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布达年代祭》
弄玉 著
卷五十二
第五章
奔驰沙场
斩蛟屠龙

这个世界,曾经毁灭与重生过,自有天地至今,一生一灭,已不知交替多少次,大多数的魔法学者都相信,世上有一种终极咒文,是创世之神用来进行创世、灭世的,整套魔法超乎想像的巨大,无法诉诸语言文字,一经发动,即使是那么庞大的宇宙、世界,也在瞬息间生灭。

如此匪夷所思的变态玩意儿,当然从不曾有人真正见过,毕竟,人也在天地万物、造化生灭之内,如果这种鬼东西当真发动,所有人类灭于一瞬,哪有可能看到些什么?一切不过是学者的单纯想像而已,但今日在此,我亲眼见到了从未记载于任何史册、记录中的净世大咒,这套魔法中隐约带着一丝世界本源的味道,让我有了这样的想法。

心禅大师合掌道:「正是如此,慈航先人在一次实验意外中,开启了禁忌之门,后来穷数百年的时间,拼凑灭世咒文的碎片,完成了如来净世大咒,这套咒法不到绝境,不得妄用,每次发动,需要起码两万名十年以上修行的僧侣,奉献至少十年以上的阳寿,才能施用……」

神术、黑暗魔法中的最高阶咒法,往往都是需要折损阳寿为代价,低阶一点的还可以拿活祭品奉祀,最高阶的肯定都是折自己,想赖也赖不掉,这套净世咒虽然要折损十年以上的寿元,发动的必须人数也多,还对素质有要求,但反过来说,也正是因为把发动人数弄到如此之多,大家均摊代价,才只要这点阳寿就够,要不然,如果是用千百号人来集体牺牲,死得干净彻底,估计不用搞到上万人付出寿元那么夸张。

加大了分母的数量,固然可以减少牺牲,但即使慈航静殿业大势雄,也不是每次危急存亡之秋,都能找到两万名十年以上修为的僧侣来施咒,分母拉得太大,想用的时候用不出来,岂不是有得用也白搭?照这样想,慈航静殿肯定还有另一套精华版本的净世咒,缩小发动人数,提高牺牲代价,那才真是不到最后不轻用的终极咒法。

我摇头哂道:「这么厉害的咒法,就算你们不随便妄用,但如果每次用都搞得惊天动地,历史上也不可能毫无记载,这恐怕不是单纯的保密而已,如果不是这套咒法本身附带清洗记忆的功能,那就是……」

只要不是傻蛋,自然明白,如此干净彻底的保密,杀人灭口之类的事肯定没少干,甚至是大规模的灭口。大日净世咒如果威猛到连异界生物都能抹去,对于原属这个世界的其他生物,想来更是没有属性、种族的分别,施咒时慈航僧侣离光雨范围远远的,我想是事先得到吩咐,免得太过靠近,一起遭到「抹去」,但这么厉害的净世咒,我仍是想不通,为何在这种初交战、清杂鱼的阶段就被放出来?

于情于理,这种终极大咒更适合用在最强的大敌上,虽然说风险高了点,但如果是我来操盘,一定等暗黑召唤兽全部出现,这才发动净世咒,一次扫台,心禅大师没有这么做,该是有点理由,不会只是单纯的投鼠忌器,怕伤到已变成石像的诸女元灵。

「大师,你的净世咒为何……」

「净世咒与伏魔阵并用,能将威力提升两成,并且形成隔离圈,避免净世咒扩至太广,伤及无辜,不过,由于净世咒仅是灭世咒文的碎片,无法保有完整特性,所以在运作上,会出现一些瑕疵,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如果以第八级修为组成护罩,那便有足够的力量,干扰净世咒的运作,如果干扰过于严重,净世咒是还可以持续运作,但伏魔阵就……」

