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二
第七章
九级无极
还情一击

在这个通货膨胀的年代,菜价涨、房价涨、油价也涨,如此潮流之下,个人修为集体来个硬通货,也就不足为奇了,功夫大家都有在练,总不会只许我们有突破,敌人就停滞不前吧?

自五百年前的战国时代后,这几百年来,大地上的最强者,至多也不过练至第八级境界,是否有人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个很不好说,因为人家光是使用第八级力量,就足以纵横当代了,直至近代,源堂·法雷尔、黑龙王,虽然都被认为有超越第八级的力量,但始终也没谁亲眼见过,算起来……如果把显灵重生的前人略过,心剑神尼倒是第一个公开出手,被证实拥有第九级力量的人。

越是高阶的力量,阶层之间的力量差就拉得越大,所以心剑神尼的舍利子,同时帮了天河雪琼、鬼魅夕、羽霓三人,甚至还大有余力加上第四个。如此强绝的力量,当然不会只是某一方的专利,在我方取得成绩之后,李华梅也取得突破,拥有了第九级的骇人力量。

想要攀上传说中的第九级境界,听起来是千难万难,但稍微想想,李华梅的资质不弱于心剑神尼,努力程度恐怕更有过之,心剑神尼濒死之际,取得突破,一举跃上第九级境界,李华梅在生死边缘徘徊多次,自然更有资格取得同样的领悟与突破,再加上黑龙王强行灌入大量死气,辅助冲级,李华梅若练不上去,就未免太令人失望了。

明白黑龙王的计画之后,我心里猛叫糟糕,知道吸纳九龙死气入体,又连续承受死亡经历的李华梅,很有可能就此冲上第九级,黑龙王的应敌策略,根本就是一个为了李华梅量身定做的冲等升级计画,取得突破是再合理不过。

话虽如此,尽管我早就料到会是这样,但当李华梅出现,一击打趴我与方青书,显露第九级力量时,我仍只能哈哈苦笑,嘲弄着自己的估算之准,以及算得越准,就越是倒楣的无奈。

李华梅的这一击,估计只是信手随发,有没有用上三成劲都不好说,但打在我们身上,就是另一回事了,翻江倒海般的一击,如果不是因为我们被紧绷气势所逼,绞紧了神经,暗自将真气走遍全身,悄然戒备,被击中时能够迅速反应,卸劲避退,光是挨这一下,可能就是致命伤了。

「唔!」

面对这怒海狂潮般的巨力,我哪敢硬接?除了用真气卸挡,同时也发动了顶点虚神,大丈夫能屈能伸,在这么强大的压力下,暂时学作橡皮抗压,也不失为一种识时务的表现,甚至为了表现够义气,我还顺道拉上了方青书,让顶点虚神的异能也作用在他身上,大家一起当橡皮球挡灾。

当橡皮球的好处,就是抗压,不过也由于弹性太好的缘故,在承受住压力的同时,我们也被远远地击飞出去,飞得比平常更远,被打飞的过程中,我不住伸手拍击方青书的后背,当然也没少对自己这样干,目的是为了卸散身上所承受的巨力,第九级力量实在太猛,如果不这么干,哪怕是化身弹性最好的橡皮,或是浑不受力的棉花,照样会给硬生生打爆。

顶点虚神,能屈能伸,这异能真是大丈夫的楷模,但对于那些挺得直直的大和尚,没法这么干的他们,运气就有够坏了。李华梅那怒涛般的一击,就算是第八级高手都没法完全卸劲,这些杂鱼自然更是不堪,气劲横扫过后,本来站满人的地面,绽放出一朵朵的血花,瞬间染红大地。

死法很明显,过强的力量一下子打入体内,超越肉体所能负荷,便炸掉了。

显而易见的死法,却隐藏着异常的讯息,以李华梅的武功,使用力量理应更具技巧,同样的力量,如果她加以压缩,以剑气的形式发出,切割毁物,将这些和尚大卸八块,不仅能将杀伤范围扩增两倍,我也没法用顶点虚神来接招,因为顶点虚神调整物质软硬的特性,只能化消打击、冲击,却对切割没有办法。

(等等,是我把顶点虚神的异能用得低级了,这兽魔的异能是形体变化,有没有什么形体变化不怕切割?比如说,一开始就若断若续,割开和不割开都没差的东西……唔,想不出来,呃!我想偏了吧,现在的重点是……李华梅的力量怎么好像失控了?)

