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三
第二章
妖狼魔躯
缤落龙梅

入侵别人的意识深处,这是高难度技术,纵有霸者之证辅助,也必须要倾注本身精魄方能功成,说得明白一点,就是暗系魔法的那句至理名言,你窥视黑暗的同时,黑暗也在窥视着你,以本身精魄进行入侵,即使成功,也可能在过程中受到精神污染,后患无穷,更别说失败……通常就是一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这样的危险事,我当然是能躲就躲,总不成为了窥人隐私,要搞到自己玩命的地步吧?不过,也不是什么危险事都有办法躲的,此刻为了破去李华梅魂魄深处的禁制,我不得不亲身犯险,将自身精魄凝聚,利用那道好不容易打开的心灵缝隙,直线侵入。

利用这次入侵机会,我小心审视了李华梅的魂魄状况,一如先前所知,情况很糟糕,或者说,比我们预期得更糟。黑龙会对她的折磨,已经把理智弄到崩溃边缘,而抽魂分化九龙,更进一步严重伤及魂魄,哪怕肉体强悍程度举世无双,在魂魄方面,仍不会因此就强到哪去,九龙逐一被灭,力量强势回归的同时,对魂魄的伤害可不是普通大。

入侵途中,我略加检视,情况只能用千疮百孔来形容,整个灵魂支离破碎,如果不是因为有那道禁制,强势镇住,碎裂的魂魄早就成了渣,魂魄受创还有可能变成白痴、植物人,但魂魄粉碎,当事人必死无疑,这可不符合黑龙会的利益,因此黑龙王施了重手,那道魂之禁制虽然压住李华梅的自我意识,却也护住她魂魄不致粉碎,要不然,李华梅早已完蛋,根本撑不到我们来救。

确认了这个情况的人,不只是我,更还包括了心梦,她是货真价实的此道行家,一看这边的状况,就知道大事不可为,我想她与别人一样,都想不通我刚才的做法,如果我有心救人,刚才就不该牺牲李华梅,让慈航僧兵放手攻击;而我既然已经决定做出取舍,牺牲掉自己心爱的女人,现在才来亡羊补牢,又有什么意义?

『哥,我想他是故意造成这种局面的,他迫你不得不做出决定,要在己方人员大量死伤与李元帅安危之间选一,无论选择哪一个,你都会为此痛苦内疚;而你现在更……』

更会因为如果强行要破除禁制,就会导致李华梅魂飞魄散,立毙当场,所以痛苦挣扎于要放着她继续成为敌人的肉傀儡?还是由我亲手让她解脱?不管怎么选,稍后他都会出来提醒我,都是因为我的关系,李华梅才会有这下场……真是够了,堂堂大魔王,想法阴暗也就算了,偏偏还这么灰暗,他搞那么大阵仗,根本不是想打胜仗,只是要藉此让我们更痛苦而已……

『即使我们知道,也没有任何方法突破啊,他这一手就是厉害在我们明知他的企图,仍只能照着他划好的路线来走。』

心梦,妳的底子比我要深,以妳的判断,真的没有其他方法了?禁制一破,李华梅的魂魄一定会飞散?

『嗯,很遗憾,在我所知的范围内,没有任何术法、神器能救。』

唔,所以黑龙王一定也是这么认为的了……

心梦的确认,让我整颗心往下一沉,这与我自己的判断相符,黑龙王下的套,确实无懈可击,除了二选一,就没有留下第三条路给我走,想要靠真本事逆转回天,显然是没有可能了。

在深入李华梅魂魄之底的过程中,我看到很多李华梅过往的回忆,或者说,精神伤害!

