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二
第八章
前仆后继
乾坤一箭

以实质战力而言,就算众人合力,也不足以和狂暴化的李华梅硬碰硬,之所以能暂时压制住李华梅,除了因为众人配合无间,外头还有大魔导士全力辅助,最主要的理由,还是因为那一把斩龙刃,这把神兵锋锐无匹,更有破龙属性,先天上克制李华梅,这才压得她落在下风。

尽管如此,所有人心里也清楚,这不过是暂时得势,李华梅并没有受什么实质伤害,她的第九级力量正在积蓄,我方不可能长时间维持这样的快节奏猛攻,当李华梅逮着机会,她积蓄已久的第九级力量,便会全力轰在我们露出的破绽上,届时便要分生死了。

这点所有人都知道,所以才急着在那一刻到来之前,尽量减损李华梅的战力,偏偏十数回合下来,连一点像样的成绩也没有,任谁都是心叫不妙,若非如此,心禅大师也不会跳下来参战。

有了心禅大师的协助,本来是一大助力,但一直险险闪避斩龙刃的李华梅,忽然表情一呆,动作停了一下,这一下停顿,让她破绽大露,旁人也许叫好,我却连叫糟糕,因为李华梅这反应,加上她身边一下微弱的魔力反应,肯定是有人在对她下指令,而指令内容当然只会是我担心的那件事。

印证我的猜想,李华梅面对斩龙刃的封喉刺戳,竟是一动也不动,虽然凤凰天女刺击的速度很快,但以李华梅的武功,就算避不开,也绝不会什么反应都来不及做,这一下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站着挨刀。

李华梅之所以难对付,不光是因为她武功太高,而是因为她同时身兼「强敌」和「人质」这两种身分,之前大家战得日月无光,拼尽全力才能在她手下支撑,没人有余裕去想这问题,但当她动也不动,一副引颈就戮的模样,这问题立刻浮现出来。

……一个不会动的强敌,该趁机下手杀掉?还是不该杀?

这是一个伪命题,至少对凤凰天女而言,这问题没有半点意义,因为她根本连想都不想,直接就将斩龙刃贯插向李华梅咽喉,打从一开始,她就对李华梅全无好感,想直接把人干掉了事,逮着机会便狠下杀手,这是可以想像的事。

问题是,此举大出所有人意料,鬼魅夕、方青书的反应最快,哪怕脑里还没想清楚,他们也不可能眼睁睁看李华梅死在面前,不约而同地出手拦截,一转本来攻向李华梅的兵器,试图挡下凤凰天女的斩龙刃。

转眼间,战局就变成同室操戈的恶劣情况,前后变化之快,让人完全跟不上。鬼魅夕、方青书都不是笨蛋,这么做的风险,他们当然清楚,但就算知道后果,他们也没得选择,要是真让李华梅的人头这么掉下来,这场仗不用打下去就直接输掉了,因此,他们只能这样出手,至于下一秒会怎样,就只能留到下一秒再去面对了。

结果,最无奈的情形发生,三人的兵器并未交击,在千钧一发之际各自紧急回避,但剑气破空声却如骤雨急响,疯狂撕裂着空间,刹那间,四人的身影被剑雨给完全吞没,千百剑气化成的密雨,把他们的身影切割碎裂,砍成无数碎块。

事实上,在破绽大露的情形下,被第九级武者从旁全力一击,粉身碎骨是理所必然的下场,这四个人之所以能险之又险地保住一命,主要的理由有几个。

首先,感谢上天,李华梅手中的兵器,只是利器,不是无坚不摧的斩龙刃,否则无论众人怎样挣扎,都只有肉泥这个收场。

再者,是凤凰天女发动了后着,不光是兽魔,还有她一直暗扣在另只手里的圣者之杖,释放出一道厚实的圣光之壁,配合着顶点虚神的极度硬化,挡住了大量的剑气雨,心禅大师这生力军又在此时赶到,及时挡下破圣光壁射入的剑雨。

第三,李华梅没有灵魂,却不是没有心机,在占尽上风的情势下,她明显有了取舍,放弃了方青书、羽霓这些较弱的目标,主攻凤凰天女、心禅大师,利用这两人救援同伴的机会,死死狠打,结果三个年轻小辈伤得不重,两名主将却是伤重,一个小腹被划开,一个当胸被刺穿,险些就贯心而过。

鲜血飞溅,被剑气当胸刺穿的是凤凰天女,中剑刹那,她表现出兽族女王的剽悍,无视痛楚,也不顾伤势可能恶化到足以致命的程度,硬是往前进了一步,斩龙刃反插向李华梅小腹,如果这一下插实,以斩龙刃的锋利,绝对可以轻易上挑,将李华梅从中剖成两半,成为同归于尽的局面。