驾驭不住本身力量,这种现象通常出现在修练太急,根基不够稳固,或是凭着连续奇遇而升级,如鬼魅夕、羽霓这样的水货身上,以李华梅的绝世修为,照说该不会……

(原来如此,想得太偏了,鬼妹和羽霓的修练,固然是拔苗助长,李华梅的突破又如何不是?她被强行提升到这个层次,已属于短时间内过度拔升,心剑是一升就死,她既然未死,当然就会驾驭不住力量。)

正因为这力量没有得到妥善发挥,我和方青书在百余米外摔落地时,不仅没有受伤,落地后滚了一下,马上就站了起来,身上除了些汙泥,倒是没有什么内外伤,而回想起刚刚像被海啸打个正着的感觉,都是心有余悸。

「朋友,多谢……」

「千万别谢,是因为方仔你和我一起被打飞,方向又差不多,我才顺手拉你一把,为你化劲,绝不是专程救你,刚才我们拉拉扯扯的,如果被人认为我出柜,那就太糟糕了。」

我才刚说了几句,冰冷的杀气再度临身,这一次,冰寒彻骨的感觉更甚,整个人如入冰窖,险些连牙齿都开始打颤。

如此强烈的感觉,只因为敌人来得太快,我话都没来得及说完,人已经站在我面前了。

不用特别抬起双眼,事实上,这股压力也让我无法抬头直视,但思感扫描却自动把周围大大小小的事物,尽数在我脑中描绘出立体图像,让我不用看,也能知道李华梅此刻的模样。

金甲灿灿,红梅凄凄,不过此刻的李华梅,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就像是一具没有任何情感的杀戮机器,手执透明的长剑,整个人从上到下,就像是一块巨冰,在我身前散发着寒气。

化为实质的杀气,让我不由自主地生出恐惧、求生的欲望,不过,这些感觉我本就不陌生,相较之下,我还有点庆幸,因为李华梅这种没情感的机械模样,让我能够冷静面对,如果她不是这副面孔,而是咬牙切齿地表露愤恨,又或者哭泣垂泪……我没有把握能在那种情况下,还用平常心去面对,丝毫不动摇。

也许,这是冲上第九级所造成的效果,元灵不稳,造成情感全无……苦中作乐想一想,这样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所以,连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但我真的笑了出来。

「嗨,好久不见了,画眉妳好吗?最近过得怎么样啊?看妳气色似乎不错,应该还挺……呃!」

所以说,嘴贱没药医,我本想鬼扯个几句,看看能不能起到什么扰乱作用,顺便拖延时间,寻找敌人破绽,哪知道话才刚出口,李华梅握剑的手蓦地一颤,周围的紧绷杀气稍微松懈,我心中暗叫一声糟糕,不由自主地抬起头,就迎上一双盈满泪水的凄凉双眸。

刹时间,我脑中轰的一声,胸口像是被大铁锤狠狠敲了一记,嘴唇颤抖半天,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对局外人而言,眼前这一幕恐怕非常可笑,因为早在华尔森林中,我就见过李华梅哭泣道歉的表情,更心知肚明,哪怕是如此鲜活的表情,也仅是黑龙王操控下的结果,不值得、不应该、更绝不可以为此动摇,这些都是我一早就清楚的,再者,我有霸者之证植体护身,比什么铜墙铁壁都可靠,任何人想用精神攻击对付我,只会自食其果……

所以,在局外人眼中,我是不可能为此动摇,甚至受到打击的,问题是……

人心就是如此奇怪的一件东西,很多时候你明明知道事实,理智上晓得该怎么做,情感上就是克制不住。那一天,华尔森林的噩梦,对我已是一个不愈合的伤疤,甚至是心灵障碍,我知道自己有这块大心病,一直以来,刻意让自己在此事上表现得平静、冷漠,有时还故意拿这来开玩笑,就是为了淡化自己的情绪,用理性强行压制,哪想到实际面对考验,这些自我防卫就像纸糊的一样不管用……

在我眼前,李华梅美丽的脸庞,写满了悲怆,至少在我的记忆里,从不曾见过有哪个人、哪双眼睛,如此满载着悲伤,犹如一片心碎的湖水,随时会化为血之泪,倾泄出来……

对着这双眼睛,枉我自负机警应变,一时也浑浑噩噩,脑里一片空白,心里有个地方,告诉自己如果再不快点清醒过来,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但整具身体就像被灌了士敏土,动也动不了一下……也不想动一下,仿佛连自己也觉得,如果就这么站在这里,被这个哭泣的女人给砍了,那也是一种解脱,我欠她的太多,而这些连续的恶仗,我也早已打得太累了……