只有那些深深留存在记忆中,无法抹灭的画面,才会如此清晰地印留在此,包括她父亲的死亡、她被擒与丧子之痛、东海之上的决裂分手……甚至,也有她一刀砍杀万兽尊者的画面……我从来都不晓得这点,当初只是单纯地认为,她为了泄愤与报复,这才偷袭万兽尊者,但如今看来,她动手时也是伤透了心,因为她知道必然的后果与代价……

深受这些回忆画面刺激的,不只是我,也包括心梦,她对李华梅负疚甚深,一直想要找机会补过,而李华梅当日被擒的画面,更刺激到她,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她心情的沉重与痛苦。

「别分神,如果在这里心就乱了,后头又该怎么办呢?镇定下来!」

我劝了心梦两句,加速前进,过不多时,一阵奇异的声响,传入我耳中,那频繁的锁链敲击,还有一下下肉拍肉的淫靡声响,对我而言是再熟悉不过,虽然说,入侵内心世界之前,我曾想过无论看到多荒唐的东西都不奇怪,但确实是没想到,会在此地碰着这等情景。

心灵世界,尽管虚幻扭曲,却是外表现实的投射,以李华梅的状况,我认为如果她还有灵识残留,那我不管见到什么样的地狱景象,都不足为奇,然而……

就在我们的正前方,一片烟雾朦胧、黑光缭绕的世界,渐渐变得清晰,在那里我看见了李华梅的身影,那的确是李华梅,却又有些不同。

碧绿如玉的秀发、雪白的犄角,这是最明显的标志,当今世上龙神族近乎绝嗣,要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这么明显的龙血特征,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而那张熟悉的美丽脸庞,我更没有可能会认错,那百分百就是李华梅。

只是,哪怕有着相同的面孔,但这张脸上所呈现的表情,却是我从没见过的陌生之色,任谁都可以一眼看出,她正处于春情勃发的亢奋状态,而且是爽到忘乎自我的狂喜,两眼翻白,畅美的哼声不绝于耳,唾沫沿着嘴边滴滑下来……

我与李华梅欢好的次数不少,交欢过程中,尽管她已经放下身段,不让我感觉到她女强人的架势,但在骨子里,她仍是那个叱吒东海的黄金提督,哪怕是在她被送上高潮时,她仍记得别让自己过度失态,最多是让自己显得有女人味一些,却绝不会让自己被搞得毫无尊严,像阿雪、羽虹那样叫爹喊娘,屁滚尿流的。

此刻李华梅的表情,何止是失态,完完全全就丧失了身而为人的尊严,沦为一头动物、一头母兽,尽情享受性爱的欢愉,摇摆着结实性感的赤裸胴体,双手、双脚上的黄金镣铐,随着她的摆动而晃荡碰撞,乍听起来,叮叮当当,倒是动听得很。

除了手脚上的黄金镣铐,李华梅的身上还缠着锁炼,绕过颈项,缠过胸前,将一双美乳捆住,勾勒得更加突出,在她近似癫狂的摇摆下,两团比之前丰满得多的乳肉,充满着致命的吸引力,然而,这对美乳并不是最吸引我目光的地方,在浑圆美乳的下方,李华梅的小腹……圆滚滚地隆起,看起来约莫有四五个月大小,赫然正是有孕在身的状态。

现实之中,李华梅的孩子早就没有了,但这里是心灵世界,别说回复到有孕在身的状态,就算要幻化出三头六臂的状态,都没什么好奇怪的,与孕妇状态的李华梅本身相比,我更在意她此刻正在做的事,毕竟一个孕妇,武功再好,也不适合这样狂野地交媾,更何况……她到底是在和什么东西干啊?

李华梅是以趴跪体位,伏在地上的,她身后的物体原本只是一团朦胧黑雾,没有具体形态,但因为我们的到来,产生刺激,那团朦胧黑雾缓缓聚合成形,看上去相当高大,体格壮硕,不似人类……几秒过后,变成了一个逾两米高,手脚粗硕有若石柱的巨物,躯体覆盖浓密长毛,利爪尖牙,看起来像是一头人狼似的邪物。

『哥,这是李元帅的心魔,不过……也有可能是那个人的布置,资料不全,无法判定。』

无法判定就别说!他妈的什么心魔,难道我不知道吗?有什么重要讯息,等妳真的能确定了再说!

