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二
第六章
奋斗最忌
通货膨胀

方圆数十里,整个灾难之地中的气场变化,全都在我的监控下,任何一丝细微变化,都瞒不过我的感知,这是我与心梦结合后的惊人能力。

之前我对那些暗黑魔龙的死亡气息存疑,但事后战场上的线索太少,我短时间内整理不出什么可靠讯息来,这次火系魔龙的死亡,从头到尾都被我严密监视着,那头可怜的大东西一死,浓烈的死气受到某种力量牵引,瞬息间消失不见。

「咦?」

身为一名优秀术者,天河雪琼终于查觉有异,「刚刚那一瞬间,魔龙消失前,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抽出,看不太清楚……不,肉眼看不见,是纯魔法的具象化。」

这番话没头没脑,如果不是同行,还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死气这种东西,效果可大可小,普通时候这不过就是生物死亡,最后一口呼出的气息,没啥特别,也没什么作用,但如果事先经过特殊处理,又有专门的术者守候在旁,就能利用这股濒死气息,一口气将死者的毕生精元抽取出来,化纳为用。

八头龙魄魂兽,分灵成形的时候,都吸取了大量的自然能量,如果这些能量透过死气,被什么东西给吸收了,这可不得了,莫非这才是敌人的真实计画?打从一开始,这八头龙魄魂兽就不是用来战斗阻敌,而是特别被制造出来的补品?

(不好!这下要命了,如果龙魄魂兽是补品,吃补品的不是李华梅,就是暗黑召唤兽,我是要怎么去打这么猛的东西?)

突如其来的发现,让我暗自吃惊,但也就在我发愣的时候,那群只顾着勇往直前的贼秃,把剩下那三头龙魄魂兽打得落花流水,几乎就是虐畜的程度。

在生物链中,龙是攻击力、防御力均强到变态的生物,如果想要和龙交手,就必须预好各种装备,用种种手法,削弱龙的防御力,摧毁其坚固的皮甲,这才能够一击制其死命,哪怕是在神话故事中,屠龙英雄们也都是和龙大战三天三夜,这才屠龙成功,极少看见随手一刀就把龙给劈了的例子。

慈航众僧现在所做的事,正是如此,几头龙魄魂兽被他们用各种手段削减了力量,照这样看,大概再过个十分钟,就可以补最后一击了。

(还好,还来得及,先让他们暂缓动手,从长计议吧!)

我不敢迟疑,飞身跃起,人在半空,便以狮子大吼长啸出声,「大家住手!我有话说!」

这一声长啸灌满真气,穿云破日,足可声闻全场,让所有人听见住手,这是我的想法,哪知道我才一发声,战场上陡然一下霹雳大作,震耳欲聋的巨大声响,伴随着夺目强光,瞬息间笼罩大半个战场,更将我的声音完全掩下。

我一度以为是敌袭,却发现这一声巨响是来自我方,堂堂慈航静殿的掌门人,终于在最后战役中,拿出了他的应有实力,我没看到他怎么运劲发气,唯一见到的,就是他整个人笼罩在一片强光中,黄金气芒冲天而起,足足二十余米高,化为一尊慈眉善目的拈指佛像,黄金圣气如浪涌动,群邪辟易,鬼神惊走。

慈航静殿掌门神功·如来神掌!

这套慈航静殿掌门神功,连心剑神尼、心灯居士这等高人也不会,据说只传掌门人和通过考核、曾为慈航静殿立下大功之人,我过去曾有幸见过,和那时相比,我只能说,心禅大师在这门神功上,有了自己的心得,加以演绎后,令神掌有了全新变化,此刻他所幻化出来的这尊大佛,慈和中却有一股肃杀之气,周围能量更随着大佛的拈指动作而汇聚,短短两三秒的时间,能量逼运至巅峰,大佛化指为掌,一掌平平推出,刹时间的强芒,光耀天地。

老实说,这一幕……不像是武功,远远看去,倒像是某种超强力的光学兵器,类似什么「超·光速炮·改」之类的禁忌光学武器,那一掌打出去,一道光柱如同天怒,将那头已弱的龙魄魂兽打了个洞穿,创口处还有残余力量不住往外扩散,直至将整个身体瓦解,分崩离析为止。

战场情势,瞬息万变,为了伏魔阵、净世咒而大伤元气的心禅大师,出这一掌倒不是为了抢锋头或是手痒,而是因为方青书率队进攻,攻得太急,被双龙一下全力反扑,竟尔遇险,心禅大师见状,急忙出手救援弟子,这才不顾一切,轰出神掌。