原来如此,记得刚才心禅大师也有提醒,说如果暗黑召唤兽出现,伏魔阵未必能压制得住,而伏魔阵是避免净世咒殃及无辜的安全锁,要是没有了伏魔阵的限制,失控的净世咒将不再是歼敌咒法,而是敌我同亡,甚至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造成整个世界消亡的要命东西。

「啧,大师,你们这个灭世咒文的碎片,根本就是件水货,你们花了偌大代价,拿件没开发完成的水货上战场,这是什么心态啊?」

「……施主,老和尚刚才都已经说过,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能妄用净世咒,但既然已经是最后关头,别管什么东西,能够拿来救命便行,你管它是水货还是山寨货?」

「……有道理,大师,你屌!」

在我们短暂交谈的时候,战场上方几乎被光雨净空,唯一的例外,就是端坐回白骨王座上的李华梅,她默运神功,一股无形真气自然形成气罩,自正上方挡住光雨,哪怕光雨能够抹除触碰到的一切,却无法突入气罩之内,而李华梅似乎还大有余力,反过来将气罩遮护面积扩大,护住了那整只擎天巨臂,让气罩犹如伞盖,挡住漫天光雨,而底下的邪灵见状,更没命地朝那只参天巨臂冲去,试图攀附其上,保住性命。

事实上,威胁它们生命安全的东西,还不只是净世咒而已。受到万藏伏魔阵的影响,八头龙魄魂兽被全面压制,其中,有四头不同属性的魂兽还好一些,面对漫天光雨,这四头魂兽竟然还有余力,像李华梅一样打开防护力场,凭着本身的力量,形成护身气罩,挡住光雨,将之阻隔在外,这些魂兽出自李华梅的元灵,体积又如此庞大,说是有第八级力量,加加减减也不会差太多,勉强能挡住光雨的侵蚀,这样看起来……净世咒的水份还真不是一般水啊。

然而,另外四头黑暗属性的魂兽,就没有那么好运了,原本伏魔阵的存在,就让这些黑暗魂兽力量失控,快速窜走于体内,整个身体被撑得越来越大,哪有余力组成气罩,抵抗净世光雨?被点点光雨沾着,本已涨大的巨硕躯体,刹时间又大了几成,像是一个巨大的充气皮球,圆滚滚的,甚至可笑。

这种状况,周围左右,只要是有灵识的生物,无分正义邪恶,见状无不惊惶失措,即使是那些狰狞可怖、无比凶恶的尸骑将和骷髅鬼怪,这时也像遇到世界末日一样,大步狂奔,想尽快从这要命的地方逃开,就恨爹娘没有多生几条腿,无奈,重要的时间总是短暂,前后仅有短短的几秒时间,四头膨胀成大球的龙魄魂兽,在震天巨响声中,炸成碎片。

如此高质量、高能量的巨物,一下子炸开,那可是毁灭性的大灾难,一时间,巨大的冲击波横扫四面八方,不仅疯狂肆虐灾难之地内的一切,更往外部撞击结界,原本封住灾难之地的封印壁应声而破,幸好还有一道伏魔阵在外挡住,否则连外头的慈航众僧和我们都要倒楣。

「我有点同情里头的那些魔物了……」存在感薄弱的羽霓,这样抒发着感想,我知道这也是不少人共同的想法,心里不由得担忧起来。

再怎么说,这也是打怪推王的最后战役,双方必是精锐纷出,手上底牌尽现,以黑龙王长年亲近慈航静殿,熟悉内部机密的情况来看,似乎不太可能说慈航静殿这边连放两下杀手镧,就让黑龙会兵败如山倒,土崩瓦解了,反倒是暗黑召唤兽未现,黑龙王也不晓得躲在何处窥视,这种太过廉价的胜利,让我觉得很不安。

(传统故事里的坏蛋,这种时候会做什么?怎么做?如果这一切早就在他预料之中,慈航静殿的绝秘也不是秘密,那他要怎样反过来利用敌人的战术?暗黑召唤兽迟迟不现身,连我都感应不到,究竟是去做什么了?)