看见李华梅在我眼前,与这么一头人不人、狼不狼的妖邪东西,干得爽翻天,我心里的滋味何止是不好受,完全就是怒火烧爆九重天,盛怒之下,心梦第一个倒楣,跟着我便什么也顾不得,想要冲上去将那东西打爆,可是一步才刚迈出去,眼中撇见的景象就吓得我倒退回来。

那一眼瞥见的东西,是那头人狼妖物的面孔,如果非常狰狞可怖,倒也罢了,偏偏那张脸孔还说得上帅气,外露的獠牙更增添英雄气概,至少对我而言是这样,因为……那张脸就是我的脸!

『现在可以肯定,这就是李元帅的心魔了!哥,你在她心里的分量真是很重,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她脑里还是只想着与你一起交合,直至世界尽头……当然,这也可以看成是一种自我逃避,靠这样的行为寻求慰藉,逃避外界所带给她的折磨。』

心梦……

『是。』

谢谢妳,不过……妳还是闭嘴一下吧,明明是人,怎么合体之后变得像是超能智脑一样絮叨?这种时候,请发挥妳的智能,安静一下,给我一点独处的时间吧。

这句话说完之后,心梦没有再为我做什么辅助分析,安静了下来,而我也不需要她再说什么,因为眼前的情况已经很清楚了,我有足够的知识,知道该怎样将李华梅唤醒。

我缓步朝李华梅走去,她此刻的这种状态,不是我过去喊个两声、打两下巴掌就能弄醒的,而且这个情况还很麻烦,我如果有太激烈的动作,李华梅很有可能承受不住,纵使魂魄不崩散,这最后一丝残留灵识也将不保,轻不得也重不得,实在是很难搞。

幸好,我这边的情况堪称侥幸,李华梅已经为我准备好了入室台阶,我只要顺着台阶踩进去,登堂入室即可,虽然……这也有可能是一个局,一踏进去就万劫不复,但我还是愿意赌一把,除了因为这是唯一之路,没有别的方法好选择,另一大理由,却是连心梦也不明白的……

黑龙王无疑布局机深,要比起智能谋略,我们与他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只有被他耍弄的份,但如果只是要估算他的复仇手段,那就容易得多,因为大家都是不正常的变态人士,他的心思其实不难猜,所以……我相信这一步踏下去,并无杀局存在,因为这样的复仇效果,不是他要的,他……不能满意……

怀着这样的肯定,我往前一步迈出,贴上身前的人狼妖物,本来这应该会引起对方的强势反击,不过那头人狼妖物对我的靠近恍若未觉,当我触碰到牠的时候,这头凶恶的东西居然不是实体,恍如虚影,我的手一下就从牠体内挥过。

不管外型有多凶猛,这头东西在李华梅的心中,就是我的形像投射,自然不会拒绝本为一体的我,下一刻,我整个人踏入魔狼的巨影中,心念一动,霸者之证代我进行连结,转眼间我就与魔狼毫无阻碍地合而为一。

人兽合一,化为妖身之后,我要做的事情非常简单,我举起自己的狼爪,往手臂上一划,鲜血迸散,狂溅出来,点点滴滴,洒落在李华梅的裸臀上。

这里是心灵世界,我不用花什么魔力,鲜血自动构图,在李华梅背上绘成图案,形成了一个复杂的魔法阵,法阵一完成,自然发出魔力波动,血痕绽放出耀眼的红光,辉映之下,那只雪嫩的美臀愈发艳光四射,白者如霜,红如流丹,每一寸肌肤都晶莹剔透……

似曾相识的画面,一切对我来说,早已驾轻就熟,毕竟相同的事,我已经做了五次之多,随着技术的成熟,对自身魂魄的耗损与伤害,一次小过一次,到现在,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使用地狱淫神了。

