻事态进展有益于我,我没理由不趁这机会,对着敌人狠狠踹上一脚,因此,我决定把最重要的核心秘密抖出来。

「大叔,你那个奸商老友卖东西给你之前,都没有给使用手册的吗?他就没有告诉你,那些机械的使用方法与设计目的?我一个不懂机械的人,破除灵魂禁制后,能够这么快就操控住她脑里的机械,初始化再启动,你不觉得很奇怪?」

我笑道:「我有个朋友啊,就是之前被宣告灵魂是山寨货的那个,他没有因为被人说是自欺欺人就灰心丧志,用心提升自我实力,改良制造出许多优秀机械,画眉脑里的那个,就是他的杰作,你猜他对我说过什么?一件东西不完整、两件东西不完整,破裂的碎片无法单独起作用,但如果组合起来……」

脑中忆起当日白起对我所说的话,此时此刻,我对这位良友充满了感激。

『不管一个机械现在被用在什么地方,当初都很有可能是为了别的目的,而被开发出来的,现在用来杀人的强力火药,最初只是想要辅助开山而被制造出来,好的东西被滥用,会造成苦果,但坏的东西用得好了,也可能给人们带来幸福,道具无好坏,无非是看落在什么人手里而已。』

『华扁鹊那个鬼婆不是好人,也不干好事,但这一次,她确实出于好心,想要在生死轮回之外找一条出路,安置于人脑里的那个微处理器,固然可以虚拟人格,以人工智能压制本来意识,完成洗脑等目的,可是最初这件工具的创造目的,仅是用于辅助,辅助人类思考,高速处理信息,特别是脑部因为战斗伤害,变得痴呆或迟钝,都能在这仪器的辅助下,如常人一般进行思考。』

『深锁于灵魂之底的禁制,如果不能破除,就把魂魄打碎吧,粉碎了也就束缚不住了。一堆粉碎的魂渣,不能形成生命;受到过重伤害的肉体,无法维持生命;一个有机体仪器,更与生命无关。三件东西独立出来,都是死物,可造物之奇,就在万物组合之后产生的连锁效应,当这三者结合在一起……』

当日白起说话时的微笑表情,依稀犹在眼前,我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把他说过的话一字一字重念出来。

「当这三者结合在一起,有灵魂,有肉身,还有辅助肉体正常运作的机械,你能说……这不是生命?」

我大声把这句话说出来,黑龙王脸色刹时惨白,呆若木鸡,站在原地怔怔出神,其他人也似乎消化不良,被我扔出的讯息给炸得脑袋昏昏,一时没办法转过来,但紧接着发生的事,让他们明白,我不是空口说白话。

自始至终,我也和李华梅双手紧握,这样便于了解她的肉体状况,而这只被我握住的手掌,虽有脉搏,却一直冰冷如尸,直至此刻,重启设定完成,脑内微处理器由「压制」转为「辅助」,更协助调整肉体机能,进行最佳化,随着这些程序接近完成,李华梅的柔荑恢复温暖与血色,所传递过来的除了暖意,更还有一股极其强大,令人心惊胆颤的剑气!

凛人剑气,无声无息笼罩四周,形成一片肃杀之气,这象征着沉眠的意识真正苏醒,神龙回归,在这道剑气出现的同时,她放开了我的手,往前跨了一步,站在我身前,这动作有些突然,但我却晓得,这是因为她不愿让我看到她的表情,恐怕……泪水早就流了一脸。

「……我们的约定,不用等来世了。」

「嗯。」

「晚上回家……我帮你含屌。」

「嗯,好。」

忍着险些夺眶而出的眼泪,我轻轻应了一声,一方面是因为心里太过狂喜,激动之余,已经没办法好好说话,另一方面,李华梅临阵突破上第九级,刚才既要维持她肉体运作,又要护住她力量不散,省得复活过来成了废人,令我大耗元气,整个人几乎被掏干,如果不是与心梦合体,肯定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现在连忙固本培元,因为我不相信黑龙王会那么好心,放我们回家睡觉……

李华梅的重生与复原,对黑龙王而言,堪称是最大的打击,他似乎怎么也没法接受这种事,不能接受我如此「得过且过」,以致于李华梅迫发的剑气都笼罩住他,他却浑浑噩噩,半天没反应过来。

有鉴于此,我往前一步,站到李华梅身旁,拱手向黑龙王就是一礼,笑道:「大叔,相逢一笑泯恩仇,千谢万谢都是个谢字,承蒙你点化,让我理解人生真谛,想要活得妙,小事别计较,虽然每天搂着一具艳尸,自己骗自己,那感觉是有些鸟,不过,横竖我刚才也说了,死活真假事情小,乖乖舔屌最重要,要是你没什么意见,我现在就拖着这具艳尸回家舔屌……哦,不,是自欺欺人去。」

还记得,这家伙似乎很想以长辈的身分,喝一杯媳妇茶,我当下笑了笑,直瞪着他,却对身旁的李华梅道:「画眉,大叔刚刚说妳不是真的,妳说呢?」

「我·是·真·的·我·是·真·的·我·是·真·的·我·是……」

果真心有灵犀,李华梅完全明白我的意思,说的话不但切中核心,而且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傀儡当久了,这段话完全是用那种平板的机械音说出,维妙维肖,只是在说话的同时,她对着黑龙王,举起了那支愤怒的中指!

再没有什么比这更具挑衅效果了,受到我们连番刺激,一直处于半痴呆状态的黑龙王,蓦地发出一声暴喝。

「没可能!」

暴喝声伴随着剧烈爆炸一同袭来,地面整个翻掀炸开,尘土飞扬,风卷九天高,黄沙如狂浪,蕴含沛然大力,袭向四面八方,气劲之强,就算是第八级的强者也不得不退,本以为,黑龙王是要趁隙抢攻,但烟尘中心却不住传来怒吼。

「没可能的!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太荒唐了!这一切怎么可能会是这样?我不相信!他妈的这一切全都是幻觉!绝不可能发生的啊!」

听得出来,黑龙王这一下气得够呛,甚至是再次精神崩溃的那种气法,我还没来得及作点什么,烟尘中一道黑色旋风狂飙出来,凭我的能耐根本无力阻挡,但李华梅却可以,剑光一闪,已经与黑龙王硬拼一记,把人截下。

有一个满怀怨愤,即将爆发的李华梅拦路,纵是黑龙王也没那么容易闯过来,因此,他只是怒瞪着我,好半晌才冒出一句话,「约翰·法雷尔,你真他妈的是一个超级变态。」

似曾相识的一句话、似曾相识的情境,还记得曾经有个神人,面对这一句话,潇洒俊逸地给了一个答案,我没那么有风采,当下只是耸耸肩,挖了挖鼻孔,随口回话。

「……这个世界就是变态的。」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