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三
第三章
魂碎人亡
来世续缘

打从一开始,我的目标就很明确,便是破去控制李华梅的两道锁,精神禁制与脑中机械。破除机械的箝制,我另有方法,但要解开脑内的精神禁制,这属于魔法范围,也就是黑龙王的强项,打从一开始,我就不认为自己有可能解去禁制,要干只能强行破坏。

如果要用正确的手法解禁,像拿钥匙开锁一样,就需要比黑龙王还高的魔法技术,这种事当今世上不晓得有没有人能做到,反正我是做不到的,但如果不是「破」而是「破坏」,那便简单得多,当初在邪莲身上就已经得到验证,淫神祭的本质,就是最强的洗脑、控制技术,迄今仍能睥睨当代,只要对李华梅施行淫神祭,就可以强行破坏精神禁制。

我相信这一点黑龙王也清楚,因此他才会故意设局,让李华梅的魂魄支离破碎,全赖那道禁制维系,禁制一破,魂魄便散,要造成我亲手杀死李华梅的情况,我看出了他的用心,可是我仍决定赌上一把,即使我赌失败,至少也能帮着李华梅解脱,不再当黑龙王的杀人工具。

整个计画顺利实施,淫神祭大功告成,我相信在外头的现实世界,必有许多异象发生,因为说到底,在外头的世界,我与李华梅仍维持肉体连结的状态,淫神祭也是因此才得以顺利进行,我在这边大功告成,外头肯定风卷云动,有许多异象。

不管搞出多大动静,那都是外头的事了,在这里,一切反倒是渐渐归于平静,随着李华梅的灵识回复,那些夸张而扭曲的形象,都迅速复原,我的妖异狼躯变回人身,李华梅圆滚滚的小腹也平了下来,变回纤细的水蛇腰。

臃肿的腰身能变回纤瘦,这不晓得是普天下多少女性的梦想,即使是真的孕妇也不例外,李华梅的眼神中满是哀伤,我完全能感受得到,她是何等的伤心难过。

「……对不起……」

我听见李华梅这么说了一句,虽是一句,万语千言却都蕴含在其中,我也相信,这也是她灵识未失之前,最想对我说的一句话,不晓得已经积压了多久,以她的坚毅,说这话的时候,甚至是红着眼睛,颤抖着声音说出的。

一声对不起,代表的事情有很多,为了她的刚愎自用,为了她杀我外公,为了她没有守护好我们的孩子,为了她受到操控后所伤害的一切,还有……也为了我等一下即将要做的事。

问题是……她向我说对不起,而我呢?我又真的对得起她吗?一段感情走到今天这地步,肯定是双方都有责任,如果当初我能多在乎她一点,多想想她的心情,今天就不会是这样了,要说对不起,我同样也想说,只是此刻分秒必争,我只简单出口一句,「如果这辈子我弥补不了,下辈子我一定还给妳。」

李华梅始终是一方霸主,不是那种喜欢哭哭啼啼的小女儿家,只要神智一回复,立刻就是那个提得起、放得下的女英豪,已发生的事、正进行的事、将发生的事,她全部都清楚,不用我再多言解释。

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她透过我们下体的连结,源源不断地将力量传输给我,尽管这只是心灵世界,但即使在现实当中,我们的身体也是相连,所以我确实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往上递增,她是想把握住我们拥有的最后时光,尽可能把她的力量转赠给我,助我抗敌,否则一旦她身亡,这些力量全都白费了。

「你别难过,我不怪你,你……也别怪自己,这样做是最好的方法,我很感谢你……已经发生的一切,不能改变,我不怪她们,你将来替我转告她们吧,希望她们……能代替我,给你几个孩子……」

李华梅的一句话,让我心如刀绞,我克制住哀伤,正色道:「别太早放弃,事情未必绝望,妳有三成机会不死,之后还有一成机会,不用当植物人,如果一切都成功,妳有希望复原如初的。」

「是啊,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

李华梅温言鼓励,露出了微笑,就好像我在南蛮闯荡,她特来援手时,对我露出的笑容,时间仿佛回到那时候,已是一方领袖、当世强人的她,对什么都不是的我,鼓励有加,那是我们感情的起点,想起来心头便暖暖的……

虽然我知道,她压根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只是因为不想我难过,这才笑着鼓励我……

「快动手吧!这边马上就要崩毁了,别连你都失陷在这里,你……是我的希望……」

李华梅泪眼蒙胧,这个不轻易掉泪的女强人,却在这一刻紧咬着嘴唇,红了双眼,几乎成了一个泪人儿,把她的脆弱面完全展露出来,我心痛得无法呼吸,真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秒,让我与她能这样直至天长地久,不用去面对未来的分离与恐惧。