发动地狱淫神,需要非常大的能量,不然就无法完成这逆天之举,因此前五次施行地狱淫神祭,我都要倚仗各种能量结晶,龙之魄、凤血魂、金银蚕蛊……

诸如此类的神物,都蕴含着强大能量在内,可支持淫神祭的完成。冷翎兰的那一次,就因为准备的能量结晶不够力,险些遭到反噬,出了大岔子,要不是机缘巧合,分解吸纳了贤者手环,恐怕我与她已经一起完蛋了。

时至今日,情况已经有所不同。

首先,施行地狱淫神需要天人之血,但所谓的天人,范围挺广,不是只有在天上的才叫天人,无论天神、魔神,反正沾着边的都行,所以天河雪琼的至秽之血一样管用,而李华梅是龙神族后裔,龙神……将就一下赌赌吧,毕竟我们没什么其他选择。

至于能量结晶,我手头上没有,况且这是心灵世界,有形实物也带不进来,但此刻的我,已是货真价实的第八级力量,以自身力量灌入支撑,足可取代能量晶体,供应淫神祭的进行,因此我不假思索,将力量一提,往前猛然一插,足足儿臂粗的野兽尺码,不是人类所能比拟,狼茎用力进入,凶狠的声势,仿佛要将浑圆的肉臀从中劈成两半。

刹那间,李华梅的叫喊声,已经不能用哭叫来形容了,只是除了痛楚,更还有一股痛快,爽到骨子里,令这一下嘶叫充满媚意。

「处于九渊之底的太古诸神啊!请回应我的呼唤,遵从血的誓盟,以纯洁的灵魂为祭,使平凡的肉体获得邪恶新生,卢比埃·沙达特·阿布拉阿古不拉。」

念起这段咒文,我用力一下挺腰,狼茎齐根插入,没等李华梅爽得乱叫,就往后抽拔小段,然后又狠狠插入,一来一往,带着膣肉翻卷,被如此粗硕的狼茎顶入,享受如潮快感中的李华梅,却似半点痛楚也感受不到,哼声不绝,扭摆着屁股,往后迎来。

我一下子将李华梅抱住,反过身来按在地上。地狱淫神祭的魔法阵,虽然位于臀上,但魔力早已在交合过程中融入气血,行遍全身,从背后看还不是很明显,一翻转过来,清清楚楚见到,美艳的龙女胴体绯红,眼角眉梢尽含春,娇媚得可以滴出水来,隆起的肚腹,也像要分娩一样,开始一阵阵抖动。

「画眉!」

不由分说,我开始新一轮的挞伐,每次都几乎拔出,然后再齐根插入,次次都顶到龙女提督的膣道深处,猛顶百十下后,我身体不停扭动着画圆,用肉茎猛烈搅动着李华梅的花谷。

她花朵般艳红的肉瓣,在我的冲刺和搅拌下,鲜红的嫩肉不停被翻出带入,随着肉茎的搅动而不停变着形状,时而如蓓蕾般盛开,时而又如秋菊般聚拢,时而被压扁挤在一边,时而又如麻绳般绞在一处。

而粉嫩的花蕊则是一直露在外面,接受着空气的洗礼,我伸出狼爪,握住她一边的美乳,另一爪挑逗那颗跳动的绯红花蕊,李华梅几乎瞬间就崩溃了,她在这个幻境世界里,无日无夜,不晓得已几天、几个月,甚至几年连续性交,肉体处在最敏感的巅峰状态,本就受不得撩拨、挑逗,被我这样一玩弄,立刻就快感冲顶了。

从外头看,这委实是一幕妖异的画面,高逾两米的巨硕狼人,通体浓密兽毛,尖嘴利牙,指爪发着寒芒,两眼绿光闪动,仿佛随时择人而噬,在这头人形巨狼身前的,则是一具近乎完美的女体,双乳浑圆,腰肢纤细,两腿修长,纵然挺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仍是一等一的绝色。