李华梅不敢硬受斩龙刃,飞身后退,在避过这一插的同时,她重掌拍向仍插在凤凰天女胸中的剑柄,想致其死命,危急之时,心禅大师挺身而出,也不管自己小腹仍在大量喷血,肝肠隐约可见,起手就是一掌,与李华梅的重掌强猛对击,而他的另一掌却拍向凤凰天女,掌上一股奇妙的柔劲,带得凤凰天女胸口的利剑倒喷飞出,伤口却给封住,连一滴血也没溅出来。

迥异的两道掌劲,一刚一柔,劲道分明,却又阴阳浑成,蕴含着武学极旨,玄奇奥妙,令人赞叹,心禅大师委实深藏不露,一身武学造诣,更在其所享盛名之上,而他所击出的这一掌,与李华梅硬碰之后,迸发出柔和却又耀眼的雪亮佛光,恍若燃烧起来的太阳,纯阳至正,赫然便是如来神掌的集中发劲。

慈航静殿的掌门神功,委实惊人,明明实力弱了一成,居然还能硬生生震退李华梅。光只是把人震退数步,估计没什么效果,更无法造成实质伤害,李华梅立刻就能重组攻势,把两名重伤的强敌干掉,所以,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活命关键,就在此时出现。

咻!

破空声响起,冷电般的一箭,直射向李华梅,这一箭尽管有着黑色木质的外形,其实却非实体,有形无质,却具实质杀伤力,李华梅最初精神全放在两名强敌身上,没把这一箭当回事,只想以护身真气硬挡,哪知道这支气箭竟然半途折射,自行空中转弯,射向李华梅的太阳穴。

如果一开始箭就射向太阳穴,李华梅自然有许多方法挡掉,便是随手一击,都能把这气箭摧毁,但当她全副精神都放在两名强敌身上,又刚被心禅大师一掌迫退,正处于尚未能回气的低谷,这突来一记弯折气箭,射向额角要害,这就让她没法简单接下了。

此时,不管是要闪,或是要出手拆解,都已经太迟,李华梅的选择唯有硬挡,紧急凝聚全身功力于头部,凭护身硬功去挡这一箭。在场众人武功最高的也不过八级,便是数人联手而发,于理也无法突破她护身真气的防御……本来应该是的,然而,这支几乎令我、天河雪琼透支而发的一箭,严格来说,虽是第八级,却不能看成是武者所发的气箭,而是两名第八级的术者。

术者的箭,比什么毒箭都厉害,是只能闪,不能接的,李华梅试图硬接这一箭,后果很严重。

气箭射中额角,与李华梅的护身真气一撞,登时爆碎,正如所有人想像的那样,这弱小的一箭无法突破第九级力量,然而,箭气爆碎,形体无存,蕴藏在气箭中的两重不同力量,却瞬间侵入,这两重力量并非真气,不是打击力,李华梅的护身真气防之不住,却也不是单纯的魔法力量,不管是魔武合一的护身气罩,还是龙族的抗魔体质,能起的效果都很有限。

首一重破敌之力,便是我和心梦的精神力,双灵共体的强大精神力,已经到了古今无双的地步,一记精心泡制的精神冲击,放在气箭之中射出,被这一下打中头部,可不只是头晕眼花、神经错乱那么简单。

普通武者被打中,整个魂魄受到剧烈震荡,外表无伤,却立刻魂飞魄散,或是变成一个没有思考能力的活死人,或是直接气绝身亡,这是精神攻击的最高境界。不过,此刻的李华梅也是特殊状态,精神攻击本会让目标神智错乱,可她的神智却早就一团乱,主要思考都是透过脑内的机械在进行,足以把常人打成白痴的精神攻击,在她身上,不过是强烈晕眩、天旋地转而已。

精神攻击无法破坏机械,至于对个人灵魂的伤害,李华梅的魂魄本就非常衰弱,却被那道强力符印镇住,这才没有崩解分裂,精神攻击打了上去,碎裂的东西裂得更厉害,可维持魂魄不散的符印无损,令这攻击没有明显效果。

表面上看来,就只是这样而已,但我感觉得到,也许太过虚幻的精神攻击,无法损及李华梅脑内的机械,可是对于那道锁魂符印,绝不是没有伤害,符印受损程度我不清楚,然而,这已证明那道符印是可以被攻击的……