然而,心梦的惊呼,却让我晓得已经没时间再拖下去,当断不断,就失去了这么做的意义,纵是再怎么不愿,我们也只能这么作了。

「……画眉,我相信缘分,我相信你我之间的缘分,没有那么浅,所以……我们一定会再相见的,不管今生或来世,妳要好好等着我。」

「今生或来世,我都要做你的小妻子,再也不逞强了。」

含着眼泪,我与李华梅立下这样的誓言,下一刻,在那道禁制整个崩解炸开之前,我陡然出手,一掌拍在李华梅的脑门上,劲道一吐,她整个身体登时粉碎,化成无数彩光缤落。

「……画眉,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在心里这样悄然许诺,紧接着我便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在整个意识世界崩毁之前,被心梦强行拉了出来,回归现实。

在精神世界所待的时间看似很长,但在现世界却是短短十几秒,我回归原身,眼睛一睁开,发现自己仍在狂风中打转,龙卷风吹得甚急,但风中有一股强烈的魔气,气息之强,不属人间,是九幽之底的黑暗神明,换句话说,就是施行淫神祭的结果,黑暗神明应召唤而来,正在完成淫神祭的最终一步。

龙卷风的正中央,风眼之处,存在着一枚巨型光茧,散发着碧绿幽光,邪气冲天,这种情形似曾相识,当初制造阎罗尸螳的时候,因为摄汲的能量过大,淫神兽无法立刻凝形诞生,需要一个蕴化的过程,这才会结成光茧。

只是,李华梅的魂魄连同禁制,被我一掌击碎,魂魄一散,生机立断,我才刚回到现实,与我肉体相连的李华梅,浑身一颤,竟尔气绝身亡,龙卷风失去了维持动力,卷没几下,「呼」的一声便告消失,我们从半空中蓦地狂摔下去。

之前那么多磨难,我们都活了下来,要是这样子摔死,那就未免太可笑了,虽然连番虚耗,几乎抽空了我的力量,但李华梅将她的真气、力量狂灌入我体内,令我力量不减反增,真气充沛尤胜未开战时,一下提气,我带着李华梅、鬼魅夕稳稳飘降。

降落的过程中,我急忙从李华梅体内退出来,毕竟此处众目睽睽,损及李华梅名节事小,被人说她是给我活活干死的,问题也不算太大,但若以讹传讹,将来有人说我是喜欢奸尸的恋尸癖,这件事就很要命了,所幸刚才半空中交合,彼此衣物都没真的脱下,尚算完整,紧急落地,也不至于丢人。

甫一落地,我立刻一掌拍在李华梅的后心,她心跳早停,本应犹有余温的身体,更迅速变得异常冰冷,说得明白些,就是美丽艳尸一具,但凭着第八级力量灌入,强行鼓动她的心脏,如常跳动,推送血液,肺部也进行呼吸,维持生命,这点却是做得到……只要没有其他干扰。

「哈哈哈哈哈哈,干得好!干得太漂亮了,贤侄果真有勇有谋,亲手杀了自己的女人,这滋味如何?想必很令你回味吧?哈哈哈~~~~」

连声大笑,来自天上的某处,紧跟着,就是一道黑色身影自半空中坠下,黑衣黑袍黑腰带,滚绣着金线,看来深具王侯贵气,风采翩翩,一见便令人心折,只是谁也没法看得出来,如此俊逸人物,居然有着一颗完全疯狂的脑袋!

会在此时现身的,除了黑龙王,更有何人?局是他设下的,他当然一早就埋伏在这里,只是放着我们与李华梅对战残杀,偷偷笑到肚痛而已,李华梅既然倒下,身为布局者的他,当然就要现身出来,既收割播种多时的果实,也顺便享受用力踩敌人痛处的乐趣。

伴随着黑龙王的现身,一直若有若无存在的暗黑召唤兽气息,变得明显起来,让我明白他的打算,之前他偷偷躲着,连暗黑召唤兽都不放出来,就是利用我们去增强李华梅,又用强化后的李华梅来削弱我们,等到两败俱伤,他才以压倒性的武力出来收拾残局。