狼人低声咆吼,两爪陷入龙女柔嫩的肌肤,仿佛要掐断她的腰身,龙女在这股大力下,发出似是痛苦,却又满溢着狂喜的叫声,整个身子完全弓了起来,狼人的那根巨型肉茎,像一条黝黑的手臂,直挺挺插在她结实的屁股中。

在狼人的巨力顶送下,龙女整个圆臀完整地悬在空中,臀沟外分,湿淋淋的花谷狂溢着蜜汁,一根狰狞的长毛兽茎,犹如铁柱,不住深深没入艳丽的花谷,衬着龙女的美臀和白腻腹球,妖魔般狞厉。

龙女的圆臀左右摆动,却像被狼茎钉在半空,无法移动分毫,狼人发出狂躁的吼声,仿佛要将身下的美丽女体蹂躏至粉碎,以狼躯的恐怖体形,看起来确实有这样的威势,分抓着龙女的两腿,怒张开来,一口气便是过百下不停的密集撞击,用力之大、势道之狠,换作是普通女人,别说骨盆被撞得粉碎,整个人都会被撕开两半。

然而,龙女并不是那种花朵般的娇弱女性,她美丽的胴体,每一寸都蕴藏着强悍的力量,面对野兽挞伐,她不单单承受下来,还勇悍还击,不顾雪白的腹球上下颠动,她主动挺臀回迎,在粗硕狼茎的顶撞下,不知碰击了多少下,兼具力与美的结实胴体,如同神话中的战斗女神,越是承受摧残,越是显得精神,最后双腿甚至挣脱了狼爪箝制,弯夹在巨狼的腰上,催促着巨狼交合。

无比邪异的画面,却又有着一份难以形容的滋味……

过去我与李华梅合体交欢,已识情欲滋味的她,也曾经采取主动,但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她都仍显得睿智、英艳,纵然享受着高潮的快感,流露出的也是女性媚态,不像此刻……身下这具女体,为了追逐我的狼茎,扭腰摆臀,抛头甩乳,连口水都从嘴角滑下来,黄金锁链叮当作响,这哪里还是往日高高在上的女提督、女领导人?根本就是一条发情的母狗!

想到李华梅往日的英姿,今昔对比,确实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然而,尽管我为此黯然神伤,但在交合的动作中,我又有一种很怪异的感觉,那就是……这样的李华梅……很美!

这可能是一个挺变态的念头,看个女人被折磨成母狗般的样子,猛流口水,摇臀晃奶,还觉得好美,这种男人说不是变态都没人信,只是……我从来没见李华梅这么开心过,不管她处境如何,她此刻脸上的满足、嘴角的笑靥,还有一声声甜美的呻吟,都证明她处于极度愉悦之中,没有任何的烦恼,什么也不用顾忌,身心徜徉在无垠极乐之海。

既快乐、幸福,而且美得让人舍不得眨眼,打从心里发出的喜悦,纵使外表狼狈,仍让李华梅焕发着一层亮眼的美感,她娇吟着扭摆胴体,抖出一阵又一阵的肉浪,偶尔从呻吟中溢出的笑声,甜美得犹如浸在蜜里,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觉得……这女人,好美!

「啊啊啊啊……唔唔……」

畅快淋漓的汗水如雨,龙女高亢的叫声,变成了压抑的低吼,紧紧咬住牙齿,深沉的「嗯」着,一声声强压下的闷哼,像是沉郁的黑云,酝酿着巨大风暴的来袭。

我知道李华梅快来了。

果然,一直低沉闷哼的节奏,再次拔升为龙女高亢的叫。

「要……要来了,又要出来了!」

这是李华梅第一句有系统的说话,代表她混乱的灵识已重新开始凝聚,我的努力已经有了成果,透过交媾欢好,唤醒李华梅的灵识,这策略成功,令我大为欣喜。

只是,我也察觉到,四面八方的景物不对,这个意识世界似乎开始崩裂,再撑不了多久,这种情况不难预料,李华梅的魂魄被那道禁制给镇住,是因为有那道禁制存在,她支离破碎的魂魄才得以不散,如今我强行侵入,透过交合、地狱淫神祭,从内部唤醒灵识,更要破除那道禁制,随着我的策略渐渐成功,禁制出现裂痕,李华梅的魂魄也即将不保,这个精神世界又怎么守得住?