堂堂慈航静殿掌门人,武功自然高绝,但这位大和尚为人低调,性情温和,别说看他全力出战,光是要看他与人动武都不容易,这一次先是摆阵持咒,又看他发掌救援弟子,这一掌之威,惊天动地,一掌便将龙魄魂兽杀灭,不在当世任何第八级高手之下,显示了在武学上的精深修为,不愧为一方之雄,然而,这威力无俦的一掌,却是轰在最不恰当的时机点上。

肉眼无法见到,可是在我的刻意监控下,灵觉清楚地捕捉到,龙魄魂兽消亡的瞬间,有某种东西,近似一条巨大的锁链,自龙魄魂兽崩溃的躯体内扯出,于电光石火间飞入后方的擎天邪臂内。这也是最合理的安排,因为李华梅就坐在邪臂顶端的白骨王座上,魔龙体内的魂魄源出于她,当魂兽消亡,受损的魂魄会直接回归于她,连带抽取死气,最是事半功倍。

心禅大师一掌杀龙,虽然是消灭了敌人,却也帮助了敌人,我早就疑心黑龙王龟缩不出,是有其他目的,现在看来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先制造出一批不弱的妖怪兵团,与我们死拼,削减我们的战力,顺道吸收双方……尤其是那八头龙魄魂兽的死气,然后……

一声「不好」还没来得及叫出口,又一声巨响,来自战场上的另一侧,鬼魅夕和羽霓这两个暴力女人,不晓得是否联手联上了瘾,趁着心禅大师一击毙龙的当口,再次联手抢怪,合力一击,将飞在半空中的那头风系魔龙也给砍杀,这一瞬间,我真是欲哭无泪,早知道如此,之前就不该只助这两个傻妞提升力量,比起什么力量,智商才是最根本的问题……

(妈的!这两个骚货,平时也不见她们那么爱联手,要她们一起来舔屌,都推三阻四,怎么上了战场就那么爱联手?死气转移虽然不易察觉,可也不是完全感受不到,这两个白痴都没感觉吗?老天,我居然带着一群蠢货上战场……)

又一次大量的死气转移,在那头风系魔龙消失中的残躯里发生,如此一来,九头龙魄魂兽就只剩下一头,方青书率领慈航僧兵团一下包围住,步步进逼,鬼魅夕和羽霓更分从两方夹击,完全就是一副人多欺人少,大石砸死蟹的架势,那头魔龙原本形态凶恶,一副随时择人而噬的样子,现在却眼露惧意,活像一头倍受欺凌的小动物,真是令人发噱。

「给我住手!」

我自天上飞身而降,落在那头魔龙的身前,拦住了要发动攻击的所有人,形像看起来侠义正面,就连那头魔龙都对着我眼泛泪光,活像看到了救星……真是够了,我苦练武功,提升实力,可不是为了在这种时候,救这种东西的……

看到我忽然现身救龙,群众之中的聪明人已经停手,却仍有一些脑子不清不楚的,看到我挺身救魔龙,居然指着我大骂起来。

「你为什么敌我不分?」

「临阵倒戈,你必是黑龙会的奸细!」

「给我住口!」

一声大喝,我没有让这些人再啰唆下去,直接一道精神波放射四面,凡是对着我比手画脚的,全都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哀嚎。

「你们这群没脑子的废柴,以为这样子打就赢了吗?根本完全落入敌人的算计了,我告诉你们,你们都没发现……」

话说到这里,又被一声巨响打断,这次却不是如来神掌了,而是莫名其妙的一道旱天惊雷,破空而下,命中我身后的魔龙,将这头可怜的畜生活活劈死。普通情形下,打雷是不可能打死魔龙的,不过,如果这道惊雷之中蕴含着什么别的力量,又或是触动了魔龙本身的自灭密码,那就另当别论了。

一下旱雷,活生生劈死了龙,令我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为了不浪费机会,我抖手打出一片精神波,让肉眼难见的东西具体显形,只见一道巨大的黑色锁链,从逐渐消散的魔龙残躯中抽取出来,迅速被收扯回擎天魔臂之内,连同上头所蕴含的大量死气、精元,全都被魔臂所吸收,跟着源源不断传往上方的李华梅。