我心念一动,对心禅大师低声道:「大师,你自己当心了,黑龙王躲到现在都没出来,说不定是早料到你的净世咒与伏魔阵,要反过来利用,淬炼手下的魔物,以圣锻魔之类的。」

「以圣锻魔?」心禅大师惊道:「从没听说过有此技术,伊斯塔或令尊新近开发出来的?」

「不,只是三流小说里偶然会看到的,黑龙王那家伙本来就是写稿写到疯掉的三流作家,搞出类似的事物并不稀奇,就是小心别让我们自己也被搞下去就好。」

在我悄声说话的时候,前方烟尘渐散,隐约看到几个巨大形体存在于漫天烟尘之中,而天上梵字光雨早停,本来充塞于灾难之地内的千万妖物、魔军,此刻已是十去八九。

慈航静殿的僧兵口诵佛号,扬手洒出一片甘露水,浇在自己与同伴的身上,甘露水本是祝福、净身,清除身心负面状态的高级物品,用在这里,其目的却是用以识别,万藏伏魔阵还开着,这阵形威煞极重,更有些不辨敌我,如果事先没留个识别记号,就算光属性的神术也受限制,力量消减个一两成,非常不便。

「伏魔卫道,在此一举!」

心禅大师举起禅杖,振臂一呼,数万慈航僧众齐声响应,慷慨激昂,声势撼天,而凤凰天女没等他们喊完,整个人化作一道狂风,率先飙冲出去,一马当先,冲入烟尘未散的封印阵中。

我家的这个女色魔,虽然是一方王者,但却是一个带头打冲锋的悍将,只不过,她的性格有些怪异,如果这次不是为了女儿,她会否表现得如此勇悍,倒也难说,因为在南蛮那种鬼地方,坐在王座上的皇者想要服众,固然要表现出狮子的勇猛,可是想要久坐王位,却更需要狐狸的狡猾,适时推别人去死。

况且,凤凰天女冲得太急,天河雪琼、羽霓都淋上了甘露水,她却没来得及淋,看似冲动鲁莽,我却在心里暗赞女色魔真是老江湖,处处小心,想要算计她可真不是易事。

慈航静殿的僧兵,以方青书为首,跟在凤凰天女的后头,杀进灾难之地,方青书久历战阵,很清楚该如何激励士气,他顺手抄起地上一面慈航静殿的大旗,一手扬旗,一手拉着缰绳,驱策着底下那匹没有一丝杂色的白马,英姿飒爽,冲在最前头,有若王侯,醒目之至,所有僧兵跟着他后头猛冲,这一幕画面,令人无比振奋。

天河雪琼要为我洒上甘露水,却被我拒绝了,鬼魅夕也做了与我相同的动作,这让天河雪琼心生疑虑。

「这……甘露水有什么问题吗?」

「不,甘露水没有问题。」我笑道:「或许我们才是大笨蛋,不过,在战场上,我不想和所有友军都做一模一样的事,这样也是一种规避风险。」

听了我这句话,天河雪琼若有所思,而我们也随着队伍,往前推进。鬼魅夕、羽霓两女身手敏捷,都是速度型的战士,一遁地、一飞天,瞬间就冲在整个队伍的最前头,直追凤凰天女而去,天河雪琼这个大魔导士等若是一座重炮台,自然要缓缓移动,倒是早该冲到前面去的我,在后头与天河雪琼并肩而行,没有那种一马当先的意思。

天河雪琼困惑问道:「你……这样子好吗?」

「可以了,魔法师应该是沉稳、睿智,是整个团队里面最冷静的人,不管是在战场还是庆祝酒会,都该保持理性思考才对,一双始终保持冷静的眼睛,可比什么绝世魔法都重要啊。」

「有道理,但……你能算是魔法师吗?」

「混帐东西!妳以为我在说自己吗?我在说妳啊,如果妳这三八不是那么胸大无脑,能够冷静清醒一点,我就不用站在这里了,明明是大魔导士,平常总学人玩热血,什么人出事妳也紧张,什么人遇险妳也要救,就是因为妳总是那么乱来,才搞得我放心不下啊!」