精神世界一崩解,里头的一切将归于虚无,如果没法在那之前脱出,我势必要和李华梅一起完蛋,这实在要命,幸好……邪异的红光笼罩龙女全身,地狱淫神祭的运行也近乎完成了,接下来就是与时间赛跑了。

『哥!李元帅的魂魄将散,快撑不住了,我试着为你多争取点时间,你千万当心!』

一直遵照我吩咐保持沉默的心梦,忽然在这时候出声,正是因为察觉情况恶劣,不能再拖,跟着她便没再说话,运用精神力,去维持这个出现裂痕的精神世界。

我不敢浪费时间,下身持续抽插,双爪捧起龙女的脑袋,将自己的精神力狂输灌入,同时迎上她的目光,大喝道:「回答我!妳是谁?画眉,妳是谁?」

连喊了两声,问话同时附带答案,这真是最蠢的问题,但我现在并不是在教小学生,而是要唤醒她的灵识,只要她能开口回答,哪怕结结巴巴都好,我便能进行引导,让她真正清醒过来。

「我……我……我……我是……」

口齿不清,但龙女模糊朦胧的眼神,渐渐有了光亮,不再只有肉欲,我心中大喜,疯狂地将本身的精神力狂灌进去,大声叫道:「画眉!妳是李华梅,妳是我的画眉!」

听着我的大喝,李华梅吃力地抬头,先是迎向我的目光,跟着又往下看到我们交合的部位,粗硕的狼茎在里头狂捅,那边已经被满溢的淫蜜搅成了一团稀糊,而铁柱般粗的狼茎,就在淫靡的面糊中不停进进出出。

视觉上的冲击,很显然给了李华梅足够的刺激,她眼神蓦地一醒,凝视着我,大声叫道:「我是李华梅!我是李华梅!我是你的画眉!」

灵欲一致,神魂同步,就在这样的强烈刺激下,我们的性爱迎来了高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华梅尖叫出声,这一次不只是叫得大声,更形成气劲狂扫,整个崩毁中的空间,掀起超级风暴,更险些将我弹出去,而淫神祭也在这一刻大成,耀眼的红芒,自李华梅体内发出,不光是笼罩她全身,更从她眼、耳、口、鼻中放射出去,通体放光,看上去委实有些恐怖。

与这一起发生的,就是我的精疲力尽,又要维持淫神祭,又要把灵识聚合,力量与精神力的双重耗损,如果我不是新冲上了第八级,又与心梦合体为一,肯定整个人被榨成一团干渣,饶是如此,我仍觉得头晕目眩,心跳得有如擂鼓,仿佛随时都会爆裂炸开。

然而,也就在这时候,龙女宫房的最深处,喷出一股凉液,冲向我的肉菇,使我打了一个寒噤,龙女喷泄的这股阴精,份量好多,从我们的接合处满了出来,产生白白的浓浓泡沫,其中大部分却是直涌入我体内,冰凉的感觉,令我精神一振,更察觉到这之中所蕴含的强大能量。

未及细想,红光已经开始消退,这里始终是精神世界,不是真实,所以黑暗魔神的显像不会出现在此,我也无从得知淫神祭的成功度,不过,我发现自己的狼人身躯迅速变化,由巨大躯体变回正常尺码,回复人身,化为原形。

人狼,是李华梅的心魔所化,心魔既除,显现的自然就是真实相貌,回归本相,不再是狰狞妖躯了,换言之……

我抬起头,迎上一双满盈着泪光的眸子……

「……我一直……相信你会来……我终于等到你了……」

我的画眉,终于回来了!

虽然……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