九龙精元归一,经历这个放出、回收的程序,李华梅所获的好处,绝不仅是喝了一碗大补汤而已,当天空中惊雷怒响,邪异紫电乱闪,我才发现自己的另一项失算。

八岐黄金龙的特性,就是每逢生死险关,力量就会疯狂增长,李华梅的这项特殊体质,与九死邪功配合,让她在最短时间内冲上第八级,我一直以为这是最完美的搭配,但黑龙会经过残酷实验后,开发出更进一步的增长捷径。

经历生死险难之后的力量增长,固然是因为生命面临极度危机,基于求生欲望,激发出了超越平时的潜能,但另一方面,也可能与吸收了死气有关。黑龙王将九龙元灵分割,化身出战,我们每击杀一头魔龙,大量死气就为李华梅所吸收,而九龙被诛,等若是经历九次生死磨难,虽不比亲身经历的刺激效果强,可是九次连环下来,成效也是非常惊人,至少,我光想起就觉得头皮发麻。

这时,所有人也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擎天魔臂在紫电狂轰之下,血肉蠕动,发出浓烈的腥味,像是一尊来自地狱的魔神,望之令人生畏,而那些不住狂轰的雷电,更增添了邪异的威势。

天象异变,只能唬得住一般人,可吓不倒真正的高手,但此刻就连我们都感到阵阵心怯,令我们为之心里发寒的,倒不是什么雷霆闪电,而是擎天魔臂的顶端,白骨王座之上,浓烈杀气如海潮般直涌下来,还一浪更强过一浪,显然李华梅吸纳这些能量的蜕变过程,已经到了最关键的尾声。

换成是别的情形,现在我们该做的,就是立刻向李华梅动手,造成她走火入魔,解除我们的危机,但现在却是不行,倒不是因为投鼠忌器,而是敌人设了一个太好的地利,那条擎天巨臂太高,无论是我们怎么冲上去,或是有翅膀的羽族怎么飞上去,都要花一定时间,届时恐怕李华梅已圆功,冒险上冲于事无补。

再者,这条擎天魔臂委实太高,被紫电乱闪狂击,遮挡视线后,我们根本看不见上头是什么情形,如果我们就这么冲上去,在抵达那个高度的瞬间,一定会成为靶子,被李华梅打成稀烂,况且,以黑龙王的阴险,肯定会在王座周边准备什么厉害布置,我们飞身跃上,正好掉进陷阱,李华梅再趁势补上一剑,这样不死就有鬼了。

「我们可以试试看,用狂风、天降烈火之类的咒术来攻击。」方青书朝雷电密布的魔臂掌心看了一眼,「现在的情形与之前不同,她正全神吸纳死气,未必还能像抵挡净世咒时一样组成护身气罩,如果目的只在扰乱,我们不是没有机会。」

我们不好飞身上去直接攻击,方青书另谋良策,使用魔法来远程攻击,这已经算脑子动很快了,天降类的远程攻击中,最具威力的自然是雷击,他之所以略过不提,想必是因为上头紫电狂轰,如果雷电的攻击有效,李华梅和白骨王座早就粉碎,既然没效,就不必多事再用雷电攻击了。

构想很好,问题是……如果连雷电攻击都无效,我不觉得风、火的攻击会有效,与其浪费力量攻击李华梅,不如试试釜底抽薪,直接攻击我们眼前的擎天魔臂,搞不好还能有点作用。

说干就干,我将自己的想法一说,心禅大师与方青书立刻同意,指挥手下僧兵,向那条擎天魔臂发动攻击,此时,天河雪琼来到我身边,表情肃穆认真,压低声音道:「有一件事,我不晓得你有没有注意到,照现在的打法,九龙尽灭,每一次被消灭,对她的元神就是一次损伤,不管你本来打算用什么方法让她清醒过来,但经过这样的打击,灵魂等若被大卸八块,你的方法还有用吗?」

天河雪琼不愧是专业人士,一眼就看出黑龙王这布置的歹毒意图,这点我也心里有数,黑龙王分灵为九,让我们逐个消灭,除了要藉机催升李华梅的力量,另一个主因,则是让李华梅被我们连续重创,魂魄切裂至近乎粉碎,更加难以救治。