除此之外,白三小姐赠我的礼物,或许也为他所知,毕竟白拉登那个超级奸商,一份情报两边卖,吃完上家吃下家,我很难相信他会这么老实,不把这份情报往黑龙会也卖一份。

如果黑龙王知道这件事,对于白三小姐能消除一切魔法的异能,他必然大为忌惮,这异能发动起来,有可能解决掉李华梅的禁制,也有可能摆平暗黑召唤兽,实际效果如何,我没试过,不敢断言,也不敢赌,相信黑龙王亦是不敢,所以他只派出李华梅,却迟迟也不让暗黑召唤兽现身。

直至此刻,我相信他仍有所忌惮,所以暗黑召唤兽仅是蓄势待发,由他本人亲自出来确认状况,这也是不得不为之,一来,李华梅既然断气,人质被撕票了,他若再不现身,让我们集体收拾东西走了人,他这大魔王就要变成大笑话;再者,好不容易让敌人无比痛苦,如果不出来近距离观赏,先前的辛苦岂非毫无意义?

黑龙王现身,没有引起太多的反应,刚才李华梅苍龙一吼破云关,天上封印被破,空间裂缝再现,大批死不完的异界魔兽蜂涌而出,方青书带着慈航僧众撤离至外围,免遭李华梅战斗波及,这时恰好率领他们堵截异界妖兽,混战成一团,尽管看到这边有人得意洋洋,以大魔王的架势从天而降,风光登场,却是谁也顾不上,忙着投入眼前的战斗。

我们这边,凤凰天女对黑龙王的现身不闻不问,恍若未觉,只是专心疗伤,想要尽快回复战斗力,显示出非凡的定力,反倒是旁边的心禅大师,见到黑龙王出现,停下了疗伤动作,一声佛号长颂。

「阿弥陀佛!却是何苦?」

言简意赅,问的对象自然是黑龙王,这一问的分量不轻,黑龙王暂时放下了我,转头面对老朋友,拈须微笑,笑意和煦得像是拂过春花的清风。

「苦吗?」

「不苦吗?」

面对黑龙王的淡然,心禅大师就像海边屹立不摇的巨岩,不为所动,直问到底,他问出来的这个声音,也如暮鼓晨钟,直敲在人心口。

「苦吗?呵。」黑龙王朗声道:「长毛,念在多年交情,我坦然相告,心怀怨愤过日子,也许不好过,但每个人的人生,都需要他自己的寄托,你可以看开、看破,别人未必可以,这条路我已走得太远,放下怨恨,我就什么也没有。」

「为何?继续紧握拳头,你什么东西也抓不住,如果试着空出手掌,你便能拿下一切,可知今日你的所有快乐,都是旁人流血牺牲所累积堆起?」

「放开手掌去拿下一切?哈哈哈,有趣,但我觉得,一切全都已经被我拿下了,包括你们的生死在内,我又为何要放开双手、放过你们?」

黑龙王大笑道:「如果要收手,在华尔森林之前我便已经收了,现在收手,又能改变些什么?如你所说,我这一路是踩着旁人鲜血尸体过来的,在这种时候收手了,对得起那些人吗?又怎么对得起我自己?这些年来的怨与恨,要是可以说放下就放下,那我不是像白痴一样?我不能让自己的人生,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正在替李华梅运气,维持生命的我,闻言心头一动,回想起一件旧事,那是在华尔森林大摊牌的前夕,负伤在床的黑龙王与我说话,当时的他,明显欲言又止,像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只是最后始终未能出口……那时他想说的话,会否就是……

即使是,也没有任何意义了,算算时间,李华梅当时已被改造完毕,孩子也早就没有了,心梦更早已给他折磨了十几年,即使他有了悔意,想要停止之后的一切行动,停止暗黑召唤兽的相关计画,已经造成的伤害也太多,停无可停,只有一条路走到黑……因此,最后他什么话也没说,最后他……仍是把能做的事情全都做到绝了……

「嘿!贤侄,你还要在那边浪费时间到什么时候?那婊子早就死啦,灵魂粉碎,剩下的只是一具空壳,你拼命用力量维持肉体活动,让心脏跳动,难道还指望她站起来为你跳支舞?还是生个儿子给你吗?醒醒吧!别再浪费时间了,早点洗洗回去睡了还实际点。」

黑龙王撇下心禅大师,将注意力移回我这里,摸了摸鼻子,冷笑道:「刚刚你有成功唤醒她吗?说了些什么?你可千万别那么老土,还约什么来世再见面啊!她死得干净彻底,连魂魄都粉碎了,哪有什么来世?面对现实吧,你和她完蛋啦,永生永世……你再不可能见到她啦!听得懂吗?你们不可能再相见啦!」