我劈头一通乱骂,天河雪琼确实有些无辜,因为那些热血行径,过半是以前阿雪的行为,如今由她概括承受而已。

其实我打的算盘也很简单,心梦与我结合后,一切新的能力都是未知,连我自己都无从估计的潜能,即使黑龙王能算,我也不信他真能把一切都算得那么清清楚楚,换句话说,现在的我,应该尽可能保留点实力,只要我仍是一个未知的存在,不用出手也能牵制敌人。

从这里往灾难之地内看去,真是满目疮痍,我原本猜想,剧烈爆炸发生的高度如果偏高,就有可能把冲击波收限在一定范围内,死伤情况没那么严重,搞不好灾难之地内,还有一支伏兵在等着我们……如果说有些邪恶生命体藏在地下,净世光雨又受到强爆扰乱,没能落到地下,这个推测是非常有可能的。

不过,亲眼看到灾难之地内的状况,我打消了这个念头,整个地面像是被反覆铲来又铲去,交错犁过多遍,那是被爆炸威力炸得翻掀起来,又翻掀过去,不晓得掀来覆去几回,最后连泥土本身都给炸得稀巴烂,如此造成的破坏惨状,在这种情形下,什么魔物兵团躲在地底,都只会死得凄惨无比,伏兵两字是提也不用提了。

能够在这种情形下保住性命的魔物,大概只有依附在那只参天魔臂、四头非黑暗龙魄魂兽底下,运气又特别好的那一批,才有资格幸存下来,和之前相比,说是十去七八,一点也不夸张,正是我方打落水狗的好时机。

一开始冲在最前头的凤凰天女,这时反倒没了声息,鬼魅夕和羽霓抢在方青书之前,冲入万藏伏魔阵中,一者从天而降,一者破地而出,两个人都自恃本事,不把别的妖魔鬼怪放在眼里,分别挑上了一头龙魄魂兽。

鬼魅夕挑上的那一头是大地属性,操控土石,硬化物体,兼具铁甲乌龟、化石蛇妖两家之长,不太好斗;羽霓挑上的那一头却是风属性,即使遍体鳞伤,当羽霓高举断刃,凌空劈下,这个伤痕累累的巨兽,居然还展开六张龙翼,飞了起来,主动离地攻向羽霓。

即使以龙族而言,这两头龙魄魂兽,也是超猛的存在,如果在正常情况下,以完全实力现身,现在的鬼魅夕或许还可以一斗,羽霓是肯定没戏唱的,不过也算这两头魂兽倒楣,先被伏魔阵封印限制,再挨上净世光雨,还被那阵巨爆一轰,实力大幅消耗,有原本五成就该偷笑了,此消彼长之下,鬼魅夕和羽霓当然信心膨胀,勇于抢下屠龙英雄的称号。

这两个女人的抢戏,让原本骑着白马,威风凛凛杀入敌阵的方青书,有些不知道该干什么,幸好龙魄魂兽还有两头,而且其他那些侥幸苟全的妖兽、魔兵,也在此时重拾斗志,勇猛杀将出来,与冲入伏魔阵中的慈航僧兵爆发激战,一时杀声震天,倒也热闹。

我小心走在整支队伍的最后头,迟迟未进入灾难之地,暗中却已敞开灵识,全面监控灵识范围内所能接触到的一切,包括生命迹象、灵波、魔力波动……甚至还包括周边空间的异常变化,因为以黑龙王之能,暗黑召唤兽很可能不藏于地下,而是躲在亚空间之中,我虽然没办法监测亚空间,却能注意空间波动,在空间跳跃发生时抢先反应。

和防守方相比,进攻方真是占便宜,我们必须绞紧神经,步步为营,预先想到敌人的每一步,怎么想都怎么觉得累,不过从另一方面看,其实现在我们也正是进攻方,而灾难之地里的那一群,已经根本算不上防守了。