头晕目眩,李华梅踉跄后跌,连退数步,更险些一下跌倒在地,实质伤害也许不大,我的基本目的却已达到,更解了众人的致命危机。

「阿雪,连珠箭,给我放!」

得到我的命令,天河雪琼几乎是拼尽了魔法力在放箭,刹那间,箭雨如同飞蝗,和早先李华梅强势反扑的剑浪有得拼,成千道黑暗属性的魔法箭矢,狂袭向敌人。

就算被强烈的头痛、晕眩侵袭,李华梅仍不是好欺负的,她鼓起力量,挥出剑气,纯能量的对拼,要把这些魔法箭矢全都挡下。

很遗憾,这一次,李华梅再次失算,如蝗箭雨狂洒而至,穿越她剑气的防守,直击在她身上。这种事情,不只是李华梅,恐怕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想像,数以千计的魔法箭矢,这么大的数量,之中偶有几支穿越过剑气间隙,这是有可能的,但要说全都穿过去,无论如何都无法解释,哪怕是用上瞬间移动的技术都不行。

问题是,发魔法箭矢的是天河雪琼,但在背后操控、瞄准的,却是我和心梦,打从刚刚那道精神冲击命中之后,我们与李华梅之间,便有了一道无形的精神连系,这道连系可以用来做很多事,想要藉此来操控李华梅,那是远远不够,然而,倾我与心梦之能,却可以做到「必中」。

道理非常玄奥,很难解释,效果倒是一看就明白,受我和心梦指引所发出的攻击,会自动避开李华梅的防御,无论她的气机怎样变化,哪怕招式的间隙只出现千分之一秒,也能够追踪得到,侵入她的防御网,绝对命中在她身上。

「呜!」

闷哼声中,李华梅被大量箭雨击中,她第九级的护身真气仍强,箭雨虽多,打在她身上,多数都被护身真气震溃,没能伤得了人,可是如此大的数量,持续射在身上,累积多了,就算不伤也会痛,李华梅踉跄后跌,自现身以来,从没有这样狼狈。

刚刚这一轮连射,大大消耗天河雪琼的魔力,令她需要短暂回气,我没有等她回气完毕,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

「时机要紧,还能够动的,全部和我一起上!」

如果有得选择,我应该像早先一样,让旁人担任战斗主力,绊住李华梅,而我持续指引天河雪琼放冷箭,只要能拉长战斗时间,一定可以大幅削弱李华梅的力量,无奈,一轮激战后,凤凰天女、心禅大师各负重伤,已经不可能再为我牵制李华梅,我唯有亲自上阵了。

心禅大师的那一掌,肯定伤到了李华梅,而且还是持续加深的伤害,但他自身伤势亦是极重,对掌时击来的第九级力量,几乎震断了他半边身体的七成经络,再加上小腹上的那个大洞,没当场毙命已经是走运了,很显然,大和尚是抱着牺牲自我,保全同志的觉悟在战斗。

凤凰天女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李华梅将她一剑透胸,虽没有刺穿心脏,但剑上真气何等厉害,刺入胸口,震裂骨肉,终究还是伤到了心脉。论伤势,凤凰天女与心禅大师都是重伤,还是致命重伤,不过两人都不是普通人物,受了这样的重伤,不但有保命之法,还开始迅速镇压伤势。

心禅大师身为慈航静殿掌门人,自有一堆在短时间内催愈伤势,回复战力的奇功绝技,这本就是僧侣的强项,而凤凰天女虽非僧侣,却有光系至高魔法器圣者之杖在手,一样可以发动光系魔法,此刻,两个人都是盘膝坐在地上,身上被一层柔和的圣光笼罩,伤口处血肉蠕动,以超越常人多倍的速度,进行肉体的生长。

为了替他们护法,与我分开的天河雪琼,赶紧来到他们身边,放了几个防护型结界,寸步不敢离他们,生怕有意外,而剩下来的三个人,听到了我的呼喝,全然不顾自身伤势,立刻便冲了上来,与我联手攻击。

早先在战斗过程中,李华梅全力闪躲斩龙刃,偶然反击个几下,也是针对凤凰天女,没把几个小鱼小虾的后生晚辈放眼里,尽管如此,光是她出手的余劲,就足以对羽霓、方青书造成伤害,至于最后那一阵剑雨逆袭,要不是因为李华梅的目标放在两名强敌身上,用来对付晚辈们的力量连一成也不到,早在十秒内就把他们迅速了帐了。