话才说完,就是一阵狂笑,是那种笑到前仰后翻,连泪水都狂流的大笑,任谁都可以感到他的得意。他确实有得意的本钱,这盘棋他再次占尽先手,保留了主战力,弄得慈航静殿溃不成军,伤亡惨重,更成功逼得我杀掉自己的爱人,体会那独一无二的痛……一切发展顺遂,难怪他这么得意……

「呜呜呜,贤侄,你一定很难过吧?大叔也感同身受啊,华梅她……她……她可是个好姑娘啊,全心全意为你着想,为了怕你负担重,先砍了你外公,后砍了你老母,连孩子都不保住,最后更被你亲手干掉……呜呜呜,这么好的媳妇,将来要去哪里找啊?大叔我想到就难受,以后再也听不到她对你说对不起啦,呜呜嘻嘻哈哈哈哈~~~~」

或许是太过开心,黑龙王哭着哭着,又哈哈大笑,就差没有滚倒在地,宣泄他一直失控的情绪。

整个过程中,我没有说半句话,只是冷冷地注视着那个男人,一方面我没有说话的余裕,必须全神贯注,维持李华梅的肉体活动,保住最后的这一点希望;一方面,说任何多余的话,都只会增添他的爽快,尽管骄敌之兵也是一种战术,可是以目前的情况,争取时间才是上策,没必要给敌人无谓的刺激。

「唔,贤侄,你好像很冷静啊,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能这么镇定,但这么下去,就太无聊啦,不如让大叔送你点礼物吧。」

黑龙王淡淡地笑了起来,似乎回复了理性,再次显示出那种将一切掌控在手中的强大信心,而他的目光,慢慢移到半空中的那团光茧上。

光茧之中,是李华梅未孵化的淫神兽,本来这玩意儿就处于难产状态,李华梅这边一断气,淫神兽更处于胎死腹中的状态,只是因为我正倾尽全力,维持李华梅的肉体生机,光茧才没有立刻毁灭。

古往今来的魔法史上,本体毁灭,魂兽却持续存在的例子,极其罕有,却不是没有,但那需要很强的魔力去推动,还有很高超的魔法技术,我远远不够资格,可是……有个人够,我相信他有这种本事,而且他也准备这么做了。

「呵,贤侄,你的构想不错啊,用地狱淫神来破除灵魂禁制,唤回灵识,这一手干得实在漂亮,淫术魔法不愧是最强的洗脑、操控王者,但你似乎忘记两件事,第一,淫术魔法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研究,大叔我也略懂,你在东海救邪莲小骚妇的那次,我已取得足够的资料,而这段时间替你照顾李元帅,除了让她吃好睡好,当然也要配合作点实验,假若我告诉你,我已做好了针对布置,你又有什么感受了?」

长长说了一串话,黑龙王正在向我宣示,他已在李华梅魂魄内作下手脚,只要我施行淫神祭,纵使李华梅身亡,他仍能夺取魂兽为己用,让李华梅永远为黑龙会奴役,这种事情难度很高,却非不可能,他有足够的实力做到,再配上充足准备,他现在就要把高难度任务化为现实。

「……第二点,啧啧啧,贤侄,你记性真是太差,当初在华尔森林,我明明对你说过,你如果再有什么心爱的女人,你爱一个,我就多搞一只暗黑召唤兽,大家出来跑江湖要讲信用,说了要搞,就一定要往死里搞,如今你就亲眼见证吧!」

黑龙王右手一翻,白皙的文人手掌,在刹那间起了变化,掌上覆盖满黑色鳞片,五指锐化成爪,整个形成一只龙爪;超越人类血肉,化为龙身,只为了容纳超越人身的强绝力量,碧绿幽光自他掌心绽放,更迅速喷发为一道炽烈燃烧的绿色火焰,冲天而起,直喷出数十米高,声势骇人之至。

强大的能量,一出现便把周围疯狂影响,飞沙走石,狂风怒卷,就连那些寻常魔法难伤的异界妖兽,被这道时绿时黑的怪异火焰沾着,都立刻燃烧起来,转眼间化为灰烬,如此强猛至可以推翻常理的火焰,绝不是随手能够运发,肯定是已凝运许久,藏于体内,现在才一下拿出来,他说早已有备,确实不是唬弄我们的。

这道火焰一出现,谁都想得到下一步会是什么,我不能动作,旁边替我护法的鬼魅夕却率先行动,抢过我的短剑百鬼丸,不由分说,就朝着黑龙王奔刺过去,她的神速如光如电,但对黑龙王而言,这和小孩子的撒泼、哭闹没什么分别。