杀人都不用自己的手拿刀,总要逼着受害者执刀,一刀一刀去切裂自己所锺爱的人,切的是一刀,碎的却同时是两边,这就是黑龙王的作风,不愧是黑化得彻底的灵魂,精密的布置与设计,玩弄人性,享受着受害苦主的哭泣,这确实是当代最大魔头的手腕,只不过,相较之下,黑龙王还需要刻意布置,源堂却是什么都不用想,随便干点什么都有同样效果,可以说是信手拈来,浑然天成,胜了一筹……老天如果直接发道雷把这两个王八蛋劈了,世界就太平了……

「我知道,在很多方面上我都不是黑龙王的对手,他这人狡狯多智,又布局机深,不管我们怎么挣扎,最后好像都落入他的设计,在斗智上总是输得一塌糊涂……」

这话听来泄气,实际上也真泄气,天河雪琼听了都忍不住上前,想要为我加油打气,我却挥挥手,道:「不过,就算不是人,黑龙王好歹也是个生物,能力有其界限,否则也不会多年来对着我那变态老爸空瞪眼,半点办法也没有,这一次,我知道他有他的阴谋,但……他也不会每次都能心想事成。」

这话说得有些莫测高深,我不晓得天河雪琼是怎么理解的,但她忽然瞪大眼睛,手指着我,颤声道:「你……你一开始就打算牺牲掉李元帅了!」

「现在我真的开始觉得,我们没有希望打赢这一仗了,我身边的女人,全都是长得漂亮,脑子里头装奶油的精美蛋糕,连最基本的听懂人话都不会……」

我摇头叹气,天河雪琼见状,也晓得自己猜错,尴尬地笑了笑,不待我开口,就直奔心禅大师而去,赶着过去帮手。

很可惜,就算多了一个天河雪琼助阵,攻击擎天魔臂的计画,还是遇到问题,连着几波攻势无效后,我们终于确认,这条魔臂是某种生物体结构,还可能附有特殊法阵,因为我们所有的攻击,命中那条过百米高的魔臂后,非但没有能够造成伤害,还被全部吞噬,遭它化为己用,只见血肉臂表剧烈蠕动,大口吞掉所有攻击的能量,照这情况来看,只怕再打上几十分钟,也没法造成有效伤害。

「让开,由我来。」

我一下子冲到队伍最前头,想要来一记轰雷赤帝冲,直接轰破这些鬼东西,与心梦结合之后,我的精神力举世无双,配合着魔法使用,更形成一种超级演算能力,尤其对结界、法阵,特有显著作用,不管这条魔臂上附着什么魔法,我都有信心入侵、解码,然后将之破去,从根本上瓦解其防御。

然而,这一拳还没有轰中,我便停了下来,六感侦测所告知我的答案,让我发现情况比想像中更棘手。

「糟糕,这条他妈的鬼手,不是普通的魔法生体设施,与尸龙要塞的情况不同,这个……恐怕是活物,还有可能是高次元生命体。」

意识与魔臂接触的瞬间,以霸者之证开后门,毫不费力地便侵入进去,要命的问题却在侵入后出现,试图解码的我,发现横亘在眼前的并非魔法,至少不是单纯的结界法阵,而是异常繁复的生物密码,换句话说,吞噬我们攻击,这并非是魔法所为,而是这生物的自身异能。

复杂的生物基因密码,我也不是没看过,虽然我在这方面的研究很浅,所知有限,但越是高等智能生物,就有着越繁复的生物码,特别是魔法生物,生物码复杂到根本是一团乱麻,难拆难解,然而,再复杂的生物码,和我眼前的这东西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差得远了。

构成这条擎天魔臂的生物码,虽说复杂,也不过就是高等智能生物的形态,问题是,这东西的生物码以一个奇怪形式,在尾端交缠延伸,组成了新的序列,并且以此往下无尽延伸,和寻常的生物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山洞与一个辽阔天地的差别。

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生物码,不管是再高等的智能生物、魔法生物,也没有这样的生物码,如果以这样的情况来看,我所接触到的这堆生物码,只是冰山一角,而照这样演化下去,这个生物在进化的可能性上,近乎有着无限可能,我对此唯一的解释,就是碰上了高次元生命体。

「高次元生命体?」

我的话引起一片惊呼,稍微有点神学基础的人都知道,所谓的高次元生命体,也就是所谓的神、魔,这条擎天魔臂,是什么神、魔的部分肢体?除了最有名的「神魔降诞」长时间请神术外,确实也有些究极魔法,会搞到主神级的神魔,以肉身形式部份降临,而这些究极魔法,无一不是极难应付,杀孽极重的魔法。

一时间,在场的人脸色都很不好看,这情形我看到了,却也觉得他们似乎想偏了,这东西虽然是高次元生命体的一部分,却未必是什么神魔,我反而还生出一个古怪的念头。

(干!这该不会是黑龙王本体的一部分吧?)