鬼魅夕、羽霓都是一人独对一头龙魄魂兽,羽霓的实力大概是第七级顶峰,碰上如此巨龙,稍嫌弱了些,所以没有正面冲突,而是以高速飞行来游斗,绕着那头巨龙乱飞,像是一只绕在巨象身边飞的苍蝇,逮着机会,便用她的断刃劈上一记,那头风系的巨龙已伤重,防御力大幅下降,被羽霓这样骚扰攻击,短短时间内,确实累积了伤害。

鬼魅夕那边的打法就更加诡异,解除了脑部封印的她,一旦全力以赴,周身就散发着阵阵黑气,与当日前后两任黑龙王相同的情景,该是源于其种族的特性,这点由于没有更详细的身家资料,无法做出细部判断,但面对着那些黑气,那头土系的龙魄魂兽却露出畏惧之情,本能地往后退去,这种纯出天然的畏惧,我想与属性相克无关,属于种族之间的高低位阶差,鬼魅夕属于某种高等龙族,其气息令属于八歧黄金龙的龙魄都为之胆怯……

这挺诡异的,八歧黄金龙已是龙族中的战斗种族,勇悍的程度,连神明也感到畏惧,如果说有一种龙族能令八歧黄金龙本能地感到胆怯,这听起来不太像龙族,已经算是龙神了,至于什么龙神如此威猛,这个就不得而知了。

突破至第八级修为的重点,是易筋洗髓,自我强化,依照本身对于毕生所修的认知,重新建构与强化自身肉体,将力量推升至新的巅峰,鬼魅夕接受连续灌功后,自身力量有余,但认识不足,经验、阅历尚不足以支持她完成这样的蜕变,无法妥善运用本身力量,这才被耻笑是水货。

但本身肉体封印解除后,异种龙族血脉的进化,却为她完成了这个关键过程,现在实力真正提升上去,对面的土系龙魄魂兽马上就倒楣了。

土系龙魄魂兽的攻击,连环不绝,吐出的龙息碰着什么东西,立刻就将之封成一团黄土,而后或是凝化为石,或是散裂成沙,断绝生机,是土系的正统攻击模式,而鬼魅夕完成突破后,擅长的神速技巧,进一步获得提升,一脚踏出去,瞬息间分身化影,以一化多,那些狂卷的黄沙、化石气息,追她不上,只打着了地面,伤她不得。

乍看之下,鬼魅夕似是凭着一己的神速,不可思议地将那些攻击全都闪过,至少肉眼看起来是这样,可是在我的灵觉监测中,那么密集的攻击不可能全部避过,而鬼魅夕确实也被打中数次,只不过这些能把生物化为黄沙的攻击,在她身上看不到一点影响,每次被击中,她的身体就冒出一股淡淡黑烟,仿佛半边身体化为不存在的虚影,就这么将攻击化去。

非常奇妙的护身技巧,如果这是家族遗传的异能,那我对上黑龙王时就要更加小心,而之前对上马德列时没碰到这招,真是大走狗屎运。相形之下,那头土系龙魄魂兽就更倒楣了,被鬼魅夕这么欺近身边,一抖手便连发数个刀轮,这一招我从没看她用过,刀轮由黑气构成,边缘锋锐之至,龙魄魂兽掀起一阵沙尘暴,试图防御,但带有强烈腐蚀性质的黑气刀轮,却轻易穿过,直击在敌人身上。

龙魄魂兽惨嚎出声,被打中的地方化为砂砾,土崩瓦解,转眼间就少了一大块肉,连着中了几下,吃了大亏,看这情况,鬼魅夕完全有能力把这头受到封印的龙魄魂兽压着打,尽显她第八级强者的应有实力。