「为什么……」

我看见李华梅开口,她就站在我身前一步能及之处,但她的声音,却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听在耳里,很不真切。

「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不、不是我想这样的……我也没想过事情会变成这……」

结结巴巴,我的话说得很不流利,不全是因为紧张,很大一部分,因为这就是我的真实心声,我早就想说出口的话,只是……这些真话听起来,那么像是无谓的推托之词……

「……在你心里,我算是什么?我的位置在哪里?」

面对这句质问,我觉得满腹苦水,找不出一个适当的答案,脑里正自昏乱,一股奇异的精神波,忽然从右后方撞击而来,仿佛有人……用士敏土柱重撞我的脑袋,那种感觉……很像是之前在索蓝西亚,梦中被凤凰天女重踢胯下的痛。

单单只是这撞击,还无法让我回过神来,事实上我也不再需要,因为那道精神冲击,好像打开了我体内的某个开关,刹时间,我觉得身外的一切都模糊起来,眼耳鼻舌六感,与外界有着不到一秒的隔绝,回复过来时,不只变得清晰,连原本狂乱的情绪,都迅速平静下来。

我发现自己的情感发生了某种变化,最开始我以为自己正在失去喜怒哀乐的感觉,跟着便发现不是失去,仅是将一切情感内敛起来,封锁在心里,让自己的情绪不受外界事物影响。这种感觉虽然陌生,但我却听过类似的事,那是一种武道修行中的至高境界,将所有的感情、感觉封锁,令武者不被纷乱情绪所影响,能以至静之心,驾驭体内大能,爆发出超越本身极限的强绝之力。

心境修为,玄秘莫测,更与个人资质无关,不是天资聪颖、后天苦练就能拥有,往往讲究禅机与顿悟,我不认为自己有如此好运,偶然踏足这至高境界,必是有什么特殊缘故。

『哥!』

……是心梦吗?

『是我,哥,你清醒就好,现在开始,我会辅佐你的思感处理,与你并肩作战。』

……干得好,有了妳辅助,我就更有信心了。

沉睡在我体内的心梦,苏醒过来,与我成为一体同心的状态,更为我护持住心灵,不受外魔侵害,整个过程看似很长,却只发生在一秒之内,我脸上的呆滞表情犹未改变,却已清楚感觉到,李华梅正迅速凝劲左掌,持剑的右手也出现筋肉变化,类似情况更在她全身频现,显示她即将发难,如果我还是一秒之前的那种失神状态,这一下就要被砍成碎块。

电光石火的一秒间,我和李华梅几乎同时动手,本来我有机会比她更快,但由于我在力量方面远逊,打算采用寻隙而破的战术,就只能稍微放慢动作,找到她动作中的破绽,后发制人,因此,她的动作虽然抢先一步,却是一动便给我打断。

比较意外的一点,是李华梅最要命的那一剑,本来应该是要砍我,却在出手时变招,劈出一道剑气,击向我的右后方,也就是凤凰天女藏匿之处,她一进灾难之地就躲了起来,不知道想干什么,却因为对我的救援而暴露,不过,也多亏了有她分担,否则我可没把握接下这一击。

面对力量相差不大的敌人,只要探知对方真气的行经路线,出手阻断,让发招动作无法完成就可以了,但面对强我太多的第九级力量,纵使截断动作,汹涌真气仍如怒马奔流,足以冲得人粉身碎骨,所以哪怕我的出手无比精准,一指就截停了李华梅未出之掌,却仍仅能让奔流改向,没法断流,反震而出的汹涌大力,由我个人肉体强行硬接。

所有力量都用在阻截李华梅的攻击上,仓促间已无余力发动兽魔,当那股沉重压力及身,骨骼爆响,我立刻知道自己没可能承受得住,好在我一早便另有计画,伸指戳向李华梅臂弯同时,悄悄飞起一腿,踹人小腹。

「砰」的一声响,我飞踹出去的一脚,被李华梅抬腿挡住,真气流转之下,强劲反震随念而生,我像炮弹般被弹射出去,虽然狼狈,却是最佳结果,否则站在原地,被李华梅那一掌的反震力击实,非得重伤不可,而在被震飞的半途中,我全力发动顶点虚神,由于使用过度频繁,异能无法广及全身,单单是把受反震最重的右腿软化如棉,解去断腿碎骨之厄,重重摔砸在地上,痛是有够痛了,实质伤害却是不大。

李华梅不光是力重如山,身法更急如闪电,以她能耐,绝对可以在我摔落地之前追上我,把我乱剑斩杀,幸亏这里是大战场,旁边还有很多人,不是个人单挑的擂台,我才一被震飞出去,方青书和天河雪琼就双双攻至,挡在李华梅的面前。

该说慈航静殿这组织真是不简单,方青书奋身抵挡李华梅,虽然不自量力,好歹也有第七级力量,但旁边那一大票秃驴,连六级的边都搆不上,居然也狂扑上去,我都不晓得他们是去打酱油还是去郊游,是不是以为这样扑上来,就人人有奖了?