羽霓的伤害状况还好,她身外化身的技能,帮了大忙,在剑浪及身之前,化身而出的羽虹,替她挡下了那一波攻击,被剑浪砍得支离破碎,却护住了姊姊的性命,虽然……我总觉得,那一瞬间,好像是羽虹自己主动跳出去,羽霓还想出手拉住妹妹,只是没来得及,就这么让羽虹挡在身前,被汹涌剑浪砍碎。

因为羽虹的护援,羽霓得以未受重伤,身上伤害大多未及筋骨,不过亲眼看到妹妹被碎尸万段,尽管那只是由她个人意念幻化出的假体,却还是对她本人造成极大打击。不幸中的大幸是……羽霓受打击的反应,不是一蹶不振,而是激发出更强的战意,像要报杀妹大仇一样,飞身冲向强敌。

方青书的情况最为惨重,这位大少爷虽是不可否认的天之骄子,资质好、身边资源多,修练进境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是开着赛车在飞跑,无奈人比人就是会会气死人,他苦练而成的力量,被天河雪琼、鬼魅夕、羽霓这种奇遇派给打败,明明是当前大地上新生代的领袖人物,可是比起实力,三女之中,他只比羽霓稍强,而且因为没有化体可以挡招,伤势严重。

李华梅对方青书还是手下留情的,这不是为了什么旧情、人情,只是要以他为饵,让心禅大师露出破绽,趁隙袭击而已,事实上,心禅大师小腹上那道肝肠外露的大伤口,就是他为了抢救弟子所付出的代价。

方青书可是个厚道人,见师父为了自己而被伤成这样,登时红了眼,他自己受的伤也不轻,剑浪在他身上留下多道深刻伤痕,失血不少,更将他右臂斩断,失去了一名剑客最强的武器,但方大公子心理素质极佳,没有因为这样就呼天抢地,不慌不忙,左手连点了几处穴位止血镇痛,给自己施了两个治疗咒文,处理伤口,更立刻将断臂冰封,这样一来,如若此战不死,他仍有望找名医接回手臂,不用和索蓝西亚的伦斐尔当难兄难弟。

虽受重伤,却能心神不乱,这就是素质,而后,方青书确认了师父的状况,便跟随我的号召,一起围攻李华梅。

至于鬼魅夕,她的情况最为奇怪,我看得出,李华梅之前与众人混战时,对她一直心存忌惮,几乎没有朝她招呼过一剑,即使后来剑浪汹涌,滔天盖日,密集的程度足以把鬼魅夕刺穿成蜂窝,可是大浪过后,她身上却看不到什么伤。

鬼魅夕曾在我面前表演过断肢重生的本事,那时她还只是平凡血肉之躯、第六级力量,已经能做到这效果,如今血脉封印已解,又突破至第八级力量,这异能只会更强,剑浪袭来时,她没有试图抵御,身上散发袅袅黑气,整个身体变成一种介乎血肉与气体之间,类似稀泥一样的存在。

强猛剑气能切柔断刚,可碰上这种介乎刚柔之间,虚渺不实的东西,效果就很有限了,无数剑气将鬼魅夕打得有如蜂窝一样,但剑气浪潮一过,由稀泥似的物质回复实体,船过水无痕,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这种技法听来神奇,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除了鬼魅夕的特殊体质,另一个容易被人忽略的地方,就是高手的剑气贯体,绝对不是单纯打穿出去就算了,哪怕是化身为元素,虚渺不实,剑气贯体的瞬间,仍会有相当能量留存体内,持续造成破坏,要不然马上受伤马上治愈,也不用练什么盖世武功,只要会治疗咒文就天下无敌了。

普通人想用这技巧,哪怕在剑气贯体时,能够平安无事,可是当形态复原,回归本相,残留体内的剑气一次爆发,不死也是重残,鬼魅夕可以自由运使,主要还是凭藉着她的第八级力量,虽不足以让她与李华梅放手对战,不过要化去残余剑气,已经足够了。

因此,一轮激烈比拼下来,她成了所有人当中,伤势最轻的一个,至少表面上是如此,黑龙王一脉,果有通天彻地之能。如果硬要找点东西来挑剔,那就是这条小黑龙终究修为尚浅,剑浪透体,虽然不伤肉身,身上衣服却不免千疮百孔,春光外泄,她大步往前冲,小皮球似的雪白豪乳猛摇,多肉的小翘臀左摆右扭,两腿开阖之间,更是无比诱人,我都开始担心,要是她动作过大,姿态过于惹火撩人,让后头的心禅大师、凤凰天女双双走火入魔,那就糟糕得很了。