两个女人牵制了两头龙,慈航僧兵团则与其他的妖兽、魔兵激战,至于剩下的两头龙,自然也是由他们负责,慈航静殿传承何止千载,什么妖魔鬼怪没战过?这两头龙虽然大了一点,仍不脱龙的范围,早就有人拿出了破龙箭、缚龙锁、封龙印……全套伐龙装备,把它们围起来狠打。

「甲队向前,丙队退后至三十米外,发射缚龙锁,庚队转向北北西,一次抛出所有困龙网,其余人跟着我冲!」

手执宝剑,策骑白马的方青书,真个是抢眼至极,他在战场上表现勇猛,几乎就成了一个活标帜,率领着慈航僧众冲锋陷阵,特别是出色的指挥,正确地进行判断,有效调度着不算充裕的人手,减少己方伤亡,发挥出水准以上的实力,已经具有名将的气象,有这样的人才,可以说是慈航静殿的大幸。

在方青书的率领下,慈航僧兵节节胜利,占了上风。僧兵队最拿手的战术,其实不是大砍大杀,而是各种封印变化,先设法削弱敌人力量,再以优势人力一拥而上,大打落水狗,与水系术者同样无耻,让敌人总恨得牙痒痒。

黑龙会来自东海,本有大量的水系术者与魔兽,如果让他们在那边狂放反击咒语,打乱封印施放,那慈航静殿就头痛得很了,所以心禅大师一决定动真的,就立刻使用很难被反击的万藏伏魔阵、大日净世咒,先把术者们给清光,减少麻烦,这才发动总攻,而成效看来也很明显,令胜利的天秤渐渐倾向慈航静殿。

大局已定,但在连续的监控扫描之下,我好像发现了点什么,净世咒不愧是灭世咒文的碎片,消灭效果非常彻底,被光雨给抹去的东西,什么也没剩下来,唯独……那四头黑暗魂兽,牠们的黑暗气息,仿佛仍留存在什么地方,我能够感受得到,只是无法锁定位置,这非常诡异,让我心中难安。

(那四头东西,严格来说是死于自爆,不是被光雨抹去,有气息残留不足为奇,但这些气息……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望向天河雪琼,她似乎对此并无感觉,全副精神都放在为己方武者施加辅助魔法上,第八级的大魔导士,一次施法就能加持近千人,如果是加持兵器,甚至一次可以过万件,与普通程度的魔法师有天渊之别,有她这样的魔法师坐镇,再领导一支法师部队,效果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不晓得多少人梦寐以求有这种好事。

「阿雪,妳……」

本想提醒天河雪琼注意我的发现,但前线发生骚动,我不用回头,灵觉直接一扫,发现在慈航僧兵的努力下,火系的魔龙被打得不住败退,本来再多花点时间,就能把这头重伤的魔龙给斩灭,没想到正分别与两头魔龙恶斗的鬼魅夕、羽霓,竟然像早就商量好了一样,同时舍下强敌,联手攻向火系魔龙。

火系魔龙正值重伤,遭到慈航僧兵合力一记重击后,连回气都还来不及,就给她们两个联手,像剪刀一样交叉一击,羽霓更发动身外化身来配合,三股第八级力量瞬间交会,魔龙的核心被粉碎,惨嚎一声,形影迅速消散。

在其他地方,她们两个的这种行为,叫作抢怪,不但为江湖人士不齿,更是武林大忌,一个弄不好,会变成通缉犯,连城市都进不去,但此时此刻,慈航众僧同仇敌忾,倒是没有猎物被抢的不满,毕竟魔龙是强敌,能早一刻打倒,众人就多一分安全,与打猎的危险程度截然不同。

鬼魅夕、羽霓联手一击杀龙,底下指挥的方青书应变也快,立刻指挥僧兵团,分别攻向空中风龙、左侧地龙,补下之前鬼魅夕和羽霓的位置,整个指挥动作一气呵成,仿佛之前早有商议,默契绝佳,然而,战场上的气机变化,让我皱起了眉头。


啪啪啪文学网www.papapa.biz