「操他妈的!不相干的废柴给我全滚开!」

幸好,现场仍有能与李华梅正面拆招的人,凤凰天女一声暴叱,炸裂地面,从藏身之处飞跃起来,避过李华梅的那道剑气,更直直朝李华梅射去,手中斩龙刃化为一道寒芒,劈向李华梅。

第八级武者,或许对李华梅没有多大威胁,但一个手执斩龙刃,能够斩开世上一切有形物的武者,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纵使是李华梅,也不能无视这威胁,硬生生停步闪躲,只这么一下耽搁,鬼魅夕、羽霓都杀到了。

我们这群人里头,没有会逃跑开溜的人,想开溜的人一开始就不会来,既然来了,每个人都是做好了觉悟,李华梅的第九级力量虽强,却也没吓倒谁,如果连那些杂鱼和尚们都可以奋不顾身,其他人又怎会甘居于后?

鬼魅夕、羽霓分别攻向李华梅两侧,前者独当一面,较弱的后者选择与方青书联合阵线,夹击中间的李华梅。如果只有这三人联手,夹击的必然结果就是被秒杀,不过,多一个强手主将,整个情况便完全不同。

「臭婊子,吃我一刀!」

斩龙刃在凤凰天女手中,真个是变幻莫测,用力劈砍下来的时候,明明是龙头偃月大刀,李华梅侧身一避,凤凰天女转动大刀,迎风一晃,竟然变形成一把月牙短勾,横划向李华梅咽喉,短短六七招交手,凤凰天女就换了六件兵器,变化如意,行云流水,招招不离敌人要害,看得身旁众人目不暇给,眼都花了。

斩龙刃锋锐无匹,就算第九级强者护身真气再强,给挨着脖子拖过,多半还是会掉脑袋的,李华梅因此忙于应付,连鼓发惊人力量将敌众轰退的时间都没有,鬼魅夕三人也因此逮着机会,一轮猛攻,拖住李华梅,让她在分心之下,更难闪躲凤凰天女的攻击。

参加辅助攻击的,并不只是那三个,天河雪琼在外围也是逮着机会就猛放冷箭,先是对自己施了一个敏捷咒文,跟着连串辅助咒文,落在鬼魅夕等三人身上,增强他们的力量,提高反应速度,让他们能跟得上这场战斗的节奏,否则在绝顶武者的决斗中,次了两级的人连观战资格也没有,更别说辅助攻击了。

除了辅助,侧面攻击也是一下不少,当初我曾特训过天河雪琼,快速施放元素箭矢,诸如暗影之箭、刻蚀之箭、诅咒之箭……这类威力中等,施放速度迅捷无伦,具有高度实用性的中小型魔法,天河雪琼都花了心血去苦练,还偷偷练出一手连珠箭的本事,便在此时大派用场。

天河雪琼的两极归一之力,凝聚需时,在这种拼速度的时候用不上,这些快捷连射的魔法箭矢,虽能跟上战斗节奏,却未必能射中李华梅,即使射中,也无法造成伤害,至于附加属性,全给李华梅魔武合一的真气防壁弹开,半点效果也没有,光从表情就能看出来,天河雪琼有很深的无力感。

无声无息,我来到天河雪琼的身后,轻轻拍了她一下肩膀,她头也不回,一掌拍在我手上,放了一个回复咒文,助我调理伤势。刚刚几下交锋,我虽然被李华梅打得像狗爬,狼狈得可以,但若非我抵着李华梅的攻击,这边早已出现重大伤亡,而环顾全场,除了凤凰天女之外,就只有我一个能这么抵着李华梅,其他人恐怕连接她三招的本事都没有,天河雪琼知道这点,所以急忙助我回复战力。