一直以来,黑龙王的身分就是谜团,所指的不仅是本代,而是东海的历代黑龙王,尽管人们早就猜到,所谓的「黑泽一夫」只是一个代代相传的代号,不是同一个人,却还是没有人晓得,黑龙王究竟是什么人?从甚么地方冒出来?师承何处?如何凭空建立庞大势力?

经过我们这些人的努力、奋战,总算有了个答案,黑龙王可以确定不是人,但究竟是什么东西,也说不太准,虽然我们认定黑龙王是某种龙族,不过现今世上的各种龙族中,没有哪一种怪异成这样,威能强大,即使被废去了肉体,仍能以气态生命的形式存活,近乎永生不灭了。

马德列、鬼魅夕,这两个家伙每次开始周身萦绕黑气,我就看得通体发寒,那种强烈的非人感,委实令我难受,而且……不只是身为人类的我,就连八歧黄金龙分灵所化的魂兽,都会对那些黑气感到畏惧,这种生物的位阶还真不是一般高。

(黑龙王一族,是某种来自神界或魔界的主神级生命体?这推论很有可能,换句话说,我们等若是在向神挑战?这种事也未免太……嘿嘿,就算是真的,也没啥大不了,甚么神神魔魔的,我们早见得太多了,一个会被源堂搞到神经病的神魔,位阶再高也没啥可怕啦。)

感谢家里有个变态的老爸,因为他的磨练,现在要我去和神单挑都可以,不过,有这种胆量无视神魔的,也只有我而已,其他人如果得知这结论,会有什么反应还很难说。

不得不说,气运这东西,还真是很靠不住的,稍微一下没把握好,就会转向,我们在这里狂攻擎天魔臂,连着几下没能产生效果,时间一耽搁,气运便随之转向了,当我们因为攻击行动受挫,不知该怎么进展下一步,头顶天雷蓦地炸响,本来只集中落在魔臂顶端的紫电,居然直直朝地面劈来,一下落在地面,轰然巨响声中,把地面劈出一个好大的凹坑,焦臭弥漫,青烟冒出,天幸没有打着什么人。

只是,这一道紫电天雷过后,一股冰冷的杀意,如潮水般向四周蔓延,令人不寒而栗,这杀气有若实质,部分僧侣给这杀气一扫过,脑袋犹如遭到万针钻刺,痛得滚倒在地,大声哀嚎。

潮水般的杀气,一波连着一波,才第二波扫过,伤亡就已经出现,实体化的杀气,不只是让人有如被针刺,真的是化针在刺,那些承受不住的,没等惨嚎声完,脑袋就像西瓜般炸成粉碎了。

战场上的妖魔鬼怪,刚刚几乎被宰光了,放眼望去,全都是光头和尚,连有头发的都没几个,敌人动起手来,还真是不用担心伤及无辜……话说回来,敌人的脑里大概也没有无辜这个概念。

紫电过后,天上不再有雷电乱轰,连狂吹的风都回复平静,只是乌云未散而已,看似风平浪静,却藏着一股山雨欲来的恐怖,不光是我,有点脑子的都能查觉到这股紧绷气息,仿佛脖子给人紧紧勒住,喘不过气来。

天河雪琼、方青书都朝我这边靠来,前者也就罢了,后者却让我皱眉头,倒不是因为性别歧视,而是因为眼下危机四伏,将高手集中一处,加强守御,固然是明智之举,但从另一方面而言,这也就是放弃了守护弱者的安危,要是敌人选择先清除杂鱼,附近的慈航众僧就要仆街了。

气氛持续紧绷,无形的压迫感,伴随着周围此起彼落的惨叫,像一块重铅压在心头,方青书的声音从左侧传来。

「朋友,上头……」

「不用废话了,李华梅如果还会在上头,那才有鬼,当心左右吧,她就在这里,只是我们看不到而已。」

话声未完,一股狂涛似的恐怖力量,在我们之间出现,仿佛一排怒海浪潮,狠狠撞击在我、方青书的身上,将我们轰得离地飞起。

痛到飙泪的感觉,但我却只想大笑出来,世事果真祸不单行,这份大礼的分量……太足了!

……第九级力量!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