总之,在两大强手主将一起缺席的情况下,我们四人联合在一起,围战李华梅。

这一回合,我们都有了准备,鬼魅夕、羽霓都拿了创世圣器在手,希望号角、烽火乾坤圈,两大圣器攻向李华梅,这时我多少有些遗憾,刚才忙中有错,否则让方青书拿了圣者之杖或斩龙刃上阵,怎么都会比现在强得多。

面对我们多人围攻,尚未从强烈晕眩中回复的李华梅,冷哼一声,鼓起力量,仿佛要斩裂空间的一记豪剑,直挥过来,我在众人之中冲得最前头,正是首当其冲,眼见这一剑难挡,便趁着剑气将发未发之际,一道精神冲击直发出去,强攻李华梅没法关闭的那道心灵裂缝。

「唔。」

李华梅抱着脑袋,痛哼一声,这一剑不单单大失准头,威力更何止减半,被我全力一挡,羽霓、鬼魅夕一封,已无法对我们造成太大威胁。

『哥,当心,这个战术有效,但下一次就要出人命了。』

负责做各种计算、预估的心梦,对我发出警告,当然我也心里有数。精神冲击的干扰虽能奏效,却必须在十五步内,我集中精神,全力发出,发完精神冲击之后,我有数秒的气力不继,真气提不上来,刚刚接挡剑气时,险些双臂一起被砍飞,如果再来一次,李华梅至多只是头痛,我肯定连脑袋都不保。

越级挑战,就是如此麻烦的一件事,谢天谢地,我身边仍有其他战友支持,只是一个眼神,鬼魅夕已然会意,招呼羽霓一起越过我,冲在最前头,掩护后头发精神冲击的我,充当我的冲锋箭头。

「羽虹」被粉碎后,羽霓似乎一时无法再次凝成化体,少了妹妹的奥援,羽霓的战力似乎大打折扣,这点可不是拿件创世圣器就能弥补的,我多少有些担心,哪知道鬼魅夕拿起希望号角,凑近嘴边一吹,至音无声,只有一股强大的灵波,瞬间传遍四周。

先前在飞空艇上,鬼魅夕拿着希望号角狂挥乱砸,虽然是当武器使,却只能算是创世圣器的搞笑用法,此刻她真正吹起号角,强大灵波伴随号角声释放,攻击李华梅的双耳,令李华梅痛楚皱眉,却也影响到另一侧的羽霓、方青书,以第八级力量吹出的号角巨音,震得两人口鼻溢血。

我一看情形不妙,希望号角的至音不分敌我,要是再给这么吹几下,别说友军要倒光,怕是连后头疗伤中的两大主将都要遭殃,我心头紧张,正想出声拦阻鬼魅夕,这个吹东西吹上瘾的丫头,居然又吹起了第二声。

这一下,所有人原本心惊肉跳,哪知道一声号角吹出,和第一声起了完全不同的作用,我们先是精神一振,仿佛受了什么激励,紧跟着,周围飞沙走石,气流激荡,半空中出现了一些死灵,那都是不幸丧命在李华梅手下的慈航僧侣,阴魂未散,被希望号角给召唤出来。

号角召唤死灵,并没有多大意义,但死灵应召而来,被号角音波扫过,陡然大放光明,笼罩在一片白亮圣芒之中,成了等级极高的圣灵。当初在索蓝西亚,伦斐尔以希望号角拼末日战龙时,曾召唤出其幻化为圣灵的祖灵,那些是本就修成圣灵的历代精灵王,我怎么也想不到,希望号角居然有如此神力,能将寻常亡魂度化为圣灵……虽然只是短短几十秒,而且后果是从此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圣灵迅速进入方青书、羽霓体内,他们两人都有慈航静殿武学功底,易于感应,而圣灵入体之后,他们两人赫然气力大增,能与李华梅的剑气短暂硬碰,如此一来,我们五人混战在一起,打得天地变色,日月无光。

要越级挑战,是非常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任务,我构想过许多次,要怎么打赢一名等级高过我的绝世强者,得到的结论就是,趁人状态差的时候下手。哪怕武功再高,如果头疼肚痛,心烦意乱,抱病上场,第八级未必能拼得过第七级,这道理即使用在李华梅身上也是一样。

况且,我和天河雪琼发的那一记冷箭,内中所蕴含的并不光是精神力,里头埋藏得更深的第二重力量,如今正在起作用。

双方混战十多回合后,透过心梦的提醒,我注意到李华梅大腿内侧上的水渍,白嫩嫩的大腿上,正有晶莹的液体闪闪发光,那不是汗水,而是女性动情的淫液。

冷箭中蕴藏的第二重力量,淫术魔法之力,已经发挥作用了……

请续看《阿里布达年代祭》53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