「他们好像打得很顺,这样子……能行吗?」

天河雪琼问得忐忑,大半精神仍集中于眼前战局,不敢分心,只想从我这里得到点鼓励。

「不可能的。」

我斩钉截铁地回答,天河雪琼看来没怎么受打击,这答案应该早在她意料之中,越级挑战如果有那么容易成功,古往今来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拼命想升级了,只不过,她并不明白,我之所以那么说,不是因为力量差距,而是李华梅这个敌人的特殊性。

除了力量强绝,难以战胜,李华梅还有一个非常要命的地方,这才是她真正难以对付的理由,敌人不可能没注意到这点,当敌人利用这优势行动起来,哪怕李华梅一招不出,我们的战术也要崩溃……

只是在这里说「不行」、「没办法」,于事无补,必须要想个有用的策略,来解决问题,不然纵有先见之明,也不过是浪费时间而已……

……武功变强了,又有十二兽魔的辅助,能做的事情比以前多得多了,我可以怎么办?总不至于还是只能冲上去,搂着画眉玩自爆这么鸟吧?我相信一定能做点什么的,问题是……作什么呢?

『哥,我有一个主意,你要不要试试看?』

……什么主意?

『目标对象的武功太高,龙族又有很高的抗魔性,想打倒她已经很难,要生擒更是难上加难,我们的特长是心灵攻击,相信敌人也知道这点,会做出抗幻术的防御布置,但……我不认为那可以完全挡得住。』

确实!结合妳我精神力的心灵攻击,前所未有,敌人就算想得到,也未必能够挡得住,这点可以作为攻击手段,不过,以画眉的武功,我们若在十五米之外施术,未必能产生决定性效果,但若进入她身边十五米范围,恐怕我们只有一瞬的机会,一击不中,就要赔命了,还是妳打算倚靠战友来争取时间?

『只靠哥哥和我,不足以成事,倚靠大家,这是必须的。而且,精神攻击也不能只是制造幻觉,或是心灵冲击,这些无法起到根本作用,我刚才扫瞄过了,李元帅的脑部、魂魄中,有着双重禁制,正是这两道禁制控制了她。』

哦?大脑中的禁制我可以想像,哥哥有一个朋友,曾在大脑里装机械,用来提高处理速度、演算能力,这种机械也可以用来当洗脑工具,我想华更纱使用的技术就是这类,但魂魄中的禁制是什么?魔法吗?

『是的,刚才接触有限,我的扫描可能不够全面,那应该是一道锁魂、镇魄之类的迷神咒法,虽然复杂,结合我们的力量仍可以破去,只是需要时间,真正的问题在于……那道咒法似乎有附加功能,李元帅的魂魄经过多次分割、聚合后,已经非常虚弱,之所以没有崩灭,全是仗那道咒法在维持。』

……所以,只要破除那道迷神咒法,画眉立刻会魂飞魄散?听起来真像是在拆炸弹,拆完了还有特别赠礼,强迫中奖的。以黑龙王、华更纱的作风,这种双重防护是意料中事,如果没有,那反而才奇怪,反正他怎么出招,我们就怎么接吧!

『所以,我的计画是……』

心梦对我说了她的计画,听起来,是一个成功率不高,甚至近乎一厢情愿的战术,不过我没反对,因为已经比我自己的要优秀多了,假若我们只用胜算高不高来做判断,此刻也不会在这里和第九级武者死战了。

接受了心梦的想法,我一手放在天河雪琼肩上,要她暂停发箭,打起精神,配合我与心梦的指引。

「年轻人退开,让老和尚来!」

声如洪钟,满是正气的一喝,心禅大师亲身投入战场。自李华梅出手后,身为慈航静殿掌门人的他,便急忙进行调派,让僧兵们远远退开,一面扫荡剩下的残敌,一面则是开始往外避难,因为根据法米特、无头骑士的例子来看,面对第九级武者,这些素质颇高的僧兵根本就是渣,哪怕聚集了万人之众,也只有被砍的份,要是敌人擅长吸收生人血肉化为力量,他们还有可能反过来成为敌人的养料,让敌人越打越强,所以还是尽快撤走为妙。

身为长辈,必须要以身作则,心禅大师这点很够意思,对组织人员的调派一结束,他看看这边情势不妙,双掌一错,冲过来参战,豪气干云,让我几乎傻眼,觉得这位早已火气尽消的大和尚,忽然回复年轻时候的勇猛豪情,似乎有点不祥的意味,不由得担心起来。

心禅大师是老牌的第八级人物,有足够资格和凤凰天女并肩作战,他这么一参战,整个情势自然又不同,问题是……还没等他加入战围,一个我最担心的变化便发生了。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