「嘿,生女外向,要男人不要老爸啊!」

黑龙王冷笑一声,身形幻动,已用上近似瞬间移动的技巧,鬼魅夕的奋力一击扑了个空,黑龙王的身影一下消失,随即出现在鬼魅夕的后方,也不见他怎么出手,鬼魅夕的后背就炸了开来,鲜血四溅。

这么一炸虽然厉害,但以鬼魅夕的体质,相信这一下还要不了她性命,而黑龙王手一扬,那道冲天火焰化为光柱,直射向半空中的光茧,这时,全场没有任何人能阻止,天河雪琼虽然射出了魔法弓矢,如雨箭矢乱射向碧绿光柱,效果却如蚍蜉撼树,没有半点影响。

眼看黑龙王这一击就要得手,始终感到犹豫的我,终于把心一横,痛下决定,紧跟着,当碧火碰着了光茧,两者相互吸收结合的瞬间,光茧骤然异变,发出亮眼的红芒,然后,一声震天巨爆,响彻云霄。

这一下爆炸的威力好大,就连战场外围都受波及,一些异界妖兽、慈航僧兵,被冲击波给沾着,虽然没有支离破碎,却也被震得内脏破裂,喷血倒地,沿途的地面给风暴袭过,大片土地翻掀炸裂,而我们所在的位置更是满目疮痍。

以黑龙王那一击的强绝大力,整个炸开,自然是惊天动地,只是这种不集中的狂暴力量,对已经升上第八级的我们,威胁不大,所以尽管身在爆炸中心,但我们各自有人护法,反而没受什么伤害。

地狱淫神的素质,主要是看被献祭的女性之素质与修为,当初的织芝、月樱,虽然没什么修为可言,但本身素质绝佳,再辅以足够能量推动,一样能够完成淫神祭,只是所形成的淫神兽威力有所不足,偏异能类就是。

在前来赴战的路上,天河雪琼和心梦都曾主动提议,由我来为她们施行淫神祭,哪怕是能多一只地狱淫神添加战力都好,却被我拒绝了,尽管以她们的素质、修为,定能制作出一等一的淫神兽,可是我有两个大顾虑。

首先,地狱淫神虽说厉害,但并不是表面上看来那么好的东西,实战上受到限制,尤其是在混战中,当淫神兽被人打爆,灵魂之间相互影响,本体的女性必然连同受创,混战中敌人趁隙下手,当初羽虹就吃过这样的大亏。

再者,黑龙王的诅咒承诺,我不敢轻视,不想再累及我心爱的人,又和暗黑召唤兽这等邪物扯上关系,所以最终我决定,把最后的淫神祭留给李华梅,要是运气好,不但能救回李华梅,还可以捞到一只超强的淫神兽。李华梅素质绝佳,修为更是当世首屈一指,以她为祭礼所搞出的淫神兽,配上无敌称号绝不夸张,只是,随着那一声巨爆,整个光茧炸成粉碎,什么「最强」、「无敌」的可能性,都烟消云散了。

巨爆声响过后,一片凄惨的景象中,我们听见一阵癫狂的大笑声,没能取得新的暗黑召唤兽无所谓,因为这结果才是他要的。

「好好好!贤侄,干得漂亮,心狠手辣,杀伐决断,有勇有谋,大枭雄!哪怕是再心爱的女人,该让她死,就他妈的推她去死,有什么比这还让人钦佩的?哈哈哈哈~~~~」

黑龙王的得意狂笑震耳而来,他的喜悦想当然尔,因为他成功地迫使我再一次毁灭李华梅。身为地狱淫神之主,我有权对淫神兽下任何命令,包括自灭,这种指令在淫神兽完整的时候,不一定会被奉行,因为求生的本能会让它们抗拒,但一个毫无自我意识可言的光茧,就没有这问题,我的命令一下达,光茧瞬间自爆,炸成满天光点。

李华梅魂魄粉碎,香消玉殒,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点痕迹,除了这具空壳肉体,就只有那个光茧,如今连光茧也碎,非但是杜绝了我们藉由强力淫神兽翻盘的可能,更连我对她的最后思念凭藉也毁灭,伤人伤得干净彻底,也难怪黑龙王得意到不行。

「哈哈哈哈,贤侄,我真是羡慕你啊,有得干,有得爽,干完了又立刻可以把妞宰掉,不用负责任,有什么比这还痛快的?拔屌留精不留情,你简直是天下男人的典范,我向你致敬,哇哈哈哈~~~~」

黑龙王的邪恶大笑,响彻天地,象征着众人的无能为力,与他的全面得胜,上天下地,仿佛什么也被他掌握,没有任何事物能与他相抗……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